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后记 【后记05】家有儿女

后记 【后记05】家有儿女

文/偏方方
推荐阅读:
    却说那日水玲珑与云锦熙对决完毕后,甄氏吓得大病一场,一则阴虚盗汗,二则压力过甚,足足三年不见好转,乔慧和安郡王心急如焚,又不好开口请诸葛钰为其诊治,无奈之下商议着叫乔英过府为甄氏瞧病。

    云雨过后,安郡王搂着香汗淋漓的乔慧,气喘吁吁道:“这事儿别惊动了大哥大嫂,咱们给府里添的麻烦够多了。”

    甄氏为救萱姐儿,置弘哥儿和湲姐儿的生死于不顾,换做他是诸葛钰,只怕要将甄氏赶出府去。

    乔慧脸贴着丈夫结实的胸膛,迷离着眸子温声道:“我知道,我只叫秀儿与我二哥说我思念他,叫他来探望我,断没提诊病的事。况且,二哥适才出了那样的状况,我作为妹妹,开导开导他也在情理之中,旁人说不得什么。”

    安郡王神色稍霁,点了点头:“明日二哥来,你且留他用饭,等我下朝了与他谈谈。其实有什么了不得的?我当初……”

    刚讲到这里,猛然想到了什么,又将后边儿的话咽了下去。

    乔慧的脸色变了变,垂下眸子说道:“好歹三年之期已满,又能议亲了。”

    ……

    “哎!慢点儿慢点儿!这是蓉姐儿的箱子,谁若是不细致些弄坏了,当心我揭了你的皮!”何氏指挥着一群粗使仆妇,将几个精美的箱笼搬入清雅院正房,待到这边忙完,她冷眼看了看门口的温氏和蕙姐儿一行人,轻轻一哼,迈步跨过了穿堂。

    待到她消失不见,温氏拧起一个半重不重的首饰盒,并握住蕙姐儿冰凉的小手,对青果和杨梅说道:“把东西搬进来吧,咱们住东厢。”

    青果瞪着远去的方向,啐了一口:“狗仗人势的东西!”

    蕙姐儿探出另一只未被温氏握住的手,拍了拍青果的胳膊,轻轻地道:“好歹是妹妹的乳母,也算我长辈,你年纪轻轻的与她置气,何苦来?”

    青果哼了哼,不服气地说道:“姑娘就是这和软的性子才整日被那起子拜高踩低的人欺负,依奴婢看,早该禀了老太太……咝!”

    话未说完,胳膊一痛,却是杨梅不着痕迹地拧了她一把,她倒吸一口凉气,怒眼瞪向杨梅,杨梅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并看了蕙姐儿一眼,青果顺势望去,就见蕙姐儿已经在悄悄淌泪了。

    老太太,也就是曾经的姚大夫人,身子每况愈下,也不知还有几年活头。可怜蕙姐儿生时即丧母,又是庶出,自幼养在老太太膝下,如老太太的命根子一般,蕙姐儿是那重情之人,自然待老太太非比寻常。这回来王府小住,暗地里不知掉了多少泪,就是舍不得老太太。青果不再言辞,并温氏与杨梅进入了东厢。

    三人将蕙姐儿的物件儿分门别类放好,别看蕙姐儿箱子沉,实则没多少值钱东西,大半是各式各类的典故书籍,杨梅将书放在书架上,笑着打趣道:“蓉姑娘一盒盒的全是金银首饰,咱们姑娘一箱箱的都是纸皮!”

    “纸皮?”蕙姐儿破涕为笑,“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纵然是纸皮,却也非金箔可比。”

    温氏看向年仅八岁就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蕙姐儿,心中暗叹,此等容貌,再过三、五年怕是要与年轻时的王妃相提并论了,偏她又千般聪颖、万般玲珑,旁人思一分,她硬要想三分,自是较寻常女儿家敏感许多。

    “姐儿将来是要考女状元的!”温氏叠好衣服,附和了一句,话音刚落,一道爽朗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自门外响起,“谁要做女状元啦?”

    蕙姐儿听闻这声,眼睛暮然一亮,朝着门口奔了过去:“父亲!”

    姚成稳稳地接住扑进自己怀里的大女儿,摸着她柔软的发丝,满眼宠溺道:“我们姚大才女,想做女状元了?”

    “噗嗤——”蕙姐儿笑出了声,抬头,将泪意逼回眼角,笑着看向慈父,“什么‘姚大才女’?父亲是想往我脸上贴金呢,还是想往自己脸上贴金?”

    “哈哈……”姚成仰头大笑,越发喜欢这个看似羸弱古板,却时不时能来点儿小幽默的女儿,“我不在的这些天,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可曾生过病?”

    因是早产,蕙姐儿与湲姐儿一样,身子不若常人硬朗。

    “有的有的,我每天吃老多了,不信您待会儿问温妈妈。”

    “你母亲待你……好不好?”姚成迟疑着问。

    蕙姐儿满脸笑意,纯真客人:“挺好的,但凡妹妹有的我也有。”

    “和父亲说说,你这段日子又读了哪些书?《诗经》可念完了?”姚成揉着她秀发,宠溺地问。

    “《诗经》念了一本,最近在看《庄子》,刚读了一些《逍遥游》,不甚理解它的精髓,也就是走马观花,胡乱充了一身文气罢了。”蕙姐儿说完,姚成再次哈哈大笑,蕙姐儿开心地拉着父亲入内,吩咐丫鬟们道,“青果姐姐,打水来!杨梅姐姐,沏壶茶!”

    温氏、青果、杨梅向姚成见了礼,随即照着蕙姐儿的吩咐打来温水沏来好茶。

    蕙姐儿亲自拧了帕子,为姚成洗脸。姚成享受着在诸葛汐那里永远也享受不到的温柔,笑得合不拢嘴儿。洗完脸和手,蕙姐儿又拿来剪刀替姚成剪了指甲,从记事开始,她就经常为父亲做这些事了。起先她笨笨的,总弄伤父亲,父亲从不恼怒,仿佛不知疼痛一般,直到有一回父亲喝多酒摔在地上,痛得嗷嗷大叫,她才明白父亲和她一样,知疼也怕疼。

    “想什么呢?”姚成怜爱地问着愣愣出神的女儿。

    蕙姐儿四下看了看,温氏、青果与杨梅早识趣地退到了外屋,她放下千金小姐的矜持,轻轻偎进了姚成怀里,汲取着一年四季也不见得能体会几次的温暖:“想我何其有幸,有个这么疼我的父亲?”

    姚成的心底泛起浓浓的愧疚,对大女儿他基本是放养,何来疼爱一说?姚成从怀中摸出一个香囊塞到蕙姐儿手中,蕙姐儿看着香囊问:“什么?”

    “补给你的生辰礼物。”他差旅数月,前天才回,错过了蕙姐儿生辰,“别告诉你妹妹,这是泉州百年才遇到的鲛人泪,普天之下仅有一对。”

    蕙姐儿小心翼翼地打开香囊,如玉手指捏起那粒华光璀璨的鲛人泪,像捏着自己未来的人生,眸子里满满的全是欣喜和感动:“多谢父亲!”

    站起身,给姚成磕了个头。

    姚成忙要拉起她,谁料尚未碰到,门口便传来了何氏的问话声:“大爷!大夫人说饭摆好了,请您和蕙姐儿去用膳呢!”

    蕙姐儿的身子一僵,依依不舍地看了姚成一眼,姚成赶紧从怀里拿出另个锦囊放在了桌上:“都是些碎银子,打点下人也有些体面。”

    蕙姐儿含泪点头,又迅速行至衣柜旁,拉开柜门取出一双白色足衣:“里边儿镶了兔毛,可暖和了,祖母和母亲我都送了,这双是父亲的。”

    ……

    “到我了到我了,表姐说的是春天,我的呢应该是夏天,嗯,夏天嘛……表姐咏了桃花,我便……咏那莲花。”蓉姐儿歪着脑袋想了想,莞尔一笑,“明月散尽一春辉,芙蕖艳煞双潭景。”

    弘哥儿和湲姐儿不约而同地憋住笑意,蓉姐儿的笑容登时僵住:“怎么了?难道我作的诗不够好么?”

    这时,姚成与蕙姐儿一前一后走进了屋子,三名晚辈立时起身给姚成行了礼,礼毕,姚成坐在饭桌旁,蓉姐儿便坐在了他腿上,亲热地搂着他脖子:“父亲,我可是想你!你却一回来不先看我,反倒看姐姐,你偏心!”

    委屈地侧过身子,泪珠子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姚成搂着女儿亲了又亲,笑道:“哪里偏心了?不过是你姐姐的房间离穿堂近些,我顺道将她带过来罢了。”

    蓉姐儿吸了吸鼻子,似是不信,问向了蕙姐儿:“当真?”

    蕙姐儿温婉一笑:“是的,父亲本是路过我门口,我恰好做了足衣要送给父亲,便请父亲入我房间拿了,父亲刚刚一直都在问妹妹功课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玩儿得好不好,连口茶都没来得及喝呢,何妈妈便前来传饭了。”

    一连四个“好不好”,说得蓉姐儿心花怒放,蓉姐儿像个婴儿一般依恋地窝进了姚成怀里:“今天晚上我不与何妈妈睡了,与你睡!哦,还有娘亲!我们三个一起才暖和!你给我讲十个故事,把这几个月欠我的故事都补回来!”

    姚成不着痕迹地瞟了蕙姐儿一眼,蕙姐儿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姚成的眸光暗了暗,继而对蓉姐儿和颜悦色道:“好啊,蓉姐儿要听什么故事……”

    蕙姐儿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艳羡,却没说什么,而是走到诸葛汐面前,规矩地行了一礼:“母亲,我来吧。”

    诸葛汐淡淡地“嗯”了一声,看也没看她便继续吩咐华容:“……鱼摆这边儿,弘哥儿爱吃;辣子鸡丁摆这儿,那是蓉姐儿的菜……糯米藕夹呢?”

    华容从精致的食盒里端出一个白瓷圆盘:“这儿呢,甜、闲两种口味。”

    诸葛汐不由地露出一抹温和笑意:“小蹄子竟随了她母亲的口味,想当初玲珑可没少吃我的藕夹!”

    湲姐儿冲姑姑做了个鬼脸,惹来诸葛汐一顿好笑。

    另一边,蓉姐儿亲热完父亲,又跳下地挽住了弘哥儿的胳膊:“弘哥哥,你坐我旁边!”

    弘哥儿却是看着仙子般的蕙姐儿,怔愣地出了神。

    蕙姐儿挽好袖口,帮着华容布起了筷子。

    湲姐儿上前拉过她的手,不着痕迹地踩了弘哥儿一脚,弘哥儿吃痛,瞬间回神,尔后听得湲姐儿笑道:“他们兄妹俩亲热他们的,我们姊妹亲热我们的!”

    蓉姐儿撅了撅嘴,却将弘哥儿的胳膊抱得更紧,都是七、八岁年纪,诸葛汐和姚成看他们这般,只觉着兄妹情深,并未往深处探究,反而愈加欢喜。

    弘哥儿的余光死死地追随着蕙姐儿,偏蕙姐儿看也不看他,就只与湲姐儿谈笑风生。一顿饭,弘哥儿食不知味,好容易散了席,丫鬟领着小主子们逛园子消食,蓉姐儿拉着弘哥儿的袖子说道:“弘哥哥你陪我去划船,可好?”

    弘哥儿伸长脖子,看着袅袅离去的蕙姐儿,心不在焉地道:“我晕船。”

    蓉姐儿皱了皱眉,又笑道:“那我陪你去赏月怎么样?”

    弘哥儿神色复杂地看了表妹一眼,眸光一动,从华容手里抢过正要端给诸葛汐的果子,启声道:“暖房新出的樱桃吧?我记得芸妹妹最爱吃这种果子,我给她送去了,蓉妹妹要一起么?”

    蓉姐儿最讨厌诸葛芸,听了这话便转过身,冷哼道:“那臭丫头!要去你自己去,我乏了!”

    弘哥儿抿唇偷笑,华容也笑,却未点破,领着蓉姐儿去了里屋。

    弘哥儿如临大赦,端着盘子便朝门外冲去,他连诸葛萱都不大理睬的,又哪里真的要见诸葛芸?他追着蕙姐儿的香气,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刚走了一半,便与从库房回墨荷院的柳绿碰了个正着,柳绿瞧他一副急匆匆的样子,纳闷地问:“弘哥儿这是去哪儿?”

    弘哥儿先是一怔,随即大喜,将一盘子樱桃递到柳绿的手上,笑嘻嘻地道:“好姐姐,这是送三妹的樱桃,我突然腹痛想如厕,拜托你帮我送给三妹吧!”

    柳绿眉梢一跳,怪哉怪哉,诸葛萱才是二房嫡女,怎么哥儿对庶出的诸葛芸如此上心?这可不是一回、两回了。柳绿正待询问,弘哥儿却已奔入无边夜色,柳绿“哎”了一声,蹙眉去往了娉婷轩。

    冬月寒风,冰肌裂骨。

    柳绿一边走一边用手心哈气,心中直把那小祖宗“问候”了十几二十遍,年关将至,墨荷院忙得不可开交,偏枝繁那蹄子又怀了身孕,她一个人做两份差事,这不,连晚饭都没吃呢,小祖宗又把她派去送什么樱桃!

    真是……饿死她了都!

    想着想着出了神,连守门的丫鬟与她打招呼,似提醒了什么她也浑然没听见,本来嘛,今非昔比,世子妃接管了王府中馈,她早不是当初那个看人脸色的小丫鬟了,除了王妃和余伯的心腹,谁碰见她不得尊称一声“姐姐”?她也无需那般小心谨慎了。

    可惜,今儿的大意,竟是叫她踢到铁板了。

    “哎哟!谁呀?敢撞本大爷?本大爷叫你……”乔旭陪乔英来探望乔慧,他与安郡王系数同一部门,碰面不免较常人热络些,于是喝多了酒,他是出来吹吹冷风醒酒的,谁料刚走到梨树下就被人狠狠一撞,险些摔倒,他条件反射地抬手欲要掌掴对方,却在看清对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后僵住了胳膊。

    他不认得柳绿,柳绿却认得他。柳绿揉了揉闷闷发痛的额头,低声道:“乔大爷万福,奴婢莽撞了,望乔大爷恕罪!”

    云家皇朝覆灭,云欣不再是公主,他也不再是驸马,好在肃成侯府与镇北王府攀了亲,借着裙带关系,他得到了太后的中用,而今位居二品工部尚书,比起大驸马,他其实更爱“乔大爷”这样的称呼。

    乔旭舔了舔唇角,用温热的手指勾起柳绿冰凉的下颚,色眯眯地问:“好俊的丫头,谁名下的?爷去要了你,从此你和爷吃香的喝辣的去!”

    柳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厌恶,后退一步说道:“乔大爷没什么吩咐,奴婢就先行一步了!”

    言罢,不理乔旭,径自迈向东面的小院门。

    乔旭一把抱住她,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兰香,陶醉得一塌糊涂:“小姑娘,做奴才有什么好?跟了我做主子奶奶,再不必看人脸色,岂不快哉?”

    柳绿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奈何酒醉中的乔旭像只八爪鱼将她禁锢得死死的,盘子里的樱桃都抖落了一大半也没能逃离,柳绿冷冷地道:“乔尚书!你公然调戏王府的丫鬟,你可有问过乔夫人的意见?”

    “嗤——”乔旭笑道,“那婆娘早不是什么公主了,若非我肯收留她,她早就该随着云家人逃荒漠北了,她如何管得了我?”

    说着,火热的吻落在了柳绿耳旁,柳绿想高声呼救,他又立刻捂了柳绿的嘴,不过是个丫鬟,用了便用了,王府还能为她与乔家翻脸不成?这么想着,乔旭越发大胆,一手掣肘着柳绿趴在树上,一手解了自己裤腰带,并开始扒柳绿的裤子,准备从后边儿要了柳绿。

    柳绿见自己动弹不得,便不动了,任由乔旭在她身上胡作非为,乔旭以为她认了命,便没那般禁锢着她,一手滑入柳绿的云裳,一手扯落了柳绿的裤子:“心肝儿,你放心吧,回头我就向你主子讨了你来……”

    柳绿忍住吞了一百只苍蝇的恶心之感,生生等到他提抢上阵前一秒,突然转过身,一膝盖顶了过去!

    “嗷呜——爷的蛋——”乔旭痛得目呲欲裂,一跟头栽在了冰冷的地上。

    柳绿恨得牙痒痒,一边穿着裤子,一边用劲儿地踩踏着乔旭:“你个乌龟王八蛋!老娘今儿便是死,也要送你去阎王爷!我踩死你个鳖孙子!踩死你个禽兽杀千刀的……我叫你打老娘的主意!叫你色欲熏心……”

    乔旭挨了一脚又一脚,连救命都喊不出来。

    柳绿系好裤腰带,即刻拔了头上的金钗朝乔旭的哥儿们戳过去!

    “住手!”

    乔英在屋子里等了良久也不见大哥回去,便隐隐有了这方面的担忧,一出来,果然看见大哥赤裸着下边儿,被柳绿踹得面目皆非,不用说他也知道定是大哥醉糊涂了要轻薄人家,结果反挨一顿揍,他厉喝呵斥完,柳绿仍没停手的意思,他一个箭步迈至二人跟前,堪堪握住了柳绿要将乔旭断子绝孙的手,“我说你这丫头,心肠是不是太歹毒了些?他好歹是个主子,便是犯了错,你喊救命即是!即便不喊,揍他一顿也解了气,何必非下此狠手?”

    柳绿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乔英一眼,原就溢满的泪水因着这个动作簌簌滑落,大颗大颗滴在了乔英与她手腕相握的地方,乔英一愣,鬼使神差地松开了手。原以为柳绿会调头离去,殊不知,柳绿二话不说刺向了乔旭!

    乔英骇然失色,眼疾手快地夺了柳绿的钗,并蹙眉道:“你讲理不讲理了?他又没真的侵犯你!你为何一定要这么对他?”

    “那他要是得逞了呢?乔二爷你告诉我,我的清白找谁索要?是你吗?你能再给我一个清清白白的身子吗?”柳绿哭着说完,踩着满地樱桃,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娉婷轩。

    乔英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给刺儿一下,清清白白的身子……她不是跟过王爷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后记04】秦晋之好 返回《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目录 下一章:【后记06】提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