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明朝小公爷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国朝军部皆忙碌,炸刺砸门痴虎儿(中)

第七百二十三章 国朝军部皆忙碌,炸刺砸门痴虎儿(中)

文/贪狼独坐
明朝小公爷 | 本章字数:5517 | | 明朝小公爷txt下载 | 明朝小公爷手机阅读
    鄯善先生的脸色略显疑惑,他可不知道这是战马踢踏的轰鸣声。

    他不知道,可湛若水知道啊!

    敢在这弘文注释院附近纵马的,细算下来就没有几个。

    再想到刚刚从疆场归来的那位小祖宗,结合他对腐儒们的看法……

    瞬间湛若水的脸都白了。

    “鄯善,老夫劝你最好现在就去找他们几个……”

    湛若水缓缓的站了起来,神情肃然的望着这鄯善先生道:“一会儿,有人来了……”

    “千万、千万、千万,莫要与他冲突争执!”

    真鄯善见湛若水说的郑重,不由得赶紧撩起袍子要走。

    但很快的,他便立在了门外。

    “来者莫非是陛下?!还是三阁老?!不对啊!李西涯不是到西南去了么?!”

    很快的,鄯善便顿住了脚步。

    便见他冷哼一声转过身来,面上带着不屑:“若水先生,莫以使些许小小伎俩便能改变大势!”

    “老夫等人早已议定,便是陛下来我等亦不改初衷!”

    这鄯善先生冷声一声,拂袖而去:“若是陛下、阁老逼迫老夫等……”

    “那老夫能便辞官而去,看看他们如何去掩这天下悠悠众口!!”

    湛若水并没有直接搭话,面无表情的对着鄯善的背影道。

    “恐怕这一切是诸位都商议好了的罢?!”

    正准备拂袖而去的鄯善这个时候缓缓回头,却没有答话。

    他只是定定的望着湛若水,然后轻叹道:“若水先生,您之才学老夫颇为钦佩!”

    “但……若是此番自行其事,便是老夫也无力助你。”

    亦是此时,那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大了。

    甚至隐隐的已经可以听到“隆隆隆~~”的马蹄声传来了。

    这个时候鄯善的神色终于慌乱了起来,敢在此处纵马者……绝对非富即贵!

    这同时也表明了一件事情,对方根本就没有将弘文注释院放在眼里。

    无论是谁来的了,他的这种行径都表明了一件事情。

    他……很不好对付!

    一念至此,鄯善脸色狂变!

    撩起袍子便向外狂奔,然而似乎来不及了……

    “轰隆~!”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鄯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因为这声音是传自与弘文注释院的厅堂,能在厅堂里传出这么大的声音只说明一件事情。

    对方,已经纵马入厅堂了!

    竟然……他竟然敢纵马入厅堂?!

    鄯善浑身都在颤抖,怒目圆瞪撩起袍子便向前飞奔!

    没一会儿,他便转进到了厅堂里。

    然而映入眼帘中的一幕,却先让鄯善恍惚间失神了一会儿。

    却见那大厅中站着一位少年,此少年身着淡兰色锦袍。

    上飞针走丝乃用金银线,绣着锦鲤跃海虹日图。

    但让鄯善愣神的,却是那少年的面庞。

    这面庞饶是鄯善自诩见多识广,亦在看到后脑子“嗡~”的空白了一下。

    心下只闪过一个念头,这世间果然有嫡仙之资者耶?!

    史书上说的“看杀卫玠”,又载兰陵“才武而面美”、“白美类妇人”。

    自己还好笑,恐是当年书载者大言哉。

    如今瞧来,怕只是自己见识浅薄啊!

    这世间果是有姿容如同嫡仙至凡者,现在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谁注释的?!”

    然而这嫡仙少年却对他们没有一丝的好脸色,眼见他那双丹凤竖起。

    顿时那双瞳赤若丹朱,瞧来让这在场之人不由得稍稍心悸。

    “哼~!谁家娃儿?!好不晓事!”

    便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想起,鄯善先生定睛瞧去。

    这是十五鸿儒里面汝南周氏二程之学周醇周茂实,其人未曾科举却是名士之一。

    家传学问精深,弟子多有出仕。

    只是不曾显露声名,若非此番经筵辩讲涉及文统传承。

    这位说不准会一直蹲在暗处,不断的增大自己学派在朝堂上的影响力。

    这周醇周茂实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一身浆洗的略发白的道袍穿在消瘦的身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缕长髯飘然,相貌端正刚毅。

    瞧着便是饱读诗书,鸿儒之士。

    “我是在问,这注释是谁写的!!”

    然而这少年却很不客气,那双丹凤桃花竟是竖起!

    一时间如同锋利的钢刀一般划过,鄯善的心头咯噔了一下。

    他已经猜到了这少年是谁了。

    整个京师,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大明。

    能够生的如此漂亮、有如此风姿,且有着如此威势的少年除却那位麒麟儿还有谁?!

    再一看少年身后那些个身着赤甲的女子,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哼~!你便是那玉螭虎罢?!”

    鄯善缓缓的站了出来,倒不是他想出这个头。

    实在是再不吱声,他担心有人万一脑子一抽蹦达找茬儿咋办。

    这玉螭虎可是上过疆场杀过人的,还曾马踏国子监!

    弘文注释院现在肯定是被他盯上了,赶紧点出来他的身份。

    然后命人入宫找陛下、阁老们过来,否则按不住这玉螭虎啊!

    “弘文注释院说到底乃是国朝重地,你如今纵马踏来有否将国朝放在眼里?!”

    鄯善不愧是鸿儒高手,一顶大帽子先给扣下来了。

    “你有否将内阁诸部、将陛下放在眼里?!莫非你玉螭虎已经跋扈至斯了么?!”

    飞扬跋扈,不将国朝、内阁和陛下放在眼里。

    这可是极为严厉的指控了,若是换作其他人恐怕都得慌了。

    然而……

    “我再问一遍……”

    然而玉螭虎却缓缓的走到了战马边上,将挂在战马上的一条长锏缓缓抽出。

    “注释,是谁写的!”

    一遍说着,他一边拎着这根长锏缓缓的走向了这些鸿儒。

    顿时他身上的杀气缓缓的弥漫开来,一时间这厅堂内所有人为之一滞!

    鄯善等人顿感身上汗毛乍起,仿佛自己面前走来的不是那俊俏少年。

    而是一头壮硕暴戾,利爪微张的吊睛白额虎!

    真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当他们动起杀念的时候其他人本能的就会生出一股恐惧。

    这是遇到了天敌的恐惧,这是人本能对危险的恐惧。

    “我们都有注释,你说的是那一段?!”

    终于,周醇的学生有人熬不住了。

    便见那人“扑通~”一声跪下,大声叫嚷道:“我等可都是国朝之臣,你不能妄杀啊!”

    “‘民可使其由之,不可使知之’此句为谁所注?!”

    玉螭虎的脚步缓缓的停下,那双丹凤桃花总算是没有如此渗人了。

    “还有《论语·阳货》‘唯上知与下愚不移’,这句又是谁人所断?!”推荐阅读//v.///

    一众人不说话了,但都目指周醇。

    您老组织的这事儿,现在把这杀神惹来了。

    那就您给行行好,处置了罢!

    周醇现在其实也怵的慌,只是脸上没有带上而已。

    玉螭虎的情况他是知道的,这位小爷刨掉所有的外置身份……

    那妥妥就是大明纨绔第一啊!

    弘治皇帝亲自给他起的字,大父是世袭掌京营的英国公。

    太子是他弟子,他若是耍起纨绔那绝对堪称大明第一。

    恐怕这玉螭虎就算是当街打死一个尚书,陛下也能给他生生保下来罢?!

    周醇也不是没有弟子在朝堂上,对于这玉螭虎的消息亦是略知一二的。

    在这京师里,最为惹不得的人物中。

    排在第一位的便是这玉螭虎,他比太子还惹不得。

    太子好歹有个约束,亦不太与人计较。

    可这位……他要是跟你计较起来,那事儿就大发了。

    “此为老夫注释,怎的?!这本就属老夫职权,你无权干涉!”

    周醇冷哼了一声,道:“若是有异议,可向陛下内阁……”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见玉螭虎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顿时周醇心道不好,但他动作都来不及做出便感到一股冷流从头顶渗下!

    “当啷~!”一声脆响,他头上的玉簪子竟然瞬间炸开。

    玉螭虎手上的那只长锏不知何时居然出手,生生的将他头顶的玉簪击碎。

    周醇那脸上瞬间血色全无,一个哆嗦腿软竟然“扑通~”翻倒在地上。

    “谁给你狗胆篡改夫子之言?!谁给你权利推愚民之论?!”

    张小公爷双目赤红,声若滚雷炸响!

    愚民啊!这些该死的腐儒,多少年来尽是推行愚民、愚卒论调!

    这些个杂碎们为了稳固自己读书人的地位,不惜让其他人变得蠢笨。

    华夏难道真的没有创造力吗?!

    华夏古代难道真的没有科学基础研究吗?!

    不晚于公元前3世纪,我中华大地便已经创出“盈不足术”了。

    直至9世纪才被传到了阿拉伯,13世纪意大利数学家把它介绍到欧洲,才广为传播。

    在阿拉伯和欧洲的早期数学著作中,盈不足术被称作“中国算法”、“试位法”、“双设法”等等。

    阐述直角三角形中内切圆问题的“勾股容圆”,不晚于东汉前期便已有之!

    最早见于《九章算术》“勾股”章,该章第16题为:“今有勾八步,股十五步.问勾中容圆,径几何?”

    此外还有制图六体、物不知数、正负开方术、天元术……等等。

    然而出于“重道轻器”、“愚民为上”的思想,这些个该死的魂淡刻意轻贱他们。

    宋代时候尚还好些,至少因为需求而有人做此研究。

    然而到了大明这个时候,这群魂淡开始大面积推崇官八股。

    将其他学问摒弃、打压,视其他为贱业、贱行。

    最终将泱泱中华这一块儿巨大的优势,彻底的丧失掉。

    “欺人太甚!!”

    周醇身边的弟子们涨红了脸,嗷嗷叫着便要扑上来。

    然而张小公爷哪里是好相与的?!

    甚至这几个周醇的弟子,连玉螭虎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

    便“砰砰砰……”的倒飞了出去,一下子将他们身后的桌椅撞的是“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地。

    “谁给你愚民之权?!谁让你执愚民之行?!”

    这句话,张小公爷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的悲愤……是真的。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什么叫做“知识改变命运”。

    只有掌握了知识、只有有机会接触到知识,那些贫民阶层才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而周醇这个天杀的,他竟然连这一丝的机会都要剥夺!

    若是让他得逞,天下士子们皆以此为标杆之下。

    普通平民百姓,还怎么可能有出头之日?!

    周醇为何会这么干,张小公爷其实心知肚明。

    他就是为了造成阶层的固化,就是为了让他的子子孙孙掌握着文字的解释权。

    这样在地方他们就等同于土皇帝!

    贫民越是读不起书,就越需要依附于他们而活。

    他们可以高高在上、可以愚弄百姓,可以弄他们为阀、使他们为刀剑肉盾。

    用他们子子孙孙的血肉,来喂饱自己子子孙孙的血肉。

    不识字,那就只能是听他们的。

    即便是有人侥幸读书读下去了,识字了。

    也只会归拢到他们这些读书人的阶层,与他们一并继续愚弄那些百姓。

    他们联合起来,可以三人成虎的吓唬这些百姓。

    只要几十号、上百号读书人在一起,都跟百姓们说一件事情。

    没有进过学、不识字的百姓,必然被他们所恐吓胁迫。

    历史上他们就是这么干的,多次冲击税吏、不纳税是谁指使的?!

    就是这些个读书人!

    因为趴在帝国和百姓身上吃着血肉,这种愚民之策对他们来说太有利了。

    所以周醇和好些人,才会想要趁着这次机会再扩大这种愚民的论调。

    最好定成圣人之论、定成帝国之论,这样他们子子孙孙都能和他们一样继续趴着吃血肉。

    这些人的自私与无耻,最终造就了什么张小公爷很清楚……

    西方人试探了几百年,终于认为这片土地已经堕落了。

    于是他们跟狼一样的撕咬上来,践踏这片土地、践踏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那些该死的腐儒们终于慌了,然而他们的那一套已经不再有人信了。

    人们终于发现了他们的伎俩,于是他们终于滚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

    然而人们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度全面的自我否定。

    甚至还有人提出各种奇谈怪论,要彻底的将整个中华数千年文统废除……

    “呼~!咔嚓!”

    周醇的胳膊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他的嘴里发出了惊恐而绝望的惨叫。

    “竟意图推愚民之策毁我华夏根基苗裔!尔不当死谁当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二十二章 国朝军部皆忙碌,炸刺砸门痴虎儿(上) 返回《明朝小公爷》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二十四章 国朝军部皆忙碌,炸刺砸门痴虎儿(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