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戏开场

第一卷 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戏开场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2793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邵子唐刚一回到邵家,便马不停蹄的冲到了新房去跟自己的新娘子见最后一面,这一面见完,下一面便只能等三日之后洞房花烛夜掀开盖头的那一刻了。

    刚一走到房门口,邵子唐便见自家娘亲笑靥如花的从屋内走了出来,见到邵子唐还愣了一下。但随即的邵夫人便欢天喜地的上前拍了拍邵子唐的肩膀,捂着嘴低笑了一声,丢下一句:“儿子,你还真是娶了个好媳妇啊,有眼光,哈哈哈……”扬长而去,丢下邵子唐一人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邵子唐推门而入之时,晏庭芳刚刚换好大红嫁衣,一袭大红色的嫁衣包裹着其玲珑有致的曲线,大红嫁衣的边上绢绣着各式华丽的花鸟,看上去越发的华贵。

    “你回来了?”晏庭芳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一张略施了粉黛的脸上满是明显的喜悦。晏庭芳的肤色本就极白,这会子穿上了大红的嫁衣越发的衬得其面若桃花,艳若桃李。

    邵子唐看着这一幕,心头忽的一震,唇角微勾,上前握住了晏庭芳的手,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晏庭芳比邵子唐略矮一些,邵子唐从身后抱住她正好可以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微垂下来的头也正好可以搭在她的肩膀之上,享受着洋溢于鼻尖的属于彼此的气息。

    “怎……怎么了?”这还是邵子唐第一次对自己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晏庭芳脸色微红,有些意外的问道。

    邵子唐闻言脸也有些红了,刚刚看到晏庭芳的那一霎那,他心里只想着要把这个即将属于自己的女人锁在自己怀里,压根不曾多想便做出了这放在平日里绝不可能做出的举动。

    这会子听到晏庭芳的询问,他才恍然惊醒,虽然有些羞涩却还是贪恋着怀中的温暖,不愿放手,同样红着一张脸道:“你今天……很漂亮。”

    晏庭芳一愣,羞涩过后却有觉得有些好笑,实在很难想象平日里那么意气风发,对什么都好似不屑一顾的这个男人,原来也有如此纯情的一面。

    两人没有再说话,就这么紧紧相拥着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欢愉。

    半晌,邵子唐忽的像是想起了什么,略微抬头看了晏庭芳的侧脸一眼,轻问道:“你刚刚跟娘说什么了?娘怎么那么高兴?出去的时候嘴巴都快咧到天边去了。”

    晏庭芳愣了一下,尔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脸上的红晕也一下子蔓延到了脖子下方。

    邵子唐越发不解,索性放开了怀中之人,走到她的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道:“怎么回事?是娘跟你说了什么吗?”

    “不……不是。”晏庭芳踌躇的抿了抿唇,“是我。”

    “你?”

    晏庭芳点了点头,伸手拉起了自己右手手臂上的衣袖,让其能够看清自己手臂之上的那血红一点,淡笑道:“我只是告诉她,我还有这个。”

    邵子唐双眸骤然收紧,脸色也是一变,顾不上其他,上前一把握住晏庭芳的手。

    晏庭芳被邵子唐抓得生疼,却没有抵抗,放纵着他在自己的手臂上摸索确认。

    邵子唐盯着那个小红点瞧了好一会儿,这才确定自己并非眼花,双眸瞪得更大了些,不敢置信的看向晏庭芳道:“守宫砂!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晏庭芳复杂的看了邵子唐一眼,轻叹一声道:“即便是在妓馆之中生活的女人也分成好几种,一种是卖身不卖艺的,一种是卖身又卖艺的,还有一种是卖艺不卖身的。我是艺妓,刚好属于最后的一种。所以我现在……还是完璧之身。”

    晏庭芳刚一说完,便被邵子唐一把拥入了怀中。晏庭芳伏在他的胸前,感受到了其心头的震动,双眸之中翻滚的情绪有些复杂却并不惊讶。

    虽然一直说喜欢自己,所以可以包容自己,不在意自己的出身,可只要是个男人,便多少都会介意自己的女人在遇上自己之前是否还有过其他的男人,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这个男人在不知道自己并非完璧之身时还能接纳自己,又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一番说不出口的激动过后,邵子唐才算是稍稍冷静了下来,抬头看向晏庭芳,有些不悦道:“既然你根本就没有……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们?”

    如果晏庭芳能够早点告诉他们这些的话,后面的这些事情说不定就不会发生了。

    晏庭芳深深的看了邵子唐一眼,眼底划过一丝的黯然:“不是我不想一开始就告诉你们,而是刚开始的时候你对我不冷不热的,我便是说了又如何?你会信吗?而且我是不是完璧之身在外面的那些人眼里原没有什么区别,说了他们也照样不会对我有所改观。在他们眼中进过妓馆,还待了那么久的女人能有多干净?就算勉强留下完璧之身,也是不会被人瞧得起的,非但瞧不起,说不准还会被人说故作姿态。”

    邵子唐听出了晏庭芳话中的一丝自卑与惶然,脸色微微一变。

    不可否认,晏庭芳说的没错,如果她在一开始就说了这件事情,他可能会信,却会觉得其对自己有所图谋,故作姿态,对其产生不该有的偏见,反倒容易致使两人失之交臂。

    初时的震惊喜悦过去之后,浮上邵子唐心头的是晏庭芳对自己有所隐瞒的不悦,而现在又一次冷静下来,邵子唐却能从晏庭芳方才的只言片语之中联想到其当时的种种辛苦。

    一个背井离乡,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女孩子,不得已藏身青楼,伺机而动,一方面要违拗着自己的心意去服侍那些其不喜的恩客,一方面还要隐藏身份,伺机窥探敌人的情报,为今后的报仇做准备,而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她却还努力的保护着自己身为女人的最后一丝坚持。

    说出来不过两句话,谁又能知道她为此付出的努力与代价?许是因为这些年的时刻隐藏,步步为营的生活,让她养成了如今这般小心翼翼,却又隐忍坚定的性子。

    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怪她?是自己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没有足够了解她,让她开不了这个口。错的是他,不是她!

    想通这一点,邵子唐的心中五味杂陈,看向晏庭芳的目光也越发的怜惜了起来。

    等不及邵子唐开口,晏庭芳便又兀自补了一句:“而且娘亲生前曾经告诉过我,一个人若是真心喜欢你,在乎你,他便不会在意你的过去,只会关注着你的内里,你的未来。所以我想赌一把,看看你是不是……”

    晏庭芳说着禁不住揪紧了邵子唐的衣领,轻吐出两个字来:“谢谢……”

    谢谢你让我赌赢了,谢谢你在不知道一切之时还愿意看清我这个人,珍惜我,接纳我。

    邵子唐闻言怔了一怔,片刻之后,方才伸手摸了摸晏庭芳的头,轻笑一声道:“不,是我要跟你说谢谢。”

    谢谢你在还未遇见我之前坚守着如今我们可以共同守护的东西,谢谢你愿意包容我,把自己交给我。

    晏庭芳有些诧异的摇头看向邵子唐,还来不及说话,便被其先一步堵住了嘴。

    细细的微风从不远处的窗口吹了进来,拂动屋内挂起的大红喜帐,红帐翻滚之间,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两人紧密相拥,没有一丝间隙的身影。

    那是互通心意的人才有可能拥有的契合,也是仅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幸福。

    自打知道自家儿媳妇出淤泥而不染,即便在妓馆里面待了那么久还是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后,邵夫人对晏庭芳的态度却是越发的好了。

    之前还不明真相的邵夫人已经对晏庭芳很是看重,如今更是多了几分疼惜,真真是直接把这个儿媳妇当成了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连邵子唐这个亲儿子都不曾受到她这样的礼遇,为此,邵子唐还开玩笑的抱怨过一句:“娘,孩儿究竟是是不是您亲生的呀?你对她可比对孩儿好多了。”

    结果得到了邵夫人毫不留情的一句回复:“芳儿能够跟娘生小孙子抱,你行吗?一个大老爷们还跟自己媳妇儿争宠,也不知道害臊!等你生得出孙子再来跟娘讨论你是不是娘亲生的这个问题吧。”

    “……”邵子唐当场无语了,嘴角微抽着想到,娘您就是想抱孙子想疯了,你这孙子也得仰仗着你儿子我辛勤耕耘,努力播种才行啊!否则人一个女孩子,你让她自己一个人怎么生?

    当然,邵夫人对晏庭芳这份疼宠太甚,也会招致一些麻烦。就冲着邵夫人对她的那份偏袒,邵氏一族之内便不知有多少人开始对晏庭芳眼红了。而人一眼红嫉妒便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这种时候,晏庭芳的过去便被不厌其烦的一翻再翻拿出来说事了。

    晏庭芳当初所在的迎春院便在烨国京城,虽然早已被风霆烨等人一锅端了,却到底还有不少人记得。加之之前迎春院被端用的是通敌的罪名,邵氏一族胡乱蹦跶的人最后甚至打出了晏庭芳是敌国奸细,决不能进邵氏一族的名头。

    在宫中不遗余力的收集八卦的夏雨晴听到这个流言之时,嘴角一抽,实在想不出如今放眼四国还有哪个国家算得上是烨国的敌国,这些人绝壁是脑残不解释啊!

    对于这些寻衅滋事之人,邵夫人这些天一直在忙着筹备二人的婚礼,一开始根本懒得搭理这些到处蹦跶的跳梁小丑,岂料这些人一点也不懂得收敛为何物,将她的宽容看成了纵容,愈演愈烈。

    邵夫人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竟当即杀到了邵氏总家,当场将那个组织煽动流言的老前辈揍了个半身不遂,到现在都还在床上躺着,并且回来之时顺带血洗了总家一番,丢下一句:“我家儿媳妇清白得很,还是蜀国皇帝的义女,身份尊贵,你们他妈再敢诋毁她一句试试,不等蜀国皇帝发威,老娘就先一刀切了他。”

    至于她究竟是如何血洗的,由于当时的场面实在太过血腥,在此便不多加描述了,咳咳……

    邵夫人这么一闹,总家之人虽然心有不甘,却到底再没有胡乱说半句诋毁之语了。

    经过这么大动干戈的折腾了一番,大婚的日子也悄无声息的到了。

    这日邵家盛况委实空前,大红的喜字,花束遍布在邵府的每一个角落,因着邵夫人一句,她家儿子的婚宴决不能比太傅府和丞相府的差,手下人更是牟足劲了去办,是以当天到场的人也是出奇的多。

    喜庆的鞭炮混合着锣鼓声于尚书府的上空炸响,临近吉时之际,两位新人相互搀扶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大厅之中。

    大厅之内聚集了不少的官员,邵夫人邵老爷坐在主位之上言笑晏晏的端坐着,一脸慈爱的看着两位新人。而边上坐着的几位邵家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的脸色显然就没有那么好了。

    即便是头顶着大红的盖头,晏庭芳还是能够感受到那来自前方不远处异常不善的目光。

    邵子唐也发现了这一点,紧了紧那与晏庭芳交握的手。

    晏庭芳怔了怔,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温度,深吸了口气,稳定住自己的心神。自己在怕什么?有这个人在自己身边自己还需要怕什么?

    想通这一点,晏庭芳重新抬步跟着邵子唐慢慢的走到了邵夫人二人的面前,依稀听到边上有人高喊着叩拜之语。

    二人照着那人的呼喊跪拜过天地高堂,低下头正准备完成最后的一记夫妻对拜之时,忽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大喊:“慢着!”

    “!”观看成婚的众人倏地一惊,安静的内堂一下子喧哗了起来,这种时候,莫非有人来抢亲?

    坐在边上的几位老人家本就不看重晏庭芳,这会子听到动静,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恨不得真的有人来抢亲,最好是来抢劫的,把人抢走,砸了婚礼更好!只可惜,他们这一次注定是要失望了。

    伴随着那声惊叫,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簇拥着风霆烨二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在场众人一见来人全都吃了一惊,顾不得继续嬉戏谈笑,一个个慌忙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大喊道:“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为什么你是万岁,我就是千岁,好歹差了一个零呢,多活的那个零你准备和谁过去?”夏雨晴暗自嘟囔了一声,很是不悦。

    风霆烨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她的头,从容道:“若真有那么一天,大不了到时候朕把那个零划掉,可不就跟你一样了?”

    跟在风霆烨二人身后的那些亲信闻言忍不住浑身一颤,皇上,娘娘,你们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的秀恩爱,好歹也注意下场合啊!好在现在那些人都跪在地上听不到你们说什么,否则你们的一世英名还要不要了?摊上这样的主子,这些个在旁人眼里无比风光的亲信们,还真是为主子们的形象操碎了心。

    今儿个在尚书府内的官员众多,多数对夏雨晴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故而夏雨晴今天很是装逼的跟在风霆烨的身边,一副温婉贤淑,端庄有礼的模样,看得边上那些个熟悉她本性的人委实不习惯。

    夏雨晴倒是很享受这偶尔的装逼体验,笑容可掬的跟着风霆烨走到两个新人面前,分别扶起两人道:“今儿个你们都是主角,不必多礼。”

    “朕和爱妃只是来参加尚书大婚的,你们也不必太拘礼,都起来吧。”

    风霆烨刚一放话,原本跪倒在地的众人便一个个稀稀拉拉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邵子唐抽搐着嘴角看着提前过来搞突击的两人,面上一副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模样,心里其实郁闷得要死。

    “皇上,您和娘娘怎么亲自过来了?这么早过来朝中的那些政事……”

    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怎么这么早就跑过来了?急着捣乱吗?天知道,如果可以,他压根就不想请这些货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啊喂!

    风霆烨双眸微微流转,似是看出了邵子唐心中所想,似笑非笑道:“爱妃有先见之明,昨儿个晚上陪了朕整整一个晚上,让朕得以将这几日积压的朝政全部处理完,今儿个才能这般悠闲的提前过来参加尚书你的大婚而不误朝政!”

    夏雨晴闻言脸色一红,恼羞成怒的瞪了风霆烨一眼,这丫的还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昨儿个晚上他明明趁人之危,折腾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要不是顾念着今天还要参加小尚书的婚礼,她怕是到现在还下不来床呢!就这样,这货竟然还敢说自己整宿都在处理朝政!总攻大人,边上那些一脸感动的臣子要是知道了真相,会哭的!

    “怎么,尚书大人不欢迎我们?”风霆烨看出了邵子唐眼中的不情愿,双眸微凜,戏谑的问道。

    邵子唐眉峰一抖:“……不敢,皇上能来臣的婚宴是臣的福气。”

    “那就好。”

    “……”

    夏雨晴轻咳了两声,压下脸上的热意,走到晏庭芳的身边,亲热的拉着她的手臂笑道:“当然要早些过来了,不说小尚书与皇上亲如兄弟,就是这宴姑娘的家人多数都不在烨国。满打满算也不过只有一个云曦亲人在这,云曦是本宫宫中之人,这么说来,本宫也算是晏姑娘的一位娘家人,晏姑娘成婚,本宫怎么能不来?”

    夏雨晴说着还朝云曦投去了一枚小眼神,云曦立马会意的上前道:“可不是,没想到芳姐姐的婚期这么赶,父皇和母后虽然得了消息很替芳姐姐高兴,却因为路程问题,没法子立刻赶过来。无法之下只好拜托我和晴姐姐过来给芳姐姐勉强撑撑场子,省得有些不长眼的以为芳姐姐家里没人好欺负,嘴碎中伤,横加阻拦。”

    云曦此话一出,坐在边上的那些个老头子一个个全都变了脸色。

    现如今,烨国谁人不知他们皇后娘娘身边的那几个丫头片子一个比一个厉害,尤其是这个叫云曦的小丫头,可是蜀国名副其实的皇储殿下。

    蜀国的皇储殿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小丫头就是蜀国未来的皇帝!这样一个人却叫那个新娘子姐姐,也就是说那天邵夫人对他们放的那些狠话是真的,绝不只是吓唬他们,那个新娘子真的就是蜀国皇帝的义女!

    边上原本准备看戏的那些个官员闻言也是一惊,就说他们皇上怎么突然之间跑来参加婚宴了,便是前不久太傅大人与丞相大人大婚之时,也不见皇上这么早就赶过来凑热闹。原来不是为了尚书大人,而是为了这个新娘子!

    最近外面都传说这位新娘子的风评不太好,没想到来头竟然这么大!一个让皇上和皇后娘娘这般重视,还让那个云姑娘这般维护之人,怎么可能如外面传说的那般不堪,看样子流言真的不能尽信啊!

    夏雨晴看了一眼众人或惊讶或惶恐或恍然的表情,又看了一眼坐在边上那几位老人家煞白煞白的脸色,禁不住得意一笑。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哼,让你们欺负夏姑娘,知道厉害了吧?不枉自己昨儿个晚上舍身喂狼,哄得某禽兽今儿个一大早便带着自己来参加婚宴。

    邵夫人适时的出声打破了屋内的宁静,站起身来冲着莞尔一笑道:“有什么事情还是待会再聊吧,吉时都快过了,先拜堂吧。”

    “对对对,先拜堂,要是误了人新娘子的吉时我们可就罪过大了。”夏雨晴如梦初醒,慌忙接着邵夫人的台阶下了,拉着云曦往边上撤开,让出空间让人拜堂。

    夏雨晴退开之时,还很是默契的与邵夫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尽是得意。

    邵夫人见状忍不住捂嘴一笑,引得边上的邵老爷莫名的看了她一眼,疑惑道:“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觉得那丫头鬼灵精怪的,倒是很对我的胃口。当年我们要是多生个儿子,一定把她也抢来给我们做儿媳妇。”

    邵老爷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邵夫人说的是夏雨晴,忍不住伸手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心道,夫人,就是我们真的多生了一个儿子,他也铁定不可能抢得过那个精明的风小子的。

    不过这话邵老爷当然是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的,没必要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设想破坏了他们夫妻两的感情。

    拜过堂后,一对的新人便被众人欢天喜地的簇拥着进了新房。

    相比起燕染那场异常混乱的大婚,邵子唐的婚礼可以说是异常的顺利。

    不过这也是必然的,邵子唐弱冠之前以前一直都是十岁小孩子的正太模样,哪怕他的身家背景再庞大,本身的才华再厉害,与风霆烨的关系再好,也没有多少姑娘钦慕,更没有什么大家氏族上门求亲。毕竟找这么一个小不点当丈夫女婿,除非有恋童癖,否则实在不是一般人消受得来的。

    是以,在弱冠之年前,邵子唐基本都不曾近过女色,更别说像燕染那般作死的跑去逛妓院了。弱冠之年后恢复了原样后,倒是有不少人慕名上门求亲,却都被邵子唐那傲娇毒舌的性子给吓走了。所以桃花债什么的这种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在邵子唐的身上的。

    顺利的陪完酒招呼完客人,闹洞房这种重头戏也便随之而来了。

    “哇哈哈哈,当初我说过什么来着,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小糖糖你也有今天,今天爷不把你的洞房闹得惊天地泣鬼神,小爷就不姓燕!”燕染双手叉腰,一副小人得志样的仰天长笑,于月黑风高夜发出阵阵诡异的咯咯声,配合着夜晚呼啸而过的冷风,实在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引得边上还没来得及走的人一个个都对其退避三舍,生怕燕染发起疯来,殃及池鱼。

    啧啧啧,燕太傅那么个青年才俊竟然疯成这样,一定是因为前段时间成婚的时候爆出其风流成性,男女通吃的丑闻而受了刺激。

    据说太傅夫人到现在都不肯让他进卧房睡呢!真是可怜,说不定燕太傅就是因为娶了个美娇娘回去却看得到吃不着,所以这会子见邵尚书这么轻易抱得美人归,所以心里不平衡,一气之下就这么疯了?

    这般想着边上众人很是同情的看了燕染一眼,听说燕太傅和邵尚书素来情同兄弟,这会子却因为亲事闹得这么不可开交。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作孽啊!

    夏雨晴等人虽然也想闹洞房,但到底没有像燕染这般丧心病狂。看着燕染那副恨不得现在就恨不得冲进新房搅个天翻地覆的丧病狂模样,夏雨晴等人集体惊呆了。

    半晌,夏雨晴方才颤悠悠的吐出一句话来:“美人太傅,你对小尚书果然是真爱啊!我以前怎么没见你对他这么情真意切呢?竟然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进去把小尚书洞房搅黄了,自己取而代之!你对小尚书的这份爱实在是感天动地,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小尚书现在已经名草有主了,你还是乖乖的回家好好的跟小媛过日子吧,别掺和这些是非了吼,乖~”

    “……”

    夏雨晴此话一出,那些原本看着燕染摇首兴叹的官员们刷的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燕染。早听说燕太傅有断袖之癖了,以前他们还只道是喜坊间的传言,不足为信。没想到竟是真的!皇后娘娘真乃火眼金睛,竟然一眼便看出了燕太傅掩藏在疯子外皮下那不可告人的心思!不似他们这般鼠目寸光,佩服啊佩服!

    燕染刚一听完夏雨晴的话,笑声便是一止,整张脸也一下子黑了下来:“本太傅说了多少遍了,本太傅不是断袖,本太傅和小糖糖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燕染话音未落,夏雨晴已经一挥手帕,得意的笑了起来:“这般亲昵的称呼了,还敢说你和小尚书没有关系。美人太傅,我知道小尚书今儿个成婚你心里不痛快,心如刀割!如果是在你们成婚之前,我一定会誓死捍卫你们有爱的基情,可惜,现在你们彼此都已经有了家室,你不能因为一己之私毁了两个家庭,那可是要遭天谴的!而且我瞧小尚书对你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你这么一厢情愿真的好吗?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有可能就能看到天了。”

    “……”娘娘,您确定太傅大人这一退能看到天空而不是掉进海里?

    燕染被夏雨晴连环炮一般的轰炸气得脸色通红,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喊道:“夏雨晴!”

    “哎呀,美人太傅你怎么直呼起本宫的名讳了,这可是大不敬哦。不过看在你今天这么可怜的份上,本宫就大人有大量的饶过你一回好了。”

    “……那本太傅还真是谢谢你了啊!”

    “都是朋友,不必客气的啦,你暗恋小尚书的事情我也会替你跟小媛保密的。听说你已经睡了大半个月的书房了,再睡下去,估计就得红杏出墙了。不过你红杏出墙也不要紧,我们小媛到时候再出墙就不会有人说什么闲话了。”

    “你敢!”燕染整个人都火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夏雨晴,恨不得立马扑到夏雨晴的身上将她整个撕碎。

    夏雨晴见状倒抽了一口冷气,一把窜进风霆烨的怀里,楚楚可怜道:“皇上,美人太傅好可怕啊!我就说嘛,当初他被小白带着那几只狗狗咬过,都没打过疫苗怎么可能不得狂犬病?瞧他现在发病的样子,好恐怖哦!”

    风霆烨宠溺的摸了摸夏雨晴的头微微笑道:“乖,既然知道他发病了,就别去撩拨他了,万一狗急跳墙咬了你可怎么办?”

    夏雨晴双眸微亮,一副受教的表情,不住的点着头:“没错没错,还是皇上您想得长远。”

    “……”皇上,娘娘,你们这么当着太傅大人的面打情骂俏诋毁他真的好吗?没看到太傅大人的脸黑得都能挤出墨汁来了吗?

    燕染正犹豫着要不要以下犯上弑君之时,忽听得边上传来一声叫喊:“哎呀,尚书大人溜了!”

    此话一出,燕染也顾不得与众人纠缠了,嗖的一下子窜了出去,直奔邵子唐的新房而去。夏雨晴等人对视了一眼,也忙跟了上去。

    喜庆的新房面前挂满了喜庆的大红灯笼,红烛摇曳,分外和谐,只可惜此刻的新房门口正站着两个对峙的少年,硝烟四起,杀气四溢。夏雨晴等人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穿着一身大红喜服的邵子唐站在新房门前,手攥着那把亮晃晃的银枪,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武气势。

    “哼,今天想闹洞房,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小尚书,今天你大喜日子呢,不要喊打喊杀的,多不吉利啊!”夏雨晴刚一说完,便只觉得一道森冷的眼神朝着自己刷的扫了过来,当即吓得浑身一抖,默默望天当雕塑。

    邵子唐见夏雨晴闭了嘴,森冷刺骨的目光往其他人身上一一扫过,成功让众人默默挪开了视线,心虚的望天的望天,看草的看草。

    燕染见众人被邵子唐的眼神瞧得一下子成了缩头乌龟,咬了咬唇,在心中暗骂众人缩头乌龟,竟然被这混蛋一吓就全缩回壳里去了!

    其他人退缩了,燕染可是一点都不准备就这么放弃。他等这一天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再加上自己这几天的苦闷,天知道自己大婚当天洞房被搞成那样他有多想吐血。凭什么他那么苦逼,这货却能欢欢喜喜的过他的春宵一刻,门都没有!

    邵子唐看出了燕染眼中的不敢,双眸微凛,手中的银枪一甩,目露挑衅道:“不服来战!”

    燕染也火了,当下抽出了自己的折扇,叫嚣道:“打就打,本太傅怕你不成?”

    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一下子便火星撞地球的缠斗在了一起。

    夏雨晴默默站在一边看好戏,附带点评道:“皇上,你觉得他们两个谁比较可能赢?”

    风霆烨看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淡定道:“燕染虽然武功不低,到底不是子唐的对手。”

    不出风霆烨所料,没过多久,燕染便被邵子唐踹翻在地不要不要的了。

    “还打?”邵子唐一脚踩在燕染的背上,神情倨傲的问道。

    燕染愤恨的咬了咬唇,刚想说话,忽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众人循声望去,原是在前院听到动静的邵夫人带着一伙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邵夫人比邵子唐还要锋利百倍的目光在几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夏雨晴慌忙祸水东引道:“美人太傅要闹洞房,小尚书不让,两人就这么打起来了。”

    邵夫人眉峰一蹙,转头看向被邵子唐踩在脚底下的燕染,挑眉问道:“真是这样?”

    燕染本就很怕邵夫人,这会子被邵夫人这么盯着瞧,胆子都快吓破了,哪还敢再坚持。当下秉持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换了脸色谄媚道:“只是个玩笑,玩笑。”

    邵夫人冷笑一声:“哼,在新房门口开玩笑,小妖精,你可真会挑地方!”

    邵夫人这一冷笑,当场就把燕染给吓萎了,一张脸面如土色,哀怨异常,他怎么就忘了邵子唐家中还有这么尊大佛在!

    邵夫人见燕染消停了,冷哼一声,一掌拍向一边的百年老树,直把老树拍的歪了歪,才转而将目光转向边上众人,双眸微眯道:“你们几个……”

    夏雨晴看着那歪斜的老树咽了口口水,抬头望天,无辜道:“哎呀,今儿个晚上的月色真好,好多的星星。”

    “星星是挺多的,很漂亮,不过这好像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们还到别的地方去看吧。”风霆烨无条件的应合道。

    “好呀好呀。”

    邵夫人看着几人识趣的准备退离的身影,冷嗤了一声,上前一步取过邵子唐手中的银枪,催促道:“都什么时辰了,快进洞房去,别让新娘子久等了。外面有娘替你守着,今儿个谁想进门妨碍我儿子和儿媳妇洞房生孙子,先问过老娘和老娘手中的枪!”

    “……”

    夏雨晴听到邵夫人放出的狠话,脚下一顿,一脸感慨的看向燕染道:“美人太傅成婚的时候被所有人灌酒,吭都不敢吭一声,洞房大开让人如入无人之境,小尚书成婚的时候霸气侧漏,无人敢惹,还有邵夫人这位娘亲坐镇前堂,力压全场,这就是赤果果的差别啊!

    好不容易从邵子唐脚下脱身的燕染听到夏雨晴这话,整个人都石化了。

    短暂的僵硬过后,燕染倏地一下蹲到了边上的角落处默默画圈圈:“都欺负我,都欺负我,有爹有娘了不起啊!有爹娘的孩子像块宝,没爹娘的孩子像棵草……像棵草,呜呜呜……”

    “……”

    绚烂的礼花在尚书府的空中不停的映照出耀眼璀璨的光彩,这些都是夏雨晴让手下之人友情赞助的。

    难得一遇的唯美烟花在天空之中绽放出一朵朵华美的花朵,五光十色的霓虹之下,尽是令人艳羡的浪漫。

    休息了好几日好不容易褪去了脸上黑眼圈的素无端,看着光影陆离之下翠儿平静的侧脸,不知为何忽的有些心醉神驰,忍不住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紧紧握住。

    “你……”翠儿吓了一跳,转头看向他。

    素无端傻傻一笑,腆着脸道:“媳妇,你看他们一个个都成家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我保证我保证,我真的已经改邪归正了,以后的以后我都只会有媳妇你一个人,所以,媳妇,你嫁给我吧,我会尽我一切努力对你好的。”

    这应该是素无端说过最为朴素的表白了,不同于以往的辞藻华丽,甜言蜜语,翠儿却能从他的言语之中听出满满的诚意。

    翠儿似是被蛊惑了般,微红着脸颤抖着嘴唇,刚想说话,身后忽的炸开了一朵五彩的烟花。

    那巨大的动静让她原本微红的脸刷的一白,被素无端握着的手也倏地一下抽了出来。

    “媳妇,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素无端想要伸手去摸翠儿,却被翠儿迅速躲过。

    “别碰我!我们……不可能,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翠儿低垂着头,闷声说道。

    素无端的双眸骤然一缩,难以置信的看向翠儿:“媳妇你……”

    “我说我们……”

    “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刚刚说什么?”素无端低吼了一声,吓得翠儿浑身一抖。

    半晌,翠儿方才深吸了口气,抬头直视着素无端的眼睛,一字一顿道:“素无端,放过我吧,我们……不可能!”

    夜空之中的烟花还在绽放,映照着两人的侧脸,却照不出那碎了一地的心殇。

    同一时刻,京城不远处最接近那漫天烟花的一处屋顶之上,一黑衣少年迎风而立,澄澈的双模之中倒映着那五彩斑斓的烟花。

    忽的,一只威武的秃鹫扑腾着翅膀落到了他的肩上,少年若有所觉的转头看了一眼某一方向自上而下,慢慢升上空中的黑气,双眸危险的一眯,唇角却是缓缓的上扬了起来。

    许久,夜空之中忽的溢出一道满带着欣喜与解脱的叹息:“终于……终于……这场精心筹备了整整百年的大戏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唔……”与此同时,还待在尚书府中陪着风霆烨看着漫天烟花的夏雨晴忽的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若不是风霆烨发现异样,眼明手快的扶了她一把,就该跌地上去了。

    “怎么了?”风霆烨见夏雨晴忽然往下倒吓了一大跳,一脸担忧的问道。

    “没……没什么。”夏雨晴晃了晃自己的头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刚刚有那么一下,忽然觉得很晕。”

    “很晕?”风霆烨拧了拧眉,伸手摸了摸夏雨晴的额头,并没有感到异常的热度,脸色微霁却还是有些难看,“回去让太医给你瞧瞧。”

    “其实没什么,就那么一下……”夏雨晴其实很想说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可在风霆烨略有些严厉的目光的注视下,还是乖乖的闭了嘴,点了点头。

    “咦?”夏雨晴忽的觉得脸上一凉,伸手摸了一把,竟是一颗豆大的雨滴,“奇怪,刚刚还漫天繁星,怎么忽然之间就下起雨来了?”

    这场雨来得异常,只一会的时间便成了漫漫的大雨,大雨滂沱,来势汹汹的持续了半个多时辰。

    夏雨晴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半个时辰之间,一辆马车冒雨驶进了京城之中,又在雨停的那一霎那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客栈门前。

    驾马之人从车上跃了下来,朝着车内恭敬道:“主子,到了。”

    淅沥的雨滴顺着车子上方的边缘缓缓落下,掉落到地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细响。

    须臾,一只手从车内伸了出来扣在车辕之上,尔后一道熟悉的欣长身影就这么从车内探了出来,灯火迷离,堪堪映照出那人绝世倾城的脸来。

    ------题外话------

    感谢13457224569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522979679的月票

    感谢曼珠晴天的鲜花

    么么哒(づ ̄3 ̄)づ╭?~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四十四章 黄道吉日,宜嫁娶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大结局 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