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短篇〗江湖笑_1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阅读

文/未知
〖短篇〗江湖笑_1 | 本章字数:9578 | | 〖短篇〗江湖笑_1txt下载 | 〖短篇〗江湖笑_1手机阅读
    样的命运不会痛苦,不会害怕,不会哀伤呢?纵然是武林女子,遭此大变,一时之间,又是如何能接受呢?况且现在仍然是人爲刀俎,我爲鱼肉啊。我应该尽量让她的心得到安慰。

    一念至此,我又用同样手法吻到她耳垂,同时下体大力抽插,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悄声说到:

    ”我内力每次有恢复,三十次“

    又慢慢轻吻到另一边。

    ”我会剑气江湖“

    尽管只是微不可闻的话语,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娇躯一抖。

    剑气江湖,我相信象她这样的世家千金,一定曾经听父亲提及,这种传说中的武功。不错,剑气江湖乃是几百年前江湖上一名绝世天才剑客所创,但是自他以後,传人寥寥无几,而且从来不参与江湖争斗,慢慢地淡出了校苋说氖右埃还伸妒状凑叩耐宦酆问保崞鸾f侨缤窕耙话愕奈涔Α?br />

    在摇曳的灯火下,我看见她的泪光竟然慢慢停住,也许是相信了我这黑暗中的一丝曙光。

    看着她,我的下身仍然在不断地进攻,我突然有一种很恍惚而奇妙的感觉。是啊,在不久前,我们是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而现在我们却一起做着只有夫妻才能做的亲密事情。不,也许两年前她刺我的那一剑开始,我们就留下了某种关系吧…只是,她还记得我吗?

    我突然涌起了另一种欲望,与进入她美|穴的那种欲望不同,我想了解她,我想让她了解我…就像我跟师姐互相了解一样。

    我的吻上她的双唇,她嘴唇很柔软,就像一颗美味的樱桃。我们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地四目相对,猛然间一震悸动从我们下体的交合处传出。本来一直是我单调地抽插,但是这一下,我竟然感觉到她的小|穴在配合地收缩。我用舌头挑进她紧闭的牙关,她的美目害羞地合上了。我的舌头进入到她湿润的嘴里,我饮到那如同甘露的泉水,我的舌头缠上了她的小舌,我们热情地吻着,她把我的舌头吸入她嘴中,下一刻,我又把她的舌头吸入我中吮吸。仿佛心意相通,呼吸交融,我们忘情地吻在一起。直到很久後,我在她美|穴深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意,我放开她的嘴,猛烈地加速,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如同欢乐的歌声,数十下之後,我得到了一个高峰,感觉到魂魄都从体内射出,源源不断地向她的深处涌去。正当我疲惫之时,又有一股暖流包容在我的rou棒上,非常舒服,而且有一种涌动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真气运转周天一般舒坦,但更加销魂。

    我回想起第一次交合,也是这感觉,我试着将体内的真气输向下体,在我已知的各种运气法门中,男子均不得轻易将真气运向性器,性器的经脉没有回流,只能外输,真气有去无回,我缓缓地控制不多的真气向rou棒涌去,真切地感受到好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河流中。

    ”好胀~~“,白晓菲娇吟一声,这是我听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声音非常动听,吐气如兰,让我几乎痴了。

    ”试着运转周天,假想真气从督脉走入“,我咬住她的耳朵说。

    不一会,我感觉到了一股吸力,而真气流出的速度加快,仿佛是被她吸走。她是中了酥香软骨散,这种药物能麻痹气|穴,使得人不能周天堵塞,不能提起真气,如果我可以对掌运功,可以将她身体里的气|穴冲开,恢复真气,但是情况显然不允许。不过假若我能用此法输入真气,也许能够助她自冲气|穴。

    白晓菲很聪明,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我才发觉她的双臂不知何时已经环抱住我的脖子,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结合在一起,但实际上,内部正在暗流涌动!

    我这三次交合所恢复的功力完全地交给她,突然,她眉头一皱,腹部悸动,似乎是有所痛苦。

    ”很疼?“,她点点头。

    我也感觉到下体迎来一股压迫力,似乎是要从她体内暴出,我隐约觉得要吸入这股力量,但是没有功法可以使性器的经脉回流呀?我看着白晓菲越来越痛苦的样子,她的手值都轧入了我背後的肉里,我该怎麽办?

    突然想到我体内服用了阴阳和合散,真气逆流,所谓真气逆流乃是相对於周天而言,如果我把周天也逆行,是否可以産生吸力?

    一念至此,我立刻默念周天|穴位,然後以意念逆行之,不做则以,一作惊人,不由自主地rou棒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在注入,如同洪水般涌入我的逆行周天中,感觉比我传给她的真气雄厚得多,很快,我感觉到混身的毛孔都在张开,本来不受我控制的逆行真气,正被这股外来气流带动,奔腾起来,我的欲火又起,还留在她体内的rou棒又雄起,我再次开始抽动。

    很快我掌握了控制逆行周天的诀窍,原来对我有害的”逆行真气“已经按照逆行了的周天轨迹运转,逆逆得正,只可惜我所修炼的武功都是使用原来的行气法门运用,如今我依然无法用这样的真气杀敌。

    但是逆行真气的意义不在於此!

    本来每次交合,我的正向真气都在不断的恢复,而这一次,竟然比以前恢复的更快!

    我悄声告诉晓菲,在感觉我真气向她体内流入之时,用意念逆行周天。她疑惑地点了点头。

    江湖上不论何种内力法门,周天的法则都是一至的,而男女的周天方向又恰恰相反,男子周天逆行就是女子的周天方向,反之亦然,但是逆行周天,多半会走火入魔而死,白晓菲对我点头,也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很快,我们就统一了切换周天运行方向和吞吐真气的步调,而这正又与肉体的抽插巧妙地协调在一起,我似乎觉得就是自己在她体内运功,而她进入到我体运功,我甚至能体会到她身体里气|穴堵塞的感觉,但不是完全停滞!只要保持这样运功,一定能将她的气|穴完全冲开!

    在敌人眼中,我们不过是一对正在沈溺肉欲的亡命鸳鸯而已!

    老三和阿狗回来了,各自抱着一个坛子,估计是装着吃喝的东西,看到我正在白晓菲身上卖力地苦干,不禁嫉妒道:”妈的小子,算是便宜你了,等到老子干,不知道是被你过了几十手了,死了也别怨我们,算你有福气“,说完和阿狗一起走到墙角,和老大老二开始吃喝起来。

    也不知道是过了几个时辰,我和白晓菲已经交合过十数次,我很惊讶自己竟然能够喷射那麽多次之後亦然有很充沛的感觉,似乎每次射出後我又从晓菲体内吸入了她的阴精,相生相长,源源不绝,而我的真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回正周天,我已然取回了将近半数的真气,而我也觉察到晓菲的气|穴隐隐有冲破的迹象,看来只需一次交合,我们就能成功了。

    我稍做歇息,再次挺身上马,这次真气回流得更快了,只待运功完毕,我变可施展剑气江湖,我有十成的把握在两息之间将老大老二和老三同时杀掉,剩下一个阿狗,相信以晓菲恢复的功力,对付他绰绰有余。yin贼,你们死定了!

    ”嗖!“,暗器破空的声音,我只觉得一阵大力打在我右边肩膀上,正中在旧伤之上,疼得我直接被余劲掀翻仰面倒在地上,rou棒直挺挺地从晓菲的阴沪中拔出,”嗖“的一声,又是一道劲力打在我胸口大|穴上,我只觉得真气乱做一团,在四肢百骸内乱走,浑身不能动弹,口不能言,只有眼珠能勉强旋转,我不禁向墙角的老大看去,正是他发出的铁弹。

    ”老大,怎麽回事,打他干嘛,这小子干活不是挺卖力的嘛“”哼,我总算看出来有鬼了,服用阴阳和合散的人,是越做越虚弱,越做射得越快,做到最後必定会射出血来,你看这小子是越做越精神,越做越持久,我看里面八成有鬼“,他四人警惕地向我们围过来。

    大事不妙,我是不行了,希望晓菲冲开了气|穴,也许还有逃跑的机会,我的眼珠向晓菲看去,只见她脸上春潮涌动,酥胸起伏不定,完全没有要动手的迹象,可能跟我一样,真气走岔,我们彻底失败了。

    ”老大,你看这小子鸡芭上粘了个什麽玩意“,听了这话我也赶紧向rou棒上看去,只见gui头上正黏着一小团黑乎乎的东西,似乎仍在蠕动。

    ”阿狗,你在逍遥子那里学过一点东西,你去看看这两人怎麽回事“阿狗向我们走来,蹲下来看看我肉昂上的那团黑物,不禁咋了一下,”老大,这小子鸡芭上粘着的正是‘万人骑’的yin蛊,太不可思议了“,随後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不过好像是被活生生拔下来的,白表子体内应该还有一部分。“说着又往晓菲那边去,用他肮脏的无指拿住晓菲的手腕切脉,迟了一会,摇头道:”真是相当不可思议啊。“”怎麽回事?“,老大着急地问。

    ”这两人似乎是在用一种失传已久的双修功法在突破内力,老大你刚才那一下把这小子打翻,他们功法被破,这小子当时恐怕在行吸功,这一下把鸡芭给拔出来,吸力甚大,这蛊物便是活生生给他吸出来的。“我一听黯然,当时我确实在行吸功,只待功德完满,就向他们发难,可是人算不如人算啊。

    ”那还有一部分在里面怎麽办?难不成我们还得另外去抓个男的来操她?“”嘿嘿,这就是难以置信之处了,你们看“,阿狗一指我直挺挺的鸡芭上的黑物,”这巫蛊大部分被吸出,只留了很小一块在里面,你看这黑物流出白浆的地方,它本是八角,如今少了一角,正是留在白表子体内“”那又如何?还不是得在去找个男人来操她“,老三不满地说。

    ”嘿嘿,你们有所不知,圣药‘万人骑’乃是用这巫蛊死物制成,进入女体是它就是半生半死的状态,只分泌yin素而无毒性,像白一平那样用至阳真气想把它逼出来,反而让它获得复活的能力,现在它又进入半生半死的状态,这白表子体内留着的便是如假包换的‘万人骑’圣药了,哈哈,白一平果然生了个好女儿,天生就是万人骑的命啊“我感到万念俱灰,使我害了白晓菲,我心怀内疚地看向她,而她却毫无感觉,美目微赤直楞楞地盯着站立着的三个铁塔般的大汉。

    ”还是小心爲妙“,老大蹲下掏出那个肮脏的布袋,靠近我的rou棒,附近晃了一下,甚至用它打了一下那个黑物,丝毫没有反应。

    ”爽啊!哈哈哈“,老大站起来,甩开布袋,”这yin蛊确实死透了,兄弟们,下面好好把贱货白晓菲给操个死去活来,万人骑,我们先骑,哈哈哈哈哈!“言毕真气一聚,一掌向我拍下。

    我口不能言,体不能动,但是死我也不会闭一下眼,我要记住你们,死後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彭“的一声,飞出去却是两人,老大和老二,动手的正是老三和阿狗。

    老大和老二躺在地上,似乎已受重创,阿狗单膝向老三跪下,”三哥,啊不,老大,以後我就跟你混了,请你一定要叫我老二,我不想再叫阿狗了!“老三很满意地看着阿狗,”阿…二,你做的很好,过去把他们的头砍下来,我保你以後荣华富贵。“”谢老大!“,阿狗站起来,拿起大刀,走向正在挣紮的老大和老二,两刀过後,老大和老二已经身首易处。

    ”很好,阿…二,你把这个男的也杀了,我先来试试看这白表子的贱逼,妈的老子等得心里都快发毛了“阿狗提刀向我走来,但是我的眼神全都集中在老三身上,我眼力几乎要喷出火来。

    老三一把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结实雄壮的体魄,他掏出档里的巨龙,在单手套弄中很快张牙舞爪起来,他的棒棒比我长出一倍,我眼神不由下滑,看见白晓菲正含情脉脉地盯着…眼前的巨龙!

    老三蹲坐下,用手托着巨龙,顶在白晓菲的私|处,他的棒棒不但比我长一倍,而且亦粗大一倍,迟迟不见进入,必定是|穴眼太小,不能突入的缘故。

    老三猛的向後一退,再向前一刺!

    这时候!

    第四章 震惊百里

    就在老三的沈腰向前一刺!

    白晓菲美躯一震,啊的一声惊呼,脸上浮现出好像难过又好像畅快的神情。

    我模糊的视线里看见老三挺着壮实的雄腰,抱着白晓菲的雪臀,一前一後正在艰难的抽动。

    ”好紧!好爽!“

    ”呼--“,利刃破空,阿狗举刀向我斩来,他的刀法很快,刀落下来的时候,我还没有痛觉。

    我知道在鲜血喷薄而出之前,自己还能活几息,我无限愤怒,又无限痛苦地怒视着正在侵犯着我的爱人的老三,默念毒誓,死後不入轮回,愿意堕落妖魔道,我要将他们千刀万剐,以抱此恨!

    ”妈的,这表子恐怕是刚刚才yio逼缩得跟条缝似的,老子没顶进去,还它妈的戳疼死俺了,呼,不过顶在外面肉软巴巴的,爽!这骚货生了个极品逼一定很爽。阿狗你搞完没有啊,搞完了快过来玩这表子“,”趴趴趴“,似乎是老三正在用巨物拍打晓菲的私|处,”阿狗快过来看,这骚货水流得跟山洪爆发似的,真是极品啊“,这几声,如同钢刀一般紮在我的心房,但知道爱妻仍未落入虎口,却有一丝安慰。

    刀意发作,我感觉好像到我身体哪个地方断成两截,掉在地上,阿狗面无表情地捡起来,同时把刀扔在地上。

    ”是啊,老大,这麽说咱是捡到宝了麽?“,阿狗转身朝着老三,举起右臂。

    原来刚才那一刀他只是割下我腰间悬挂的机关弩,从刺杀刑青失败後,我逃出来一路上把箭筒换了,现在里面正是满满的六发见血封喉的毒箭!

    老三也不动了,因爲他感觉到有一个冷气逼人而危险的东西正指在他脑後。

    ”阿狗你想做什麽,就凭你那点“

    ”别动,告诉你现在指着你的是大内制造的机关弩,不想打爆头的话乖乖别动“”哼哼哈哈,阿狗,你敢怎麽样,我要死了,没有解药,你也活不过几天。“看来这两人也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我突然意识到逃生的希望再次来临,赶紧凝住心神,收拢四肢百骸里乱窜的真气。

    ”哼,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奉上这个骚货,你那点微末小毒,对月宫的薛神医来说,还不是小菜--“阿狗显然老於心计,话还没说完,立刻发难,”啪啪“,两声,两枝毒箭立即没入老三颈部。毒箭上有反齿,即时如此近的距离入体也不会穿出,老三歪倒一边,不及挣紮,喉部中箭,便是神仙也是当场立毙。

    ”哈哈哈哈,白晓菲,清风使者,荣华富贵,都是属於老子的,你们哥三在黄泉路上好好聚一聚吧,哈哈哈哈哈“阿狗转身,走到我身边,蹲下,捏住我手腕,诊了一会,点开我的|穴道。

    ”你已经走火入魔,真气涣散,如果把双修的秘诀告诉我,有什麽心愿我可以替你了节“,阿狗用机关弩指着我,眼力闪烁着贪婪的火焰。

    我哪里知道什麽双修大法,今日与白晓菲跌打误撞,摸索出一点在交合中运功的法门。不过!用来骗一条贪婪的狗已经足够了!

    ”法门,法门…就是抱残…守缺…周天…周天逆…逆行…“,阿狗暴出如饥似渴的眼神,看来确有一丝可乘之机,我领悟的功法,真与他所说的双修大法有相似之处。

    ”然後然後…哼“,我咬破舌头吐出一口鲜血,我刚才已经试过,正周天已无半点真气,而乱走的真气却自行涌入逆行周天,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接着两眼翻白,浑身痉挛,已然不治!

    阿狗一掌贴上我的腹部丹田,真气灌入,也许是他发现我周天中已经是空空荡荡,内力立刻源源不断地输入,他肯定不想我马上死去。

    临危输功,只是一种令人回光返照的方法,他真气运过我的任脉,正汇到我丹田,但料想不到我的逆行真气也正汹涌地从督脉奔出,就在丹田处猛烈与他碰撞!

    剑气江湖!----

    ”彭-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以手爲剑,轰中阿狗心窝,一团血雾暴出!他飞出去的同时,手指上的扳机亦扣住!

    毒箭从血雾中飞出,直命我眉心,我不及躲闪,轻轻一偏,毒箭刺入我右眼,几乎是瞬间本能的反应,我左手变爪,活生生地将整个右眼挖出!

    敌人尽诛,却两败俱伤,我心力交瘁,昏死过去!

    ------------------------------------------------------------------------------------------------------------------------------也许我死了,也许我是在梦里,我在一个温暖的,无边无际的海洋中游泳,慢慢地,我游向光明,游向永恒……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悠悠转醒,头部的剧痛使得我不禁叫出声来,但很快,下体传来一阵销魂的感觉让我舒服不已。我身上趴着的正是白晓菲,她的美臀摇动,小u棒。

    ”你终於醒了!“,晓菲看着我,眼里尽是关切的泪花,我一阵感动,只想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别动,你受了重伤,真气也虚弱得很,让我来动,这样能恢复你的真气“,我不再动弹。白晓菲在我身上有节奏运动着腰部,小u棒,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不再说话,只有一种美好的感觉弥漫在我们之间。

    半响,她突然红了脸,”坏蛋,快运功疗伤呀“”哦“,我才回过神来,刚才只顾着交合,竟然忘了运功。

    ”你已经昏迷几个时辰了,我自己的真气恢复後压制住了毒物,我用你身上的绷带和伤药给你包紮过,但是你的气息一点一点虚弱下去,运气给你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好想到这个法子给你运功,我已经输给你一点真气了,你试着消化一下,以後再还给我“,说话的时候,白晓菲已经没有了刚才yi靡,多了几分娇羞,使得我心神不由一荡!

    我眼部的伤势已经被用布包紮起来,并且有一种凉凉的感觉。晓菲的运动温柔而舒缓,但是小|穴中却好像有许多张小嘴在不断亲吻我的昂藏,另有一番销魂的滋味,我按照先前摸索出来的法门,开始与她运功。

    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後,我的体内的正向真气开始强大起来,终於觉得有一丝神气了,在这过程中,我是吸多放少,如今恢复过来,我开始加大力度,回报我的娇妻。

    嘤咛一声,晓菲吐出一口兰气,好像无限的倦懒,我不禁按下她的臻首,含住她的樱唇,如胶似漆地交吻起来。

    在唇舌亲吻的挑逗下,晓菲开始大胆起来,她跨坐在我腰上,开始上下套弄,交合处传来动人的美感,我放开她的舌头,晓菲开始兴奋地挺直身子,在交合中一双美一跳一跳,”啊~啊~“,晓菲动情地叫出来,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情欲,我开始向她挺动,双手握住了她的一对玉兔,不住的揉捏,晓菲在这快乐中美目禁闭,红唇微分,仰面销魂,我和她已忘情於鱼水中。

    不知过了许久,我们已经瘫在一块,我轻搂住晓菲,她懒懒地靠着我,即时是在这昏暗的洞|穴中,即使这地上倒着四具敌人的屍体,但那软玉温香的感觉,让我忘记了不久前生死悬於一线之间的凶险。

    ”疼吗?“,晓菲轻轻地抚着我的身体,”不疼“,我怜爱地亲吻她的额头。

    ”我是说这里“,晓菲轻柔地抚到我的右後肩。

    ”你还记得我?“,我惊讶地望着她,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感动。

    ”对不起“,晓菲的声音细不可闻,我一把抱紧她,”没关系,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我知道,我爹跟我说过,你没有记恨我们,都怪师哥,他不该对你和你师姐说那麽无礼的话;也怪我,是我不好。“我搂住她的肩头,对她释然一笑,真的没关系。

    不过当时的师姐,现在已经是我的娇妻了,师姐一定在日夜盼望着我行完侠义,早点回家,可是我却在这里…”晓菲,记得那时跟你说什麽吗?“

    ”嗯“

    ”出去了,我娶你做妻“。

    我不知道师姐会不会理解我,但是我已经夺去了晓菲的处子之身,我觉得我必须负起这个责任。

    虽然男子三妻四妾也属平常,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师姐之间会插入一个白晓菲,但我觉得我同时都喜欢她们,我要好好照顾她们。

    ”呜呜嗯。哼…“,好好的白晓菲突然抽泣起来。

    ”怎麽了呀,傻孩子哭什麽呀?“,我把晓菲更深地搂在怀里,用体温化解她的颤抖。

    ”我本来是想要嫁给师哥的,呜呜,爹爹却让我和别人订婚,呜呜,我不想嫁给他,就逃出家来,想不到竟然落到这里,然後,呜呜呜“。

    我搂着她,一时竟然找不到什麽安慰的话来,虽然发生了那麽亲密的接触,但是我们又好象是不同的世界里的人。

    ”也许这是天意吧?“,我好像在安慰她,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是啊,我自己,行动失败,机缘巧合入了贼窝,又因此救了白晓菲,却又夺取去了她的处子之身,我最终也失去了一只眼睛,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如同梦幻一般?

    我抱着她,不知多久她的哭声渐渐小下去,最後在我怀里睡着了,我望着这睡梦中的仙子,不禁感慨万分,将她轻轻放在地上,找来一张长袍将她盖好,开始收拾後事。

    四个yin贼的屍首我都拖到一处墙角堆放,我挖出来的眼珠带着一团血肉,已经完全乌黑。传说古时曾有一名猛将,战场上被敌箭射中眼睛,他把箭拔出来,吃掉自己的眼珠子,然後继续奋勇杀敌。以前我只是以爲是传说,但是如今我相信了,挖出眼珠,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倒是不影响身体行动,只可惜我的眼珠染上剧毒,不能食用,否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轻易丢弃?我用火油浇上,烧成灰烬,再包在油布中,以後找个合适的地方埋葬了。

    我拣起机关弩,走向那掳来的五个女子,解开她们的|穴道,让她们穿好衣服,逐个盘问。原来她们都是这城中几个富商的小妾,被四个yin贼掳来这里,大概已有两个月时间了,我安慰她们,告诉她们等我伤势能见水了,就会救她们出去。

    没想到这几个女子听了我一番话,却怅然落泪,呜咽不已,她们望着那四个死去yin贼的屍首,竟然有几分凄凄然。

    ”没关系的,离开这里,忘记苦难和仇恨,还是可以好好生活的。“”呜呼乎,大侠,你把我杀了吧,我以後可怎麽活呀“,一女子哭的梨花乱颤,”呜呼乎…“”大侠,求您行行好,把我们带走吧,我们回去之後也没有脸见人了,我们愿意爲奴爲仆,只要您带我们离开这座城市!“然而接下来的这名女子的话却让我震惊。

    ”行了,你们都别哭哭啼啼的了,这两个月你们不也是过得好好的吗?也没见你们要死要活的“,这女子虽然看起来柔弱,但言语里却有一种不输人的气势,她望着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直突突地说到。

    ”这位大侠,我本是乡下农户家的女儿,被家里卖到城里做有钱人家的小妾,我的两个哥哥,就用我的卖身钱娶了媳妇;我们弱女子呢,若生在一个好人家尚且好命,象我这样出身贫贱,又有什麽人把我当做人来对待呢?在有钱人家,我也只是他一时兴起的玩物,对待我粗鲁又残暴,从出生下来,我的命运就不是由得了自己的“,说着望了望那处墙角,”反而被这几个人带到这里的时间里,虽然他们粗俚yin邪,但是却带给我一生都没有体会过的快乐滋味,尽管他们也是坏人,但是我却不会忘了他们。“接着,象是对着其他女子,又象是对着我,说到:”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女人走到哪里又不是一样的呢?“好像是同意了她的说法,女人们都停住了啜泣。

    而我却呆立当场!

    我望着这名不知受过多少磨难的女子,想反驳她,却不知道说什麽好。这四个恶徒,虽然恶贯满盈,自取灭亡,但是竟然会在人心中留下美好的记忆,多麽荒诞的事情!无数曾经死在我手里的恶徒,也会有人想念他们吗?

    到底何所谓恶?这个问题如同一个魔咒扣在我脑袋上,让我不得安宁。

    我离开这些女人,回到白晓菲身边,看着她熟睡的美态,似乎没有任何烦恼,但当我一想到她终会醒来,背上沈重的未来,心里也落寞了几分。

    我真的有权利去修改别人的人生吗?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头上三丈的大地,卷起一震狂风,一道霹雳划破天空,震惊百里!

    【完】

    【41898字节】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 部分阅读 返回《〖短篇〗江湖笑_1》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