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恐怖小说 » 宫中有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对质

第二十章 对质

文/闲散老人
宫中有猫 | 本章字数:2663 | | 宫中有猫txt下载 | 宫中有猫手机阅读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这位妇科圣手的名字半日内就传遍整个纯朴镇。

    苗妙妙结束了“托儿”的工作,便立刻投身药童的职责。

    “师父……您这法子真好使!这样咱们就可以查便纯朴镇所有的肚子了!”

    “话虽如此说没错……”老头凑近她的耳畔低声耳语,“为师带的药丸快不够了……这镇子里怎么这么多女人啊?”

    “这纯朴镇的人口就有三万六千人,光青壮年就有两万人,女人不多,哪里来的这么多人口呢……”

    少女话音未落,司宇白诊脉的手微微一顿,狐狸眼露出兴奋神色。

    苗妙妙察觉到异样,立刻绕到那女人身后侧站定,扯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夫人,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身体可有何异样么?”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面露愁色:“我肚子疼……”

    “是否是昨夜开始疼的?”司宇白眼神瞥向女子的小腹,目光寒烈。

    “是……”女人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根据她所说,昨夜她的肚子突然一阵剧痛,但是过一会儿就好了……

    就这样一阵阵的疼。

    瞧了其他大夫也没瞧出些什么,只开了副安胎的药。

    不过她倒是一夜未眠,生怕肚子有异,便想着换一个大夫不知会不会另有诊断……

    “师父……”苗妙妙凑近司宇白假扮的老者耳边,“是不?”

    “看为师眼色行事。”

    说罢,老者便摇着头“啧啧”了两声:“夫人啊,你这肚子疼,光吃安胎药可不灵光。”

    女人以为自己是得了什么绝症,脸色微变,颤抖着抓住他的胳膊:“我就知道不对劲!大夫!您看看我是得了什么病么?!”

    老头安慰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夫人昨夜睡时,门窗未关紧,邪祟入腹,这才引起剧痛。”

    “大夫……可有解?”

    司宇白清了清嗓子,从怀中掏出一颗小瓷瓶:“此药驱邪震祟,可治百病!只要夫人您用了此药,腹中邪祟必除!”

    “多少银子?”

    “原来这药卖九百九十九两!如今老头子看你我有缘,九十九两卖于你了!”

    “这么贵?!”苗妙妙与这女人一同惊叫起来。

    司宇白这是穷到连这种钱都要赚了?!

    “师父啊……这事儿这么急,咱们不缺这点银子……”

    “为师炼这药都不止这价格!”

    男人死死攥住药瓶子,随后似乎想通了,舒缓了口气,“既然我徒儿都说了,老头子我就免费给你个……”

    随后男人又说了此药的用法,让女人回去之后将药丸子塞入肚脐之中。

    若是放了个震天响的屁,那表明她的邪祟已经清了。

    若是一夜过去,一个屁都没放,那第二日再来这里找他。

    嘱咐完,他又添了一句:“用完记得把瓷瓶还回来啊!”

    女子离开,后边又涌上来好些个妇人。

    司宇白哪里再看得下去?

    借口身上带的药用完了,让她们明日再来!

    随即背起药箱,拿起药番,一溜小跑离开。

    结果匆忙间撞到一小伙,这小伙不是别人,正是清晨那个胳膊脱臼的男子。

    这人一看一群妇人追赶着那个赤脚大夫,便嗤了一声:“果然是个老流氓,占完便宜就跑!忒不要脸!”

    ……

    这司宇白跑得快,一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苗妙妙找不到她师父,便索性不找了。

    四顾之下,发现自己开到了一处熟悉之地。

    “呦~这不是老先生的马场吗?”

    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果然看到几个年轻的学生在骑射。

    而林希居然也在其中。

    “林先生今日没课么?”苗妙妙背着手晃了进来。

    众人听声,看见苗妙妙背着手晃了进来,立刻停下动作行礼。

    “今日下午书院放假,所以在下与师兄弟来此练习骑射。”

    少女看着眼前彬彬有礼之人,实在难与她心中所怀疑的对象联系在一起。

    只是一切证据皆指向他……

    “我与林先生有悄悄话要说,可否借步?”

    “苗大人有话就直接在此说了吧。”林希似乎半点移步的意思都没有。

    她让他避着人,那是给他点面子。

    要是等下她把真相说出来,可连半块遮羞布都没有了!

    少女嘴角一扯,双手搭住他的肩膀,红唇凑近他的耳畔低声耳语了几句。

    林希脸色骤变:“去哪儿说?”

    “哪儿安静,哪儿说。”她挑着眉。

    “好……”男人咬牙切齿地应下来。

    果然这家伙的软肋就是老先生。

    她刚才只提了她看见他们师娘与其他男人暗通款曲,此人就有了如此之大的反应!

    果真嫌疑值飙升!

    七拐八绕。

    二人果真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

    苗妙妙找了一块平一点的石头坐下,捏着她站了一上午的腿:“林先生,你能说说你是怎么杀死曹时凉的吗?”

    恬淡地语气说出惊人的话语。

    身侧的男人捏住拳头,稳住气息:“苗大人说笑了,你叫在下来不是说师娘的事么?怎么突然问我怎么杀的时凉?我与时凉是师兄弟,我为何要杀他?”

    她仰起脑袋,对视上他的眼睛。

    “你眼神飘浮游移,一看就是慌了嘛~”她指着自己的大圆眼,“不是专业杀手,无法做到杀人之后还能波澜不惊的。”

    男人沉默不语。

    苗妙妙继续道:“我那日问你有没有借了一本书,你说没有。如此笃定的回答,居然想也不想,我就开始怀疑了。”

    “后来我又多方确认,你果然在这里说了谎。”

    “只不过是借了一本书而已,你为何要隐瞒?”

    “是不是因为这本书里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比如……曹时凉与你们师娘的情书?”

    林希听到这儿,瞳孔紧缩,后退了半步,背靠上一棵大树,这才稳住。

    见他这模样,她微微摇头:“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你老师的名誉,不惜杀掉奸夫……这样,你自己的前程不是也没有了么?”

    男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我本没想杀他……是他想杀我!”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九章 破肚而出 返回《宫中有猫》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真相难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