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创业之美食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0番外 卷

正文 160番外 卷

文/赵小6
创业之美食记 | 本章字数:9337 | | 创业之美食记txt下载 | 创业之美食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a市一如往昔的繁华热闹,李国华站在街头却觉得分外茫然。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都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可为什么他站在四十的路口却反而是深深的困惑了呢?

    李村已经呆不下去了,那里到处都是苏茜的痕迹不说,而且在农村他也没有一点求生技能,只能当一个可耻的啃老族,还是超大龄的。

    然而仅仅这些却并不是李国华离开李村的最主要原因,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他的父母如今照顾的养殖场是属于苏茜的,这岂不等于他的父母在给苏茜打工!

    而他现在啃老,跟他被苏茜养着有何区别!

    一直高高在上的李国华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点。

    于是,他又回到了a市,

    他既然能在年纪轻轻、没有丝毫经验的时候创业成功一次,现在他为何不能卷土重来!

    然而当他满腔信心地踏上a市的土地时却觉得无所适从了,a市很大,哪里是他该去的地方?

    以前常去的公司早就没了,家里房子也被罗曼那个贱人要去了,几个情妇那里在知道他破产后就都已经纷纷离他而去……a市很大,却似乎没有一处能让他落脚的地方。

    兜里揣着不多的钱,李国华按照以往的习惯找了一个酒店,在前台问他要定一个什么样的房间时他才反映过来,以他如今囊中羞涩的经济状况,实在不应该来住五星级酒店了。

    然而就这样离开那也太没面子了,这些前台小姐会怎么看他!

    最后,李国华还是咬咬牙,花了兜里三分之一的钱要了一个高级大床房。

    熟悉的舒适房间,仍然贴心的服务,可此时的李国华却没有半分享受的心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疼的历害。

    第二天差一刻十二点,李国华立马退了房间,拎着包,走到很远的地方先找了个小旅店安定了下来。

    他回忆着他曾经的创业之路,找一个公司做起了销售。

    按理说销售这活对于李国华这种会看眼色,会说话的人来说并不难做,然而仅仅一个星期,李国华就打起了退堂鼓。

    已经直起来的腰,岂是那么容易再弯下去的?!

    对着自己以前连瞧都不屑瞧一眼的人卑躬屈膝,李国华实在办不到。

    而且他的身体似乎也有些招架不住了,销售这活虽然全靠一张嘴,但是一天天的东奔西跑,对体力的要求绝对不低。

    李国华只跑了一天,就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他以为是这么多年富贵乡养出来的富贵病,却不知他的身体早在长期食用棉仔油中衰败不堪。

    一个星期,只做了一个星期,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就让李国华病了起来。

    发烧到三十九度半,李国华一个人躺在旅店冰凉的小床上,听着隔壁屋传来的恩爱声音,心比床板还凉。

    嗓子干的厉害,李国华撑着虚弱的身体,挣扎着起来想给自己倒杯水喝,手刚碰到了水壶,李国华这才想起来,他还没有烧水。

    仰头看着低矮发霉的天花板,李国华甚至感觉自己整个人也都跟着起了霉。

    撑着床板站了起来,李国化强打着精神去烧水买药,外面的凉风一吹,回来后头更晕了。

    用着最后一丝清明烧水吃了药,李国华重新躺回床上,迷迷糊糊中还想着,幸亏自己住的是旅店,这要是住的租房,真是病死了都没人知道。

    恍惚中,尘封在记忆中的一个不起眼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阴暗破旧的地下合租屋,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他发着烧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软绵绵的被子,有一个女人粗糙的手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试着温度,片刻之后叫醒他,喂他吃香喷喷的鸡蛋羹、小米粥,然后又用事先凉好的温开水喂他服药。

    一起合租的朋友笑话他,说他就感个冒整的跟甲级伤残似的,他笑骂了回去,心中却得意非常,谁有他媳妇温柔贤惠!谁有他幸福!

    “媳妇……”李国华躺在床上,无意识地喃喃出声,美好的景象让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在冰凉的床板上翻了个身,嘴里念着苏茜的名字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夜半时分,李国华神志还有些恍惚,一时竟分不清是梦镜还是现实,梦中的片断一遍一遍在脑中回放,是苏茜,全是苏茜。

    其实这并不是他自离婚后第一次梦见苏茜,可这一次醒来的感觉却跟以往完全不同。

    以前他每次梦见苏茜,醒来后都会觉得特别愤怒,他觉得那是一种对他的污辱,他接受不了他潜识里想着那个女人。

    然而此时此刻,躺在旅店冰冷的床上,承受着没人在意他死活的凄凉与孤寂,李国华才不得不承认,他想着那个事事以他为中心的女人,他怀念那些温柔体贴的照顾。

    一个人望着天花板怔怔地出了会神,李国华这才爬起来,去外面的公共卫生间洗了把脸,因为吃了药,他现在的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李国华哪也没去,只是留在小旅店里好好的养病。

    他刚工作没几天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那几天里他又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成绩,公司当然不会继续用他这样态度不端正的员工。

    工资没挣到,买药住宿又花了不少钱,如今李国华兜里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再没有进项,他就是只住小旅店都坚持不少多长时间了。

    难道他要灰溜溜地回到李村吗?!

    不行!李国华坚决摇头,他觉不允许自己以这种失败者的姿态回去!

    可是不回去,接下来又能怎么办呢?

    就在李国华愁眉不展之际,一个意外的好消息从天而降——当初那个诈骗他们公司的‘大客户’抓住了。

    虽然大部分钱已经被挥霍掉了,但是还剩下八万多块钱还了回来。

    这要是放在以前,李国华绝对不会把这区区八万块钱放在眼里,但是,此时此刻,这八万块钱无疑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他欢天喜地地从条件恶劣、隔音很差的小旅馆里搬了出来,租了一个精装修的小套房,然后就开始研究用剩下的钱做点什么。

    本来他原计划是走以前的老路,但经过那一个星期的生病,让他清醒的认识到,现在的他无论是从体力上还是资本上都没有那个条件。

    而此时正巧他以前的朋友手里有一个冷冻产品批发的项目看起来还挺靠谱,做小一点的话,他手里的资金差不多勉勉强强的够用。

    李国华考虑了不长时间就决定要做下去,他受够了没有钱的凄凉日子。

    然而就在他正在考察市场的时候,公安局那边却有了新的消息,‘大客户’供出了他的诈骗同伙——李国华曾经的合伙人蒋建军。

    在看守所见到蒋建军的那一刻,李国华把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才勉强控制住扑上去踹死他的冲动,他就说当时怎么会那样的巧,竟让他前皆没有了路,他的事业、他多年的努力竟被这样一个阴险的小人给毁了!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蒋建军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然而蒋建军却对李国华这样仇恨的目光完没有表现出一点羞愧,甚至从李国华进来到坐下这段时间里,他也只是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而这一眼不仅毫无愧疚,甚至充满了嘲讽。

    李国华眼中的愤怒更盛,如果不是旁边就站着警察,他一定一挙打死这王八蛋。

    “蒋建军,老子自问待你不薄,你就是t这样回报我的!!!”说到最后,李国华已经是捶着桌子愤怒的吼叫了起来。

    面对着他的指责,蒋建军却是一脸的云淡风清,嘴角微微挑起,嘲讽地说到:“李国华,你自己长了一张欠骗的脸就别怪别人骗你!”

    “你t无耻!”李国华指着蒋建军的怒不可遏,简直恨不着冲上去咬他一口。

    而蒋建军嘴角嘲讽的笑容却越发的大了起来,盯着李国华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李国华,你以为如果不是你的好老婆帮忙,凭我一个人就能把你骗的一无所有!”

    李国华的瞳孔瞬间缩了一下,因为这段时间的梦镜,他的第一个反映竟然是:苏茜,这绝不可能,她死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然而几秒之后,李国华也反映了过来,蒋建军说的不是苏茜而是罗曼,巨大的庆幸之后就是巨大的愤怒,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贱人!”李国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蒋建军却哈哈地笑了起来,用状似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到:“老李啊,你这话说的不对了,怎么就是贱人了呢,你媳妇别的不说,那身材还是不错的,那大长腿,啧!”

    蒋建军猥琐地吧嗒了一下嘴,继续说到:“还有那皮肤,摸起来真是又白又嫰,还有她大腿内侧的那颗红痔,真是**死了!”

    “蒋建军,我□□妈!”李国华双目血红,再也忍不住地扑了过去,却连毛都碰着就让两边的警察的架住了。

    李国华挣扎着要用脚去踢,却无论如何也踢不到,最后只能冲着蒋建军的方向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行状与泼妇别无二样。

    蒋建军跟看西洋景似的的拍腿哈哈大笑了半天,这才被警察押了回去。

    李国华喘着粗气地被警察放开,气的浑身发抖。

    几天之后,罗曼归案,李国华自虐一般地又来了,他想知道罗曼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几年时间,没有给罗曼面上留下任何痕迹,穿着囚衣的她竟比以前还显的风情万种几分。

    看着她妖娆的身段,想起蒋建军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李国华咬牙切齿,脱口就是一句,“贱人!”

    本来还有几分憔悴的罗曼闻言却是妩媚异常地笑了起来,她上下打量着李国华不再名贵的衣裳,打量他显的尤为苍老的面容,心里痛快的很。

    虽然如今她落到了这步田地,但在李国华这人渣面前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示弱,想到这,罗曼的笑容更是娇艳,素颜囚衣竟照出了满室春光。

    连李国华看的都是一愣,满肚子火气竟跑了三分,他坐在罗曼面前,放缓了语气说到:“罗曼,我带你不薄,为了你我甚至跟苏茜离了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对于如今不停怀念苏茜好的李国华来说,他已经完全忘了当初自己是如何厌恶瞧不起变成黄脸婆的苏茜,他现在竟还以为他是为了罗曼才离的婚。

    罗曼嗤笑一声,为了她?!真是天大的笑话,她经历了这么多伤害,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没有她也会有张曼、李曼、不过是男人的色心罢了,狗屁的为了她!

    一声嗤笑重新点燃了李国华怒火,他握紧挙头,咬牙切齿的问到,“罗曼,你个贱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罗曼笑的讽刺,“李国华,我是真不知道你是如何舔着脸说出带我不薄这种话的,我第一个孩子怎么没的!我二个孩子怎么没的!”

    李国华先是下意识的想反驳,随后又马上反映过来不对,“什么第二个孩子?你哪来的第二个孩子?”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呢。”提起了这个孩子,罗曼的笑容中都带了几分狰狞,“你当然不知道,你把我打到流产后就直接找你的小三风流潇洒去了,怎么会知道你的孩子被你亲手杀死了呢!”

    “你说什么?!”李国华眼睛蓦地瞪大,不可置信地问到。

    “哈哈……哈哈……”罗曼颠狂地笑着,突然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子凑近李国华像情人低语一般说到:“我说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亲手杀了你能有的最后一个孩子,李国华,最近身体不太好吧,哈哈……”

    罗曼满脸的疯狂,“你不会再有孩子了,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你!你做了什么?”李国华瞳孔放大,声音带着几分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做了什么?”罗曼眼中疯狂,声音却娇媚诱人,“人家可做不了什么,不过是任打任骂,予与予求,温柔贤惠地为你洗手做羹汤罢了。”

    说完之后,罗曼就捂嘴娇笑,姿态好不动人!

    李国华却再也无心欣赏,他双手颤抖就要去掐罗曼的脖子,“你个贱人,你个毒妇,你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李国华的手才伸出来,一直提防着他的狱警就压住了他,李国华挣扎不休,满嘴咒骂.

    罗曼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呵呵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扭着腰,跟着狱警离开。

    李国华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出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的套房,他仔细回忆着跟罗曼在一起的一切,想着前一段时间他生的那场大病,惊恐地去了医院。

    等待结果的日子尤其难熬,大医院人多,检查结果要一星期后才能出来,这一个星期里,李国华恍恍不可终日,连生意都没有心情去做。

    一个星期后,李国华早早地来到了医院,拿着检查报告后就去找了医生。

    他的身体各器官多多少少都有点毛病,但大多都是因为近几年不健康的饮食习惯造成的,但他底子好,只要以后多多保养,还是能慢慢调养回来的。

    医生的话让李国华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以为罗曼只是危言耸听吓唬自己而已。

    可是医生的下一句话却直接让他坠入深渊,因为罗曼关于他不会再有孩子的话,他特意加钱把生殖方面检查全了,而此时医生却说,“李先生,你已经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同时性功能也有一定的衰退……”

    “丧失生育能力,性功能衰退……性功能衰退……”几个大字在李国华脑中不停的闪过,李国华紧紧抓住椅子扶手,身体里汹涌的都是对罗曼的滔天恨意。

    他强忍着冲到看守所杀了那贱人的冲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向医生问到,“医生,怎么治?”

    医生紧皱着眉,摇了摇头,“你太严重了,治好的可能性很低。”

    李国华的脸瞬间苍白了起来,医生看在眼里却没什么太大反映,当医生这么长时间,生死离别见的多了,心绪波动也就少了。

    李国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医院,他手里紧紧捏着体检报告,感觉像是在坠着一个沉重无比的包袱。

    没能生育能力……性功能衰退……性功能衰退,那他还是男人吗!

    罗曼那个贱人!贱人!自已下不出蛋来竟敢来害他,他是瞎了眼了才会离婚娶她!

    离婚!李国华停下脚步,眼中猛地闪过一道喜色,对了,他都让罗曼那贱人给气糊涂了,他怎么忘了还有苏茜呢,苏茜都已经给他生了儿子了啊。

    李淼那孩子多大来着?上次见面还是几年以前,那个小家伙长成什么样了?

    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李国华急忙往小孩的学校赶去,他现在迫切地想见到李淼,,见到李淼才能心安。

    出租车飞速行驶了十分钟,一个棕色的大楼在出租车左侧一闪而过,大楼顶部立着的男科医院几个大字瞬间刺激了李国华的神经。

    他条件反射地回头去看,棕色大楼离的越来越远,楼顶上的那几大字也越来越小,但李国华却觉得那几个字依旧清晰地印在他的视网膜里,他手抖了抖,回过头来就叫司机把车靠边停了下来。

    路过的药店里买了个口罩,李国华鬼鬼祟祟地进了医院。

    私人医院的服务堪比五星极酒店,李国华的到来受到了热情的接待,每一个流程都有漂亮的小护士为其指引,而且人家私人医院的医生可比公立医院的医生自信多了,人家说能治,只不过是花费比较高而已。

    李国华欣喜若狂,钱算什么,他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的几天,李国华每天都要带着口罩去医院一次,完全把去看儿子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苏淼小朋友自是对李国华出不出现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另一个人却对李国华神出鬼没的行为生出了浓浓的不满,这个人就是为李国华介绍生意的那个朋友。

    李国华先是因为罗曼的事情错过了最佳的投资时间,后又因为自已难以启齿的身体原因错过了朋友为他极力争取过来的补救机会。

    朋友这样努力帮李国华,偏偏李国华这个当事人自己完全不上心,朋友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李国华支支唔唔的不肯说,朋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朋友便懒的再帮他了。

    而李国华这边,随着一个疗程接着一个疗程,兜里的钱越来越少,私人医院的医生说他的情况有所好转,李国华本人因为没条件尝试一下,也不知道是真好还是假好,不过最近的确是精神的很多,便也就继续坚定的接着治疗。

    当初投资冷冻食品的人6续都有了收益,将近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李国华看着自己余额越来越少的银行卡,心里不尤的有点后悔。

    早知道这么有的赚,他就先投资再冶病了。

    奈何天下没有后悔药,李国华闹心了两天,找了朋友几次。

    朋友倒是很热情地见了他,只不过李国华再提起介绍生意的事,朋友便一脸为难地把这事推脱掉了。

    李国华难掩失望,没精打彩地回了他的精装小套房,坐在沙发里看他刚才在楼下报刊亭买的报纸,期望着能找到什么商机。

    前后正翻着,手机却响了起来,随意接起,不是别人,正是小套房的房东。

    他现在租的房子房租是按季付的,他已经住了快三个月,该是交下一季房租的时候了。

    李国华应下,跟房东约好了明天交房租就挂了电话继续翻看报纸。

    然而几分钟后,李国华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他放下报纸环视四周,小套房装修豪华,小区物业贴心舒适,可是他却想到了他银行卡的余额,想到了他看病需要的钱。

    这个房子太贵了,他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否则不用别的,单单房租一项就能耗空他。

    默念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李国华给房东打了个电话,编了理由说自己不续租了,就理了理衣服,出门找中介,想再找一个便宜一点的房子。

    房子很好找,没用两天,李国华就强忍着内心的失落租到了便宜的新房子。

    新房子条件其实并没有太差,好歹是新建的高层,只不过是房间没怎么装修,家俱目测起来年代有点久远而已。

    李国华坐在咯吱咯吱的铁架床直叹气,盯着水泥墙面越看越不顺眼。

    不好好歹也算是重新安顿了下来,目前最重要的不是纠结房子的好坏,而是给自己增加收入,要不坐山吃空下去,他怕是连这样的房子都住不起了。

    经过那不太愉快的给人打工的一个星期,李国华还是倾向于自己做点什么。

    不过兜里只有几万块钱,大生意是一点戏都没有,他能做的也只是一些本钱小的,然而本钱小又意味着利润也小,李国华自诩为见过无数大场面,小本生意神马的还真心有点看不上。

    然而无论如何看不上,他现有的条件摆在那,再看不上他也得去做。

    李国华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择做了商品批发的生意,他口才好,眼光也不错,才两个月就小攒了一笔。

    然而李国华自得的同时却并不满意,忙忙叨叨累死累活两个月,才挣那么一眯眯钱,简直是太屈才了。

    接下来的生意李国华就有点不上心,一是觉得挣的太少,动力不足,二是觉得自己才能卓绝,这么点小生意根本用不着他花费全部精力。

    他现在把一半的精力又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刚接触生意的那两个月忙的厉害,李国华医院跑的就不像以前那样勤快。

    本想着治疗了这么长时间,断几天也是无所谓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才仅仅几天,身体就重新出现了力不从心之感。

    李国华并不是傻子,只不过关已则乱,如今度过了最初得知自己身体不好的荒乱期,李国华的理智也渐渐的回了笼——他对私人医院的诊断与治疗第一次产生了不信任感。

    然而这不信任感又很淡,因为他潜意识里并不希望自己的不信任是正确的,如果私人医院骗了他,岂不住证明他真的没救了!

    因此,即使心底已经有了一颗怀疑的种子,李国华定时去医院报道的行为并没终止。

    然而再次去时,李国华已经下意识地观察起了医生和护士的各种行为,和一起治疗的患者也开始搭起了话。

    随着了解越深,李国华的怀疑也就越深,所有人的情况都大同小异,连冶疗时护士说的话都差不多,李国华又上网查了一下相关情况,才恍然觉得,也许自己真的是被骗了。

    此时他再也没心思管其它,马不停蹄地赶到a市最好的医院,预约重新做了检查。

    检查结果很不堪,这段时间在私人医院的折腾,不仅没有使他的身体有一丝一毫的好转,反而是愈加破败起来。

    李国华拿着诊断书想去私人医院讨一个说法,没想到以前还笑容满面的医生这次却冷笑着把他赶了出来,他威胁着要去告他们,医生却只是不屑一笑。

    “有本事你就去告!”这是医生带着轻蔑的语气说的话。

    李国华气的想杀人,最后却也只能恢溜溜的离开,如果是别的病,他还有可能什么都豁出去的闹一场,然而这种病,他丢不起那个人。

    从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在他为了自己的身体情况痛苦不堪,每天在家里不停地咒骂罗曼时,另一项灾难从天而降——生意亏了!

    商场犹如战场,商机从来一闪而过,祸患也经常突如其来,这一点李国华不是不明白,只不过他的自大、他的轻敌、他的‘精力有限’……这些全部加在一起,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只一次,一无所有。

    他很快又搬家了,是更加便宜的地下合租房。

    跟他合租的对像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男的是给人做广告牌的,有技术,本人也很能干,女的五官长的还挺漂亮,就是穿的有点土,在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当服务员,很会持家过日子,小两口的日子虽然现在过的有点苦,却充满了希望。

    李国华每天看着这对小夫妻,就好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当初自己和苏茜也是这样,恩爱着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苏茜给了他一个安稳的后方,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向前冲着。

    李国华痛苦地捂住脑袋,那时他还想着,挣了钱,要给苏茜过上好日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那甚至是他的奋斗目标,可是这样的初衷是从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地下合租房住了半年,小夫妻要搬走了,李国华跟这对小夫妻关系处的不错,这天自然义无反顾地帮着两人来帮家。

    小夫妻也没搬太远,就在附近,一个老小区里的三楼毛坯房,环境说不上有多好,但起码是小两口关起房门过自己的日子。

    李国华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心里难受极了,这房子真的很像自己在租地下合租房之前的那个房子。

    当晚回到家后,李国华就失眠了,他再一次在这对小夫妻身上看到了他和苏茜以前的影子,然而就是这影子,却更加清晰地照出了此时他的可悲。

    还记得他和苏茜在一起努力奋斗的时候,他们每一天的生活都比前一天更好,她们先住地下合租间,几个月后就换了单间,然后就是买房……

    可是自从离开了苏茜,他从那所装修豪华的大房子,又一点点地沦落回了地下合租室。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了这锥心一般疼痛的后悔。

    在这样的午夜,在破旧孤单的租房里,李国华第一次嚎啕痛哭!
(快捷键 ←)上一章:159番外 卷 返回《创业之美食记》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