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逃妻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7 部分阅读

章节目录 第 7 部分阅读

文/未知
总裁的逃妻 | 本章字数:11997 | | 总裁的逃妻txt下载 | 总裁的逃妻手机阅读
    我根本不想养成这种习惯!”

    “你不要再闹别扭了,以后你还是会出差考察,如果我们有小孩,你还是要习惯我们各忙各的。”

    “你放心出差,我会照顾你老婆。”孟香绫突然蹦了出来,拍了拍邵轼齐的肩膀,立刻凑到楚玉寒身边。

    他见状,不悦的把她当成小鸡抓起来。撵到他后面,可是她不放弃,又企图钻过去,这一回他干脆扯住她的手臂,阻止她轻举妄动。

    “你怎么可以跑到人家房间?”就是因为这个小y头,他更不放心把老婆一个人丢在家里。

    “房门开着,我敲了门,你们好像没听见,我就自己进来了。”

    “你没看到人家在忙吗?你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我肚子饿,想去逛夜市,我想嫂嫂应该愿意陪我。”

    “我老婆已经陪了你一天,你不要再来烦她了!”他在嫉妒,嫉妒这个丫头可以占住他老婆一大半的时间。

    “好啊,我不烦嫂嫂,那齐哥哥陪我去夜市好了。”孟香绫一副很好商量的对他咧嘴一笑。

    “我没有那种闲功夫。”

    “既然你没有这种闲功夫,那只好麻烦嫂嫂陪我逛夜市了……等一下,你不要跟我说嫂嫂也没有那种闲功夫哦,别忘了,我可是客人,你总不会狠心的让客人饿肚子吧?”他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了吧。

    但邵轼齐岂是这么容易甘拜下风的人?“你没看见我老婆还在收拾行李吗?”

    “我已经收抬得差不多了,明天早上再做最后一次检查就可以。”楚玉寒关上行李箱,羞赧的对着孟香绫甜甜一笑。“老实说,我也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我陪你去逛夜市。”

    她的话刚刚落下,就接到某人抗议的目光,楚玉寒只能很无辜的摸着肚子,表明自己不是有意跟他唱反调,而是真的想给胃塞点食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特别容易肚子饿,明明吃过东西不久,怎么一会儿又觉得肚子空空如也?

    “我就知道,嫂嫂对我最好了。”孟香绫黏过来勾住楚玉寒的手。同时耀武扬威的看着邵轼齐。

    瞪回去,他赶紧黏到另外一边宣示所有权。“我也要去。”

    “你刚刚不是说没有这种闲功夫吗?”盂香绫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我突然觉得肚子饿,想要逛夜市吃东西,可以吗?”

    孟香绫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说她还有一丝怀疑,这会儿也烟消云散了,齐哥哥根本就是爱老婆爱到一点骨气都没有。

    “你们可以先放开我吗?你们抓着我,我没办法拿背包。”楚玉寒苦笑道。

    邵轼齐和孟香绫同时松开手,楚玉寒转身走到沙发拿自己的背包,但愿他们两个到了夜市可以专心吃东西,不要再吵个不停。

    接下来的日子,晚上十点不到,楚玉寒就会坐在露台的藤椅上,寻找黑夜里的星光,等候邵轼齐的电话。

    他很准时,总是在十点三十分来电,两个人的对话通常跟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关,谈不上什么内容,却比吃了蜂蜜还要甜,她终于体会到思念一个人的滋味——是苦的,也是甜的。

    十点三十分了,手机准时响起,她在声响的第一时间立刻接听。“你回饭店休息了吗?”

    “对,我现在躺在床上,想着你就在我旁边,我抱着你,你好香,然后我就兽性大发对你摧残蹂躏,你一直娇嗔的跟我求饶。你的叫声好好听哦……”

    “你不要闹了!”她情不自禁的红了脸。“你越来越不正经了!”

    “哪有不正经?”邵轼齐大声抗议,她都不知道他这几天的夜晚有多难熬。

    “我真的想死你了,不靠幻想解一下渴,恐怕要冲冷水澡了。”

    “炎炎夏日冲一下冷水澡很清凉啊。”

    “是啊,可是这几天胃口糟糕透了,成天只想赶紧把工作完成,然后飞回台湾抱你,抵抗力变弱了,冲冷水澡很可能会着凉感冒。”他越说越可怜,如果是正常的女人,一定恨不得立刻飞到身边照顾他,可是他老婆却一板一眼的当起老师。

    “你不要只顾着工作,一定要认真吃饭。”

    顿了一下,邵轼齐显然濒临抓狂的咬牙切齿。“老婆,你不要模糊焦点!”

    其实楚玉寒很想大笑,可是她很识相的忍下来,要不然,等她落在他手上的时候,他绝对会让她三天三夜累得直想赖在床上。“好好好,你听好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变瘦变憔悴了,回来我会狠狠”修理“你一顿。”

    这个“修理”两个字当然是别具意义,逗得男人心花怒放,春风满面。“是,老婆。对了,我今天买了一幅画给你。”

    她忍不住叹气,又来了,这个男人自从底牌被掀了之后,就毫不遮掩的当着她的面前随意挥霍。“你不要天天买礼物给我,太浪费钱了。”

    “我一看到那幅画就想到你,不知不觉就把那幅画买下来了。”

    “为什么看到那幅画就想到我?”

    “这个嘛……等你看到那幅画的内容就知道了。”

    “那幅画的内容是什么?”

    “不能说,我现在告诉你,就没有惊喜了。”

    “……我不喜欢惊喜,你还是现在说。”从小到大,她得到最多的“惊喜”就是回到家,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藤条之后,得知自己被哥哥姐姐“栽赃”。

    每回他们的东西丢了,她便理所当然成为“小偷”的最佳人选,她不能申诉,那只会让自己吃更多苦头,直到几个小时或隔一天,他们突然想到乱丢的东西塞在什么地方,就会悻悻然的向她致歉,说原来是一场误会。

    若是单纯的一次误会,也就算了,相同的状况总会一再发生,她终于明白,这只是他们欺负她的一种手段。

    那些不值得回首的点点滴滴虽然过去好多年了,可是很奇怪,不愉悦的记忆总是特别深刻,特别难以磨灭。

    “你不要拐我,哪有女人不喜欢惊喜?”

    “我真的不喜欢惊喜,那会让我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面对。”

    邵轼齐咯略咯的笑了起来,好像她刚刚说了一个笑话。“你可以放心,不过是一幅画,我保证你不会手忙脚乱。也不会不知道如何面对。”

    “可是,这是真的啊。”她的语气带点撒娇的味道,不过说到撒娇的功夫,他可是技高一筹。

    “可是,买下去了也没办法啊。”

    事实上她很想叫他退货,可是罢了。“好吧,明天不要再买了。”

    “知道了。”

    “我听不出来你真的”知道了“,你保证。”

    “好好好,我保证明天一定会管好自己的手,不会再乱花钱。”因为明天他就要回台湾,当然没机会乱花钱。不过,天机不可泄露,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互道晚安。结束通讯。

    以前楚玉寒绝对不会相信,怎么可以如此思念一个人呢?脑海是他,梦里是他,连呼吸到的空气都是他。

    每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她就会忍不住想着他,想着他的气息,想着他的体温。想着他的热情,想着他的黏缠,想着他的占有欲……没想到,他早已经侵入她的每一个毛细孔、每一个思维、每一条神经、每一条血管……原来她对他的爱早就刻在骨子里了。

    回想他们之间的种种,她至今还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也没想到一场权宜之计的姻缘会变成一辈子的誓言。

    因为他,她拥有了不敢梦想的幸福:因为他,她成了一个渴望被爱的女人;因为他,她对每天都充满期待;因为他,她开始对未来画起蓝图……他带给她的改变太多太多了,一点一滴,在心底积聚了她对他的爱。

    “甜言蜜语的时间结束了吗?”孟香绫从屋内将头探进露台。

    收拾脑海的思绪,楚差寒羞赧的回眸一笑。“我们已经讲完电话了。”

    盂香绫跳进露台,咚咚咚的跑到藤椅的另一边坐下来。“齐哥哥何时回来?”

    “后天中午左右回到台湾,不过有可能先进办公室一趟。”

    这下子盂香绫总算松了一口气了。“太好了,这样子他就可以赶在邵爸邵妈之前回来。”

    噗哧一笑,楚玉寒伤脑筋的摇了摇头。“你就这么担心公公婆婆欺负我吗?”。

    “我不担心邵爸,而是邵妈……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不堪一击的女人,可是看着你,就会不自觉的想到你和邵妈面对面的样子,你看起来很脆弱,邵妈看起来很强悍,实在教人放心不下。”

    “我听邵轼齐提过不少婆婆的事情,我相信婆婆是一个很明理的人。”

    “邵妈是很明理的人,只是个性稍嫌冲动。脾气一上来,完全没办法沟通,如果齐哥哥在场的话,她比较容易冷静下来。”

    楚玉寒觉得很好笑。“难道你担心我跟婆婆吵起来吗?”

    “当然不是,我想要跟你吵架恐怕不太容易,只是一开始就把气氛搞得太过火爆,总是不好啊。”

    “你不要把情况想得太严重了,我保证不会让气氛变得太过火爆。”

    盂香绫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我好像想太多了,你应该不会让情况失控。”

    “你真的可以放宽心,不过倒是可以告诉我,公公婆婆喜欢吃什么,礼拜天红姨还没有回来,我可以自己下厨。”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列一张清单给你,明天,我还可以陪你去市场哦。”

    “好啊,我们明天去市场,我已经好久没有去逛市场了。”待在育幼院时,她最大的乐趣就是上传统市场挖宝,因此住进来这里之后,有一回她提议陪红姨去逛市场,方才得知,红姨只负责提供物品明细表,而采买的工作全部交给钟点佣人。

    这会儿难得邵轼齐和红姨都不在,她不交代工作。钟点佣人也拿她没办法。

    “我去拿纸笔,我们现在就把明天要买的东西写下来。”孟香绫跳下藤椅,咚咚咚的跑回屋内,取来纸笔,然后开始一一点菜,写下需要购买的食材,完全忘了这会儿已经三更半夜了。

    隔天一早,两个女人兴高采烈的准备出门采买,邵母竟然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们面前,孟香绫吓了一跳,楚玉寒更是不知所措。

    虽然大约一个月前就知道这一天会来到,可是当这一天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来到,就算事先做好了心理建设,还是会感到慌乱。

    “邵妈,你不是要搭星期天晚上的飞机吗?”孟香绫直率的跳脚大叫。邵妈怎么可以害她成了放假情报的人?

    “我不能临时改变行程,一个人提早来这里逛街买东西吗?”邵夫人转头吩驸随行的佣人把行李送进客房。同时去厨房泡一壶冰咖啡送过来,然后随意东看看西瞧瞧,最后在沙发坐下。“小绫,你后面那位就是我那个冒牌媳妇,是吗?”

    “不对,是真正的媳妇。”孟香绫转身拉着楚玉寒来到邵夫人面前。“我正式给邵妈介绍,这位是你的媳妇楚玉寒。”

    顺了一口气,楚玉寒力持镇定的道:“婆婆怎么没有事先通知我们?我们可以去机场接婆婆。”

    邵夫人终于正眼打量楚玉寒,一副娇弱令人心疼的样子,大部份的男人都会心动,可是她儿子是大部份的男人吗?“我们非亲非故,我干么让你接机?”

    “邵妈,你们是婆媳,怎么会非亲非故呢?”孟香绫很困扰的皱起眉头。虽然嫂嫂表示过,不需要她事先在邵妈面前说好话,可是她这个人藏不住话,每一次视讯,总会不自觉的叽哩呱啦夸赞嫂嫂,所以邵妈对嫂嫂的成见应该降低了,怎么这会儿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时候佣人送了冰咖啡过来,邵夫人喝了几口解了渴,决定先把这个聒噪的“第三者”弄走。“小绫,你先回房间休息。”

    “我又不是猪,刚起床不久,干么回房间睡觉?”‘

    “那你回房间做其他的事情。”

    “我不想待在房间,房间太闷了,我要在这里。”她孟香绫没什么大脑,可也不笨,邵妈根本是想支开她。

    “那你就给我乖乖闭上嘴巴,坐在旁边。”

    “我……”因为楚玉寒轻轻扯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强出头,她只好嘟起了嘴巴,放开原本拉着楚玉寒的手,走到另外一张沙发坐下。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还是说实话,你是不是跟我儿子联合起来诓我?”

    “不是。”

    “你说吧,那个小子给你什么好处,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说实话。”

    “我不明白婆婆的意思,可是我可以告诉婆婆,结婚最大的好处就是得到一个疼爱我的老公,邵轼齐对我真的很好。”

    盂香绫差一点赞赏的吹口哨,她悄悄对楚玉寒竖起大拇指。

    “你不要跟我耍嘴皮子,我可没有那个傻丫头那么容易收买!”

    傻丫头?孟香绫差一点跳了起来,就算属实,也不可以这样子说人家嘛!

    “你们结婚多久了?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婆婆,我们真的结婚了,差不多在三年前就结婚了。”

    “我可没有认同你是我的媳妇,不要一直乱喊”婆婆“……等等,我是不是听错了?你刚刚说——你们三年前就结婚了?”邵夫人惊愕的瞪大眼睛。

    “对,我们差不多三年前就结婚了。”

    “这怎么可能?那个小子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我?”

    楚玉寒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只能说:“我们当时出了一些状况。”

    “我不管你们之间出了什么状况,儿子怎么可能三年之间不曾对父母提起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如果你是人家的母亲,你觉得这件事情合理吗?”

    这确实不合理。可是,这种话她不能说,因为越说越复杂,说不好,她就真的成了假媳妇。

    “年初我就跟那个小子说了,暑假要帮他举办一个盛大的相亲宴,全台北的名媛淑女都会受邀参加,到时候他可以挑个喜欢的对象交往,如果你们在这之前就结婚了,当时他为什么没有拒绝我的提议呢?”

    “我刚刚说了,我们当时出现一些状况。”

    “好吧,那你倒是说说看,出了什么状况?”

    她根本没办法说。

    “说不出来对不对?我劝你别浪费力气掰故事了,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你们的婚姻就是有问题。”邵夫人摆了摆手。“无所谓,你收拾行李离开吧。”

    “邵妈,你说什么?”孟香绫的反应比楚玉寒还激动,终于坐不住的跳起来。

    “你这个傻丫头,这里没你的事,你不要搅和,给我闭上嘴巴。乖乖坐好。”

    邵夫人狠狠一瞪。

    “不行,绝对不可以,齐哥哥回来看到老婆不见了,肯定抓狂!”

    邵夫人不当一回事的耸耸肩。“那就抓狂啊!”

    盂香绫快要哭出来了。“邵妈,我不是随便说说,齐哥哥真的很爱嫂嫂,这会儿你把嫂嫂赶出去,他说不定会跟你翻脸。”

    冷哼一声,邵夫人很强悍的说:“如果他真的为了一个女人跟他妈翻脸,我也不要他这个儿子了!”

    现在如何是好?孟香绫真是欲哭无泪,她说好会照顾嫂嫂的,这下子如何交差?

    “我没办法将你当成媳妇,当然无法容许你这个陌生人住在这里,所以只好请你离开,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面对这样的难堪,第一时间楚玉寒确实感到受伤,可是很快的就想通一个道理,并且坦然接受眼前的情况。“我明白了,我这就收拾行李离开。”

    “不可以,嫂嫂,齐哥哥会把我宰了!”孟香绫心急的想跟过去阻止,可是邵夫人伸手一抓,她只能不知所措的在原地跺脚。

    “这件事情你不要管。”

    “邵妈真的误会大了,我可以对天发誓,他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

    邵夫人戏谑的瞅着她。“我还以为你从小的梦想是当齐哥哥的新娘子,特地给你机会来这里跟他培养感情,没想到降龙不成,还倒戈了!”

    “我对他的梦想早就破灭了。”没有人想嫁给一个老爱挑剔女人的男人。

    “你不要插手管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

    “我是在阻止错误发生,邵妈为什么不能等齐哥哥回来再处理这件事情?”

    “如果等那个小子回来,那就没戏唱了。”

    “嗄?”

    邵夫人老神在在的勾唇一笑,拍了拍她的手。“你不要净往坏处想,事情都有两面,换到另外一面思考,结论就会不一样。”

    盂香绫听得糊里糊涂。“我不明白邵妈的意思。”

    “总而言之,你在旁边看热闹就好了,不会有事,儿子总不能开除母亲吧。”

    孟香绫唇角抽动了一下,她根本不担心他们母子会不会闹翻,现在她放心不下的是嫂嫂,莫名其妙被婆婆撵出去,这滋味一定很难受。

    第10章

    邵轼齐满心期待的盼着娇妻惊喜的表情,可是没想到等候他的是一场惊吓——她竟然再一次上演落跑记!

    “你们两个——”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好像这两个人是正在接受训话的学生。“谁来解释我老婆为什么不见了?”

    邵夫人继续闹别扭的嘟着嘴巴。回家看到母亲,应该热情的先给个拥抱,诉说天伦之情,结果儿子只想到老婆……她就知道,生儿子一点用处都没有!

    孟香绫继续无助的扭绞手指,这是他们母子之间的战争,她无辜被牵连其中已经很倒楣了,干么还得像个罪犯坐在这里被他审判?

    “你们两个是哑巴不会说话吗?”邵轼齐气得跳脚。

    “你问邵妈,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孟香绫悄悄往旁边移动一个人的位子,彻底撇清关系。

    这个丫头竟然……算了,她本来就没有期待这个丫头配合,只要达到她的目的就好了。“既然是你老婆,你打手机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我回来的路上就打过电话了,她的手机关机。”

    “她干么关机?”邵夫人一脸的困惑,她只是下达“搬出去”指令,可没有要求“禁止使用手机打小报告”哦!

    “够了,你不要跟我顾左右而言他,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你这个小子干么对你妈那么凶?”

    不对她凶,她还会老老实实招来吗?孟香绫紧紧捂着嘴巴。防止自己不经意脱口而出。

    “妈,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罗哩巴唆那么多,我老婆到底在哪里?”

    “她真的是你老婆吗?”

    “她当然是我老婆,而且还是我深爱的女人。”

    “邵妈,我没骗你吧!”盂香绫忍不住插嘴。

    邵夫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既然想置身事外,嘴巴就闭紧一点。

    “不要在你妈面前演戏,你妈还会不了解你吗?如果她真的是你老婆,你心爱的女人,怎么可能结婚三年却不曾在我们面前提过?”邵夫人冷冷一笑。“你当你妈是笨蛋吗?就算你们真的举行过婚礼,上户政机关登记了,你对这段婚姻也是抱着随时离婚的念头吧?”

    顿了一下,邵轼齐走到通往露台的落地窗,暗忖着,如果不给母亲清楚的交代,他确实无法向母亲证明自己对楚玉寒的感情。

    整理好思绪,他娓娓从头道来,他们的缘份开始在三四年前,角落的身影落在他的记忆当中,意外的巧遇、解围牵起了他们今生今世的姻缘,曾经“失去”,再一次拥有,他更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心,原来爱早在心田植下根基,让他成为一个渴望被爱,也渴望爱人的人。

    听完他们的故事,邵夫人终于安心了,可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她今天早上的举动会不会太莽撞了?她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轻声的问:“儿子,我把你心爱的老婆撵走,她会不会跟我生气?”

    他不可思议的转身瞪着母亲。“妈,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我……你莫名其妙蹦出一个老婆,难道我这个当妈的不应该想办法测试一下你们的感情有多深吗?”

    孟香绫恍然一悟,原来这就是邵妈所谓的“事情有两面”。

    “可是,你也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万一她无处可去,怎么办?”

    一顿,邵夫人这下子免不了担心了。“当时我怎么会想到有人无处可去?”

    “不管怎么说,妈太过份了。”

    这个小子真是教人火大,她不教训一下实在是受不了!“是啊,你妈真是太过份了,那你呢?你就不过份吗?既然爱她,就不应该让她受委屈,应该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她是你的妻子啊。”

    “我……我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是我老婆,这是事实。”

    “你的态度真的很糟糕,你觉得无所谓,可是你问过她的想法吗?”邵夫人又是皱眉,又是摇头。“不是我爱说你,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她在我面前才没办法理直气壮!我不管,你们得重新举办婚礼,而且是很盛大的婚礼,我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家儿子不是gay.”

    闻言,邵轼齐忍俊不住笑了出来。“因为人家说你儿子是gay,你就开始动歪脑筋想帮儿子举办一个盛大的相亲宴吗?”

    “这有那么好笑吗?”邵夫人生气的跳起来,瞪着儿子。“你不觉得丢脸,我可是很没面子,无论左邻右舍还是亲朋好友,所有的人见到我的时候一定要问上一句——你家儿子是gay吗?你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糟吗?”

    虽然那些人太多管闲事了,可是邵轼齐由衷的感谢他们,若没有他们刺激母亲办相亲宴的念头,也许当他和楚玉寒重逢的时候,他会顺从她的意思签下离婚协议书,也就永远看不见自己的心。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到来电显示“天恩育幼院”,立刻接听手机。“我是邵轼齐……什么?她怎么了?医生说什么……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发到宜兰,我们晚一点见。”结束通话,他立刻连络司机,然后打开还堆放在一旁的行李,取出他为老婆准备的礼物。

    “发生什么事情?”邵夫人急得绕着儿子打转。

    “她昏倒了,被送到育幼院附近的诊所。”

    “怎么办?”邵夫人这会儿可吓坏了。

    他安抚的轻拍母亲的肩膀。“她没事,只是太累了,晚一点看完她的情况,我再决定什么时候带她回来,妈只要专心筹备我们的婚礼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等一下,她会不会生气不跟你回来?”

    他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现在才知道紧张,会不会太慢了?不过,他强忍着吐槽的冲动,免得母亲自责。“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把心爱的老婆带回来。”

    “我要先挑日子,再来是婚纱公司,至于喜宴当然是设在自家饭店,宴客的名单因为相亲宴的关系,早就拟好了……”

    由着她唠叨,邵轼齐赶紧收拾东西出门,这会儿司机应该在楼下等人了。

    看着病床上的娇妻,邵轼齐按捺住内心的雀跃,时而轻抚,时而亲吻她的脸。

    虽说他早有计划的想让她怀孕,可是,刚刚当他从张院长口中得知自己真的要当爸爸了,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很激动,以后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他们不是真正的夫妻,包括她。

    母亲并没有说错,如果他老早就欢天喜地的召告天下——他们要结婚了,今日她面对母亲时,就可以挺起胸膛宣告,她是邵轼齐的妻子。

    沉睡中的人终于转醒,看到他,楚玉寒那颗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回到原位。

    当她走出邵家时,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将近三年来,他没有向父母提起他们结婚的事情,这不免教她心里难受。

    其实她也知道他们真正在一起差不多三四个月,他恐怕还没有机会向父母提起他们的事情,可是由此可知——他并非一开始就认真看待他们的婚姻,甚至抱着随时会结束婚姻的打算。

    这也不怪他,她也没有认真看待他们的婚姻,总是抱着有一天。他也许会改变心意跟她离婚的想法,可是他们的情况不同,她是不敢对他们的婚姻怀抱太大的期待,不像他,随时可以割舍他们的婚姻。

    “你怎么在这里?”

    他扶着她坐起身,在床沿坐下,将她的双手包裹在两掌之间。“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让你在妈面前受委屈了。”

    “这事不能怪婆婆,她满心期待帮儿子举办相亲宴,儿子却有老婆了,而她连这个媳妇的底细都不清楚。你说,她怎能不怀疑你是为了躲避相亲宴而跟我假结婚?”连她都有这样的疑惑。

    她说得云淡风轻,可是邵轼齐听得出来她心里的不安。“你是不是认为我为了逃避相亲宴,才不肯离婚?”

    一顿,她提出勇气坦白的问了。“你是吗?”

    “我必须老实承认,当初结婚有我个人的私心,不想让母亲有机会操纵我的终身大事,四月初我们重逢的时候,这个心态也没有改变,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早就产生变化了。”他深情的抚着她的脸。“不要问我究竟何时爱上你这个又脆弱又坚强的女人。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好像早在你坐在教室角落的那一刻。你就注定在我的生命中掀起波涛。”

    “你说……”她不敢问,害怕那是出于自己的幻听。

    “我爱你,好爱好爱,爱到觉得自己八成疯了,怎么会被一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呢?”他懊恼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

    “我感觉得出来。”

    “那你为什么还不相信?”

    “因为没听你亲口说出来,就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不是真的。”她难为情的红了脸,人真的根奇怪,明明全身每个细胞都感受到他的爱意,还是会心存疑惑。

    “这是我的错,因为我太小心眼了,还不确定你是否爱我,当然不可以先让你知道,如果没有你,我的世界会大乱。”

    原来他们一个是半斤一个是八两!她又好笑又甜蜜的靠过去,伸手圈住他的脖子,两人额头相抵。“我爱你,邵轼齐。”

    “你有多爱我?”虽然很幼稚,但是他要百分之百的确定。

    “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向你诉说。我究竟有多爱你。”

    “这就表示你再也不会丢下我离开了,对吗?”

    “今天是逼不得已。”而且她想知道。她必须花多久的时间等待。因为这表示他对她的在乎有多少。

    “我知道你是迫于无奈,可是就像三年前一样,你遇到事情的第一个反应总是选择独自承担,忘了我是你丈夫,我的肩膀是你的依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应该守在旁边陪伴你。”

    这一刻她才知道,当初她的离去在他心里留下一道伤痕。“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们有小宝宝了,相信你也跑不掉了。”

    楚玉寒一时之间傻了,他说什么?小宝宝吗?

    他放开她,弯下身打开地上的行李袋,从一个画筒里面取出一张画,慢慢的在她面前打开来,那是一幅“母与子”,母亲对着还在肚子的宝宝诉说他即将出生的世界。“这是我送给你的画,恭喜你怀孕,我们要当父母了。”

    许久,她终于吐出话来。“我们真的有小宝宝了吗?”

    “对,你肚子里面现在有个小生命,”他“可能像你,也可能像我,更有可能是我们两个的综合体,可是,我希望第一个宝宝是男生,当我必须出差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他就可以代替我保护你。”

    “好,我们一起向上帝祈祷,我们第一个宝宝是男生。”她知道他对于能否保护她这件事情非常在乎。

    尽管婴儿的性别早在精子与卵子相遇的那一刻就决定,邵轼齐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因为他明白她的心意。“好,我们一起祈祷。”

    正面思考 艾佟

    这是佟第一次写后记拖到最后一刻(明天早上就要交出去了),记得不久之前才写过一篇后记,怎么这么快又要交了呢?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加上炎炎夏日,做什么事都没劲,能拖则拖,干脆拖到忘记了,说不定出版社也忘记……但难啊!

    最近写后记,佟似乎有一种随随便便混过去的念头,真的不是故意这么混,实在是《总裁的逃妻》早在六月初就交稿了,而此刻佟已经完成《王的下堂后》,记忆也停留在《王的下堂后》,很难跟《总裁的选妻》连结,只能回头翻阅写过的资料,难免跟当时创作的心情不太一样,若是佟接下来说的话言不及义,还请各位读者大人们别太计较了。

    《总裁的逃妻》男主角邵轼齐原本设定为狂放不羁的美男子一枚,可是写着写着,不知不觉就变了样,邵轼齐还是美男子一枚,可是狂放不羁的味道不见了,反而多了一份细腻,佟喜欢这样的邵轼齐。

    不过,这个故事变动的部份不只是邵轼齐,还有很多细节,现在真的想不起来了,可是由此印证,一本书从架构到成形,往往都会走样,只是走样的程度是多或是少。

    当初在创作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直认为楚玉寒不告而别之前的婚姻生活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可是从他们相识之初写起实在没意思,因此佟不得不用一些作梦回忆的方式铺陈其间,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这本书写起来格外辛苦,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个礼拜以上才完稿(其实根本是佟的脑子变迟钝了,找借口)。

    佟在这本书最想探讨的是——因为楚玉寒从小被母亲灌输“扫把星”的概念,从此认为自己是一个无法拥有幸福的人。虽然只是故事,却是想告诉读者,人很容易将他人主观或恶意的“评价‘‘变成自己的”牢笼“。当然,这不代表我们不用在意别人的批评,但我们必须学习正面思考,因为真正能困住一个人的其实是自己……这个话题会不会太严肃了?

    好了啦,佟拉拉杂杂扯了一堆,这篇后记的字数应该够了,现在快十点半了,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我们下一本《王的下堂后》再聊了。

    *欲知恶少娄唆如何获得真爱,请看——遇见贵公子之一《恶少的爱妻》。

    *欲知王子莫霁云怎么追回真爱,请看——遇见贵公子之二《王子的前妻》。
(快捷键 ←)上一章:第 6 部分阅读 返回《总裁的逃妻》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