69书吧 » 言情小说 » 缘为良人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文/心蕊
缘为良人 | 本章字数:3372 | | 缘为良人txt下载 | 缘为良人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甘霖郡主的前夫居然是沛国的摄政王,这是何等的玄幻,原本不过是个富商之子,还是因战乱失踪多年未曾出现,却没想到一出现就震住了整个沛国朝堂还有皇室。甘霖郡主的女儿后改名叫温如欣的琉璃,居然一下从富商的遗腹子,变成了沣国皇室郡主,那个未曾谋面的老爹也从母亲口中怕是挂了的商家子变成了沣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个跨度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吓人,起码是将皇帝老头吓住了,还特别让琉璃去了一趟皇宫,结果,看样貌就知道琉璃是谁的孩子,女儿似爹,那是一点都不参假。只是这样一来,温院长尴尬了。

    “啧啧,如果当初是梦姬拿到了项链,去了你们家,这么大的便宜就给她占了,你前夫肯定疼的什么似的。”仙衣拿了个梅子塞进女儿嘴里,还给她擦了擦嘴。

    “可不是么!亏得是你们,不然就被骗了。”甘霖被某些爱八卦爱投机的女人们吓得躲了出来,正巧仙衣也在四皇子的庄子上,她们到闲来聊天。

    “那你是怎么想的?”仙衣看着这个被男人滋润的面容娇嫩的女人,笑着道。

    甘霖一瞪眼,立刻道:“我想什么想?我家大姐儿都嫁人了,他还想带回沣国去?没门。”

    “那你呢?”仙衣担心的看着她,别的不说,仙衣与她也相交两年了,她与温夫子感情很好不错,可是她与她前夫也同样感情深厚,估计当年如果不是皇上赐婚,她怕是要守寡一辈子。只是,她前夫虽然与她成婚之后对她很好,但毕竟还是抛下她回国了,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她,也许在她前夫心里,她还是抵不上沣国的一时动荡,那个男人心怀社稷,也许对国民是好事,可是对他的女人却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甘霖吸了口气,用手撑住自己的下巴,抬头看天,眼角有点湿润,可她还是硬笑道:“都过去了,我与夫君感情很好,我还有孩子。”

    仙衣点头,可不是么,如果甘霖一直守寡,那么说不得摄政王来求一求,她就会为了琉璃嫁去沣国,而现在物是人非,女人往往都是将心放在孩子身上的,她与温院长有儿子,当然不可能为了当年那个抛下她远去的男人走。

    甘霖躲在园子里,温院长到天天往这里跑,就像害怕谁将他老婆抢走似的,而那位沣国的摄政王也好似对甘霖旧情难忘,听金风华说他一直未婚,身体也不大好,多年来一直在打听甘霖的下落,不过当初城镇被毁,甘霖又一路去了京城,之后更是改头换面成了郡主,要想找到她还真不容易。说不得摄政王反而以为甘霖死了,却没想到郡主没等到他,反而嫁给了别人。这其中虽然阴差阳错,可实在是男人太自以为是,他认为不告诉甘霖是为她好,将她留在沛国,也是希望她不会被沣国内乱波及,只可惜他什么都给她想好了,到忘记了从一开始就欺骗的婚姻,也别指望别人能在原地等候。这并不是什么虐恋情深却happy end的言情是两人最终都能走到一起,解开误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甘霖也不是曾经的甘霖了。

    “你看我做什么?”金风华有所感的侧过头道。

    “我在想,如果你是摄政王,会什么都不告诉我,然后将我扔在一个所谓安全的地方么?”仙衣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道。

    “我又不是有毛病。”金风华不屑道:“到时候万一你跟别人跑了怎么办,再说了,如果我觉着有可能活不成了,肯定带着你,我活着疼着你,死了你也要跟着。”

    仙衣不由笑得大声,可不是么,金风华从来就不是什么苦情的男主,他是大反派,是个大魔头,他只会得不到的就毁掉,怎么可能为了所谓的为别人好,就放手呢?

    “不过,我喜欢!”仙衣狠狠亲了金风华一口道:“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在一起。”

    沣国来使不久之后就离开了,琉璃他当然没法带走,毕竟她嫁人了还怀孕了,而甘霖,两人算是挤出时间好好坐下来谈了一场,只可惜甘霖绝不可能还与他有什么瓜葛,终究还是要让他失望了。

    沣国这次来,完全就是宣告他们的皇帝差不多不行了,皇帝的儿子又在那场动荡中嗝屁了,现在坐在位置上的是个婴儿,是皇帝的孙子,而作为皇帝兄弟的摄政王则要一直辅佐这个孩子能够亲政独当一面。一个婴儿做了皇帝?不说沣国,众国也算是首例,毕竟按照其他的国家的情况,摄政王肯定就登基了,反正皇帝又没儿子了,他也是皇家的血脉,为什么不能当皇帝?甚至与还有不少人觉着摄政王要么脑子有病,要么就是身子有病,压根没有子嗣,才会安心辅佐一个孙子辈的婴儿。至于摄政王对皇帝的忠诚,还有他心中的正义,在这样一个天家血亲淡漠的时代,根本没有可信度,他们更愿意相信他们自己所想的。起码大皇子是这么想的,因为他没有儿子,而皇帝对他虽然没有下重手,可也在暗地里缩小了他的活动范围,切断了他一些人脉,让他渐渐觉着掣肘,觉着难以呼吸。更何况沣国的例子告诉他,哪怕尤春生死了,还有尤春生的儿子,就算是皇帝看不上尤春生的懒散与无能,他还能有时间培养尤春生的儿子,甚至自己再生个小的,让尤春生辅佐。至于自己,如果不成功,那就只有一个“死”字了。所以大皇子,再等不得。终于他在某一天证实了梦姬的身世后,开始了他的计划。

    “大皇子提出要从郑易轩手里将梦姬买回去。”观棋一直在等这个消息,今儿终于成功了。

    “哦?那郑易轩同意了么?”金风华挑眉,惬意的坐在树下品茗赏花。

    “没有,还闹了一场。”观棋道。

    “那就让他们好好的闹吧。”金风华半眯着眼睛笑着道。

    沣国摄政王的事情还没过,大皇子和大将军为了个歌姬闹到金殿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来,听说皇上当殿就被气的吐血,整个人都倒了下去,之后召见了七八个太医会诊,才堪堪留住性命,可见那一时如何凶险,而也正是因为此事,朝堂上的人才发现,皇上真的已经不再年轻,更有可能不知在什么时候人就会死,站队的时刻终于要摆在明面上了,从龙之功一向是世家们博弈的终极目标。当然,也有人是皇上的死忠,对于大皇子想要个歌姬而气昏皇帝的行为极为不满,到是大皇子我行我素,不但私下里硬将梦姬弄到了自己的府上,不久后更是宣布了要为梦姬的娘家翻案,消息一出,京城都疯了。

    大家原都以为梦姬只是个普通有些姿色的歌姬,却没想到人家也是有来历的,她家是当年先帝爷朝乱时的牺牲品,也同样是从先帝父亲那辈起就显赫一时的孟半朝,先帝父亲那辈的宠妃当时就姓孟,只可惜无子,虽然得宠到没给孟家留下什么助力。不过没关系,孟家从来都没有依靠过女人,他们骑马打仗,他们入朝为官,可以说两朝帝王都依靠着孟家为他们抵挡外敌,安抚民生,他们是保皇党当中最耀眼的存在,在那个时候,谁会不知孟家?然而到了当今皇上还没即位之前,孟家却被人陷害说是与蚩国私下来往,当时因为先帝老迈而陷入混乱的朝堂,谁会真正去查证这个事儿,不管有还是没有,孟家注定要成为皇位战争中的牺牲品。从有人举报,到孟家满门抄斩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一个屹立了上百年的世家,就这么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甚至到了当今朝,都没有人能够想起,能够提起。这不得不说是个悲哀的故事。

    只是,这似乎又是到了该改朝换代的时候了,孟家随着梦姬的出现,几乎是张扬的宣告着他们哪怕就算只剩下一个女人,也绝不会退出历史的舞台,他们甚至有资本让这个看似唯一的储君捧着满满的诚意求娶这个曾经忍辱负重的孟家女。

    “孟夜来……”金风华站在黑夜里看着皇宫的方向,刚刚石老大夫刚走,他的儿子在太医院当差,自然要比别人消息来的更快。

    “主子,那位贵人来了。”观琴披着月光走了进来,悄声道。

    “都准备好了?”金风华抬脚就往后院去。

    “都准备好了。”

    后院里几辆马车准备妥当,一位带着斗篷的女子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马车前,等待着金风华。

    “给贵人请安,还请贵人即刻上车吧。”金风华抬手小声道。

    “你……多谢。”那女子停顿了一下,抱着孩子坐进了马车,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夜风吹起车窗帘,黑夜中也许别人都没看清,可金风华却看清坐在马车里一脸严肃的女子,正是尤春生的妻子四王妃。

    作者有话要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按摩过头了,今天只能单手打字了,也许有错,请大家包容〒▽〒

    这是最后各方的博弈,金风华已经做好了大杀四方的准备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返回《缘为良人》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