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小说 » 凡女修真传奇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文/肆妃
凡女修真传奇 | 本章字数:17102 | | 凡女修真传奇txt下载 | 凡女修真传奇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逆和悠然的翻云覆雨,强烈的刺激了莫幽影的神经,犹如万把钢刀狠狠刺穿了她血淋淋的小心肝。

    莫幽影从来不曾这样怨恨过悠然,偏偏,悠然还是不能死的,起初她并不知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和作对,她已经明白了,莫悠然就是她,她就是莫悠然。

    比如现在,莫悠然和逆之间那极致的舒爽和感官享受,她居然也能感觉到一点点。

    深深的吸了口气,莫幽影一步步的走向正在欢爱中的两人。

    逆和悠然还沉浸在飘渺的云端,两人的心在经过一番生死离别后,紧紧相依在一起。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样渴望融入对方的身体,尤其是在彼此交融的那一刻,这让悠然和逆都很直观的感觉到自己不再孤寂,不管发生什么都有一个人在身边陪着自己。

    终于,在翻云覆雨到顶峰的时候,两人在彼此身体里释放了自己的精华,悠然忽然有种感觉,似乎这一次会有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孕育。这样的感觉完全是直觉,但,她也从来不会后悔去孕育这个生命。

    虽然她和逆还没有成亲。

    “我的宝贝,从母亲第一次和我说,我已经有了妻主后,我便一直幻想着,你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可惜,那时候的你还在母体中孕育着。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真的不怎么欢喜,感觉你太脆弱,也太无能,居然能让一群人类的蝼蚁算计成那个样子,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是那样的坚强,美好。今生有你,我逆什么都不在乎了。”

    妖孽般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光晕,眸子里涌动着浓浓的宠溺。

    “既然你满意,就乖乖的留在我身边,你们娿神界都是女子说了算么?”悠然一直不理解。

    “不全是,我是女娲一族的后人,女娲后人从来都是母系群体,女人说了算,一个女人可以有几个男人。”

    “女娲后人啊,那你见过女娲么?对了哦,女娲估计早就死了。”悠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

    “我没见过女娲,只见过她的神像。听母亲说,女娲有七个夫君呢。都是传说中很厉害的人物,据说她的正夫是盘古,还有共工祝由什么的。”逆轻笑,看向悠然的眸子里闪动着惊喜和一种古怪的情绪。

    他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女人就是女娲转世而来的,当然这已经不是转世了,而是灵魂的重生。

    逆依然还记得,在离开之前母亲的话。

    “母亲,那个女人既然是女娲娘娘转世,那我不是和……”对于心目中神一般的纯在,逆还是感觉不适应。

    “孩子,你要记住,那个已经不是女娲了,她的所有精魄都已经散与天地之间,剩下的不过是她对修炼的心得还有对众生的慈悲,就像是一种意志的延续。”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逆问。

    “顺心而为,当时间到了,你就会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我的儿啊,只有失去才会有得到。能否得到,就要看你是否肯失去了。”

    失去么?现在是不是就到了失去的时候。

    逆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女人,感受着自己的小分身在心爱女人身体里温暖蠕动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美好,美好的他一点也不愿意失去。

    可,不失去不行啊!

    “悠然,要说好哦,不管你爱上了什么人,你的夫君,都必须是我。”

    逆笑的灿烂无比,只是唇角却渐渐涌出猩红的鲜血。

    “逆,你怎么了?”悠然惊诧,在惊诧的瞬间,愕然的发现了逆身后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莫幽影,你,你对他做了什么?”悠然急忙将自己的身体和逆的分离开,将逆抱在怀里火速的后退。

    “没做什么,我得不到的男人,你也别想得到,我是杀不了你,但我可以杀了他,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无尽的孤独中。”莫幽影冷冷的回答,随后便是猖狂的大笑,笑声在半空中回荡震撼,也让莫悠然惊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莫幽影,就为了这个,你杀了他?”悠然颤抖着声音,急忙给逆止血疗伤。

    逆却根本没有理睬身上的伤口,笑容灿烂依旧。

    “宝贝,母亲说,要得到无言心就要依照我的直觉去做,起初,我不明白我的直觉是什么,现在我终于懂了,宝贝,无言心就是要用我的血去浇灌啊!”逆呵呵的傻笑,眸子里闪动着浓浓的不舍。

    “不要,逆,我不要什么无言心了,我承认起初我是讨厌你的,可,可现在我只剩下你了,悬狸死了,你要是再离开我,我还有什么,求求你,不要死!”

    泪水瞬间迷茫了悠然的眼睛,让她看不清楚对面的莫幽影那张狰狞而悔恨的脸。

    逆微微摇头:“不哭,亲爱的,不哭,你放心我是神啊,我的灵魂是不死不灭的,一会不管我做了什么,你只要收取无言心即可,当一切尘埃落定,你还可以将我复活的。”

    “可,我要去哪里寻找你的神魂?”悠然抽泣的问。

    “傻瓜,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你的记忆力有传承的,只要你能成神,我们终究还能再见,不单单是我,还有悬狸。那家伙我看着还算顺眼了,你收了也无所谓啦!”逆凄凉的笑了笑,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莫幽影。

    “你总说你爱我,最终你的爱就是毁灭,虽然我创造了你,但是要走怎样的路,还是要看你自己的。莫幽影,你不觉得你错的越来越离谱了么?”

    莫幽影闻言疯狂的摇头:“不,不是的,是你,是你从来不正眼看我,是你要我去破坏的,为什么你会和她滚在一起。我算什么,就算是我影子,我是分身,你为什么要让我拥有自己的灵智,却还要我去做一个分身啊,这不公平,不公平!”

    莫幽影要疯了,那种疯狂和恨意吞噬了她的心,也让她释放了所有的不满和委屈。

    逆轻笑:“好吧,我要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既然如此,今天我便还了你自由。”

    说完他缓缓的起身,悠然想要上前扶住他,逆却摇头。

    “乖,我没事,记得等下一定要及时收取无言心。”低低的吩咐了医生,逆缓缓走向了莫幽影。

    “你要做什么?”莫幽影愕然的看着他,眼神里划过一道强烈的不安。

    逆温柔的笑起来,那妖孽般的脸颊上眨动着淡淡的光芒。

    “我用自己的精血早就了你,也是用自己的精血控制你。现在,我便收回那滴精血,从此后,我们再无牵扯和瓜葛,你要生要死都是你的事,你除了不能杀了悠然,做什么都不会再有人管你。”

    逆边说边用自己残余的力量将莫幽影体内那一点精血抽取了出来。

    莫幽影只感觉到身体一震,接着仿佛有什么东西缓缓离开了她的身体,那是一滴血,一滴属于逆的精血,也是一直控制了莫幽影的精血。

    “你,你已经伤成了这个样子,还要勉强提取自己的精血,你不要命了么?”莫幽影疯狂的质问。

    逆勾唇轻笑:“莫幽影,你的自由我给了,你可以走了。你总说你爱我,可你真的懂爱么?爱是奉献,不是索取。”

    幽幽笑了笑,逆又缓缓吐出来一句:“你对我的,根本不是爱,只是霸占。莫幽影啊,光是这一点你一辈子都不如悠然。永远也不如的。”

    吐出了最后一个字,逆缓缓的软到了身体,那双完美到极致的脸上染上了让人心惊的苍白,白的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莫幽影静静的看着躺倒在地的逆,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最后那句话:你不是爱,只是霸占,莫幽影啊,光是这一点,你一辈子都不如悠然。永远也不如的。

    永远也不如的。

    那六个字就像是一种魔咒在莫幽影的脑海里不停的徘徊,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逆渐渐没了气息,身体一点点的冰冷了下去。

    “呵呵,你说我对你的是霸占,可为什么你死了,我这里好痛。”莫幽影呢喃的低语。

    “你说我不如她,可你死了,她却一点也不悲伤!”眼睛迷离的看着不远处呆愣的莫悠然,莫幽影感觉异常的可笑。

    “我不是不悲伤,而是没有时间悲伤,我成神的那一刻,一定会将我的逆复生回来的。只是你,莫幽影,你除了给我抹黑,给我栽赃,你还能做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却亲手送了他的性命,是你亲手杀了他.”悠然冷笑。

    莫幽影身子威震,没错是她亲手杀了他的,是他亲手断送了他的生命。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凄凉的狂笑声在天地之间响彻。

    “罢了,罢了,我的生命是他给的,我的这颗心也是他给予的,如今我害死了她,就让我用自己的良知去偿还吧!”莫幽影满脸泪痕的说完,伸手划开自己的胸膛,掏出了那颗砰砰跳动着的,淡紫色的心脏。

    淡紫是因为受到了噬心种的影响。

    悠然紧紧盯着她手里的心,脑子里浮现出一连串的问号,这就是无言心么?为什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莫幽影拿着那颗心一步步的缓缓走进逆的尸体。

    “逆,你说我不是真的爱你,现在我就拿出我的心,让你看看这是不是真爱。”说完不等悠然反应过来,莫幽影便伸手将逆那颗已经停止了跳动,还残留着温度的心从胸口里掏了出来。

    “莫幽影,你住手!”悠然怒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将逆的心也掏出来,即便他死了,她也不能这样做啊。

    悠然愤怒的跳起来,想要冲上去将那颗心抢回来,但很快,她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只见莫幽影将逆的心连同自己的放在一起:“现在,我们也可以心贴心了,你感觉到我的爱了么?这是真心真意的痴爱啊,不是霸占的,不是啊!”

    莫幽影呜咽着,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而与此同时,那两颗心却仿佛磁铁一般相互吸引着,渐渐从莫幽影的身体上脱离出来,很快升到了半空。两颗心的颜色渐渐改变,之前一个是淡紫色,一个是血红色,现在两颗心都变成了透明的白。

    慢慢的,两颗心由彼此的纠缠也变成了吸引,终于在半空的旋转中,缓缓融合成一颗。

    这一刻,那颗心还在砰砰的跳动中,而颜色已经转化成了水晶般的透明。

    悠然惊诧,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无言心。

    也是这一刻,她心里充满了极度的复杂思绪,原来无言心是需要爱的奉献。逆难道早就知道要这样,才会制造了一个分身出来的么?那为什么他不给自己制造一个分身?

    悠然神情复杂的缓步走到那颗心的下方,伸出手掌,心一点点的下落,最终落到了悠然的掌心。

    眼泪顺着脸庞滑落,悠然的心也跟着紧缩,痛苦纠结。

    “逆,你这是何苦啊!”

    何苦,这两个字也只有逆自己才能明白。

    晶莹的泪珠掉落在水晶般的心脏上,划开了一圈圈的涟漪。一如此刻悠然的忧伤。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悠然储物空间中的另外几样东西也不安的颤抖了起来。

    紧接着,琉璃树,噬心蛊和胭脂泪都从空间中自己飞了出来,围绕着那颗晶莹的心脏旋转,跳跃。

    四个预言中的东西,终于在今天凑齐。

    但他们似乎还在寻找着什么。

    悠然有些发傻的看着面前的四样东西,有个声音再告诉她:“走过去,到那颗心的身边去。”

    悠然咬唇,低头看了看地面上冰冷的逆,心痛的一步步上前,最终站到了那颗水晶心的下方。

    终于,四样物品仿佛感应到了主人,水晶心顿时化作一道光芒冲进了悠然的心口,悠然身体狠狠震颤了一下,先是一阵刺痛传来,接着是一阵阵的颤抖蔓延。

    随后是琉璃树,从她的头顶冲了进去,犹如树枝的枝桠一般,在她全身的经络上蔓延而过,肉眼可见的,一条条静脉被点亮,通体都是淡淡的蓝。

    接下来是噬心蛊,从她的眉心冲进去,仿佛是一道洪流,沿着那些静脉一点点的移动,看着速度很慢,其实快的惊人,几乎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她所有的脉络都走了一遍,悠然顿时感觉到五脏六腑一阵的剧痛,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而方才进入的噬心蛊此刻已经安静的躺在那一口血中,变成了一具尸体。

    最后是胭脂泪。

    胭脂泪给悠然带来的一股沁心的冰冷,但这股子冰冷却如一股清流划过她的奇经八脉,让她身体里的痛慢慢缓解了下来,之后那颗水晶般的心散发出无限的能量,周围空间中的灵气一点点的涌入了悠然的身体。

    悠然顿悟,这是要修炼了。

    她马上将逆和莫幽影的尸体搬进了蚀玉中,收起了三生酒吧,她自己也闪身进入了蚀玉中。

    “小冉,我要闭关,任何人不要打扰我!”

    匆匆丢下了这句话,悠然一头钻进了不远处的混沌中,放开压制的力量,尽情的吸收混沌中的那些精气和灵力。

    小冉起初还有些迷惑,但很快的,当她看到混沌形成了一个气旋,而气旋的中心便是莫悠然的时候,小冉开心的笑了。

    “怎么回事?是不是悠然受伤了?”沐华闻听消息急忙跑了过来,最近他在闭关,他的修为已经到了渡劫的时候,渡劫后,就可以飞升天界了,当然,此刻的他可是不需要飞升神马的。只要跟着悠然就是了。

    小冉笑米米的摇头:“姐姐是在修炼,看来我们的空间很快就要变大了,姐姐应该是冲击神境了。”

    神境么?所有人闻言都充满了浓浓的期待。

    莫悠然陷入了漫长的进化中。

    但在外界,就在她进入蚀玉的那一刻,一场孕育了上万年的战争终于打响了。

    起因还是要从天后身上说起的。

    经过了悠然那件事后,天后心情异常的烦躁,又不能将秋嫣儿和狐媚娘如何,回到自己的后宫后,便染上了心病,整天唉声叹气的。这时候刚好大皇子和三皇子来看望母后。见到母亲这样茶不思饭不想,还异常的销售,便忍不住问了起来。

    天后总算是找到了知心人,将悠然和秋嫣儿等人的行为变本加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人嘴两张皮,不同的人说不出来自然是不同的,这事从天后那边说出来怎么可能说自己的不对,于是,这一场因为她的嫉妒闹出来的纷争,最终就变成了秋嫣儿等悬狸精的作怪,甚至在天后的嘴中变成了母女两个悬狸精,准备把持朝政,迷惑了天帝父子。

    大皇子和三皇子因为天帝将皇位让给了星绕本来就非常不满意,至于什么大乱末世直说,他们根本不以为然,认为即便是外星人入侵了,又能将他们如何,充其量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何况我们天界之人那么的强大,背后还有神界,万年前不也将那些外星人赶走了,关键时刻,神界的人一定会出手的。我看就是父皇要维护那个轩人才会这样对母后的。”三皇子气得直嚷嚷。

    “你懂什么,不要乱说话,免得被有心人听了去!”大皇子狠狠怒斥了自己的弟弟。

    大皇子和三皇子向来关系好,三皇子也认为只有大皇子是顺理成章接替天帝之位的,对星绕也一向不屑一顾。

    天后闻言也连连点头:“不过说到神界,听说那个轩人身边有个男人就是从神界来的。他好厉害的。就连你们父皇都不敢得罪他。”

    “神界的人么?难怪父皇会想着那个轩人,那轩人也的确有资本嚣张,不过,神界也不是她家开的,即便那男人是神界的人,也一定是个不入流的星色,神界可是女娲一族说了算的,女娲的族人也没听说有谁下来的。母后,我们索性不要管那人了,不如就和父皇摊牌了,这样下去今后也没有我们什么好果子吃的。”大皇子的建议倒是贴近了天后的心坎。

    其实,天后也不希望九皇子星绕得去了天帝之位的,谁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她心里疼的失踪是大皇子和三皇子。

    “罢了,既然你们的父皇已经糊涂成了这个样子,那就你们兄弟两个就让他那个老糊涂清醒清醒吧!”天后冷冷的邪笑,眸底闪动着清冷的寒光。

    她认为莫悠然那个轩人有句话是说对了的:“女人就要靠自己,只要抓了自己的老公才行,如果抓不住自己的老公,那就抓住权利吧,”

    如果天帝下台了,试问这天界还有哪个女人会买帐,那时候,还不是她说了算。

    天后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可惜了,她的儿子不争气。

    当天晚上,三皇子回去自己的寝宫,便将想要谋反的事情和他最爱的一个宠妾说了。

    那宠妾是一千多年前弄来的,据说是某个花仙子,名唤:琉璃。

    琉璃听说三皇子他们要起兵逼着天帝退位,欢喜的不行,当天晚上把三皇子给侍候的舒舒服服的。

    当三皇子熟睡的时候,琉璃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一个行子,打开后,里面钻出来一个小小人。

    小小人有点发蔫,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但是却长了两个头,四只手,看上去非常的卡哇伊。

    琉璃指了指熟睡中的三皇子。

    小人点头,迈着小短腿欢欢喜喜的冲进了三皇子的耳朵边,接着化作一道流光从三皇子的耳朵眼里专了进去。

    琉璃已经在三皇子的晚饭里下了药,让他陷入了真正的熟睡中,即便身体不停的颤抖,甚至鼻孔和眼睛流了血出来,三皇子也醒不过来,他的神魂被彻底禁锢在意识空间里,手脚无力的眼睁睁看着那小人一步步的靠近,一口一口的将神魂吞噬了干净。

    这种病毒体是从神的身上提取出来的,连神都无力抵抗,何况是仙界之人了,可以说是专门针对神魂而生的。

    片刻后,三皇子再次睁开了眸子,只是脸上的神情已经变成了一种暴戾的邪笑。

    当天夜里,三皇子拿着兵符连夜到了兵营,将手下将领都召集了起来,名其名曰请大家吃饭。

    将领们很好奇,不明白大半夜的吃饭到底是闹哪样。可,三皇子亲自敬酒,他们怎么敢不喝,于是,一杯酒下肚,将领们统统都卧倒了。

    随后,琉璃再次闪出来,和三皇子相对而笑,琉璃双手结印,打开一处空间通道,随后无数个小人从那通道中跑了出来,自己寻找距离最近的将领,化作流光冲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场面顿时热闹而壮观起来,但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天界培养多年的中流砥柱便这样一点点的被蚕食一空。

    当第二天的阳光再次升起来的时候,三皇子手下的将领,但凡有点本事的,有点头衔的都已经变成了傀儡。

    大皇子对这些还全然不知,当天早朝的时候,大皇子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偷偷将皇廷的守卫换掉,随后带着三皇子和一些将领直接冲进了大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逼天帝退位。

    天帝愕然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你们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们当然知道,父皇,这天界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不能说给就给了九弟,即便是给了九弟也没有什么,我们的母后被人欺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只要交出九天玄女母女和狐媚娘,我们便既往不咎,否则,还请父皇退位了吧!”

    两个兄弟今天是铁了心,一定要得到皇位,否则今后的路更加难走。

    大皇子的话让天帝差点气得吐了血,那天究竟是谁欺负了谁啊,可,不管怎么样,现在解释都没有用了。

    退位是不可能的,天帝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一招手一只专门归属于天帝的暗卫出现在大殿里,这只暗卫是天帝一个人管辖的,甚至连几个皇子都不知道父皇还有这样一只力量,只有天帝传承的时候,才会教给下一任的。

    而这只暗卫的首领,正是消失在天界很久的大将二郎神。副将是经常游手好闲,天帝极其不喜欢而将其免职回家面壁的哪吒。

    别说两位皇子了,就算是大殿的那些官员也没有想到,天帝居然会有这样的一手。

    大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二郎神和哪吒虽然在传说中打不过孙悟空,但这两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最近几年,两人可没少了努力修炼,如见下手更加不留情面。

    大皇子原本就是个阴险的家伙,竟是暗中动刀子,三皇子虽然看着温润,但好色的很,没少欺负那些天界的仙女,以前二郎神和哪吒不能将其如何,现在可不同了,一场大战打的很快,几乎一个时辰左右,大皇子和三皇子便被二郎神给活抓了。

    天帝痛心疾首,决定杀一儆百,不等天帝动手,大皇子便自毙与当庭。

    不成功便成仁,这是历来争夺皇位之人的下场。

    大皇子死了,大家将目光投向了三皇子。

    三皇子惊慌的向后退,脑子一个劲的晃悠:“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说到底,他的级别太小,对于这些外星人来说,是根本没有什么学校的,相对来说那些所谓的素养,风骨和气质也根本不是吞噬了神魂就能真正接受的,这也是那些被附身的家伙没办法和原来一样的缘故。

    三皇子的惊慌让天帝一个劲的皱眉,平时他对老三还是比较喜欢的,绝对是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以前和魔界开战的时候,老三身上受了很重的伤,都没有一点要求饶的意思,为什么这一次如此的懦弱。

    天帝疑惑,却没有多说什么:“将三皇子带下去,严加看管。”

    现在他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处置老三,按照他的本心来说,老三是从犯,顶多就是责罚一下,免去职务也就行了。

    大殿里的人都明白天帝的想法,也都没有多说什么,算是默认了这样的处罚。

    如果三皇子不吭声的被人带下去,或许之后的那些事情也就不会再发生了,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有人上了金殿禀报:“陛下,九天玄女求见!”

    天帝愣怔,接着眸底划过一道欣喜,急忙加了一个请字:“快请玄女上来。”

    时间不大,九天玄女秋嫣儿缓缓走上了大殿。这时候因为秋嫣儿的到来,那些要拉着三皇子的天兵也挺住了脚步,这个时候上殿,让有些人认为是九天玄女来为三皇子求情的。他们很多人还是希望三皇子不会被牵连的。

    秋嫣儿缓缓走进大殿,和三皇子交错的一瞬间,三皇子鼻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再看到那背后婀娜的身姿,脑子里就只剩下了面前的女人。

    不能不说,这些外星人没有什么素质的教育,整个族群都很原始,也没什么教养可言,看到了就想要,喜欢了就要抢,这也是他们即便吞噬了神魂,性情也会大变的缘故。

    秋嫣儿的美是惊心动魄的,当初能让魔皇,天帝和人王都动心,也绝对有其不凡之处,三皇子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家伙,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当下也管不了别人如何,挣脱开了身边的天兵,朝着秋嫣儿便冲了过来。

    “美人,我的小美人,让哥哥好好疼疼你!”附身在三皇子脑子里的家伙看自己同族的那些土鳖都习惯了,哪里见过嫣儿这样的美女,那白嫩的肌肤,还有那冲进了鼻端的淡淡香气,都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心就要将对面的女人抓过来,好好品尝一番。

    三皇子的孟浪,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三皇子是什么人,什么样子瑘睵的仙女没见过,怎么可能对着九天玄女如此的失态。

    大家惊呆的一动不动,天帝也傻住了,一边的星绕脑子里却 划过了一道灵光。

    “父皇,三哥有很不对劲啊c像,不是他本人了。”

    星绕这句话算是击中了关键之处,天帝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天帝果断的命人将三皇子绑了起来,即便这样,三皇子还在对着秋嫣儿流口水。

    “九天玄女,你来可有什么要紧的事?”天帝暂时没工夫理睬三皇子,秋嫣儿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了,没有事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晃悠的。

    秋嫣儿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上次悠然临走之前将噬心蛊的一个蛊种留下了,这些天我和狐媚娘努力研究,终于将蛊种养大,现在拿来给天帝陛下,看看能不能有效。”

    说白了,秋嫣儿是来找天帝要试验品的。

    这蛊种还是莫悠然的那个噬心蛊下的宝贝呢,秋嫣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将蛊种很快培育了出来。

    天帝和星绕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欣喜。

    “很好,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拿三皇子做了实验好了。”天帝脸色阴沉的说。

    秋嫣儿有点迟疑,这时候的三皇子对着她还在流口水,这会要是说三皇子没有问题,就算弱智都不会相信的。

    天帝显然也不想瞒着众人,此刻已经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没必要藏着掖着的。

    秋嫣儿就在大殿上,打开了行子,拿出来一个肥胖胖的小虫子,随后将蛊虫放在了三皇子的耳朵边。

    三皇子还在挣扎中,可看到了秋嫣儿靠近,便陶醉的吸取着秋嫣儿身上的香味。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蛊虫飞快的冲进了三皇子的耳朵里。

    几秒钟后,三皇子身子一动,眉宇之间呈现出一种厌烦的暴戾。

    秋嫣儿见状一声叹息,操纵着那蛊虫从耳朵里飞快的爬了出来。

    “如何?”天帝紧张的问。

    秋嫣儿没有回答,只是收好了蛊虫,对着天帝悲哀的点了点头。

    天帝情不自禁的后退,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哀伤。

    秋嫣儿不再多言,微微后退,接下来要怎么做就看天帝的了。

    天帝缓步上前,看着三皇子一脸的哀伤,伸手在三皇子的脸蛋上缓缓摸过。

    “这么皇子里,朕最喜欢的那个还是你,因为你不争不抢,却能对手足保持善意,不会和大皇子那样暴戾,也不会如五皇子那样阴沉。可惜,朕终究是保不住你了啊!”说完天帝手掌静静的拂过,将三皇子头壳给掀了下来。

    接着,在场的众人哗然,以为在那脑壳里,原本是脑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小人,正在欢喜的蹦跳大叫,他的身上还残留着一些没有吞噬感觉的脑髓,而小人此刻又长出了一对手臂。比之前大了好多。

    小人忽然看到光明,接着看到周围的人一阵大叫,挥舞着手脚想要从脑子里逃离,这时候他的眼神看到了秋嫣儿,疯了一般朝着秋嫣儿便冲了过去。

    秋嫣儿冷笑,双手挥舞,在面前形成了一个结界,将那小人给拦挡在外。

    小人一头撞在了结界上,尖叫着跳起来再次冲向了秋嫣儿。

    正当秋嫣儿凝眉要不要下手的时候,从斜刺里冲出来一道白色的光华,光华狠狠击中了小人,小人就这样在众人的眼中化成了一团火焰,燃烧了干净。

    天帝叹息:“大家都看到了,这便是将要导致天庭大乱的罪魁祸首,想不到已经渗入到了我皇儿的身上!”

    天帝悲哀的看了一眼躺倒在地的三皇子的尸体,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

    “父皇,三哥如果已经被侵占,我担心!”星绕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天帝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暗卫所属,将三皇子府上所有人都给朕抓起来,还有此次参与了谋反之人也统统抓起来。”

    说完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秋嫣儿:“能不能请九天玄女帮忙甄别一下!”

    秋嫣儿点头:“好!不过我一个人始终是有些力所未逮,不如让狐媚娘和火刚一起帮忙,刚好悠然当时留下了四个蛊虫的。”

    天帝点头,急忙命人去请狐媚娘和火刚。

    就这样,经过了秋嫣儿等人的一番甄选,发现三皇子府中有上百人被侵占。只有手下的将士,更是全军覆没。队长以上级别的,没有一个幸存。那个三皇子最宠爱的小妾自然也别想逃走,更加意外的是,那小妾脑子里的小人居然长出了八只手,而且别任何人的都要大,再被发现了之后,居然还能使用一些法术,差点将狐媚娘给打伤了。

    天界的这一场丑闻,让天帝大惊,下令彻查整个天界,大到天后和他的儿子女儿,小到一个扫地的,一个都不会放过,全部要经过检查。

    起初,很多人都慌乱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慢慢的,那些被侵占的家伙开始聚集起来,为了自保终于宣布叛逃。

    让天帝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居然占据了天庭的三分之一。

    而且都是一些有地位有分量的人。

    天帝这一刻全身冰冷,如果不是悠然的偶然发现,恐怕现在整个天庭都是要成为人家的基地了。

    天界乱了,打斗,战乱几乎充斥了天庭的每个角落,天帝派出了无数的天兵,也不能将这场叛乱评定。

    这个时候, 魔界得到了消息,来找秋嫣儿帮忙,他们想要确定魔界的情况。

    天帝舍不得秋嫣儿过去,便将火刚派了过去,其结果自然没比天界好多少。

    于是,魔界在天界之后,也打了起来。

    修罗界和妖界因为关闭,究竟什么样子也没人知道。

    战斗打的异常激烈,天界的天兵整体损伤严重,渐渐的,那些叛逆的人也慢慢死光,眼看着一场大乱即将平息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外星的主力终于献身了。

    事后那些生还的人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天空几乎黑压压被外星人布满了。为首的一个外星人大约有三十多米高,犹如巨人一般,长了四个头,二十多只手,给人的第一个感觉以为千手观音和哪吒合体了呢。

    那外星人几乎到了战场的第一项,便是找到了秋嫣儿。

    “不惜一切代价,抓住那个女人!”这是那个怪物的命令。

    天帝惊愕,想不到对方还能说人类的语言。

    “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怎么可能明白我们的伟大。你们人类只知道相互残杀,尔虞我诈,哪里有我们团结,所以你们注定要成为我们崛起的垫脚石。”怪物的声音犹如破锣,难听之极,而随着他的挥手之间,无数的外星人疯狂的涌向了战场。

    这一次和之前不同,这些外星人是专门培养出来打仗的,他们每个人都有四只以上的手臂,每个手里都拿着兵器,一个人和他们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对手,一旦人类倒下,那外星人便化作一道流光冲进了人类的身体里,将脑髓吸光,随后再跑出来,接着去杀下一个。

    这样的一幕随处上演,天帝和他残余的几个儿子一脸的惊诧,这样的场面他们何曾见过。

    死亡越来越多,一般的天兵要几个人才能对付一个,然而,那些外星人仿佛如蚂蚁一般,铺天盖地。

    天帝很疑惑为什么这些家伙这么多,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不远处一个外星人刚刚从一个尸体里跑出来,身体忽然一阵的颤抖,他原本已经长了四个头八只手,这样一阵颤抖后,那人迅速分裂,变成了两个长了两个头,四只手的小人。随后,小人再次冲向了天兵。

    这样的一幕不时的上演,他们就像是无性繁殖的虫子一样,只要到了一定程度就能分裂,然后就变成了两个人。

    星绕这时候想到了逆的话,他们的本体就是神界的一种瘟疫病毒。真的是瘟疫啊,恐怕也只有瘟疫才能拥有这样不怕死,打不死的强悍神经。

    这一场旷世之战持续了九天九夜,最后一天,九天玄女终于被他们找到了。无数的外星人铺天盖地般的涌向了九天玄女,最后将九天玄女和狐媚娘抓了起来。

    “你不过是要杀人,为什么还要抓了她们?”天帝不解,此刻的他满身的血污,身上的衣服也破成了一条条,不光是他,就连他身边的星绕也是如此。

    星绕见九天玄女被抓了,急的团团转。

    “这可怎么好啊,不是将他们藏起来了,怎么还会跑出来呢!”星绕不解的跺脚。

    “呵呵,九天玄女就是救世主蚀玉主人的母亲,这个狐媚娘是她的师傅,你已经本君不知道么?”破锣嗓子冷笑。

    “你要如何?”天帝冷冷的问。

    “交出莫悠然,我放了她们,就连娿神界都被我们覆灭了,你以为你们还能挺住多久?”

    天帝冷冷的默然不语,心里却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莫悠然不在这里,你要找她应该去凡间!”天帝不肯妥协。

    “凡间?我当然会去,不过那要在你们仙界都覆灭了之后。只要你肯宣布投降,将来成为我们的附属,我便放过你们。”

    天帝冷笑:“你做梦!”

    不但他冷笑,就连他手上的秋嫣儿和狐媚娘也是冷笑:“你们想用我们威胁悠然,做梦,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秋嫣儿和狐媚娘说完相互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坚决。

    怪物闻言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急忙命令手下:“快,将他们侵占了。”

    怪物话音未落,两个小人飞一般的冲向了秋嫣儿和狐媚娘,但他们的动作还是太晚了,只见秋嫣儿两人的身体瞬间膨胀,身上的血脉犹如蚯蚓一般鼓动起来,几个呼吸之间便在众人的面前自爆,血肉飞的战场到处都是。

    天帝大惊,哎呀一声差点摔倒在地,心痛的紧紧揪成了一团。

    “不要啊,嫣儿!”这一刻,天帝的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到秋嫣儿的样子,那双清澈的眸子还有那甜甜的笑容,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希望时光永远停止在那一刻,这样那张纯净的笑脸还是灿烂依旧的。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天帝黑一阵发黑,一口血吐了出来,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帝释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上来,笔直的朝着外星人的首领撞了过去。就在两人相撞的瞬间,帝释天也选择了自爆。

    漫天的血肉在战场上洒落,他在逆强行抽走了一魂一魄后便受了重伤,身上的灵力只剩下了两层,也因此并没有参加战斗,如今听说秋嫣儿被抓了,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风风火火的冲向了战场,当他赶到的时候,秋嫣儿刚好自爆,那一瞬间,帝释天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跟着秋嫣儿去了。

    天帝见状忽然羡慕的笑了,恐怕也只有帝释天才能做的这样干净决绝。

    “罢了,今天朕便和你决一死战,即便整个天界都覆灭了,我也不能让你踏进凡间一步。”

    身后的天界众人都怒红了眸子,连他们都不能抵挡,那凡间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了。这一刻大家想到的是怎么多杀一个敌人,没人会想为什么不能逃走。

    逃又能逃去哪里,天上地下根本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天帝转头哀伤的看向星绕:“儿啊,你带着剩下的一些精锐去凡间吧,找到莫悠然,天界还能保存一些实力的。”

    星绕摇头:“不,父皇,我不能离开您!”

    天帝呵呵的笑了:“乖儿子,父皇知道其实所有的儿子里只有你还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的,乖,去吧!”

    星绕死命的摇头,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帝就这样死去。

    “悠然,你在哪里,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这几天星绕已经不止一次的给悠然发去了讯息,他也希望悠然能出现,将一部分现仙界的根基带走,奈何,他根本联系不到她。

    这一刻,他绝望了,但对悠然却 没有一丝的怨恨,仙界没帮她什么,相反,还囚禁了人家的母亲。如果是他,他可能也不会理财吧。

    星绕凄凉的苦笑,抓紧了手里的武器,眸子里绽放出汹涌的战意。

    即便是死,那也让我死在这片土地上吧!

    同归于尽这四个字在在场的每个人心中蔓延而出。

    就在这时候,眼看着天界就要彻底消失在六界的时候,在两军阵前的真空地带,忽然爆发出一团强烈的光芒,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双方原本要接触再一次的短兵相接,因为这一团光芒而临时挺了下来。

    怪物的首领眯着眼看向了场地,很快,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窈窕的美女,女子穿着一套云雾飘渺的七彩长裙,脚下是一只腾飞的金色五爪巨龙。女子的背后还有一只长了十二队七彩羽翼的小精灵。

    女子在出现的瞬间,从不远处的战场上眨眼见飞出三个人影子。

    当那三个人影子到了女子的金龙背上,战场上的人才看清楚,那三人正是已经死去的秋嫣儿,狐媚娘和去了魔界的火刚。

    “怎么可能,她们不是死了!”外星首领惊诧的问。

    女子轻笑:“你们这些没有教养的怪物怎么可能明白什么叫分身。”

    怪物首领愕然,眼神冷冷的看向金龙上的女人:“你就是莫悠然!”

    悠然淡漠的点头:“役,想不到几万年过去了,你居然能拥有了如此的规模,不容易啊!”

    首领愣怔,片刻后脸色涌动出无比的惊诧:“你,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

    “是啊,那个将你放逐的我已经死了,现在我是莫悠然,我很后悔,当初一念之差居然放了你的姓名,结果导致了六界众生死伤惨重,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后悔也来得及。役,你该安息了。”

    首领摇头:“不可能,你就算是转世重生也不可能比上过去的本事,过去你都不能将我如何,现在更加不可能。”

    悠然却慈悲的笑了笑:“你错了,当初我不是不能将你如何,是我不想让天地间唯一一个产生了神智的瘟疫就这样抹杀了,可,是我的慈悲害死了太多的人。”

    悠然说道这里,双手结印,一道七彩般迷离的光幕从她的手心蔓延而出。

    “你要怎样?”首领在拿到光幕上感觉到了心惊的恐慌。

    “不怎样,你不是一直向往娿神界,那里也是你的起源地,我就是要送你们回去起源地,将你们炼化。”

    话音落地,悠然低低一声叹息,那七彩光幕瞬间席卷了整个战场,随后,那些小人,不管是在人脑子里的,还是在外面拿着武器准备战斗的,就算是首领本人都不受自己控制的被七彩光幕席卷了去,光幕所到之处,那些小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于,天界被净化了干净,悠然转头深深看了一眼星绕:“整顿你手下的人,三日后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星绕郑重的点头。

    随后这样的一幕也在魔界上演。

    不同的是,魔界的死伤远远没有天界那般严重。

    娿神界,悠然将那些小人统统丢在了这里,那片原本鸟语花香般的世外桃源。

    “神又能如何,即便是神,也不能摆脱命运的控制,也一样要经历劫难,这个世界永远没有尽头。”悠然悲凉的轻笑,手中的涅槃之火燃烧,席卷了娿神界的每个角落。火焰将燃烧上七七四十九天,将整个娿神界彻底净化。

    一年后,蚀玉里,原本这里是一望无尽的混沌,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世界,太阳在空中悬挂,蓝天白云悠闲的飘荡,空气中的灵气充盈的犹如实质,隐约还能看到一些雾气在空中缭绕。

    “这的空气好棒啊,真的比我们原来的世界要好多了。”一个刚刚通过了检测,移民到蚀玉世界里的普通凡人惊叹到。

    “是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美的环境,今后我们就要再这里生活了是不是,想起来和做梦一样。”身边的另外一个同行的凡人惊呼。

    “可不是啊,我现在真正因为我们是z国人而自豪了,我在参加检测的时候,那些外国人羡慕的,那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是啊是啊,就算那些什么澳洲,空气再好,又怎么能和这里相比啊。哎,就是不知道几千几万年之后我们这里是不是也会和地球一样了。”

    “应该不会的,我们都一起努力保护着美好的蓝天不就行了。”

    “嗯,好,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后代也好好保护着美好的蓝天。”众人一瞬间达成了共识了。

    远处,悠然坐在一朵白云上,晃悠着双腿笑米米的看着这一幕。

    “你现在可是成了他们心目中的创世神哦!”身边,沐华神情柔和的说,眸子里闪动着一抹痴情,快的一闪而逝,他不能表现出来,否则怕自己和星绕殇歌一样,被悠然提到了蚀玉疆域的另外一边去开疆拓土去了。当然是带着他们各自的魔族和天界。

    悠然轻笑:“那又如何,我不过是希望他们过的好一点。地球的环境越来越糟糕了。加上过度的开采……”

    “那些外国人呢,m国和y国等的首相已经和我父亲说过好几次,想要选人来这边的世界。你怎么想?”

    “切,我又不是他们国家的神,我们的人飞升是天界,他们的人飞升的是天堂,让她们去找那什么上帝天使想办法去呗。不管!”

    沐华一头暴汗,感情这丫头还有着小心眼呢,想想也是,以前不都是他们瞧不上z国的人,现在就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去吧!

    “逆和魅无影怎么样了?”沐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黯然的问。

    “他们啊,还要四十八年呢,不过我也很期待了呢!”悠然一想到那两个男人,温柔的笑了。

    那一场大战后,娿神界被精华了干净,悠然在娿神界的转生池里,找到了逆的三魂七魄,又特别跑去了娿神界的神庙,找到了来自混沌的先知的魂魄。

    将他们都带走后,安排在了蚀玉里,小冉说需要四十九年才能让他们彻底复活。

    “不过,现在他们的意识都已经恢复了,只是需要很长时间重塑身体,我每天都会去和他们聊天呢!”

    沐华闻言一阵黯然,悠然有了他们,恐怕更加不会在乎自己了,转头看了看悠然的侧脸,心里划过一阵满足,能这样看着她也好!

    不远处,小青牵着白蛇的手蹦跳着高喊:“悠然,阿姨的饭做好了,喊你回家吃饭哦!”

    “来了!”悠然欢笑着点头,转头看了看微微失神的沐华。

    “走吧,一起去吃饭,我妈妈做的饭很好吃哦!锈头那小子最近都吃上瘾了,连我这个当娘的都不放在心上了呢!”

    “我去,好么?”沐华微微迟疑。

    “为什么不好啊。我们都是朋友啊!”

    “去哪里吃饭啊,我也要去!”这时候,一道久违的声音冒了出来。

    “我不过闭关了一嗅,怎么一睁开眼一切都变了,天界怎么样了?魔界呢?”随着声音响起,木幕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脸迷糊的问。

    沐华笑了:“笨蛋,现在都结束了,你这池闭的真好啊,啥都不用操心了。”

    正说着,几人走到了悠然住着的小木屋前,这会,刚好秋嫣儿从门里走了出来。

    “悠然带了朋友一起啊,我让小青去加几双筷子。”

    忽然,木幕砰的一声变成了女人,声音颤抖着朝着秋嫣儿奔了过去:“偶像,我的偶像啊,我,我居然还能再见到你!”

    在秋嫣儿莫名的眼神下,木幕已经入八爪鱼一样缠了上来。

    悠然和沐华相视大笑。

    笑声蔓延至天边,感染了周围那些曾跟着悠然一起出生如死的人们。

    悠然看着大家的快乐和欢畅,心变得软软的,她仰头看了看天空的浮云,口中低喃的轻语:“逆,悬狸,你们快点醒来哦!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宇宙旅行!”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六章 小青VS帝释天 返回《凡女修真传奇》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