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杨柳青青玉观音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还恩之旅(试阅版)

章节目录 【】第三章 还恩之旅(试阅版)

文/雨夜带刀不带伞
杨柳青青玉观音 | 本章字数:8893 | | 杨柳青青玉观音txt下载 | 杨柳青青玉观音手机阅读
    第三章还恩之旅

    柳青青正整齐审讯笔录,看到潘队走了进来。她连忙站了起来:“潘队,是不是有任务。”三天前参加过那次与缉毒队头号大案有关的会议,柳青青更不想天天坐在办公桌前打字,想参加抓捕毒贩的任务,哪怕让她在车里坐着也好,总能够感受下那紧张的气氛。

    “是有个任务给你。”

    柳青青从来很难从潘队的脸上判断出什么东西来,好事、坏事,又或高兴、不高兴。她指了指窗户说:“外面的?”只要别让她整理材料就行。她看到潘队点了点头,顿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什么时候?现在吗?去哪里?执行什么任务?哪些人去?”

    潘队笑了笑伸出根手指说:“现在,这个任务你个人去执行。”

    “什么?!”柳青青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个人去执行的任务,是什么样的任务?是和毒贩去接头吗?好象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她感到热血沸腾起,脸下红了起来,心更跳得呯呯地擂鼓样。

    “能完成任务吗?”潘队严肃了起来。

    “保证完成任务!”柳青青双腿并五指合拢举到头上向潘队敬了个礼。

    “好,有信心就好。”潘队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让柳青青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当他告诉她所需要完成的任务时,柳青青象泄了气的皮球坐回到椅子上。

    潘队的任务是与安心有关,这次杨瑞过来,除了在南德等安心,还希望件重要的事要做。柳青青虽然对安心的事知道些,但杨瑞受冤枉入狱,安心从她父母这里筹了二十八万块将他救出来的事还第次听到。潘队只是把过程简单地描述了下,但不知为什么柳青青眼角竟有些微微湿润。

    “所以,杨瑞想把这笔钱还给两位老人家,我征求过安心和两位老人意见,他们的意思是如果还了能让他心里舒坦些,就让他去吧。”

    潘队说完递给柳青青张纸条说:“你上面有杨瑞的手机号码和安心父母的地址,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我想队里还

    是出个人陪他去比较好些,想来想去,还是你去吧。”

    柳青青飞快接过纸条笑着说:“保证完成任务。”虽然不是什么抓捕毒贩的任务,但这件事她还是很愿意去做的。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在清绵,来回要两天,当地住晚的话可能要三天,有很多时间从杨瑞这里问问他们的故事。

    “还有,队里的纪律你是知道的吧。”

    “潘队,我知道。”在这种事上柳青青不敢嬉皮笑脸。

    待潘队走后,柳青青迫不及待地拨通了杨瑞的电话,她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对方很快想起来了。

    “我怎么会不记得你,你就是把我撞倒的哪个冒失女警察呗。”

    “你要请我吃饭。”

    “为什么,你把我撞倒了,该你请我才是,再说我这里又不熟。”

    杨瑞口标准的北京话,让柳青青感到很好听。

    “因为我要帮你完成很重要的件事。”

    “什么事?”大概迟疑了二、三秒中,杨瑞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是那件事呀,好呀!好呀!老人家同意了!太谢谢你了,还有潘队,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现在吗?”

    “那地方蛮远的,潘队让我陪你起过去,我先去买票,买好票我来找你,你住在哪个旅馆?”

    “我没住旅馆,今天刚租了房子,住旅馆不方便。”

    说着杨瑞报了个地址。柳青青心想,还真准备在南德扎根了呀。

    “好,等我,买好票就来找你。”

    出发之前还是些手续要办。出差是要审批过的,还要去财务领经费,柳青青乐颠颠的拿了单子让潘队签了字,然后朝财务室走去。突然严华不知从哪里拐角冒了出来,说:“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看到严华,柳青青突然有种说不出感觉。说实话象他爱得那么死心踏地男人天下也真不多,柳青青也试着去接纳过他,但除了被打得头破血流那次,还真没来电的感觉。爱这个东西总归是勉强不来的,但要怎么和他说,却是个天大的难题。

    “没事。”柳青青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出差的事,但手挥着的单子已经被他看到。

    “你要出差呀,和谁?去哪里?”

    严华还有个让柳青青反感的地方就是太会吃醋,在她宣布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后,她和任何个男同学多说几句话,他的神色都会阴郁下来。但他从来不说什么,柳青青倒宁愿他来责问自己,吵架就吵架,但他这种有点象自虐样的态度她也不知应该办才好,“潘队给的任务。”

    “秘密任务?”

    “对。”

    这个任务可以算是秘密,也可以不算秘密,柳青青选择了前者。

    “那好,有纪律的的,我不问了。你要注意安全呀,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马上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了。”

    柳青青说着转身向财务室走出,他的关心多少心中有那么丝的暖意,但不用看也知道他还在望着自己。柳青青突然想到“背如芒刺”大概就是个感觉,但这个成语好象后面站个杀手比较恰当些,但有时过份强烈的爱也会有杀手般的效果。她轻轻唉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买好了票,下午三点,要到明天上午才能到清绵,柳青青看了看地址,在清绵的郊区,估计还要坐、二个小时的汽车。

    找到杨瑞租的房子,比柳青青想象中的要简陋。能下拿出二十八万,应该还是蛮有钱的。敲了敲门,很快杨瑞打开房门。

    “比较乱,还在收拾,今天刚租的,很多东西都没买呢,都没地方坐。”

    柳青青走了进去,是挺乱的,窗帘挂了半,床上什么东西都还没铺,桌子椅子上乱七八糟地堆了很多杂物,真象他说的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柳青青看到墙角边放着只背包,看来他比自己要还要急,房间没理,行李倒是已经准备好了。

    “你还没吃饭吧,这里边上有家过桥米线很正宗的,我请你吧。”

    柳青青看看真也没地方坐,不如先去吃饭吧。

    “几点的票?”

    “三点,吃完可能还有点早,不过整理房间肯定是来不及了,可以陪你去买点东西,毕竟你才来地方不熟的。”

    “回来再说吧,吃好直接去火车站等吧,这样不会误点。我请你吧,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还陪着我过去,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刚才你不是还说我撞倒了你,让我请你吃饭吗?”

    杨瑞表情有些尴尬:“那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呀。哪有小姑娘请大老爷们吃饭的。”

    “你是大老爷们?”柳青青咯咯地笑了起来:“怎么撞就倒呀。”

    “别提这茬了好不好。”

    虽然此时柳青青换了身连衣裙,但眉宇之间的英气依然很浓。杨瑞感到缉毒队的门卫都不简单,自然不敢小看眼前的咯咯笑个不停的姑娘,安心这么瘦瘦弱弱腿就能把自己搁到,她拉自己那下力量这么大,如果真动起手肯定是自己先趴下。

    柳青青七转八转带着杨瑞走入条小巷,在家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小店铺停了下来。

    “这里东西会好吃吗?”杨瑞有些迟疑。

    “不会骗你的,来吧。”柳青青扯着他手臂走了进去。

    当冒着腾腾热气的大碗放在杨瑞的面前,闻着浓浓的香气,望着碗里凝脂样的高汤,杨瑞顿时食欲大动,差点连口水都挂落下来。

    “怎么样,没骗你吧。”柳青青笑道说。虽然来了只有半年多,但南德地方不大,她从小又很喜欢吃,所以哪个饭店做的东西最好她清二楚。

    在候车室等了两人多小时,才上了开往清绵的火车。这是班慢车,逢站就会停,车上人不多,两人各占了个三人的座位,坐得很舒泰。

    天渐渐黑了下来,窗户外的风景从朦胧渐渐变得什么都看不清了,要很久才偶尔看到极远处有处若有若无的灯火。

    “杨瑞,你和我说说你和安心姐的事吧。”

    直到现在,柳青青都没提过这茬,现在快九点了,火车还有十二小时到站,聊点自己感兴趣的时间会过得快些。

    “你认识安心?”杨瑞反问。

    柳青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刚说了个“是”字马上打住,又说:“你知道我们有纪律的嘛。”

    直到现在,杨瑞还不能确定,安心假死,还煞有其事的立了块墓碑,到底是为了隐藏身份,还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死心,又或者两者都有。往好里想,即使安心知道自己去美国要和贝贝结婚,但不可算得到自己会悔婚,又会回到南德来找她;但往坏里想,立这块墓碑,安心是想和过去的切彻底斩断关系,她本来就怕面对自己而选择离开,自己有了归属,她就彻底的无牵无挂了。

    杨瑞其实比柳青青更加迫切都想知道安心的情况,但方面他知道缉毒大队有严格的纪律,另方面他在等,等柳青青先问。

    “那你知道多少?”

    “当然有很多。”柳青青没想到这看似老实的他还蛮狡猾的,还来故纵欲擒这手,看来也不是太好对付。

    “那你都说说,你知道有哪些?”

    “我知道的肯定没你多,你是亲身经历者,我都是道听途说,所以要问你嘛。”

    “你告诉我你知道些什么,我才好告诉你不知道的。”

    柳青青心想,真还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但却也拿他没辙,想了想说:“看我陪你跑这远的路的份上,这样,我问你答,这样可以吧。”

    “好吧,能说的我会说,有些不能说的我也没办法。”

    杨瑞想了想,他和安心的事也不是天大的秘密,或许安心是她崇拜的对象,小女孩好奇心重,稍微讲些关系不大,但是有些事,比如小熊是毛杰的孩子,她应该不会知道,这样的事是不能讲的。

    “好吧,是你追的安心姐吧。”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柳青青已经感到满意了。

    “那是当然。”

    “你是第眼看到安心姐就喜欢上了她吗?是见钟情吗?”

    杨瑞愣了下,第次看到安心?那是个午后,她从跆拳道馆的个小门出来,正对窗户外的太阳,阳光很烈,人的轮廓镀上了层雾样的朦胧和辉煌。很遗憾,他第眼看到安心竟然没看清她长什么样,不过在阳光笼罩下的她很美,那是种很圣洁的美丽,种很神秘的美丽。

    “应该是日久生情的那种吧。”

    柳青青提的这个问题多少让杨瑞感觉有些惶惶惭愧,最初追安心并非是眼钟情的那种,而是当时自己肯定她绝对是个花苞未开的处女,在某种意义下,男人原始的生物冲动要大过喜欢或者爱。

    柳青青微微感到有些失望,她总是认为他们的爱应该是在第个眼神触碰的时候就火花四溅的那种,没想也是那种老套的日久生情。日久就会生情吗?严华和她是同班同学,现在是个单位的同事,加起来也认识三年多了,怎么就没生出情来呢?

    “你追了安心姐多久,她才喜欢上你?”

    这个问题杨瑞更感到无法回答。安心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安心在走的时候留给他那封信里说,看到自己第眼就喜欢上了他,那时候的喜欢是种什么样的喜欢?仅仅是好感?还是见钟情式的爱?他宁愿相信是前者,否则她又如何能够忍受在和他有那种亲密后,还能从容面对他和钟宁存着男女朋友关系,还能如此淡定地默默离开。是那时的喜欢并不太深?还是在她的天性之中有着太多的包容与坚忍。原来杨瑞认为是前者,但此时他已经开始倾向于后者。

    “这我也不是太清楚,慢慢地就喜欢上了吧,时间是能够改变很多东西的。”

    杨瑞给出现个不太明确的答案,时间能够改变切,这是他所盼望的,这次安心能答应还她父母这笔钱,她应该已经原谅了自己,那么剩下的只有静静地去等待,

    等待时间去逾合她心中深深的创伤。

    问了几个问题,杨瑞的答案都不怎么让柳青青满意。她又问:“你觉得安心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个善良、温和、充满着包容和怜悯的人,同时她也是伟大、高尚的。她很单纯,却也不容易让人下就看得明白;她看似柔弱,但内心却非常的强大而且特别坚忍;她表面看上去象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但走近了、相处久了,会感觉她象个拥着无限母爱的母亲;如果定要说缺点,或者太过要

    强,过强则易折,过刚则易断。说实话,我不知道她现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也帮不上任何的忙,但我真的非常地担心她。”

    杨瑞口气说了许多,顿了顿,用种极诚恳甚至有那么丝哀求的口吻说:“安心现在还好吧?”

    柳青青顿时愣,不知该怎么回答。安心现在肯定不好,被毒贩强奸了会好吗?肯定痛苦得不了。这几天,潘队都没提起那个方案执不执行,这也太危险了,跟着个毒贩越过国境,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还……应该……还好吧。”

    望着对面杨瑞似乎已经闪起晶莹亮光的眼睛,柳青青感到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安心的事当然不能和他说,不过他真的很让人同情,自己爱的人受到污辱,他知道了样也会悲痛欲绝的吧。如果可能,此时柳青青真的想张开双臂,抱抱这个从北京来的大男孩子,哪怕是给他丝丝的安慰。

    虽然柳青青还想知道他和安心的事,但只要想起安心被毒贩污辱的事,她的心象被石头压着,嗓子眼也好象有什么东西堵着,本来高涨兴致下低落了许多。

    柳青青没再问他与安心的事,两人有搭没搭地聊起了别的东西。柳青青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会儿又是笑嘻嘻地问起北京的风土人情来。

    很快时间过了十二点,杨瑞打了个哈欠,说,你累不累,要不休息会儿。柳青青倒还没睡意,不过看他挺累的样子,也不好意见再聊下去。

    正也想闭目睡会儿,忽然柳青青想到今天还没进行过治疗,医生告诉她,每天都不能间断,不然恢复的时间会拖很久。在现在火车上怎么?去厕所?好象也太那个了。或许心理作用,她感到乳头痒痒的很难受,中午就没治疗,现在乳头肯定缩进去了。她开始有些坐定不字,好象衣服里进了跳蚤,她人开始扭来扭去。

    “有虫?有蚊子?”

    杨瑞并没有睡着,看她动来动去,好象被什么东西咬了。

    “有风油精,要吗?”

    杨瑞从行李架上拿出包翻了起来,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抬头看,忽然发现对面的柳青青脸红着象熟透的苹果样。

    “车厢里有这么热吗?”杨瑞迷惑不解地将风油精递了过去。

    “我去厕所。”柳青青猛地跳了起来逃样向车厢连接处的厕所跑去。

    “这么急?”

    柳青青听到身后杨瑞含糊不清的咕噜声。

    冲进厕所,锁好门,定了定神,柳青青心想还是治疗下吧,不然整个晚上都别想安生过了。很快,她又发现衣服穿错了,今天穿了身连衣裙,不能象穿警服样解开衣扣,衣服不用脱的。

    连衣裙的拉链在后面,前面都没扣子。两个选择,个选择将连衣裙的下摆撩起来,手从腰这里往上伸进去;第二个选择,把连衣裙脱掉,至少将上面部分脱到腰上。她试了试前种,连衣裙是收腰式的,手会被卡住。

    无奈之下,柳青青只有反手拉开拉链,将连衣裙的上半部拉了下来,然后将胸罩撸了上去,低头看,不争气的乳头果然躲了起来。她心里骂了声“讨厌”,用手开始拨弄起来。看着乳头慢慢挺立起来,她抬起头,突然从玻璃窗上看到了自己。外面很黑,里面很亮,挺着丰满雪白的乳房,摸着红红乳头的样子看得清二楚。她羞得连忙转过身,背对着窗,心在呯呯跳着,忽然想起了敲门声,“有人不!”个喉咙粗粗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

    柳青青哆嗦,手指跟着抖了下,重重地捏了下乳头,痛得她差点叫起来。

    “有人。”

    “快点,我拉肚子,憋不住了。”

    柳青青怒气上涌,“我也是,大号,等会儿。”

    外面显然没走,哼哼哈哈仍在门口。虽然隔了扇门,但柳青青似乎感到对方能够透过门看得到自己。于是她又转身,这样更不行,前面洗手的地方装了面镜子,这下可不是玻璃窗上的倒影,自己的双乳在镜子中纤毫毕现。再转身百八度,没窗、没门、没镜子,但对着是个蹲坑,进来的时候没仔细看,里面还残留着……柳青青头上冒汗,涌起强烈的呕吐感,连忙放水再冲下。

    当柳青青再次捏住已挺起的乳头,门外那人听到放水声,以为里面完事了,便高声叫着:“里面的好了吧,我真憋不住了。”

    “快了。”

    柳青青心道,让你这么急,急死你。不过大概坚持了分钟都不到,她实在挺不住了,看看乳头已经挺起,今天就简单治疗下吧。

    穿好衣服出门,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看着柳青青通红通红的脸,说

    :“你也拉肚子吧,挺不好难受的吧,我这里有药……。”

    没等那壮汉把自己的好心表达完,柳青青已经溜小跑冲回到了座位上。

    “还这么热呀,怎么这么多汗,是不是有什么不地方不舒服吗?”

    还没等柳青青平复下心情,杨瑞的关心来了。

    “没你事,睡觉。”

    柳青青翻个白眼侧过身闭上眼睛不理他。

    “有病要去看,别撑着。”

    “有什么不舒服和我说啊。”

    柳青青双手抱在胸前,闭着眼睛装死,不过,杨瑞的关心还是让柳青青感到心里暖暖的,虽然看上去是个大男孩,但还是懂得关心人。

    直到柳青青脸上的红潮慢慢地褪去,看看她应该不象有什么问题,杨瑞才放心舒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坐了快十八个小时的火车,再坐了两小时汽车,杨瑞终于来到了清绵的郊区,安心父母现在住着的老宅。到清绵的时候,杨瑞找了家银行,从卡里取了三十万,这几乎是全部的家当。如果安心的父母愿意接受,杨瑞想到还剩的几万块钱全部取出来,但是安心的父母肯定不会接受,连多的两万算是利息他们估计都不会要。

    在老旧却古朴的房子里,杨瑞第次的见到安心的父母。两位老人坐在堂前,和他想象之中样的慈眉善目。当两位老人家站起来的时候,他赶紧走了上去,扑通下跪在两位老人家面前,还没说话,泪水已经涌了出来。

    “快起来,快起来,这是干什么。”

    两位老人对杨瑞的的举动感到突然和失措。但杨瑞觉得这跪远不能表达对二老的感激之情。如果不是他们卖掉了清绵的药馆,他或者现在还在监狱里关着,他的生也就这么毁了。

    两位老人再加柳青青终于把杨瑞从地上给拖了起来,拉着他到桌边坐了下来。之后的气氛温馨而美好,两位老人显然对杨瑞很满意,看着他的时候直在笑。

    “你说药馆呀,卖了好,我老头不会做生意,如果不卖指不定亏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是呀,把药馆卖了,轻松好多,不然那有这么悠闲的日子呀。”

    “我的女儿脾气就是太倔,我们也管不了她,但她人真的是好人。”

    “不要急,时间会慢慢抚平切的,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

    杨瑞没提在南德等安心还有希望以后仍然能够和安心在起,二老也很默契没提这茬。但二老的话,杨瑞还是明白的,至少他们还是认可了他。整个下午,杨瑞都处于种莫名的喜悦和温暖之中。

    最后,和杨瑞想的样,二老坚决不肯收多出二万的利息钱,这倒也在杨瑞的意料之中,所以也没有再坚持。

    走的时候,二老拄着拐杖送他们直到村口,直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视线之中。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儿现在在哪里?又在做着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但他们知道女儿在做着的是份崇高伟大却凶险重重的工作,天下做父母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平平安安。他们是通情达理之人,尊重女儿的选择,但心里底却盼着女儿过着平凡的生活。他们不能改变女儿的选择,但或许这个叫杨瑞的小伙子可以,

    △寻址╗百x度★苐☆壹↓¤主╓综x合╗社?╒区▼

    他们的心中充满着期望。

    在回程路上,杨瑞兴致很高,路有说有笑,但两人都没再提安心的事。柳青青看上去没心没肺和开玩笑,但心里却有那么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象是失落,但不应该是失落呀?怎么可能失落,出来玩趟要比在办公室整理材料要开心多了。但有种感觉她是确定的,自己羡慕安心姐,羡慕她有这么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子如此地深爱着她。

    完成这趟叫还恩也好、赎罪也好、还债也好的旅行,杨瑞心里踏实了许多。整齐好小小的陋室,杨瑞觉得不能这么天天无所事事地呆着,得找份工作干干。有天如果真的和安心在起来,自己还是得挑起家庭的重担。过去为哪么几千块钱求人的经历依然刻骨铭心。想了想,他记起来的时候看到的那家宾馆,这应该是南德最高档的,以自己的工作经历,应该可以去试。

    (注:在第章中,这幢楼还没造完,此处修改下,改成已经开门营业了,以后在正式中会修改)

    南德并不大,按着记忆找到那个地方。门口写着四个大字“四海宾馆”,名称倒也大气。

    到了前台,杨瑞说明来意后,两个小姑娘听,北京来的,又在高档会所干过,倒也不敢怠慢,连忙通知经理。

    杨瑞没想到这么大的饭店经理是个女人,而且很年轻、也很漂亮。

    “你好,我姓左,请坐。”

    左经理对杨瑞很感觉兴趣,毕竟在这样的小地方,有在北京高档会所工作经历的并不多。

    “欢迎你加盟四海集团。”

    在交谈中,杨瑞知道眼前年纪轻轻就当上总经理的美女名字,叫左雨晴,名字和人样的美丽。而且还知道四海宾馆只是四海集团产业的部份,是个实力很强的大公司。

    左经理让杨瑞明天就来上班,职位是大堂经理。在走出四海宾馆,杨瑞感觉阳光是那么灿烂与明媚。

    待续

    这节写到后面比较简单的,如果以后修订的话,会再补充些细节,同时也基本无色,中间段也是弄点气氛。准备下节开始肉戏了吧。不过,柳青青终是要喜欢上杨瑞的,必须要有铺垫,才不会感到突兀。幻想即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章 头号大案(试阅版) 返回《杨柳青青玉观音》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