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狰狂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20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20 部分阅读

文/未知
狰狂 | 本章字数:12215 | | 狰狂txt下载 | 狰狂手机阅读
    因。

    在见证过那妖魔鬼怪的可怕威压之后,一些跟着苏变蹭饭蹭吃的修者,终于打了退堂鼓。

    再好的东西,究竟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一个散修的日子可能寡淡得让人心生厌世,但只要能好好活下来,多数修者就不会去拿命下注。

    一群人渐渐散得稀疏,留下人的心中皆有凉意。

    秦关在回到帐篷里之后,并没有真的就定着躺尸,而是将袖子一抖,从里面落出来个小面团来。

    以秦关的手速和遮掩诱导技巧,偷偷把笑面团给调个包是完全没问题的。虽然他本身不怕这一小丁尸腐肉的尸毒,但考虑到更多的事情,这一小丁肉块,便是链接一切伏笔的最后底牌。

    苏变这伙人来云溪山,主要还是为了搜索天机卷轴,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自己的身份应该是没有暴露也不易引起联想的。

    而且秦关能肯定,没拿到东西,苏变等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因此今天夜里,便是事件了解的终极时刻。

    至于那个潜藏在云锦派中的冰魅,秦关不知道它知道多少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明知道自己身怀宝物,却偏偏在那个紧要关头自认倒霉,这就让人觉得相当内涵了。

    也许它和苏变等人完全不是一条路上的,因此不想黑龙刀落到苏变这个阵营的手中?

    秦关不再去想,像是真的累了一般躺在床上,暗暗冥想着这一切的因果。

    这一闭眼,天色便渐渐沉入了漆黑。

    光亮消逝了。

    秦关的身影像是夜风的颜色,一件拂风袍隐匿了他的身形,一双烟波履遮蔽了他的脚步。

    黑暗的冷雾像是一群噬骨的蚂蚁,它们的蔓延,它们的迁徙,悄无声息之中便淹没了一切。

    秦关的手停在帐篷上,帐篷的表面是一道隐秘的符咒锁,微弱的金光曲线婉转如川,看似驱散了这墓土般幽暗的阴森。

    手起银落,寒光隐动的匕首藏入了袖中,秦关从帐篷的缝隙间钻了进去。

    苏变盘坐在床中眉头紧皱,一盏青灯摆在帐篷的东南角,他的脸色隐隐泛青。

    秦关像一缕幽魂摆向角落,俯身之下轻轻呼吸,青灯颤抖了一阵便瞬间熄灭。

    一串不同的符咒重新将帐篷封锁起来,秦关坐在桌后,悄悄点燃了一支白烛,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没有传出。

    苏变的额头淌出了汗水,透过那黄白的光亮,秦关看见他的面目狰狞起来,一股股黑色的脉络从他的颈部蔓延向嘴角和眼球,仿佛一群活过来的藤蔓,寄生在苏变的体内。

    他是一个棋子,只是他还没发现。

    “为什么?”苏变睁开眼睛,双目之内安静如水,浑身的黑色脉络悄然隐去。

    秦关看着他,仿佛自己是一尊凝固的蜡像,连眼睛的眨动都被省略成了笼罩的压抑。

    “你确实相当聪明,观察了仅仅一日便找到了我练功最脆弱的时刻。但我不明白,你既然想取我性命,为何之前又要救我?”苏变直视着秦关的双眼,他的脸上没有仇敌相见的憎恨和愤怒,相反的是一种轻描淡写的随意。

    “我不想杀你,只是我们各为其主,所以你的天机卷轴,我需要拿走。”秦关闭上眼睛,将元神引导至墨珠手镯之中,周身散发着出一种摊牌之后的宁静。

    “各为其主吗?”苏变笑了一声,双目盯着秦关,“但你家主子派一个凝元期一层的修者来,是不是显得有点不够看?”

    “凝元期五层而已,还受了伤。”秦关嘴角轻动,微微睁开了眼睛。

    苏变嘴角出现一抹厉笑,但很快,他的表情就由从容不迫,变成了满头大汗。感觉着体内混乱的灵力,苏变拉开自己的袖子,看着那一条条渐渐发黑的血脉,他的表情终于平静了下来。

    “什么时候下的毒?”苏变问。

    “救你的时候。”秦关答。

    “可我早就运功驱除了体内的火毒,火伤也渐渐快要愈合……”苏变死死地盯着秦关,目光开始在屋内流转。可他看不见一处可以逃生的地方,一件可以逆转局势的灵器或者道具。

    “没有什么火毒,只是一缕三尸鬼焰。”秦关抬起手来,一缕青色的火苗在他的食指间升如繁花,“基本毒性能被灵力化解,但是再用尸毒触发,三尸鬼焰的威力便会被增强唤醒。”

    “所以你的建议,其实一面是出卖了同伙,一面却让我自投罗网?”苏变冷笑地看着秦关。

    “不,我原本打算将你留在云溪山再设计将天机卷轴取走。但那个冰魅突然出现,倒是让我无法放弃眼前的机会了。”秦关微微一笑,就像一个普通朋友那样随和平易。

    “你可知道和我讲废话的后果吗?”苏变的眼中泛起了一丝疑惑,第三个势力的窥视,是他没有想到的。

    “这哪叫废话呢,我在这里讲话,不是让你多活了一会儿吗?”秦关笑着抬手遮嘴,袖间的匕首反射出一道明光。

    “想劝降我吗?那是不可能的,前辈待我恩重如山,此生唯有以命相报。”苏变闭目冷笑,实际上却开始暗暗运转自己的功法。

    “说出他在哪,之后,一盏茶的功夫便好。”秦关像是没有看见一般继续说着。

    “可惜我那前辈说过,凡是持有天机古卷的修者,遇见了便是格杀勿论。若能将天机古卷集齐,便能换来苍生安宁,千界归一。”苏变目光清澈地笑着。

    “你信吗?”秦关抬头问道。

    “信?不信?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信不信。我的生死早就没有了意义,既然前辈重新给了我活着的感觉,我便会按着他的意志永远走下去。”苏变毫不犹豫地答道。

    “也包括让你去死?”秦关疑惑地问道。

    “是。”苏变看着秦关,镇定地吐出一个字。

    “好吧,我会给你做一场超度的。”秦关抬起手抚了一下脸,手中白蜡突然抛起。

    苏变浑身爆发出一股剧烈的灵力气息,一拳握住秦关刺过来的匕首。

    以苏变所修的功法本是能做到毫发无伤的底部,却不想一缕青光悄然没入他的眼睛,在他的瞳孔深处染开了一片鲜红。

    “青铜,镇住他!”苏变再想动弹,秦关一声厉喝,一只青铜小狮子的幻影便腾空而出。

    那小小的青铜狮幻影压在苏变头上,却让苏变惊觉犹如身负千钧,连动弹手指都无法做到。

    “原来,你竟然有无影神针。唉,我早该想到的,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想不到修者动武前的兵刃观察。”苏变哼哼地笑着,他的左眼瞳内,已经完全变成一团瑰丽的暗红。

    无影神针的穿刺和没入,以灵力的方式直接打入无药可救的致命方位。

    秦关以尸腐肉和三尸鬼焰重新炼化了无影神针,神针击顶,双重剧毒一齐爆发。对于一个归脉期以下的修者来说,在短距离中命中这招几乎等于必死,这也是秦关早就想好的攻击手段。

    “可惜你千算万算,你还是低估了我的决心。”苏变垂下头,右眼突然也变得猩红。

    秦关忽然一惊,不想这苏变被禁锢了之后不但不肯透露任何信息,竟然还能发动功法。

    在这种被禁锢压制的状态下发动功法,大多数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是催动了体内的元兽,让元神吞噬自己的血肉和灵力,形成一种短暂存在的实体幻象,来完成他最后的意志。

    是死咒,而且是带有记忆力量的死咒。

    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是自主触发。也就是说,这个人很早就被那幕后力量所侵蚀透骨。

    虽然偶尔能醒过来,能被一些朦胧的情景和相似的记忆带出梦魇,但他终究是一枚棋子,走不出这片笼罩了生命的棋盘。

    是一个悲剧,还是一种解脱?

    “救……我……”苏变的声音很微弱,圆瞪的眼珠仿佛看不见任何事物。他像是被一束无影绳索操纵的傀儡,此生的自由,早已变成了一种奢望。

    “所以我该怎么说?是叫你神秘剑修,还是叫你天诛者呢?”秦关知道自己是躲不开这一击的,但他却没想到,自己只是肩一阵剧痛,那股猩红的力量,并未将自己的经脉半分摧毁。

    “随你怎么叫吧,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虽然我的修为不高,但这搭上两条人命的血咒,以你的修为是绝对消除不掉的!”苏变狰狞地笑着,透过他逐渐崩溃的躯体,秦关仿佛看见了另一张人脸。

    真是个疯子,不但将自己的傀儡给摧毁了,连带着自己的性命也要牵扯进来。

    “就是为了抓住我吗?”秦关想了想,突然发现:也是哦。

    一支天机卷轴已经能掀动风云,半册残灵鬼书,会有多少人去垂涎和狂热?

    但是,秦关不会让他传送走这个消息。手一勾,炎杀咒的法诀在嘴中念唱而出。这飘零的天火冲破黑暗,将那些年少无知的轻狂,面对人性善恶的憧憬,尽数淹没在没有善恶的烈火之中。

    人们的呼喊和黑夜一起远去了,秦关重新站在了寂静的山谷中。

    秦关应该放下一部分的人性去换取力量吗?不,他从来就没想过把自己变成怪物。

    第064章 黑界河黑流

    只要思想的力量足够强大,任何事情便能衍生出无数因果可能。但在时间急剧压缩,局势陡然剧变的时候,秦关唯一能做的便是做出选择。

    来不及分辨太多的好坏,一个选择便已经将故事续写。

    “你当初,就没想过直接杀了他?”舟仙和大牛坐在桃舟里看着秦关,很难想象这是如何的环境,才能让这样温和软弱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秦关侧目凝视远方的灰天冷海,深呼吸一下,回过头来拿起了茶杯。

    “嗯,我也想过,不过后来还是否定掉了。”秦关放下茶杯,将残灵鬼书和天机卷轴各自放在一旁,“你们觉得是哪个分量更重?”

    “这个,自然是你的书了。”舟仙和大牛对视了一眼,对秦关说道。

    “是,我对残灵鬼书力量的运用,可以说是非常浅层的。而他们仅凭一张天机卷轴,叠加起来约摸两三页的厚度,就能很快获得强大的力量。”秦关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又遥远了起来。

    秦关的意思很明显:他缺的并不是残灵鬼书或者天机卷轴,而是信息。

    是。十多年前的一群仇敌再次浮现踪影,无形的阴谋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就算是幕后黑手的爪牙秦关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可秦关若是直接设计将苏变击杀,那么他的一切优势不但会回到原点,还将再次面临敌方的疯狂搜查。

    秦关不知道敌方的任何事,不能确认任何事的真实性。

    若这一切又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秦关应该如何逃出生天?

    他不杀苏变,操纵苏变的幕后爪牙必然会将他擒获。秦关若是杀了苏变,其幕后爪牙同样给秦关来了一个元兽血印。

    既然都是要被搜查追捕的命,何不搏一搏,赌那深藏在魂魄中的一线微光?

    就最后的结果来看,秦关赌输了。但秦关却能将自己输掉得来的反馈信息,重新梳理分析,整合成一份拥有绝对真实性的可靠消息。

    “首先,这些持有天机卷轴的人多半是那伙人的下层爪牙,他们能通过某种功法或者力量,获得傀儡的部分记忆和感官。也就是说,以后我不能贸然行动,必须有相对周全有效的计划才可以动身。”秦关拿出一卷云水界的地图铺在桌案上,静静地说着。

    “另外一点,苏变在死之前提到了天机古卷的存在,而我的天机卷轴却和残灵鬼书形成了异常反应。所以我判断,天机古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与残灵鬼书同等甚至更强的存在。”秦关抬手点开天机卷轴,卷轴上的字句浮现在三人的眼前。

    “一支天机卷轴与残灵鬼书触碰的力量便能打开星界星海,将精纯的星辰之力引入修者的世界。那么完整的残灵鬼书和天机古卷碰撞,会发生怎样的可能性?”秦关接着问道。

    舟仙和大牛茫然地看着秦关,显然是阅历和想象力没办法跳出自身的局限范畴,根本不能想象那是何等层级的惊变。

    但通过这一些列的倒推分析,秦关能肯定这结果肯定不太善良,否则当初氏族的前辈把鬼书和自己给他们便是了,何必白遭这番劫难呢?

    “暂时不能去炎雀台确认被软禁的修者了,身上的这个元兽血印看似无用,但我用墨珠玉镯探查之后,发现已经有几道微弱的元神波动在搜寻它的存在。”秦关咬着一口气,语气渐渐紧张了起来。

    “虽然它根本不能置我于死地,但它却能时时刻刻地标记我的精确方位。现在是距离遥远,我能依靠桃灵犀墨玉的集中元神力分散血印的反馈力量,若是等他们追来,我想跑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秦关脱掉上衣,那个烙印在肩膀的血印,很明显地在与秦关抗衡。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那个苏变自杀了,你又突然不知所踪,要是突然回云锦派,被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舟仙和大牛担心地问道,在危机面前,他们倒是明智了起来。

    “是,所以我不能回云锦派,而且我现在实力有限,只能尽快出海避开他们才好。”秦关淡淡地点了下头,抬手一指,那地图上描绘的阴暗浪涌,便是没有探知过的地方。

    若不是云锦派收留秦关,秦关可能也会死在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但云锦派收留了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要是秦关因为自己的事情害得云锦派被迫解体,从良心上来说秦关也不能安生。

    “但你好歹是云锦派的内门弟子啊,你这样一走了之推去不管,云锦派的人也来追杀你可怎么办?”大牛搔了搔头,比起舟仙的猥琐和懒散,他算是吃苦耐劳多了。

    “一卷传音表明去意便好,要是他们真的深究,我难道得说我是外出看海?”秦关笑了笑,如此不靠谱的借口要是有人信,这智商要是又做上掌门,那这门派弟子也只得用眼神交流了。

    另外,虽然王山药是秦关的师傅,但秦关并不打算直接一张传音符放到王山药那儿。因为以归脉期巅峰修者的实力,想在传音符的释放范围内追上凝元期的自己,简直不能更快。

    以王山药那精明的性格,不编个天衣无缝的故事根本别想骗过他。

    至此,秦关想到了常云师兄和如云师姐。

    自边云镇一场别过,秦关与两人也是好久未见了。虽然发生异动之后,之间的渐渐地交流少了,但秦关还是觉得以曾经的交情,他们应该会理解自己的难处和秘密。

    要是他们也没能守信,秦关就只能自认倒霉并且交友不慎,瞪着一双狗眼汪汪朝天了。

    决定之后,秦关立即动身来到。

    —————————

    云溪山,云锦派。

    在那山体之内的织云剑冢,一张传音符像黄雀般溜过微风,突地就出现在了常云的眼前。常云先是呆了片刻,随后觉得剑冢入口有人前来,他立即就收起传音符藏在袖中,擦了把汗水向入口走去。

    “师尊。”常云刚一拱手,张云鹤便抬手一伸。

    一张传音符飘入门派禁地,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张云鹤的眼睛?

    “外面的事情,想必你已听如云说过。师傅不想深究你们之间的事情,门派门规在特殊时期也不必理会,但你得给我说清楚,秦关那小毛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张云鹤叹了口气,他也是最近才发现秦关这小子非常不对劲。

    不但轻轻松松地破了孙星竹的阵,跟着出去一闹,又闹出什么冰魅冰鬼火烧半山的怪事。

    孙星竹的青柱铸海阵有两个破解之法,张云鹤自然是知道。其一便是引诱青竹傀儡将青竹林全部拆毁,没了青竹林控制阵场,阵法便会不攻自破,否则便会被傀儡围攻而溃。

    但其二,却是将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青竹傀儡全部拆解,阵法的“动”消失,剩下的“静”便不足以为阵。

    张云鹤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年这个难道大多数归脉期修者的阵法,居然会被一个凝元期的毛头小子给这样破了。

    要说秦关能发现青竹林的秘密,那固然是他天资聪颖得天独厚。可经过孙星竹的推算,想要单人摧毁青竹林,没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是绝对无法完成的。

    也就是说,秦关近乎变态地用起了第二种破解方法。

    一个凝元期一层的小修者,他是如何将那写傀儡全部给拆了的?就算他是凭借技巧和身法完成的,可如果秦关拥有这种身法和技巧判断,那这完全就不是庸俗弟子能染指半分的事情!

    一个人疾走如风,腾跃如燕,伸手挪移之间还有心情去观察这阵法的秘密,那他的元神力该是如何恐怖?

    张云鹤暗暗地觉得,好像什么怪事都有这小子一份关系。今天常云要是不说清楚,他只怕就要马上动身去搜秦关的去向了。

    “要说就给我说完整的,别拿那些猴年马月的事情诓我这老骨头。我们云锦派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行事向来光明磊落。虽然我们不会祸害无辜,但也不能助邪为虐。”张云鹤一口气说完,剩下常云在那儿傻站着。

    犹豫了片刻,常云皱着眉想了许久,终于决定开口了。

    “我觉得,他很可能就是那些被突遭灭门的大族孤儿。”常云一口气说出来,张云鹤当即双眼一亮,悄悄散开一圈元神之力形成符界,尽最大能力免除了外界的窥视。

    “云儿你可当真?虽然从时间上来说是吻合的,但说他是……”张云鹤也不能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是,我当初被他搭救的时候,见过他在夜里悄悄练习各种武技。虽然那些东西现在几乎失传,但他却舞打得十分纯熟,看上去是记得每一个套路和细节。”常云将压抑在自己心里的猜测一下子就抛了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些前来追查他的人……”张云鹤想起了十多年前,修者间流传着的一个传说。

    那传说便是有一位天邪降世于某个大族,若不除去此邪,修者的世界必然横遭血界之灾。

    现在来看,那些大族确实是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这些游荡于尘世的……

    张云鹤也不敢再想下去了,就像明明站在了一个惊天骗局的面前,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看这背后的黑暗。

    “他的秘密很多,可能多到连云锦派都扛不下来。所以我想,他决定悄悄离开,也是不想给云锦派惹麻烦吧。”常云拿出秦关的传音符,听着那头简短却认真的语句,张云鹤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你觉得我像是坏人吗?”秦关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秦关留下了一个选择,让他们去做出判断。

    可惜不等张云鹤参与判断,常云就已经为秦关争取到了足够的脱离时间。就算他之前是乘灵舟出海的话,这一时半会儿也绝对找不到他了。

    “唉,这小子,怎么有这等大事也不给师傅说呢?”张云鹤笑着叹了口气,倒开始埋怨起秦关的做法来了。

    “也许是无法完全相信门派吧,他的缺点就是太聪明,看得太穿。要是用一点自作聪明的小把戏败掉他的好感,下次和他说话就得被不断敷衍了。”常云笑了笑,自己这多年来的暗中努力,也不是没有效果的。

    人嘛,就是这样的。

    能坚持自己的初衷,对友人真心实意。有过则改之,无过则加勉,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这个被物欲和纸醉金迷包围的世界,正直清廉和铁齿傲骨逐渐极端的世界,谁是圣人?谁能渡化苍生,让天下回归到一种原始的空灵与纯净?

    不可能。人一出生下来就会受到外界的感染,感知到外界带给他的喜怒哀乐。这个世界本身已经不纯净了,又怎么能维持着一个单纯天真的少年?

    外人的冷漠和市井会让单纯破碎,修者的斗争和陨落会让天真瓦解。

    秦关能维持着自己的真性,没有像那些暴戾的修者一路上尽是血肉内脏,他就还是一个活着的人,不是一种叫做“怒邪”的血肉野兽。

    “是啊,这小家伙的秘密还真多,不知道他有没有写诗歌的习惯。”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剑冢中传来,倒还把常云和张云鹤给惊了一下。

    “老孙你放着事情不做,怎么跑这里来了?”张云鹤一看是孙星竹,登时就不满了。这家伙哀怨起来像是个寡妇一样,兴奋起来就变成了妖孽,简直不想看见他笑着出现在视野之内。

    “没呐,我是看那小子跑路太慢,怕给那伙人追上嘛。我想这追上了肯定不行啊,想了想,还是顺手甩个阵法送他一程好了。”孙星竹挥挥扇子,笑意逐渐隐入黑暗。

    第065章 漂流荒5岛

    一叶桃舟飘出海岸,天色渐渐阴暗了下来,远处的一群黑点迅速靠近,不多久就清晰成一片载满修者的武装灵舟。

    “是有人祭了风扬阵吗……”秦关蹲在桃舟里望着远方,没想到那个隐藏势力的人会来得这么快,眼下这风浪,倒是减少了桃舟在远海航行的劣势。

    “这样下去,秦关那小家伙的破船被追上也是迟早的事情啊。”在较远的暗雾之中,几个修者立于海面上方,一团快速回旋的雾气之球将他们笼罩在内,疾速地在海面上破浪前进。

    “就是要让这小子长点记性,竟然敢瞧不起我大阵师!”孙星竹不满地一笑,随即挥动羽扇,海面上顿时波涛增强,剧烈吹拂的海上妖风卷来一幕无边的黑云,向着那灵舟中间横冲过去!

    “有人作法,小心!”灵舟上的修者抬头忽觉天色变暗,取出抗风浪的护身法器就地坐定。

    伴随着他们的元神力逐渐集中,一块块发光的符印从合十的手掌间隐隐浮出,这些符印漂浮在灵舟的四周,逐渐构成符印结界。

    但还没等这些符印结界完全成型,所有的灵舟就开始了剧烈的震荡,仿佛是有大群的海鬼在攻击着船底,想要让这些灵舟尽数淹没一样。

    一个巨浪大来,后方的灵舟被迫降低速度,而秦关的桃舟本体较轻,此时被风浪一震,几乎是要直接飞了出去。

    “青铜,镇住桃舟。”秦关呼喝一声,青铜小狮子立即跳落在桃舟中心坐立而定。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吃了一枚血晶晶种后发生了什么,但秦关现在不可能去深究这些。

    “哈哈,敢在我的地盘玩水,想出海也得问问主人呐。”孙星竹冷笑一声,嘴中连环念唱之际,却忽觉有另一个聚灵阵法腾空而起,朝着自己的阵法压制而来。

    “桃子,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避开风浪?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青铜的镇压灵力不能维持太久。”秦关抬头察觉到天空的异样,眼看那两幕遮天黑云中间爆发出一条硫磺色的光线,他当即就引导起了自己的元神之力。

    “主人施展功法需要和元兽心意相通,否则便驾驭使用元兽的灵力。目前来看,没有经过多次磨合,临时发动是非常危险的。”桃子回应了一声,秦关便觉得桃舟也出现了一定的震荡。

    没有足够的灵力可供随意转换,要是突然放弃眼前的状态,最可能的情况就是桃舟忽然消失,秦关直接被卷进海浪之中。

    用墨玉手镯?就算秦关知道了是那个方向的人在大肆作法,他也绝对没机会前去阻断。

    用古虎玉佩?玉佩本身只带有驱邪的力量,最多只能作为进攻性的力量辅助击出。

    “苏变那天机卷轴我还未收起,想来他也是依靠灵舟过界而来,会不会有避免风浪的办法呢?”秦关心中一亮,连忙掏出天机卷轴扯开观看。

    就是这一看,秦关顿时觉得身体茫然地一轻,紧接着又重重地落在桃舟的木板上,差点没把天机卷轴给甩进海里。

    “该死,完全没办法定住身形了。”秦关看着青铜小狮子消耗得有些疲劳了,赶紧将它唤回自己体内,别让它的境界掉了下去才好。

    “要帮忙吗?看上去对手也是早有准备啊。”张云鹤瞧了一眼身边的孙星竹,后者眼睛一眯,伸手探入袖口,一叠黑纸白字的符咒便漫天卷出。

    “你在远海用这个东西,局势恐怕会变得更难处理吧……”王山药也是一脸担心,本来他是担心秦关这坏徒弟的安全的,结果孙星竹放出这个玩意儿,他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了。

    “比阵法我可从来没输过,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孙星竹二话不说闪出雾漩,只见那一张张黑色的符咒落在海面,顿时化成一条条黑色的巨蟒,朝着远方的灵舟席卷而去。

    灵舟上的人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看见舟群侧面有一大片暗涌狂袭而来,他们的心顿时紧绷了起来。与此同时,一群淡白色的纸鹤也随风而至,毫不示弱地朝对面冲了过去。

    本来孙星竹也就是想送秦关一程的,谁知道对面还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叫板,这立马就不能忍了。主要目标悄悄转移,而对决之中的阵师,从来都是自己创造时机!

    两波巨浪像一对巨掌一般猛地夹击在一起,灵舟上的修者顿时叫苦不迭,被这强大的劲力几乎给拍昏了过去。

    他们掐架倒是不要紧,并没有朝着海上的人儿直接弄去,倒也弄不死几个。

    不过,这片海域却是要倒霉了。

    一大群黑色的事物涌出海面,又有一大群白色的事物从而降,两波灵力一个交战,天空骤然响起沉闷的轰雷。

    “要不要这样……”秦关看着那后面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本来也就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但他很快就发现,那海天之间忽地来了一缕极细的黑线,紧接着就逐渐变粗,让海面仿佛凹陷下去了一截!

    “嘶嘶……”那些黑色的巨蟒一看局势不妙,立即遁入海中不见了踪影。而那些在空中飞舞的注灵纸鹤,却没能及时脱离风暴的范围,一下子就被扯了进去。

    “糟了,纸鹤被……”在遥远的山崖上,一群修者望着这天幕的剧动,顾不得一群吐血倒下的修者,他们面无表情地站定阵眼,发动全身灵力推升阵法的逆转之能!

    “暴雨天雷令!”孙星竹收回黑符后猛地退开,随即狂舞羽扇,一只只金青相间的令牌腾空而出,钻入那天空之中就变成一片暴躁的强光。

    一时间狂风巨浪推海而过,天雷骤雨暴打而来,灵力的交锋之间,模糊仿佛有龙族在咆哮!

    秦关就那么表情郁闷地望着远方,望着那海龙卷逐渐靠近,望着那天龙吸水一般的卷天巨浪,以及那龙卷水中伸出的灵舟和修者。他们的惊恐和呐喊,都已经被撕扯的风暴给完全淹没!

    而前方,一个海裂般的漩涡已经生成,秦关的桃舟正在向其靠近。

    绕弯,肯定没戏,那海龙卷一扫过来灵舟就必须上了天。

    直冲,更加没戏,一冲进去就会天旋地转地被吸进海底。

    于是秦关果断地抬出一只用冰椹木打造的密封大箱,先让自己藏进里面,再让舟仙和大牛在桃舟里将它从外面钉死,随后便把箱子推入海中,同时收回桃舟准备下潜。

    但是这种情况,貌似不是人能随便左右的。

    “我勒个去……”秦关只觉得身体的重量古怪起来,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突然就觉得头上一凉,一股强劲水箭射在脑门上。

    “绝对不能让箱子破掉!”秦关心中觉醒,抬手放出一缕冥雷将那裂缝冻住。

    但是堵住一个,其他的地方却又开了洞。

    紧张之余,不得不说这海上的漂浮物真是害死人。秦关这头勉强补好呢,摆头就看见一个破瓦罐打穿了木板,一股强劲的海水更是喷得秦关完全睁不开眼睛。

    要淡定,要淡定,这种情况越惊慌越是死得快!秦关挣扎着呼吸着,手中抓紧了玉石,将自身的灵力不断炼化成冥雷之力,以身体为中心扩散出去,与那激射而来的水柱碰撞在一起。

    “坚持,你可以的,坚持下去!”秦关双目紧闭,心中的喊声越来越大,他的额头一阵雷光掠过,竟然闪现出一缕极细的淡蓝雷纹。

    在他不察觉之间,那胡乱蹿动的冥雷快速形成一个不断闪动的球体,将秦关完全包围在内!

    冥雷咒晋升一层:冰雷茧!

    大箱子在巨大的撕扯压力下寿终正寝,变成一块块浮木在漩涡中不断下降。而秦关则仿佛变成了一个幽蓝的光点,整体藏入寒冰之中,在漩涡中划出一圈圈耀眼的轨迹!

    冰体的外层在不断地被破碎,包围而来的海水却在持续冻结。

    海龙卷被狂风的力量诡异地再度强化,而一道道暴躁的天雷劈在水柱之上,与那龙卷缠斗成一片滔天巨浪。

    秦关像是无意识一般地维持着冥雷咒的运转,连感官也下意识地沉睡了,他像是成为了冰块的一部分。

    “收!”孙星竹眼看前方已经没了秦关的影子,心中暗骂几声,当即收了天雷令飞遁而走。

    而山崖上的修者早已是全力以赴,他们企图将秦关拦截下来,不惜将自己的躯体作为阵法的一部分。可他们又怎能料到,真阳期的修者一旦完全发威,和凝元期的修者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想要在短时间内超越他们,不但需要强大的决心,还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阵法失控了!”一群修者惨叫起来,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像是被海水腐蚀了一般变得褶皱透明,一缕缕游离在风暴中的残影也像他们飘了过来。

    不过可惜的是,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得到这类勾魂夺魄的诡异生物。

    “船不在海龙卷里面,快点放下我们的人!”一个元神力强大的修者挣扎地吼叫着,暴雨如同石子一般打在他的身上。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想传递情况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些东西,不等他惊恐地逃开,他的面目忽然就变成了死灰色。连同血肉一般,他像是一具脆弱的石膜水胆,忽然就整个垮塌成一地潮湿的碎片。

    连血液的颜色也没有出现。

    “不,不!快把天师令拿……”发现这个异变情况的修者拼命地吼叫着,但他的话没说到一半,身体同样粉碎成一地透明的石化碎片。

    “快跑!”修者们的恐惧爆发了,他们发疯似地冲向山下,沿路狂挥着手中的金色令牌。

    但是两面冰墙冲天而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他们给完全堵截在半路之上!

    “不要杀我,我的寿命还有……”修者们绝望地攻击着冰墙,但一直捶打到连拳头也凝固在冰墙之上,他们才觉得有一双冰冷入髓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紧接着他们就听见了血液在体内冻结出冰棱的声音。

    一只苍白的手爪探入修者的怀里,那个身影取出一支纸色古老的卷轴定睛一看,终于仰天狂笑起来。

    “凝妹所言大吉,此行果真不虚!小的们,本王今天准你们上大餐!”

    “嘤嘤……”风中传来一阵无形的呼唤,它们的笑声,抽走了修者体内的最后温度。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9 部分阅读 返回《狰狂》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