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原来是师姐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3章 我爱你

正文 第113章 我爱你

文/失眠七夜
原来是师姐啊! | 本章字数:4394 | | 原来是师姐啊!txt下载 | 原来是师姐啊!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嘭——”石破惊天的一声巨响过后,一黑一金两道剑光倏然分开,静默地停滞在半空。

    围观的诸人都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竟是被这打斗中丝丝缕缕溢泄出的无形剑气所波及,心神巨震,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去。

    叶知秋一扬手摄住了黑色的宽背大剑,反手抖了一个剑花,左手拇指缓缓揩去了唇边的一抹血丝,轻轻笑道:“这么多年没有同师兄较量过了,好生怀念。”

    ——许久不曾对练,不料对方进益颇深,真是令她大吃一惊呢。

    相比起她的境况,林铁峰要从容太多,只是脸色稍显苍白,握着剑柄的手青筋直冒——只有他自己知晓强自镇定下的心中是如何波涛翻涌——为何过了千年的时光,自己仍是不能胜过她?难道这么久的努力,依旧抵不过天赋的局限么?他不服!

    金色的长剑幻化出一道虚影,似一只威风凛凛的吊睛大虫,仰天怒吼着就要朝叶知秋抓去。

    千钧一发之际,就听一个清冷的女声突然响起:“且慢。”

    林铁峰身形不变,却是停下了挥剑的动作,淡淡看去——紫袍晶冠,绰约生姿,端正犹如雕刻的五官,却是面无表情,唯有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教人移不开眼。

    “霜霜!”叶知秋蹙着眉头看向她,沉声道,“莫要插手此事。”

    苑琼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从袖中取出一枚圆珠,对着林铁峰冷声道:“这里是十万生魂,你快住手。”

    “霜霜!”叶知秋语气又重了几分,“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离开这里,立刻!”

    “你不敌他。”苑琼霜垂下眼眸不去看她,握紧了手中的魂珠。

    “的确如此,”林铁峰哼笑一声,却又嘲弄地看着冷然的苑琼霜,“不过可惜啊,苑师妹……我要的是在场的十万生魂,你手中的魂珠,对我来说,并没有用呢……”

    “你!”苑琼霜怒视着林铁峰,就要拔剑,突然被斜里冲出的人影一把揽住——那金色的剑芒漫出狂乱的大网罩来,却仿佛遭到无形劲气的拦截,停滞在两人身后不得寸进。

    “师……姐?”苑琼霜僵硬着身子,手举起顿在半空,却迟疑着没有搭上她的腰背——这个怀抱,她渴望了多久?久到她真的触手可及时,却又忍不住退缩;久到她知晓未曾拥有时,便已失去。

    是啊,她无比清楚这一点——这个怀抱从来就不曾属于过她。

    “霜霜。”那人拥着她,仍然是那么轻柔温和的嗓音,每一个音节,每一次呼气都像是有一双手在撩拨心底的琴弦,让她不可自拔地沉入到无心编织的糖衣陷阱中,愈陷愈深。

    “霜霜,我这辈子在乎的人不多……对我来说,嫣儿和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那人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分明是那么平淡的语气,字字句句却都让她几乎要滚出泪来,“可我的心早就给了嫣儿,所以,我把命给了你罢……今生今世,两不相欠。”

    宽背大剑迎风暴涨成三人多高的扁舟,叶知秋抱着苑琼霜一跃而上,双手在身前结着复杂的手印,无数耀眼的白光自她身上亮起,虽然林铁峰的金色宝剑如狂风暴雨般斩来,却总是被一层无形的结界挡在外面。

    “噗——”叶知秋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结手印的动作终于停顿下来——她顾不得去擦衣襟上落下的斑斑点点猩红,肃容沉声道:“三清祖师在上,不肖弟子叶知秋以崇华剑派第六十九代掌门之名,传位于苑琼霜,继任崇华剑派第七十代掌门,凡崇华弟子,莫敢不尊!”

    ——透过那结印而成的白光,这一番话清晰地传入崇华所有弟子的脑海中,更是镌刻进了崇华历代掌门的宗牒之上,再无转圜的余地。

    说完,叶知秋的神色便立时委顿下来,却是强撑着一口气没有倒下,在苑琼霜呆愣的目光中,双手捧起她的脸颊,将一个轻如鸿毛的吻印上她的额间——顿时,无数传承信息涌入她的识海——她却没有丝毫欣喜,只是感受到心中一阵噬心剜骨的痛楚。

    “霜霜,替我守住崇华,可好?”叶知秋的唇色淡到几乎透明,唇角勾起的笑意却格外清邈动人。

    苑琼霜哽咽着,还是颤抖着声线应道:“好。”

    ——只要是你的意愿,我都会为你达成。

    叶知秋微微一笑,返身跃下黑色的本命剑,心念一动,那巨剑化作的小舟便载着苑琼霜冲天而起,朝着远处飞去,速度之快,只眨眼的功夫便已离到了千里之外。

    待到再也看不见自己的本命剑,叶知秋又咳出一大口鲜血——她不在意地用袖子拂去,转脸看向怒气冲冲朝她奔来的冷嫣,笑还未扬起,只听“啪——”一声,清亮的耳光又快又狠地扇来,叶知秋白皙的脸上立即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粉色——这一记虽不太狠,但也绝不是轻描淡写的力道。

    平日里冷嫣再怎么发狠,却从不舍得动她一根头发丝——可见是气得狠了。

    “魂淡!你到底想怎么样?”冷嫣攥着她的领子恨声说道,“剑给了别人,你自己用什么?赤手空拳去找死么?你说啊!”

    ——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不可饶恕!

    “嘘——”叶知秋没事人一样地笑笑,不顾冷嫣的挣扎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哄道,“嫣儿莫急,为夫自有办法。”

    她虚指连点,在身前画了一个符印——淡淡的青绿色光芒从她身上溢出,慢慢完善着那个符印,而叶知秋的脸色也愈见惨白,失了血色。

    “嫣儿吾妻,可愿与为夫慨然赴死?”叶知秋虚虚揽着她,曼声问道。

    “……好。”冷嫣脸上的怒色倏然不见,转为绝美的笑颜。

    “不好!她要自爆元神!”忽然,人群中响起一道惊呼,闻讯的众人惊恐万分,开始四散溃逃,就连修为高深如林铁峰都不由得面色大变——自爆元神是修士到了元婴之后才有的手段,秉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信念,拼着毁了元神,断了转世投胎的可能,爆发出百倍的威能——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用这一招。

    在场众人都用上了压箱底的功夫,拼尽自己毕生所能达到的最大速度朝外逃去,一边逃一边还不忘给自己身上叠加防御的阵法和法宝——身为大乘期的高手,其自爆的威力可将这方圆千丈夷为平地。

    灿烂夺目的光辉升天而起,化作一个巨大的光茧向四周散开,修为差一点的直接就晕了过去,纵使林铁峰也不得不关闭了五识以免受到伤害。

    几息过后,风消雨歇,昔日的秋叶峰已经永远地消失了,草木疮痍,一片狼藉,再也见不到丝毫活物——想来处于爆炸中心的两人也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

    一代宗师就此陨落,实在教人嗟叹啊……林铁峰沉默了片刻,金色长剑嗡嗡而动,却是面对着剩下的数十万众。

    “大!冰!山!”恼怒的。

    “大师兄~~”谄媚的。

    “岩岩……”娇缠的。

    “君磐。”柔情的。

    ——是谁?是谁在叫我?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稔的口吻……是谁!

    苏岩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之色,周身涌出了墨色的浓雾,浸染得顶上那纯白无暇的元婴也开始黯淡了下来。

    “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第二道劫雷才刚劈下,她身上忽的光芒大作,竟是一连串十一道劫雷连绵不绝地打在她身上。

    每一次都让她的元婴缩小了几分,那莹莹之光也愈发微弱了——终于,第十二道劫雷轰然而下,挟着无上的威势怒吼着向她扑来,带着势要将她粉身碎骨的气焰。

    巨响过后,黑雾褪去,日朗天清,乌压压的劫云倏然消失,苏岩的元婴变得只有拇指大小,却比之前要凝实百倍,从其中倾泻出的丝丝灵气,无不带着强横的威力。

    ——进阶大成!

    苏岩慢慢睁开了眼,正对上一双雾蒙蒙的水眸,其中透出的绝望教她心中蓦然一痛,哑着嗓子唤道:“阿彤……”

    “咦,你醒了?”“童彤”嘴角挂着邪肆的笑意,手中刺下碧灵的动作毫不含糊,唯有那双剔透的眼中流出深重的悲切,“可惜她听不见了呢!”

    苏岩没有理会那人的冷嘲热讽,只是定定地看进那双写满了复杂情绪的眼中,忽然绽开了一抹柔美到极致的微笑:“阿彤,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童彤”冷冷一笑正要开口,突然面色一变,握着碧灵的手一颤,只见她嘴角微勾,眼中却忽然淌下泪来,低低嗫嚅道:“没有、没有……你从来没有说过……”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还来得及么?”苏岩慢慢站起身,朝着她走来,紫色的眸子灼然如水晶,“我爱你,一直都爱你……所以,为我留下来,可好?”

    她话音才落,“童彤”的周身骤然亮起了耀眼夺目的白光,以她为中心的十二个方位连成了一个古老的大型符文,从圆形祭坛的下方缓缓冒出一座灵禽石雕,石雕的眼中嵌着一枚样式古朴的玉佩,此刻正闪烁着同样耀眼的白光。

    “啊啊啊——”只听“童彤”突然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痛呼,从她灵台处钻出了一蓬白色的人影,正是面色狰狞的沈归鸿。

    他抱着头,恨恨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的元阴怎么会消失!”

    ——上古传送阵启动时需要大量的献祭,若是传送者灵力不够,则会自动抽去神魂补充。

    童彤的灵力不足,元阴已破,传送阵便自发从她灵台中调取神魂,阴差阳错间,却是摄走了沈归鸿的元神。

    因果业报,天理昭昭,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任由沈归鸿的元神嘶叫哀嚎直至在虚空中化作光点消散,童彤毫不动容,只是痴痴地凝视着笑得温柔的苏岩,泪如泉涌。

    她伸出手,认真地点头:“好。”

    彼此的指尖只差毫厘,却生生止步于此——咫尺天涯。

    苏岩的笑容如故,却是眼睁睁看着童彤一点一点消失在白光中。

    “不——”她奋不顾身地朝着那白光处扑了过去,毫不在乎被时空缝隙拉扯时身上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剧痛——即使肉身被寸寸剥落,即使神魂被片片凌迟,她都没有半点后悔,半点迟疑,心中只剩下唯一的执念,“等我……”

    ——自她的无名指上忽然出现了一道刺青图腾,散发出星星点点的荧光,渗入她的体内。

    片刻过后,那座灵禽的石雕连同圆形祭坛一起沉到了地下,山崩地裂,碎石溃塌,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不远处,一袭蓝色衣袂悄然隐去,朱笔在生死簿上寥寥记下了什么——却是无人得知。

    作者有话要说:我又把苑长老拖出来虐了一遍,自己先cy了→_→

    欧巴桑我对不起你……oz

    果然我叙述能力不够,下章大结局!

    我记得有妹子说要给我长评的,都大结局了长评呢摔!

    本来这章是明天的份,不过因为我的僚机大黄君,所以提前码出来了!

    大黄,我们才是真爱!(只要你不调戏我,我们还是能够一起玩耍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112章 归鸿子 返回《原来是师姐啊!》目录 下一章:第114章 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