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妹妹是哥哥的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101-102)

章节目录 (101-102)

文/安纯
妹妹是哥哥的 | 本章字数:6307 | | 妹妹是哥哥的txt下载 | 妹妹是哥哥的手机阅读
    作者:安纯字数:6043第101章、剃毛当方厌青醒过来的时候,她感到浑身无力,尤其是腰部酸痛不已,还有下身,更是火辣的刺痛!睁开眼便看到哥哥熟睡在身旁,身体很酸疼,两个人都光溜溜的,仅仅是一刹那,那些眼泪就喷涌而出。

    方贪境这时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妹妹身体随着哭泣而不断颤抖着,立即心疼道:「不哭不哭,小乖,哥哥在这呢。

    」边轻拍她背脊安抚她,边急忙用胳膊肘撑着床,温柔地将妹妹抱坐起来,「是不是还难受,哥哥用手帮你好吗?」纤长的手指来到他们的结合处,大花唇后面的两片更娇小的花唇有些充血硬硬的向外张着,粉红色的阴蒂在自己下体浓密的毛发中露了出来,红红肿肿的,穴口随着妹妹哭泣的抽噎,微微翕动,依稀看见里面浅肉色的嫩肉。

    「嘶!——」被他一碰,厌青疼得身子缩了一下。

    方贪境心疼的看着妹妹红肿的小穴,深深的自责着,「疼吗?都怪我。

    」「不怪你,当时的情况要不是哥救我,我可能已经……」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方厌青一脸苍白紧紧搂着哥哥,原本已经红肿的双眼,又泛起了点点水花。

    看到妹妹落泪,方贪境的心便揪着疼,他伸手去拭妹妹的泪,「没事了,没事了。

    」「哥,你会嫌弃我吗?如果我被……」方贪境急急摇头,打断厌青的话,紧紧的抱住她,将她的唇狠狠地压住,舌尖伸了进去,犹如风扫落叶一般,疯狂的掠夺着属於自己的那寸芳香,「不论你变成怎样,都是我最爱的宝贝,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嫌弃你。

    」是的,他在意,很在意。

    差一点,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就要毁在别人手里……他不大度,对於任何事情,已是不想在意,可一关於妹妹,他纵有恨,此时也只能化成无法言语的心疼。

    强烈的热浪,由嘴唇上那嫩嫩粉舌传来,直沖他的心底。

    妹妹柔软的乳房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口,似是想将她柔软的身体融入骨子里,用了力道,肉体的紧密接触使得互相能够听到对方紧张强烈的心跳。

    通过挤压,微是泛起了些许疼痛,让方厌青止不住惊呼。

    被纠缠得麻木的粉舌无处可逃,厌青感觉自己快窒息了,下意识的用牙齿轻咬了下男人的舌根,口中之物,才渐渐收敛暴躁──这个吻变的温馨而绵长。

    地祉发布页隔了好一会儿,方贪境才颇有一些意犹未尽地放开她,欣赏着妹妹被自己啃的红肿的小嘴,任谁一眼都能看出她被吻过,他才算放过她。

    他是用他的方式洗去朱奇骏留下的痕迹。

    「这次是我的疏忽,下次,我不会让别的男人近你的身。

    」方厌青的脸上染了薄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吸不稳的说道:「他才碰到我,你就来了,他根本没得逞。

    」很久没有把自己霸道的本性抖露出来的方贪境,勒紧怀里的娇人,霸道地说道:「碰一下都不行,你是我的!」床上被褥淩乱,两人坐在床上,此时俩人的私处还紧紧的密连在一起,黑皱的阴囊贴在妹妹的阴道口,整根阴茎都在她的体内,没有过火的动作,举手投足都是温存。

    搂着妹妹,方贪境的手在她身上游离,指腹摩挲着她的肌肤上青青紫紫的爱痕,眼神闪过温柔,动作轻柔地抚上她的脸,把长发轻轻撩到耳边。

    方厌青为他这个动作动了心,搂上他的脖子抬头吻上他的唇,两人相视,他热烈回应,急切地勾起她的舌头交缠,发出湿濡的水响。

    两人搂抱着又重新躺下,他埋在她脖弯用力吮,吻出一抹抹嫣红,方厌青心痒难耐,抓着哥哥的短发,叠着小奶音叫着「哥」。

    「别急,我这就给你!」方贪境用下巴冒出来的青茬,蹭了蹭妹妹娇嫩的脸颊,在她耳边哑着声音轻吐热气。

    方厌青咬着唇,浑身泛了粉红,身上也薄汗微湿,他的手掌滑入她的掌心,十指与她相扣,下身用力撞着。

    她有点受不住,皱着眉直往床头缩。

    「你轻点,我疼,哥,我疼……」方厌青含糊的喊着,两个脚后跟不停拍打着哥哥的后背,「不,不行,疼死我了……我了。

    」方贪境也感觉出了一丝异样,低头看着自己和妹妹下身的连接处,抬了抬自己的胯部,妹妹被他阴毛遮挡的阴道口慢慢显露出来,之后是妹妹外翻的阴唇,而阴唇中间是一根青筋环绕粗壮无比的阴茎,随着他的阴茎从妹妹的小穴中退出一小截,湿润的茎身上带着一点点淡淡的红色血迹,四周还有乾涸的血迹,就像残败的花朵。

    方厌青一直都皱着眉头,他一动,就像一把小锉刀在里面挫一样,她又痛叫出声,「哥哥,求你了,别动,会痛。

    」「好了,好了,哥哥不动不动,你放松,别夹的那么紧,我也疼。

    」方贪境嘴里倒抽着气,试图抽出鸡巴,可是刚一动,妹妹脸上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就那么卡在了那里!地祉发布页最后方贪境把妹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身上,细细的吻着她的额头轻声安抚她,薄被盖住了半身。

    ……甄静雅躺在髒汙的床上,被两个臭烘烘的流浪汉夹在中间,喉咙已经嘶哑,无力的呻吟着,随男人的冲撞机械的吟哦,旁边的几个男人拥在床边,伸手抚她柔嫩的身体,留恋的在她那满布指痕的齿印的乳房上吮吸。

    黄瑞点了一根烟,翻动着手里的底片录影,烟头忽闪忽灭,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转身朝外走,走到门口接起电话:「方哥,录影和底片都拿到了,厌青怎么样了?」「你到我这来一趟吧,有点紧急的事情!带上私人医生!」方贪境通过电话交代着,「青青……受伤了,我不方便送她去医院,你来的时候顺便,带一件小洋装,要最小号的!」「啊~~」听到黄瑞在跟方贪境通电话,甄静雅一声尖叫溢出口中,「方贪境,你狠!如此对我。

    那我也不必为你守贞,你忍心让这些肮髒的人碰我,那我便让他们碰给你看,让你后悔!」甄静雅突然间将面前的一张脸推了开来,口中声嘶力竭地嘶喊着,随即便被带着臭腥味的阳具强硬的堵上了整个口腔。

    「妈的,装什么玉女!」黄瑞骂了一声,「我说你们是不行还是怎么的,她还有力气叫?送给你们随便玩的女人怎么还怜惜起来了,不行就滚,我找条狗来干。

    「说完,一脚踹到床上的男人身上,压在甄静雅身上的男人拼命耸动起来。

    「别……别,这么美的小美人儿,兄弟们还排着队呢,肯定操烂这婊子。

    」跪在甄静雅脸前的肮髒男人,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固定住她的头部,下身也不停挺动,大力地在她嘴中飞快的进出。

    地祉发布页一时间,甄静雅的身体被一群男人包围在中间,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被玩弄着,整个屋子都回荡着男人们的重喘息声和身体被撞击的淫靡声。

    下身一刻不停的持续涌出水,身体越软,脑子就越清晰,她想挣脱男人的大手,但身体却有意识的紧紧贴在男人赤裸的身体上,只有这样才能减缓自己的渴求。

    明白自己身体的变化,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了,整个身体都已经受到药物的掌控,如今,她唯一需要的就是男人,渴求着男人。

    甄静雅只觉得痛苦万分,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眼睛大大的睁开,用力的瞪着天花板,泪水像小溪一样流淌,爬满了整张脸。

    ……黄瑞提着好几袋衣服领着私人医生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性爱气味!方哥抱着厌青坐在床上,厌青的身上披着一件方哥的外套,白嫩的香肩暴露在外边,上面是密密的吻痕,两人下身只盖着一条薄被,地面上是两个人散落的衣服内裤。

    先前战况的激烈,可想而知!「这,这是怎么回事?」带着医药箱的年轻医生,面对眼前的状况,先是一愣。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方贪境冷冷的说,「看够了没有?来检查一下吧!」可当薄被掀开,兄妹俩人下体赤裸裸的结合处让年轻的医生彻底的傻眼了!「这,这……」医生看着女孩的小洞,那里红肿不堪,他虽然很好奇很震惊,但是他知道男人的脾气,再问也是多余的!於是他带上消毒手套,凑进了他们的结合处!方厌青简直快要被羞辱死了,除了哥哥,她没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露过那么私密的地方!而且那个人的手,还在那里翻弄!她无助的把头埋在哥哥肩头低呜着!「好像阴道被撕裂了,你们不分开我看不清楚。

    」医生拿过桌子上的纸巾,擦拭掉他们下体交媾处的汙物!「我出不来,我一动她就疼,还流了好多血,我那处比较大……」医生擦拭到方贪境的阴囊,他也是尴尬得厉害。

    「你们坐到浴缸里去,水有润滑作用,要是还出不来就要到医院去了。

    」医生冰凉的指尖在他们的相连处徘徊,往他们下面抹上一种白色泡沫状的东西。

    方贪境哑着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做什么?」「把毛剃掉我才能看清楚,而且毛太多容易滋生细菌。

    」医生一脸理所当然说完话之后,又低头继续刚才的工作,浓密的耻毛被轻轻揉搓着,冰凉的手指时不时触碰他们的结合处,下体的温度又升高,方厌青只觉得自己的花穴又开始发热,花唇被手指轻力的按压着,一阵微小的快感从花穴周围往里面蔓延,刺激的内里开始分泌淫水。

    地祉发布页医生的眼睛一直紧盯着他们淫乱的结合处,女孩被男孩肉棒撑大的穴口没有完全闭合,在肥肿的两片阴唇中间还留着一个小缝隙,此时正如扇贝一般张合着,几次动作之后,沿着男孩肉棒根部竟开始往外流水,晶莹透亮的液体从穴口流出。

    「我们自己来,你们都出去!」方贪境不想这么丢脸的被人剃毛,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医生留下剃毛工具,和几盒药,还有一管药膏,出门前还细细嘱咐,「她服了比较烈的春药,长时间的做爱让她的身体有些虚脱,阴道被撕裂了,需要一个时间来恢复,吃点消炎药,洗完澡抹一下药膏,还有,最好这几天都不要穿内裤,伤口保持通风……」「方哥,洗澡水我帮你们放好了,那我先出去了。

    」黄瑞赶忙提着一袋情趣内衣出去了,要是被方贪境看到在这种时候他买这个还不劈死他。

    第102章、剃毛之后方厌青一手拿起刀片,一手用手指梳理着哥哥下体杂乱的毛发,扯着几根打紮的耻毛,指尖顿了顿。

    方贪境吸着气,看着妹妹手中寒光泠泠的刀片,有些胆寒:「妹妹,你会吗?要不我自己来吧。

    」「放心,顶多就刮破皮,刮不断你的命根子。

    」拿着刀片顺着哥哥肚脐眼往下,在他的耻毛上轻轻刮弄,随着一声声「嗤嗤」的动静,哥哥下体浓密的耻毛已经越来越少,露出常年不见天日的细嫩皮肤。

    方厌青满意地看着她的作品,伸出指尖滑过他乾净的阴部,感受着细腻光滑的触感,「好了,感觉怎么样?」方贪境此刻就像被歹徒强奸的少女一样生无可恋,双手紧抓着床单,失神的仰躺在床上:「感觉蛋蛋有点凉。

    」剃得这么乾净他去上厕所一定会被人嘲笑娘炮的,嘤嘤嘤。

    方厌青看着满是褶皱的被单上,一块块乾涸的爱液,还有一团团粗短的毛发分佈在上面,狼籍不堪的肮髒场面,嫌弃道:「髒死了,起来,我们去洗洗。

    」方贪境一手托起妹妹的臀光着身子下床,腿上一软,双膝跪地,单手勉强撑地,才护住妹妹没有让她摔在地上。

    情况发生突然,让厌青都受惊了一下,「小心点啊,你有没有事?」方贪境双腿发颤,感受到自己大腿内侧都在发抖,腰间隐隐作痛,感觉自己的腰子已经空了,无力地道:「哥都被你榨干了,走路都虚了。

    幸亏我是壮年,不然真交代了。

    」「还,你还有脸说呢,我都被你弄伤了!」方厌青脸一红,想到昨天自己像个欲女一样纠缠着哥哥,把他压榨得大呼救命,他却还是尽力满足她,直到俩人精疲力尽失去意识……地祉发布页「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男人纵欲过度的话,会肾虚,女人纵欲过度的话,还是男人肾虚,我为了你可是元气大伤啊。

    」方贪境抱着妹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走进了宽大的浴室。

    两腿打着颤踏进浴缸坐进水里,温热的水流,缓解身体的酸疼疲惫,紧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

    方厌青感觉哥哥的大手按摩着自己的身体,温柔的抚触着自己酸痛的下体。

    她闭着眼睛,试图放松自己的私处,就这样,她一点点向上移动身体,将体内钳进去的紫黑色肉棒,一点点拨出。

    终於在结合处一声细不可闻的「啵」的一声后,两人交媾的性器才分开,血丝一点点从两个人交合的部位弥漫而出……洗了澡上完药后,他们穿好衣服出门。

    方厌青每走一步,都会牵动下身的伤口,很是吃力,但还能勉强移动。

    经过她的人都一脸暧昧地看着她,因为她走路的姿势就像在腿间夹了个篮球,简直丢脸死了!休息了一日去上学时,黄瑞见到他们之后,来到方贪境身边搭着他肩膀笑嘻嘻的问道:「怎样,那晚来了几次?」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咂着嘴说道:「眼神萎靡,双眼无神佈满血丝,眼圈青黑,目光呆滞,面色灰暗……」说着拍了拍方贪境的肩膀,方贪境腿一软,飘了两步差点给他拍跪下,「脚步虚浮,一看便是肾虚之症。

    」「走开,别碰老子身体!」方贪境恼吼道,仿佛受到很大的委屈。

    地祉发布页妹妹休息一日身体便恢复如初了,而他则体验着剃完毛的痛苦,刚开始不好意思怕人看见,每次去上厕所都偷偷摸摸的。

    但天不遂人愿,隔天一场考试整整憋了三节课,大家都火急火燎的跑去厕所嘘嘘,当时方贪境穿的运动裤,因为第四节是体育课。

    当时情况紧急,已经来不及注意旁边拉尿的同学了,就把运动裤内裤往下一拉,掏出了小弟弟撒尿。

    等他一阵酣畅淋漓之后,旁边同学盯着他白白嫩嫩光溜溜的小象,坏笑着看他说:「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方哥你竟然把……的毛给剃掉了,是长毛象不够威武吗,还是……」对方做了一个贱贱的动作,抚菊笑不语。

    「嘤嘤嘤,同学都嘲笑我,我都不敢上厕所了。

    」回家后,方贪境找妹妹诉苦,方厌青忍着笑安慰他:「没事没事,过两天就长出来了。

    」果然,没过两天他阴部的皮肤就像草莓一样,佈满芝麻大小的黑洞洞的毛孔,毛孔里就像发芽一样的小小胡渣就出来了,形成了一坨天然的钢丝球,贴在他阴部的皮肤上,再加上内裤的残酷压迫,活动时的摩擦摩擦,谁知道他的小弟弟每时每刻被周围紮的好难受!走路都不能好好走路了,手时不时的往那个部位动一下!小弟弟被紮得火辣辣的,到第三天直接被紮红了,晚上睡觉也难受,甚至半夜翻身被紮醒!试过各种办法,包卫生纸,贴创口贴,半夜崩着内裤跑到卫生间拿妹妹的卫生巾垫着,但卫生巾太大太厚用不了。

    方厌青看哥哥确实是受尽折磨,难受得像只霜打的茄子,焉了吧唧地坐在马桶上撕下内裤上的卫生巾,走过去温柔的帮哥哥脱下内裤,说道:「把内裤脱掉会不会好点。

    」将哥哥内裤脱掉之后,方厌青就搂着哥哥的脖子就亲了起来帮助他分散注意力,而且还很熟练的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口中。

    此时方贪境被妹妹一撩也忍不住了,抱着妹妹从卫生间挪到床上热情的接吻着。

    当哥哥深深地进入她的身体,耻骨联合处传来一阵阵被狗日的紮刺感,方厌青被哥哥新生的阴毛紮得连啪啪啪都不想了,简直生不如死。

    「啊——」当方贪境天旋地转被妹妹一脚踹下床还蒙着,「妹妹,你为什么踹我?」「啊哈哈,我的伤还没好,下次吧。

    」方厌青尴尬又不失委婉地说着。
(快捷键 ←)上一章:(100) 返回《妹妹是哥哥的》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