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章

第三百二十章

文/锦瑟五十弦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 | 本章字数:7263 |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txt下载 | 穿越之大唐万户侯手机阅读
    张飞见自我准备好之后,将矛锋对着自我,眼神杀气四溢,大怒吼道:“杀、、、”

    自我也不甘落后,矛锋在空中划过一道蓝光,对准着张飞的脑袋,眼神空明而阴郁,大声吼道:“杀、、、”二人的声响在这个世界响亮着,咆哮着!气势也随着吼声不断攀升着,一切的阻碍都已经是浮云,此战是绝对无法避免的了。肃杀之气,缠烧着二人周身,到处都飞舞着火焰。豪华的场地,华丽的篇章,惊世动地的大人物,将在此进行一生中最伟大的战役。

    杀字话音刚刚从二人口中停止,空中还回响着杀字余音的时候,好似开战哨子吹响了一样,二人不约而同举起蛇矛朝着对方冲了过去。速度之快,后面拖出一连串的幻影,终于对上了!“叮!”的一声,两把蛇矛砍在一起,火花四射,张飞眼眸好似闪着幻光的匕首,扫过自我的脸庞,将蛇矛一收后退开来,回身一刺!自我一怔,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张飞会不硬拼,来这么一招。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自我也反应及时,抽回蛇矛挡住冲刺而来的蛇矛矛头,被力量压制后退一步。

    自我咽了一口气,推开矛头,跳身蛇矛举头劈向张飞脑袋。看着蓝光由空中好似蛇一般的蛇矛,张飞丝毫没有在躲避,反而向前一大步,靠近自我的身体,蛇矛刺向自我的手臂。自我大惊,他赶忙偏移位置,看着蛇矛刀锋从他下面冲过他的额头,带过一缕发虽然没有实质的伤害,却也令自我吃惊不小,简单的一次交手,自我已经明确的看出,自己已经落入下风,这个下风没有丝毫的水分。自我不敢的咬了咬牙,半空扭转身体。一脚踹过去!张飞怒眉上挑,蛇矛来不及抽回,无奈只得用手肘抵挡住自我的连环三脚,同时手腕一转,化成手刀一切自我脚腕。

    自我见好收好,不敢在踹,生怕脚腕被张飞砍断!但是收回的时候还是被砍到脚踝,还好抽回的速度够快,没有重伤脚踝。自我吃痛,借助踹的力量远离开张飞十多米处才停止下来。张飞收回蛇矛,冷嘲道:“怎么了?害怕俺了吗?那就速速投降吧,说不定看你诚恳,俺一时心软,就放你条生路了,哈哈哈哈、、、”

    “呸!张飞,你的确变化很大,就连招式风格都完全转变了,按照你以前的风格,肯定一上来就会跟我玩命的硬拼!却想不到你会躲,真是越变越懦弱,越变越令我鄙视你!还想我投降?你没睡醒吧!是不是被我打伤的脑袋还没恢复啊?哈哈哈哈哈、、、、、、”

    自我毫无顾忌的嘲笑张飞的战斗风格的转变,甚至鄙视张飞是不是还没恢复!这么做纯属想激怒张飞,人越动怒,那破绽也就随之显露出来。张飞舔了舔矛锋,好似没听见一样,掏了掏耳朵,不屑的说道:“俺看清楚了,第一次战斗的时候,俺的一切招式风格都被你给看穿了!俺要是还看不懂这一点,俺就是力量再怎么增加也加不过你。你激怒俺是没用的,俺不能生气,俺一生气就会被你找到破绽,俺才不愿意呢!好了,接战吧!”

    说着,张飞身形一闪,一道蓝光划破火焰直逼自我天灵盖!自我大惊,后退数十步,躲过张飞的矛锋,一脚将地面上一具燃烧的尸体踢给张飞。看着迎面而来的尸体,张飞不慌不忙的一刀将尸体砍成两半,但是就在此时自我却带着长矛刺了过张飞一惊,不想自我居然会来暗招!张飞神情顿时一冷,身子向后弯下去,躲过长矛擦着火苗的矛头。张飞不甘示弱,一脚踹开长矛,顺手将长矛割向自我的脖子。

    自我立即后仰脖子,虽然及时,但是却也清楚感受到了矛锋散发的冷气掠过自己的脖子,就在那一瞬间,脖子处的汗毛立马全都竖了起来,皮肤都形成了鸡皮疙瘩。自我不甘心如此被压制,猛地一脚踹向张飞裆部!张飞好似长了眼睛一样,同时一脚踹了过去。二人力量几乎相当,都后退三步才稍稍站稳下来。

    张飞扭了扭脖子,眼神燃烧着熊熊战火,看着自我冷笑道:“热身也差不多了,来吧!然俺们速战速决!”自我紧紧抓着长矛,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之后,身形好似惊龙一般,撞向张飞。张飞大笑一声,边跑边耍弄着长矛,好似风车一样,幻化出千百道矛锋。“砰!”二者再次撞上,火花一闪而过,二人身影再次消失,却出现在空中又是一次撞击,火花消失的瞬间,二人也在此消失。速度快到极点,虽然二人体型壮硕,但是速度丝毫不慢,因为这是内心世界,不用像现实世界那样被万有引力所困阻,在这里没有丝毫的阻碍,因此二人的速度、力量、灵活、反应、防御都达到了人体能力的高峰!

    刀劲、金属交鸣声、呼吸声、吼声在这个世界嘹亮着,张飞与自我的身影因为速度高达极点,根本是无法用肉眼所能看见的。“嗡、、、嗡、、、嗡、、、”刀劲肆意着大地,到处可见都是长矛砍出来的痕迹沟壑。“砰!”张飞与自我的长矛再次交锋在一起,火花飞溅,张飞已经汗流浃背,但是眼神依旧有神。而自我则有些撑不住,双臂有些发麻,面部好似洗了脸一样,湿淋淋的!汗水一滴滴掉落在尘土中,可见交锋的激烈。

    张飞厚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这时候张飞的肌肉好似有了心脏一样,扑通扑通的膨胀着,一条条好似蚯蚓的血脉喷张着,整个体型好似在增长!自我吃惊的看着体型变成巨熊一样的张飞,眼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血丝随之也凸显了出来,就好似的了红眼病一样。

    “啊、、、”张飞突然推开自我,身体半蹲,好似有能量需要发泄,张飞不断大叫着,身体肌肉在跳动膨胀,发丝也都飘荡飞扬了起来,整个人好似龙珠里面赛亚人变身时候的形象。不过很明显张飞是不会变成超级赛亚人的。自我看着突变的张飞,二话不说,长矛由上而下,好似一条蓝龙割向张飞的肩膀。而张飞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眼神冒着精光,看着自我好似再看空气一样,很淡定很平静。而自我却高兴至极了,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矛的力量是自己全部的实力,虽说不能劈山断水,但是开山断石却不在话下。终于矛锋如愿以偿的劈在了张飞那拥有恐怖肌肉的肩膀上!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矛锋没有割进肉里面,反而长矛反弹了起来,令自我有些抓不住。看到这一幕,自我吸了一口冷气,眼珠子居然渗出两行血泪。

    “哈、、、”张飞好似发泄完了一样,猛地站起身,一股气从身上散开,地面随即沉下去三寸。自我看到这一幕,吓得后退三步,指着张飞说不出话来。然而也不得自我反应,只感觉眼睛一黑,不知道怎么的,自我居然被张飞踩在了脚下动弹不得。

    自我脸型此时变成柿饼一样,还好眼珠没有破,转过眼珠,极力的看过去,只见张飞好似神尊一样,正淡漠的俯视着他。

    蔡青一愣,没想到云彬来找的是蔡邕而不是她,内心不禁苦涩不已,原本水汪汪的眼睛一下黯然了下来,暗道:“果然,云公子心中只有小姐一个人,我真是痴心妄想,希望云公子能够早日寻回小姐。”

    “小青,你怎么了?发什么愣啊?想什么呢?”云彬有些奇怪的看着蔡青,原本还好好的,居然下一刻就低头沉思不理他了,虽然不想打断蔡青的思绪,但是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只得开口打断蔡青的思绪。

    蔡青身体一震,迷糊的抬起头,看着云彬着急的眼神,这才回过神,说道:“老爷最近心情很不好,常常思念小姐,甚至痛哭不已!所以云公子,你还是不要找老爷了,不然我怕老爷发怒会将你打出来的。”

    基本情况云彬已经了解,感激道:“谢谢你啊小青,不过这次我必去不可!哪怕会被蔡老打出来也必去不可。”说完,云彬大步离开,很快来到房门前,“咚咚、、、”的敲响了房门。“谁啊?小青吗?进来吧!”

    云彬看了看站在不远处一脸担忧的蔡青,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云彬沉吟少许之后,推门而进,顺手关上了房门。走进房间,布置没有怎么变化,但是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而蔡邕则虚弱不堪的躺在床上,头发散落着,而且白发也增加了许多,更加白亮云彬看不见蔡邕的脸,也就不知道蔡邕的情况,只得站在不远处恭敬的施礼道:“蔡老,我来了。”

    听见云彬的声音,蔡邕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缓慢的转过头,只见蔡邕红肿着眼袋,布满血丝的眼睛浑浊而无神,面部皮肤更是好似树皮一样,干老了很多,几乎没有水分可言。蔡邕见云彬真的来了,明显激动了起来,居然颤抖着双手,四处摸索着什么。这时候蔡邕终于摸到床栏杆,呼吸急促的说道:“昭、昭君找到了?她怎么了?怎么还不来见我?”

    云彬没想到蔡琰的失踪对蔡邕的打击如此之大,居然搞得当世大儒蔡邕精神错乱。见蔡邕如此,更加紧张了起来,如果自己等人还不能找出蔡琰,恐怕精神错乱的蔡邕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或者、或者自杀!如果真的自杀,那情况就更加危急了,当世大儒死在涿郡,以蔡邕的影响力,朝廷还不得屠郡。

    想到这里,云彬不敢说什么刺激蔡邕的话,生怕蔡邕真的发疯了!稍微整理了下言辞,不卑不亢的说道:“蔡老您老放心,这次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您放心,我已经找到关键性的线索,只要找到一件证据之后,我们就可以找到蔡小姐了。现在我已经吩咐手下去搜查了,蔡老您放心,最多明天你就能看见蔡小姐平安归来了。”

    蔡邕原本紧张的情绪慢慢舒缓了下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手再次抓紧了栏杆,急迫的说道:“昭君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比如严刑拷打或者什么凌辱之类!”

    云彬眉头一皱,这次来云彬主要打着两个目的,一个是做出假象,让家丁们知道他云彬是在蔡老这里。第二则是为了稳定打探蔡邕的情绪与心思,却不料蔡邕陷入如此地步,这有些出乎云彬的意外,不过现在蔡邕精神有些错乱对云彬而言也算是好事,起码乱了方寸,没有主见了,这样自己就更容易敷衍蔡邕

    云彬进上去,扶着蔡邕,温声细语的说道:“放心吧蔡老,有张二哥在,想来那些宵小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蔡邕这才完全放下心来,松开手,任由云彬扶着自己躺下,眼睛看着蚊帐,说道:“张飞,是个好手,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云彬见蔡邕被成功安抚,也就放心了。想来那些家仆们应该都集合好了,自己也不好再逗留了,于是说道:“蔡老,您老放心好了,现在我就去帮忙搜查,也好早日救出蔡小姐!您老安心的等待,别坏了身子,到时候就不是你担心蔡小姐,而是蔡小姐担心你了。”蔡琰眼神有些潮湿,很明显又想起蔡琰了,摆手说道:“好,你去吧!早点救出昭君。”云彬应了一声,行礼退了出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叮嘱了蔡青几声之后,云彬才偷偷摸摸的偷向老管家所在的房间。因为老管家静养,因此老管家早就被转移了地方,现在房间内应该没有人在。

    前院,关羽腰板挺得直直的,好似苍松一般,摸着胡子,眯着眼睛看着聚集过来的家仆们,什么话都不说。墨元与墨人将所有人都赶了过来之后,拿出点名册点了三次名之后,才确认没有缺少一个人。墨元十人见所有人都到了之后,来到关羽身前,躬身道:“关爷,所有人都到齐了,这里就交给您了,我们兄弟就去执行任务了!不知道关爷有没有什么之时?”

    关羽好似刚刚睡醒一般,睁开了丹凤眼,精光闪过,看了看议论纷纷的人群后说道:“去吧!都给我仔细点别遗漏任何一点事物知道了吗?”“是、、、”说完,墨元与墨人再次带队分开,开始搜查起家仆们看着翻箱倒柜的墨元等人,都有些震惊,一个个都吵了起来,声音一个比一个大,但是谁都不敢站出来主话,因为关羽正在上面看着他们,面对关羽这个超级高手,他们太不敢放肆,都成了缩头爆弹了。关羽看着吵闹的家仆们,一阵鄙夷,有些不耐烦的站起身,淡淡的说道:“都给我安静了,别打扰我闭目养神!”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威严不含丝毫水分的,场面顿时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停止了话语,看向关羽,但是一对上关羽犀利的眼神,所有人都一阵哆嗦,移开眼睛不敢对视。见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之后,关羽这才重新坐回凳子上,眯上了眼睛。

    见关羽在此眯上了眼睛,所有人突然感觉心口好似移开了一块大石头,舒服!关羽眯上了眼睛,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潜逃,因为关羽的武力摆在那里,谁要是敢潜逃,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死既残,谁敢试试?但是还是有几个人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一个身子高瘦的家卫,看了看关羽,打了一个哆嗦之后,招来同伴低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云子涵不见了!”

    另一个家卫看了看四周,说道:“是啊是啊、、、的确没有看见,他会不会去茅厕了?”一个比较矮的家卫拍了家卫一个脑袋,说道:“你以为云子涵是你啊!猪脑是吧,我看那个云子涵非同常人,一定是做什么事情去了。”

    高瘦的家卫阴险的诅咒道:“我倒是希望他上茅厕了,最好掉进去出不来。不过那个云子涵的确是一个神秘的人物啊,那次我跟他对视了一眼,我就感觉自己一丝不挂的被他看穿了,你们说怪不怪?”

    家卫点了点头,说道:“怪!可是云子涵到底去哪里了呢?会不会是去管家的房间秘密搜查去了?要是这样事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找到那个老管家与陈耿说的物品。根据云彬换位思考,张庄是整个涿郡势力最大的,因此藏在哪里都不如藏在张庄安全,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而张庄只有老管家急需要那东西,因此陈耿说不定会将东西藏在老管家的房间内。

    一路走来,路上不见任何人,可见墨元等人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都清理干净了。云彬毫无顾忌的推开房门,走进去仔细的端详着,只见老管家的房间比较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几个箱子、一个大书桌,就这么大的一地方,一眼都能扫视光。云彬看着墙壁,慢慢扫视了一圈之后,也没什么发现,墙壁上没有什么装饰,很简朴最多挂上一把弓而已,至于什么画图啥子的都没有。云彬有些不敢相信,来到墙壁,手摸索着墙壁,虽然没有后世的水泥墙平坦光滑,但是也算是不错的房子了。

    手划过每一道裂缝与凹痕,走了一圈,云彬还是不泄气再次走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云彬开始怀疑这个房间有没有机关了。不甘心的云彬只得再摸索的走一圈之后,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只得坐在椅子上,看着房间说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没有发现?以我的能力,什么机关逃得过我的摸索?何况我还出身机关祖宗的墨家!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没有发现?奇怪。难道这房间并不是老管家的主要场所?”

    云彬起身来到床边,将被子什么的都撕开了,也都没有什么发现,棉花都是那么白,杂色都没有。云彬将被子包好扔在一旁,将床单扯开,也都没有什么发现,看了看床架,打造也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的构造。床栏、床板、整个框架都摸索了一遍,都是实木,没有丝毫空心。云彬推开床,床底很脏,灰尘更是厚厚的一层,看到这里不用摸索都知道这里也没有什么,不然床底一定不会这么脏,而且丝毫痕迹都没有。

    云彬来到靠床的墙壁前,敲了敲,声音很充实,没有空鸣的声响,云彬有些不相信,一块块的敲了许久才放弃。云彬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上一杯茶之后,云彬眼眸扫视着整个房间,一边喝着茶水。云彬来回扫视着,他不相信这个房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正是因为这个房间太正常,才产生怀疑,谁没有个小秘密藏在房间里或者家里,现在老管家经常居住的地方居然没有丝毫秘密,这太不正常了,怎么说他都说一个管家,没有一定手腕,如何控制整张庄?

    看着眼睛有些累,云彬闭上眼睛,嘴巴放着茶杯,凝神暗道:“我好像忘记什么了,到底是什么呢?这一点一定关系到这间房间的疑点,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冷静,冷静点!我进房间之后,看这个房间的布置,然后摸索房间,再然后搜索床,而我却遗忘了什么,这点到底是什么你呢?冷静的想想、、、布置没有什么疑点、墙壁也没有什么、家具也没什么!这个房间还有什么呢?”云彬有些想不通,起身来回走动,就是想不到这个房间到底还有什么,看着日光即将入正,距离正午越来越近了,云彬也有些着急了,自己这些人不可能长时间禁锢那些家仆吧!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要是传出去,自己这些人的声誉将一落千丈。

    一定要冷静下来,云彬喝下一大口茶水,因为喝得太急,呛住了,茶水从鼻子飞溅流了出来。云彬平复下来之后,伸手擦去鼻子上的水渍,自嘲的说道:“真是人霉,喝水都会呛住,差点窒息,到时候就贻笑大方了“等会,窒息!窒息,没有呼吸了,呼吸不了空气!对了,就是空气,一开始进来就发现这个空气有点不正常,却不知道怎么不正常,所以很自然的忽视了。可是这空气到底怎么回事啊?气味不对。”

    云彬终于通过呛水想到了疑点,那就是空气有些不对劲,一般的空气是没有什么气味的,而现在空气中居然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却无法准确的认定到底是什么气味。云彬看了看四周,寻找能够散发这种奇怪气味的东西,但是这里没有菜或者死老鼠之类的东西,这就更加奇怪了。。

    这时候云彬目光锁定了那些箱子,虽然箱子的可疑度很低,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云彬打开一个箱子,发现里面都是一些衣物,气味到没什么不对,很正常,与空气中的其为不同。只得打开另一个箱子,里面是一些小部件的器具,有铜钟、碗、玉镯、刀币什么的。云彬仔细的一个个拿出来,闻了闻都没有什么怪异的气味,只得将所有希望都放在最后一个箱子内。云彬吸了一口气,打开箱子,里面全是一些瓶瓶罐罐,都是一些药丸。云彬一个瓶子一个瓶子拿出来,上面都有标明,比如清明丸、保心丸、活血丸、、、但是唯有一个比较奇怪,没有标明,就一个小瓷瓶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丝毫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云彬也没当一回事,打开其他瓶子,一个个闻了之后,也都没有发现什么药与空气中的气味相同,哪怕相近的都没有,失望之极的云彬将所有的瓶子都摆回原位,拿起那个没有标注的小瓷瓶,自嘲道:“没想到我会落魄到这种靠运气的地步!算了,这次只剩下你了,要是你也不对,那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云彬拿起瓶子,只见瓶塞并没有盖好,很松动,拔下瓶塞之后,将瓶子递上鼻子前,一股怪异的气味扑鼻而来。云彬大喜,看了看瓶子,喜道:“果然是你,终于找到你了!可是你到底是什么啊?怎么气味这么怪异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返回《穿越之大唐万户侯》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