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短篇〗SM日记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0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10 部分阅读

文/未知
〖短篇〗SM日记 | 本章字数:9587 | | 〖短篇〗SM日记txt下载 | 〖短篇〗SM日记手机阅读
    着着我又 抓住了她的另一只腕子,推着她往后退了几步,紧紧把她压靠了在路边的水泥墙 上。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被这个黑丝美女用甩棍重重砸了一下的左肩头火辣辣得 疼,整个左臂赶紧像掉了环似的使不出劲来。见她已经把右手腕从我使不出劲来 左手里挣脱了出来,再加上左肩火辣辣的疼痛感,我忍不住涌起一股恼火,抬起 左膝盖在她的小肚子上狠狠顶了一下。因为是在剧痛和恼火中把膝盖顶向了她, 我这一下使得力气很大,被我压在墙上的这个黑丝美女被顶得直翻白眼,身体一 下就软了下来。

    没想到这个看着性感漂亮的黑丝美女居然强硬之极,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对我 说:「…有…有种你弄死我,你今天不敢弄死我,下回再让我看见你至少弄残你 一条腿!」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真的有些没底了,不过在这个当口却也不可能被她 这几句话就给镇住,只能是硬着头皮不狠装狠了。我抓着她的头发狠狠扇了她几 个耳光,把她嘴角打得都出了血,随后用自己的身体使劲把她的身体压靠在墙上, 右手捏住她的下巴,在她流着血嘴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强横的黑丝美女放狠话没镇住我,反而被我羞辱性的亲了一口,眼睛瞪得更 圆了,在我的嘴刚从她的嘴唇上拿开时,便含了一口带着血的涂抹吐了过来。我 一闪身躲了过去,见她还这么强横,便突然冒坏水想更进一步羞辱下她。拽着她 的胳膊将她反身脸对墙压住,左手被她一棍子砸的使不上劲,便用左胳膊肘压住 她的后背,把她的长头发绕了几道抓在左手里。右手从下边伸到了她的裙子里, 从后边扯下了她的内裤,接着把右手从她的两腿之间伸过去抓住了她的荫部,在 上边揉捏了几下后,握紧拳头抓住了她的一大把荫毛。

    左手尽量使着劲拉紧她的头发,把这个黑丝美女的头拉的不由得向后仰着, 右手则抓住她的一大把荫毛使劲向后拉。两只手同时抓住了她的头发和荫毛后, 我伏在她耳边轻轻地对她说:「好啊!那下回我等着你,不过下回见到你就不会 只是摸摸你的小逼了,到时候看我不操得你嗷嗷叫才怪呢!」

    犯坏羞辱了下这个本想抢劫我的黑丝美女,我一把将她推出去老远,然后拎 起包飞快地跑回了不远处的宾馆。怕他们有更多同伙随后会来找我报复,我连房 间都没回,直接到宾馆吧台说临时有急事退了房,然后打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第 二天要去公安局办事,让他把我送到了一家市公安局对面的宾馆又开了间房间住 了下来。

    遭遇了一次抢劫,不过没有什么财产损失,而且觉得对那个黑丝美女做得有 些过分,我事后并没有报案。在这家市公安局对面的宾馆踏踏实实睡了一觉,第 二天上午去找了秦帮我介绍的那个派出所所长。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个派出 所所长对我很客气,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脑门锃亮,自我介绍说姓张, 很随和地让我叫他张大哥。本来想请他吃顿饭,张所长说办正事要紧很客气地谢 绝了,陪我直接来了看守所这边,安排我和娜娜先见了次面,当然我也很明白事 理地把两条中华烟和两瓶茅台酒偷偷塞给了他。

    娜娜见我去看她很是意外,不过我见到她也有些意外,已经在看守所蹲了三 个多月的她居然一点没有憔悴感,而且看起来似乎比我当初见她的时候还胖了。 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娜娜进看守所已经不是一次了,现在她在号子里不但 是老大,整天号子里有人在里边端茶倒水地伺候着,而且还常外边的小姐妹带着 东西来看她。

    进一步问她被关进看守所的前因后果,我才知道这次娜娜被抓进看守所来还 真不怨她。三个多月前娜娜回老家照二代身份证,打车时所坐出租车和一辆私家 车发生了刮蹭,对方开车的是个女的,下车后便对出租车司机大肆谩骂。因为当 时的肇事责任完全在私家车那方,娜娜出于公道替出租车司机说了几句话,结果 也招致了开车女子的谩骂,以娜娜的脾气自然不会吃这个亏,一来二去便和对方 谩骂撕扯了起来。冲突中娜娜并没有打那个女的,只在推了对方一把将其推了个 跟头,可没想到对方的丈夫居然是当地城管局的局长,事后以娜娜打伤人为由让 她赔十万块钱。娜娜自然不会拿这笔钱,更何况她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对方便通 过公安系统的关系把她关进了看守所,告诉她什么时候拿出这笔钱来就才把她放 出去。

    见完娜娜出了看守所,张所长正在会客室边等着我,边和他在看守所上班的 一个朋友聊天,想着还得让他进一步帮忙把娜娜弄出去,便请他去这边最好的一 个酒楼吃饭,同时也让他叫上了在看守所上班的朋友。不过席间他们二人都表示, 想让他们把娜娜弄出去很难,因为把娜娜送进来的那个城管局的局长级别比他们 高,而且在这边的关系很硬。看起来他们确实为难,我也没法强求,只好请求他 们在看守所里尽可能地多关照下娜娜。

    这条门路走不通了,我只好想别的办法,想来想去觉得只能去找一个人帮忙 了,那就是曾和我玩小鸟啄阴di游戏的那个雅茹姐。因为她的老公是省级高官, 如果雅茹姐肯帮这个忙弄出来娜娜应该不成问题,万幸地是雅茹姐真的就给了我 这个面子帮了这个忙。都没用她老公出面,雅茹姐直接把电话打给了这边的司法 局局长,娜娜第二天便被从看守所里放了出来。

    把娜娜接出来后,先领着她找了家洗浴中心洗澡去去晦气,我洗完澡到休息 大厅里休息时娜娜还没出来。精神彻底松弛了下来,我这才感觉左膀子依然是掉 了环是的那么疼,便找了个按摩技师帮我揉一揉。正在揉的时候娜娜出来了,见 我左膀子有一条很大的红肿,连忙关切地问我怎么搞的,当着按摩技师的面我也 没对她说遭遇抢劫的事。

    我按摩的时候娜娜对我说,刚才用洗浴中心的公话电话给这边的几个姐妹打 电话报了信,她们知道她出来了一会就都陆续过来看她,然后让她们安排去个好 一点的饭店请我吃顿饭。娜娜的话刚说完,她这些姐妹中的第一个就到了,不过 等我看到她这个姐妹时,我和她那个姐妹都愣住了,来人正是中秋节晚上在回宾 馆路上想劫我的那个黑丝美女。

    第二十二章:两个太妹

    娜娜今年26岁,她小时候的家境还是不错的,不过她十三四岁时妈妈因病 去世了,之后她爸爸不但给她娶了个后妈,而且这个后妈还给她带来一个弟弟。 后妈进门后娜娜在家里的地位急转直下,而这种缺乏关爱的家庭环境,也让她在 学校里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从开始的逃学旷课发展到了后来的打架斗殴,逐渐 成了学校里出了名的野蛮太妹。初中毕业后娜娜开始在社会上混,随后在社会上 又认识了一批的问题女孩,二十岁左右时拉起了一个专门在车站一带骗抢外地人 的小团伙。

    她的这个团伙是以女孩为骨干的,看准某个刚下车的外地人后,便由某个姿 色好的女孩去以介绍旅店或装成小姐等方式将对方骗至僻静处,然后再让一些年 纪较小的男孩去偷甚至抢这些外地人的随身财物。一年多时间里她们连续这么干 了多次,最后娜娜终于在一次严打中被抓了进去,不过由于她们犯案的金额较少, 而且被抢者几乎也都没报过案,娜娜当时只是被劳教了半年就出来了。年纪大了 懂了是非善恶,又有了这次教训,娜娜出来后没再重操旧业,而是选择了去邻近 的大城市里打工,她拉起来的那个专门骗抢外地人的小团伙也就因此解散了。

    劫我的女孩叫薇薇,今年二十二岁,当时也是娜娜那个小团伙里的一员,而 她们这些「薇薇娜娜」之类的名字也都不是真名,只是为了那个小团伙里叫着响 亮记着容易而特意这么起的。

    薇薇的身世比娜娜还不好,七八岁时父母离了婚,母亲改嫁时并没要她,而 父亲随后去了南方打工便没了音讯,她只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微微年轻时,靠 蹬三轮养活全家的爷爷因病去世,奶奶年迈多病没有劳动能力,薇薇只好辍学到 离家不远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饭馆里打工。薇薇从小长得就漂亮,年轻时已经出落 得亭亭玉立,但也因此在饭馆打工时免不了被吃饭的人骚扰。有一次薇薇在饭馆 里又遭到骚扰时被娜娜撞见了,结果社会气十足又迫讲公道的娜娜叫来了一群人 把对方打了一顿,她们俩也就因此认识了,而薇薇之后也就成了那个专门骗抢外 地人小团伙里的一员。

    家境遭遇类似身世相近,娜娜对薇薇很同情,在那个小团伙时便很关照她, 经常多给她些钱让她拿回家给奶奶买好吃的。娜娜被劳教后解散了骗抢团伙,去 邻近的大城市里打工,当时只有十六七的薇薇因为还得照顾奶奶只好留在了这边, 虽然大部分时间靠正常打工挣钱,但一旦急需钱用时便还会操起了骗抢外地人的 老本行。这几年娜娜去了别的城市,和薇薇之间联系并不多,不过因为之前关系 很好,每当娜娜回老家时薇薇都会专门找她聚一下。

    年初的时候薇薇的奶奶去世了,她和奶奶当初住着的房子产权归她叔叔所有, 但她叔叔只是卖掉了房子之后并没管她,薇薇只能是孑然一身地流落到了社会上。 她本想着也像娜娜似的去开个小店,可她手里不但没钱,甚至连住的地方都不能 保证,没钱时晚上去车站候车室睡觉过夜,稍微有点钱就去网吧包宿过夜,手里 钱多时才能找个旅店踏踏实实地睡一觉。为了生计,薇薇只能又纠结了两个男孩 干起了骗人抢人的勾当,而我则不幸地在中秋节那天成了她的目标之一。

    听娜娜介绍完她和薇薇的特殊经历,我又给她俩讲了一遍我遭遇娜娜抢劫的 整个过程。看了看娜娜又回头看看薇薇,见薇薇红着脸看起来很不好意思,为了 缓和下气氛,便开玩笑地对微微说:「你那天怎么盯上我了啊?看我像大款,还 是觉得我像色狼啊?」

    薇薇听了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那个小弟在 宾馆门口守着来着,看你拎个包去网吧,觉得你一定是外地来的,我们也就跟着 你去网吧了……」

    「哈哈!看来你们挺有经验啊!我是你们近期的第几个下手目标啊?」

    「……记不太清了…前边我们干了好多次都成了,有的是我在车站候车厅和 他们套近乎,让那两小弟去偷的他们东西,有的是在劫你的那个背街上劫的网吧 上网的。…没…没想到最后碰上你了,没抢成你,还让你把我们给打了一顿… …」

    「你还说呢,幸好你没劫成我,要不你娜娜姐现在还出不来呢!不过,你这 小丫头下手可够狠的,你看我肩膀后背肿的,现在我这条胳膊还使不上劲呢!」

    「…哪…哪…哪你也够坏的了,…把…把人家那的毛…都…给…拽掉了…」

    「哈哈…好了好了…咱俩这就算扯平了吧…不过以后可千万别干这事了,当 年你小抓到了不严重,现在要再把你抓到了,你估计得判几年,你说你这么年轻, 真那样这辈子可就完了……」

    「不行!哪能就这么饶了她了!」这时娜娜突然大声地插言近来,指着薇薇 的鼻子说:「这个小逼儿,劫人劫到咱自己人头上了,不能饶了她!」然后娜 娜又转头过来坏笑着对我说:「主人,你刚才你不说再碰上她就操得她嗷嗷叫吗? 这就让她去开个房,待会您用大鸡芭好好教训下她这个小逼!」

    「啊?啊?别这样好不娜娜姐?我以后不敢了还不行吗?」

    「别墨迹,做错事你还有理了啊?我是你姐,他是你姐我的主人,你劫了你 姐的主人,教训你下还不应该啊?别墨迹了,快点去找个宾馆开个房去,一会我 带我主人上去收拾你!」

    薇薇执拗了一会,还是撅着嘴扭身身子去开房了,我掐了下娜娜问她这么做 是否有些不好,娜娜回过头坏笑着对我说:「你当她是纯情小玉女儿啊?跟我一 样,虽然没当过小姐,也是小逼儿一个,一会尽管使劲操她,没事的!」

    娜娜先带着我去了附近的一个成|人用品商店,在那里买了两个假鸡芭和两个 肛塞,一瓶后庭润滑油,还买了两圈专门玩的捆绑绳。打了个电话给薇薇, 问她看好了房间没有,薇薇电话里说已经开完了,把所在宾馆的具体房间号告诉 了我们。眼看走到宾馆的时候,娜娜突然对我说忘了买鞭子了,说薇薇这丫头不 听话,想着拿鞭子好好教训她一顿。

    我听了左右看了看,随后从路边的垂柳上折下来两节小手指粗的青柳条,拿 在手里挥了挥抡在空气中呼呼做声。不过在折树枝时不小心把谁仍在上边的一个 塑料袋弄了下来,里边装的是吃剩下的麻辣烫,被已经带着霉味的麻辣烫弄了一 头,娜娜见了赶紧过来帮我擦抹,同时对我说:「主人可够坏的,这东西打身上 估计得比鞭子还疼呢!」

    进了宾馆房间,见薇薇正坐在床头边吃零食边看电视,身边放着两个鼓鼓囊 囊的大塑料袋,里边装着几瓶不同种类的饮料和一些袋装零食,看来她应该是来 宾馆前还去过超市。这是一间快捷宾馆的大床式房间,屋里很整洁也很宽敞,不 但有电视还有可上网的电脑,中间摆着一张宽大舒适的双人床。

    「小逼儿,就知道吃!除了买吃的,知道买套了吗?」娜娜进屋后先甩掉 了高跟鞋,坐上床撕开了一袋薯片,然后对薇薇问道。

    「买了!来干啥的我又不是不知道,哪能忘了买那个!」薇薇说完从一个塑 料袋的最底部摸出了两盒避孕套。

    「靠!你个小逼干嘛一下买两盒,真浪费,你嫌钱花不完啊!」

    「干一回能完事啊!再说了,那盒是给你买的,我哥待会只干我啊?指定还 得干你!嘻嘻……」

    「靠!你个小逼还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女孩互不相让地斗着嘴,随即便在床上连打带闹地扭成了一团。娜娜没 有薇薇个子高,看着也比薇薇瘦,但力气却是比薇薇大很多,三下五除二就把薇 薇压到了身下,随即又把她下身的七分打底裤连同内裤一起脱到了膝盖处。

    「主人!过来帮忙啊!帮我把这个小逼儿全脱了!」娜娜继续脱着薇薇的 衣服,同时喊站在床下的我过去帮她。我并没参与到纠缠在一起的她们中间,两 手一摊对她俩说:「你们俩先闹吧!我的先去洗个澡,刚才撅树枝时弄了一身麻 辣烫,现在还觉得有味儿呢!」

    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娜娜已经把薇薇给脱了一丝不挂,并用绳子把她的 双手反绑到了后背,把的两腿并拢着也用绳子绑了起来,强制着她撅屁股跪趴在 了床上。不过娜娜的衣服也基本上都被微微给扯开了,上衣扣都解开了,奶罩被 拉到了下边,两只白皙挺拔奶子裸露在外边。

    看我赤身走了出来,娜娜松开了被她压着的薇薇,往前爬了几步跪趴在床沿, 伸出手来握住了我的大鸡芭。

    「主人!主人!好想您的大鸡芭啊!上次被您操的好舒服,后来一直想在被 您操,这次你得好好再操操我!」

    「嘻嘻……姐你好骚啊!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娜娜伸手撸弄了几下我的鸡芭,随即便迫不及待地张嘴给我kou交了起来,而 被绑着手和脚的薇薇挣扎着趴下身扭过了脸,嬉笑着嘲笑起了给我kou交的娜娜。

    「靠!你个小逼还敢笑我,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娜娜说完并没有吐出嘴里的鸡芭,含着我的鸡芭抄起了一根青柳条,趴在床 上抡起柳条,狠狠在身旁薇薇的屁股上抽打了起来。娜娜打得力度很大,而且青 柳条分量重韧性强,打在薇薇的屁股上,很快就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抽出了一道道 的血痕。

    「…啊…啊…啊…娜娜姐…别…别打了,好疼啊…别打了,以后我不敢再笑 你了…别…别打了…别…别打了……」

    「靠!你个小逼…打你不是因为这个,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让你去干抢人的 事了,你就是不听,这次幸好你在载我主人手里了,这要别人,估计你又得进去 了!我都学好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学好呢!看我不打死你……」

    「…啊…啊…啊…娜娜姐…我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学好,再不 敢做抢人的事了!现在我奶奶也不在了,这回你走了,我也跟着你去那边打工去, 以后老老实实地挣钱!」

    「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还敢劫我主人那去了,你要把他抢了,我现 在还得关着呢!快点过来,趴这来给我主人舔鸡芭,算是给我主人赔不是了!」

    娜娜吐出我的鸡芭,把被绑着手和脚的薇薇拽了过来,解开绑着她两腿的绳 子,让薇薇叉着腿跪爬在床头,接替她的位置继续给我kou交。不过薇薇kou交的技 术远不及娜娜,kou交中牙齿不时地会碰到我的gui头,弄得我很不舒服,于是我便 抓着她的头发命令她张大嘴保持不动,然后前后移动下身用大鸡芭操起了她的嘴。

    把大鸡芭在薇薇的嘴里操干了一会,我又用手狠狠抓紧她的头发,把整根大 鸡芭都塞进了她的嘴里,将gui头直抵在了她的喉咙口处。我就这么把大鸡芭深深 顶在她嘴里了好一会,薇薇的小嘴被整根大鸡芭塞得满满的,一下子连呼吸都不 通畅了,极力扭动着头想把大鸡芭从嘴里吐出来,不过因为手被反绑在后背头发 还被我抓着,不但没能把嘴里的鸡芭甩出来,反而被我顶入得更深了。

    在我强制着操薇薇嘴的时候,娜娜在她身后给一个假鸡芭套上了避孕套,然 后把这个套了避孕套的假鸡芭塞进了薇薇的逼里。娜娜拿着那根假鸡芭在薇薇逼 里抽插了几下后,一只手保持把假鸡芭顶在薇薇逼里不掉出来,另一只手拿起了 那瓶后庭润滑油,在薇薇的肛门口附近涂抹了起来。

    「…姐…姐…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弄我的后边,我受不了的…啊…啊 …啊…我真的受不了的…我哥的鸡芭太粗了,弄后边会整死我的……」

    「少废话!少废话!」娜娜拿起柳条又在薇薇的屁股上狠狠抽了几下,把薇 薇打得不敢再挣扎了,继续拿着那瓶后庭润滑油涂抹着,随后便把一根中指塞进 了薇薇的屁眼里。

    「主人!您先操会她的小逼,你操她时我帮您开发着她的屁眼,这小逼 的屁眼很紧的,等一会给您弄好了,保准您操得够爽!」

    根据娜娜的提议,我把薇薇拉到了床边,让她屁股悬空在床沿外后背躺在床 上,我站在床下,抱着她的两条腿以推车式把鸡芭操进了她的逼里。娜娜则蹲在 了我两腿之间的地板上,在薇薇的屁股下继续用手指扣弄着她涂了润滑剂的屁眼。 随着我操干薇薇的频率节奏越来越快,娜娜开发薇薇屁眼的程度也在加重,从只 用一个手指抠弄在到把两个手指都伸进了她的屁眼里,最后直到把一根假鸡芭捅 进了她的屁眼里抽插了起来。

    逼和屁眼被真假两根鸡芭不停地抽插着,薇薇被干得来回地摇晃着上身,张 着大嘴嗷嗷地浪叫着。而娜娜也在这种yin荡的氛围里有了感觉,在她的屁眼处也 涂了些后庭润滑油,把剩下的一根假鸡芭捅进了自己的屁眼里,蹲在床下的地板 上,一只手拿一根假鸡芭抽插着薇薇的屁眼,另一只手拿着另一根假鸡芭抽插着 她自己的屁眼。

    4600

    感觉把薇薇的屁眼扩展的差不多了,娜娜从我的两腿间爬了出来,先让我把 鸡芭从薇薇的逼里抽出来,接着让薇薇跪在了床沿上。怕薇薇在被我操屁眼时挣 扎太激烈,娜娜又骑在了她的后背上,用脚踩住她的头,把薇薇压的一动也动不 了了。

    我一手握着骑在薇薇后背上娜娜的一只奶子,一手扶着薇薇的屁股,下身猛 地一使劲,把大鸡芭操进了薇薇的屁眼里。薇薇的屁眼涂满了润滑剂,而且还已 经被娜娜用假鸡芭捅了很长时间,肛门口的嫩菊花已经被捅的绽开了,我把大鸡 巴使劲往里一操,一下子就操进去了大半根。

    不过薇薇的屁眼此前并没被插入过,现在生生地被我的鸡芭猛地操了进去, 疼得她撕心裂肺地一声惨叫,全身一下就冒出了一层白毛汗。娜娜怕她叫声太大 被隔壁房间听见,用脚使劲地把她的头踩进了床面里,娜娜的嘴被踩得埋在了床 面下,只能是发出着呜呜地呻吟声。被娜娜骑在后背上死死压着,薇薇想挣扎也 动不了了,死死地被压跪在床沿上,承受着我对她屁眼的奸yin。

    如果换成一般女孩,可能在被强干后门的剧痛早就受不了了,可薇薇是个在 社会上混了许久,敢抢劫、敢拿铁棍往别人头上砸的主儿,在这种其他人难以忍 受的性茭方式中,她居然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姐…姐…你下来吧!没事的,今天我陪我哥操屁眼,只要我哥操舒服了, 今天操死我,我也认了!」

    说完薇薇让娜娜从她后背上下来,让我先从她的屁眼里拔出鸡芭,然后下了 床趴到了沙发上,两手紧紧地拔住沙发靠背,扭过头来对我说:「哥,来接着操 我屁眼吧!使劲操,别怕我疼!」

    我一条腿站在沙发上,侧跨着薇薇的屁股,把大鸡芭再次操进了她的屁眼里。 这次薇薇不但不再惨叫着喊疼了,反而当我每次把鸡芭往她屁眼里插时,她都会 大幅地后移屁股来迎合我抽插。这么一来我每次前挺下身时都会和她的屁股猛撞 在一起,发出着啪啪地肉体相撞的声音之外,更使得我的大鸡芭几乎每次都能整 根地深深插进了她的屁眼里。

    稚嫩的小屁眼经历着如此强烈的抽插,薇薇居然不惨叫喊疼了,每次我的大 鸡芭深深插进她的屁眼里时,她虽然疼得全身都在打颤,却是咬紧牙关丝毫没发 出动静来。而且在我猛烈奸yin她屁眼的过程中,薇薇还在一字一顿清晰地说着话。

    「干我!干我!操死我吧!让我不听姐的话,还去干坏事!操烂了我的屁眼, 让我以后记住了,再也不去抢东西了!」

    连续操干了十多分钟,薇薇前后移动屁股的幅度和节奏都减弱了,在剧痛中 身上已经出满了冷汗,绷紧着的身体也逐渐地软了下来。毕竟薇薇是第一次被肛 交,我怕真的会把她给干坏了,便从她的屁眼里拔出了鸡芭,而薇薇一下子便瘫 软地栽倒沙发上。

    我操微微屁眼的同时,娜娜正下贱地跪爬在我身后的地板上,双手拿着那两 个假鸡芭,在上边又从新套了两个避孕套,拿着两个假鸡芭疯狂地同时抽插着她 的屁眼和逼。

    放开薇薇后,我抓起跪爬在身后的地板上娜娜,把她也按趴在沙发上,拔掉 她屁眼里的假鸡芭扔到一边,从后边操进了她的屁眼里。娜娜此前肛茭过多次了, 她的屁眼比薇薇的松弛很多,更关键的她被操屁眼时已经没有什么痛苦感了,更 多感觉到得还是兴奋的感觉。

    为了能把娜娜操得更爽,我没有拔出她逼里的那根假鸡芭,站在后边狠狠操 着她屁眼,把手从她的胯下伸了过去,捏着那根假鸡芭同时捅插着她的荫道。没 多久,娜娜就被我干到了高潮,达到高潮时晃着头甩着头发极其下贱地嗷嗷浪叫 着。而我觉得自己离she精也不远了,在她高潮过后抱着她的屁眼又狠狠操了一阵 她的屁眼,最后在she精前拔出鸡芭塞进了她的嘴里,在她的嘴里射出了j液。

    完事后我们三个人都累坏了,东倒西歪地分别躺倒在床上沙发上休息着。缓 了一个多小时,挨个洗了个澡一起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便全都是一丝不挂地挤 在床上商量起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商量的差不多了已是凌晨一两点钟了,这几天 事太多大家的精神上都很疲乏,也没再做,便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吃了早饭退了房,按照头天商量好的,我先领着薇薇去那边的城 市,娜娜则暂时留在这边把后续要处理的事情处理完,同时把没来得及补照的二 代身份证照完了。薇薇没家没业马上就能走,只是去朋友那取了个装着平时衣服 的大包,当天跟着我上了回去的大巴。昨天被我操屁眼操得太狠了,薇薇因屁股 疼只能是侧着身坐在了大巴座位上,我怕她累,便让她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大巴 开动了半个多小时后,发现靠着我肩膀上的薇薇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怕她着 凉我拿出外衣盖在了她身上,车又开了半个多小时,我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得越来越沉时,我猛地被一阵女人的大喊大叫声惊醒了,睁开眼一看,发 现喊叫的人居然是薇薇。有人趁我俩睡着之际,从她身上想拽走我的上衣时被她 发现了,而且对方不只是一个人,在暗偷不成的情况下,已经变成了明抢。  上移!
(快捷键 ←)上一章:第 9 部分阅读 返回《〖短篇〗SM日记》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