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大小姐驾到之遍地是炮灰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023 结局·终章

正文 023 结局·终章

文/素小骨
推荐阅读:
    季苍子抱着季缨跑到一座荒废的宫殿才停下.他深知无论如何也跑不出皇宫这座囚笼.

    走进大殿内.季苍子随手把季缨扔到地上.恶狠狠道:“别想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季缨无辜地看他.“我不跑.”

    他就沒想跑.被抓來才有意思不是吗.

    季苍子觉得季缨的眼神有些邪恶.可是定睛一看又是圆溜溜的清澈无比.

    他觉得定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说來也奇怪.他跑了一路身后居然真的沒有一个人來追自己.

    这下子季苍子反而吃不准那些人的心思.难道季熙年真的会为了这儿子放过自己.

    他忍不住细细打量季缨.包子脸红扑扑地像个小苹果.脸上镶嵌着小酒窝.大而明亮的眼睛透着无辜.

    居然还冲着自己笑.

    “别看我.”季苍子沒好气地怒道:“你沒看出你父亲都沒派人來救你.”

    季缨哦了声.“因为我自己会回去的.”

    季苍子一声冷笑.突然呛到了嗓子猛地咳嗽起來.“呵.我会拉着你一起死.”

    “不会的.”季缨一脸天真.

    “我不会心软.”季苍子跑了一路.觉得浑身像是被人抽干力气.软趴趴地坐在地上.“我和你父亲斗了一辈子.他就是个失败者.不仅被我抢了皇位.他连最爱的女人都沒娶到.”

    他冷笑着看向季缨.“不知道在外面和哪个野女人生了你这个野种.”

    季缨眸光里闪过一道冷光.速度很快.连季苍子都沒有发现.

    “我是野种那你是什么呢.”季缨反问.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冷意.

    以往的季苍子绝对会察觉到阴谋.不让这些人有机可乘.可有些路是他选错了.但是他不后悔.

    若再來一次他还会这么做.

    季苍子知道掳走一个孩子很可耻很丢人.可是现在他已经穷途末路.再无计可施.

    即使他是个败者.骨子里的骄傲也绝对不允许让一个小孩自己讽刺自己.

    “你个臭小子……”

    季苍子想起身打人.可是却一丝力气也沒了.

    “我这是……”

    季缨沒有给他解惑.只是笑着道:“我娘亲姓上官.”

    季苍子浑身一震.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炸裂.

    这世上姓上官的人不少.可做季缨的娘亲姓上官.那只可能是那个人.

    “是……尔雅.”

    季苍子忽然想笑.可是眼泪却不自主地流出來.

    他早该想到的.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不可能拆散上官尔雅和季熙年.

    “苍子叔叔.”季缨笑得更甜.“你的眼睛流血了呢.”

    季苍子抬手都十分吃力.他用舌尖舔了舔嘴边.一股血腥味直串入鼻中.

    “你对我做了什么.”季苍子一字一顿地问.

    “沒做什么啊.只是见苍子叔叔不想活了.就送您一成.”

    季缨拍了拍屁股站起來.朝着季苍子挥了挥手.“好走不送咯.”

    说完.季缨走出大殿.就看到已经等在门口的季熙年.笑着跑了过去.“爹爹.”

    季熙年远远地透过门扉看到满脸是血的季苍子.“你给他下得什么毒.”

    季缨挠了挠头.“我也沒注意.反正一股脑地把怀里的毒药都偷偷让他吸进去了.”

    季熙年抽了抽嘴角.心道:果然是这样.

    他扬声唤來俞越.懒洋洋地吩咐:“找个地方埋了吧.”

    “是.”

    俞越干净利落地把季苍子的尸首抬走.

    他已经决定以后千万不要惹怒小主子.否则下场真的很可怕.

    季熙年和季缨对视一眼.两个人看出彼此的心事.

    “别告诉你娘亲.”

    “好.我们拉钩.”

    季缨伸出小拇指与季熙年的小拇指摇了摇.“一百年不许变.”

    两个人相视一笑……

    与此同时.玄机已经跪到上官尔雅面前.“主子.江洛少把人送过來了.”

    上官尔雅无声地笑了.“果然是他.”

    之前放出谣言之人是江半容.可却是上官敏担了恶名.

    这其中必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现在江洛少主动把母后黑手送上门.就证明了所有的猜测.他为了江家的名声陷害上官敏.

    就算江洛少不这么做.上官尔雅也沒打算放过那人.

    “走吧.速去速回.”

    上官尔雅身上披着件黑se的斗篷.离开前交代了子涵几句.就匆匆离去.

    临近傍晚.起了大雾.

    伸手不见五指.

    季苍子醒过來只觉得浑身无力.也不知道身处何处.他一时有些茫然.渐渐地才想起來昏倒前发生的事.

    他的皇位沒了.最爱的人已经结婚生子.

    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只怕他现在也快要死了.

    是死在一个三岁多的孩童手中.

    想想就觉得可笑啊……

    季苍子满脸苍白如纸.他聪明一世.最终却是这种下场.

    就算恨.他也只能恨自己.

    怨不得旁人.

    他放纵所有的思绪.可满脑子里都是那个少女.

    她的笑她的冷她的一切一切.

    上官尔雅……他的最爱.

    渐渐的.眼前的雾不知何时散了.季苍子觉得也许自己是死了.

    不然为何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他看了看四周不知身处何处.

    突然有人走了过來.冷笑道:“呵呵.我的好姐姐.早就瞎的人了还想看见什么呢.”

    听那声音他就认出此人.

    在一抬头.季苍子的眼睛不由瞪大.

    只见上官云珠对面吊着一个血人.而那人是他化成灰都会认得.

    “尔雅.”

    他出声去喊.可是根本沒人看到.也沒人听到.

    难道真的是死了.

    可是上官云珠怎么会把尔雅折磨至此.

    不对.这是梦吧.

    绝对不是现实.

    尔雅那样聪明狠戾.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辱自己.

    可那就是尔雅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苍子茫然地喊了声.还是无人回答.

    上官云珠还在叫嚣.“瞧我都忘了.你双眼被挖.连舌头也被我喂狗了.哈哈哈.”

    “不如给她一个痛快算了.”

    季苍子这才发现上官云珠身边站着的男子.他刚才一时沒认出來.现在才记起他的声音.

    是宁磊啊.

    可是宁磊已经死了.

    他怎么也在这里.

    还是说他们都死了.

    不应该.若是死了尔雅也不应该被折磨呀.

    季苍子的心忽然好痛.痛得他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

    这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季苍子浑身一震.猛地抬头看去.

    他看到了自己.他听到自己说:“这样死也是一种福气呢.”

    季苍子吃惊地想后退.可是他一点力气也沒有……

    他真真切切地看到那就是自己.那个自己要杀了上官尔雅.

    “不..”

    季苍子噗地一声口吐鲜血.所有的景象在血腥之中稀释.

    原來是幻想.

    可为何他觉得那样真.好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季苍子颓然地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像具干尸.

    直到有人由远及近.季苍子才抬眼看到來人.脸上露出异样的欣喜.

    “你终于來了.”

    季苍子干涩的嗓子问道:“我杀过你是不是.”

    “上一辈子的事了.我已经记不太清.”

    上官尔雅的回答很是诡异.可是季苍子却沒有惧怕.

    “因为这样你才恨我如此是吗.”季苍子的声音有些飘渺.

    “早就不恨了.”上官尔雅耸肩.“更何况我不是真的上官尔雅.”

    “我就知道你不是上官尔雅.”旁边传來女子的冷笑.季苍子侧过头就看到有个满脸伤疤的女人坐在旁边.

    那人哈哈大笑.“真正的上官尔雅是多么懦弱无能.你怎么可能是她.我们都被你骗了.”

    季苍子吃惊地看着她.“你是谁.”

    女子眉头一皱回过头來.冷笑道:“我.我是您最忠实的仆人啊.”

    “你是上官云珠.”

    季苍子费了半天的立即才从声音里听出來.

    上官云珠的脸早就面目全非.怨不得他沒认出來.

    “难得您还记得我.”上官云珠苦笑.

    “你居然沒死.”

    季苍子震惊地同时转过头.就发现上官尔雅已经转身走向迷雾里.身影已经渐渐看不清.

    心骤然发凉.季苍子知道自己已经快不行了.

    “尔雅.你连最后一眼都不让我看吗.”

    说完.季苍子嘭地一声仰头躺在地上.

    “有云珠送你最后一程就够了.”上官尔雅头也不回道:“这样死也是一种福分.”

    万事皆有因果.天道轮回.她只是做了应当做的事.

    无怨无悔.

    “呵呵.您还看不出來吗.从一开始她就在报复我们.让我们死在一起.”

    上官云珠早就被折磨地体无完肤.她的双腿早就不能再走.只能靠着手撑着爬到季苍子的身上.

    “我能与你死在一起也值了.”

    季苍子沒有回话.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涣散.呼吸越來越弱.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了心跳.

    上官云珠把脸贴到季苍子的xiong前.他的心彻底沒了回响.

    两行眼泪流下.“也许我做了许多错事.但是我无怨无悔.若是有下一世……我还会守护在你身边.”

    她支起身看向季苍子沒有闭上的眼眸.慢慢低下头吻住他的嘴边.

    深情一吻.季苍子嘴里的毒血也吃了进去.

    以天为盖.地为席.夜幕将这一男一女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中.

    上官云珠躺在季苍子的怀里闭上眼.嘴角噙着浅笑.她死得心满意足……

    尾声

    南梁天启初年冬.新皇季缨收姑墨为领土.改国号为齐.政务由无上皇辅佐.

    虽然季缨只有四岁.也有万般不情愿.但也无计可施.只能乖乖学习朝政苦中作乐.

    经过洗礼的齐国不仅是中原之地上最大的国家.而且空前繁华昌盛.更沒有人小觑四岁的皇帝.

    齐国的朝堂上留下的大臣全是南梁和姑墨有实干之人.江洛少丞相地位依旧无人撼动.

    只不过江家血脉只有他一人.江半容被反帝宠幸如今已经流放故里.成为庶民.

    如今京都已再无恭王府.上官敏随上官乐回了老家照顾亲娘.

    至于那太上皇夫妻二人早在几个月前就偷偷收拾包袱玩起了失踪……

    齐国二年春天.不知名的小镇出现祥瑞之兆.有无数喜鹊盘旋在一户人家屋顶久久不散.

    院中有男子等候在门外.直到屋里产婆喊了声:“恭喜夫人.”

    随后有产婆抱着小小的奶娃走出來行礼.“爷.是个女娃呢.”

    男子只匆匆瞥了眼女娃.大步走进屋來到床边.

    他紧紧地拉住床上女子的手.轻声道:“尔雅.我们的女儿出生了.”

    上官尔雅有些累.但还是偏过头笑看着眼前的男子.

    这么多年.季熙年离开故土.甚至经历了生死.他始终守护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

    到如今.季熙年依旧由着她的任xing游遍大江南北.

    “熙年.”上官尔雅回握住季熙年的手.“此生被你爱着……真好.”

    季熙年笑着吻了吻她的手.“是我的荣幸.”

    这一生还有很长……很长……

    他们的爱沒有终点.大小姐驾到之遍地是炮灰
(快捷键 ←)上一章:022 拨乱反正 返回《大小姐驾到之遍地是炮灰》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