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番外结局(下)

正文 番外结局(下)

文/偏方方
推荐阅读:
    柳绿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才醒来,乔英那头禽兽,折腾到天亮放绕过她,之后,他神清气爽地入了宫,她却躺在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

    索性这次,侯夫人没派人来催她请安。

    绿芝与吴妈妈进来服侍她洗漱。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没看见胭脂和巧月。”

    她们俩是乔英的通房丫环,每天都会过来请安的。

    绿芝微微一笑,说道:“二爷让她们搬到西院去了。”

    西院,那可是一处风景十分秀美的地方,就是……人迹罕至。

    柳绿不明白乔英为何把二人送走,只能归功于世子爷给乔英下了紧箍咒,想想世子爷之所以这么帮她,应该还是看了世子妃的面子,心中对水玲珑越发感激。

    用过午膳,柳绿陪乔琏练了会儿字,不过,与其说是她陪乔琏练,不如说是乔琏陪她练。

    她那几个字,写得比水玲珑的还差,乔琏看了直摇头,硬按着她在书房写了一个时辰。

    终归这孩子是为了她好,她省得,倒也配合。

    晚上,乔英又回来得很晚,又把柳绿从睡梦状态折腾到亢奋状态。

    柳绿算是怕了他了,不由地纳闷,以前的沈芊芊,该不会就是被乔英给“做”死的吧?

    翌日下午,柳绿练字时,太困,趴在桌上睡着了。

    乔琏看着嫡母,眼底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是夜,乔英依旧晚归,正要推门而入,乔琏从廊下走了过来。

    “父亲。”

    乔英扭过头,轻声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乔琏小大人似的,面容沉静地来到乔英面前。

    乔英自然而然地将他抱起来。

    五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可爱的时候。

    然而乔琏在心智上较同龄孩子成熟太多,一般情况下,乔英并不会主动去抱他。

    今晚,喝多了些,有点儿例外。

    乔琏闻了闻父亲身上浓厚的酒香,小眉头一皱,说道:“父亲你最近总是喝酒,喝到很晚。”

    乔英愧疚地笑了笑:“最近……有些应酬,疏忽琏哥儿了,父亲以后会注意的。”

    乔琏的眉头没有丝毫舒展,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你不要再欺负她了。”

    乔英一愣,欺负……她?哪个她?柳绿吗?自己几时欺负柳绿了?

    乔琏就知道自己父亲听不明白,解释道:“她陪我练字的时候都睡着了。”

    呃……

    原来是……那个欺负啊,这孩子,才几岁便讲出这种话来了?

    乔英满脸赤红。

    乔琏又道:“你该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爱?

    不,不可能。

    他这一生,除了芊芊,再也不会爱上别人。

    这之后,整整一个月,乔英都没再回府,他留守太医院,侯夫人只当他公务繁忙,并未多说什么。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正值休沐,许久未见的朋友约了他画舫小聚。

    所谓画舫,所谓小聚,无非是风流才子俏佳人。

    乔英下意识地准备推辞,可不知道想到什么,还是去了。

    画舫轻轻漂浮在丽湖中央,层峦叠翠,湖光十色,别有一番令人心旷神怡的韵味。

    帘幕西卷,浣纱轻挽,阳光毫无保留地照射进来,落在乔英清隽如玉的面庞上。

    他的模样并不算最出挑的,然而那眉眼却总有一种惹人沉醉的冷峻。

    他一边喝酒,一边听着琵琶小曲儿,歌至兴处时,他还会很赏脸地打个拍子。

    姑娘们被他迷得一阵春心荡漾。

    可她们也明白,乔英是这群公子哥儿里为数不多,从不招妓的男人。

    不为别的,只因他实在爱惨了他的亡妻。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今日画舫上来了一位新人,年方十六,长得如花似玉,就是还不怎么懂内里的规矩。

    她自恃美貌异于常人,也不管众姐妹缘何不上前“招待”乔英,便自个儿笑眯眯地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她生得实在漂亮,肤若凝脂、眉如山黛、眸似清泉、唇不点而赤,更难得的是,她身轻如燕,走在暮光里,仿佛快要飞起来一样,而夕阳便是她的翅膀。

    乔英的眸光动了动。

    她含笑坐下,轻轻靠进乔英怀中:“乔公子,奴家陪您喝一杯,可好?”

    乔英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素来不喜烟花女子,会答应出来,不过是全了几人从小到大的情谊,可这回,他突然想到柳绿,想到儿子问他是否对柳绿动了情,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是寂寞太久——

    他揽住了女子的腰肢。

    女子很是配合地将头贴在了颈窝。

    众人瞧见这般光景,都惊得瞪大了眸子。

    乔英被盯得略微不自在,女子瞧出了他的异样,美眸一转,笑道:“乔公子,外头风大,吹得奴家头都痛了,公子扶奴家回屋里歇会儿吧。”

    乔英顺着她给的台阶下了。

    来到屋里,女子关上门,一把将乔英推到了床上,而后媚眼如丝地一笑,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衫,开始在乔英身上煽风点火。

    来画舫一月,她早已被调教得轻车熟路,不过她生得貌美,性子又有些孤傲,还并未将处子之身交出去。今儿是遇到乔英这种极品男人,她才想与

    种极品男人,她才想与对方一尝**。

    乔英是男人,还是个正常男人,很快,便在女子的挑逗下有了反应。

    女子满意地勾了勾唇角,跪坐在他腿间,缓缓地俯下身去……

    ……

    回到乔府时,柳绿正在乔琏的监督下练字,她天赋不错,才一个月的功夫,字便写得有模有样了,乔琏奖励了她一个亲亲。

    她皱眉:“什么啊?不能来点儿实际的?”

    乔琏撅嘴儿:“现实什么的太不可爱了!”

    话虽如此,还是从怀里掏出一颗蓝宝石送给了她。

    这个柳绿喜欢,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二人练完字,乔琏又盯着她吃了一整晚血燕和一盅薏米粥。

    柳绿就纳闷儿了,她跟乔琏,到底是谁照顾谁呀?

    放下手中的碗,一名丫鬟走了进来:“少爷,张家小公子请你去他家玩爆竹。”

    乔琏翻开书本:“幼稚!不去。”

    丫鬟退下了。

    柳绿挑眉:“乔琏,你才五岁吧?你就知道什么叫幼稚了?五岁……正是玩爆竹的年纪啊!我八岁了还跟在我爹后头点爆竹呢!”

    乔琏淡淡扫了她一眼:“难怪那么笨。”

    说话间,绿芝进来,说乔英回来了。

    柳绿忙站起身,回去伺候这位一月未着家的丈夫。

    乔琏哼了哼,我都把我的局推了,你倒好,还应酬上了!

    “告诉张公子,我去他家放爆竹。”

    ……

    柳绿进门,行了一礼:“二爷。”

    乔英斜斜地躺在软榻上,眼神阴沉而暴戾,修长的手指解开领口,露出脖颈处一线润白肌肤:“过来。”

    柳绿抿抿唇,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乔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她吓得懵了:“二爷……”

    乔英低头,用嘴堵住了她微微张开的唇。

    她的嘴唇特别柔软,像随时能够吸进去似的,然而更软的是她小巧的舌头,带着清甜的香气,让人怎么尝都尝不够。

    乔英霸道地吻着她,吻得她连换气都忘了。

    感觉到怀中的人逐渐软成了一滩水的模样,乔英才不舍地松开那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

    柳绿红着一张脸,怔怔地看着他,一双美眸里,有着被**熏出来的薄薄水气,好像聚满星光,随时要溢出来。

    乔英叹了口气,将头埋在她颈间。

    柳绿吸了吸鼻子,眉心一蹙:“二爷,你……你是不是去青楼了?”

    她弟弟生前常去青楼,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这股脂粉味儿。

    乔英淡淡嗯了一声:“怎么?吃醋了?”

    柳绿摇头:“不是,只不过,妾身觉得,那种地方的女人不太干净,二爷有需要的话,可以把胭脂和巧月叫回来,若二爷是喜欢处子,妾身也可以为二爷挑几个模样出挑的丫鬟。”

    乔英踹翻桌子走掉了!

    柳绿翻了个白眼,这人是火药做的吧?说炸就炸了!

    这之后,全家都感受到了乔英的不正常。

    他开始动不动冲柳绿发火,请安时,怪柳绿给侯夫人敬茶不规矩;回家时,怪柳绿没给他准备热水新衣;有时柳绿陪乔琏练一下午字,他又说柳绿只懂玩乐不打理院子里的事儿!

    总之,柳绿无论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能挑出毛病来。

    但最可气的是什么呢?

    是柳绿居然一点没觉得不妥!

    不管乔英冲她发多大的火,她都逆来顺受,从不顶嘴。

    在柳绿看来,这桩婚事原本就是个笑话,乔英不想娶沈柔,所以找她当了挡箭牌,一开始她或许还幻想过能对夫君举案齐眉,可乔英袒护沈柔的态度,让她彻彻底底意识到了自己在乔英心目中的地位,那就是——

    一文不值!

    所以,乔英这么对她,她一点儿都不惊讶。

    左不过她看人脸色长大,什么气没受过?

    区区一个乔英,还不至于逼得她自尊心泛滥。

    府里的人就看着柳绿一天比一天冷静,乔英却一天比一天炸毛得厉害,说的更贴切些,简直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

    乔旭终于看不下去了,在书房找到了乔英:“哎我说,你最近怎么了?太后给你气受了,还是皇上撤你官职了?”

    乔英瞟了哥哥一眼,道:“没。”

    “我才不信。”乔旭来到书桌旁,夺了乔英手中的笔,“你不正常啊兄弟,忒不正常!”

    乔英把笔夺了回来:“我这儿还有事儿。”

    乔旭撑着桌面,俯身对上他不耐的目光,勾唇一笑:“小子!你红光满面,这是红鸾星动了啊!”

    乔英浓眉一蹙,推开他脑袋:“别添乱。”

    乔旭嘿嘿一笑:“被我说中了吧?都不敢直视我真诚而犀利的眼睛了!来来来,跟大哥说实话,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姑娘了?”

    乔英的神情僵了僵。

    乔旭眯眼:“还真是啊!告诉大哥她是谁?”

    乔英睨了他一眼:“好了别闹了,我最近真的特别忙,没什么重要的事大哥还是回去陪大嫂吧。”

    乔旭脸色一沉,抬手敲了他一个爆栗:“小子,跟大哥怎么说话的?”

    乔英憋了一肚子火儿,却不好发出来,怎么说对方都是他大哥,而且待他一向不错。

    向不错。

    “哎,我猜,那姑娘是不是柳绿啊?”乔旭挤眉弄眼地问。

    乔英眼皮子一跳,捏紧了拳头道:“没这回事儿!我对芊芊的感情你应该清楚,我不会背叛芊芊的。”

    “死都死了,说什么背叛不背叛,她要还活着,你移情别恋,这才叫背叛!她归西了,难不成你一辈子不再喜欢别人了?”乔旭按住打算背过身子的乔旭,“别走,听我把话说完!而且啊,柳绿她不是别人!她是你老婆!你们俩都年轻,过不了多久,就能生下第二个琏哥儿,那时候,你怎么跟儿子交代?哦,说,我不喜欢你娘,我喜欢一个死人?”

    乔英的脸色不好看了,拂开大哥的手:“够了!别再一口一个死人!我答应过她,无论她是生是死,心里都只能有她一个……”

    “噗嗤~”乔旭笑了,笑得太厉害,眼泪都差点儿出来了,“啊哟喂,兄弟,男人的话还能作数啊?”

    “你……”乔英被他气得发抖。

    乔旭拍了拍他肩膀:“兄弟啊,芊芊虽好,可柳绿也不差,虽说是个丫鬟吧,但当初你非得娶呀!娶了你就不能一直把人家晾着啊!你看我啊,跟你大嫂,一年一个孩子,这才叫宠她明白吗?”

    乔英将大哥“请”了出去。

    乔旭嘴角一抽,哼!不信我?早晚逼得你就范!

    月黑风高。

    柳绿跟在丫鬟后面,越走越阴冷的空气令她滋生了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青儿姐姐,大公主为什么把我叫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啊?”

    青儿是大公主的贴身丫鬟,此时听了柳绿的话,不禁笑了笑,说道:“兴许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交代二奶奶吧,奴婢做下人的,只管做事,不敢多嘴问。”

    柳绿是丫鬟出身,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越走越偏,到现在,一个人影儿都见不着了,她不免胆寒。

    可一想对方是大公主的人,大公主与她无冤无仇,应该不会算计她才对。

    又走了好一会儿,走得柳绿连来时的路都忘了,才看到一个破旧的小院子。

    青儿指了指院门道:“二奶奶进去吧,公主在里头等您。”

    柳绿看着阴森森的院子,头皮麻了麻,可又不好叫青儿瞧二房主子奶奶的笑话,壮着胆走了进去。

    这院子够破,四处是灰,脚踩在地板上嘎吱嘎吱作响。

    柳绿暗付,大公主金枝玉叶,怎么会约她来这种地方见面?

    打死柳绿也不敢猜,坐在里头的人根本不是大公主,而是乔旭。

    “大……大……大爷?”

    乔旭在镇北王府对她动手动脚的那一幕,还没在脑海里淡去,此情此景,柳绿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颤栗了起来!

    看看乔旭,再想想青儿那副刻意隐瞒的样子,柳绿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青儿是大公主的人,而大公主又是乔旭的人,说来说去,青儿不也是乔旭的人吗?

    自己当时怎么那么笨,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这边柳绿思暗暗恼怒之际,那边的乔旭却是慢悠悠地勾起了唇角:“哟,大妹子,来啦!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柳绿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大哥越弟妹来此处,可是有要事相告吗?”

    叫他大哥,自称弟妹,就是要提醒他,自己是乔英的妻子,希望他能顾忌一下彼此的身份。

    谁料,乔旭听了这话却好像没有会过意来似的,依旧邪笑着:“要事,当然有要事了!”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柳绿面前。

    柳绿节节后退,他步步紧逼。

    最后,柳绿抵上了身后的墙壁——

    无路可退了。

    乔旭执起柳绿的手,笑眯眯地道:“妮子好狠的心,这才过门几天,都不记得哥哥我了!哥哥我,可是想你想得饭都吃不下了呢!”

    柳绿被他色眯眯的模样恶心得胃里一阵翻滚,偏她又不能立马激怒他,毕竟,这一次的他可没喝酒,真要动起手来,自己占不了上风。

    喉头滑动了一下,柳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说什么想不想呢?没得让人笑话!”

    这话是在提醒乔旭,这好歹是侯府,人多眼杂,两个大活人就这么活生生地“聚”到一块儿,自以为做的隐蔽,却也许早就被人给瞧去了。

    乔旭风流成性,可胆子并不十分肥大,若在以往听了这等警告,一定吓得早就住了手,然而今晚也不知怎么搞的,愣是没有撒手的意思。

    柳绿急了,这色心不死的家伙,该不会真打算拼着与乔英撕破脸的危险……强了她吧?

    ……

    卧房内,乔英从侯夫人的院子归来,绿芝忙端了热水来给他洗脸。

    他眸光一扫:“二奶奶呢?”

    绿芝道:“被大公主叫去了。”

    “大嫂?”他刚从侯夫人的院子回来,大嫂在那儿呢,听听说她叫了柳绿啊,“谁来叫的?”

    绿芝拧了帕子:“是青儿,说是大公主有话对二奶奶说,让二奶奶过去一趟。”

    乔英的脸色不好看了,别人不知道青儿是谁,他却再明白不过了,青儿早在两个月前便与他大哥搅在了一块儿,好巧不巧还被他给撞到,大哥怕大公主生气,央他保密,他同意了。

    而替大哥保密的结果,就是大哥利用青儿

    哥利用青儿做烟雾弹,将柳绿骗了过去!

    乔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找到小别院的,路上他摔了两个跟头,撞了三次石桌,还有一次是踩空台阶,险些磕破脸。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快点找到柳绿。

    大哥素来好色,万一柳绿落到他手里,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乔英赶到现场时,柳绿已经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柳绿的头发全部披散了下来,盖住白皙的脸,显得那露出的一小片肌肤格外苍白与脆弱。

    她外裳凌乱,裙裾满是褶痕。

    薄被半盖在肩头,好像随时会滑下来一样。

    乔旭坐在一旁,衣襟大氅,满脸酡红,一副完事儿后恨不得来点儿事后酒的**样子。

    乔英的血,一下子就冲上头顶了!

    “你个王八蛋——”

    他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乔旭的衣领,将拳头挥了下去!

    乔旭当场被打破了嘴皮子,趴在地上,呸呸呸呸地吐血。

    乔英骑坐在他背上,抓住他后脑勺的头发,又是一拳砸在了他身上。

    乔旭痛得差点儿断气了!

    “有话好好说,你打什么打?”

    “有话好好说?你做了什么混账事儿,还指望我与你好好说?”乔英的眼底布满红血丝,仿佛再瞪一下就会喷出血来了。

    乔旭抬手:“咝——疼,疼,真疼!你轻点儿!我……我做啥混账事儿了?”

    “柳绿是我妻子,是你弟妹!朋友妻还不可欺,你是我大哥!你怎么可以对她做出这种事来?”

    乔旭发誓,他活了半辈子,从没听过乔英嘴里发出如此愤怒的声音,即便沈芊芊死的那晚,乔英责罚下人没招股周全,也不曾如此冒火。乔旭的腿儿有些软了,下意识地要退堂鼓,可一想自己拳头都吃了不少,就这么前功尽弃未免太不划算了!

    “好兄弟好兄弟,哥哥我喝多了酒,一时糊涂,没把持住!哥哥对不住你,哥哥……哥哥给你赔不是!哥哥不是个好东西!哥哥知道错了!哥哥——”讲到这里,乔旭的话里带了几分哽咽之音,“哥哥从小到大都是个不中用的,这回,还闯下如此大祸,哥哥没脸活着了,你……你杀了哥哥吧——”

    乔英当然恨不得他不死!

    可这人毕竟是情同手足的大哥,小时候他性子安静,时常被人欺负,哪一次不是大哥把那些人打回去的?事后人家找上门告状,大哥一人承担下罪责,从不叫他受半分委屈。

    是,他大哥混蛋!他大哥好色!

    但好几次被人劫堵的时候,也是他大哥拼了命才护住他。

    现在,他的心里纠结极了!

    一方面,真的恨死了大哥!

    一方面,又没办法对大哥痛下杀手!

    乔旭眼见自己弟弟快要崩溃了,忙又往他心窝子补了一刀:“你要是舍不得杀哥哥的话……哥哥……也不会让你难做的!这样,反正我睡都睡过她了,我就娶她好了。”

    乔英蓦地瞪大了眼!

    乔旭被他瞪得心肝儿一阵乱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忘记接下来的台词:“你放心,娘那边我会说清楚的,大公主那儿我也会想法子摆平的,你是好人,她没了清白,配不上你……当然,你要是觉着把她留在咱家也不合适,我帮你把她休了送到庵堂做姑子去。”

    被人玷污过的女子,无论已婚未婚,在大周,都逃不过三条命运:随了玷污她的人,剃头做姑子,或者……死。

    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已婚妇女被玷污的下场其实没那么多选项,一般都是死了。

    乔英想着柳绿那张白嫩的小脸儿,心底一阵抽疼。

    “这件事,不要对外人提起。”

    他最终,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乔英嘴角一抽:“啊?不提?啥意思啊?”

    “就是谁也不许知道这件事的意思!我们三个之外的人知道了,我一定会杀了你!”

    乔旭的眉心跳了跳:“你……你……你这是……还打算要她?不是吧?我女人要是被谁睡了,我他妈一定不愿意再要了啊!兄弟,你该不会……对她动真格的了吧?”

    乔英颓然跌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头,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地说道:“是,动真格了,所有大哥你一刀戳在我心窝子上了,你满意了?!”

    乔旭垂眸,偷偷一笑,满意,当然满意,老子演了大半天的色魔,总算逼出你心意了!

    “你笑什么?”乔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

    乔旭捂住肚子,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好了,别演了,起来吧!”

    那躺在床上,被秀发遮住了脸的人儿唰的一下掀开棉被,笑盈盈地站了起来:“大爷,二爷。”

    这不是青儿,又是谁呢?

    只不过换上了柳绿的衣裳,又没露面,而乔英在气头上,一时没能发现罢了。

    “大哥你……”

    乔旭嘿嘿一笑,搂住他肩膀道:“大哥仗义吧,为给你俩牵红线,连命都搭上了!”

    乔英一噎,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

    当以为柳绿被玷污的时候,他真是愤怒得想杀人,但杀人绝不是他的第一个念头,比它更先浮现在自己脑海的是柳绿要怎么面对今后的生活。

    至于休妻、送庵堂……

    老实说,他当时混混沌沌的,压根儿没

    ,压根儿没生出这种想法。

    眼下得知一切都是一场骗局,他首先该愤怒大哥耍了他,然而不是,他特别高兴,高兴柳绿并未受到任何伤害……

    事到如今,他要是再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

    出了房间,又走出院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他碰到了柳绿。

    柳绿的脸红扑扑的,眼亮晶晶的,睫羽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美得勾人心魄。

    他顿了顿,拉过柳绿的手。

    柳绿低下头,十分顺从地与他十指相扣。

    屋里的动静,她都听到了。

    在得知他愿意接纳一个被玷污过的自己时,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了。

    女人的心,有时候真的好小。

    筑再高的铜墙铁壁,只要天空掉下一滴雨水,都能有幸福从里头溢出来。

    也许,离琴瑟和鸣,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长夜漫漫,你已经让我看到了光明。

    (番外终)

    ------题外话------

    时隔这么久,终于完结了,顿时感觉心头一松啊!

    另外,新文已开,《魅王毒后》,不一样的重生,不一样的精彩,恭候亲的大驾。

    贴上简介——

    她是马家嫡女,自幼病弱,却被相士预言母仪天下。

    他是西凉郡王,天生废柴,却令所有杀手闻风丧胆。

    前世的她,为躲避与废柴郡王的亲事接受了渣男抛来的橄榄枝。

    二十年倾囊付出,助他荣登九五,结果换来水牢圈禁,身首异处。

    重活一世,她发誓,决不要重蹈覆辙。

    只是,她不嫁渣男,也不想嫁给废柴王爷啊,这家伙怎么跟个无赖似的,越缠越紧了?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结局(上) 返回《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