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七章 谁人背后不说人(两章合一)

第七百零七章 谁人背后不说人(两章合一)

文/YTT桃桃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本章字数:5447 |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txt下载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手机阅读
    宋福喜站在门外问老太太,“夜黑了,娘,不回家睡觉啊?”

    宋福喜每次来三弟家,都是能不进屋就不进去,免得换鞋。

    “不回啦,今儿就在你三弟这里住,你回去睡吧。”

    打发走二儿子,马老太拿着账本,小声叮嘱钱佩英:

    “最后算出的钱,别告诉旁人。

    留些心眼,你自个生的亲闺女还没有成亲呢。

    虽说你们挣的多,但是挡不住你家花销也大呀,今儿吃肉明儿吃鸡的。

    别总是我说你就不乐意听,手爪子不要那么大。

    你是我三儿那个搂钱的匣,只有你把好那个管钱的小匣,这个小家才能兴旺发达。”

    钱佩英:“知道了,知道了。”

    当晚,马老太睡在小孙女这屋。

    三儿媳给她打的洗脚水端进来,米寿给送的擦脚布皂胰子,还给端杯水,“奶,夜里渴了喝。”

    “嗳,乖宝,快出去,奶在这查钱呢。”

    马老太两脚插在热水里,扭身子在查火树银花叶子。

    宋茯苓肩膀搭着毛巾进来,一脸无语。

    怎么的?

    看这样,她,她奶,花,她们仨今晚一起睡呗?

    马老太翻了小孙女一白眼:“想说啥放心里,别讲出来。又打岔,我白查了。数了好一会儿容易嘛,让你一句话就给整忘。”

    好好好,您老接着查。

    宋茯苓上炕铺被,解开头发,用木梳通通发,换上睡衣。

    脸早就洗完擦完。

    又给脖子、胳膊、腿和脚抹点海蓝之谜的精油和面霜,然后才躺进热乎乎的被窝。

    宋茯苓闭眼睛不说话,马老太却不习惯了。

    瞅孙女后背一眼,又瞅孙女一眼,放过火树银花,凑了过来。

    “嗳?胖丫,你和奶说说,你桃花姐成亲,你就没想过自个吗?不怕,就咱祖孙俩,没人能听见,没啥害臊的。你就当和我闲磕牙说说呗,寻没寻思过?”

    宋茯苓闭着眼睛不回应。

    “睡啦?你别睡,奶能和谁唠唠知心磕,也就是和你呗。这么滴,你要是不说,你听我给你唠唠呱呗。”

    马老太擦擦脚,脚巾向地板上一扔,盘腿坐在炕上眯眼道:

    “今儿我就想,到你成亲那日,那得热闹成啥样。下聘礼那阵,能不能这面头一抬聘礼箱子进屋了,最后那一抬还在村口停着呢。”

    啧,想想就犯愁哇,到时候那么多聘礼往哪里摆。

    摆大门外给大伙看?

    是,那很有面子,可是万一丢一件半件的咋整?

    到时候不用说,全家都要齐上阵守着。

    一人守几口箱子,丢一点儿半点儿,那全是贵的,那都会心里接受不了。

    “就那箱子,哪怕是空箱子的木料,胖丫,奶和你说,就会值许多银钱。我有想过,金宝米寿他们将来成亲全能用上,一人给三五个箱子送到女方家就会很有面子。剩下的看看,如若是能打棺材用的,我就将空箱给自个留着。”

    现在住的这些房子,不过是临时住所。

    只有她那个棺材,才是永恒的家。

    她老太太不懂啥木材能将自个包裹的永恒不朽,但是她觉得凡是国公府出品的,总是最好的。

    宋茯苓:“……”

    从结婚箱子聊到棺材板子,除了她奶也是没谁了。

    “唉,我还犯愁,”马老太真就露出愁容满面的模样:

    “聘礼多虽好,但是陪嫁,也要和人家是配套的对不?

    要不说呢,有时门当户对是真理。

    总是不能要求人家送你翡翠玛瑙,然后娘家就给带些被褥袜子,没有稀奇值钱的吧?

    最起码也要,那面给得起大宅子,咱这头能给得起大马车。

    要不然一头太高,一头太低,起头就仰脖子张望。”

    听这番话就知道,老太太真就认认真真犯愁过,“还好,你爹争气。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能争气到哪一步,就怕他猫一天狗一天的。”

    老太太是真担心啊,到时陆畔咔咔抬来一百多抬聘礼,然后家里,倾全家之力也塞不满值钱物什。

    到时搬到婆家晒嫁妆,打开一瞧,就那些皇亲国戚不得笑掉大牙?全城笑闻。

    不敢想象那画面,想的心直发毛,太磕碜,容易吓到自己。

    “算了,我还是说点开心的吧。”

    至于不开心的,求菩萨保佑,船到桥头自然直。

    “呵呵,嗳?胖丫,奶昨儿做梦了,今儿太忙,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讲。

    我昨儿梦见自己躺在金银珠宝里,梦的可真亮,那金子直晃眼睛,我被晃的紧着揉眼睛。

    可能是被这几日喜事闹的,梦里说是你也穿着红衣裳,出门了,去哪不知道。

    反正,我是抱着小金人,躺在珠子里被咯醒的。”

    宋茯苓眼睫毛动了动:无语至极。

    她奶,现在太俗。

    以前挺单纯个人,挺要求进步的。

    现在怎么那么现实呢,比她还爱做灰姑娘的梦。这要是在现代,应该很爱看偶像剧。

    听二丫姐说,就前一阵,二丫姐和奶去戏楼给人送订的大蛋糕,奶站在戏楼不走了,听的滋滋有味。

    就因为上面在正唱着富家公子爱上贫家女的故事。

    听到最后是悲剧,奶回头还骂骂咧咧的,说是:咿咿呀呀唱半天不成一对儿,那你唱的什么玩意儿,浪费吐沫星子。

    宋茯苓在心里吐槽马老太的同时。

    马老太也在冲小孙女撇撇嘴,心想:

    一提陆畔,你就不吱声,就像你那事能藏住似的。

    你不吱声,就能当没那事啦?糊弄鬼吧。

    你等着,等你爹彻底科举完的,我给你捅开。

    免得你爹傻乎乎的总拿陆畔当兄弟,给人家陆畔那孩子憋闷坏了。

    想拿你爹当老丈人孝敬,你爹总拿人家当好友相处。

    宋茯苓终于睁眼,捂住耳朵,扭头问道:“您在心里嘀咕我什么呢?”

    马老太矢口否认:“没,木有哇,我这要睡觉啦。”拍了拍稻壳枕头,拍平躺下。

    “您别睡,您指定是嘀咕了,要不然我耳朵怎么会热?”

    “哎呦我天,冤枉啊,在你家住一宿,这还被赖上了。”

    县衙后院。

    胡夫人问夫君:“老爷,今儿见到宋举人家的女儿啦?”

    胡知县穿着里衣,手里端着茶杯,吹了吹茶叶沫回道:

    “见到了,知书达理,明眸皓齿,但不是你能惦记的了。我那时候说提亲,你非说等,等吧。”

    “怎么,他家女儿被许了人家?”

    胡夫人心里一急。

    这人啊,就是这样,无人问津也就那么地儿,可是当听说被抢走又着急起来。

    胡知县沉吟了下,倒也不是。

    所以说,或许没提过亲也好。

    胡知县给夫人使眼色,示意夫人让丫鬟们全退下。

    他上了榻,才小声和夫人八卦讲,“我猜测,那宋子帧的女儿应是被国公府的独苗少爷瞧上了,双方已到心照不宣的程度。”

    不提流光溢彩的火树银花,只宋家今日屋里摆设的花瓶,用的碗碟,那份精工巧艺就不是普通官窑能制造出来的。

    还有那日,他在宋家遇见陆将军,陆将军向宋福生的母亲叫祖母,随的是谁的辈分?

    知府李大人,为何又要给宋福生如此大的脸面,只一个义子和外甥女成亲就送来双礼。是不是早就知晓了什么消息?

    等等一切不寻常的地方,在他今日见到宋举人的女儿时,胡知县觉得,似乎全找到了答案。

    “什么?”

    胡夫人一脸吃惊:“那位宋姑娘就那么美貌?陆家少爷还随她辈分向乡下老太叫祖母?简直不可想象,这差的也太多了。老爷,难道她会被纳进府?”

    “应是吧,我想是能进府。宋子帧不是白身,他是举人,即使门第悬殊再大也会给他女儿一个名头的。更何况,这里还有宋子帧早早就为国公府效力的事。想必,即使是国公爷也会考虑这一点,弄好了,能是贵妾。”

    胡夫人瞠目结舌,喃喃着:如若她在正经少夫人入府前,再生下个男娃,那可真叫乡下的土鸡窝里出了金丝雀,彻底飞上了枝头。

    而魏大人比胡知县还知晓内幕。

    他连宋福生能走进户部毛大人视线的缘由都知晓,那不就是陆将军在其间穿针引线的缘故嘛。

    魏大人倒没觉得子帧兄会送女儿进陆府当小妾,也不认为子帧兄会用女儿换更好的前程,凭的是他对宋福生性情和能力的了解。

    有能力的人,通常都是很自傲的。

    就像宋兄会舍了官职,下场科举。

    那时候,有些人背地里说宋兄是靠关系上来的,给陆家军送粮是带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思,宋兄:好,不干了,下场给你们看看。

    一般人干不出这种事,没这份魄力。

    一般人通常是爱讲究就讲究去呗,自个能捞到实惠就行。

    所以说,子帧兄不是一般人。

    但他有理由怀疑,有没有可能是陆将军见到子帧兄之女有了想法呢?

    要知道陆公子很年轻啊,还没成亲。

    魏大人总有种感觉,通过各方面的消息感觉出,陆将军对宋兄对宋家很上心。

    总之,甭管是什么,他这个魏伯伯在见到宋侄女后,第一印象就是这孩子将来能嫁的不错,尤其她爹的前程在上升期。这如花似玉的大闺女还挺让他羡慕,他家仨小子,一个闺女也没有。

    仓场衙的庞大人就更直接了。

    庞大人是靠自己一步步升上去的,说话难免糙一些。

    他夫人问,宋举人家的女儿怎么样,能不能介绍给我娘家侄子?

    在古代,找对象就是这样,通过相熟的关系网互相介绍,然后再让媒婆上门。

    这两年,朝廷总出事,先是先皇驾崩国丧,打仗,发大水,好多适龄成亲的就被耽误,像被堵塞了似的,今年就有一大批年轻人定亲、成亲。庞夫人着急啊。

    这也是宋福生在婚宴上说“我们家差些举行集体婚礼”大伙乐的原因。

    真是那样,岁数不等人,每家都在连续办喜事。

    “夫人,你想甚美事呢,人家闺女长的跟朵茉莉花似的,就你娘家侄子那样,”除了有俩钱,剩下啥也没有。

    “这要是你闺女跟朵花似的,你嫁啊?你可别让我凭白得罪人,我和宋兄好着呐,连提都不要提。”

    庞大人过一会儿脱掉皂靴又说:“换做我是宋兄,才不着急给闺女定下亲事,年纪又不大,谁知道当爹的将来能走到哪一步?眼下急火火给定下,给低嫁了呐?那多悔。”

    语气里有种,卖猪肉万一贱卖不合适的感觉。

    恩,那些去参加婚礼,见到宋茯苓的举人们,也是如此想的。

    宋孝廉的女儿,不是他们能给介绍对象的,自家儿子也不行,感觉没有底气。

    杨明远的嫂子音调拔高:“四十两银钱,家里趁啥呀,随礼给随四十两?”

    “闭嘴,”杨明远的母亲呵斥儿媳:“明远是将你这个嫂子当回事,才会你问他,他就告诉你。花你的啦?”

    “不是,娘,你误会了。我那意思是,什么关系呀随手就送四十两,那能换两个老粗的实心大银镯啦。这么大方,我只是想不通,小叔总要图点儿啥吧,像是能帮到咱家或是看上人家闺女之类的。”

    “看上人家闺女?”

    “啊?”杨嫂子一脸莫名其妙,她刚才说啥啦,“啊对,看上人家闺女了,娘。”

    杨母脑海中闪现宋茯苓的模样,有些事情呼之欲出,急匆匆转头去找杨明远。

    杨明远的嫂子站在原地,不会吧?她随口说的居然猜中啦?

    ……

    杨母冷不丁出现问杨明远,我儿,你是看上宋姑娘了吗?

    杨明远的笔尖顿时污了纸张。

    他抬头看向窗外,连停顿都没有停顿道:“是。”

    他娘说,不行,咱配不上人家吧?

    杨明远沉默的洗完笔后,才转过身,语气平平问道:“娘,您是我亲娘,难道你也认为儿不配?”

    “我……”

    “呵呵,原来如此。”

    杨母感觉出儿子对她的失望,急忙上前解释道:

    “明远,你在娘心里自然是好的,娘着急是怕你分心。

    下一步就要进京赶考,我是觉得吧,这件事有些不能成。

    为啥不能成呢,因为咱家起头就不如人家。

    你说你考上秀才,人家爹也考上秀才,你考上举人,人家爹仍考上举人,还排在你前面,是奉天有名的才子。

    你说要是你考上举人,她爹落榜了吧,这事情还有个想。

    所以说,咱怎么使劲似乎都比照宋家差一些,你就不要为不能成的事儿分心了,分心往前凑乎,再影响到你下一场前程。”

    杨母越解释越乱。

    “娘,您出去吧,我要温书了。”

    “明远?”

    “出去。”

    门关那一瞬,杨明远将纸张揉成了团,狠狠攥在手心里。

    一盏茶后,他才又慢慢松开。

    已习惯别人对他说不行,脸上恢复平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零六章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两章合一) 返回《我全家都是穿来的》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零八章 爱要怎么说出口,憋在心里好难受(两章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