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HP 铁骨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4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4 部分阅读

文/未知
HP 铁骨 | 本章字数:11256 | | HP 铁骨txt下载 | HP 铁骨手机阅读
    更加强烈了,就好像奇洛身上有着什么独特的,无法言说的吸引力,让哈利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也许是第一次靠奇洛这么近的缘故,那种原本若有若无的感觉变得强烈到哈利无法忽视。

    真奇怪,奇洛教授身上到底有什么?

    哈利在心里想着,一边终于关上了水龙头。

    绿光,冷笑,尖叫。

    冷酷高昂的男声猖狂地大笑着,与女人歇斯底里地尖叫声交织在一起。

    哈利的身子一晃,他连忙把手支在洗手台上。

    一些杂乱的画面从脑海中晃过,十分模糊,速度快得让哈利来不及分辨其中的内容。

    无数黑袍人围成一圈,其中一个身材火辣的黑发女人卑微地跪在他脚下,用那么痴迷疯狂的眼神望着他。

    衣着破烂的男人用嘶嘶的声音咒骂着,那双眼睛恶毒又浑浊,显得癫狂痴傻。

    还有胡子雪白,身穿蓝色巫师袍的老人坐在宽大的桌子后,双手指尖相对,用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他。

    “汤姆,你错了。”

    哈利猛的睁开眼,他喘着气,有些震惊。

    这并不是哈利第一次看见这些画面,他有时候在梦里总会看见一些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场景,但那些场景转换得太快了,显得支离破碎。哈利往往一觉起来,就全都记不起来了。

    更何况,不管画面中的声音再怎么杂乱,刺耳,哈利却从来都没有听清楚过其中的内容。

    这是第一次,哈利听见了里面的话。

    也是第一次认出了画面里的人——邓布利多校长。

    画面里的邓布利多校长显得更加犀利,也更加冷酷。没有了哈利平时所见到的和蔼,浑厚的魔力充斥在身周,充满了压迫感。

    汤姆是谁?他做错了什么?

    哈利的感觉很奇怪,他觉得自己就是“汤姆”,却又不是。

    画面中的“汤姆”在见到邓布利多校长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恨意,扭曲,还有畏惧。

    然而哈利在同时又感觉到了那股魔力带给他的威压,这让他本能地戒备。

    哈利的感官十分敏锐,尤其是对魔力,在面临着魔力的威压时,哈利的第一反应绝对是冲上去攻击,直到打破那种让他感觉到危险的气势为止。

    怎么回事?

    哈利的心中满是疑惑,偏偏就是这次他看清楚了画面的内容。

    哈利想起了站在他旁边的人,难道是因为奇洛教授?

    一旁的奇洛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他一手捂着头,一手撑在洗手台上,看上去很痛苦。

    哈利终于抬起头,惊讶地发现奇洛的大头巾包裹下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脸色也白得不正常。

    也许,这种感觉是双向的?奇洛的反应显然比他还要剧烈。

    哈利刚才头脑混乱还不觉得,现在越看,越觉得有可能。

    “哈、哈利波特。”奇洛像是才看见哈利一样,他连忙放下捂着额头的手,结结巴巴地叫道。

    “奇洛教授,您怎么了?您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哈利摆出一副完全不知情地样子,担忧地看着奇洛,一边走上去扶他。

    奇洛条件反射似的躲闪了一下,但哈利牢牢地抓住了奇洛的手臂,看上去是在搀扶他。

    “谢、谢谢。我没事,就是有点,有点头痛。昨、昨晚没、没睡好。”奇洛神经质地笑了两声,他的脸色惨白,一点也不像他所说的没事。

    感觉到奇洛的手臂肌肉僵硬,还在不着痕迹地想要抽开。哈利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开了手,因为奇洛现在看起来的确不太好,身子摇摇欲坠,就像是随时都会倒下。

    “教授,我在课上有几个问题不太懂,能不能占用您的一些时间”哈利还是没有继续追问奇洛的身体,而是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小本子,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草稿。

    奇洛像是对哈利没有追问而松了口气,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想要拒绝:“波、波特,你的课业很好,今天就。。。。。。”

    奇洛突然停下了,他的表情有些古怪,脸色变得更白了,像是被吓了一跳:“不、不过,爱学习总、总是好的,你、你跟我来、来吧。”

    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哈利疑惑地皱起了眉,他没有发现周围还有第三个人,但奇洛的表现却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才勉强改口的。

    不过,哈利看着奇洛脸色惨白,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还是不着痕迹地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老老实实跟着奇洛一路到了他的办公室。

    奇洛的办公室里哈利所用的盥洗室不远,没走多久就到了。

    哈利本以为奇洛的办公室肯定也像他人一样,到处都是刺鼻的大蒜的味道。

    但出现在眼前的办公室却干净整洁,窗户大开着,清凉的风吹拂着淡蓝色的窗帘。窗边放着一张大大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小摞羊皮纸。

    一个偌大的书柜占据了整面墙壁,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而另一面墙边则摆着几个软软的座椅,一张精致的小圆桌上还摆着一架银具,正颤颤巍巍地喷出白色的烟雾。

    哈利发出一声惊叹,他好奇地瞟了几眼那个喷着白雾的银具。也许是感觉到了哈利的视线,那个银色的架子猛的抖了一下,又喷出了一大股白烟。

    “那、那是爱丽丝。”奇洛小声说。

    “哎?”哈利惊讶地看向奇洛。而奇洛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他像是被自己吓到了,脸上几乎没有了血色,但又强装自然地冲哈利笑了笑。

    “她很漂亮!”哈利大声说,一边对奇洛露出一个笑。他不知道奇洛到底在怕什么。但显然,奇洛很喜欢那个银色的会喷雾的架子。

    奇洛僵硬地露出笑容,他的表情畏畏缩缩,连笑一下都小心翼翼的,可想而知这个笑有多么难堪和不自然。

    但哈利却好像从奇洛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感激。

    不明白奇洛这种怪异的表现是因为什么,但哈利还是决定当做没有看见,他自然地把本子翻开一页,里面记载着几句咒语。

    哈利递给奇洛看:“教授,我不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是这样?”

    哈利和奇洛坐在书柜前面的小圆桌边,那圆滚滚的软沙发很舒服,哈利坐上去的时候,沙发还会自动调整形状,好让哈利坐的更舒服一点。

    奇洛低下头去看着哈利的笔记,他看得很认真,嘴里时不时喃喃自语,似乎在不停变化着声调来读那条咒语。

    这时候的奇洛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软弱无能。

    奇洛是拉文克劳的学生,而且据海格说,在当年学习还很好。

    哈利早就发现了,在黑魔法防御课上,虽然每次学生们刻意刁难的时候总是会哈哈大笑打断奇洛的回答,但不可否认,不管学生问出多么生僻的魔法,奇洛总是能答出来,只是他那结结巴巴颤颤巍巍的表现让大家忽略了这一点。

    哈利本想在课上为奇洛教授说话,因为他不觉得结巴有什么可笑的,但奇洛身上那些不容忽视的怪异却让哈利还是决定旁观。

    “波特。”奇洛终于从本子上抬起头来,不过,他的目光还是没有从那几条咒语上挪开,“你是从、从哪里找到这几条咒语的?”

    “我看了《咒语大全》和《咒术的起源》,从里面发现了这几条,因为这两本书里记载的并不一样。我觉得,如果是从咒语的发音规律来看,这条咒语的编排不是矛盾了吗?”

    哈利指出其中的一条咒语,旁边还有哈利自己写的歪七扭八的推测。

    “这是一条变形咒语,是从拉丁文‘颜色’一词演变而来,可以造成转换颜色的效果。”奇洛低声介绍道,他读着哈利写在夹缝里的笔记,“作用于人、动物,而物品上却会出现偏差。所以,可以推测是专门作用于有生命的物体上。”

    “你已经试验过了,是吗?”

    “是的,教授。”哈利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放在袖子里的魔杖。

    “独自使用一个陌生的咒语,是很危险的。你很有才华。”奇洛说话很慢,也很轻,就像是要把每一个字都咬清楚一样。他脸色还是那么苍白,但表情却缓和了下来,不再神经质地抽动了。

    哈利发现,奇洛教授这个时候说话并没有结巴。

    “几乎所有魔咒,在对有生命的物体施展时,都比无生命的物体要困难的多。尤其是变形魔咒,但这一条的确是专门作用于有生命的物体的。”奇洛说,他从一旁扯过一张羊皮纸,把这条咒语抄下来,然后每隔一个音节分开。

    “你看,你是说这个地方吗?它并非不遵守咒语韵律的规律,而是它遵守的是另外一条。”奇洛把其中一个音节圈出来。他抬起头来看着哈利,“波特,你知道黑魔法吗?”

    “是的,教授。”哈利疑惑地说。

    “我们通常所说,同一条咒语,作用于无生命的物体上要更容易一些。这样的魔法就是白魔法。而黑魔法,则恰好相反。黑魔法是针对‘生命’这一特性而设计的,所以它在有生命的物体上施展要更容易,而在死物上的效果却不如白魔法。”

    原来,黑魔法和白魔法竟然是这样区分的吗?怪不得。

    哈利一直以来都对黑白魔法的划分感到很荒谬,因为邪恶和正义的界限并不分明。他还一度认为魔法界的生活简直就像是童话一样。但奇洛教授这么一说,哈利就明白自己对于魔法界的了解太少了,有些定义下的太过草率。

    “教授,那么这条就是黑魔法吗?”哈利问。

    “黑魔法和白魔法之间还存在着一些中性魔法,它们大多是建立在白魔法构成法则之上,在细微之处用黑魔法的构成法则加以改变。这样的咒语,往往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你知道阿尼玛格斯吗?”

    阿尼玛格斯,是指一种可以让巫师变成动物的魔法。

    哈利当初在书里看到这种魔法的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人和动物的生理结构完全不同。

    魔法真是神奇。

    哈利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着奇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教授,那您知道黑魔法咒语的构成法则吗?”

    奇洛顿了一下,但还是承认了:“是的。”

    “你很细心。很少有人能从那种基础书里发现这个问题。我猜那本书里的所有魔咒你都尝试过了,对吗?”奇洛翻了翻哈利那本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小本子。

    哈利点点头。

    “知识藏在书里,你要自己去找。”奇洛轻声说,他看着对面那架摆满了书的大书柜。

    哈利明白了奇洛的意思,他站起身:“谢谢教授。”

    奇洛把小本子递给哈利,笑了笑,这次他的笑自然了许多,但还是很虚弱:“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问题,还可以来问我。”

    “谢谢教授。”哈利再次道谢,他想了想说,“我还会再来的。”

    在哈利临出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奇洛那虚弱缓慢的声音:“也许你可以从《永恒法则》开始看起。”

    哈利笑了笑,关上了门。

    “波特,你在干什么?”

    只是一个拐角,哈利就碰上了某位黑漆漆的魔药大师。

    “没什么,教授。”哈利愣愣地看着斯内普,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只是在一个小时之前,他才剥完鼻涕虫啊。

    “你手里拿的什么?”斯内普伸手想要拿过去。但哈利一闪,手向下翻,眨眼间那本厚厚的小本子就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一切的哈利无辜地看着斯内普:“只是我的笔记,教授。”

    “禁闭。。。。。。”

    “真的只是我的笔记,教授。我是去问奇洛教授问题。”哈利打断了斯内普的话,难道他要一直关禁闭关到圣诞节吗?

    斯内普眯了眯眼,目光冰冷地盯着哈利。

    哈利无辜回望。

    似乎是终于确定了哈利小混蛋的本质。斯内普大步上前,贴近了哈利。

    由于之前那不合时宜的条件反射,哈利只好努力忍着,一步步后退,任由斯内普逼近。

    斯内普一手支在墙壁上,把哈利堵得无路可逃。他低下头,冷冷地看着哈利,声音低沉冷酷,每一个字都咬得极重:“小子!我不管你以前经历了什么。记住!现在,你,是我的学生。”

    哈利缩了缩脖子,斯内普靠的太近了,仿佛能感受到他喷洒出的鼻息,这让哈利浑身紧张得要跳起来。

    “离奇洛远一点!”斯内普冷冷地警告道。

    哈利愣了一下,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斯内普:“奇洛教授的知识很渊博。他为我解答了很多问题。”

    “离他远一点!白痴!”斯内普低低地咆哮,为哈利那该死的固执。

    哈利依旧顽固地看着斯内普,不为所动。

    最终,斯内普冷哼一声,大步离开了。

    哈利若有所思地看着斯内普离开的背影,一边走到走廊对面的画像上,伸出手指弹了弹相框,发出嘶嘶声:【让他老实点。】

    相框上的小蛇嘶嘶地回应,把那幅画里想要离开的小矮人困在里面。

    还好这幅画上有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斯内普似乎并没有马上去找邓布利多校长,既然这样,那哈利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不让这些多嘴的画像把事情传出去了。

    不过,离奇洛教授远一点?

    看来奇洛教授确实有问题。

    只是哈利并不打算那样做。

    因为奇洛快哭了。

    不是夸张的说法。而是真的。

    即使那个年轻人没有怯弱到眼圈泛红,语音哽咽。但他那种表情,的确快哭了。

    哈利不知道该怎样做,但却没法当做看不见一样不管。

    那样无助,害怕,快要崩溃的表情。

    就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看着那样的表情,哈利总是忍不住地想,如果那时候,有个人陪他就好了。

    哪怕不在身边,哪怕自己并不知道。

    只要有个人在远处一直远远地看着,也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黑魔法和白魔法的区别是我胡诌的~~

    里面的什么咒语的法则啊,书名啊~神马的,都是我编的,大家看一看就好了,不要当真。。。。。。

    ps.端午节快乐!

    111-10

    霍格沃兹的生活很丰富,不光有各种各样神奇的课程,哈利还一头钻进那偌大的图书馆中幸福得简直要冒泡了。

    奇洛教授介绍的书的确很合适,《永恒法则》并不是□,只是哈利在找的时候费了一番功夫。最终,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翻出了那本厚重的布满了灰尘的书,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被翻过了。

    书里的内容很基础,但哈利一向认为最基础的,就意味着最重要的,也是最正确的。

    哈利从里面不仅找到了白魔法的四大构成法则,还有三大黑魔法构成法则。每一条都标示着繁多详细的注解,就连奇洛教授提到的中性魔法,里面也详尽地阐述了其变化规律和规则。

    哈利一天到晚就带着这本书,有时间就拿出来看一看,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哈利背会了《咒语发音规律表》,还有书后附录的《常见咒文词根》。

    “哦,梅林啊!哈利你竟然没有去拉文克劳?”德拉科在忍受了整整一周后,终于爆发了,他用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瞪着哈利,就像是看见了邓布利多教授点缀着星星的新袍子。

    ——其实哈利私底下认为邓布利多教授巫师袍挺好看的,但似乎整个斯莱特林都对此不忍直视。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样分院的,但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一些内在标准。如果单是按照通常所说的那样,我觉得有些草率。”哈利合上了那本厚重的书,老老实实地说。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人格是多样化的。”

    德拉科的表情明显扭曲了,他扶住额头,发出长长的极为曲折的咏叹调,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他痛苦的内心:“哦~~那该死的分院帽~!你拆开看看怎么样?”

    “所以我在研究这个。”哈利指了指手中黑色封皮的书,不过,“拆分院帽的是格兰芬多和拉风克劳。”

    德拉科看着哈利,惊讶地扬起了眉毛:“哈利,你竟然学会了说笑话!”

    原来这样的才叫笑话吗?

    哈利有点小小的挫败。达利早就告诉他要想和周围的人保持友好,既然他的表情已经坏死了的话,就请保持一点幽默感吧。

    哈利一直为此而努力着,可惜似乎不怎么成功。

    事实上,这是唯一的一次,在哈利试图幽默的时候被别人发现。

    “嘿!哈利,今天有飞行课!你难道就不想感受一下飞行的感觉吗?”只沉默了一会儿,德拉科就又激动起来,他跃跃欲试地看着哈利,就好像面前就有一把扫帚,而他下一秒就可以带着哈利在天空上飞舞。

    德拉科这种状态从三天前就开始了。准确地说,整个霍格沃兹都洋溢着一种亢奋的气息,大家似乎都在期待着今天开始的飞行课。

    “哈利,飞行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想象一下,你可以迎着风飞翔,可以抓住身边的云。”德拉科热情洋溢地用他那贵族特有的华丽语言描绘着,试图激起哈利的共鸣。

    哈利顺着德拉科的话想象着,他确实没有飞翔过,不过仔细想一想,好像的确是很值得令人期待。

    那是一种自由宽广的感觉。哈利想着,对即将到来的飞行课也期待了起来。

    “确实。”

    “你可以俯视整个伦敦。。。。。。哈利,你说什么?”德拉科停下了他对飞行洋洋洒洒的感想,不可思议地看向哈利。

    “我说确实,很值得期待。”哈利重复道。

    德拉科仔细打量着哈利,发出挫败的感叹:“哈利,拜托!你哪里看起来期待了?”

    “我很期待。”哈利认真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受,他回忆了一下这几天德拉科的表现,“非要兴奋的手舞足蹈,大谈特谈自己的飞行史才行吗?差一点就撞上了一架麻瓜的直升飞机。。。。。。”哈利复述着一天前德拉科的话。

    “你竟然听了我说的话?”德拉科很惊讶,这几天哈利抱着那本书对他表现得很冷淡,这让小贵族有点生气。不过,德拉科发现这个朋友竟然还记得他说过的话,他又不由得高兴起来。

    不过,当得意洋洋的铂金小贵族看见哈利的表情时,他噎了一下:“哈利!你这是什么表情!?”

    哈利眨了眨眼:“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还认识麻瓜的直升飞机很厉害。”

    “哈利!”德拉科脸红了,他恼怒地瞪着哈利。

    “第四次!掏钱掏钱,你们输了。”沙比尼的声音从回廊的柱子后传来。

    哈利看过去,发现沙比尼背对着他们和两三个高年级的斯莱特林围在一起,那几个学生正无奈地掏出一枚金加隆递给他。个子高挑的沙比尼在一群高年级中间竟然只低了一点。他轻微上挑的眼角微眯着,一副得意的样子。

    “布雷斯!”德拉科顺着哈利的目光也发现了那个地方,他发出一声怒吼。

    沙比尼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来,看见哈利,对他眨眨眼,露出坏笑:“哈利,好样儿的!一早上能让德拉科尖叫四次!”

    “我没有尖叫!”德拉科把“尖叫”两个字咬得极重,他什么时候做出那么不贵族的举动了?

    “哈利!”沙比尼捏着嗓子,发出尖细的声音。然后大笑着,跑远了。

    “混蛋!”德拉科的脸通红,他追了上去,在远处和沙比尼笑着闹到了一块。

    明媚的阳光洒在草滩上,两个男孩相互追逐打闹,笑笑闹闹的,时不时叫嚷上一两句,欢笑声回荡在蓝色的天空中,显得分外美好。

    哈利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感受着阳光洒在身上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嘴角不由自主地轻轻勾起,露出一丝笑容。

    而一直到他们走到禁林旁边的草坪上,飞行课都已经开始。德拉科和沙比尼仍旧在互相嘲讽,他们对于自己即将要飞上天没有丝毫紧张感,而是轻松随意地拎着飞天扫帚,甚至没有认真去听霍琦夫人的讲解。

    霍琦夫人是个干练的女巫,她的目光很锐利,尤其是当她盯着你的时候,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老鹰。

    “伸出右手,放在扫帚把上方,”霍琦夫人在前面喊道,“然后说:‘起来!.’”

    “起来。”哈利喊道。他脚下的扫帚乖顺地升起,哈利把手放在上面,惊讶地发现这把歪歪扭扭的扫帚竟然蹭了蹭他的手。

    看着一把没有头没有脸,连眼睛都没有的东西在撒娇,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感受。

    哈利把扫帚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明显的魔纹刻在上面,也不知道是什么远离才能让一个扫帚飞起来,并且拥有初步的灵智。

    哈利拿手摸了摸扫帚,扫帚猛的打了个抖,哈利的眼睛亮了一下,又用手摸了一下,扫帚再一抖,再摸,再抖。

    “哈利,你在干什么?”德拉科受不了地问。铂金小贵族一直知道这个救世主朋友行为怪异,但没想到他怪异的限度又一次超出了他的想象。

    哈利改摸为戳,他一戳,飘在半空的扫帚就颤一下,然后凑近他讨好地晃晃。

    德拉科的嘴角抽了抽,他干脆扭过头继续和沙比尼拌嘴,不再去看那边犯傻的行为艺术家。沙比尼笑嘻嘻地对着哈利竖起了大拇指。

    格兰芬多突然响起了一片惊呼。

    哈利转过头,正好看见一个黑影从空中重重地摔了下来。是那个脸圆圆的男孩,叫纳威隆巴顿,哈利还记得在开学的列车上这个男孩一直在找他的蟾蜍。

    纳威的手摔断了,他抱着手小声抽涕着,被生气的霍琦夫人带去了医务室。

    哈利觉得在霍格沃兹的学习生涯还是充满了危险性的,魔药课上坩锅一炸就会出事故,而魔咒课变形课上咒语施错了一点点,就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效果,现在连飞行课也会有危险。哈利原本以为会有什么特别的魔咒,可以接住从高空掉下来的学生之类的,现在看来,竟然没有。

    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哈利看了看手中乖顺的扫帚,犹豫着,反正霍琦夫人也不在,就试着骑一下吧。。。。。。

    ㄖ忝偷姆闪松先ィ窦敝鄙淞顺鋈ィ赶蛱炜铡

    “哈利!”德拉科惊叫道。

    哈利紧紧抓着扫帚,试图找到一个正确的姿势可以骑在扫帚上。可是这支原本乖顺的扫帚却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乱蹦乱跳着,笔直地向上飞冲。

    哈利单手吊在扫帚上,被不断甩来甩去。说实话,哈利心里觉得这还挺刺激的,就像是在做过山车,在云端中穿梭,翻滚。

    风在耳边嗖嗖地吹过,哈利原本就凌乱的头发像杂草一样舞动着,有几根吹进了眼睛里,刺的哈利有些不舒服。

    扫帚忽然改变了方向,从笔直向上改为了直直地向下俯冲。哈利差一点就被甩了出去。他看着以极速不断接近的地面。地面上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不断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惊呼。

    哈利忽然觉得如果没有这些人的话,他可以好好的在天上玩一下。

    扫帚又改变了方向,在空中忽而俯冲,忽而向上,时不时来个急转弯。哈利终于爬上了扫帚,他像骑马一样颠簸着。

    禁林边缘,一个身影引起了哈利的注意。

    那个带着紫色大头巾的身影正抬头看着哈利,目光专注,嘴唇飞快蠕动着,念念有词。他的表情很古怪,脸色苍白,眉头皱着,嘴角时不时抽搐一下,似乎想下撇摆出难过的样子,却又不受控制地上扬,勾出张扬的弧度。这让他的表情很扭曲。

    虽然只是一瞬间,哈利还是很清楚地看见了奇洛的表情。

    真是奇怪。

    既然想做,既然已经下了咒,为什么还要哭呢?

    哈利愣了一下,手中的扫帚又是一个猛地上窜,一下子就从手中滑了出去。

    哈利在空中停滞了一瞬,他仰头看着那个失去了重量远远冲上天空化为一个小点的扫帚。然后整个人向下掉落。

    下面响起无数抽气声,和尖叫声。哈利甚至清晰地分辨出了铂金小贵族的尖叫。他已经喊破了音,毫无贵族风范地叫着哈利的名字,显得有些刺耳。

    哈利在空中变换了姿势,看向藏在禁林边缘的奇洛。

    奇洛也在看着哈利,他惊恐地看着哈利,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而当他意识到哈利正在看着他的时候,他的脸刹那间失去了血色,白得像纸,他后退了一步,撞在一棵树上。

    哈利对他笑了笑。

    奇洛呆愣地看着哈利,脸仍然煞白一片,他不明白哈利的意思。

    其实哈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冲他笑,只是想这么做。这也不完全是奇洛害的,哈利自己晃了神,才掉下来的。

    更何况,摔下去对于哈利来说只是小伤。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哈利不知道摔下去之后他要怎么解释自己没有事。

    即使哈利是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但也用不了几秒。

    哈利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四周歇斯底里的尖叫戛然而止。

    哈利在草地上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坑,鲜血从他身下蔓延开来。

    好痛。头有点晕。

    虽然没有大事,但哈利还是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痛。缓了缓有点眩晕的头,哈利慢吞吞地支起身。

    “哈利!”德拉科猛的冲到哈利面前,他想要抱住哈利,却又不敢上前。

    “我没事。”哈利低声说,试图让小贵族安心。

    “骨折了吗?你。。。。。。沙比尼去找教授了!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德拉科有些语无伦次,他在哈利身边焦躁地转圈。哈利注意到他眼圈泛红。

    “不,没有。我没事。”哈利摇摇头,他真的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哈利波特!”一声怒喝传来。

    围在哈利身边的学生分出一条道路,斯内普大步走到哈利身边,他挥舞着魔杖,无数光芒在哈利身上亮起,而斯内普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紧抿着嘴唇,冷气四溢。

    “斯内普教授,我没事。”哈利低声说。他站了起来,四周又响起低低的抽气声。

    “闭嘴!”斯内普粗暴地冲着哈利怒吼。周围的学生都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一道咒语打在哈利身上,哈利顿时僵住了动弹不得。只能任由斯内普挥了挥魔杖,将他漂浮起来。

    鲜血像水一样滴到地上,滴滴答答地响个不停。绿色的草地早就被血染红了。周围的学生都被吓到了,德拉科突然明白为什么刚才哈利不肯动一下了。

    斯内普大口呼吸着,他的脸色铁青。但他没有说一句话,而是转身带着大步向医务室走去,他几乎快跑起来了,一路上都沉默着。

    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中,空旷而压抑。

    教授赶到的太快了,这让哈利感到有些不妙。

    哈利不能动,他忽然有些心虚。他小心翼翼地瞅着斯内普的脸色,却发现对方那双漆黑冰冷的眼睛此时显得有些空洞,带着死寂。

    气氛沉重地几乎凝固了。

    如果不是斯内普将哈利定住了,哈利觉得自己一定会飞快地逃开,直到伤好了才会出现。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大家很快就知道哈利的辛酸过往了。。。。。。。

    亲们都很关注cp问题,我在这里说一下。

    我本来打算先这么写着,到后面再看谁更有感觉,再决定cp对象特殊化。

    哈利不光要有爱情,还要有友情啊,亲情啊,他现在的主要目标是登上魔法界的王座(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所以大家可以先当做无cp来看,大家也可以从平时互动中找出各种jq,我不会吝惜写jq的。

    我会尽量避开大家的雷点,可惜众口难调,总有些人会不喜欢吧,不过我会尽量写好的,希望在最后大家觉得我写出来的能让大家接受。)o~

    ps。有好多人喜欢我的文,好开心~~~完全没想到,真的好开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 3 部分阅读 返回《HP 铁骨》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