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番外一 光(夏铭轩)

第一卷 番外一 光(夏铭轩)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1240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你真当那个孩子是本宫乐意生下的啊?若非当时情况特殊,本宫压根不会将他生下来,那孩子就是个没人要的孽种!是个错误,对,跟你一样就是个错误!你知不知道本宫每次一见到那孩子就会忍不住想到我们犯错的那天晚上,只要一想起这个我就觉得特别的恶心,特别的想把他掐死在摇篮里,掐死在床上!”

    女子近乎凄厉的尖叫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让蹲在窗边,抱着一只小白兔准备给自家母后一份惊喜的孩子吓了一跳。

    高高的窗沿看不清屋内说话之人的样貌,可这个声音却熟悉得让年仅五岁的夏铭轩就是想要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夏铭轩孤零零地站在窗子下面,第一次发现,原来他心目中那个温柔贤淑的母妃竟然也有这么歇斯底里的一天。

    里面的人后来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进去了,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跑出了那座院子,手中抱着的兔子也已经不知何时滑到了地上,正睁着两只红红的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他。

    一人一兔对视了片刻,那只兔子忽的转了个身,朝着边上蹦蹦跳跳的走了。

    夏铭轩一脸的麻木,脑袋里更是一片的空白。来不及多想,夏铭轩已经本能的跟着那只小白兔屁股后面跑了。

    才五岁多的夏铭轩,还是个手短腿短的萌正太,小白兔撒欢的跑,他就在后面撒欢的追。可惜即便是如此,在一次次的拐弯过后,夏铭轩还是很不幸的跟丢了他的小白兔。

    夏铭轩低喘了几口气,再抬头之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跟着那只兔子走到了一座僻静的院子里面。

    宽阔的院落中央只有一棵参天大树,诺大的树干蔓延到了四面,呈冠状笼罩了大片的庭院,投下阵阵阴郁的斑驳树影。

    夏铭轩一屁股坐在落满树叶的庭院之中,耳后仰天躺在了柔软的树叶之上,伸手挡住了从树影之间投射下来的点点亮光。

    光影绰绰下,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只逃离的小白兔。

    “到最后,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少年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的哽咽,让人莫名的感到了几分的心疼。

    夏铭轩就这么伸手挡住眼睛,仰躺在了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忽的边上传来了一道软萌的女孩子的声音。

    “那个,你没事吧?睡着了吗?”

    夏铭轩没想到这偏僻的院落之中还有人,怔愣的抬起了头,正对上一个小女孩关切的眉眼。

    “你哭了?是摔倒了吗?”小女孩看到夏铭轩那微红的眼眶又是一愣,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铭轩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因为想起某些事情而忍不住难过,感觉有什么东西不自觉的从眼眶里面滑落。原来……自己是哭了吗?

    夏铭轩浑身一激灵,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往脸上狠狠一抹,恼羞成怒道:“我才没有哭,只是眼睛里面进了沙子而已!”

    小女孩被夏铭轩略显激动的吼叫吓了一跳,水汪汪的大眼睛猛地瞪大。片刻后才忍不住微微的笑了起来:“嗯,这里尘土比较多,眼睛里容易进沙子。”

    夏铭轩听到小女孩的笑声,小脸蓦地一红。小心翼翼的抬头偷瞄了小女孩一眼才发现小女孩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穿着一声淡粉色的小纱裙,小脸看着圆圆的很是可爱,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自己,好似会说话般满眼的好奇。

    好奇?夏铭轩恍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偷瞄人家女孩子竟然被人女孩子抓个正着,整张脸更是红得险些滴出血来。

    小女孩倒是没怎么在意,只道这个突然出现在这个院子里的小男孩不小心摔倒了,哭了之后被人看见又觉得不好意思才会这般。

    两人正默默无言着,小女孩的怀中却有什么动了起来。

    夏铭轩被小女孩怀里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不多时便见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从小女孩的怀抱之中探了出来。

    “是小兔子!”夏铭轩惊呼一声,一脸讶异的指着那只从小女孩怀中探出头来,无辜望着自己的小白兔。

    小女孩愣了愣,看了眼怀里毛绒绒的兔子,又看了眼夏铭轩,轻问道:“这只兔子是你的?”

    夏铭轩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小女孩有些不情愿的看了夏铭轩一眼,这才将手中的兔子还给了他。

    夏铭轩将兔子接了过来,对小女孩道了声谢,才抱着兔子转身离去。

    走出庭院的那一刹,夏铭轩不知怎的脚下不由得一顿,鬼使神差的回了次头,远远的依稀看到了那在树影婆娑之下孤零零站着的小女孩。

    空旷的院子里面只有她小小的一个人影,看上去孤单又寂寥。

    夏铭轩不久之前才被狠狠虐过一次的小心脏,忽的像是被什么蛰了一般,痛得发胀,让他匆匆忙忙的转身逃离了这个地方,不敢再回头。

    夏铭轩本以为他与这个小女孩的交集不过是一场意外,以后怕是再也不会跟她见面了。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将一切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之后,意外也就随之而来了。

    在偶然听到自家母妃与那个自己所谓生身父亲的谈话后,夏铭轩便整个人都变得犹若惊弓之鸟了起来,但性子内敛的他并没有似一般不懂事的孩子那样直接冲到柔嘉皇贵妃的面前质问她事情的真相,而是选择将这件事情藏在了心里。

    接连的几日相安无事,让夏铭轩总有种那日发生的事情不过只是自己一场大梦的错觉。

    在之后的日子里夏铭轩无数次想过如果那个时候不是自己偶然撞破,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个夜晚自己再一次的撞见了柔嘉皇贵妃与其贴身婢女的对话,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就不用活得那么累了?可惜,这个时候最不靠谱的便是如果。

    夏铭轩永远不会忘记,在蝉鸣悠远的夜晚,他因着太过闷热而在半夜清醒过来,正好撞上了柔嘉皇贵妃与其贴身婢女的谈话。

    “英王……死了?”

    “是的娘娘,奴婢遵照您的吩咐,买通了英王府中的一个小厮,连着半个月在王爷的饭菜之中下了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太医只诊得出王爷身子日渐虚弱,绝查不出是我们动的手。”

    英王,就是那个……自己的生父?!母妃杀了他?!夏铭轩穿着一身的亵衣站在门后,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听着两人仅一门之隔的对话。

    “娘娘,英王已经死了,那小殿下您准备……”

    夏铭轩忽听得那个丫头问起自己,浑身不自觉的一震。

    “那孩子啊……”

    夏铭轩听着柔嘉皇贵妃的声音,身体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

    “原是想着用那个孩子来重获盛宠,可惜即便生的是个皇子还是争不过那个贱人。不过,那个贱人现在都已经死了,再也翻不出声浪来了。那个贱人一死,她的孩子在受宠入不了太后的眼也是枉然。现在这皇宫之中有子傍身之人不多,本宫留着那孩子,为的也不过是为了多一份筹码。皇后那个贱人生了那个多个孩子,本宫要是一个都没有如何能跟她斗?哼,本宫就不信了,本宫的母家比皇后不知风光多少倍,再加上这一个孩子,何愁登不上后位?”

    “娘娘说的是。”

    “英王就是太不知道好歹,他说他恋慕本宫,本宫给了他一个机会替他生下一个孩子已是他今生诺大的福分,竟然还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让本宫带着孩子同他一块离开,当真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但愿他的儿子今后别跟他生得一般不识好歹,否则……哼……”

    明明是夏日燥热的夜晚,夏铭轩却忽的觉得很冷,不是一般的寒冷,而是那种犹若冬日冷风刮过身体,刺骨到了极点的寒冷。

    那一刻他多么想冲进门中冲着自己的母妃大喊一句,为什么你口口声声喊我那孩子、他的儿子,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孩子吗?

    然而,那个时候兴许是太冷了挪不动脚,也许是明白这么冲进去他就真的成了柔嘉皇贵妃口中不识好歹之人,夏铭轩直到最后还是没有破门而入,而是选择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原来……原来自己在母妃的眼中不过是一枚用来争宠的棋子,可有可无,连自己的出生都浸透在那丑陋的宫廷算计之中。母妃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掉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英王,那今后她发现自己不如她所想象中的那般优秀,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被其视为污点的自己?

    夏铭轩一脸麻木的走回了自己的卧房,小小的身子蜷成了一团,使劲的汲取着被子之中的温度,却怎么也没法遏制自己的颤抖。

    之后的日子,夏铭轩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有人在自己沉睡之时掐住自己的脖子,那种窒息感每每都让他从熟睡之中猝然惊醒,一身汗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尔后睁着眼睛直到天明。

    这一晚,夏铭轩再次从睡梦中惊醒,瞪着一双眸子紧盯着头顶之上的房檐慢慢平复胸口传出的心悸。

    半晌,夏铭轩还是觉得有些闷,遂小心翼翼的翻身从床上滑了下来,慢慢走出了自己的寝殿。

    夏日的晚夜到处弥漫着一股子的暖意,灯光氤氲,光影陆离。

    夏铭轩漫无目的的在宫道中走着,等到他回过神来之时,发现自己已经循着那日寻找小白兔的道路再一次走到了那间僻静的庭院之中。

    被黑暗笼罩的庭院依稀能够看到几道朦胧的灯光,树影顺着那晚间的阵阵微风微微摇曳着。

    夏铭轩看着那椅的树影,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还不等他转身,忽听得树影之后传来了一阵细细的响动。

    夏铭轩双眸骤然收紧,吓得当场愣在了原地,一脸骇然的看着树影之后微动的树影,片刻之后才见树干之后忽的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却是那天的那个小女孩。

    “是你!”夏铭轩指着小女孩惊呼一声。

    小女孩被他的忽然出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慌忙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夏铭轩怔了怔,还来不及反应便见小女孩朝着自己招了招手,看样子是想让自己过去她那边。

    夏铭轩犹豫了下,还是朝着小女孩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小女孩一见他靠近,立马将他拉到了树后,四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微松了口气,低声问道。

    夏铭轩面露尴尬,沉默了下方才回道:“夜里热睡不着就出来走走。你呢?大晚上怎么还跑出来?”

    “出来走走啊。”小女孩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底尽是羡慕,“没什么,我也是晚上睡不着,出来看看。”

    夏铭轩看了小女孩略显心虚的模样,似是想起了什么,轻笑道:“既然是出来看看,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小女孩闻言忍不住嘟了嘟嘴巴,一脸别扭道:“因为奶娘不肯我到处乱跑,除了这个院子我什么地方也不能去。要是被她发现我偷跑出来,又要被她骂了。”

    “哦,这样啊。”夏铭轩看着小女孩那微鼓的圆脸,不知怎的,刚刚还压在心头的那份沉重却是消散了不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小女孩的圆脸,看着小女孩那被自己戳得微微凹进去的小脸,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唔……”直至小女孩有些不适的发出了一声轻吟夏铭轩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怔了怔慌忙将手收了回来,“对……对不起。”

    小女孩揉了揉自己微疼的小脸,倒是不怎么在意,淡笑着回了句:“戌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戌哥?”夏铭轩一愣,还不等他说什么,小女孩已经主动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笑得一脸灿烂道:“戌哥,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嗯?”

    夏铭轩未置一词,硬是被小女孩猫着腰,咯咯笑着拉出了庭院,朝着庭院后方冲了过去。

    小女孩的手小小的很软,紧紧交握在一块,说不出的亲密。空气之中依瞎能闻到那从小女孩身上传来的淡淡奶香味,配合着小女孩那轻松的笑声,让夏铭轩也不自觉的被她感染,原本微垮的唇角也慢慢的扬了起来。

    清澈的河水循着边上假山的边缘流到了岸边,干净的水池之中栽种着大片已经绽放开来的睡莲,宽大的荷叶下条条的锦鲤偠妒牛呆夂觯苁嵌恕?

    夏铭轩被小女孩欢天喜地的带到了河边,尔后眼睁睁的看着小女孩把鞋袜给脱了,快速的坐到了河边将那白嫩嫩的信丫给浸到了水中。

    小女孩感受着自脚下传来的微凉,发出一阵满足的轻叹,却发现夏铭轩许久都不曾坐到自己身边,有些疑惑的转头?”

    夏铭轩看着小女孩那双在月色之下越发明亮的大眼睛,踌躇了片刻还是坐到了小女孩的身边,学着小女孩的样子将鞋袜脱了,晃悠着信探入了河中。

    夏铭轩感到了流水从脚下流动的清凉感,不自觉的全身都放松了下来,轻舒出一口气,刚一抬头便见小女孩一脸期待的盯着自己,眼中的亮光竟是比天边的星辰还要耀眼。

    “戌哥,舒服吗?”

    “嗯,很舒服。”夏铭轩点了点头,笑得越发的真诚了起来。

    “戌哥笑起来真好看,为什么之前看到戌哥的时候戌哥都板着一张脸,不多笑笑呢?”小女孩晃动着信丫,扭头一脸天真的问道。

    夏铭轩脸上的笑意顷刻间收敛了不少,微垂下了头,闷声道:“因为戌哥遇见了不开心的事情。”

    “不开心的事情?”小女孩瞪大了眼睛。

    “嗯,不过已经过去了。”

    小女孩看着夏铭轩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的模样,嘟着嘴晃着小脑袋沉思了片刻,双眸忽的一亮,“有了,戌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夏铭轩伸手想去抓小女孩的手,却终究迟了一步。小女孩哒哒哒的冲到了花池另外一边的草丛之中,夏铭轩只听得阵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片刻后,一点一点亮晶晶的小东西便慢慢悠悠的朝着自己的方向飞了过来。

    夏铭轩看着那一片片亮闪闪的萤火虫,彻底的怔住了。

    “戌哥戌哥,看,漂不漂亮?”小女孩从草丛之中复又冲了出来,圆圆的小脸之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把拉起坐在池边的夏铭轩激动的大喊道。

    大片的萤火虫稀稀落落的飞舞在两个孝的身边,美得不可方物。

    夏铭轩被小女孩脸上纯粹的笑意所感染,终于重新扬起了笑容,伸手擦了擦小女孩脸上那因着刚刚冲进草丛而沾染的泥土,柔声道:“嗯,非常漂亮。”

    “那戌哥开心吗?”小女孩乖乖的任夏铭轩擦着脸,一脸期待的仰起头,急切的问道。

    夏铭轩愣住,这才明白小女孩特意引出这些萤火虫的缘由,双眸之中波光涌动,淡笑道:“嗯,哥哥很开心。”

    小女孩看着夏铭轩脸上那不似作假的轻松笑容,这才放心的笑了起来。

    两个孩子欢快的笑声在午夜清冷的河水边上不停的回荡,直至那些个围绕在他们身边的萤火虫渐渐散去,一只只飞向了不远处的宫墙尽头。

    “唔,飞走了。”小女孩跟着夏铭轩坐回了河边,看着那些渐渐远去的萤火虫,眼底闪烁着说不出的失落。

    夏铭轩看着小女孩圆嘟嘟的侧脸,不由得失笑:“没事,飞走了还会回来的。”

    “嗯。”小女孩敷衍的回了一声,双眸却还总盯着那些萤火虫消失的地方,说不出的羡慕,“真好呢,萤火虫能飞出去看看外面再回来。”

    “你想出去?”

    小女孩头如捣蒜,尔后嘟了嘟嘴一脸不高兴道:“嗯,我想出去看看,可是奶娘不让。”

    夏铭轩沉默了下,眼底划过一丝的深思,不等他开口。

    小女孩已经恢复了过来,有些讶异的问道:“对了,戌哥,你的那只小兔子呢?”

    夏铭轩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淡笑道:“小兔子在戌哥的寝殿里,戌哥下次再带它来跟你玩。”

    “嗯嗯!”小女孩大喜过望,两只大眼睛都笑成了两弯的月牙儿。

    无人知晓,就在那个与平常无异的夜晚,两颗同样寂寞的心一点一点的靠近,砰然跳动出了同样的旋律。

    之后,夏铭轩便开始频繁的造访起了小女孩的庭院,两个人开始一起在高高的大树上乘凉,趁着空寂无人的晚上去小池边上玩耍,看萤火虫。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过轻松的日子让夏铭轩一度忘记了还有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母妃,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因此背负的责任,直到现实再次给了他一记迎头痛击。

    皇宫之中不少人知道夏铭轩在五岁的时候养过一只兔子,夏铭轩非常疼爱这只小兔子,却鲜少有人知道后来那只兔子后来为何消失不见。然而夏铭轩这个主人却分外的清楚,他的兔子是被他看似端庄华贵的母妃私下里让人给活活弄死的。

    “轩儿,不过是只兔子,没了就没了吧。再说了,男孩子养只兔子难免让人笑话你玩物丧志,你父皇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乖,以后母妃再另外帮你找一只。过些日子你就要前往殷町宫学习了,只要你以后能在那太傅好好学东西,得你父皇的宠爱,就是你想要只大老虎,母妃也给你弄来。”

    夏国皇室不同于别的国家,皇子年满六岁必须送往宫外的殷町宫修习诗书礼乐,弓艺骑射,直至年满十六岁方可回宫,为的便是让皇室的未来继承人们远离后宫的争端,平安成长为治世之才。

    夏铭轩看着自家母妃那温柔之中暗藏怨毒的模样,心下一颤,面上却故作不知,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那之后,夏铭轩躲在寝殿的小院子里面,亲眼看着柔嘉皇贵妃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将自己那只失踪的小白兔送入了小厨房,开膛破肚。

    夏铭轩从头到尾将那些人的行为看在眼里,眼眶通红,却无能为力。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浮现出一股子森森的恐惧,母妃觉得这只兔子影响了自己,所以毫不留情的杀了它,那有朝一日她发现他的身边又出现了能够影响他的人或物,会不会也这么对待他们,就像对这只小白兔一样?

    这般想着,夏铭轩的脑中不受控制的出现了小女孩那张笑得异常灿烂的小脸,浑身蓦地一震。

    第一次,夏铭轩痛恨起了自己的无能为力,痛恨起了自己的弱小。他要变强,必须变强,强到不再受制于人,强到能够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强到能够留住那份好不容易找到的温暖。

    临近六岁之时,夏铭轩下定了决心,将目标放在了那个万万人之上的位置。

    出宫之前,夏铭轩去找过小女孩最后一次。

    “戌哥要走了?”小女孩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舍的看向夏铭轩。

    夏铭轩淡笑着摸着她的头道:“嗯,戌哥要走了,小妹妹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戌哥回来了之后就……就娶妹妹做新娘子好不好?”

    “新娘子?”小女孩一脸疑惑的问道,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尽是疑惑。

    “新娘子就是以后可以跟哥哥永远在一起的人,那个时候哥哥就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出去外面看外面的各种东西,然后两个人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妹妹愿意吗?”

    小女孩听完双眸猝然亮起,不住的点头道:“愿意愿意,晴儿想跟戌哥永远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来,打勾勾。”

    夏铭轩被小女孩拉着手打勾勾,面上却是有几分不确定:“晴儿?是你的名字?”

    夏铭轩这才恍然想起,平日里一直叫着她小妹妹,竟然忘记了问起她的名字。

    “嗯嗯,奶娘她们都叫我晴儿哦,戌哥也要记住晴儿的名字,晴儿以后要做戌哥的新娘子,新娘子……”

    “嗯!”

    微风拂过,模糊了茂密树影之下淡笑着做着约定的二人。

    晴儿晴儿晴儿……整整十年,这个名字一直刻印在夏铭轩的心中,不曾消散。

    时光的流逝不曾抹去两人之间曾经温暖而又深刻的忧,反而让当初那一点点的温暖悸动于思念之中凝聚成了坚不可摧的信念与爱恋,当初的约定也由诺言一点一点变成了执念。

    十年光阴荏苒,当夏铭轩有了足够的能力,怀揣着满腹的喜悦回到夏国皇宫之时,迎接他的不再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儿,而是那荒废了许久的空荡荡荒寂庭院。

    夏铭轩没想到十年的努力等来的是这样的结果,更没有想到再一次遇上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之时,她已经嫁作他人妇。

    曾经的约定成了笑话,满腔的感情也成了东逝的流水,无从捉摸!可他仍旧固执的认为,他的晴儿对他是有感情的。

    在得知那个自己心心念念,口口声声答应了自己要做自己新娘子的小女孩竟然是自己名义上被胡乱塞出去和亲的惺妹后,夏铭轩越发的肯定,他的晴儿还是他的,只是被人抢走了而已。

    十年的蛰伏,让夏铭轩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森森铁律,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得自己去拿,哪怕是用抢的,用逼的,用一切可能用得到的极端手段,过程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自己的东西,那份仅属于自己的温暖。

    就为了这个,他亲自冲到了烨国,乃至于在重伤之后仍旧关注着那群人的一举一动。在他的心里,他可以丢弃一切,放弃一切,只有她……他决不能放手,因为那是他执着了一辈子的信仰,是支撑着他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动力。

    然而,夏雨晴毫不留情的反抗打碎了他的期望,他本以为只要把人抢回来,他就可以跟着她得到幸福,履行诺言,陪着她看遍外面的世界,开开心心过一辈子。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当初誓言要跟自己永远在一起的人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会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反抗自己!

    那一刻,夏铭轩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脑袋之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绷断了。等他回过神来之际,他的手已经掐上了对方的脖子,并且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忧。

    反应过来的夏铭轩看着那双熟悉而陌生的眼睛,后悔与伤痛的情绪在心头交织着。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为什么要在与我约定好之后还爱上别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

    内心之中那只蛰伏了多年的猛兽终于忍不住露出了锋利的爪牙,露出了它嗜血而残忍的一面。

    既然你已经选择离我而去,飞向了不属于我管辖的这片天空,那就别怪我生生折断你的羽翼,将你纳入我为你打造的金丝牢笼之中,让你一辈子都再也离不开我,那个时候的夏铭轩心里不无疯狂的想到。

    可惜,他的这一打算最终还是在那个抢走了他最重要的她的男人手下成为了泡沫幻影。成王败寇,无可厚非。

    被丢进牢笼的那一瞬,他已经分不清是庆幸与失落哪一方面居多了。庆幸自己到底没有疯狂到真正做出伤害他本最想保护之人的事情,失落自己到了最后,活了一世终究是什么都没能拥有,什么都没能得到。

    夏雨晴两个人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中,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们竟不是来痛打落水狗的,而是来告诉自己所谓的事情真相的。

    原来……原来如今的这个她,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她了。

    那一瞬,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痛苦与欢喜交织的滋味,痛苦的是自己盼望了这么久,坚持了这么久,却到底空欢喜一场,到底没能保护好这个唯一让自己在意的人,留住这份属于自己的温暖。欢喜的是,还好,还好不是自己自作多情,这份感情并非自己一人独守,她至始至终都不曾背离过自己。

    不得不说,那个男人总是懂得如何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给予其致命的一击。

    “夏铭轩,好好想想爱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那个男人暗含深意的话语在那间幽静的牢房之中不停的回荡,带着骇人的讽刺。他努力了一辈子,最终换来的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弄死了自己唯一爱过的人,多么残忍,又多么讽刺,多么可笑!

    本以为,一起到此为止,他终于可以结束了自己这无果的一生,结束这段没有结局的追逐,却没想到那些个老头子的自作主张生生将他从鬼门关再一次拉了回来。

    “四皇子,太子殿下已经被烨国之人给彻底迷惑了,请您为了整个夏国的未来,担起大任啊!”

    多么冠冕堂皇的话啊!可惜自己早不是当初那个对什么都轻信的黄毛小儿了。而且谁又能知道,他想要的从一开始就不是这所谓的万里江山,之所以想坐上那个皇位,不过是因为只有站在顶端,拥有绝对的权利才能保护好他想要保护的那个人而已,可是现在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那现在什么又是有意义的呢?夏铭轩用了数月的时间重整旗鼓,再一次找上了那个占据了他心爱之人躯体的人儿,想要把那个不知道在何方之人找回来。可惜,他再一次失败了。

    夏雨晴开枪的那一瞬,夏铭轩忽然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固执的找夏雨晴等人的麻烦。只因为他把那个被他视为了一生信仰的人丢了,丢了信仰,丢了赖以生存的意义,任他再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的。

    跌落进悬崖的一瞬,夏铭轩仰头看着那水蓝的天空,脑中一片空白,心底却是终于解脱的轻松与雀跃。

    眼前被黑暗侵蚀的一瞬,他脑中所想的是,终于结束了。

    佛说,人堕轮回,那等他死了之后进了地狱,不知那忘川河畔,奈何桥前,是否会有人遵照着约定等着自己见她最后一面?如果人真的有来世,他还能不能奢求再见她一面?

    怀揣着这样的一份希冀,夏铭轩怎么也没有想到再醒过来之时,周围会是这样一副陌生的景致。

    来来往往的车流,喇叭声叫喊声汇成了一片,不远处的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个个衣着华丽,行色匆匆。各种各样陌生的高楼大厦,平地而起,令人晕眩。

    淅沥的雨丝飘散于空气之中,洒落在来往行人手中各式的雨伞之上。

    夏铭轩无力的坐在一处破破烂烂的小巷子边,没有理会一旁行人或讶异或惶然的注视,伸手遮挡住了自己异常狼狈的脸,到底……到底还是……

    “那个,你没事吧?”

    就在夏铭轩苦笑着自暴自弃之时,忽听得一道轻柔的女声从头顶之上传了过来。

    夏铭轩浑身一震,缓缓的将手放了下来,怔怔的看着这个站在他面前手中还撑着一把淡紫色遇上的少女。

    全然陌生的穿着,完全陌生的脸,但那双眼睛,那说话的语气,即便过了千万年,他都不会忘记。

    “那个,你没事吧?睡着了吗?”

    “你哭了?是摔倒了吗?”

    “嗯,这里尘土比较多,眼睛里容易进沙子。”

    “戌哥笑起来真好看,为什么之前看到戌哥的时候戌哥都板着一张脸,不多笑笑呢?”

    “戌哥戌哥,看,漂不漂亮?”

    “那戌哥开心吗?”

    “真好呢,萤火虫能飞出去看看外面再回来。”

    “戌哥要走了?”

    “愿意愿意,晴儿想跟戌哥永远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来,打勾勾。”

    “戌哥也要记住晴儿的名字,晴儿以后要做戌哥的新娘子,新娘子……”

    过往的一幕幕好似流水一般从眼前缓缓流过,初时的小心翼翼,一起在荷花池边看萤火虫的温馨悸动,再到最后的一同站在落英纷飞的大树之下许下约定的欣喜与坚决。一桩桩一件件都好似发生在昨日。

    原本犹若棉絮一般悠悠落下的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躲在乌云之后的朝阳一点一点的跳了出来,照耀着整片大地。

    “你……没事吧?”

    站在夏铭轩面前依旧撑着伞的少女再一次问了一句,耀眼的阳光站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

    少女眼中跳动的光彩让夏铭轩一度想起了那日在荷花池边小女孩倒映着萤火虫的双眸。

    那一瞬,他知道,他终于找到了属于他的光。

    ------题外话------

    感谢可爱的紫色、shubiyao、但求君无忧、鹰之舞、18251424209的1张月票、13457224569、颜若纯的2张月票

    感谢1061361657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15312320630的全五分评价票和月票

    感谢兔兔兔兔兔兔兔兔的10朵鲜花

    么么哒(づ ̄3 ̄)づ╭?~

    其他番外的更新时间请见评论区置顶书评
(快捷键 ←)上一章:大结局 下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番外二 结(燕染离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