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梦醒恍如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0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10 部分阅读

文/未知
梦醒恍如隔 | 本章字数:9527 | | 梦醒恍如隔txt下载 | 梦醒恍如隔手机阅读
    别想我回来了。”

    程纪谦一笑:“你还敢提这事儿,当初是谁一个劲的往我身边放女人的?”

    “这不是没想到我们会在一起么,”许世颜嘿嘿一声,“再说了,你可是王爷,起初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心里就有了小疙瘩,那现在……”说到这,许世颜的神情开始变得淡漠了。没错,他是王爷啊,不可能一辈子都会守着她的。

    程纪谦捧起许世颜的脸,认真地说:“这辈子,我程纪谦只有你一个妻子,世颜!相信我。”

    听到这番话,许世颜不得不承认她是感动了,眼里满满都是幸福的泪水。虽然只有短短地一句承诺,但这已经足够了。

    “啧啧,二位可真是不一般呀!”文清风站在柜台调侃道,放下手中的账本,看着两个春风得意的人往楼下走来打趣道,也是从心里为他们祝福,哪像她和楚迹,一碗平水一样,至今还不知道还怎么样。

    “现在可不用我养你了吧?永王妃!”文清风笑嘻嘻的说。

    许世颜伸手就要往文清风身上招呼去。

    “夫人,你本来就可以算是富甲一方,还需别人来养么?再说了,就算你的商铺再不济了,还有夫君我呢。”程纪谦搂着许世颜的肩膀说。

    “你们两个够了哦,恩爱就回家秀吧。我这还忙着呢。”文清风笑着朝他俩说。

    许世颜斜睨她一眼,“胡说什么呢。”

    “夫人,咱们被嫌弃了,就回家吧。”可程纪谦淡淡一笑,没有一丝一毫被嫌弃的感觉看向许世颜。

    “……”可真爱装呀。

    “回吧、回吧!赶紧回家,别在我眼前晃荡了,叫我孤家寡人一个怎么看啊!”文清风朝两人猛扬手,乐呵呵地说。

    两人对视一笑,告别了文清风携手往王府走去,摈去了马车,就在街上这么走着。

    “怎么了,有话说?”程纪谦看着从下午到晚上一直欲言又止的许世颜,好笑地问。

    “呃,有是有。”许世颜点了头。

    “说吧。”程纪谦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喝,气定神闲。

    “你今天说的……”许世颜犹犹豫豫地说着。

    “嗯?”程纪谦明明知道她要说什么了还装糊涂。

    “就是你今天说的那句话,是不是真的?”许世颜心里很忐忑。

    “说的哪句话?”程纪谦喝着茶悠闲地问。

    “就是那句话。”许世颜急了。

    “哪句话?”

    “你……没有哪句话,就当我抽风了。”许世颜嘟着嘴地朝床边走去,不说就算了。

    程纪谦带着前所未有的无比的笑意向许世颜走去,按住许世颜的肩头,把她放正,让她的脸对着自己。

    程纪谦站着,许世颜坐着,所以许世颜只能仰着头看着程纪谦。

    “世颜,虽然一开始我们不是出于情愿成亲的,但是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我确信了,你,是我程纪谦的妻子。”程纪谦深邃的眼眸注视着许世颜,红晕浮上她的脸颊,只看到程纪谦的嘴一张一合的动着,“你愿不愿意与我携手,将未来属于你我的人生走下去?”

    “嗯!”字轻盈地从许世颜的唇间溢出,虽然声音不大,但带着此刻的决意!她要和程纪谦永远地在一起。

    听到许世颜的承诺,程纪谦喜不自胜,笑颜挥之不去。在许世颜身边坐下,把许世颜搂在怀中,感受两人心跳和气息。

    两人久久对望不语,似乎是要将对方的样子深深刻于心上,留个深刻的印象。

    两人面上看去平淡无事,其实内心都有不小的波动。

    许世颜受不住强烈的对视,率先“扑哧”一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静。程纪谦欺身而上,把许世颜压在身下,鼻尖喷洒的暖暖气息,让许世颜脸上更添一分颜色。

    “世颜……”沉缓的声音低哑的喊着,昏暗的光线投射下来,映在俊逸的脸庞上,有种摄人心魂的魅力让许世颜沉陷,尤其是那双吸引人的眸子,熟悉,让许世颜不由自主地应着……

    秋风到处,无限旖旎风光。

    第三十一章 认定的是你

    太阳慢慢从山的那边升起,光辉洒满山间。

    许世颜在程纪谦的手臂中醒来,果不其然地看到程纪谦的睡脸后一脸红彤彤,害羞、娇媚各种的爬上脸上,连忙低下头。感觉如此真实,怎么会是梦呢。

    “醒了?”因为刚醒来声音变得更低哑的程纪谦的声音响起,低头看看怀中如此娇羞的娘子,心中满满的暖意。

    “嗯。”许世颜轻声应着,“你该去上朝了吧。”说着就准备起身掀被子给程纪谦让个道。

    “不……”程纪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啊!”许世颜突然大叫,往被子里缩去,光滑的背部挨近程纪谦的胸膛,赶忙把身子前倾,脸“噌”地红了,于是又是一声惊呼。

    枕手躺在里面的程纪谦看着做这一系列动作的许世颜不禁好笑,也不急着动身,撑着脑袋歪头看许世颜。

    “不许笑!”许世颜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的底气不足,也没有杀伤力,只扭着眉看着程纪谦。

    “好好好,我不笑。”说着起身下去找衣服,吓得许世颜连忙捂住了眼睛。程纪谦一边扯下她眼睛上的手,说,“又不是没看过了 。“一边给她掖了掖被子,说:“盖好,别着凉了。你就别起了,多睡会儿吧。”俯身在她额上亲了亲。

    “我不用睡了,我已经醒了,再睡就成猪了。”许世颜倚着枕头,蜷缩在被子里说。

    “真的不用再休息?”程纪谦笑意中另有所指,语气不明地说。

    “嗯?”许世颜还没想的明白,看到程纪谦的笑脸又马上说:“那我再睡会吧。”突然又爬起来问,“要不要叫珠云她们进来服侍你?”

    程纪谦挑眉示意她看向自己的一身。

    “哦,穿好了啊。”许世颜这才往被子里又缩了缩。“叫她们打热水进来吧。”

    “以后这就有劳夫人了。对了,夫人,等会儿叫她们进来好好收拾一下。”目光扫视了许世颜。看得她面红耳赤,马上用被子捂住脑袋,“快走快走”的呜呜声从被子里传出来。

    程纪谦大笑,心情愉悦地说:“我走了。”

    程纪谦走后,许世颜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珠云!”终于准备起身的许世颜朝外面喊到。

    听到在叫自己,珠云和璧棋端着洗漱的物品走了进去。

    两个看到眼前的样子,呆了一秒随即恢复表情。

    “夫人!”

    “等会收拾一下这里。”许世颜脸上有一抹不自然。

    “夫人,难怪你比平日起得晚。”珠云嘿嘿地笑起来,旁边的璧棋也偷着笑。

    “你这丫头该取笑我……”许世颜笑着假装伸手要打她,“帮我打些热水来吧,我想先沐浴。”

    “是,我这就去。”

    晨曦熹微,小巷清幽,秋风仍然带着寒意,使得后院的树枝微微摇曳。

    “纪谦,我带你去个地方。”

    两人共骑一匹马来到这里。

    “必灵寺?”程纪谦下马后睁大眼睛看着她。

    “对啊。”许世颜没有注意到程纪谦的惊愕的样子,径直带他来了到“恍如隔世”。

    “看,这里是不是个好地方?”许世颜看着她熟悉的景物。湛蓝的天空笼罩着他们,底下是开得灿烂的秋海棠、蝴蝶兰……一阵清风而过,花朵簇簇落下,地上已经铺上了一层如胭脂般的落花。许世颜深深地呼吸着这一份清新。“你记不记得这里?”

    程纪谦朝四周扫了一扫,“世颜……”程纪谦低低着喊着她。

    许世颜回过头,朝他笑着问,“你还记不记得在这里被一个人救过?”

    程纪谦压抑着心中的欢喜,那个人是许世颜?“是你?”

    “怎么,不是我还希望是别人啊?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道我就……”

    程纪谦冲过去紧紧抱着许世颜,欣喜的心情不知道要如何释放,只是紧紧地抱着,好像一松开就会消失,“早知道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世颜,我们……”程纪谦朝她一展笑颜,“我认定的从来只有你!”

    第三十二章 君子于役(1)

    “王妃,王太妃叫您过去一趟。”璧棋飞快地从管家那边跑过来告诉许世颜。

    “现在?早安的时候还没有事呢?”许世颜想着,又对璧棋说:“嗯,我知道了!这就去。珠云,帮我梳头发换衣服。”平日许世颜是不用把头发梳得特别精致,尤其是不用出门和接待客人,不过王太妃专门叫她,一切还是要做到位的。

    梳完头发换好衣服许世颜就到心苑去见王太妃了。

    “娘。”

    “世颜,刚刚皇上身边的公公来报,皇上邀我们进宫一聚,你收拾一下,我们一会儿出发。”

    “今日是有什么喜事么?”

    “这个娘也不清楚,公公只说去了就知道了。”王太妃也感觉很疑惑,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怎么这回神神秘秘的,只是心中隐隐觉得不安。

    因为程家三少爷都在宫中,所以从王府出发的就只有许世颜,王太妃和二夫人。

    碧空澄澈如洗,眼前的红墙黄瓦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进宫后,几人就直赴皇上设宴的宫宴。程纪谦等人早已经在了。见到他们,走到门口把她们迎了进来。

    “谦儿,告诉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太妃见到自己的儿子刚刚看许世颜的神色不对劲,担忧地问。

    “娘,儿子君令在身,恐怕这些日子不能照顾您了。”说完抬头看着王太妃身后的许世颜,长长地叹了口气。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眼下又……

    许世颜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她也没有亲自问程纪谦,不是她不想知道,而是怕知道了她不想知道的事情。

    “那皇上为什么要把我们都叫进宫来?”王太妃的不安不是没有原因的。想想看,以前有哪一次出门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皇上驾到!”门口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明黄的身影已经端坐好。

    “参见皇上!”

    “诸位不必多礼,免礼平身!”

    “多谢皇上!”许世颜上前半步搀扶起王太妃。

    “皇上,不知皇上邀老身前来所谓何事?”众人入坐后,王太妃开始说话了,直入正题。

    “王太妃无须着急,朕正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本来,这件事不便说太多,可此事又非纪谦不可……”

    “皇上,还是臣自己来说吧。”程纪谦站起来,朝大家说道:“此次带军抵抗敌军,形式也比较险峻,我军节节败退。根据前方探子来报的消息看来,我并没有把握能打胜战。”

    “可是,这一战对我朝来说至关重要,朕只有把希望寄托纪谦身上,有纪谦在帐中运筹帷幄,调兵遣将,朕相信纪谦一定……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皇上也知道这战很棘手,顿了顿,又说:“纪谦今晚就在宫中休息吧,明早就出发。王太妃,世颜,你们……好好说说话吧。”说完,皇上就离开了。

    说真的,其实对于这场战役,他们都没有什么把握,我方军队损失惨重,一个将军一个副将都有去无回,皇上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派程纪谦镇守边关,以王爷身份振奋军心。而且此事刻不容缓,所以皇上才把王太妃等人请进宫中,为程纪谦践行。再说,此番一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够回来。

    “好好和世颜说说话吧,娘相信你!”王太妃拍拍程纪谦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就离开了,将时间和空间腾给这两口子。

    “世颜!”程纪谦看向许世颜。

    许世颜故作镇定地起身,却碰倒了手边的酒杯。许世颜呆呆地看着大红地毯上旋转的杯子和酒渍,好久都没有出声,久到时间好像不存在。

    “世颜!”程纪谦担忧地喊了一声。

    “嗯?我没事,”许世颜强颜欢笑,“你能为国家,为保护百姓,这是好事啊。,很多人都做不来的呢。”虽然许世颜是这么说,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你看,我真没用,还要哭。”许世颜咧着嘴说。

    程纪谦为许世颜拭去脸颊的泪痕,柔柔地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你……你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许世颜拉着程纪谦的手不肯松开。

    “是!”程纪谦几乎是立马的回答,没有一丝一毫地犹豫。

    许世颜自从知道了程纪谦一直都在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心里就一直为他担心,一直放心不下他,尤其是那日晚上见到满身是血的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许世颜看着程纪谦,鼻子酸酸的,吸了吸鼻子,才把心中消极的情绪压下去。程纪谦拉起许世颜的手,紧紧握在手中……

    不说话,也许是最好的表达。

    许世颜像是做了好大的决心,说:“让我和你一起去!”

    程纪谦右手抚上许世颜的左脸,耐心地说:“世颜,不要胡闹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地回来的,好不好?”

    第三十三章 未城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许世颜侧躺在塌上反复念着这几句诗词,若是没有闲事在心头该多么好啊。

    “昊天,和我去一趟未城吧。”这是许世颜经过反复想过的结果。

    “王妃,这……”昊天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让许世颜前去未城。未城现在是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她有一个好歹,他可怎么和程纪谦交待啊。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

    “不,我这就去准备。”与其让许世颜一个人去,还不如跟着许世颜一起去,保护她。

    “你不要和王爷说,我不想让他担心。”许世颜嘱咐他,她不想让程纪谦因为自己的事而分心,毕竟战事都这么久了,也很少有松动的痕迹,想来他一定顶了很大的压力。

    未城

    霁日青天,倏变为迅雷震电。一时间外面的雨一直下个不停,积水“咕噜咕噜”地滚入地势较低的洼地。

    “哈,这回他们还不完蛋了!”一个男子尽力控制住他语气里的兴奋,甩甩身上被雨淋湿的衣服。

    “怪就怪他们用人不善,用了个能被钱收买的家伙。不过人都是这样,一见到钱就分不清谁是爹谁是娘了。”

    “哈哈,让那小子去告诉他们我们要往东边攻打,然后我们再从南和西,加上东边一起冲上去包围,四周攻击,看他们往哪儿跑!”

    “只要我们再设计周全,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了。”

    本来躲在庙里避雨的许世颜现在皱起了眉头,好一个声东击西,昊天一身就要冲上去,被许世颜拦了下来,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行为,现在冲上去也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可是……”另外一个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那个永王爷可不是个好哄的角色,好多次都被他杀得个措手不及……”

    “你说的不错,他的确是个大麻烦,不如……”起先说话的那个男子看了另一个男子一眼,冷笑着做了个“杀”的动作。

    雨势越来越小,两人的声音也逐渐远去,直到他们走得看不到影子,许世颜和昊天才从菩萨像后面出来。

    “这下可糟了!昊天,我们现在赶紧去找纪谦,告诉他们这件事情!”

    不等昊天回答,许世颜就走向庙外的马厩中把马牵出来,把马车弄断丢弃在这里。

    两人在路上骑着马一路狂奔,也顾不得淅沥的小雨了。

    “什么?王爷不在?”两人狂奔而来,得到的却是程纪谦不在的消息。

    “那王爷现在在哪里?”

    “这个,恕我不便相告,两位还是请回吧!”守卫兵冷眼地看着许世颜和昊天两个人,还想见王爷?王爷是相见就见的吗?王爷公务多繁忙啊,哪有时间随便见这两个小人物。

    “这位是永王妃,还劳烦小哥告知一下王爷的下落。”昊天拿出腰牌,没好气地说。

    那人见了腰牌立马变了个模样,许世颜在心中叹了口气,哎,那里都是这样,狗眼看人低,有奶便是娘。

    “原来是永王妃,奴才真是该死。王妃远道风尘仆仆而来,不如先随奴才去休息片刻?”那人讨好的笑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许世颜就会找他算账。

    “不必了,小哥还是告诉我王爷在那儿吧。”许世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无视他的狗腿样。

    “是是是,小人立即叫人带路。”

    然后又对昊天说:“你先去通知副将他们,我去找王爷。”

    “可是……还是让我去找吧。”昊天很担心许世颜一个人出去。

    “都到这儿了,还担心什么。有人领着呢。”许世颜看向那男子,那男子连忙说道:“是是是,奴才一定竭尽全力保护王妃安全!”

    有人带路,许世颜找起程纪谦也轻松了很多。

    远远地许世颜就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可是与此同时也看见了冰冷坚硬的弓箭在主人手中正朝着程纪谦瞄去。

    一声“纪谦!”,许世颜就马上朝程纪谦的方向驾马奔去。程纪谦听见熟悉的声音起初还不敢相信,她怎么会到这里来,欣喜地转身回头,想要见到自己也苦苦思念的人儿,却见许世颜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猛地冲过来把自己转了个圈。

    鲜血布满了他的脸,低头看去,一支箭从许世颜后背穿过,刺中了胸口,箭身周围乌黑。

    一时间,大部分侍卫都拔剑去追那名黑衣人了。

    等程纪谦晃过神来,许世颜已经虚弱地躺在了他的怀里。

    “纪谦,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瘦了……”许世颜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可看上去却变得那样绝美。许世颜伸出手想要攀上程纪谦的脸颊。一瞬间,回忆充斥脑海……

    送的花、说的话!!!

    程纪谦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放,程纪谦说了很多,很激动,可许世颜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脑子里“嗡嗡嗡”地作响,眼皮沉重地耷拉下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离开他。甚至她也感觉得到程纪谦此刻也是十分痛苦的。

    一行无望的清泪流下,许世颜恨透了自己,殊不知,程纪谦现在也是心痛得死,像是有人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啊!”一身撕心裂肺的心死声音响彻天空,跟随着这一声音,许世颜心口剧烈地抽搐,她微微呼吸着稀薄的空气,接着,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

    第三十四章 你好

    “叮叮叮叮叮……”尖锐的声音在平静中突兀出来,许世颜紧紧皱着眉头,喧闹的声音让许世颜头脑发胀。闭着眼深深地呼吸着,困难地想要睁开眼。

    右手抚上左心房,此刻它在跳动,此刻它在难受,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自己。

    许世颜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身,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是自己的家里没错,“这一觉怎么睡得这么累啊!”许世颜给自己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又做梦了。

    许世颜闭上眼睛,可是却有一幕幕情节喷涌而入,永王府,火场,字帖,木簪……程纪谦,程纪谦!

    许世颜眼神空洞地平视前方,原来这一切都是梦?可是,可是它为什么感受那么真实,胸口真的隐隐作痛,以前也从来没有这样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泪从心底蔓延出来。

    “世颜,早饭想吃什么?南瓜饼,怎么样?世颜……”得不到回应的许妈妈走进许世颜的房间,“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应该醒了,妈妈叫你,你怎么……”

    许妈妈一进房间就看见自家女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

    “世颜啊,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许妈妈担忧地探探许世颜的额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妈妈,我没事。”我没事……这句话好像不久前才说过一样。

    “没事就赶快起床洗脸刷牙吃早饭去,不要发呆了,妈妈给你煎了南瓜饼。”

    “好,对了,我爸呢?”

    “你爸啊,见他朋友去了,赶紧起床吧。”

    “我知道了,这不是好不容易一个周末休息嘛,偷偷懒都不行啊!”许世颜嘟着嘴小声说。

    很奇怪,这个梦真的一点也不想以前的梦,以前的梦回忆得模模糊糊也很容易忘掉,可是今天这个不一样,如果许世颜刻意去想,那么这些片段就会像看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让许世颜感到很郁闷,有时想到什么心脏会跳动到不能自已。许世颜不想自己沉浸在一个沉重的故事里,所以一般都会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

    学校

    “许老师!许老师?”旁边的张老师抱着一叠书站着,喊了许世颜好几声。

    “啊?”终于,神游的许世颜恢复了正常,“怎么了?”

    “散会了……”张老师简直要汗颜了,要不是她折回来拿忘记的资料,这许老师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呢。

    “哦,谢谢,我这就走了……”

    一个星期后的周五晚上。

    “世颜,回家来就多吃点,学校里的饭菜肯定不比妈妈做的,对吧。”许妈妈一早就去市场给许世颜买了她爱吃的菜。

    “嗯,在学校我早就想着妈妈做的菜了。”许世颜不想让父母担心,就是没有胃口也要吃得很开心。自从做了那个梦,精神就总是不大好,有时候在学校里也会走神。

    “爸爸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上什么烦心的事了?还是那群小家伙不听话?”许爸爸无不透露出对许世颜的关爱,也看到了她近来的一些不开心。孩子大了,就什么都不愿意和长辈说说,还是小时候的好哇!

    “就是最近有些睡的不太好,没事的。”许世颜给两位最为在乎的长辈夹菜。

    “对了,世颜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能总是呆在家里,上回我去见一位老朋友,他们搬回来了,他儿子挺不错的,准备在本市发展。爸爸和程叔叔都比较忙,要不你替爸爸带他出去转转,熟悉熟悉环境?”

    许爸爸上个星期去见了他在中学玩得比较好的一个同学,他的儿子比许世颜大上三、四岁,在事业上也小有成就,刚从省外回来。两人以前读书的时候就爱开玩笑说等各自的孩子长大要成亲家,也没当真。不过看着自己女子最近的状态,两个同龄人出去玩玩说不定是件好事,还能让他开导开导许世颜。

    “好。”许世颜理解的一笑,她知道她还是让父母担心了。所以为了不让他们再担心,许世颜立马就答应了。

    许世颜按照许爸爸给的地址来到了这家餐厅。不是说去四周看看的吗?怎么跑到餐厅吃饭了?吃饭就吃饭吧,至于其他的,估计许世颜是很难有心思的了。

    “小姐,你好,请问几位?”门口的大堂经理见到许世颜推门进来,礼貌地询问许世颜需要什么帮助。

    “那个我有约的,呃,姓程。”许世颜滑开手机找到那条信息说。

    “哦,程先生,在临风阁,这边请。”大堂经理翻看了记录,带着许世颜到了临风阁门口。

    “到了。”

    “谢谢!”

    许世颜把手搭在门把上,深深呼出一口气,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吧。可是有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带他到这里到处逛逛嘛,就把他当做小朋友看待不就行了吗。

    就在许世颜已经准备推开门,门已经从里面已经打开了。

    “你……”许世颜一下子鼻子发酸,话被淹没在无声的哽咽中。

    时间凝结在空气里,许世颜胸口猛地一阵收缩,气血上涌,几乎快要呼吸不过来。

    那人翘角邪邪一笑,伸出右手:“你好,我是程纪谦。”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 9 部分阅读 返回《梦醒恍如隔》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