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综漫之那年转角遇见她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阅读

文/未知
    ,还有一头大大的浅紫色波浪卷,右边戴着一只紫色的镶着月亮的发夹,黄|色眼瞳。全身紫色系列除了眼瞳外的守护甜心对着雪忆幽怨的说着。明明知道雪绘最不喜欢被隐瞒却还是在她面前隐瞒,生气的雪绘最可怕了!!!

    “我知道的,抑月。”雪忆淡淡的回应道。“诶?”抑月奇怪的发出一个惊叹,明明知道还这么做,有隐情,嗯!

    “在记忆中找到了吗,关于这个孩子的资料。”忽然有一个声音凭空响起,接着声音的主人出现了:一头美丽的粉色略带蓝色的头发左边一点被扎成辫子垂在其余大部分的头发上,右边的一小部分被绕到左边来和那条辫子结合起来用一条镶着水晶的绳子绑起来,一双灵动的深蓝色眼睛。穿着一身长到把脚盖住的水色樱花和服,手里拿着一只橙色的折扇的守护甜心说道。

    “哎?!绯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显然抑月被吓到了。“刚刚。”“……”所以你是来专门吓我的是吧?

    “嗯,找到了。”可能是路过,也可能是……“蓝呢?怎么不见她?”忽然发觉了一个活宝不见了,问着绯鞠。绯鞠不在意的回答:“可能会去了吧,今天她玩的太疯了。”明明雪绘叫你去看好她的,你居然这么怠慢——雪忆黑线中。就是因为太活宝了容易出事才叫在我们中第二冷静的你去看住她的,你倒好,就不理她了——抑月黑线中

    “嗨……”然后忽然三只守护甜心一同叹气起来。“真是不华丽,你们居然这副怂样!”又是一个声音。然后一只穿着华丽的天蓝色晚礼服,胸前还有一枚蓝色的玛瑙胸针,脚上是一双蓝色的水晶鞋。一头荧光色头发扎成公主头,用一个银色王冠固定着,手上还缠着一些白色的丝带。优雅的举止散发着贵族的气息,优雅如姬。

    “切,你怎么来了啊,娅姬?”抑月有气无力的问着。雪绘和绯鞠也配合的无力的点点头。娅姬看见她们的样子,真的好想破口大骂!

    “……”然后四只甜心又沉默了下来。之后,抑月疑惑的问:“彦凕哪去了?”

    “不知道。”雪忆回答

    “估计又跑哪鬼混了。”绯鞠不留情的贬低着那个叫做彦凕的守护甜心。

    “没错!”娅姬赞同着。

    “可是……”抑月不放心的又想说什么,可是雪忆抢先回答

    “放心吧,孤凛也在呢。”

    “嗯,他的几个猩猩相照的几个也在呢。”

    “……啊,也对……”抑月想了一下,也对。

    “切,到底谁才是那个家伙的姐姐啊。”雪忆绯鞠娅姬纷纷无奈的对抑月说道。抑月愣了一下,急急忙忙的招着手说:“才…才…才没有!我……我只是担心……担心……担心……”“担心——?”说着还专门拖长音,带着调侃和期待。

    “你们几个……”抑月忍无可忍中

    ============

    “看来抚子真的对那个叫做木心的很在意啊。”亚梦喃喃道,唯世听到后,笑笑说:“啊,对啊。我刚认识抚子的时候,她就经常看着手机好像在等谁的短信一样呢。”

    “啊!!”忽然间空海叫了起来,亚梦唯世,正在打闹的抚子弥耶都把视线集中在叫者身上。唯世第一个问:“怎么了空海?”

    只见空海的手指指着一个方向,手在不停地颤抖,然后大声的叫道:“千月雪绘!!!!”

    “诶?!”

    “绘酱,有人在叫你哦。”一个空灵的声音在雪绘的发丝里响起,雪绘听了之后望了过去。

    “轰轰轰轰。”望过去的时候雪绘只见到一股巨大的灰尘向自己扑来,下意识的就想躲开。可是他在隐隐约约中看到了一个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来,就想着等他过来的时候再把他扔回去。可是没想到……

    “千月雪绘?你是千月雪绘对不对?!”空海跑过来就立马抓住了雪绘的双臂,而且抓得很紧,好像怕松了她就不见了一样。

    雪绘感到手臂上的力道逐渐加大,不舒服了微微皱起的细眉,在表现自己的不悦。空海看着她皱起眉,疑惑的看了看,才发觉自己太过激动了。“对不起啊,那个……你是千叶雪绘吧?”自己都不肯定还好意思去问,万一真的不是怎么办?守护者纷纷黑线。

    雪绘握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抬起头(咳咳,雪绘比他矮)对他点点头。拿出笔纸写着拿给他

    ‘你好,相马君。’(不知道他是叫‘空海相马’还是‘相马空海’)空海看完后兴奋的抬手揉乱了雪绘的褐色披肩短发,直到头发完全乱成一团的时候和雪忆威胁的眼神后才慢慢收手。看着那团乱乱的头发,心里有点愧疚感。可是一会儿就打消了。“你这家伙到底去哪了?好好的在藤枫学院待着不就好了,还转去了什么?”说着看了一下雪绘胸前的勋章。“冰帝?!你去冰帝啦?”雪绘在整理头发的时候也点点头,算是回答了。‘吃饱饭没事干’这几个字明晃晃的写在了空海黑下来的脸上。雪绘看着他黑下来的脸,沉默着,沉思着……

    “那个……这位是?”亚梦还不知道这位是谁,但是觉得好像不会说话。但是还是惊讶与她的容貌:褐色披肩短发,很简单,在任何地方随时都可看见。但是在她的身上感觉出来的却截然不同,不是平凡,不是普通。要说复杂却不复杂,要说复杂却的的确确的不简单。眼镜后的眼睛很明亮,一双魅惑的蓝眸,却用了眼镜遮挡住它的美丽,却增加了她本身就带有亲近感的魔力。眼神是温和的,友好的,无奈的,宠溺的。动作是优雅的,轻盈的,而且带着虚幻,好似一会就不见似的。很不一样……是自己根本就无法比拟的……

    “啊,这位是千月雪绘,是空海以前的队友哦。”唯世很好心的解答着说,然后转眼看了一下明显不在状态的雪绘,无奈的笑笑说:“虽然不在同校,可是感情很好呢。”

    ……你这家伙

    ……是在藐视我吗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你居然给我无视!

    忽然雪绘有了动作,撑着下巴沉思着。转身,走人。

    该去找越前了,时间拖得太长了

    所以就这么无视掉了。

    ===============

    ‘对不起,来晚了,遇见熟人耽误了时间。’雪绘姗姗来迟,对龙马毫无歉意的把纸拿给他。龙马看完后直直的问:“男的女的?”

    ‘女的。’雪绘沉默了一会,写出。龙马显然不信,强制的说:“到底?”

    ……

    ‘男的,以前同学。’到最后还是告诉了他。

    “……以后别理那些无聊的人,听到没有?!你这个让人无法放心的笨蛋学姐!”龙马异常不爽,带着嘲讽的语气说着,而且故意加强了‘无法放心’和‘学姐’这两个词。雪绘也不恼,淡淡的接受了龙马的嘲讽。这种感觉龙马就觉得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郁闷不已。

    ===============

    另一边:

    “相马君好像很不开心呢。”抚子无奈的看着空海身边散发着黑气,一副‘生人勿近’‘闲人勿进’‘否则格杀勿论’的样子

    “千月雪绘,下次再让我遇见你你就死定了!!!!!!”

    信息

    当雪绘和龙马一起回到龙马家的时候,南次郎在客厅里收看电视。听到声音,越前南次郎转头看着他们。

    “阿,是小绘来了啊!”

    伦子阿姨立马一个箭步冲向了门口,连卡鲁宾也蹿出主人的怀抱,跑了过去。“欢迎~~!!”伦子阿姨笑着打开门,阿~~果然是小绘阿!在脚下的卡鲁宾也叫了一声,仿佛也在欢迎这位客人。

    雪绘轻轻地鞠了一躬,表示:打扰了。

    “那里那里,快进来坐。”伦子阿姨热情的摆摆手,连忙拉着雪绘进了房间。

    这时越前南次郎用暧昧的眼光看着他们。“少年少女,商量好了一起回来的?~~~”

    龙马没出声,只是静静地坐下来,可南次郎却看见了龙马耳后的红色,雪绘看着南次郎猛瞪着龙马,决定把视线放在电视上。

    半响,南次郎笑笑,对雪绘说“少女,许久不见啊,变漂亮了啊,嘿嘿~~~不过……为什么到现在还戴着这幅老土的眼镜啊?”南次郎郁闷的盯着雪绘秀气的鼻梁上的那幅眼镜,接着盯着她的秀发说:“唉~好好的那么漂亮的头发就这么被你剪掉了,为什么啊?”忽然间然后见龙马的眼睛里闪着光芒,顿了顿转换了话题“好了!龙马,来打一场吧。我单脚好了。”

    “不需要!”很不爽,这就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你就偏偏给我转了话题

    ……

    结果,全败,越前南次郎获胜。

    雪绘看着庭院两父子的比赛,每次都是南次郎叔叔赢,他是想让越前“越挫越勇”吗?

    龙马把地上的帽子捡起来,不服气的说“再来。”于是一场儿子对父亲的球赛又开始了,只是龙马虽然厉害,但怎么比得过以前驰骋沙场的武士越前南次郎呢?不过她相信,以后龙马也会站在顶端的。

    结果是意料之内的,越前南次郎用球拍拍拍背“哟~~龙马,有进步哦。”南次郎感受着龙马一天一天在进步,心里无比欣慰,果然这个方法很有效阿。

    转头看向雪绘,露出爽快的心情,还记得当初雪绘刚来到美国,认识时好像她已经来了一个多月了……那个时候也是春天,雪绘穿着宽大的衣服和裤子,感觉就像街头小子,不过气质不一样,即使不开口说话。猛然发现,雪绘的手……好像很灵活阿……

    南次郎陷入记忆……

    【雪绘在帮忙做饭的时候,拿着菜刀试了试,在空中转了一个弧度,手形很优美。

    她在帮拿球拍时,手上的肌肉是运动恰当的……

    ……】

    顿时,南次郎的眼里闪闪发光“雪绘,你会打网球?!”

    忽然被南次郎叔叔一吼,吓了雪绘一跳,打网球?……确实,以前有练过,她点点头。

    “来,和我打一场!”

    龙马听了,急忙跳出来“老爸……”南次郎打断他,甩甩手“龙马你在哪里看着,雪绘来和我打一局。”

    龙马刚想阻止,就见雪绘站了起来,拿起了自己的球拍,又考虑一会儿后写道

    ‘没问题的,南次郎叔叔不会对我怎样的。’看着她让他冷静下来的眼睛,即使有眼镜遮挡住,但是镜片后的蓝眸却明亮无比,龙马只能咬牙,闷闷得说一句“小心。”

    雪绘见他同意了,浅浅的勾起一个弧度,便走向球场。

    站在场地,站好姿势,示意南次郎叔叔可以开球了。

    “放心吧,会手下留情的啊。”他说着,看着雪绘的动作,很标准。便发了一个威力较小的球过去。雪绘看着球的线路,心里便在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判断——

    “砰——”球被成功打了回去,而且打到南次郎的球场的一个刁钻空位“阿勒阿勒,还不错啊。”南次郎这下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女孩学网球可以很强!他也不敢轻敌,于是便打了一个快速球到网前,嘿嘿,雪绘我觉得你还需磨练阿……

    龙马一下子站了起来,球速很快,雪绘是根本追不上的!便叫道:“老爸!你耍赖!”

    南次郎忽略掉龙马的叫声,得意地看着另外一场,想看看雪绘接不到球的表情。

    没想到——

    只见雪绘狡黠一笑。

    “啪——!!”

    越前南次郎刚转头,就听见网球打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才看见雪绘已经站在网前,她的褐色披肩短发在空中飘扬着,镜片后的瞳孔看不见情绪,动作告诉他已经打他的球打回了,不可能!以她的速度是根本最不上的,可是看着自己脚下的网球印子及旁边的黄|色小球,心里的惊异伴着愉快和他的血液搅在一起,让他觉得有点澎湃。

    冰帝的班长大人怎么可以那么逊呢……

    球速虽快,但是比起自己的速度,哼,还是有点追不上来呢。

    龙马也不可思议的看着雪绘打回的球,怎么可能……

    顿时庭院里一阵沉默……到最后还是雪绘出了声。

    “砰、砰、砰。”拍击着网球,示意继续

    随后就是一声开心的叫声。

    “雪绘,我要教你打网球!”

    事实上雪绘已经不仅仅是会打网球,而是很会打网球,看她的姿势以及回球线路,都是一个不可小疵的对手。越前南次郎认真和她对打(只可惜人家雪绘根本就没怎么认真啊),意识到了这一点,便更有决心要教雪绘网球了,雪绘也没有异议,龙马也只有沉默,虽然这也挺开心的……

    他们在兴奋的这个时刻,一只浅紫色的手机响起,却没人发觉……

    绘酱,什么时候……我可以回来……

    =============

    “这条信息……”雪忆看着那条信息,对着周围其他的守护甜心说道。

    “删掉吧,对谁都好。”抑月这时说道,声音很是冰冷,不见了那种清脆如铃的声音。

    “赞成。”一向以折磨抑月为兴趣的绯鞠这时言语中也满是赞同。

    “……”娅姬默默点头

    “那……”雪忆转头望着手机

    “犹豫了吗?”是那次在雪绘发中响起的那个空灵的声音在一旁无声无息的响起了,她是一只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长过身体浮在身体后面,一些用黑色的带有白蔷薇的丝带扎住垂在脑后,戴着发髻,发髻上画着一个白色的幽灵。眼睛是空洞的银色眼瞳,身穿一袭黑色的哥萝莉连衣裙,脚上是一双及膝的黑色长靴,手上带着一条七彩的星星手链(雪绘做的)的守护甜心。

    “这么做好吗,魄灵?”抑月刚刚冰冷的声音好似不曾存在一样,但是平时活泼开朗的声音这时也还是变得犹豫,小心翼翼的问着。万一绘酱生气了可怎么办?生气的绘酱可是最可怕的啊

    “放心吧,她不会知道的,也绝对不会知道。”娅姬说道。

    “可是……”抑月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雪忆发了声

    “放心吧……”所有守护甜心望去。“我明白……”“该怎么做。”

    好想掐死你

    早知道就不答应了。

    雪绘自从答应南次郎后,就大部分这么怨念着。因为雪绘原本空闲时间就不多,现在又得挤出一些时间去他家学网球,根本就没时间去休息了。

    走在一条阴凉的小道上的雪绘忽然停住了脚步,静静的望着一棵树上的一个身穿一袭白衣,带着面具的浅金色头发的女子。凝望了一会后继续前进,这时一个女声响起

    “你看得见我吗?”女子跳下树挡住了雪绘前进的道路对雪绘说。雪绘没有点头没有理会。冷淡的凝望这那个阻挡路的女子。一会儿后就绕过她走着,身后的女子愣了一会后笑着转过身,对着雪绘的背影开心的大吼着:“喂!人类的孩子!我叫做明铃!别忘了!!”雪绘没有转过身,但是也有抬起纤手摇摇,走着……

    好开心

    第一次和别人谈话!(雪绘没说话好伐)

    这个人类的孩子虽然看起来不好相处,可是自己却感觉得到这个孩子内心深处的温柔。

    这个孩子很不简单!是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

    故意的不说话沉着的保持沉默,

    故意的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故意的用冰冷把自己和别人拉开距离,

    不知道为什么

    不想去知道为什么

    但是自己却知道

    很想去……

    接近她……

    =======

    ‘遇上了妖怪,可不是什么好预兆啊……’雪绘如此的在心中想着。这时雪忆跳出来,飘在雪绘面前。竖起一只食指,叉着腰假装严肃地说着:“这样可不行啊!绘酱!逃避的行为可不是你会做出来的!”我又不是什么万能的人,再加上我也只是在回避一些无聊的麻烦而已啊。“呐,雪忆,绘酱的脸色不怎么好呢。”抑月拉拉雪忆的衣角说着。雪忆诧异的看了一眼抑月,然后又看了雪绘。

    “不想惹上麻烦而已。”雪绘轻声的说,抬手轻轻的揉了一下雪忆和抑月的小脑袋,浅浅的笑着。雪忆和抑月没有躲过她的手,只是呆呆的看着雪绘,半响后也展开笑容。

    “切~”一阵不屑的声音在雪忆和抑月身后响起,然后就看见娅姬飞到雪绘肩坐下对她们说:“跟了雪绘这么多年了你们还真是不长记性啊~”娅姬鄙视地看着她们,然后把目光直接穿过雪忆和抑月,直射她们的身后。雪忆不在意的撇撇嘴说:“反正绘酱又不会在意,对吧?绘酱?”说完甜甜的对雪绘笑了笑。雪绘回应的用手摸摸她的头,笑着。

    看到雪绘对雪忆笑了,在雪忆身旁的抑月不服气了,气鼓鼓的说:“绘酱你就会偏心!雪忆不就比我们早出生几天吗?对她那么好!!哼!”说完就赌气的抱胸别过脸。雪绘很无辜的好吗?

    “虽然平时与你不怎么合拍,但是这句话我赞成。”悠悠的声音在抑月身后响起。抑月愣了几秒,坐在雪绘肩上的娅姬和雪绘和雪忆看着她。

    “……诶?……”呆愣的抑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雪忆雪绘娅姬与抑月身后的人默契的捂住耳朵。“诶!!!!!”抑月一副见到鬼的样子扭头就看见脸有点黑但又不失优雅的绯鞠,惊吼。

    捂住耳朵果然是明智的选择——捂住耳朵的某些人。

    “雪忆,太嚣张……”绯鞠过滤掉抑月的表情,用扇子遮住一半的脸说道:“会招来厄运的呢,如果绘酱被缠上什么妖魔鬼怪的话,……”说着又停顿一下,闭上眼又睁眼说:“我可不会放过你的。”隐隐约约地她们看到缠绕在她身边的黑雾。

    这时坐在雪绘肩上的娅姬闭着眼悠闲的说:“只可惜……已经被缠上了呢。”

    绯鞠有些惊讶,然后一个利落的眼刀砍在了雪忆身上:“你想死吗……”

    其余的守护甜心和雪绘汗颜:……其实,绯鞠你真的不适合走阴暗线……

    =======

    “怎么?需要我帮忙?”一个长相美丽而透露出一种妖娆的风味,因为月光的缘故显得邪魅,酒红色大眼睛像就在水中似的,像是一朵生在荆棘中的美丽玫瑰样的女生对着对面的人说着,语气带着慵懒,漫不经心的样子,也带着一丝的……凄凉,孤寂,讽刺……

    “不需要。”她对面的女生冷淡的说着,透过窗帘,眏到玻璃上发生折射的月光。无论照射到哪儿都折射不到那个女生的脸上。她一直站在暗处,但是不难看到现在的她正在把玩着她的褐色秀发,完全没有被那个美丽女生的容貌影响到,一直无所事事的看着她手上的发丝。

    明明只要再折射一下,就可以照到她……明明只要再上前一步,就可以更清楚地看见她……明明只要再伸手一下,就可以触碰到她……

    为什么不再折射一下,为什么不再上前一步,为什么不再伸手一下,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懦弱?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女生自嘲自地笑笑,悲哀的转过头不去看女生。反正自己也总是会给她添麻烦,每一次自己的太过天真,太过高傲,太过自信换来的还都只是她的一声‘不需要’,自己从来都是最可悲的存在……

    “你在想什么……”不知是不是因为呆在黑暗处的原因,她的眼睛显得暗淡,如同漩涡一样,把美丽女生吸引住了……她抬起无波澜无情感的眼睛,平静的对她说。即使这个女生的背影用些像雪绘,但是如果有人在这个人面前的话,是绝对不会认为这个人是雪绘的。因为雪绘给人的感觉像是冬日中的阳光,温暖而令人安心,而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傀儡,没感情没温度,是个冷血机器……

    美丽女生被她吓到了,有点感觉是受宠若惊。她掩掉眼中的惊,把明亮的眼眸的视线投向乌黑的地板上,压低了声音对她说:“不……什么都没有……”她的手默默地握紧起来,她有些紧张……因为她对面的这个女生……是她盼望了多少年,希望她可以关注自己,可以注意自己,可以永远对自己展开微笑,可以永远带着浅浅的微笑握着自己的头,可以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的她所崇拜、敬仰的偶像般的存在……

    可这都不过是她的欺盼而已。

    “…”那个女生没有在意,随便应付一声,便没有再出声。

    “……”

    一时间她们无言,陷入了沉默……

    然后一个人不住了。“那个……”美丽女生有些胆怯的说,那副模样很让人怜爱。

    “嗯?”

    “那个……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她清楚她所崇拜的这位女生,从来都不会去记得她认为不重要的人的名字,她想知道,她在他她中的分量。

    她瞥了她一眼,说“水无月戈怡,有什么事吗?”为什么……这些人类总是在意一些无所谓的事情。

    美丽女孩,也就是水无月戈怡,她睁大了酒红色眼睛,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然后发觉到了她的问题,猛地摇头。

    “奇怪的女孩。”

    =======

    “啊!!!!!”雪忆正在被绯鞠折磨中,发出惨叫。这让雪绘很是心疼,对还意犹未尽还想继续折磨雪忆的绯鞠不忍的说:“绯鞠……差不多够了吧,你从下午就一直整雪忆诶……”

    绯鞠抬眼看向雪绘,不一会眼中就铺满了水汽,抽噎的对雪绘说:“唔~是绯鞠太过分了吗?是绯鞠太残 暴了吗?唔~~绘酱是不是不喜欢绯鞠了唔~~~”

    呃……这是个什么情况……守护甜心与雪绘黑线中。装可怜吗……可恶!就知道雪绘受不了这招!!!守护甜心气愤得想。

    “绯鞠……好了啦,别哭……嗯…那个…那…那个……今晚我做点心给你怎么样?别……别哭了……”没错,雪绘不吃严肃不吃萌货不吃买萌不吃撒娇,唯一是哭,就是抵不了。一时间慌了手脚。

    ”唔~嗯?真的吗?”绯鞠停止了‘哭泣’,闪亮着眼睛问。

    雪绘宠 爱一笑“嗯。”

    “……”其余的守护甜心看着她们其乐融融的气氛,绯鞠……你刚刚……抛过来的那个眼神是个什意思?!!

    “绯鞠……真的好想掐死你……”

    食尸鬼

    “叮咚~”清脆的铃声在楼下响起。正在无奈她的守护甜心忽然这么小孩子气的雪绘对她们吩咐了一声,便下楼去开门。

    雪绘开了门,看见了一颗墨绿色脑袋,然后就看见了抿着嘴唇的龙马。有些惊讶,把龙马拉了进来,拿起笔纸写给龙马:

    ‘越前,你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被叔叔赶出来了?’

    一会儿后,雪绘发觉龙马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话,沉默的看了龙马一会,搭在龙马肩上的手收了回来,与龙马拉开一段距离,冷了脸色:

    ‘你是谁?越前呢?’

    ‘龙马’显然一滞,这一现象被雪绘收入眸中,眼中的冰寒更厚了些。

    果然是这样……

    “妖怪?”她没有结什么仇家,最有可能的,就只有她的养母千里千惠所积攒下来的‘友人帐’里的妖怪了。既然如此,雪绘也就干脆出了声。

    〖我认为应该解释:事实上雪绘真正的应该是千惠的女儿千里一穗,只不过一穗在收留雪绘后就与一些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混在一起,千惠也从来不认为一穗是她的女儿。而不久后一穗就因为与那些不良分子一起偷偷吸毒最后因毒性发作而死。而那时候千惠对雪绘很是喜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雪绘的养母。〗

    “哼哼哼哼~~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觉了啊~~这招我几乎都没失败过呢……不论是巫师还是巫女,甚至是除妖师,都被我骗过去了……哼哼哼,千惠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啊……啊~~只是熟悉的感觉呢……”那个变态妖怪用着可爱的龙马的外貌做着一切不是平常人所为的动作,〖虽然它根本不是人〗

    “令人作呕。”说完就冲上去,猛地一踢向那个变态。妖怪被踢出门外。还好在那之前栗水有帮她设下结界,所以没惊动了附近的邻居。再加上这附近没怎么有人家。

    “阿拉阿拉,真是个没耐心的小姐呢……”没说完,雪绘从刚刚把它踢撞到墙壁时引起的云雾中跳出来,抬手就是一拳。然而,正当拳头要碰到它的脸时,雪绘被不知道是什么的有点类似库因子〖东京食尸鬼〗但是要细一些,如绳索一样的的东西捆住了她的脚,猛地被甩了出去。

    “砰!”

    “唔!”雪绘忍不住叫了出来,痛感从后背传到自己的神经末梢传到脑袋了〖生物不好,错了不怪偶〗里。雪绘从墙壁上滑下来,跪坐在地上,勉强的睁开眼睛。

    这只妖怪……不!应该不是妖……

    “没错,我确实不是妖。”那个……那啥顶着龙马的样子对雪绘做出与龙马不同的冷热嘲讽,这让雪绘有些生气……

    “传说中的生物——食尸鬼吗。”雪绘摇晃的站了起来。

    “切!”龙马的那张脸皮搅在一起,恢复了原本的容貌。眼睛那里崩着红色的筋,眼睛的白眼球变成黑色,黑眼球变成了红眼球。

    “果然,那就不能放过你了。”雪绘没有害怕,小时候被妖怪吓惯了现在就算是来一个吃人的兔子她都不会怕,不会惊讶。雪绘的蓝眸渐渐变成深沉的紫色,雪绘站稳,伸出手,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凭空出现在雪绘的手里。

    “你刚刚说‘甚至是除妖师’,说明除妖能力对你有用,对吧?”雪绘的脸上挂着自信的弧度。

    “什……!!”

    “撒……那就……离开吧……”雪绘应声动了起来,鬼魅的身手让那个食尸鬼吓到了。

    ……

    “切……真是没想到传说中的生物真的存在啊,累死了啊……”刀不见了,食尸鬼灰飞烟灭,雪绘无所谓的按着手臂,语气中略有不满,嫌弃的看着立在房顶尖上的某只猫。

    “这就是保镖啊,开眼界了。”

    “切,是你警惕性不高罢了。”本大爷已经够义气了。栗水扫视着周围,周围如同没发生什么一样,安宁平静。

    “嗨嗨嗨~”

    “……”绝不承认刚刚他为这个白痴担心过!!

    “越前呢?”雪绘发觉起来,问。

    这个白痴就没为自己担心过吗?!!“活着!活蹦乱跳的!!”语气不知觉的差了,雪绘瞄了他一眼,勾起嘴角轻笑了一声,说了一声‘’后就进去了。

    栗水盯着她渐渐缩小的背影,沉重的轻吟一句:“真是个笨蛋……”

    =========

    “啊啊啊啊!!!!绘酱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受伤了?!”

    “要赶快处理伤口!要不然发炎了就麻烦了!!!!”

    “怎么下楼了一会就带这么重的伤口回来啊!!!”

    “是哪个混蛋……”

    “我要诅咒……我要诅咒……”

    “嘛……我就知道……”雪绘哀叹……

    “哼哼哼哼……”

    “栗水闭嘴……”

    一阵忙碌之后,雪绘顶着黑线看着被捆起来的像狼牙棒的左臂。我伤的是后背,不是手啊……抬起眼眸看了一下,被守护甜心们瞪了回来……

    “没事的啊……”雪绘委屈的说,瘪着嘴巴。“又没被咬……”

    “被咬的话我就诅咒这个世界上除了女性的人和动物外的一切,我会在男人的那个框上加上个诅咒人偶……”魄灵冷飕飕的说。

    “……真是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 部分阅读 返回《综漫之那年转角遇见她》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