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番外八 孽(夜殊颜)

第一卷 番外八 孽(夜殊颜)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2264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夜殊颜最后一次站在月氏的山巅之上俯视着月氏的一切之时,回想着自己的一生,发现自己这一辈子还真的没什么好说道的,按部就班,一切全都循着命运该有的轨迹走到了最后,若说意外,也仅有那么三个。

    与夏雨晴的外婆乃至颖玥一般,夜殊颜同样也是上一代的月氏一族的族长从旁支挑选出来重点培养的孩子。然而,夏雨晴等人所不知道的是,每一次月氏族长挑选出来的培养的孩子都并不只有一个,而是十几个。

    四国之人都道月氏一族是神所眷顾的人,而在月氏一族的人眼中,能够被族长选中,承继月氏一族的未来的人更是被神的光阴所笼罩与庇佑之人。是以,自己乃至家中之人若是能被选为其中一员,乃至成为最后的月氏一族的族长,都是万分荣耀的事情。

    夜殊颜被选中之时不过四岁,那个时候懵懵懂懂的他实在很不解为何家中之人得知自己被选中会那般的欢喜。在那个时候幼小的他眼中被选中便意味着接下来的十几年只怕都再不能与亲人们相见,当真没什么好高兴的。

    与夜殊颜一起被选中的还有同一个村落中的一个大哥哥,也是夜殊颜的玩伴,名为江诺。夜殊颜从小跟他在一块玩耍,两人亲如兄弟。得知离家之后好歹还有个熟人会与自己一块,夜殊颜因被选上而不安的心情好歹平复了不少。

    之后,夜殊颜跟着江诺被人带到了一处与之前所居住的地方全然不同的地方,有华丽的房屋,华美的衣服,精致的饭菜,却没有了原本相守在一起的亲人,有的只是那些个蠢蠢欲动,将他们视作劲敌,处处显露出恶意的孩子。

    在那里待的四年,作为所有人之中最小的那个,夜殊颜一直是被欺负的对象,不过好在还有年纪较大的江诺一直在边上护着他,也正因为如此,夜殊颜一直都很依赖且仰仗这个大哥哥,在那几年两人当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可惜这样的关系在某些东西面前到底还是不够牢固的。就在夜殊颜以为他和江诺可以这么一直在一块,做一辈子的好兄弟时,变故到底还是发生了。

    从踏进这个美得不似人间的地方的那一刻,夜殊颜等一帮的孩子便明白,虽说在外面之人的眼里被选中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最后能够坐上族长之位的人只有一个,而其他人最终……只能沦为弃子,成为那个站在最顶端之人脚下的垫脚石。

    夜殊颜从小性子便单纯,那时候的他是当真对族长之位并未存有什么非分之想。但他自己是这般想的,落在其他人的眼中便又是另外一回事。

    伴随着夜殊颜的渐渐长大,他过人的天资与才华也渐渐显露了出来。上一任的族长越来越看重他,而周围的其他人对他的敌意也越来越明显,而令夜殊颜万万没想到的是,连那个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的大哥哥也开始一点一点的疏远自己。

    江诺以为夜殊颜不知道,但其实小孩子的神经往往比大人们还要来得敏感。早在夜殊颜开始展露出他的过人,族长的视线开始专注在他身上之时,那些与他一同进来的少年便时常在他们兄弟二人面前酸话连篇,类似于……

    “没想到殊颜年纪这么小,本事倒是不小,瞧瞧这几日族长都夸了他多少次了?”

    “可不是,殊颜这么小就这么厉害,长大了定然不可限量。江诺啊,你好歹也是他哥哥,带了他这么些年,到头来可别输给自己的弟弟啊。”

    “就是就是……”

    类似这一类看似恭维,实则挤兑的话语,不胜枚举。

    那个时候,虽然每次那些人说完,江诺总会告诉自己,不必担心,他并不介意。

    可夜殊颜还是感觉得到他正几不可查却又有迹可循的对自己开始疏离,那时候还只是个孩子的夜殊颜根本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味的保持沉默,以为只要不捅破那层窗户纸,两人的关系就能一直这么维持下去,只可惜他到底还是错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展露头角致使了两人之间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那之后夜殊颜偶然遇见那个超尘脱俗的男子并得到他的青睐,就真真的成了两人感情破裂的导火索。

    如果说月氏的族长是被神眷顾的人,那么月氏的祭司却是真真正正可以说是神的宠儿,他们可以从天象乃至各种奇异的事情之中揣摩出上天的旨意,是真真正正能够准确传达天意之人。最重要的是,月氏的祭司从来就不是人为挑选出来的,而是由自身的能力所导致的必然,也就是说能当上祭司的势必是整个月氏最能窥探到神意之人。

    夜殊颜从未想过自己偶然见过一面的人竟然就是那位在月氏地位更甚族长,深居简出的祭司大人。是以在第二次见到那位犹若谪仙一般的少年走到自己的面前告诉自己。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小殊颜,我的话从来没有错过。”逆着光的方向,那人一身白衣,衣袂飘飘而来,恍若仙人。凑近自己的一瞬,夜殊颜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忘记了。

    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一下子密集了起来,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更有浓烈的恨意。

    夜殊颜不曾想过就因为这一次的见面,致使他的一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没有想到那个陪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哥哥会因为这个与自己反目成仇,恨不得除自己而后快。

    嫉妒这种东西一旦埋下便可快速生根发芽,长成连自己都难以直视的丑陋生物。

    夜殊颜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江诺死掐着自己的脖子,狰狞着一张脸对自己嘶吼的场面。

    他说:“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这么对我?你明明什么都会,什么都知道,却让我一点一点的教你。听到那些人的那些话你是不是很高兴?我不如你,对,我是不如你!我承认!你在心里一定很瞧不起我的吧,一定跟着他们一样在心里笑话着我的吧?笑话我的不自量力,笑话我的自取其辱?为什么?你明明在心底笑话我,面上还要做出那么恶心的姿态靠近我,接近我,装作一副敬重我的模样?你这个伪君子伪君子,太让人恶心了。”

    那个时候夜殊颜想要告诉他,他从来没有那么想过。那个时候的他是真心把眼前之人当成大哥敬重。一直把他当成亲人,从来不曾瞧不起他,更不曾笑话他。可惜那个时候的他被对方死死的扼住了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而江诺依旧在嘶吼着,好似恨不得将这些年来所积蓄的不满在这一瞬全都发泄出来。

    “你什么都有了,明明什么都有了,有了与生俱来的优秀,有了族长的喜爱看重,为什么为什么还能得到祭司大人的青睐?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么幸运,什么都得到了,而我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好像一只在地上爬的虫子一样,是谁都可以过来踩上一脚?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这个人,疯了!夜殊颜的脑中只短暂的划过这么一个想法。被泪水浸湿的视线模糊成了一团,心里有点酸,也有点疼,分不清是因为江诺那一通不实的指责而伤心,还是因为被最亲近的人倒戈相向而心寒。

    就在夜殊颜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葬送在他的手上之时,族长与祭司大人的及时出现救了他一条命。

    感觉到气息从外面倒灌进来,一下子恢复生机的那一刻,夜殊颜几乎是急切的看向了对自己下毒手之人希望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愧疚以及对他们之前感情的留恋,可他失望了。那个人的眼里除了对他刻骨的怨恨以为,什么也没有。

    出了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显然都没有想到江诺这个夜殊颜身边最亲近的人会是第一个做出这种疯狂举动的人。

    那事之后没多久,江诺便被送回了他本来的地方,之后夜殊颜便再也没有再见过他。后来,听人说他被送回去没多久就死了。

    夜殊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底不知怎么的痛了一下,明明不是他的错,可不知为何他总有种微妙的愧疚感。江诺那天掐着自己脖子的狰狞面孔一直在他的脑中摇晃。

    多年以后,当夜殊颜早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之时,他终于明白了江诺那个时候的心情。

    当年被送进去的那些孩子里面,江诺的容貌天赋都不算高,一直都被那些时常找事之人压着,明里暗里没少被讽刺。好在那个时候还小的他比江诺还不济。不可否认,大多数的人都是好虚荣心记忆膨胀的动物,江诺在帮助自己的时候,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在自己的身上寻找那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的成就感,寻求他的救赎。可惜,这份救赎最终却反倒成了将他推入地狱的黑手。

    被一个原本还居于自己之下的人超过,远比本就被那些个比自己优秀的人挡住道路来的刺激人。所以,那个时候江诺才会无法忍耐原本还需要自己加以指点的夜殊颜,渐渐地崭露头角,忽然之间回过神来之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冲在了自己的前面,乃至所有人的前面。并且还被当成了嘲讽的利器往自己身上戳刀子。

    长久以来用来寻求存在感的倚仗一瞬间消失,将自己丢在了黑暗的泥泞之中,一个人跑到了万众瞩目的光明之下,深深被刺激到的江诺,就这么在各种不同的压力之下,硬生生的逼疯了。

    多年以后,想明白这一点的夜殊颜心中除了唏嘘还是唏嘘,他怎么也不曾想到,那个时候的他们不曾败给任何人,最终却败给了人性。

    江诺被送回去之后,夜殊颜可真就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人,那些原本就对他怀有敌意的人听说了那件事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越发的幸灾乐祸了起来。

    不过,这并没有给夜殊颜造成太多的困扰,因为在不久之后他便在所有人羡慕且嫉妒的注视下,被祭司大人带离了那个地方。

    几年的时光一晃而过,那几年的时光是夜殊颜从未有过的闲适静谧,祭司大人就像所有人初见的那样,浑身都裹挟着一种温和的光,令人只要跟在他的身边,心情便能神奇的安定下来。然而夜殊颜那个时候的身份注定了他的日子不可能这么一帆风顺的平静下去。

    夜殊颜不知道祭司与族长暗地里曾经有过怎样的协议,及至夜殊颜褪去了稚嫩,真正的长成一个少年之时。那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白衣少年伸手摸着自己的头告诉自己,自己是时候接下他的责任了。

    站在神圣的祭坛之上,夜殊颜就那么跪在他的面前接受了他的荣光,也担起了他的责任,代替他守护整个月氏一族。

    那天之后,夜殊颜便再也不曾见过那人,而一个月后族长的忽然让位更是夜殊颜一下子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

    无人知晓的是,即位族长的前一天,夜殊颜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天空之中那颗异常闪耀的星辰突然坠落。

    夜殊颜依稀记得,就在他刚刚被接到祭司大人身边的那一天晚上,月色清凉如水,祭司大人就那么抱着他坐在树上,指着天上的星辰告诉他:“小姝颜,你看,这天上的星星漂不漂亮?你知道吗?这诺大的夜空其实就是一个静止的天下,而那上面的星辰就代表着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当星辰耀眼夺目之时,就说明那个星辰所代表的人在人间的人眼中同样的光彩照人,而若是星辰黯淡了,则意味着星辰所代表的那个人正在渐渐虚弱,而若是星辰彻底的陨落了,那便意味着那颗的星辰所代表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你看看那上方最闪耀的几颗星辰便是帝王星,也就是外面四国的君王,其他比较暗淡的则是臣民。”

    夜殊颜犹记得那个时候自己曾开口问过他:“那祭司大人是哪一颗星星?殊颜又是哪一颗?”

    那人愣了愣,这才淡笑着指了头顶上的一颗只比帝王星稍稍黯淡一些的星辰,告诉他:“这个是我。”

    尔后又指了指就在它边上不远处的一颗还有些微小的小星辰道:“这个是小殊颜,别看它现在还小小的,等到小姝颜以后长大了,那颗星辰势必会比任何一颗都要耀眼夺目,并且会代替我走到我所在的那个位置。”

    那个时候的他并不明白他的话,只不住的疑惑自己若是走到了他的位置之上,那属于祭司大人的那颗星辰又将走到哪去?

    就在那一晚,他得到了答案,在属于那人的那颗星辰猝然陨落之后,他亲眼看到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辰变换了轨迹,准确的走到了那颗陨落的星辰原来的位置,代替了它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一晚夜殊颜整夜不曾安眠,就这么睁眼看了一晚上的星辰,直至天空渐渐变成了月牙白,群星也不再闪闪发亮的挂在天空之中。

    次日,他再一次在所有人欣羡的注视下接手了月氏族长的一位,成为月氏有史以来第一个同时承继了族长与祭司之人。

    周围的人欢天喜地,觉得自己仿若见证了奇迹,可只有他知道那一天他至始至终都不曾显露出半分的笑意。

    他继承了祭司之位,得到了上天对这一神之宠儿的恩惠,只要身处在这个位置,他的容貌便可以一直保存下去,不会苍老不会继续长大,更不会腐朽变化。

    可万事也必须付出代价,他得到了恩赐,势必就要承担责任。族长与祭司的责任,永远守护好月氏一族,在传达天意的过程之中不违拗天意,不连累族人。原本只是一份的责任已然让他体会到了担子的沉重,更不要两份责任叠加。想想已觉沉重,让他如何笑得出来。

    事实证明,夜殊颜是对的。前面短短几年的时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江诺也好,祭司也好,一个个已离他远去,并未在他的人生白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而在之后的几年内,他有那么冷颜旁观着在自己身边的人一点一点的长大,一点一点的变老,唯独只有他一人没有丝毫的改变。这在旁人的眼里或许是异常难能可贵的东西,可只有夜殊颜自己知道,在他不改的容颜之下却是一颗渐渐荒芜成荒野的心。

    如果说江诺勉强算是夜殊颜的第一个意外的话,那么夏雨晴的外婆,那个自己亲手挑选出来,准备培养为下一任接班人,名唤烟儿的少女绝对可以说是夜殊颜的第二个意外。

    夜殊颜第一次起了培养下一任的念头之时是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四十岁在常人眼中或许已算漫长,但在夜殊颜的眼里,不过弹指一挥间。

    当一个人守着一样东西坚持了几十年,总是会不可避免的产生几分寂寞的情感,夜殊颜也是如此,所以那个时候的他忽然生出了找个人陪陪自己,打发时间的念头。故而,即便是在族内的不少人都觉着他在这个时候培养继承人还为时过早的情况下,他还是毅然决然的照着自己的想法,固执己见。

    兴许是因为小时候的遭遇,夜殊颜并没有像以前的族长那般从他培养出来的那些资质上佳之人挑选出最优秀之人,而是一锤定音,直接敲定了这位幸运儿。

    第一次见到那个丫头的时候,夜殊颜便感觉得出来,这丫头很有灵性。就像当初祭司大人第一眼见到了他便确定了他以后会继承他的位置,告诉他不久之后他们便会再见一般,夜殊颜几乎是在第一眼看到那丫头的时候便确定了这个丫头以后不简单,只是他怎么也不曾想到这丫头的不简单不仅是在她的天赋上,还包括她的胆大包天。

    夜殊颜带了那个女孩整整十二年,一路看着她从一个懵懂的女孩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一种为人父的自豪感让他对其百般纵容,也让其在这萧索的时间长河之中感到了些许的慰藉。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到头来却给了他那么一份回报。

    夜殊颜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当成亲生女儿疼了那么多年的女孩跪在自己的面前,告诉自己她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四国皇室中人。

    那个时候的他沉着一张脸,手心攥得几乎掐出血来,沉默了半晌只问了女孩一句:“烟儿,你还记得义父把你带到身边嘱咐你的第一句话吗?”

    夜殊颜清楚的看到了跪在他面前的少女浑身一颤,颤抖着吐出一句话来:“绝不插手四国之事,绝不与四国皇室扯上关系。”

    夜殊颜闻言没再多做表示,只告诉她:“那个人与义父,你只能选一个。”

    夜殊颜本以为女孩子到底对自己还有几分感情,在两者之间该是有些犹豫的。而事实上,犹豫确实有,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

    夜殊颜亲眼看到女孩咬了咬唇,坚定的抬头望着自己说:“我选他。”尔后头也不回的坚持着她所选的道路,就这么硬生生的将自己从他的世界抽离,不留半点余地。

    夜殊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女孩的背影从自己目之所及的地方渐渐消失,忽然之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到底到了最后,他还是一个人。

    夜殊颜知道女孩那么决绝的选择与那个男人在一起,势必会出事。毕竟月氏一族的规矩摆在那里,她既然敢以身试法,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只是连他都不曾想到,这份代价如此巨大。更没有想到女孩的垂死挣扎,最终连累了那么多的人。

    前朝的覆灭早在很早之前便已确定,可夜殊颜不曾想到她会利用自己教授她的那些东西,试图逆天改命,为她所爱之人改命。为此,她不只连累了整个前朝,更连累了整个月氏。

    夜殊颜已经记不得自己接到整个月氏的人都开始相继病倒,并且病情开始四面蔓延,连大夫都束手无策之时自己做了什么。他只知道那个时候他的脑中有过一瞬的空白,而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站在了神坛面前。

    而这一次换成了由他来做选择,一边是整个月氏一族,一边是自己从小抚养长大的孩子。最终毫无疑问的他选择了月氏一族。

    战火纷飞,战鼓擂擂,大片烈火混杂着大片的血液染红了高高的宫墙以及那光滑的大理石板。夜殊颜一步步的走到了身陷火海,紧抱着她所选之人尸体的少女面前。

    几年的时光令当年的那个女孩变得越发的成熟靓丽了起来,只可惜到最后也没能护住想要保护之人的她这个时候倒是显得异常的憔悴。看到自己的那一瞬,她几乎是飞扑着冲到了自己的脚下,让自己救活她怀里之人。

    那时的夜殊颜只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告诉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义父和你怀里的这具尸体,二选其一。”

    夜殊颜清楚的看到了她眼底的热情在一瞬之间褪得干干净净,尔后低低的笑了起来,仍旧固执的抱着怀里的尸体没有一丝留恋的告诉她:“我选他。”

    这一次,夜殊颜并没有多大的惊讶,他只是无比镇定的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丝隐瞒的告诉了她。

    看到女孩失去了原有的冷静朝着自己扑过来的那一瞬,夜殊颜发觉自己的心底竟有一丝的快感。

    “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与他们无关,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的孩子动手?为什么?”

    女孩凄厉的吼叫在耳边回荡,夜殊颜却只开口堵了她一句:“与他们无关,难不成就与月氏的人有关?就为了你这一份自私,你要月氏所有的人为你的任性陪葬?”

    女孩脸色一变,竟是一瞬之间说不出话来了。

    “烟儿,义父一开始就提醒过你,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这就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没有人有义务为你的自私收拾烂摊子。”说完,夜殊颜冷着一张脸没有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去。

    烈火燃烧得越发炽烈,大厦倾颓不过一瞬,然而直到最后一刻,夜殊颜仍旧能够听到女孩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哀求着自己无论如何放过她的孩子。

    夜殊颜听着身后宫殿轰然坍塌的声音,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她的请求他并不是没有听到,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从他做出选择的那一瞬,便已经注定了结局。

    他不可能为了她的只言片语,置月氏一族于不顾。并不是对月氏一族有多大的感情,只是当初族长与祭司的那份责任早融入到了他的骨血之中,让他不得不担起这个担子。

    之后的一切倒是变得异常顺利了,只是夜殊颜不曾想到。数年之后,夏雨晴的娘亲,那人的孩子会跟那人走上同一条道路。

    他们就像是陷进了一个怪圈,却怎么也走不出去。他该感叹不愧是母女的,在他再次出现询问那个与当年的女孩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女作何选择之时,不出意料的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夜殊颜拧了拧眉,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这些人如此执念。因为疑惑,所以他忍不住询问。

    得到的却是少女讶异的注视以及洞察的注视:“你……喜欢过一个人吗?那种拥有了对方就好像拥有了一切,危险的时候即便牺牲一切,放弃一切也想要保全对方的心情,你体会过吗?”

    夜殊颜浑身一震,看着少女那干净到了澄澈的双眸,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疑惑的情绪,拥有了对方就好似拥有了一切吗?

    不可否认,少女的话令夜殊颜产生了几分从未有过的迷惘。而正因为这份迷惘,他出人意料的挑选了另外一个继承人。看到颖玥的那一刻,夜殊颜的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这个孩子的眼睛之上,那仿若跳动着火焰的眸子令夜殊颜死寂了多年的心湖微不可查的掀起了一丝淡淡的波纹。

    直觉告诉他,这便是自己所缺失的东西,所以他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将这个孩子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之后的一切证明,他是正确的,他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对亲情的渴望,可这远远不够,那个少女口中所谓的那种喜欢,明显不止如此。

    就在夜殊颜不知如何分辨这其中的不同之时,他终于遇上了他此生最大的异数,也是最出人意料的意外。

    夏雨晴,当年那人延续下来的血脉,夏国的小公主,与其母一样的境遇,阴差阳错与烨国皇帝扯上关系,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夜殊颜原以为一切都会终结在夏雨晴失足落水身亡之下,只是他不曾想到,百年来未曾发生过异变的星象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令一切都走向了未知。

    这样的未知让夜殊颜难得的产生了几分恐惧,所以他将自己最信任的一个丫头送到了这个异数的身边,保护夏雨晴,企图修正星象的轨迹,却不曾想到一切仍旧无从改变。

    夜殊颜亲眼看着夏雨晴落水之后,原本已经黯淡下去的那颗代表着夏雨晴的星辰,以一种令人吃惊的方式重新恢复了亮光,并且迸射出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光芒。更看着这颗原本并不起眼的星辰一点一点的侵袭整片夜空,在改变自己这条轨迹的同时,也改变了与之接触过的乃至不曾接触过的所有人的轨迹。

    她就像一只突然出现的蝴蝶,将所有全都扇离了轨道却又不自知。

    那段时间,夜殊颜就那么看着这个叫做夏雨晴的女孩子辗转于四国的各个角落,跟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接触着。

    颖玥有句话说的没错,这个丫头明明异常胆小,不会文更不会武,唯一能看得过去只有那张脸,可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的人愿意围绕在她身边,并非利益,或许只是因为那份干净,或许只是因为那份在她身边不需要刻意隐藏自己的舒适,让人即便知道她的一大堆缺点,却还是无法不被那样的欢脱所吸引,即便是他亦如此。

    他看着夏雨晴和风霆烨磕磕绊绊,看着她跟自己的亲人插科打诨,看着她跟好友们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看着所有人既无奈却又包容着她的一切,原本在岁月的磨砺之下早如一潭死水的心湖竟是在他不曾预料之下荡起了涟漪。

    然而,即便星象轨道发生了改变,有些东西却是无从更改的。就比如夏雨晴,准确的说是夏雨晴所居住的这个身体之中延续的血脉这一宿命却是无从更改的,除非付出更为昂贵的代价。

    在夏雨晴与月氏一族之间的选择,夜殊颜没有任何悬念的再次选择了月氏一族,这一次除了责任以外,还有……这上百年来养成的一切以一族的荣辱存亡为优先的使命感与习惯。

    告诉夏雨晴真相的那一刻,夜殊颜成功从这个好似对什么都可以乐观处之的女孩子脸上看到了心碎,自己到底还是在最后关头打碎了这个女孩子的美梦。

    那一瞬,夜殊颜发现自己的心里罕见的浮上了几分的不忍,只不过这份不忍很快便被他压了下来。

    他就这么看着夏雨晴为了那所谓的未来而震惊不已,又看着夏雨晴为了可能延续在自己孩子身上的宿命而对自己冷言相向,那一刻夜殊颜恍然看到了当年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恳求自己的那个女孩,看到了之前为了夏雨晴的未来而细心考虑的那个女子。原来,不管是怎样柔弱的女人,一旦触及了她们的底线,她们同样可以如男子一般强硬起来,捍卫自己所想捍卫的东西。

    如果说夏雨晴的那句突然强硬只让夜殊颜惊讶了一瞬,那她最后的那一句话却是真真正正的撼动了夜殊颜的心。

    她说:“夜殊颜,你真的有心吗?”

    心吗?颖玥对于父母的那份渴望,早在被送到那个地方之时已经被他所磨灭舍弃。对待朋友亲人的那份亲近也早在江诺掐上自己脖子的那一霎那消散殆尽,至于其他的各种情绪更是在岁月的流逝下一点一点的离他而去。他的心早已荒芜得犹如一片寸草不生的沙漠,如何还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心脏在胸膛之中跳动的剧烈震动?当年祭司大人将他带在身边之时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那么告诉他。

    “小姝颜,把心提早关起来的你虽然今后不容易受到什么伤害,但是未来的你必然无法再对别人付出该有的真心,这样的你可是会孤单一辈子的,而这份孤独也会一点一点的蚕食你的理智,将你彻底隔绝在尘世之外,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

    然令他不曾想到的是,在尘世兜兜转转那么多年,不曾打开反倒越关越紧的那扇门却在看到夏雨晴开枪跳崖的那一刻硬生生的被撬开了一道缝。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为了一个人牺牲一切,放弃一切,哪怕是生命,为的只是对方能够安然无恙。

    那个时候的夜殊颜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夏雨晴落崖之后,选择去见夏雨晴直到最后也要守住的那个男人,也就是烨国如今的君王风霆烨一面。明明一切都已经结束,明明只要不闻不问便可再次度过十数年的悠闲时光,好像之前的几次那般。

    风霆烨并不是傻子,即便在最后关头被他们小小的忽悠过,但这种时候还是显露出了他作为一个君主该有的聪明睿智以及过人的洞察力。

    “你们还来做什么?看笑话?你们的目的一开始便是爱妃吧。既如此,如今爱妃已经不在了,你们还留在这里想干什么?看我们如何的狼狈吗?”

    那个时候风霆烨情绪的不稳定,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颖玥甚至试探的问出了:“你不会是想跟那丫头一起殉情吧?”

    夜殊颜本以为风霆烨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却不曾想到,风霆烨沉默了半天,竟是吐出一句话来:“不,朕会等她回来,我们有过约定,约定期限一到,她答应会回来。”

    “那如果到了你们约定的期限,她仍旧不回来呢?”

    风霆烨忽的抬头直直的看向他,虽不说话,但眼底的那份坚定已然暴露了他的决定。

    夜殊颜拧眉:“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能轻而易举的放弃其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个自己不曾拥有过东西,就这么的那么重要吗?

    风霆烨轻笑了一声,坚定不已的告诉他:“因为她是朕的一切,这个国家朕可以放手,这个责任朕也可以交付他人,可她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只能属于朕!”

    那一刻,夜殊颜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里那扇被撬开了一条缝的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大半。

    夏雨晴的离开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夜殊颜亲眼看着无数人为了她的离去而伤心愧疚,看着无数人为了她的离去而悲伤动容,不同于她的母亲与自己当年养育的那个孩子,她的出现在那么多的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看着那么多人的痛苦,夜殊颜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开始那个女孩的反叛,前朝的覆灭,乃至她最在乎的男人死去,女儿流落民间,背负亡国仇恨,或许都可以算是她的罪有应得,怪不得他人。可后来呢?夏雨晴的娘亲,还有夏雨晴她们又犯了什么错?错在不该成为她的后嗣?

    他用着自己自以为是的博爱,强逼着她们牺牲了自己换取她们在乎之人的安稳,却忘却了因为她们的离去,成全了自己完成使命,保护月氏的心安理得,却造就了多少人的痛苦。自己当初责怪烟儿自私,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

    站在山巅的那一刻,冷风迎面吹来清醒了他混沌的脑袋。那一刻他终于清醒了过来,这一辈子……从江诺到祭司大人,再到烟儿,烟儿的女儿,再到最后的夏雨晴,他自以为自己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护住了应该守护的东西,却不知自己何时假借着守护之名,肆意的伤害了他人,早已沾染了一手的鲜血。

    清醒过来的一瞬,夜殊颜忽的明白了祭司当年说的那句话,一辈子只知道龟缩在清冷之下,连心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荒芜的人,直到最后都不能在这世上留下半点痕迹,更明白了那年月色之下祭司的那句感叹。

    他说:“小姝颜,不要以为活得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当你发现不管过了多久,整个天下最后剩下都只有你一人,那时候你便会发现,在时间之中永远停止不动的你才是这世间最折磨人的酷刑。”

    那一刻,夜殊颜终于体会到了祭司对他说那些话的真实用意,更明白了历尽千帆,过近百年的时光,当过往的那些人全都成了他所背负的罪孽之时,他该如何斩断这一罪孽的根源——用他无尽且无趣的生命去换取被所有人牵挂之人的归来,去换取宿命的终结。

    再次踏上神坛的一瞬,夜殊颜忽的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那一刻,逆着的强光之下,他仿佛看到了那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白衣少年摸着自己的头告诉自己是时候接下他的责任时面上的欣喜与期待。原来那个时候他是想告诉自己只有真正卸下了担子,才能得到解脱。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宁愿自己从不曾被命运所眷顾,不被选中,不被刮目相看,不被有幸青睐。他只想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与家人一起过完他平凡的童年,走过亲朋簇拥的少年,步入神采奕奕,无比气盛的中年,最终踏入白发苍苍,与身边之人相扶相依的老年。而不是一辈子被使命所束缚,压抑一生,沉默一生,孤苦一生。

    那个人有句话说的没错,万事终有代价。在所有人眼中他们是神的宠儿,可只有他们知道为了这个宠儿的名号,他们披荆斩棘,沾染了多少的罪孽,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又经受了怎样的孤独!

    ------题外话------

    感谢zyue227的2张月票、13915599817的1张月票

    么么哒(づ ̄3 ̄)づ╭?~

    对于这个人,我的感觉一直是粉复杂的,大结局的时候黑过他一次,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他既然坐在了那个位置之上,势必得担起那个位置的责任。这份责任也一直僵持到了最后,无关负责与否,只是在百年的岁月之中成为本能卸都卸不下来。最后还想声明一个的是,大结局里面换女主回去的那个人并不是夏铭轩,而是夜殊颜╮(╯▽╰)╭没人猜中(众:猜得中才有鬼勒!殴~)

    最后一章番外明晚或者后天早上更,另系列新文《爹地妈咪又落跑了》即将开更,求收求收(づ ̄3 ̄)づ╭?~快到碗里来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七 一年之约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番外九 【完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