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097章 言笑吐露过去

正文 第097章 言笑吐露过去

文/笑晏
推荐阅读:
    言笑蹙着眉,一脸痛苦的表情,关牧南知道她在回忆过去,有些回忆如同洪水猛兽,一旦开了闸就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腕,想说其实不告诉他也没关系,但她看向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在黑夜里如此明亮,璀璨的像是星子一般。

    那个时候的言笑约莫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总之还不到二十岁,仍然住在精神病院里,在那里,没有人愿意同她说话玩耍,她自然也没有朋友可言,其实她根本不在乎,那些人不想同她相处,她也不见得愿意和他们相处。

    精神病院有只可爱的蟹,大概是野狗,自己从外面跑进来的,每天都来,几个护士见着觉得可爱,会喂一些东西给它吃,久而久之,它也成了精神病院的常客。言笑对它甚是喜爱,时间一长,竟然也习惯了有它的陪伴。

    但好景不长,直到有一天,言笑照例去做完身体检查,回到病房后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打开灯一看,顿时身上所有的细胞仿佛都停滞了,那只平日里跟自己十分亲近的蟹死得那样凄惨,雪白的身体上全是血,就那么躺在自己的病房地上,连眼珠子都被人挖出来了……

    她大叫一声,吓得一下跪在了地上,几个护士闻讯而来,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后来查过监控看过录像,对于那只狗的死因至今仍是个谜,因此言笑在再次见到类似的场景后才会如此抵触害怕,就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屋子里的恶臭仿佛还在鼻尖,她只要想想就觉得冷。

    关牧南呢静静地听着她说完,没有插嘴,她的表情很平淡,期间还自嘲的勾着嘴角,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其他什么,但这一刻,关牧南反而更加疼惜她。

    “你当初……就没有想过要偷跑出去?”关牧南问道。

    言笑摇了摇头,“逃不出去的,你不知道那时的情况,森茵跟院长有关系,可能打了招呼吧,对我看得特别紧,而且那个时候我出去了也不能做什么,在那里,他们请老师来教我读书写字,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正常人的生活,不过现在想起来,比流落街头要好多了。”

    如果早点遇到她就好了,但即使早点遇到她,他也会像现在这样怜惜她吗?他不知道。

    关牧南对她笑笑,说:“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会更好的,我们走。”

    已是深夜,老爷子已经入睡,关牧南将言笑带到二楼主卧,两人并肩躺下,他把她抱进自己怀里,满足得叹了口气,不管发生了多少事,有这个女人在身边倒算是件不错的事情。怀里的言笑估计是真的累了,一闭眼就睡着了。

    他闻着她发间的香,异常满足。

    第二天关老爷子在餐桌上见到关牧南和言笑,倒也没有太多意外,但也没什么好脸色,三人共同进餐,相对无言,言笑挨着关牧南而坐,这个时候才在心里感叹,幸好有他在,他平日里都是她还没起*,他就已经出发去公司了,今天她一睁眼就见到了他,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总之,她还是在心里很感谢他。

    “棕家里来了?”老爷子终于发问。

    关牧南含糊地应了一声,说:“回来住段时间。”

    关老爷子冷哼一声,对自己的孙子他岂会不了解?“外面又惹了什么事吧?”

    “一些小事而已,很快就会解决,我吃完了,你呢?”关牧南说着,回头问言笑。

    言笑根本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听他跟自己说话,勉强点了点头。

    “我送你去公司。”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关老爷子也不生气,叹了口气,其实昨晚他们回来的时候管家就已经向他汇报了,对关牧南,他是管不住了,即便要管,那小子也未必会听他的,他老了,已经没有多少年可活了,现如今关牧南又无缘无故死了,关家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关牧南了,偏偏关牧南的脾气还跟自己十分不合,也不知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言笑才踏出电梯,立刻被关小默拖进茶水间,关小默的面色很不好,如临大敌似的。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公司被抢劫了?”

    “你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言笑,你得罪什么人没有?怎么会有人一大早就找上门,还霸占着你的办公室不放?”

    言笑心里一个咯噔,好像猜到了什么似的,不做声的盯着关小默。

    “你别这么看我,你看我也没用啊,我早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等在电梯门口了,然后公司门一开,那几个人就跟强盗似的进了你办公室,我说要报警,他们也无动于衷,根本不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千万别是得罪了什么黑社会啊。”关小默说了好一会儿,见言笑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小声地征求言笑的意见,“要不我通知关先生?”

    “千万别。”言笑一把抓住她的手,“小事而已,别小题大做,他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点小事也能整成大事,没关系,我自己能解决,你去忙你的吧。”

    “可是……”关小默还是不放心,可言笑已经拿开她的手,对她微微一笑,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该来的始终会来,所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何克抗她一早就知道,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她不想牵扯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进来,既然是她该承受的,她就会一个人去承受。

    心跳的厉害,言笑在门口长长舒了口气,推门而入。

    里面有五个男人,其中一个正坐在言笑的位置上,另外四个两人一边立在两旁,气势倒是十足,言笑认得最中间那个坐着的男人,是林跃的心腹,好像叫什么李川。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你上班迟到了吧?”李川放下正在翻看的言笑桌上的文件,走到她面前,笑着问,“我是该叫你言秀还是关太太?”

    “我们不必客套,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李川赞赏的点了点头,指指她:“我就喜欢跟你这种人打交道,不装,直接,有什么说什么,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这么久不见,我们也该叙叙旧吧?”

    “我们之间好像没有旧可以叙吧?”

    “你也太不无情了吧?当初可是我亲自把你从精神病院带出来的,你当时还抓着我的手不放,我们好歹相识一场,被你这么一说,我心都有点痛了。”

    “李川,真的,有什么你就说,何必跟我来这一套?”

    言笑对李川虽然不算特别了解,但也有一定认知,他虽然跟在林跃身边这么多年,也是林跃的心腹,但有一点好,就是没有林跃那么卑鄙,他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说是他做的就是他做的,他不会否认自己做过的事情,也不会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能屈能伸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十分合适,但你要说他是好人?no,他绝对不算什么好人,林跃做的都是些刀尖上挣钱的生意,跟着林跃的李川又能好在哪里去?

    “好吧,林先生派我来问候问候你,顺便问问你,昨晚的礼物可还喜欢?”他最后一句话带着明显的讥诮,轻轻在言笑耳边吹了吹气,言笑立刻看向他,蓦地眯了眯眼。

    “果然是你们做的?”

    “你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李川摆了摆手,他相信以言笑的聪明,必定一早就猜到了昨天是谁的所作所为。

    言笑的确怀疑过会不会是林跃做的,因为林跃知道她所有的弱点,而昨天那似曾相识的场景对她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了,她不相信会是陌生人所为,再者关牧南即便树敌不少,但他的敌人大多都是商场上的,谁会用这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来威胁恐吓他?所以想猜答案并不难,冲着她来的人,五个手指都能数清楚。

    “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是让你再体会一下当初那种深刻的心情而已,免得你在关牧南身边待地太久,把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危机感都消耗没了。”李川将关牧南三个字说得极重,他笑起来阴森森的,一点也不阳光,看得言笑不得不转移视线。

    两人沉默地对峙,言笑的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全身冰冷,她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也许自己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林跃了,当初一时贪念,想要从精神病院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要报仇,结果是进了另一个恶魔的圈套……

    她不该那个时候一时鬼迷心窍,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答应跟着他离开……

    “林先生只是跟你打个招呼而已,别那么紧张嘛。”李川说着碰了碰言笑的肩膀,言笑轻轻一闪,躲开了他的手。

    她冷冷哼了一声,“恐怕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才这么抓着我不放吧?”

    “bingo,言笑,我就说你聪明。其实林先生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赌场这边的项目能够加快进度,但资金方面又出现问题,想让你劝劝关牧南,投些钱,项目早收工大家都好。”

    “这是你们生意场上的事情,应该由你们自己解决,为什么赖到我头上来?”言笑瞪着他,气不打一处来。

    “关牧南软硬不吃,林先生没有办法,又不想和他撕破脸,你懂的,林先生在青城还没什么根基,当然要抱紧关牧南这根大腿了。”

    言笑简直有吐血的冲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她要被卷进他们的商业中去?林跃究竟怎么样才肯放过她?当年她拼了命的要从他身边逃开,安安稳稳过了几年生活,没想到他的再次出现又打破了她的愿望,他像个无处不在的恶魔,时时刻刻提醒她他的存在……

    言笑用手捂住脸,突然觉得好累,身心疲惫的累……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会再来找你的。”李川说完,吹了声口哨,带着人扬长而去。

    林跃在澳门是靠赌场起家,但开始的时候也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以说什么肮脏事他都做过,这种人是没有底线的,只要能赚到钱,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都不是问题,而且他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五十上下的年纪了还是孤家寡人,没有老婆孩子也没有亲人,要命也只有自己贱命一条,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跟这种人斗……首先心态上就会差人一截,何况……就凭她想跟他斗?想太多……

    如今他把手伸向了青城,必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他在青城究竟有多少势力?

    李川走后没多久,关牧南忽然闯进她的办公室,当时言笑心烦意乱,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头疼的快要爆炸了,一听有人闯进来,连眼睛都没睁,语气不善的说:“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看来是我多虑了,看你这么舒服地闭目养神我也就安心了。”关牧南的声音幽幽传来,言笑心里一惊,猛地睁开眼睛。

    “你怎么来了?”

    这时关小默的脑袋默默地从办公室门外伸了进来,自首道:“我担心你会出什么事,就打电话给关总了。”

    言笑闭了闭眼,一挥手,关小默急忙退了出去。

    “那些来找你的是什么人?我听关小默的语气不太好,很担心你会出事的样子。”

    要不要告诉他呢?告诉他,就意味着她要将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不告诉他,以他的敏锐程度,早晚会觉察到她的异样,她骗不了他多久,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摆在她面前,就是林跃已经来到青城,而她在青城唯一能够仰仗依靠的人就只有关牧南。如果连关牧南都不帮她,那么她将会无路可走。

    关牧南从她的神情中似乎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但他不急,与其逼着她说出来,他更希望是由她自己主动说出口,就像昨天晚上那样,他抓过椅子坐下来,沉默地等待她,许久之后,才听到言笑的声音。

    “刚才来找我的人,是林跃的心腹,李川。”

    关牧南挑了挑眉,她果然跟林跃有关系,看来他之前的推测一点都没有错。不过……她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呢?

    言笑继续说:“当年把我从精神病院带出来的人就是李川,当然,他是听林跃的,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才能把我带出来,但我当时是非常感激他的,如果能做什么事情报答他,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都会去做,但是我没想到他会是一个那么不简单的人。想必你也知道,在澳门,他是什么生意都做的,曾经在刀尖下生活的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对待手下一点也不手软,我看到过他亲手弄死过自己的手下……然后对他产生了畏惧,想逃走……没想到有一天,他为了做成一笔生意,要把我送给一个男人,我抵死不从,他派人把我绑了扔进那个男人的房间,当时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后来是另一个年纪比我小一点的妹妹救了我。”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当那个叫小美女孩儿代替自己的时候,她对言笑说:“反正我已经是不干净的了,多一次少一次都不一样,你快逃吧,逃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了。”

    她顺手塞给了言笑一些钱,然后把言笑推出了房间,言笑当时只觉得绝望,好像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会再好了……她带着护照拼命地逃,可最后还是被抓回来了,林跃当着她的面……把小美给……

    几个男人轮流*着小美,小美发出痛苦的喊声,那喊声至今仍然是言笑的噩梦,最后小美终于……终于抓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冲到窗口跳了下去,她死的时候身上yi丝不gua……连死都死得那么没有尊严……

    那是言笑的噩梦,打那儿之后她只要一件到林跃就开始害怕,她恨林跃,想为小美报仇,可是以她的能力,对上林跃只不过是以卵击石,她什么都做不了……

    关牧南越听面色越凝重,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林跃的底细他当然清楚,说是人渣也不过分,他难以想象那个时候言笑究竟是怎么度日的。

    “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

    言笑吸了口气,脸白的吓人,关牧南突然想这样对她会不会太残忍?要自己亲手扒开伤口给别人看,得用多大力气?

    “是李川帮的我,你一定想不到吧?其实李川人并不坏,虽然他是跟林跃做事的,他那时候见我每天郁郁寡欢,像是都快要患上抑郁症了。有一次林跃去巴黎谈生意,让他带上了我,说到时候用得着,我就知道他又想干什么了。在林跃要去谈生意的前夕,酒店发生了一件杀人事件,李川趁乱放走了我,他什么都没对我说,把我推进了酒店员工专用的员工电梯,我一个人在巴黎乱窜,躲了很久很久,直到林跃他们走了,我才真正确信我自由了……从那以后到现在,几年时间,今天是我再一次见到李川。”

    她把过去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关牧南忽然起身把她抱住,拥着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微给她一些力量和温暖。

    言笑伸手抱住他的腰,第一次觉得,如果能在他的怀里任性,好像也是件很不错的事。这段时间关牧南一直是她的依靠,她知道很多事情自己做的很不好,如果不是关牧南一直在背后罩着自己,她又怎么会安然无恙的走到今天呢?关牧南给她的庇护她一直藏在心里,有时候两个人争锋相对,只是因为都有各自的立惩骄傲。

    “他这次来找你做什么?”

    “想让你投钱,那个赌场。”她闷闷地说,又气又急,“明明是你的事,他搞不定你就来找我。”

    关牧南忍不住笑了出来,抬起她的脸,在她唇上轻轻一啄:“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连累了你?”

    “难道不是嘛……要不是因为搞不定你,他们怎么会来找我?”明明知道是自己强词夺理,但言笑还是任性地说。

    “ok,是我的错,没关系,以后他们再找你,你就把所有的事推到我身上来,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嗯?”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关牧南才放心地离开了,虽然他对言笑的话依旧处于将信将疑的态度,但她说的那些过去多半是真的,她跟林跃的关系其实很微妙,早在之前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她害怕林跃,每次见到林跃眼神都是闪躲的。

    关牧南刚要进车,忽然眼前一晕,他快速抓住车门扶正自己的身子,对见状立刻上来搀扶:“二少,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不碍事。”

    他上了车,闭目养神。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些很奇怪的画面——富丽堂皇的酒店房间,他跟一个女人*,女人拿烟缸砸破了他的头……还有低低的哭泣声……这些画面模糊地在脑子里打转,他蓦地睁开眼睛,有一瞬间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

    但他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跟不认识的陌生女人尚过*,虽然他不是什么善类,但对于自己那方面的需求他向来十分谨慎。

    想起言笑也曾在巴黎游荡过,他突然觉得有些小小的失望,他曾经在巴黎留过学,怎么那个时候就没有遇到她呢?有时候真是觉得这么晚才遇到她真是一种遗憾。

    “赵晖宇这两天有什么新动向吗?”

    “他一直忙着找银行贷款,但似乎并不太顺利,由于森田最近状况本就不好,所以没有银行肯放贷。”

    “他最近联系的银行是哪家?”

    对想了一会儿,才说:“好像是青城银行。”

    “你去打声招呼,说我愿意做他的担保人,让他们放款给赵晖宇。”

    对听后一愣,不能理解关牧南的想法,直言不讳:“二少,我不认为这个时候给赵晖宇做担保是正确的选择,要知道赵晖宇很可能无力偿还这笔款项,到时候要是牵连到你……”

    “我自有分寸,你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

    关牧南这么坚持,对自然不再多话,当然,他是十分相信自己boss的能力的,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只是当时赵晖宇亲自找上门来的时候他记得boss是直接拒绝的,怎么这会儿反而帮起他来了?

    boss心海底针,无法理解,相当不能理解。他们这种高度的人,看来也只能看boss脸色度日了。

    对跟银行打过招呼后不到两天的时间,赵晖宇亲自登门拜访了,不得不感叹银行的工作效率之快以及关牧南的面子之大。赵晖宇感谢关牧南出手相救,还拍了一溜的马屁,但关牧南好像无动于衷,对他显得十分冷淡,问:“你跟林总认识多久了?”

    “多久?是之前你大哥关牧扬介绍我们认识的,其实也没有多久,怎么了关总?突然对林总感兴趣了?”关牧南可从没表现出过对林跃感兴趣啊,而且赵晖宇相信,如果关牧南有心知道,早派人去查过林跃的背景了。

    “没有,只是在想这个赌场生意既然是我们三个人的,总要对对方了解一些才对,你说是吧?”他往后仰了仰,一脸闲适。

    “那是自然,那关总你的那笔资金……”

    关牧南神色一敛,“我已经做了担保让你贷到款子,我想目前来说你的资金应该足以维持你度过危机,森田的危机不会太久,等解决了之后你就不会有资金危机了,应该不需要我再额外拨款了吧?”

    关牧南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赵晖宇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没有关牧南,这笔钱银行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借给自己的。他原以为林跃来了,关牧南多多少少会给林跃一点面子,没想到这家伙油盐不进,想从他手里弄到一点钱还真是件难事。

    “二少,那个赌场的项目,关氏真的要参与进去吗?我总觉得关氏是形象十分正面的公司,参与赌场这种项目着实有些不妥。”等赵晖宇走了,对才将一直以来藏在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关牧南不咸不淡的开口:“我有说过关氏会参与赌场的项目吗?”

    “那您……跟赵晖宇这是?”

    “这是关牧扬留下的烂摊子,甩不掉,只能继续忽悠下去,你放心,这项目蹦跶不了多久,而且关氏不会参与其中,我从来没有给过他们任何承诺表示关氏会是合作一方啊。”

    对顿悟了,说起来好像的确一直都是赵晖宇一厢情愿,关牧南还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有关于赌场的事情……

    “对,你上次说林跃去墓地看了关牧扬?”

    “是,据说是特意赶过去的。”

    特意赶过去……看关牧扬?关牧南眯着眼睛,捏了捏下巴……

    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096章 你不是一个人 返回《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目录 下一章:第098章 意外怀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