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伙头兵纪事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0章 番外 三

正文 第100章 番外 三

文/小春贤
伙头兵纪事 | 本章字数:5057 | | 伙头兵纪事txt下载 | 伙头兵纪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乾元九年初,寇老太太韩氏病逝,享年七十三岁,接到丧报时,寇镇即刻启程赴京奔丧,这次回京恰逢顾小满左腿意外骨折,是以寇镇便没有带上他,不想寇镇还在路上时,丧信再次报来,原来寇老爷寇如海误食所练仙丹,也随着老太太一起去了。

    寇府一连两起丧事,远在定州的顾小满自然不知京里的寇府是何情形,这三个月内,顾小满腿上的骨折早已好了,就连给他爹娘的信都去了一个来回,但寇镇却还没从京里回来,这期间,也只打发人给他送了几封信,信中并没提及府里的丧事,只说自己诸事都好,叫顾小满不必惦记。

    四月,顾小满接到来信,说是府里丧事处置妥当,寇镇现已正在回定州的途中,不过他信中提到,此次孙姨娘也会跟他一并搬来定州,顾小满知道后,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又想起,现如今寇府的老太太和老爷都没了,寇镇若不将孙姨娘带回来,岂不是叫大太太随意搓揉么。

    没过几日,寇镇给顾小满来了信,说是他已回定州府,叫顾州把虎生带回去,与他们团聚。

    顾小满当即把伙房里安排了一番,又跟虎生的先生请了假,便带着他打马往定州府去了,半日后,父子俩进了城,虎生问道:“小爹,爹的亲娘来了,那等会儿我见了她叫什么,也叫奶奶吗?”

    “大概是吧。”其实顾小满也不大清楚,寇家规矩大,姨娘只能算半个主子,不过现在他们又不在寇府,想来虎生这声奶奶也叫得。

    提起孙姨娘,顾小满已将近十年不曾跟她见面,他印象里的孙姨娘仍是那个动辄就啼哭不休的妇人,也不知这些年过去了,她爱哭的习惯有没有好一些,加上她并不知道虎生是她亲外孙的事,到时可别叫她看出端倪才好。

    不一时,顾小满和虎生到了自家宅子,因主人在家,大门并未紧闭,他们刚下马,守在门房处的罗老汉就听见动静,罗老汉跑出来拉住马。

    顾小满和虎生跟罗老汉打了一声招呼,便进了宅子里,刚进去,他就发现宅子跟先前不一样,不光整理的干净光洁,屋里还摆了不少花花草草,看起来比往日热闹许多,进了二门,他还看到有几个不认识的仆妇,想来这些人是专门伺候孙姨娘的。

    刚到里间,顾小满一眼便看到寇镇,只见他穿着素白的袍子,正背手立在廊下,嘴角含笑的望着进来的顾小满。

    看到这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前,顾小满眼眶有些发热,他张了张嘴,喊道:“大人!”

    这些年来,顾小满的称呼始终不曾变过,一声‘大人’,带了几分欢喜,几分眷念,几分牵挂,甚至还有几分委屈。

    寇镇嘴角笑意更浓,还冲着他招了两下手,顾小满松开虎生,三步并做两步到了寇镇面前,寇镇伸出手,揉了几下顾小满的脑袋,两人都没有避忌虎生,直接手牵着手望着对方。

    按虚岁来说,虎生都快十岁了,他已初识人事,眼见两个爹当着他的面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脸上不禁有些发烫,也不知是该继续留在这儿,还是该避开。

    正在虎生纠结的时候,从屋里传到脚步声,随际一个老妇人被两个小丫头搀扶着出来了,顾小满挣脱了寇镇的手,他抬眼一看,只见出来的正是孙姨娘,那孙姨娘见了顾小满,先怔了一下,随后望着虎生,笑着说道:“这就是侃如吧!”

    虎生恭恭敬敬的给她行了一礼,说道:“侃如给奶奶请安。”

    孙姨娘却是呆住了,随后眼眶含泪,倒把虎生唬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哪里冲撞了孙姨娘,寇镇和顾小满早就领教过,是以两人都很淡定,那孙姨娘落了两滴泪,用手帕擦试干净,走过来拉着虎生的手,亲切的看了又看,叫小丫头进屋去拿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说道:“孩子,这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你拿着吧。”

    虎生没有接,他先扭头看着他爹和小爹,寇镇微微颔首,说道:“收下罢。”

    虎生这才接过孙姨娘送的礼,那孙姨娘虽说刚虎生见面,却十分喜爱他,自见了他后,便一直拉着虎生的手虚寒问暖。寇镇和顾小满互视了一眼,关于虎生的身世,知道的人没几个,没想到祖孙两个头一回见面,就投了缘,这亲情血缘之间的牵绊实在是叫人不可思异。

    孙姨娘和虎生进屋里去说话了,正好让顾小满紧绷了一路的身子稍微得到松缓,孙姨娘算是他名义上的婆婆,只是顾小满实在不知该如何与她打交道,现在有了虎生,想来孙姨娘也顾不上他了。

    寇镇和顾小满三个多月没见面,他握着顾小满的手,绕到后面的小院子里,春日正好,院子里一棵桃树开出了花苞,顾小满时不时的抬头看两眼寇镇,自从这人回来了,悬着的心也能落回肚子里,那一直向上扬起的嘴角咋样也压不住。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顾小满问道:“大人,你在京里过得还好么?”

    “很好。”对于寇镇来说,京里的日子无所谓好与不好,当年威风赫赫的国公府早已没落,沦落到靠卖地产度日,如今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而已,即便如此,过惯了奢靡日子的主子们也不知反省,仍旧一味的讲排场爱虚容。寇镇与顾小满多年前就从寇府净身出户,此次回了府,也只料理老太太和老爷的丧事,余下的诸事一概不掺和。

    顾小满又问;“你将姨娘接了过来,这是以后都不再回京里的寇府?”

    寇镇点头,答道:“不回来了。”

    听了他这话,顾小满心里有些暗喜,寇镇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开心了?”

    顾小满点了两下头,老实的承认道:“开心!”

    寇镇一笑,他牵着顾小满的手,说道:“现今把姨娘接到定州府,咱们这宅子虽说比不得京里的国公府,到底也不委屈她。”

    两个人说了半日话,余婆子过来请他们去吃饭,整个宅子里就四个主子,饭菜也不必分桌,直接围坐在一起。那孙姨娘搂着虎生坐在身旁,又是夹菜又是倒茶的,不到半日,虎生就与她熟悉了,满嘴的奶奶,叫得十分亲热。

    吃到一半的时候,孙姨娘望着顾小满,她问道:“镇儿正君,听说侃如是在三羊镇的学馆里上学?”

    顾小满点了两下头,说道:“正是,白日在学馆里上学,晚上回营去歇息。”

    孙姨娘脸上挂着笑,她说;“你跟镇儿平日在营里都有差事要当,如何能顾得好侃如?不如就把侃如留在我身边,再请先生到家里来教他念书,这样岂不更好?”

    顾小满楞住了,他下意识的望着寇镇,但寇镇却像是没有听到孙姨娘说的话一般,正在认真的给一块鱼剥刺,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孙姨娘见他们不说话,又笑眯眯的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侃如好,那乡下的先生能有什么本领?咱们请个有学问的先生教他几年,这样才不耽误孩子的前程。”

    还不等顾小满开口,虎生先不乐意了,他说道:“我们先生学问好得很。”

    不说他舍不得他爹跟小爹,单是进宝叔家的阿保弟弟他也舍不得呀。

    孙姨娘摸着他的头,和蔼的说道:“你跟着奶奶住在城里,身边有人伺候,想要吃什么东西,奶奶使唤人出去,片刻就能买到,不比乡下住着强?”

    虎生闷声说道:“我不愿意到城里来住。”

    顾小满自然是不会叫虎生搬到定州府来住的,他眼见孙姨娘还要劝说虎生,插嘴说道:“姨娘,虎生还小,又跟我们在营里住惯了,他不愿意住在定州府,咱们就别强逼他了。”

    孙姨瞪大眼睛望着顾小满,难以置信的说道:“你几时强逼哥儿了,我还不是为了哥儿好,为了你和镇儿好!”

    说着,孙姨娘眼圈儿又红了,她又望着寇镇,委屈的问道:“镇儿,依你看呢?”

    寇镇慢腾腾的放下手里的筷子,他先看了一眼顾小满,见顾小满绷着脸,神色很是坚定,显然是不打算退步的,于是对孙姨娘说道:“姨娘,就听小满的意思罢。”

    寇镇这话刚说完,孙姨娘眼眶的泪簌簌往下落,虎生惊住了,他不安的看着他爹和小爹,却看到他俩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孙姨娘一边擦泪,一边哽咽着说;“你说我容易么,千里迢迢从京城跟着你来这苦寒的地方,原本想帮你们照看孩子,谁知一个两个都不领我的情,反倒还怪我多事。”

    好好的一餐饭,因孙姨娘闹得众人都不愉快,那孙姨娘到最后饭也没听,坐在屋里哭了半日,顾小满隔帘听着她的哭声,又是烦躁又是无奈,最后他索性出了屋子,跑到后院去劈柴,等寇镇找过来时,柴火都已劈了半堆。

    顾小满看到寇镇走来也没理会,手里的斧头仍旧劈个不停,寇镇看了他半晌,问道:“还生气呢?”

    顾小满这才停了下来,说来也可笑,他又不是不知那孙姨娘的秉性,要是自己不看开一些,只怕日后还有生不完的气,只是虽说这样宽慰自己,心里却仍旧感到郁闷不已。

    寇镇对他说道:“姨娘年纪大了,难免有些左性儿,我们少不得要迁就她。”

    顾小满绷着脸,他说道:“平日啥都能迁就她,但是虎生不能离开咱们身边。”

    “不是说了么,都听你的意思。”其实对于寇镇来说,虎生在哪里念书都一样,不过顾小满如此坚持,他自然是听顾小满的意思。

    顾小满见寇镇不是来劝说他的,总算不像先前那样沉着脸了,他望了寇镇一眼,说道:“你说真的?”

    寇镇点头,两眼直视着他,说道:“我何时骗过你了?”

    顾小满放下心来,他家大人说的话向来一言九鼎,既然这样说,那就没啥事了。

    在定州府这几日,孙姨娘因对顾小满心里有气,连正眼也不看他,顾小满几次想主动找她说话,都被泼了一盆冷水,直到他们临走这日,孙姨娘还是没能留下虎生,寇镇他们回三羊镇这日,孙姨娘依依不舍的送走了虎生,那虎生倒也机灵,再三保证会时常进城来看她。

    寇镇他们一家三口回了大营,谁知半个月不到,顾小满接到口信,说是孙姨娘带着仆妇们到了三羊镇,就住在镇上那家简陋的客栈,他知道后大吃一惊,恰巧寇镇往平安县去了,顾小满少不得要过去看看,等见了孙姨娘后,他还听说姨娘一口气在客栈交了半年的银子,显然是打算长住。于是说道:“姨娘,你咋跑到镇上来了?”

    孙姨娘怀里搂着虎生,她瞥了一眼顾小满,说道:“我是来看我孙子的,你不让他回定州去,我陪着他住在三羊镇上,你总没话说罢?”

    顾小满耐着性子劝道;“镇上不比定州府要啥有啥,您老是过不习惯的,看完虎生,我叫罗大叔趁着天色还早,送你回城去吧。”

    孙姨娘怒道:“我自己的事情不需你来作为主。”

    顾小满头疼得直抽抽,难免他家大人说孙姨娘越老越左性儿,再加上她本来对他有气,这可如何能劝得动她?

    孙姨娘在镇上一住就是多日,任是谁劝也不中用,后来顾小满想到,他和寇镇在营盘村有一间房屋空着,孙姨娘不愿回定州府,回村里去住,也总比住在客栈强,谁知他把这个提议一说,孙姨娘仍是拒绝。

    好不容易等到寇镇回来,他知道前因后果后,带着顾小满来看孙姨娘,那孙姨娘见了寇镇,又是泪眼涟涟的,倒不是她恼顾小满,全因她这辈子过得谨小慎微,日后的依靠全指望着寇镇,谁知亲生的儿子却站在顾小满那边,这叫她如何不伤心。

    寇镇拉着顾小满坐在孙姨娘身边,他看着她,喊道:“娘。”

    听了这声称呼,孙姨娘满脸震惊,最初她还当自己听错了,但这一声‘娘’实在是真真切切。那孙姨娘回过神来,望着寇镇直淌泪,她身份低微,就是在自己儿子面前,也总是缩着身子,原本她只当自己这辈子都听不到这声‘娘’,不想却亲耳听到了,此时,只怕是叫她去死,她也是甘愿的。

    而寇镇脱口喊了孙姨娘时,他自己亦有些微怔,他这亲娘软弱怯懦,有时行事就是寇镇也看不过眼,不过,在他没有遇到顾小满之前,也只有她会记得他喜爱的吃食,会给他做衣做鞋,还会节衣缩食的给他攒银子,他原本以为这声娘难以启齿,只是叫当出来时,心内某块缺失的地方似乎瞬间被填补了一般。

    “是我没想周到,你独自住在定州府难免会孤单寂寞,我在离大营不远处的地方有几间房屋,比不得定州府的宅子宽阔,但好在离儿子的大营近,就是时常见一面也容易,你要不就随着儿子搬到那里去罢。”

    孙姨娘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寇镇肯叫她娘,先前的那些不快,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顾小满看着寇镇,他心里也替他家大人高兴,这世上母子间的亲情是割不断的,这一声‘娘’喊了出来,能化解许多挡在他们之间的阻碍,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握住寇镇的大手,寇镇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也紧紧回握住他的手。
(快捷键 ←)上一章:第99章 番外 二 返回《伙头兵纪事》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