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相思无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11-15)

章节目录 (11-15)

文/梦痕
相思无悔 | 本章字数:11438 | | 相思无悔txt下载 | 相思无悔手机阅读
    相思无悔〈11〉(h)

    「我不知道你和紫萝曾经如何相爱?但是若你将我当成她,便是大错特错。」

    燕飞雪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更紧的拥在怀中,她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以

    及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她不知在他心中,他究竟把她当成谁?她只知道她是燕飞

    雪,不是他口中的紫萝。

    「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在我眼中,你便是紫萝;紫萝便是你。」

    神荼说完,俯下身吻著她的朱唇,像似品嚐甚麽东西似的,他的吻很温柔,可以

    感觉得出他很爱她,或者应该说,他很爱紫萝。

    「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只是你的一相情愿?你寻寻觅觅的,不过只是一个

    已经死去的女人,就算我是她的转世,也不可能是她。紫萝早已经死了,而我是

    燕飞雪。」她无法抗拒他温柔的吻,但是当他吻完之後,她却很冷静的泼他一盆

    冷水。

    「你!」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一只手掐著她的脖子,虽然力道不

    大,但足以让她感到他的怒气。片刻,神荼渐渐松开了手,脸上的杀气也消失无

    踪,他微微笑道:「也许你说的对,你不是她,但我不管你是谁?你今生今世都

    是我的女人,你别想从我手中逃走。」

    燕飞雪从他的双眸中看出他对她的执著,她没有再说些甚麽,因为她知道,

    凭她一名凡人,是不可能与他对抗的。如果执意的违逆他,搞不好他一怒之下会

    杀了她全家也说不定。

    夜晚,燕飞雪躺在床上安稳的熟睡著,神荼轻轻的推门进入,他走到床边凝

    视她的睡容,良久才悠悠的叹了口气。

    想不到当他好不容易找到她时,她却已不记得他,这到底是上苍捉弄,抑或

    是注定他俩有缘无份。

    他伸出一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即便她的样貌与从前不同,即便她口口声声

    说她不是紫萝,但他知道她就是她,他心心念念的紫萝,也是他今生唯一的妻子。

    神荼小心翼翼的掀开被褥,动作尽量轻柔不惊醒她,解下她系在腰间的梦珠

    後,又轻轻的替她盖好被子,便离开了房间。

    既然她失去了前生的记忆,那麽,他就要将它找回来。懂得唤醒前世记忆的,

    也只有梦貘一族仅存的魅娘了。

    他回到了书房,将梦珠握在手中,闭上了双眼,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妖气,片

    刻,当他再睁开眼时,已经置身在一处诡异的幻境之中。四周是紫色透明的墙,

    脚下也是透明的,一名非常妖艳的女人躺在一张紫色水晶做的床上。

    她撩起裙摆露出她白晰的大腿,一双勾魂媚眼正望著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让

    人毛骨悚然,她虽然看似非常美艳,浑身却也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妖气。

    「不愧是狐王,居然能找到这儿来,可知吾所居住的梦界幽境,只有梦貘一

    族才知晓方法进入。」魅娘微微侧身,一手撑著头,兴味盎然的望著他。

    「那有何难?实不相瞒,我今日有一事相求。」神荼将梦珠收好,他没閒工

    夫和她废话,他只想赶快达成目的,赶快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哦,能让你亲自前来求我,想必这件事一定是和紫萝有关罗!让我猜猜,

    莫非你是想让她的转世燕飞雪恢复前生的记忆?」不用他开口,能读人心的魅娘

    也从他的双眸中看出来了。

    「没错,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他点点头,当然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

    餐,他也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

    「我为何要帮你?帮你我有甚麽好处?」魅娘可不是傻瓜,要她耗费真元让

    燕飞雪恢复记忆,做这件事她若一点好处都没有,她又何必去做?

    「我能给你快感,胜过你所拥有的任何一个男人。」神荼嘴角微微上扬,他

    走到她身畔,一手抚上她白晰的大腿。

    「哦,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可以考虑,好久没有男人能够满足我了,唉,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他们都是凡夫俗子,怎能与伟大的狐王相比呢!」她柔媚的

    轻声一笑,便环著他的脖子,朱唇吻上了他的双唇,两人一边热吻,魅娘一边抬

    起一条腿,勾在他的腰际,不可否认她勾引男人的工夫,可不输当年的紫萝。

    「是不是只要我能满足你,你就愿意帮我?」神荼抬起她的下巴,望著她那

    双精明的双眸问道。

    「那是自然。」魅娘一向喜欢男人,可是一般的男人,被她玩个几下就死了,

    而神荼可是修练千年以上的狐妖,他应该能撑得久一点吧。

    「好,一言为定。」他二话不说,便将她压在床上,迅速的脱下她身上的衣

    服,将头埋在她丰满的双乳前,开始用舌头舔著。另一只手,则顺著她的大腿一

    直摸到了花穴的边缘,他耐心的用手指在花穴洞口搓弄,还不时将手指伸了进去。

    「嗯……哦……好舒服……再深入点。」魅娘等不及似的将腿分得更开,好

    让他方便将手指插进去。

    「你这小荡妇,多久没要过男人。」他觉得自己根本是上了贼船,看来要满

    足这个女人,非得使出浑身解数不可了。他说著,便将手指插了进去,引得她吟

    叫连连,他起初先浅浅的插入,然後随著抽插速度的加快,也将手指越插越深,

    最後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

    「哦……啊……你好会弄,手指弄得我好爽,再激烈些……啊……」魅娘一

    手抱著他,一手忘情的搓揉著自己的另一个娇乳,嘴里发出淫荡的叫声。

    他见到她如此淫荡,自己的欲火也被勾引了出来,便将衣服也脱了去,一手

    扶著坚挺的的肉棒,一边对准她的花穴插了进去。

    「啊……好大……充满了我的里面……快点动……动啊……」魅娘不满足似

    的,扭动著腰臀,引诱著他快点运动,淫水也不断的流出。

    神荼也不客气的向前挺进,他一双大手用力的抓著她的奶子,一边猛力的摆

    动腰臀,每插一下都深深的抵住她的花心。

    「啊……啊……对,就是这样……别停啊……好舒服啊……」她躺在床上享

    受著他的抽插,眼睛也被他干得直翻白眼。

    「舒不舒服啊?喜不喜欢被我干?」他抬起她的双腿,好让自己的阳物能插

    得更深,他感到她的花穴紧紧将他的肉棒给包裹住,自己也是舒服得要死。

    「喜欢,快……干我啊……插烂我的小穴吧。」魅娘越说越淫荡,她的淫水

    越流越多。

    「干死你这个小荡妇。」他越插越快,最後将热液射满了她的体内。

    「啊……要丢了……啊……啊……好爽啊!」魅娘也同时达到了高潮,就在

    他射完时突然感觉身体无比的疲累,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顿时浑身瘫软

    的倒在她的身上。

    「呵呵,睡吧,好好睡一觉,在梦中与她相会吧,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哈

    哈哈。」魅娘一手按在他的头上,一股紫色妖气窜入他的脑海中。梦中,神荼又

    见到了她----紫萝。

    相思无悔〈12〉(高h)

    夜晚,当神荼推开房门走进自己的寝室时,见到紫萝正侧身躺在他的床上,

    她一双丰满的娇乳隐约从衣襟透显出来,短裙恰好遮住重要的部分,一双白晰的

    美腿正在他面前晃动著。

    「你怎麽又回来了?不怕我吃掉你吗?」他嘴角微扬走到床边,有意无意的

    将手指在她的大腿上轻轻划著圈,另一手则撩起遮住她美艳容貌的发丝。

    「自然是有所求而来,难道你都不好奇,为何天界神官要紧紧追著我不放吗?」

    她没有拒绝他的挑逗,一双勾魂的媚眼含著笑意望著他。

    「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得到。」他一边说,一边在她身旁坐下,双手放在她的

    胸前搓揉著她的一对娇乳,引得她娇喘频频。他唇畔漾起一丝淫邪的笑容,又道:

    「梦貘一族虽依靠人的梦为生,却没有自己的栖息地,必须居住在人的梦境中,

    依附人类而生。唯有梦界水晶才能制造梦中幻境,让你的族人居住,而这梦界水

    晶也唯有天界才有,你所偷之物便是这梦界水晶,我说的对吗?」他说完後,便

    俯下身掀起她的上衣,用舌头舔弄著她的乳尖。

    「啊……不要舔那里……啊……」紫萝被他弄得浑身微微颤抖,只能吃力的

    点点头,承认他猜得没错,一双眼睛舒服的闭上,似乎十分享受他的抚弄。

    「哈哈,想不到你这麽敏感,不过你说要我帮忙却是为了甚麽?」他抬起头

    停下动作,不解的问道。

    「梦界水晶并非凡物,需要灌入强大妖力方能使水晶幻化出梦界幻境来,放

    眼妖界有此修为的就只有狐王您了。」她微微一笑,也知道这样的请求所需付出

    的代价是甚麽?她来此之前早有觉悟。

    「难怪你会这麽听话让我玩这麽久,原来是有所求而来。」他轻轻一笑,一

    手往下游移,在她的花穴边缘反覆的抚摸著。

    「啊……怎麽摸那里……啊……」她勉强自己在情欲中保持清醒,一手按在

    他玩弄著她私处的大手上说道:「只要你答应帮我,我的身体任凭你处置。」

    「呵呵,那岂不是太委屈你了麽?」神荼改以手指插入她湿润的花穴中,缓

    缓的抽插著,又引来她一阵浪叫。

    「啊……啊……别把手指插进去,我会受不了的。」她羞怯的想要把腿合上,

    却被他一手撑开,另一手的手指则更伸入的探进她的处女地。

    「你听好,我要的不只是你的身体,我要你一生一世都属於我,不,是永生

    永世都属於我。」神荼突然停下了动作,俯身望著她,他坚定的双眸中没有一丝

    笑意,可见他是十分认真的。

    「你的意思是……」现在换她有些不解了,他说要她永远属於他是甚麽意思?

    「我要你嫁给我,从今以後我神荼只有一位妻子,那就是你,紫萝。」他很

    认真的向她求婚,虽然这桩婚姻是有条件交换,不过他很清楚,他的感情是无价。

    「可是……你的族人不会同意你娶外族之人为妻,况且我的族人也不会同意。」

    她咬著下唇有点为难的说,她的身体她可以自己作主,可是终身大事她必须徵得

    族中长老们同意才行。

    「这是我的决定,哪里容许他们置喙。若你仍有犹豫,那今天就到此为止,

    等你想好之後再来找我吧。」他说完立刻放开她,对於她,他可是很有耐心。

    「我……可是我的族人没有时间,那些神官马上就要追来了。」紫萝面带难

    色的喃喃自语著,她考虑了许久,最後才坚定的闭上眼,当她再度睁开眼睛时,

    坚定的说出她的答案:「我答应。」

    「真的?可不许反悔。」神荼听了之後很开心的欺身向前笑道。

    「那是自然,我愿用我八百年修为做担保,你现在可以随我回梦族了麽?」

    紫萝下定决心的点点头,为了族人她愿意这麽做,况且她也喜欢他。打从他救了

    她那一刻起,她就动了心,她也愿意与他一生相守。

    「急甚麽,离子时还有两个时辰呢,这段时间够我们办事的了。」他说完,

    又继续方才没有做完的事,他抬起她的双腿,把头埋在她的腿心,开始舔著她粉

    嫩的小穴。

    「啊……别……别用舌头舔……啊……你这个坏人……啊……」紫萝方才的

    情欲已经被他挑起,现在他又狂舔她的花穴,让她怎麽受得了。

    神荼没有理会她的叫喊,将舌头伸进她的花穴中,在花穴两侧不断的搅动,

    让她的小穴的淫水不断的流出,他将流出的淫水全喝了下去。

    「啊……好难受……不要再舔了……求求你……」她闭上双眼,双手无力的

    握著被褥,花穴又麻又痒,好想快些得到他的疼爱。

    「求我甚麽?」他突然停下动作,看著双颊涨得绯红的她,觉得她的表情真

    是可爱极了。

    「求你插进来。」她说完随即偏过头去,她觉得说出这种话真是羞人。

    「求谁?嗯,说啊?」他将她的头转过他面对著自己,又问。

    「求你……我的夫君。」她娇羞的说著,双颊泛得更红了。

    「我的好娘子,就让为夫来满足你吧。」神荼满意的笑道,便解下裤裆,将

    高举已久的肉棒插入她的花穴中,她的花穴流出红色的鲜血。

    「啊啊啊……好大……好痛……」紫萝痛得流出了眼泪,她的手紧紧抓著被

    褥。

    神荼听她喊痛,便放轻动作,缓缓的在洞口浅浅的抽插,等她适应了之後,

    才加速抽插的动作。

    「啊……啊……好舒服……要坏掉了……要插烂了……」她的双腿被他高高

    抬起,随著他的规律抽动,也一下一下的摆动著,胸前一双骄乳也忘情的晃动著。

    他双手用力搓揉她的娇乳,继续快速的抽插著,让她的淫水越流越多,吟叫

    声也越来越激烈。

    「啊……啊……要丢了……再快点……啊……」她放开被褥,抱著他的脖子,

    用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忘情的叫喊著。

    「小荡妇,别夹得那麽用力。」他笑著更加卖力的抽插,快速冲刺了几下,

    便将热液射入她的体内。

    「啊……」紫萝与他同时到达情欲的高峰,舒服的忘情叫喊著。

    相思无悔〈13〉

    天尚未亮透,燕飞雪便醒了,她昨晚做了个很复杂的梦,梦中人的脸很模糊,

    梦里的情境她也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很害怕。

    她下床穿好了衣服,简单梳洗过之後,算算自己被神荼带来这里已经三天了,

    她的家人一定很焦急吧。她从未彻夜不归过,更别说连续三日未回家了,她可以

    想见爹娘和兄长一定是急坏了,八成到处在寻她呢!所以她决定要回家一趟,趁

    著神荼不在,她想悄悄的离开,不惊动任何人。

    打定了主意,她便离开房间,由於不熟路径,她东闯西盪的,当她好不容易

    离开狐仙居时,却见到门口有一抹人影挡住她的去路,她心头一惊,不由自主的

    向後退了几步。

    「你想离开?」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奉命守著狐仙居的殊影,他虽然背对著

    她,但周身所散发的冷冽杀气,让她不寒而栗。

    「我……你是谁?」燕飞雪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先是心头一愣,接著又对

    此人的身份感到好奇,她在此三日未曾见过他,他究竟是何人?

    「殊影,狐王的随身侍卫。」他冷冷的回答,又道:「哼,早说过女人是祸

    水,按理说我也没阻止你离开的立场。」

    「你的意思是,要放我走?」她有点难以置信的问,她还一度以为,他会阻

    止她离开。

    「神荼命我守在此处,不准任何人离开,但,身为银狐族一员,我希望你离

    开,而且再也不要回来。」殊影的声音中不带丝毫情感,她甚至可以听得出,他

    对自己的憎恨。

    「为甚麽?你好像很讨厌我?」她感到莫名其妙,她分明甚麽事都没做,可

    是此人却对她怀有浓厚的敌意。

    「因为你是那个女人的转世,千年前,神荼为了救你,险些害银狐族一夜之

    间灭亡。」殊影冷冷的说。

    「这……是麽?」燕飞雪闻言黯然的低下头,为甚麽这里的人都将她当成是

    紫萝的转世,而她又为甚麽要为她曾经所做的一切负责任?

    「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快走吧。」殊影不耐烦的催促她,其实他很想直

    接杀了她省却麻烦,但又怕神荼与他纠缠不休,所以只好偷偷的放她走。

    「多谢。」就在燕飞雪想要离开之时,一道紫影突然窜入,挡在她与殊影的

    面前。

    此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他身穿黑衣,左脸上有一块紫色的斑纹,双眼

    是血红色的,身上所散发的杀气比起殊影,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准对少主无礼。」那人拔出腰间佩剑冷冷的指著殊影。

    「好久不见,兰印,想不到你居然还活著,我还以为梦貘一族除了魅娘之外,

    再无生还者呢!」殊影这才转过身来,冷笑的望著这个唤作兰印的男子。

    「你敢再上前一步,我会杀了你。」蓝印目露凶光,威胁的说道。

    「哼哼,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工夫,本大爷才没閒工夫陪你过招,快带你的少

    主离开吧,否则要是神荼回来,你们谁也走不了。」殊影以指隔开他的剑锋,嘲

    讽的说道。

    「总有一天,我会与你分出高下。」兰印说完警戒的收起剑,然後走向身後

    的燕飞雪,向她微微欠身,说道:「少主,请与属下离开。」

    「你……」燕飞雪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兰印一手搂著腰,化做一缕紫光消

    失无踪了。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奇妙的地方,四周都是紫色的光影,这

    些光影不断的在流动,就连地板也不太真实,感觉好像踩在云端。

    兰印松开了搂著她腰际的手,然後恭敬的在她面前跪下,道:「属下方才多

    有得罪,还请少主恕罪。」

    「少主?你是说我吗?」她愣愣的待在原地,望著眼前的男子,她从不记得

    自己有如此尊贵的身份,而且这个名叫兰印的男人,似乎也不是人间之人。

    「是,您是梦貘一族的少主,自然是兰印的主人。」他回答。

    「早在她牺牲自己族人性命,去换取银狐族性命的时候,就已经不配做吾族

    少主了。」一个苍老的嗓音自他们身後响起,一名拄著拐杖年老的妇人朝她们缓

    缓走来,她满脸的绉纹,满怀恨意的望著燕飞雪。

    「参见长老。」兰印站起身,又朝老妇施礼。

    「你将她带回梦界做甚麽?她已经不是紫萝,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罢

    了。」长老冷冷的瞪著燕飞雪,可以听得出她的声音满怀怨恨。

    「长老您说我用自己族人的性命,去换取银狐一族性命是甚麽意思?」燕飞

    雪虽然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甚麽也没做过,可是她还是很想弄清楚,究竟以

    前曾经发生了甚麽事?

    「你要知道这麽多做甚麽?这些都已经与你无关,你要记住,现在的你只是

    一介凡人。」长老满怀敌意的望著她。

    「我只是好奇,为何你们都把我当成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又曾经做了甚麽

    事,让你们这麽恨她?」她很想知道关於紫萝过去的一切,是甚麽原因让神荼对

    她念念不忘,而其他人却又对她恨之入骨。

    「哼,知道太多可是会送命的。」长老语带威胁的说道。

    「她的确有权力知道,毕竟她的前世是紫萝,梦貘一族的少主,不是麽?」

    一阵妖魅的娇笑声从空中传来,来人竟是魅娘。

    「哼,今天还真是热闹,连你都来了,今天吹得是甚麽风啊?」长老一见到

    魅娘,神情更加不悦,看来她不受欢迎的程度远在燕飞雪之上。

    相思无悔〈14〉(h)

    「长老何必对我有敌意,再怎麽说咱们也是同族之人,不是麽?」魅娘摸了

    摸垂在肩上乌黑的秀发,轻笑了一声,对长老的态度并不以为意。

    「哼,同族之人,亏你还记得,当初仙界举兵围杀梦貘一族时,你为了自保

    自己跑去躲了起来,害吾族几乎灭绝,那个时候你怎麽不记得你是吾族之人?」

    长老愤怒的以手中拐杖顿地,斥喝著。

    「哈哈,贪生怕死乃人知常情,长老何必对吾发怒?」魅娘只是面带微笑,

    对於长老的指责丝毫不以为意,又转头望向一旁的燕飞雪,说道:「哟,想不到

    昔日紫萝少主的转世,竟然是这麽一位平凡的小姑娘,居然还能让银狐族之王于

    尊降贵跑来求我,看来你的魅力著实不小啊!」

    「当年究竟发生何事?我想要知道,你们有谁能告诉我?」燕飞雪越听越糊

    涂,自从她被神荼带回银狐族,净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似乎认识她,又似乎

    对她陌生。

    「旧事重提,又有何意义?」长老不悦的偏过头去,显然她对燕飞雪是否能

    记起前世,一点都不感兴趣。

    「长老,再怎麽说紫萝少主也曾为了救梦貘一族而犯险,只身入仙界盗宝,

    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您是否应该也让她知道她前世到底做了些甚麽?就算您想要

    取她性命,也该让她做个明白鬼才是。」魅娘笑嘻嘻的说,她一双眼珠咕噜噜的

    转,不断的打量燕飞雪,她看得眯起了眼,像似若有所思的样子。

    「有我兰印在此,必定保少主周全。」兰印说著,将燕飞雪藏在自己的身後,

    满怀敌意的望著魅娘,道:「你今日来此,到底意欲何为?」

    「我啊,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魅娘嘴角泛起一个妩媚的笑容,

    又道:「我还挺羡慕紫萝的,前世有一个这麽爱她的男人,今生也始终对她如一。」

    「我想要知道,拜托你们。」燕飞雪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

    知道真相。

    「长老,何不给她瞧瞧,她前世的记忆,还是你不敢给她看?」魅娘改用激

    将法,她知道这招对付这位冥顽不灵的长老最有效果。

    「哼,有何不敢,你随我来。」长老说完,不悦的转头就走。

    燕飞雪也尾随在她身後,两人来到一个四处布满透明水晶的洞穴,长老走到

    其中一个水晶前,向她道:「梦貘一族擅长将记忆储存在水晶中,你把手放上去,

    就能读取其中的记忆。」

    「嗯,谢谢。」燕飞雪说完,便将手放了上去,突然眼前闪过一个场景,顿

    时她看到了紫萝的记忆。

    神荼的卧房内,传来他与紫萝欢好时所发出的叫床声。

    「啊……别、别舔那里,啊……好痒,好难受。」紫萝被他压在身下,双手

    紧紧握著身下的被褥,双腿被他大大的分开,他正用舌头舔著她的花穴,将她流

    出的蜜汁全数都吞了下去。

    「哈哈,小坏蛋,每次都说不要,结果叫得比谁都大声。」神荼眯起双眼不

    怀好意的望著她,一手抚上她的娇乳上搓弄,另一手插入她的花穴中,快速的来

    回抽插。

    「啊……你真坏,每次都这样挑逗人家,啊……」没甚麽经验的紫萝,在与

    他数日的欢好之下,也渐渐迷上了欢爱的快感。

    「哈哈,受不了就开口求我啊!求我插你,插烂你的小穴,嗯,说啊。」神

    荼一边说著,将自己的阳物放在她的小穴口来回搓揉,企图瓦解她的理智。

    「啊……不要再挑弄我了,快进来吧。」她露出难受的神情,将双腿分得更

    开了,想要他赶快进入。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你不说,我就不给你。」他知道最後她一定会投降的,

    故意这麽说道。

    「好嘛,我说就是了,求你快点插进来,插烂我的小穴。」她咬了咬下唇,

    不顾羞耻的说道。

    「这才乖,那我进来了,忍著点。」神荼说完,便将自己的阳物插了进去,

    初时浅浅的插入,等到她的小穴更加湿润了,才尽根没入。他每抽插一下,都惹

    来她一阵娇吟。

    相思无悔〈15〉(h)

    「啊……啊……」紫萝放声的吟叫著,她的身体随著神荼的撞击,胸前的一

    对娇乳上上下下的晃动著。

    神荼一手搓揉著她的娇乳,继续猛烈的抽插著,额上冒出细汗,下体却传来

    阵阵快感。

    「啊……要丢了……要丢了……好舒服啊……」她的身体越来越热,下体的

    快感也越来越强烈,这样双腿大张不顾羞耻的让他猛烈干著,真是舒爽极了。

    「你这小妖精,这麽会夹,夹得我好舒服。」神荼说完,更加卖力的摆动臀

    部,在她体内加速冲刺,直到他将热热的液体在她体内射出为止。

    「啊……啊……高潮了……啊……」紫萝喘著气浑身瘫软的躺在床上,抱著

    身上的男人,满足的躺在床上。

    半夜,紫萝被一阵谈话声吵醒,她睡眼惺忪的推开棉被,随手披了件衣服走

    到房门口,听著外面的对话。

    「你还要被这个妖女迷惑到何时?仙界的人都追到银狐族来了,他们扬言如

    果不归还紫萝偷走的梦界水晶,就要降下天火,你也知道吾族最怕天火,一旦天

    火降下,会带来何种後果?」殊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恼怒,显然他一开始就不赞

    成神荼娶她这名梦族之人为妻。

    「她不是别人,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你要我出卖自己的妻子吗?」神荼的强

    势丝毫不逊於殊影。

    「那你就能眼睁睁的见到自己的族人去送死?」殊影没好气的顶了回去。

    「一定会有办法的。」神荼显然相当为难。

    「甚麽办法?难不成你要上仙界去跟他们理论?还是想办法生出一颗梦界水

    晶来?」殊影一听这话就觉得好笑,就算他是狐族之王,也没有与仙界周旋的能

    力。

    紫萝听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随即化成梦貘,消失在黑暗中。

    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回到了梦界,而眼前早有一人正在等待著她。

    「少主。」蓝印恭敬的朝她施了个礼,说道:「长老正在大厅里等您。」

    「嗯,我们过去吧。」她点点头,便与他一同朝大厅走去。两人进入大厅,

    见到梦族长老正在等著他们。

    「少主,你可终於回来了。」长老显然等得非常心焦。

    「事情我都知道了,是有关天火的事情吧。」紫萝从容不迫的坐定,看向长

    老。

    「不只如此,当初明明说好,您接近神荼只为了藉助他的力量,让梦界水晶

    发挥功能,如今梦界已经建构完成,您为何还留在他的身边?」长老略带责备的

    问。

    「我自有我的理由,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一定会想个办法,令两族平安无事。」

    紫萝知道这件事十分棘手,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放手一搏。

    「你想要如何做?」长老眯起眼,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以我的元神代替梦界水晶的功效,至於梦界水晶,就归还仙界吧。」紫萝

    云淡风清的道,但她知道这个决定意味著甚麽。

    「不可,此举无疑自杀。」兰印首先出声阻止。

    「呵呵,当然,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紫萝轻笑一声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06-10) 返回《相思无悔》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