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 之天伦 【番外 13】起因(终)BE,非喜勿入

番外 之天伦 【番外 13】起因(终)BE,非喜勿入

文/偏方方
推荐阅读:
    沈玲珑看了看他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长睫轻颤后,闭上了眼……

    慕容枫探出颤颤巍巍的手,掬起她巴掌大的小脸,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待到他陷入沉睡,沈玲珑霍然睁眼,披着睡袍来到了阳台上,夜风拂过她青丝,在身后扬起飘逸的弧度。她双手搭在栏杆上,望向无边无际的星空,心里百转千回。

    她仰头,拢了拢发丝,顺带着侧目一瞟,自斜对面的一处窗子里看见了一道暗影,她眨了眨眼,又发现除了漆黑的窗帘,什么都没有。

    春末的夜风吹在身上有股凉凉的寒气,她抱紧了胳膊,却没有回房的打算。

    这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从身后拥住了她,她瞬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响起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嗓音:“对不起,我刚刚睡着了。”

    沈玲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也打算睡的,有些热,就过来吹了会儿风。”

    慕容枫的脸紧贴着她的:“你是不是后悔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们……还是分房睡吧。”

    沈玲珑微扬起唇角,轻轻地道:“不会,我们本来就是夫妻。”

    慕容枫满足地笑开:“谢谢你,玲珑。”

    另一间屋子里,沈玲溪挑开窗帘的一条缝隙,似笑非笑地说:“看到了吧?他们过上幸福生活了,为了躲开你的追踪,慕容枫甚至连名字和住所都换了。”

    小钰一把掐住沈玲溪的喉咙,将她抵在了墙壁上,并咬牙切齿道:“不是你帮玲珑逃走的?”

    沈玲溪飞速地眨了几下眼睛,嘲讽一笑:“没错!是我帮她逃走的!她哭着求我,说她要见儿子见丈夫,我有什么办法?难道眼睁睁她被我爸妈卖入程礼的婚姻殿堂?她爱上慕容枫了,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又有什么错?我作为她妹妹,只不过是尽了些绵薄之力!你要是不信,咯,这是慕容枫的手机号,我叫玲珑接听!”

    小钰狰狞着脸,几乎要掐死沈玲溪,深呼吸几次后,缓缓放开了她。

    沈玲溪得了呼吸,心有余悸地捏了把冷汗,随即拨通了慕容枫的号码。

    “哦,手机响了。”慕容枫恋恋不舍地松开沈玲珑,入房间接听了电话,须臾,回到阳台,把手机递给了沈玲珑,“你妹妹,找你的。”

    沈玲珑接了电话,淡淡地说:“喂。”

    沈玲溪装出十分小心翼翼的声音:“姐姐,我躲卫生间给你打电话呢,生怕被爸给发现了。你现在还好吧?慕容枫有没有欺负你?”

    沈玲珑眉宇间聚着淡淡的惆怅,她缓缓地说:“哦,没有,他对我很好。”

    “那小钰怎么办?你想过小钰没有?我听说,他正要从美国回来,你也知道的,其实我和小钰的关系不怎么好,你们两个复合不是没有机会的。”

    话音在静谧的天地显得格外突兀,慕容枫在这边,小钰在那边,两个人的心不约而同提到了嗓子眼,似在等待某种最终的宣判。

    沈玲珑的手死死地拽住了睡衣,却漫不经心地说:“我和小钰不可能了,祝你们幸福。”

    慕容枫和小钰俱是一愣,紧接着,前者灿灿笑开,后者狼狈地瘫在了地上。

    清晨,沈玲珑从睡梦中醒来,没看到儿子,她吓得一把坐直了身子:“宝宝呢?”

    慕容枫听到动静,笑着走了进来:“早安。”

    “宝宝呢?”

    “他醒了,我怕他吵到你就把他抱到客厅了。”

    沈玲珑摸了摸两边的发,仍有些晕晕乎乎:“他吃了没?”

    慕容枫拿过一件睡袍披在她身上,并柔声说:“吃过了,玩了一会儿现在又睡着了。”

    沈玲珑按了按酸胀的脑袋,叹道:“我居然一点儿也没醒。”

    实际上,半夜孩子吃了两次奶,换了三次尿不湿,她也没醒。

    慕容枫拍了拍她的手:“早餐做好了,洗漱好了来吃。”

    沈玲珑点了点头:“好。”

    早餐很丰盛,凉拌木耳、火腿煎蛋、清蒸基围虾、红枣燕麦粥、乌鸡党参汤、奶油小馒头……

    沈玲珑静静吃完,习惯性地走向客厅,却刚走了几步猛然忆起什么,又回了餐桌旁,接过慕容枫手里的盘子:“我来洗,你去看报纸吧。”

    慕容枫的心底淌过一阵暖流,笑了笑,说:“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和儿子呆在我身边就好。”

    沈玲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清理完厨房,慕容枫打开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的书桌正对着阳台,阳台上,沈玲珑抱着儿子不厌其烦地讲着故事,儿子时不时“咿咿呀呀”地插几句嘴,每次都逗得沈玲珑捧腹大笑。

    似乎感受到了慕容枫的注视,她歪过脑袋看向了他,脸上还挂着尚未淡去的笑,如春光般明媚。

    慕容枫觉得二十八年的孤独,总算换来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值了。

    平淡且美好的日子持续了一月,沈玲珑突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你爸爸病危,赶紧回来!”

    这次,沈航歌是真的病了,癌症晚期,已经拒绝了治疗。

    他躺在床上,形同枯槁:“玲珑啊,爸爸这回怕是真的要走了。”

    沈玲珑恨他、怨他,但此时也不禁开始可怜他,一个即将走完生命最后一段旅程的人,她实在狠不下心来与他摆脸色,她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轻轻唤道:“爸爸你别这么说,会好起来的。”

    沈航歌握住她微凉的手,用所剩无几的力气挤出一些不太清楚的话音:“玲珑啊,我就要去地底下见你妈妈了,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沈玲珑的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自家父亲。

    沈航歌松开沈玲珑的手,瞟了瞟床头柜:“第……三个抽屉,拿……出来……”

    沈玲珑依言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档案袋,递到沈航歌面前。沈航歌摆了摆手,虚弱地说:“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沈氏企业的百分之……六十一的股份……你……要把沈氏企业……好好地……办下去……”

    沈玲珑怔怔地看着他。

    “我知道……我强迫你嫁给程董……很过分……但我也是为了你好,你那个……同学,他什么都没有……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说到这里,沈航歌累得只喘气。

    沈玲珑的鼻子一酸,泪水掉了下来:“爸!”

    沈航歌握住她的手,虚弱一笑:“爸爸不能再管你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累极了似的闭上了眼睛。

    沈玲珑哭成了泪人。

    待到沈玲珑离去,床上的沈航歌突然睁开了眼睛,依旧虚弱,但语气里多了一股强势和凌厉:“出来吧。”

    律师从卫生间里走出,疑惑不解地问向他:“沈先生,你确定要把名下的产业全都归到大小姐头上吗?比起嫁了个名不经转的海归的她,慕容家的少奶奶更适合做企业的继承人。”

    “呵呵呵呵……”沈航歌笑了,“玲溪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她的电话早就被我监控了。”

    律师不明所以地蹙了蹙眉。

    沈航歌冷笑着说:“玲溪绝育了。”

    “啊?”律师瞠目结舌!

    沈航歌的笑容一收:“我让你做的dna检测有结果了没?”

    律师把文件奉上:“匹配,是母子。”

    “哈哈哈哈……”沈航歌放声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堂堂慕容集团的董事长,居然养错了二十几年的儿子!慕容集团真正的太子爷……是慕容枫,那个靠捡垃圾为生的孤儿,哈哈哈哈……”

    一个月前,他监听到了玲溪和陈芳仪的通话。

    “妈,我和你说件事儿!太可怕了!”

    “什么呀,扎哈呼呼的?”

    “我那天从小钰他爸的书房路过,听到他和管家说,小钰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啊?不是亲生的?这么说,你嫁了个冒牌货?万一他们找到亲生的,小钰怎么办?”

    “呵呵,妈你放心吧,其实我已经猜到他们的亲生儿子是谁了。”

    “谁?”

    “慕容枫!虽说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与我婆婆肾脏匹配的、和小钰年纪相仿的、又是在本市长大的,可真是凤毛麟角了!”

    “玲溪你听我说,如果那个什么慕容枫真的是你公公婆婆的亲生儿子,你绝对不能让他们相认!否则的话,属于小钰的一切都会成为他的!你的少奶奶之位也就不保了!”

    “嗯,我知道,我先做个dna检测,等确定关系了,我再想法子把慕容枫弄走!”

    回忆完毕,沈航歌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她自作聪明以玲珑做条件诱哄慕容枫换了身份和住所,并制造了一场意外,让警察局的人认定慕容枫抱着儿子投海自尽了,这样,慕容家便会断了寻子的念头。哈哈哈……她也不想想,我那么轻易地准许玲珑回国,真的是因为病入膏肓,无法见玲珑最后一面吗?”

    律师似有顿悟:“沈先生一开始就是想借二小姐的手,让大小姐与慕容枫复合?”

    “没错!”

    律师恍然大悟:“那么,大小姐才是慕容集团的少奶奶了!”

    沈航歌满意一笑:“嗯。”

    律师仍不放心:“但……慕容董事长和夫人养了钰少爷那么多年,肯定是有感情的,将来集团的资产不会全部分给慕容枫。”

    沈航歌笑得肩膀都在颤抖:“提起这个,我不得不佩服我那好女儿,你以为她现在这个儿子是和谁生的?”

    沈玲珑和慕容枫是法律上的夫妻,但律师不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

    沈航歌显然心情不错,直接替他答疑解惑了:“是小钰的呀,傻瓜!哈哈哈哈……小钰和玲溪没有孩子,将来那份家产又要留给谁?除了玲珑的儿子他还能留给谁?都是玲珑的了!都是沈家的了!慕容集团,全都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把dna检测给慕容家送去!”

    沈玲珑拿着档案袋回了自己房间,刚一坐下便觉着胃里一阵翻滚,她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沈玲溪行至门口,抬手欲敲门,发现门虚掩着,就那么随手推开了,可她还没说话就听见卫生间传来沈玲珑狂吐的声音,她快步跑到门口,咬牙问:“你怎么吐了?”

    沈玲珑淡淡地擦了嘴:“我不清楚。”

    沈玲溪眼神一闪,二话不说走了出去,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根验孕棒:“给!”

    沈玲珑微蹙着眉接在手里,并关上了门。

    沈玲溪一屁股坐在床上,眸光一扫,发现枕头下有什么东西,她拿出来一看,气得两眼冒金星!

    老天爷,你是不是太眷顾沈玲珑了?好男人一个接一个地给她!现在连沈家的股权也要给她!百分之六十一的股份,这足够操控整个沈氏集团了!爸爸真偏心!

    咔。

    浴室门开,沈玲溪忙将档案袋塞回了枕头底下,并讪讪地笑着:“大姐,怎么样?”

    沈玲珑面无表情地走到衣柜前:“哦,有了。”

    沈玲溪目眦欲裂:“几个月了呀?大姐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的吗?”

    沈玲珑拿出行李箱,一边把柜子里的衣服往里装,一边说:“不用上班,就没怎么记日子了,我一般是五号来例假,算起来也就是四十多天的样子。”

    沈玲溪看着逐渐被衣物堆满的箱子,皮笑肉不笑:“恭喜大姐和大姐夫了!”严格说来,这也是个好消息,但不能怀孕的她仇视一切孕妇,特别是沈玲珑!“大姐你收拾衣服做什么呀?难道你以后不回来住了吗?”

    “嗯。”等爸爸死后,她和这座宅子就没任何关系了。

    沈玲溪紧盯着她有条不紊的动作,唇角勾起了一抹坏笑:“爸爸时日无多,你好歹再多陪他一个晚上。”

    沈玲珑收着衣服的动作就是一顿,片刻后点头:“嗯。”

    晚上,沈玲溪去了厨房,在沈玲珑的补汤里搅拌了一颗药丸。临睡前,沈玲溪拿来一份文件,笑着对沈玲珑说:“爸爸告诉我了,以后沈家就交给你打理,这是总公司这个季度的财政报表和下个季度的预算,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个字吧。”

    怕沈玲珑不信,又翻开最后一页,“咯,爸爸已经签了,就差你的了。”

    沈玲珑仔细看了看,的确是沈航歌的笔迹,她提笔也签了自己的名字。

    沈玲溪的眼神一闪,不怀好意地笑了。

    翌日,沈玲珑开着车回往了g市。

    一座写字楼的地下仓库,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走向一辆即将启动的红色轿车,急冲冲的没怎么看路,与一群打扮妖冶的女子中的一位撞了个满怀。

    “哎哟!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的?”薛娟气呼呼地拍了拍被眼前之人撞痛的肩膀,却在看清她容貌时吓了一跳,“哟!这不是大明星幽茹吗?怎么跑到这种平民的地方来了?”

    幽茹戴上墨镜,懒得理她,径自与她擦肩而过。

    薛娟气得半死:“大明星了不起了啊!不过是个被葛家扫地出门的半老徐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一旁的三名女子哈哈笑了起来。

    “识相的给点儿医疗费,本小姐既往不咎,不然的话,今儿这笔账咱们就坐下来好好算算!”薛娟吐掉口里的牙签,恣意地丢了几句。

    幽茹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完全漠视她的威胁,继续走向前方的红色轿车,并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薛娟气得横眉倒竖:“好好好,本来不想为难你的,你给我等着,看我今天不把你榨出点儿血来!”

    车内,宁茜一脸诧异地望着这名不速之客,怔忡了两秒,随即冷笑:“你来做什么?”

    幽茹看了看后视镜,淡淡地说:“开车。”

    车子缓缓驶离停车场,浑然没注意到薛娟手指一弹,什么东西黏在了车胎上。宁茜一边注意着前方的路况,一边冷冷地问:“现在可以说了?我的大明星!”

    幽茹将一份住院日志的复印件丢到了她腿上,面无表情地说:“二十八年前,人命医院有人生下一名男婴,当时用的是葛夫人的名号,我和他是二十七年结的婚,这名葛夫人是你吧?”

    宁茜的脸色微微一白,用余光瞟了一眼腿上的复印件,没接话。

    幽茹又问:“你儿子呢?”

    宁茜的手一抖,方向盘猛地打歪,差点儿撞上一旁的路灯,二人俱是狠狠地惊了一番,好在宁茜及时稳住了方向盘,但幽茹注意到她的额角冒了一层细密的薄汗:“不是死了,而是失踪了,是不是?”

    宁茜的情绪渐渐变得激动,连呼吸都染了怎么压也压制的颤抖:“你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抱歉,无可奉告!”

    幽茹倒是没她这么激动,毕竟出事的不是自己孩子,但她心里也不好受,这好比一汪静谧的深潭突然被谁踢进了一颗小石头,再也无法保持原有的平静,她不疾不徐地说:“那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

    “葛夫人您好,我是……的管家,想向您核实一件事,二十八年前您在安阳医院诞下一名男婴,同产房的有一位美国产妇,另一位便是我家夫人,现在我们查出当年的助产士可能抱错了孩子,请您和葛少爷做一次dna检测……”

    宁茜猛地踩了刹车!

    幽茹皱了皱眉:“你小心点行不行?”

    宁茜双手死死地揪住她衣领,厉声问:“谁家抱错了?是谁?”

    幽茹并不为她的怒火所慑,而是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似笑非笑地说:“签字,保证你和你儿子放弃葛家的财产继承权,我就带你去见他。我,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宁茜看也没看,拿了笔就签下自己的姓名,对,只有姓,尔后她把文件扔给幽茹:“带我去见他,立刻!马上!确认了我再把名字签完!”

    叮铃铃——叮铃铃——

    沈玲珑按开免提:“喂。”

    “呜呜……大姐,你……你来一趟the—one餐厅好不好?”是沈玲溪哭得几乎要肝肠寸断的声音,“我……我喝多了……”

    “你为什么要喝酒?”

    “小钰,小钰要和我离婚,他连离婚协议书都写好了,叫我签字……大姐……我不想活了!呜呜……”

    沈玲珑蹙了蹙眉:“你别做傻事,等我过来。”

    “大姐你别告诉别人,连姐夫也不要说,太丢脸了……”

    “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沈玲溪意味深长地笑了,在她对面的茶几上摆放着两份离婚协议书,一份是小钰和她的,小钰已经签了字,另一份么,则是……

    她将另一份离婚协议书用袋子封好,并一张黄色字条递给身后的男子:“按地址送过去,记住,亲自送到慕容枫的手上!”

    ……

    慕容枫拿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看着那潇洒的三个大字,心口像被巨石给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痛得肝胆俱震!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了不后悔的吗?不是说了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的吗?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卦?

    他打她的电话,想跟她问个明白,却怎么打都打不通!

    车内,沈玲溪哭得梨花带雨:“对不起,把你手机摔坏了。”

    外边,不知何时下起了倾盆大雨,沈玲珑一边开着车,一边若无其事地答道:“没什么。”

    沈玲溪用纸巾擦了累,哽咽道:“小钰就在附近,你要不要见见他?”

    沈玲珑的睫羽颤了颤,云淡风轻道:“不了,你是回家还是去哪儿?”

    沈玲溪用纸巾掩住唇角的笑,却好似想到了什么,说:“哎呀,我钱包忘在餐厅了!卡和身份证都在里边……”

    沈玲珑眉头一皱:“现在没办法调头,等下个高速出口。”

    “好。”沈玲溪低头,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姐夫……

    “在哪儿,你到底记不记得?”宁茜望着瓢泼的大雨,焦急地问向一旁镇定自若的幽茹。

    幽茹意态闲闲地吹了吹手指:“他刚去过the—one餐厅,这条告诉是通往那儿的必经之路,他要么还在那里,要么会和我们在路上相遇。”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tannot—be—conneceted—at—tain—late。”

    慕容枫丢了手机,猛挠自己的脑袋,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东西生根发芽了正在膨胀一般,快要把这块地方给撑爆了。如果没上过天堂,就不会觉得地狱会让人失望。他本就是一个弃婴,一个在唾弃和鄙夷中孤单长大的穷小子,没指望能得到那么美好的女人和那么幸福的家庭,可像做梦一样,他得到了。现在,亲手将他从绝望中解救出来的人又亲手把他推进了地狱……他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

    但接下来的一则短信,简直是将他打下了地狱的最底层!

    “姐夫,快来the—one餐厅,小钰和我离婚了,他要带玲珑私奔。”

    ……

    “姐姐,我们已经下了高速好半天了,怎么还没绕上告诉呀?”沈玲溪观察着手表上的指针,难掩急切地问。

    沈玲珑左手摸了摸闷闷发痛的肚子,不耐烦地说:“下这么大的雨,开不快!”

    沈玲溪吸了吸鼻子,眼底却闪过一丝笑意,肚子痛了吗,我的好姐姐?那是你的孩子在和你说再见呀!不过你放心,我好人做到底,很快就会让你下去陪你孩子的。

    手机屏幕一亮,四个字:准备就绪。

    沈玲溪的心里乐开了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危险的事儿从不缺人干,只要背叛道德和法律的筹码够高,何况这人本身就是国家在通缉的杀人犯,多条人命少条人命都不能改变他最终会被枪毙的事实,既如此,倒不如为家人积攒些钱财,罪犯嘛,心里也是有着某处柔软的。

    一刻钟后,二人上了通往高速公路的匝道,沈玲溪指着前方早已废弃的加油站说:“大姐,我想上厕所,忍不住了,你……你在那里的加油站停一下,好不好?”

    沈玲珑瞟了一眼无法冲透视线的雨帘,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加油站?”

    沈玲溪的脸一白,心里开始打鼓了:“哦,我啊,我经常走这条路,所以记得。”

    “啊,好。”沈玲珑淡淡地应下,肚子疼得越发厉害,“待会儿换你开车,我有些不舒服。”

    宁茜加大了油门,心急如焚,瞟了瞟闭目养神的幽茹,顿时怒火中烧:“你能不能帮我看看!万一错过了怎么办?”

    幽茹懒洋洋地睁开眼,又摘了墨镜:“这么大的雨哪里看得清?他也就比我们早出发半个小时,我估摸着他一进店里雨就落下来了,他应该会等雨停了再走的。你瞎着急什么?”

    宁茜双手扶着方向盘,泪珠子不停往下掉:“那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着急。我没结婚没再生养,就是因为我觉得很愧疚他,我明明只在路上好心回答了一群年轻人的问题,一转头,手推车就空了,你明白那种心被刀子割了一块的感觉吗?”

    宁茜越说越激动,越激动油门踩得越大,幽茹的睫羽颤得飞快:“喂喂喂!你冷静一点啊!”

    宁茜捶了捶方向盘,怒吼出声:“你叫我怎么冷静?为了成就他的家族利益,我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我就想着这辈子和儿子好好地过,不打搅你们,你们也别来打搅我,但为什么……他才一岁,那些人会对他做什么,我每晚都在做噩梦……”

    幽茹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内心生了一股惧意:“那还不是你蠢?那帮年轻人明显是串通好的,先阻拦你的视线,再趁机把孩子偷走……你要是……”

    “是啊!是我蠢!所以我觉得对不起他!二十七年,我每天都在找他!”

    “你可以告诉我们的,我们……”

    “你们?别跟我惺惺作态了!我没找过你们吗?大冬天的,我跪在葛家门口,要你们出动关系帮我找儿子,你忘了你们葛家是怎么对我的?”

    幽茹一头雾水:“你什么时候去过葛家了?我……我不知道。”

    宁茜撇过脸,眼泪直冒,却低低地笑出了声:“真能装!不是受了你的指使,那些下人会这么对我?就算我是你老公的情妇,他们也没胆子这么做!”

    幽茹瞠目结舌,她真不知情,她连宁茜和她老公生了孩子的事儿都是慕容家的管家打电话给她,她才知道的。但眼下的宁茜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敢刺激对方了:“你别太伤心了,你儿子和那家的儿子一出生就抱错了,也就是说,你养了一年的婴孩其实不是自己的骨肉,被人贩子抱走,卖了还是杀了的……不是你儿子啊。你儿子一直养在一家非常富裕的家庭,比葛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是独生子,父母都很疼爱他,他也结婚了……”

    本以为让宁茜知道小钰这么多年没有吃苦,宁茜的心里会好受一些,谁料,宁茜越发激动了:“他这么幸福,那他还愿意认我吗?”

    宁茜说着说着,伏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幽茹吓得不轻:“喂!宁茜!我说你,你好好地开车啊!这是在高速……”

    嘭!

    一声巨响,打断了幽茹的话,却是一边的车胎莫名其妙地爆了!

    宁茜的车速开得飞快,骤然爆胎,车子失去了平衡,猛地撞向了一辆刚从匝道驶入高速的小车……

    “本台最新报道,今晚十七点三十分,从本市通往x镇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重大车祸,造成三人死亡,一人重伤,死者的身份经警方确认,分别是葛夫人、宁茜和沈玲溪,伤者是一名孕妇,名为沈玲珑,但由于提前服用药物半路流产,在现场,发现了一份安阳医院二十八年前的住院日志,上边显示葛夫人生下一名男婴,但众所周知,葛夫人与葛先生那时正处在热恋中,葛家少爷现年只有二十六岁,很显然,这位葛夫人另有其人。同时,现场还有一份放弃葛家财产继承权的合同,签了‘宁’姓,我们大胆推测,宁茜就是当年替葛家诞下长子的夫人!除开这两份合同,我们在另一辆车内发现了沈玲溪与慕容钰的离婚协议,以及沈玲珑与现任丈夫的离婚协议。据校友们爆料,沈玲珑与慕容钰曾经有过长达十年的恋爱关系,这一回,沈玲珑堕了肚子里的胎,二人又同时放弃了现阶段的婚约,这是否说明,二人打算排除万难,重归于好呢?下面,将为您播放本台记者在医院的独家采访。”

    “钰少爷,玲珑小姐现在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你希望她平安出来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

    “钰少爷,你妻子刚过世,你就当着广大传媒的面向玲玲小姐示爱,你不觉得太无情了吗?”

    “不觉得。”

    “如果玲珑小姐一辈子醒不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照顾她一辈子。”

    “一辈子,哈哈哈哈……”慕容枫坐在沙发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一对痴男怨女,好、好、好!杀了我的孩子,还妄图什么一辈子……哈哈哈哈……真是天真啊!”

    叮铃铃——叮铃铃——

    慕容枫接通了手机,脸上的笑容很是夸张:“喂。”

    姚欣急急地问道:“你没事吧!你爱人被送到我们医院了,你看新闻了没?”

    “看了。”慕容枫从容优雅地回答。

    姚欣一愣,怎么听起来好像不伤心啊,还是伤心过度……变傻了?姚欣清了清嗓子,安慰道:“那个,关于孩子,我……你别太难过了。”

    慕容枫微微眯了眯眼,轻声道:“我不难过。这个世界充满了罪恶、倾轧、尔虞我诈,我儿子没死,他只是去了一个没有疾病、没有饥饿、没有人性丑陋的家园,嗯……一方净土,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姚欣吞了吞口水:“你想得开就好,哎呀!你赶紧上医院啊!你爱人马上要做脑部手术,很危险的!”说不定是最后一面了……

    “脑、部、手、术?”慕容枫木讷地重复完姚欣的重点,眼底浮现起毁天灭地的暗涌,嫣红的唇徐徐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像彼岸花一路开到黄泉,“小欣,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哈佛的医学博士?然后,我,成功地做过七十三次脑部手术。”

    ------题外话------

    写到这里,二十一世纪的番外画上句号。

    玄幻的东西,比如荀枫的怨念是如何生成另一个自己的,就跳过不写了。

    然后,之前一直反复强调穆华的梦境,这里应该能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 12】轮回的起因(三)枫的小幸福 返回《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目录 下一章:【后记01】初遇梅夫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