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原来是师姐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8章 心爱的

正文 第88章 心爱的

文/失眠七夜
原来是师姐啊! | 本章字数:4895 | | 原来是师姐啊!txt下载 | 原来是师姐啊!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苍辽秘境,传说中上古神族的滞居地,绵延千里,天材地宝遍地,乃是修真界最大的妖兽栖息之所,不少修士的契约灵兽便是源于此地。千羽门更是在此处设有秘密的传送点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此地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不仅是这里盘踞着流淌上古神兽血脉的后裔,更有一说,在苍辽秘境最中央的核心位置,隐藏着妖皇太一的陵墓。

    曾经有无数自命不凡的探险家试图验证这个传闻的真实性,却尽数埋骨途中,或是葬身妖兽之口。虽如此,每年依然有着成千上万的热血之辈在这条死亡之路前赴后继,络绎不绝。

    放眼当今修真界的高人大能,首推崇华掌门叶知秋。凭她大乘期的修为,比之当年经天纬地傲视群雄的沈归鸿也只略逊一筹——去到苍辽秘境,不过在外围百兽林盘桓几许,带回了幼年的及涯便罢——至于深入探寻,也是不愿轻易尝试的。

    倒不是没有进入到深处后安然返回的特例——崇华剑派的上任掌门以及魔道前主都是幸运儿之一,但从没有传出过相关的只言片语。

    所以,时至今日,妖皇陵墓的存在,仍旧是个未解之谜。

    过了陵南的地界,避开了几波探哨,西去几百里,越过几座不大不小的山脉,便是一片烟云雾绕的湿地。白茫茫的水汽弥漫在碧玉似的水面上,间或飞掠过几只色彩艳丽的妖禽,实在是离理想中的人间仙境十分接近——有谁能够想到,在这片宁静美丽的景色之中,是如何的暗涛汹涌,危机四伏?

    至少,一心把此行当做踏青,一眼将此地认为仙境的童彤,是决计想象不到的。

    “哇塞!这里好漂亮啊!”童彤侧坐在苏岩身前,一手攥着一根竹签,三两下嚼碎了最后一颗红艳艳的山楂果,一手兴奋地拍打着苏岩的小臂,唇边的糖渣像是溅落白绢的朱砂,浅浅地绘出一抹俏皮灵动。

    “坐稳。”无奈地呵斥了一句,说是呵斥,眼角却是柔雅地弯起,淡粉的薄唇漾开一个无奈的弧度,左手揽住了她的腰肢不让她晃动,右手已取了丝帕替她揩去那点污渍。

    苏岩轻轻以足跟磕了磕及涯的腹部,将满腹牢骚的爱宠安抚住,免得两人被掀翻在这无边无际的碧清汪洋之中。

    为了省事省力,也为了入乡随俗,让及涯放松一下——出自童彤语——两人不驾飞剑,而是如骑马般奴役高贵的凶兽及涯大人。

    ——该死的人类!如果不是苏岩,本大人一定要将你沉江、投河、喂鲨鱼!

    嗷嗷嗷魂淡!快住口!别把糖霜碎渣落在本大人的身上啊你这个邋里邋遢的笨、女、人!

    “吼!”及涯咆哮了一声,四蹄踏浪,凌波而行,冲天的怨气将水波搅得纷乱——奇怪的是,却不见一条游鱼的踪迹。

    莫说是游鱼,在她们行将了这些时候,竟连个活物都不曾见到,就连迟钝如童彤也不由生了疑:“苏岩,我们已经到了苍辽秘境里面么?”

    “嗯。”苏岩应了一声,将她抱好,轻声细语地解释起来,“苍辽秘境由三层地域组成,最外圈就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万妖海,第二层是百兽林,最核心则是无回谷。”她一边说着,另一手已经执了长虹,警惕地护在身侧。

    “无回谷?是有去无回的意思么?”童彤揪着她的衣襟小声问道。

    这谁取的名儿啊?忒瘆人了吧……

    “不错,自千年前,凡是擅入此谷的人,从无生还,因此得名,无回谷。”苏岩点点头,声音也是少有的凝重。

    “嘶——”童彤倒抽一口凉气,揪着苏岩衣襟的手改为环住她的脖颈,脸颊也埋在她的肩膀,小心翼翼观察四周的神情落在她眼中显得尤为可爱,心头柔软,于是拍了拍她的背脊温声道:“莫怕,有我。”

    童彤正想顺势凑近吃个豆腐,却觉靠着的人突然浑身僵硬,下一刻,已经被揽着从及涯背上腾空跃起,飞离数丈,落在陡然变大的长虹剑脊。

    ——什么情况?

    童彤愣愣地放松情急之下勒得死紧的双臂,惊疑望去,却见苏岩好似并不在意她方才可以算得上谋杀的力气和动作,只是凝神注意着一个方向,目不转睛,脸色煞白——仔细看去,甚至能发现她因为咬紧牙关而略显紧绷的侧脸隐约抽搐了几下——那是一个下意识的微表情,据某个自称砖家的男人所言,这个表情背后的含义,是忧虑,惶惑,或者说,恐惧。

    ——恐惧?

    怎么可能?

    在她心目中,强大到近乎无敌的苏岩,也有害怕着什么的时候么?

    在这一刻,童彤首先想到的不是担忧自身的安全,而是疑惑,是什么让苏岩感到害怕,而她又该怎么做,才能保护对方不被那惊惧侵袭呢?

    也许,从她决意摒弃称谓那个可以为她带来保护的“师兄”,而选择时而冷漠时而温柔,时而沉稳时而幼稚的“苏岩”时,就已注定了愿意为这份义无反顾付出一切代价了吧。

    哪怕这代价,是她曾经视若唯一的——性命。

    还有什么好自欺欺人的呢?

    早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就喜欢上了这个人,无论对方是正是邪,是美是丑,是男——抑或是女。

    而这份浅浅的喜欢,也逐渐添上了愈来愈多的砝码,如今,它可能已成为了一份深沉而无悔的爱。

    正当童彤沉浸在突如其来的感性中时,那令苏岩如临大敌的存在也渐渐现出了身形——马首蛇尾,腹有三爪,靛中含墨,光滑无鳞,蜿蜒数百米不见止——竟是一条额生鼓瘤的蛟。

    上古四大凶兽之首,排名犹在及涯之前的蛟。

    传说虺五百年为蛟,蛟千年为龙,这靛蛟头生鼓瘤,乃是将要出角之兆,怕是约莫有了千年道行,即将一跃成龙了!

    ——乖乖隆地洞!真是个大家伙啊!它要是完全直立起来,会不会比东方明珠还要高呢?

    “庞然大物。”童彤将脖子仰到最高,煞有介事地评价道。

    对上那条妖蛟灯笼般的赤色双目,竟让人觉得划过一抹笑意,童彤眨眨眼,却只看出了高深莫测的诡异,只道是自己的错觉,正想回头与苏岩笑语,却觉得那人的身子更僵硬了。不仅是坚若磐石,更透着一股冰冷,像是贴着一块千年不遇的寒铁,将人的肌肤也冻得没了知觉。

    ——糟糕!

    童彤返身一把搂住苏岩,揉搓着她冰凉的手掌,心中懊恼不已:她怎么一时忘了,苏岩这家伙为数不多的弱点,其中一条就是怕蛇啊!

    她虽然是个女生,但被损友拖着看过不少类似的惊悚片,什么《狂蟒之灾》、《与蛇共舞》

    统统不在话下,因而见了这条与森蚺角蝰大同小异却粗壮百倍的巨蛟,惊讶过后倒是没有太大感受——反正有及涯这只上古凶兽在,就算是龙族旁系也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条还未跃龙门的妖蛟呢?

    半是安慰半是鼓劲,做完心理建设的童彤索性挡住苏岩有些发直的视线,只对着严阵以待的及涯大声喊道:“邪涯看你的了c定它晚上给你加餐!去吧s油!”

    话音未落,搂着苏岩的腰,二话不说驾着碧灵便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连那条虎视眈眈的妖蛟也愣了一瞬,才回过神来:这个忻娘修为不怎么样,脚底抹油的功夫倒是不弱……不过,万妖海始终还由不得你们两个人类放肆!

    逃,逃得了么?

    不过才搂着苏岩掠了几息,就听怀中人仿若回神般,猛地开始挣扎起来:“回去!”

    童彤却不理,只一味闷头往前冲。

    “我说,回去!”若真要挣扎,童彤又岂是苏岩的对手,不过是留有几分理智在,怕失手伤了她,才只是轻轻推搡几下,苏岩定了定神,沉声开口:“你若不愿,便在这里等我……”

    “开什么玩笑!”童彤断然喝道,一转脸,眼眶已是红了,“你以为我是害怕吗?”好吧,是有一点……心虚一瞬,童彤又理直气壮地吼她,“回去又能怎样!眼睁睁看着还是束手就擒?拖累及涯还是抓一送一优惠酬宾啊!我知道你修为高,本领大,说不定能跟那怪兽拼个你死我活……问题是,你敢么?”

    她一句句问的又凶又急,几可算是在怒吼了,最后一句掷地有声,却是实实在在击在了痛处,猛然就将苏岩问得退了个踉跄,若非童彤早有准备搂着她的腰,只怕是要从剑上一头栽进水中。

    苏岩嘴唇嗫嚅几下,终是闭口沉默下来,苍白的脸色更是骤然褪去最后一丝血色,就连黝黑的眸子也黯淡无光——是的,她不敢。

    从小畏蛇,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种本能,那种从骨子里蔓延开来的惊惧,是戒不掉也改不了的毒,一旦复苏,便是冻结骨髓的窒息,让她连动弹都艰难。

    她是多么痛恨自己的怯懦与无力,却始终对这样的无力,无能为力。

    童彤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口中尝到了腥甜,却仍不松口——只有这样,才能忽略心口的钝痛。

    在她心里眼里,苏岩一直都是潇洒卓然,意气风发的,何时有这样怯懦无措的表情,当那张美得让男人疯狂让女人嫉妒的脸上露出如此的脆弱,她只觉得像是被人剜了一刀那么心疼。

    ——喜欢一个人,会为了她心动;爱上一个人,却会为了她心疼。

    “苏岩、苏岩……”除了紧紧地搂着她,喃喃地唤她的名字,童彤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吼p!”这时,由远及近的怒咆让她酸软的心口一紧,而她怀中本已放松下来的苏岩则又是一僵。

    “唉……”轻叹一声,童彤回过身挡在苏岩身前,目光凛凛地看着游到跟前的靛蛟。

    定睛望去,这妖蛟身上只有三两个不大不小的伤口,虽然鲜血淋漓,看着狼狈,却并无大碍;反观及涯,再结合刚才那两声怒吼,便知情况不容乐观。

    它本是朱红色的外皮,现下却有几处利爪撕=裂的痕迹,道道深可见骨,森森的白色在红底上格外狰狞,左前蹄不自然地外翻扭曲,筋肉犹连,骨已折。

    这伤势放在以前,服些灵丹妙药,休息几天便可痊愈,然现在大敌当前,却是十足的危局,至少,童彤可以判断,若是再继续下去,及涯迟早要葬身蛟口。

    ——本想拖延几刻,伺机逃走再说,现在看来,还是太低估这妖蛟了啊!

    童彤认命般叹了口气,不顾及涯的反对,硬是将它收进了御兽袋。

    碧灵遥指蛟首,大有豁出性命的架势。

    她这边正是风萧萧兮易水寒,那边的靛蛟却扭了扭水桶粗的腰身,血红的舌尖轻嘶,竟是口吐人言:“喂,小丫头,我看你挺顺眼,并不想吃了你。”柔媚婉转,竟是个娇滴滴的女声。

    ——次次次、次奥!妖怪开口了!声音还怪好听的……

    不过它说什么?不吃我!太好了!

    童彤刚一喜,就听那妖蛟接着道:“你把这个魔修留下来就可以走了……唔,有一头駁做灵宠,修为也不错,看着也细皮嫩肉的……”

    那妖蛟的自言自语童彤已经不在意了,脑海中只来来回回响起一个声音:它要吃苏岩它要吃苏岩它要吃苏岩……喵了个咪的!这畜生居然要吃苏岩!

    “我不准你吃她!”气血上涌,童彤爆喝一声,愤怒顿时将恐惧冲得丝毫不剩。

    “谁说我要吃她了?”那妖蛟倒也未曾动怒,蛇信吐出又收回,好整以暇地回道,“带回去做压寨夫婿不行么?”

    “那更不准了!”童彤气急,脸色涨得通红,就连眼角都是灼灼的赤炎。

    “为什么呢?”妖蛟压低了身子,靛黑色的身形将童彤衬得犹如蝼蚁般渺小,赤色的双眸一眨不眨地俯视着她,带着探究。

    毫不畏惧地与它对视,童彤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已平静下来。

    她反手握着苏岩没有温度的掌心,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她是我心爱之人,我绝不许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她!”

    说完这一句,胸口沉闷的阻塞一清,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狂跳不已的心率,声若鼓点,震若雷鸣。

    手中一紧,仿佛坚冰初融,有暖意从交握的地方传递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二彤终于霸气了一次,这次换师兄怂了……

    总算表白了,质的飞跃啊有木有!

    等一下还要出去应酬,紧赶慢赶终于码出一章了qaq……希望不要被灌酒,明天还要赶去上课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87章 点鸯鸯 返回《原来是师姐啊!》目录 下一章:第89章 早知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