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江山尽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8章 美人狭路相逢?

第318章 美人狭路相逢?

文/莫西凡
江山尽风流 | 本章字数:9201 | | 江山尽风流txt下载 | 江山尽风流手机阅读
    越州,位于九黎与炎火和东离交界处,这里本来是划归九黎的,如今已经沦陷被炎火掌控。

    这越州不大,原先也不起眼,可在这时却因为其地理位置的优越,引的天下诸多人关注。

    无论谁占据,都可作为囤兵之地,也可作为战场拉锯的转换点,总之,进可攻,退可守。

    所以,越州此时虽然已被炎火占据,炎火兵力强大,可还是有不少人打着这里的主意,九黎更是想要收复失地,特派了铁老将军前来,驻扎在越州不远的背脊山,随时准备对越州发起收复之战。

    天下未定,在世人眼里,这疆土都是无主之地,你能夺去一时,我也能抢抢试试,终归,守到了天下一统才能算真的有了归属。

    除了九黎想要收复,还有不少人想要争夺,这越州很快就有一番热闹,天下新老势力,各方豪杰,云集于此,也算天下之争真正的开始,之前,只能说是四国之乱。其他势力并没有参与,都在做准备,招兵买马,养精蓄力,就等这一天到来。

    炎火皇都墨府

    作为炎火的唯一外姓王,炎火的真正掌控者,墨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就连墨家的一个养女,因着墨天痕的宠爱,就比那宫里的公主更显尊贵。

    “非熏,既然你已做了决定,义父也就不拦着,但是,此番出去,除了招抚白城,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墨天痕对这个养女,花了不少心思,也很器重,从来没将她与其他女子一样看待。

    “义父尽管吩咐,非熏万死不辞!”墨非熏做势就要跪下,被墨天痕拦住,挥手示意她坐下。

    看着这个养女,心中又是一阵可惜。

    “此次去白城之前,先去一趟越州,帮我找一样东西,这上面都详细写着,你回头拿回去仔细看看,为了白城之行方便,你暂时隐藏身份,多的也不用我交代,你素来懂事,我会给你一队人马,任你差遣,若是有什么需要,你可联系墨家各处暗哨,这是墨令,你拿好!”墨天痕将一块令牌放在桌上,看得出,对墨非熏十分器重。

    墨非熏看着令牌,再看了一眼那几张纸,看来,义父要找的东西,很重要。

    “非熏记住了,一定完成任务,不让义父失望。”

    点了点头,便是满意,“非熏,白城的事,义父就不过多交代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义父相信你不会让义父失望,去吧,好好准备一下,需要什么,尽管跟总管说。”

    “非熏谢义父厚爱,非熏就此向义父辞行。”

    她从书房出来,路上正好碰到墨府几位小姐,看她的眼神一个比一个不屑。

    “不要脸!”

    “狐媚子!得了,咱们走吧!”

    “贱人~”

    低声谩骂不绝于耳,墨非熏听的一清二楚,朝着几位小姐点了点头,一笑而过。

    “小姐,你干吗还搭理她们?”墨非熏没什么,她身旁的丫鬟一脸愤愤不平。

    墨非熏浅笑嫣然,“芯儿,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走吧,快些回去收拾东西,立刻出发!”

    她与她们,不是同一片天地,又为何要与她们一般见识?

    墨府小姐又如何?比她这个养女尊贵到哪里去了?这世道,若无安身立命的本事,最后的结局,谁能说的好,出身,在这乱世,真的重要吗?

    她墨非熏可以给她们答案。

    “小姐,要去哪里?”芯儿芒不颠问了一句。

    “越州!”

    “不是去白城吗?小姐,我打听了一下,那白城城主据说气宇轩昂……”

    书房外发生的一切,都落在墨天痕的眼中,看着屋外发生的一切,墨天痕眉头邹了邹。

    这些女儿,但凡有非熏一半,就可当大用,可惜…都被那些后院妇人教的…

    “家主,越州的事交给郡主,妥当吗?”老秦有些担心,毕竟是个女人,再厉害也~

    “老秦,眼下战场分散,四处都得有人盯着,我不能抽掉人去,毕竟只是捕风捉影的一点信息,再说,别小看了非熏,她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云梦泽那边有动静吗?”墨天痕背手而立,眼神变了变。

    帝家,没想到,帝家还是留下了一个祸根,当年为了杀帝玄凌,他损兵折将,如今,又冒出个帝晨曦,这帝家人,不计男女,个个都是杰才啊,真是让人有些嫉妒。

    三年时间,让云梦泽帝家天下皆知。

    “老天真是厚待帝家,老秦,你说,三年前那丫头是不是没死?”怎么帝家就个顶个的好,反观墨家~

    老秦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的确让人感慨颇多,这帝家的人,还真是成大器啊,想到云梦泽,忍不住也摇了摇头,“暂时没看到有什么动作,家主,那帝玄凌该是死了,这几年,咱们打探回来的消息,都没异样,再说,那瘟疫毒,染上那东西…哪有能活的?这一点,家主到可宽心,就是帝家在炎火的生意,我已经让人在清了,但是,他们的生意渗透到多个方面和各行各业,真要一口气全拔了,我炎火也是伤经动骨!家主,此事还的好好商量个对策。”

    不用说,帝家肯定会对上墨家,至今未动手,可能是在等待时机吧。

    “云梦泽…真的渗不进去吗?”该死的,怎么就让帝家找到这么个地方,就算他有千军万马,面对那一片沼泽,也只能望而却步了,要想过去还的踏平九黎~

    摇头,也是无奈,“通往云梦泽的,就只有一条路,而这条路只有帝家人知道,属下让人在云梦泽附近整整找了三年,都没有找到,家主,就算找到,听说这条路最多也只能并行两辆马车~”

    想要用兵攻下城池怕是困难,况且,眼下就是有路也做不到,那云梦泽远在九黎和轩辕交界处,他们的兵马要过去,先要踏过东离、或者九黎和轩辕!总之,鞭长莫及!

    但凡有办法,这三年,怎么可能坐看云梦泽成就今天一番天地。

    “帝晨曦…,不管如何,终归是隐患,帝家的人,不能留啊,老秦,让人继续盯着,从现在起,摸清的生意,一点点动手,终究是要清掉的。”这也是他第一个动九黎的原因,等九黎到手,他就有对付云梦泽的法子。

    一片沼泽又如何,这世上,没有能挡住墨家的路!

    越州马上一番到热闹,这不,玄凌一群也离开了云梦泽,朝着越州而去。

    宽大的马车行驶在官道上,马车外骏马上的男子,一个塞一个的俊郎。马车内,玄凌几人坐着,将车帘卷起,使得车内光线也变的亮堂了许多。

    “小姐,不是说外头打仗吗?咱们这一路,也没看到啊。”和三年前一样,帝简没感受到什么变化。

    玄凌笑望了她一样,这丫头,有些变化是看不见的,比如粮草的价格,各地的物价,钱币的价值,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傻丫头,这里还没波及到战火,等到战火烧到这里,那这天下,就没有安身之处了。”老常笑着解释了一句,现在除了九黎深陷战火,其他的,还是在物资战居多。

    是懂非懂的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玄主,你选越州,是不是因为,这越州的地势,这里比较热闹?”试探的问了一句,雨轩盯着舆图,又在研究了起来。

    玄主说,暂不参与天下之争,只静观其变,可是,这越州可是军事要地啊,从这舆图所处的位置来看,是兵家必争之处,玄主应不会是没事去逛一逛。

    “老常,瞧着没,这如今,雨轩已成精了!”

    老常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看着雨轩,也是前辈看晚辈的眼神,这小子,话不多,却字字在点上,早就知道,是个可塑之才,却没想到,比想象的要更为出色,将来,一定会让人惊艳的。

    看来到这些个青年俊才,还能与他们为伍,这岁月,不亏他啊。

    “玄主是想去看看热闹,看看,这天下之争真正序幕的开始,玄主,你觉得,这越州,最后会花落谁家?”

    玄凌靠着车壁,一手搁在车窗口,顺眼看了看外面的景色,“总不会是墨家。”

    “这么说,玄主不光是要看热闹啊。”这话可就别有深意了,任何人都可以夺越州,偏墨家不可以,所以,不得已,还的动手干预了。

    点了点头,“这么重要的地方,墨家拿不得,若是没了越州,我看墨家深入九黎的兵马,这粮草要如何解决。”说完,浅浅一笑收回目光,她去一趟,总不能白去。

    墨家,久候了。

    “这可是拦腰截断啊!这越州要是没了,他们从炎火要运粮,或者支援前线,可就费劲了,你看,这几处,现在都还没通...”老常一说,仔细的看起了舆图,越看越觉得这一招意义深远啊。

    若真是越州没了,玄主便是不废一兵一卒,就让墨家在九黎的战事,陷入两难境地了。

    “玄主这一招是妙,可是,这越州确实是兵家重地,此时不管给谁,将来咱们还的弄回来了...”这不是有些麻烦?

    “将来?不管谁家,将来都要姓帝,所以...我这是在帮自己。”

    空手套白狼,这意思,不管现在是谁夺得越州,都是在为帝家做嫁衣?好大的口气,哈哈,不过,他老头子喜欢。

    “哈哈哈,好,老头子也好见识一下玄主的手笔。”

    “老常,你是看热闹吧。”玄凌当场戳破,属实不可爱。

    雨轩跟着摇头一笑,马车内的笑声,让马车外的几人也跟着露出笑意,看来里面聊的很愉快。

    “九黎派铁老将军驻扎背脊山,对越州也是想要夺回,都知道这越州是个重地,怕是有一场乱仗打。”笑过之后,老常叹了口气,这战火硝烟的背后,是百姓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不过,古往今来,战争多是如此,周而复始,是历史朝前的必然。

    “要不怎么会热闹的起来,乱了,才好浑水摸鱼,先在这里停留两天,再去越州。”玄凌在舆图上,指了指连城。

    这里?连城不过一座小城,没什么起眼的地方啊,“这里?”

    玄凌点了点头,这是帝家隐的基地所在,她不便多说,帝家隐有帝家隐的规矩,这基地所在是根本,历来,只有现任家主知道。

    见玄凌不详说,车内的人也不问,她不说的,就是不能说,无需问,他们只要跟随便好。

    “连城身后,就是背脊山...”玄凌看着舆图像是在想什么。

    “玄主打算见见铁老将军?”铁家与帝家算的上是世交,一年前,晨曦到九黎,将帝家在响尾坡的墓地迁到了云梦泽,如今九黎,与帝家有牵绊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还不到时候。”她现在还不方便露面。

    老常这才反应过来,也是,对外界来说,帝玄凌已经在三年前就死了,这突然蹦出来,可是有些吓人。

    雨轩将舆图收起,其实,他一直有个问题很好奇,以前,以为她对天下无意,只为像墨家报仇,如今看出,她的布局,可是一张天大的网,网的不光是一个墨家,只是,这三年,他并未见她有在兵马上做文章。

    没有兵马,何谈天下?

    就是有银子,银子也不能把别人的兵马砸死啊,想不通,不过,他相信,她绝不是异想天开之人。

    玄凌当然知道,天下动,兵马行的道理,可有句话叫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到了乱世,百姓流离失所,男子从军者比比皆是,他们为的,多数都是温饱,为的是在战火飘摇的乱世有一口饭吃,她这三年囤积的财富,其实就是军粮。

    有了军粮,招募兵马只是时间问题,可是,率领这些兵马打天下的将才,的先寻到才行,所以,她不急。

    雨轩心细如发,战事上,她不想过多的让他参与,他的留着将来,治江山用,至于天机,jīn lín qǐ shì chí zhōng wù,将来战场分割开来,他可独挡一方,谋士无双,不易冲锋陷阵,因为在他心里,始终还存了一丝对天下百姓的不忍,而这一份不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让他难以承受其重,她其实可以预看到天机将来的归处,终是哪里来回哪里去。

    朝堂权势富贵,在他不过过眼云烟,他不过是凑着这一时热闹,所以,她又何须让他沾染太多鲜血,且让他质本洁来还洁去。

    他将自己视为知己好友,自己又岂能将他视为手下,不过是一个陪她看热闹的友人,不想将他牵扯进来。

    他虽说辅佐,又唤她一声玄主,可心里,她当不起,不过是面上,对他的倔脾气妥协罢了。

    其他人,都是亲人,包括老常,她自然不会客气,风里雨里,血染山河也有他们相陪。

    “小姐,药!想什么呢?”帝简虽是懂事不少,可这脾气和性格,依旧没多大变化。

    玄凌回过神,接过药一饮而尽,“咱们这一路有些赶,眼看也要到连城了,跟他们说说,前面小镇,稍做调整休息一下吧。”

    “好嘞!”

    大家就怕她累着,她说休息,哪有不从的。

    这是连城之前的一个小镇,名叫多番,是去连城的必经之路,也是去越州的必经之路。

    镇子不大,所以这镇子上唯一一间大点的客栈此时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一楼大厅,已是坐的满满当当的。

    “哎哟,各位客官,不好意思,咱们这今天房间不多,就剩下三间,你们可得挤挤成吗?”店小二很是热情,但是也不劝客,这些客人不要,一会也满了。

    燕飘零点了点头,这方圆数十里,今天晚上只能在这落脚,要不就的路宿了,就凑合吧。

    “哟,小二哥,你们这生意不错啊。”扫过大厅一圈,随口打听一句。

    收了银子,给了房牌,小二笑着道:“那是,最近咱们这可热闹,都是去越州的客人!”

    “越州?为什么,小二哥,可是有什么新鲜事发生?”一副爱八卦的表情,这种事对燕飘零来说,信手拈来。

    房满,店小二也不忙,就给他吧啦吧啦说了一通。

    玄凌身份不便暴露,所以一行人都乔装了一番,也是不想过多引人注意,大厅里剩下的座位不多,也没得挑选。

    这小地方,也挑剔不了,大家挤在一张桌子上,随便点了点吃食。

    “白城城主群雄令,广招天下英雄,不在白城,却选在越州,这可有些耐人寻味啊!”燕飘零摸着下巴,因为乔装了,燕公子手里没了折扇,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天机看了看周围,“难怪一个小镇,这么多生客,这白城主的号召力,还真不小。”

    “广招天下英雄,老头子瞧这,咱们都是,不妨去凑凑热闹?”这还没到越州,就有热闹了。

    “前面就是战地了,恐怕路上不会这么顺畅,所以都选择在这落脚修正,人多眼杂,都注意点。”红楼很少开口,开口都是重点,人家是lǎo jiāng湖了。

    大家都听进去了,玄凌一边听着,一边打量四周,真巧,他乡遇故知!

    “姐,你在看左侧那一桌子,有什么特别吗?”能引起他姐的注意,他也感兴趣,燕飘零也跟着不着痕迹打量过去。

    玄凌视线收回,端着茶抿了一口,果然,这嘴养刁了,喝着初茶有些不适应了,哎!

    “别看了!”

    燕飘零乖乖收回视线,搓着下巴看着玄凌,“姐,不对,你认识他们?”

    玄凌既不否认,也不点头,静默不语。

    得,这样一来,燕飘零更加好奇了,他的好奇,引的左侧一桌两人的怀疑。

    “端公子,怎么了?”琉璃做江湖儿女打扮,褪去宫装,别有一番味道。

    白端也是江湖客的装扮,脸上还多了一瞥小胡子,眉毛也粗了不少。

    “没什么,吃吧,在这住一宿,明天晚上就到连城了,过了连城就是白城,快了!”有人在偷偷打量他们?不过现在又感觉不到了,或许是错觉,注意一点就是。

    知道琉璃急切的想见到烨,白端宽慰一句,这一路她明明累坏了,还强撑着,迫不及待的心情他能理解,可也要注意身体吧!

    得知主子还活着,琉璃如何能不激动,她想要亲眼看着才能安心,她很怕这就是一场梦。

    没人能体会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守着一座孤坟三年是什么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知道了,让端公子担心了!”琉璃浅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她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皇城,这一路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与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一路上没少给人家添麻烦。

    但是对白端来说,这一路是难以言喻的心情,其实,这三年,她守着孤坟,他也时常是远远的望着她,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小二哥,真的没客房了吗?”

    看来,今天这里真的不愁客人,这不,又来了一群。

    “几位客官,实在对不住,已经没客房了,这桌子也剩下一张了,几位要点点什么吃的?在小店出门的东头,还有一小店,不知道还有没有余房,但是,那里不弄吃食,要不,几位先吃点东西,小的给你们去看看?”小二很热情,也不怕倒客去别家被老板说,小地方的人,相对淳朴。

    “有劳小二哥。”看着客人也是礼貌,顺势就坐下了。

    这看上去像是一家子,一个老者,穿着打扮很富态,另一个同坐的女子则是这一行人引人注目的主要原因。

    太出众了,即便带着斗笠垂着纱帽,看不清容貌,可还是让人不忍挪目,这就是美人在骨的诠释,这风采,遮掩不住。

    立在这老者和女子身后的,应该是丫鬟和随从了。

    “小姐,刚才那小二哥说,这些人都是去白城赴群英令召集宴的,这白城主果然是当世大英雄。”立在身后的丫头显然对这口中的白城主很推崇,或者说,还含有别的意味。

    “芯儿,出门在外,多听少说。”斗笠女子淡淡一句,不似斥责,却让人心悦诚服。

    “是,小姐,芯儿知错了!”说完,低头,规规矩矩服侍用膳。

    “爹,如果镇上无处落脚,用膳过后,还是早些启程吧!”斗笠女子一身红服,再次开口,是对着老者。

    老者一脸和乐的样子,头却点的飞快,“好!”扭身对身后人道,“没听小姐说的吗,快去安排。”

    这一桌子人就坐在玄凌他们隔壁,所以,看的比较清楚,听的也比较清楚,实在是桌与桌之间,间隔的不大。

    大家吃饭才会这般安静,谁也不想成为焦点,更不想说什么都被人听了去。

    他们都不便开口,可江湖客就喜欢这种张扬敞亮的热闹。

    既然都是去同一个地方,也都是一个原有,自然就有话说,主题就脱不开白城城主一个主角。

    聊着聊着,就往八卦的道上走。

    “你们都知道,这白城城主孤身一人,尚未婚配吧,听说,这次,夜孤城城主也会来!”说者挤眉弄眼,一副有料要爆的样子。

    接着就有人催了。

    “夜孤城主?江湖第一美人啊,这可有意思了,快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nèi mù?”这夜孤城主好像颇有名气。

    江湖第一美人?玄凌着一桌目光不由自主转向燕飘零,据说,这家伙访遍江湖美人,没理由放着第一美人不下手!熟人?

    这都什么眼神?燕飘零扭过头,故作潇洒,这都是多年前的事了~

    “哎呀,不用他说也知道,不就是英雄美人的故事呗,男的没娶,女的未嫁,两人都是城主,别说,这还真是绝配!说不定,咱们过不久就能去白城讨一杯喜酒了!”

    “哈哈,那可是江湖一大喜事,英雄美人,确实般配!”

    “说的要你同意似的,哈哈,你们不知道吧,这夜孤城主已经放出话来了,嫁人,除非白城城主白烨不可!”

    这可是劲爆消息,一时间,这小小的大厅,热闹非凡,议论声不绝于耳。

    这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这婚嫁之事,这般大胆宣扬的,也不多见,自然引的人争相说道。

    玄凌隔壁桌的似乎急的赶路,没等小二回来,就起身结账走人了。

    来的最晚,走的最早!

    “江湖第一美人?估计是不及刚才这老伯的女儿!”

    燕飘零的经验之谈,大家很给面子不怀疑,的确,不说别的,这女子通身的气派,绝不是小门小户能教养出来的。

    “老伯的女儿?应该是主仆才对!”雨轩是个实在的,纠正一下,这出门在外,为方便,乔装也是正常,他们不就是。

    玄凌和老常同时看向雨轩,好一个观察入微,恐怕连天机都没发现。

    没错,天机这才反应过来。

    “白城,可是真热闹了,飘零,你在江湖上也算有些名号,如何,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不是召集江湖客吗?他们也可以是,玄凌已经吃的差不多,放下碗筷。

    “姐说去,咱就去!”别说他没名号,只要她想看热闹,他一定让她看的高高兴兴。

    “去打听好时间,阿简,咱们先去休息吧。”确实有些累了,因为身体状况,他们不让骑马,可这马车内坐久了,也是一样酸疼。

    “放心吧姐!”

    玄凌想看热闹,其他几个和燕飘零想的一样,她想看,那就去看看。

    “端公子,主子他…”确实也不小了,城主?江湖女子?琉璃眉头不自觉就邹了起来。

    “快吃吧,别胡思乱想,江湖人就爱胡说。”烨哪有时间去管自己的婚事?再说,什么绝配都没用,烨的心里只装的下一个人。

    琉璃低头嗯了一声,就算是,主人的婚事,也轮不到她来操心。

    而出了客栈的一行,已经开始赶向越州方向。

    “小姐,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什么城主,还江湖第一美人,怎么能跟小姐相比!”

    马车内,摘下斗笠,一张美颜绝伦的脸蛋出现在大家面前。

    正是从炎火赶来的墨非熏,她到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只是,世上之事,皆有先机二字,这种事更是。

    “连夜赶路,墨静大人,劳烦你去查一下这个夜孤城城主。”有备无患,知己知彼总没错,她不会小看任何一个对手。

    马车外,老者一声轻应:“小姐客气了,我这就安排。”

    “刚才坐在我们边上的一桌,大人可觉得有什么异常吗?”那些人,江湖客身上的气息太淡了,尤其是其中一个女子,明明那坐在那看着平平无奇,可是……

    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很奇怪,那女人身上有一种压迫感,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

    能让她感觉有压迫感的人,别说女人,男人也不多。

    墨静想了想,“属下未感觉到,小姐若有疑虑,我派人盯着就是!”

    摔了一下头,“算了吧,不要节外生枝了。”可能是她多想了,现在她有要务在身。

    没想到白烨竟然也在越州!

    ------题外话------

    那啥,今天字少点~有点点事哈哈18

    
(快捷键 ←)上一章:第317章 天下之争开始 返回《江山尽风流》目录 下一章:第320章 送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