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095章 关大BOSS吃麻辣烫

正文 第095章 关大BOSS吃麻辣烫

文/笑晏
    森老爷子的死疑团重重,森家所有人都被列入怀疑对象,出入皆受人监视,以至当森月约见言笑的时候,言笑被人盯得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森月为什么会突然约她,她本想拒绝,在现在这种敏感的关头,她可不想给自己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

    森月憔悴了很多,总之没有从前言笑见到她时的意气风发和嚣张跋扈,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情,仿佛天翻地覆,改变一个人究竟需要多久?森月已经给出答案了,有时候,几个月就能磨掉一个人的棱角。

    “还没查到森老的死因和凶手吗?”言笑实在对彼此的沉默有些不习惯,随意找话题。

    森月点了点头,有些无意识地说:“外公死得太蹊跷了,但又没有直接线索,警察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言笑又不说话了,她想起之前关牧南提醒自己的,不要趟森家这趟浑水,其实就算他不提醒,她也不会主动去趟这浑水。

    “我约你出来只想知道一件事,当初你来我和关牧南的婚礼,给我难堪,抢走关牧南,是不是和赵晖宇联手?”

    赵晖宇?言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森月口中的这个人正是她结婚没多久的丈夫,想起赵晖宇,言笑就浑身不舒服,那个男人像个市井小民似的,眼神总给人一种心机很重的感觉,她早就知道,森月跟赵晖宇在一起注定就是一场悲剧。

    言笑摇了摇头:“我根本不认识赵晖宇。”

    “真的?但为什么……赵晖宇威胁我的手段跟你这么相近?你们都有我那些不好的照片,还都知道我和我家里人的弱点,出现的时机一前一后刚刚好……”

    “森月,不管你信不信,我自己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没必要跟别人联手,何况我想做的已经做了,对我来说,其实你跟谁结婚都跟我没关系。”言笑诚实地回答她,这就是她的心里话,听上去似乎有些伤人,但这就是实话。

    森月打量着言笑的表情,之前知道言笑就是小时候跟自己有过短暂姐妹情谊的那个小女孩儿,着实惊讶了一会儿,她怎么都无法把言笑那张脸和小时候那个女孩儿重叠起来,但从父亲的行为和表情就能看出,八卦记者的报道是真的,言笑的的确确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这种感觉很微妙,微妙到……她甚至不再那么讨厌言笑了……

    “所以,你当初使出那种手段也要在婚礼现厨我难堪,并且抢走关牧南,其实是对我的报复?”

    言笑蹙眉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给你难堪,至于抢走关牧南……这件事根本不由我控制。”

    至少她在那之前从没想过要靠关牧南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森月静静地看着她,眼前这个和自己身上流着一样血的女人,虽然说的话不是那么诚实,但她仍相信这些话也并不算是谎话。

    “ok,我明白了,谢谢你回答我这些问题。”森月苍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这下轮到言笑惊讶了,森月是什么人?她从小就被*坏了,活得像个公主一般,人人都对她卑躬屈膝,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委屈,对她来说,谢谢你和对不起之类的词跟她压根没多大关系,所以即便她犯了错,她也很少道歉,别人帮了她,她也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而现在,她居然主动对她说谢谢?一时间,言笑竟然觉得无比可笑。

    “你没有必要谢我,我只是为我自己洗白而已。”

    “我走了。”森月对她笑笑,就要起身的时候,言笑忽然开口问她。

    “赵晖宇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森月微愣,又重新坐了下来:“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会突然跑过来问我和赵晖宇是否有关系,而我最近也没招惹你,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赵晖宇做了什么招惹到你了。”言笑分析道。

    森月突然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嘴角向上扬了扬,其实言笑……好像也没那么讨厌嘛?

    “他没有招惹我,因为我现在连他的影子都见不到。不怕你笑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我知道他经常去找关牧南,想拉拢关牧南跟自己合作,所以如果你有赵晖宇的消息,麻烦告诉他一声,不要再做一些没用的事情,最后hold不住了,谁都别想好过。”森月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冷了很多,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赵晖宇经常找关牧南?拉拢关牧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森月要走的时候,不远处两个警察忽然上来想要对言笑盘问,言笑本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森月挡在了她面前,对那两名警察说:“她对我家的事一无所知,我希望你们不要骚扰她。”

    言笑愣住,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森月会为自己说话……而且……森月既然知道她当初破坏她的婚礼是为了报复,难道就一点点也不怀疑这次森老爷子的事也和她有关吗?

    两个警察有些为难,看上去估计是刚上任不久,十分年轻,没什么经验,见森月这么坚决,也是只能作罢。

    “你不怀疑我?”言笑突然起身在她背后问道。

    森月没有回头,摆了摆手:“你恨的是我和我父母,我外公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没必要对付他,何况……我也不认为你有那个能力能不动声色的除掉我外公。”

    森月说对了,言笑的确从没想到要对森老怎么样,她恨的从始至终都只有徐长峰森茵和森月三人,至于森老,小的时候森老曾亲自喂过她喝汤,所以她对森老不说有什么感情,但这份恩情她一直记得,在那个时候,她觉得孤苦无依不愿意吃东西的时候,是森老亲自一口一口把热腾腾的烫喂进她嘴里的。

    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到,这么多年后,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呢……

    ……

    王律师穿过警戒线进入森家找到森茵,森茵以眼神示意徐长峰跟上,三人进了楼上的书房,王律师拿出一纸合约交给森茵。

    “你到现在还要跟我闹?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着离婚?”徐长峰一见那份离婚协议书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火冒三丈的问。

    森茵冷漠地回答:“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的婚总归是要离的,如果你签了这份协议书,我们面上还能维持和平,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只有打官司,法庭上见了。”

    徐长峰简直不敢相信,森茵一向以大局为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不懂事过。老爷子才刚死,连真相都没查到,她居然还有心思跟他闹离婚这事儿?

    “森茵,爸可刚没,你认为咱两现在说这事儿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爸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就在闹离婚了,徐长峰,我们没话说了,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只会给彼此难堪,而且我已经受够你了,我可不想我森家的财产最后都变成她言笑的,你要补偿她想怎么补偿她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但如果你想拿森家的财产去讨好她,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森茵惨白着脸,身为一个女人,在商界驰骋大半生,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可在知道徐长峰居然去讨好言笑的时候,她居然有种受伤的感觉。

    外人眼里的女强人,偏偏跟一个黄毛丫头过不去。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真的给言笑什么,不过一套房子而已。”

    “一套房子而已?今天能是一套房子,明天就能是整个森田集团,徐长峰,你扪心自问,没有我,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别得了便宜卖乖,就算你是我森家的女婿,也不表示森家的财产也有你一半!你跟女秘书去外开。房我还没说什么呢,如果你真想打官司,到时候闹到法庭撕破脸大家都不好看。”

    徐长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看向王律师,隐忍道:“麻烦你出去一下,我们有话要谈。”

    “没有必要,王律师是我的代理律师,没有什么事是他不能知道的。”

    看来森茵是打定了注意要跟他离婚了,徐长峰原来以为森茵只是耍性子而已,虽然是成功的女商人,但在家仍是个女人,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性子,所以他根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就算她告诉他要和他打官司的时候他也只是一笑置之,现在倒好,连律师都找上门来了,打官司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除非……他同意净身出户。

    “森茵,你别忘了,所谓和我开。房的那个女秘书,当初可是你亲自找来的,那次我和她不小心一起进了房间,你认为你没有一点点功劳?”徐长峰话里有话,紧紧盯着森茵。

    森茵心里一跳,问道:“我能有什么功劳?两个人开。房,必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给你挑的女秘书是给你工作的,不是用来上你的*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你把她弄到我身边也不过是为了监视我而已,我一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没有拆穿你而已,那天她在我酒里下药的时候就已经被我看到了,其实那酒我一点也没喝,吐掉了,事后我问过她,她把什么都告诉我了,我们夫妻十几年将近二十年了,你居然派人监视我,森茵,这些我都可以不提,你现在闹得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这怎么可能……他居然全部去知道了?那个小丫头把什么都告诉他了还在她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不是……反坑了她?

    “你……呵呵,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伪装的真好还是我太蠢。”

    “森茵,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夫妻感情,我希望你再考虑考虑。”徐长峰上前拍了拍森茵的肩膀,叹了口气,还想说什么,背后紧闭的房门忽然打开了。

    森月侧身进来,对徐长峰说:“爸,警察想见赵晖宇。”

    徐长峰立刻领会:“我马上打电话叫他回来。”

    事发之后赵晖宇还没有回过森家,这一点足以让人心生怀疑,森老去世这件事在青城不说引起轰动,但至少所有报纸媒体都有报道,身为森家的孙女婿,居然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连问都不问一声,这也太奇怪了。

    一个小时后赵晖宇赶到了森家大宅,他先看了眼边上面无表情的森月,才向徐长峰开口问:“爸,这么急着找我回来什么事?”

    森茵沉着脸,怒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吗?一天到晚在外面鬼混不知道回家,你到底拿不拿自己是森家的人?”

    赵晖宇闻言立刻收敛笑容,解释道:“妈,不是我不想回来,前几天我真的不在青城,在外地连续出差了半个多月,爸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也才刚青城没多久。”

    “好了好了,是警察有话问你。”徐长峰摆了摆手,把他带到警察面前。

    “赵晖宇先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跟我们配合。”

    “当然。”赵晖宇吊儿郎当的回答,他从前是混混,没少进派出所,跟警察打交道的次数不少,说实话,对于警察的盘问一点也不紧张。

    “出事那天你在哪里?有什么人可以作证?”

    “我在出差,我的秘书全程跟着我出差,还有公司的出差单子,想证明不难。”

    “你知道森老爷子需要每天服药吗?知道他服用的是什么牌子的药?”

    赵晖宇蓦地皱起眉头:“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怀疑我是凶手?”

    盘问的警察不卑不亢地说:“这些问题我也同样问过在场的其他嫌疑人,所以请赵先生如实回答。”

    赵晖宇想了想才说:“什么牌子我不知道,但是我替老爷子去医院拿过几次药。”

    “据我所知,森老的药都是由他孙女去取的,为什么你会替森老三药?”

    “警察同志,森老的孙女也就是我怕老婆,那个时候我老婆怀孕行动不便,我就替她去拿药了,有什么问题吗?何况,我也算老爷子的孙女婿,孙女婿替外公拿药好像很正常吧?”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听说在森老死之前你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但你跟森秀结婚并没有多久,能否知道为什么?”

    赵晖宇痞子似的一笑,答道:“我跟我太太关系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家里人都知道我太太瞧不上我,我干嘛回来套嫌?而且我正做公司一个项目,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分成两个人用,累了就直接睡在公司,有时候应酬晚了就睡酒店喽,这也跟森老的死有关?”

    “任何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找到凶手,谢谢赵先生的配合。”

    那名警察问完就走了,惹得赵晖宇狠狠眯了眯眼。

    森茵走过来问:“我听说你向董事会申请了一大笔资金?是干什么用的?”

    “赌场那个项目,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需要资金支撑,所以我先申请了一部分,可能后续还需要更大的投入。”

    “你当初给的评估报告里并没有涉及需要这么大一笔资金。”森茵提出了疑问,现在这段时间都是由秘书带着资料来家里给她批注的,赵晖宇那笔资金还没签字,但乍看到那个数字,她还是吓了一跳。

    “妈,赌场是高投入高回报的项目,前期的投入是必然的,但后面的收入也是可观的。”

    “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公司是什么情况,当务之急是将公司的股价稳住,赌场那边可以稍微你放缓一下,我想应该问题不大。”

    “妈,赌场那边现在真不能停。”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家里出了这么多事,这几天你就待在家里吧,互相有个照应。”森茵一语拍板,转身走了,根本不给赵晖宇说下去的机会,她早就打好主意了。

    关牧南说的没错,森田股价动荡,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稳定股价,哪儿还会有多余的闲钱来维持其他项目?

    不得不说,关牧南的深思远虑的确胜人一筹。

    ……

    关牧南的思维极其跳跃,周六清晨,言笑还在被窝里跟周公约会,就被一股无名力道拽住了胳膊,她不耐烦地挥掉,没过多久,又抓住了她的胳膊,如此循环,她终于顶不住,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按理说这几日关牧南都不回来公寓,一大早应该不会有人来扰清梦的啊……

    一睁开……吓,关牧南那张俊脸徒然放大,还一脸邪气的笑,言笑立马就清醒过来了。

    “睡醒了?”关牧南笑米米地问。

    言笑不悦地扫了他一眼,什么睡醒了?明明是被他弄醒的好不好?好不容易才等到周末,居然连睡到自然醒都这么吃力……

    “睡醒了就起来梳洗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要快。”

    “干什么去呀?”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他还学会卖关子了……

    言笑想问能不能选择不去,但一看到关牧南的脸,立刻知道自己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于是只能乖乖起来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服,关牧南满意地对她打了个响指,揽着她出了门。

    路上言笑偷偷瞄了他好几次,他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全程都噙着笑意,也没有板着脸,难道是有好事发生?

    “最近赚了不少钱?”她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你心情不错。”

    “你觉得我只有赚钱的时候才会心情不错?”

    “理论上是这样的。”

    他一个栗子敲在她头上,佯装生气地问:“我看上去像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我是那么爱财的人吗?”

    言笑吃痛,偷偷吐了吐嘴,心想您难道不是吗?一听说有钱赚眼珠子都绿了好吗,其实这是商人的本能,她觉得没有不好啊……

    目的地到了,居然是马场!言笑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扒着车门回头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来骑马?”

    “不是我来骑马,是我们。”他纠正她,停好车,熄火,下车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她下来,不耐烦地敲了敲车窗。

    “下来。”

    言笑摇了摇头,固执地说:“可是我不想骑马,我们换个地方吧?”

    “为什么?我觉得骑马是个不错的消遣方式,看来你是想我抱你下来?”关牧南说着,打开车门,俯身就要去抱她。

    立刻被言笑制止了,这里人来人往不少人,而且这个马场比较高档,来这里的人一看就不一样,她可丢不起这人,说实话她特害怕骑马,虽然没有骑过,但就是无端端的害怕。

    关牧南一面走一面还不忘取笑她:“看你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居然会害怕骑马?哈哈哈,为什么我觉得那么好笑?”

    言笑白了他一眼,至于么?她不就是不会骑马吗?……

    言笑换了身骑马装出来,关牧南早已经准备就绪,也不知道等了她多久,一见到她,原本紧蹙的眉心舒展开来,从她手里接过帽子替她仔细带上,而后敲了敲帽子的顶部,开玩笑说:“听声音这帽子蛮厚实的,到时候你从马上摔下来应该不会摔坏脑子。”

    “你是故意整我吗?”言笑问他,就是见不得他一脸不怀好意地笑。

    “当然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出来消遣消遣而已,放心,骑马又不是什么危险运动,一下就能学会了,只要你不惹怒马儿。”

    关牧南看来是这里的常客,对几匹马的属性非常了解,特意为她挑了一匹稍稍温顺的马,饶是如此,言笑还是不敢接近它,她为什么一定要来骑马啊……简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言笑从小就怕动物,任何会动的动物她都怕,什么鸡啊鸭啊,只要一拍翅膀她就能逃的老远,一点也不夸张,更何况是马了,关牧南专门找了个教练教她,他走之前言笑拖住他的手可怜兮兮的问:“为什么我一定要会骑马啊?我看着你骑不是很好嘛?”

    “身为我的太太,难道不应该会一些消遣方式陪我?你放心地去学吧,我保证你不会死在这里,嗯?”关牧南无情地把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挪开,走了。

    言笑学骑马可谓一路坎坷,先是费了老半天的劲才上了马,接着马只要微微有动作,言笑就会吓得哇哇大叫,连教练看她都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可她就是怕嘛……

    再看关牧南,骑着马在马场奔波,英姿煞爽,简直就像是从民国戏里走出来的小生,惹来不少女人在一旁围观,言笑愤恨地看了他一眼,又再度跟自己的马儿做斗争。

    关牧南大boss终于累了,下马休息,言笑立刻屁颠颠儿地跟了上去,一脸讨好似的为他递上矿泉水,关牧南斜睨了她一眼,见她额上脸上都是汗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看得出来你为了学会骑马也是很拼。”

    言笑瞪着他,说:“不是你强制要求的吗?”

    “我可没说你非得学会骑马不可,我只说我们是来消遣的。”

    什么?!!言笑突然有种被雷劈中了的感觉,所以关牧南根本就是故意拿她好玩?!

    “很好玩?”她拉下脸,不善的问。

    “吶,我是为了你好,很多事情你不做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有些人或者东西,你不接触,也就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我是在教你接触新事物,成长,成长懂吗?”

    “那这么说你还是用心良苦?”

    “可不是?”

    关牧南看言笑一脸的不情愿,抬手拍拍她的发顶,大发慈悲的说:“既然你不喜欢,那咱就撤,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当做赔罪,你觉得怎么样?”

    “赔罪?你哪儿有罪需要赔?”

    关牧南把她从座椅上拽起来,笑米米地说:“那就当是哄你开心,嗯?”

    “等等,地方由我来选。”

    “当然没问题。”那个时候满口答应的关牧南怎么也不会想到,言笑居然带他来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来过也不会来的地方……

    路边摊……大排档……麻辣烫……

    “你确定这些东西能吃?”关牧南指着面前一大碗麻辣烫,满心孤疑地闻到。

    “放心,不会死的,我吃了好些年了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言笑白了他一眼,虽然麻辣烫这种东西着实没什么营养价值可言,但味道就是好,比那些什么西餐之类的味道好了不知多少。

    言笑再看关牧南一身高级西装却坐在这种小摊面前,格格不入,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看他的样子十分不自在,她却是万分高兴。

    关牧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嘴里喃喃道:“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你的脑回路那么奇怪,有时候智商也明显跟不上节奏,原来是这种东西吃多了。”他真的是非常嫌弃麻辣烫,把自己的那碗全部推到她面前。“这些都给你吃。”

    这……关大boss,你嫌弃的这么明目张胆真的好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094章 险象环生 返回《边婚边爱,总裁的神秘娇妻》目录 下一章:第096章 你不是一个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