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萌宝来袭,我不当后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孙骁骁&穆云

正文 孙骁骁&穆云

文/尹玉默
推荐阅读:
    我原以为,我这辈子只会喜欢江书,喜欢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就算他不接受我。

    可是,我没想到那个男人会霸道地闯入我的生命里,毫无章法地打乱我的生活,甚至强迫我爱上他。

    他叫穆云,比我大三岁,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是在意大利。

    那个时候,我为了陪江书读书,从莫城飞到了意大利。江书对我很好,饮食住行都安排得很妥当。我和他住在一间公寓里,每人一间卧室,我学着给他做饭,洗衣服,熨衬衫,所有贤妻该做的事情,我想我都尝试了一遍。而我希望的,只是,江书拿我当一个女人,而不是该死的妹妹。

    我表白了无数次,也被拒绝了无数次,具体次数,我都写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每表白一次,我就写一段继续加油的话。

    我曾穿着极其性—感的豹纹内衣去卧室勾引江书,可是,他看着我的眼神却是那么淡然,仿佛在看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东西。良久,他说了一句,就算你不穿衣服,我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难道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我很颓败,有段时间,我常去酒吧喝酒,也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那个傲慢自大的男人——穆云。

    如果遇见一次是缘分的话,那么每次去酒吧都遇见,却实在是有些人为的刻意。他偶尔会跟我一起坐在吧台,随意说几句话,却很正经,一点也不轻浮。而我,也从来没有在酒吧遇到被色狼调戏的情况。后来,我回想起来,也许,他当时是在保护我。

    我常常想,如果我不去酒吧的话,也许,我就不会遇见他,那么,我们也不会有以后那么多纠缠。可是,命运的转轮开始运转的时候,谁都挡不住。

    酒吧的相遇,我很快就忘掉了,甚至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流星般划过的美男。

    我承认,我对美男是很有好感的,但是,我对江书的喜欢却又是所有美男动摇不了的。

    我在意大利呆了四年,在老爸老妈的安排下,读了一所私立大学,学会了意大利语,法语,金融和会计,并且自学了设计,管理。所有女强人该具备的学识,我一个不落地收入囊中。

    唯一失败的是,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打动江书的芳心,而且,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源源不断。

    我以为,江书只是年少气盛,玩玩而已,终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好,然后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就可以幸福地白头偕老。

    老爸让我回国帮他管理公司的时候,我很不乐意,因为,我的还在国外呢,我不放心让他一个人。

    然而,在老爸老妈的威胁和亲情劝说下,我还是回国了。我心想,也许,分开段时间,江书就会想起我的好,然后,发现他其实是喜欢我的。

    回国之后,我开始正式接受老爸的公司,把自己所学到的东西学以致用。这一点,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给江书打电话,跟他说自己一天做了什么,江书通常只是静静听着,偶尔发表几句评论。

    但是,这样,我已经很开心了。

    至少,他接我电话,至少,他不会嫌我啰嗦。

    三年的时间,很漫长,也很折磨,我几乎每天都看着江书的照片睡着。我时常幻想,幻想我和江书以后的生活,幻想我们在海边举行浪漫的婚礼,幻想我们的孩子。

    我想过去国外看他,可是,接管了老爸的公司之后,繁琐的各种事情接踵而至,还时常要出差,应酬,实在是抽不出时间。休年假的时候,我偷偷订了张去意大利的票,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江书的公寓。

    我带了一堆莫城的特产和小吃,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然而,我开门进去的时候,满屋子都是凌乱的衣衫,倒地的酒杯,蔓延的酒气,可想而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江书的女朋友很多,我是知道的,我在公寓住的时候,他也时常会带人回家,但是,他从来没有让女人在家里留宿过。

    我一直坚信,他跟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顶多亲亲小嘴,并没有发展到床上。

    然而,当我站在卧室门口,听着里面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叫声,我突然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傻瓜。居然会天真的以为江书为自己守身如玉。

    心里一抽一抽地疼,感觉有些东西快要被捏碎,仿佛有人扼住了我的咽喉,呼吸,那么地艰难。

    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带着可笑的惊喜,当天便回了莫城。

    从那之后,我明白了一件事:在爱情这部戏里面,谁先入戏,谁就输了。我和江书的爱情,其实一直都是我在演独角戏,只是,明白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放不下。

    江睿告诉我江书回国的时候,我心里的喜悦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我知道,尽管我讨厌江书碰其他的女人,但是,我放不下这段爱恋。这段从八岁开始的童话故事。

    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美好的,我想,我可以原谅江书的过去。

    不管江书拥有过多少女人,只要我是他的终结者就好。

    因为江书的缘故,我认识了一个很投缘的女人,她叫罗溪。她是江书的嫂子,江睿的老婆。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婚纱店里,她穿着一身白色繁复花纹的长摆婚纱,美得很有古典感。

    我看得出,睿哥和宠溺的眼神,罗溪羞涩的表情,亲密的动作,都让我这个旁观者很羡慕,也很嫉妒,我心里想,要是,我和江书也像他们这般就好了。

    可是,我们偏偏不是这般,当我再次鼓足勇气跟江书表白的时候,他还是那般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我以为,三年的时间,他对我的想法也许会有些改变。

    可是,我错了,他还是一直把我当作妹妹。

    当我为了他在酒吧买醉的时候,没想到,我会再次遇到穆云。

    可是,岁月如梭,几年不见,我已经不记得他了。

    也许,他当时很气恼,所以才把我拎到包间,强吻了我,甚至,还差点做出更加离谱的事情。

    我当时的意识里,他就是个傲慢自大的色狼,对于他的身份,来历,一概不知。

    没想到的是,我们很快又见面了。

    那是一个载入我人生里程碑的夜晚,因为,那个晚上,我彻底认清了现实,也对江书死了心。而穆云,则霸道地进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晚上,本来是很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睿哥和罗溪姐领了结婚证,江书提议去ktv唱歌,我们其他五个人都没有异议。

    只是,没想到,江书的新欢——柳如言居然在里面。

    看到那个虚伪做作的女人,我心里很酸,也很气,只是,碍于睿哥和罗溪姐的喜事,也就没有发作。

    然而,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包间只剩下我,江书,柳如言三个人的时候,我不可抑制地发作了。

    我很认真地问江书,这个女人和我,你选哪一个?

    江书抬起醉眼朦胧的眸子,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柳如言一眼,发出一串轻笑,他说,骁骁,你是我妹妹,如言是我女朋友。这个没什么可选性。

    我丢下刚才还拿着唱歌的话筒,走到江书面前,我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说,江书,我也是女人,我的心也会痛,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上划了多少道口子?我累了,江书,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选她,那么,我们以后就是陌路。我也不当你廉价的妹妹。

    江书低了头,半晌没有说话,柳如言示威似的看了我一眼,侧过身子,俯身吻住了江书的唇。

    江书没有推开她,非但没有,反而和她一起加深了吻,他的眼眸,满是情欲,他再也没有看我一眼。

    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悲的是,我就这样活生生被忽视了。

    我脑袋里有根爱情的弦突然间破碎了,以前美好的爱恋仿佛在这个瞬间被狠狠揉碎,而那个罪魁祸首,正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疯了似的扯开柳如言和江书,我用力甩了江书一巴掌,我说,江书,

    我们完了。

    我们……。

    完了……。

    彻底完了……

    这四个字一直在我脑海中嗡嗡作响,以至于,我都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轿车。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车已经直直地冲我飞了过来。

    我想,我要死了吧。

    死了也好,正好解脱。

    可是,那辆车居然拐了个弯,撞在了旁边的大树上。

    我笑着,这人真傻,宁愿自杀,也不愿杀我吗?

    我走过去,对刚从车里走出来的男人说,你傻呀,为什么要撞树,为什么不撞死我?

    他抿嘴冷笑了一声,我揉了揉眼睛,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原来,他是之前欺负自己的那个色狼。

    他说,骁骁,你喝醉了。

    我说,我失恋了。然后,我抱着他,脑袋靠在他胸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

    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莫名地,我又觉得他不会伤害我。

    我在他怀里哭了很久,直到眼睛实在干涩得没有泪水。他带我回了家,抱着我洗了澡,我如同木头人一般,任凭他摆弄,我想,如果他想做什么,我也不会反抗的,不过就是一具身体而已。

    更何况,刚才洗澡已经被他看光了。

    很多年后,我问穆云,当时有没有邪恶的想法,他说,看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一览无余,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我接着问,那你为什么?

    他笑,如果我那个时候占了你的身子,你会恨我吗?

    我想,也许会的。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他。

    他替我穿好睡衣,抱我到床上,轻轻抱着我,安静地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的精神恢复了不少,我表达了谢意,准备回家。可是,我没想到他会给我下药,趁我昏迷的时候,带我离开了莫城,去了巴厘岛。

    他说,他需要我。可是,我不爱他,我当时一心想着逃跑,然,每次逃跑都会被抓回来。

    于是,我就那样不甘不愿地被他禁锢了整整两个月,每天晚上,他都会搂着我睡觉,亲吻我,却从来没有真正占有过。我能感觉到他在刻意压制身体的欲—望,不过,我却乐得看他痛苦。

    再次回来莫城,执行精心策划的复仇计划,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恐怖组织的高层领导。我一直觉得他不是一般人,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诡异的身份。对于恐怖组织这个名号,我只在电视上听过,却没曾想,竟然接触到了恐怖组织高层。我当时真是又激动又害怕。

    那天是睿哥和罗溪姐的婚礼,也是他执行复仇计划的一部分。我趁他出去办事的时候,偷跑了出来,我本是想去参加婚礼,顺便把穆云的阴谋告诉罗溪和江睿。

    然而,我还没走进举行婚礼的酒店,就被他的人抓了回来,丢回了公寓。

    那天晚上,他回来已经是凌晨,手上抱着厚厚的纱布,我笑着说,受伤了?你活该!

    他冷笑了一声,没有受伤的手抓住我的胳膊,他问,孙骁骁,你为什么要逃跑?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我看着他,沉默良久,才说,你对我很好,只是,我不爱你。

    下个瞬间,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他抱了起来,走向卧室。

    我捶打着他的胸口,用力挣扎着,却还是挣不脱那个怀抱。

    他终是等不及了……

    看着床上鲜艳欲滴的落红,我无声地落泪了,我问他,为什么?

    他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他说,骁骁,给我生个孩子吧!就算你不爱我,有了孩子,你也会留在我身边。

    我心中冷笑,原来,他竟然是这种想法。

    穆云的霸道,温柔,缠绵,对我而言,都是一种罂粟般的诱惑,一旦沾染,时间长了,便会成瘾。

    然而,当我意识到,自己对穆云的依恋已经成瘾时,他却从我生命中消失了。

    他们说,穆云死了,几天前的那场海战,他掉进了海里,再无音讯,就连尸体,也没有找到。

    他死了……

    死了?

    我不相信!

    他那么霸道狂傲的一个人,怎么会轻易死了?他不是说让我给他生个孩子吗?他不是要把我禁锢在身边吗?他怎么可以死?

    最初的一个月,我每天都会去那片海域散步,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我多么希望,他会从海里走出来,然后告诉我,他只是和我开了个玩笑。

    我告诉自己,他已经死了,不要再念念不忘了。然而,越是这样,他的身影越是挥之不去。

    最可笑的是,以前那段不甘不愿的禁锢时光,却变成了穆云留给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慢慢地,我接受了这件事,他死了,而我还活着。

    我颓废了有半年的时光,不去上班,也不出去,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拿着穆云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他的手机发呆。

    如果不是老爸老妈的悉心照顾,我想,我也活不成了。

    半年后,我终于从那段阴影中走了出来,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我还是会想起他,只是,却没有那么极端,那么撕心裂肺了。

    老爸把公司完全交给了我打理,而他和老妈去了国外旅游。我乐得接下这个重任,每天朝九晚五,时不时应酬出差,疲惫而忙碌地过着单身的生活。

    某个周末,江书突然打来电话,想约我出去走走。我爽快地答应了,虽然曾经说过什么形同陌路的话,但是,如今,却一点也不介怀了。

    我想,我是真的放下他了。

    面对他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情绪波澜了。

    喜欢了那么久的王子,现在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我心中冷笑,孙骁骁,你这是有多喜新厌旧?又或者,你根本没有喜欢江书,只是喜欢童话故事里的王子。追逐了半生,终于发现,其实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江书说,他喜欢我,想要跟我在一起,我静静地听着,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只是有些纳闷,他什么时候喜欢上我了?

    他说,其实很早就喜欢了,只是一直没有看清自己的心。

    我笑了,没看清吗?其实我也没看清自己的心,以至于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没有珍惜我真正在乎的人。

    七夕的晚上,我一个人去了附近的酒吧,喝着浓度最高的烈酒,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

    都说,一醉解千愁,可是,我醉了,却更加愁绪漫天,我想念穆云,想念他的笑,他的味道,还有他轻柔的吻。

    有一瞬间,我开始出现幻觉,看到一张和穆云一模一样的脸。他对我温柔地笑着,拿走我的酒杯,将我拦腰横抱起来,走出了酒吧。

    我想,这是梦吗?如果是的话,但愿长睡不要醒!
(快捷键 ←)上一章:萌宝记事 返回《萌宝来袭,我不当后妈》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