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五章 想欺负她?找死!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五章 想欺负她?找死!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1189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那位老臣话音未落,朝堂之上便忽的喧哗了起来。

    那日夜宴请的大多都是些举足轻重的文武重臣,是以朝堂之上的不少官员都还不知道夏雨晴之事,只知道中秋夜宴当晚,小公主与其夫君也就是烨王突然出现,及时制止了四皇子的谋反。

    这会子一听那位老臣的进谏,全都吃了一惊,只一会的功夫,整个朝堂便乱成了一锅粥。

    那日便在夜宴之上的其他老臣见有人冲出来做这个出头鸟,对视一眼,也全都冲到了朝堂之前,跪倒在地道:“皇上,前朝余孽威胁到我夏国江山的安危,更威胁到皇室与百姓黎明的性命,前朝余孽一日不除,夏国便一日不得安宁啊,皇上!”

    “阁老说的没错,皇上,前朝余孽猖獗,小公主若真是前朝血脉,势必令那些个潜伏在国内的其他余孽心生反意,卷土重来,实在危险,还请皇上慎重啊!”

    “皇上,这几年国内时有前朝复辟之说在市井流传,人言可畏,皇上不可不防啊!”

    那些个方才被吓了一跳的其他官员,这会子看朝中的那些个元老重臣一个个全都跳了出来,异口同声的讨伐那个他们素昧谋面的小公主,对视一眼,竟也全都站了出来,争先恐后的跟着那些个老臣们同仇敌忾了起来。

    朝中之人多精明,若此事是真的,这些官员在这个时候表态,定能落个忠君爱国之名,而且这事要真是真的,前朝余孽不管在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都是最让满朝官员们闻风丧胆的东西。不得不说,在人的眼中,人命与利益从来都是不乏追求者的东西。

    故而,不过片刻的时间,朝堂上便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皇上,前朝之事,兹事体大,还请皇上三思而后行啊。”

    “皇上……”

    “皇上……”

    夏铭远微眯着双眸看向朝堂之下乱成一团,群情激奋,义愤填膺,与之前在夜宴上一般无二的众官员,终于明白了夏昊天逝世前留下的那句话的含义。

    “真正的挑战还在后头,而且很有可能就在不久之后。”

    夏昊天所说的那个挑战,便是这个!

    站在边上的瑞海看着朝下几近失控的场面,脸色也是微变,慌忙朝着边上的一名小太监招了招手。

    小太监会意的上前,瑞海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尔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

    小太监怔了怔,如梦初醒的点了点头,快速沿着边上的小道,在众人没有发现之前溜出了金銮殿。

    中秋夜宴过后,夏雨晴等人便一直待在宫中,送葬的同时也能够陪着柳宜镶帮忙带几个孩子。

    小太监进到柳宜镶的寝宫之时,柳宜镶正带着几个孩子逗弄夏雨晴。

    小太监匆匆忙忙的从外面奔入寝宫,还一路高喊着:“不好了,不好了……”把当时殿里面的那些人全都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两人抱着孩子刚从殿内走出来,便见一位小太监被风霆烨等人拦在了外面,小太监一听到柳宜镶的声音,双眸倏地一亮,抬头便冲着两人大喊道,“小公主,皇后娘娘,不好了不好了,前面出事了!”

    柳宜镶也认出了这小太监就是在朝堂边上伺候之人,脸色顷刻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前面出了什么事了?你倒是快说啊。”

    小太监抹了把自己脸上的热汗,将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同几人交代了一下。

    这下子,不只是柳宜镶了,连边上的其他人的脸色也全都阴沉了下来。

    “该死的,我就知道想这些个老顽固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先皇出殡之时,他们没有出声,我还以为他们难得的开窍了呢,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这些个老不死的,根本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柳宜镶一脸愤然的说道,说着还挽起袖子,恨不得现在便立马冲到朝堂和那些个老臣掐了一掐。

    这些天早跟柳宜镶混熟了的二宝宝跟夏家二包子听到柳宜镶的话,小脸也是一沉,绷着圆乎乎的小脸,挥舞着粉拳,奶里奶气的喊了一句:“又臭又硬。”以示声援。

    可惜,两个小奶娃做出这种事情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杀气,反倒让人觉得……萌得发颤。

    至于另外两个人小鬼大的孩子,早在小太监说完事情的始末之后,便很有先见之明的将视线转移到了风霆烨的身上。

    “皇表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柳宜镶咒骂完后,果断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夏雨晴与风霆烨的身上,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不,你现在就带着晴姐姐回去,或者……躲一躲?”

    话刚说完,柳宜镶便翻了个白眼,自己都觉得这个提议完成的可能性不大了。

    以她跟着风霆烨十多年的交情,深知她家皇表哥此人人前精英,人后禽兽,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不说,还极度护短。在他的眼中,他捧在手心里的东西,他自己怎么玩都不要紧,别人胆敢碰一下,铁定杀必死。

    寻常的东西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是被他放在心眼里疼的她家晴姐姐了,她皇表哥就算能看着所有人被欺负,也绝对见不得她家晴姐姐被别人欺负!

    不得不说,身为从小跟风霆烨一条裤子长大,被风霆烨的性子摸得七七八八的柳宜镶对于风霆烨的了解不可谓不透彻,风霆烨此刻的心境跟她猜的还真就差不到哪里去。

    听着柳宜镶试探性的问话,风霆烨长臂一伸,直接将边上的夏雨晴揽进了怀里,邪魅一笑道:“夏国这些一条腿踩进棺材里面的老不死的既然都这么努力了,朕和爱妃要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他们这些老人家的一片苦心?呵呵,难得老人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到处蹦跶,爱妃,我们就勉为其难去给他们捧捧场好了。”

    “……”

    柳宜镶一脸菜色的看着兴致勃勃,好似那些个老头子已经两只脚都踩进了棺材里面,这会子刚好可以过去给他们坟头添把土的风霆烨,默默扶额。

    果然,皇表哥这种心眼比针眼还要小的人,怎么可能放任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不过,皇表哥,前面的那些人还为着晴姐姐吵得不可开交呢,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晴姐姐走过去,就不怕他们越闹越凶,抄家伙吗?!

    柳宜镶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暗暗风中凌乱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将几个孩子托付给殿中之人看管,便匆忙跟了上去。

    算了,皇表哥一发起疯来,人类怎么可能拦得住?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跟过去瞧瞧这朝堂怎么翻天吧!

    “皇上,当日与那烨王和亲之人原是三公主,后来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小公主,而且如今小公主一举为烨王生了太子公主,成为烨国皇后,更令烨王为了其守身如玉,整个后宫专宠她一人,足见其手段高明。臣私以为,当年和亲之事便是小公主的阴谋,为的就是能离开夏国,攀上烨王这根高枝,伺机对我夏国不利啊!”

    风霆烨二人走到殿门口之时,正好听到这一句,风霆烨的双眸瞬间眯了起来,揽着夏雨晴的腰身毫不避忌的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外面守着的那些个护卫都认识二人,压根就不敢拦。

    “爱妃若真借由朕来帮着她复辟前朝,现如今还能由着你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僵尸在这诋毁她?”

    风霆烨霸道而轻蔑的话语强势的插入了纷乱嘈杂的吵闹之中,原本还准备用唾沫星子淹死夏铭远,令其妥协的众位老臣不约而同的一噎,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向从门口走来的两人。

    有些人就是如此,不管走到哪里,身处在怎样的漩涡之中,该有的荣耀光芒丝毫不会减少。

    那些个刚才还群情翻涌的臣子们,这会子看到了风霆烨,哪怕知道这人是他们这时候的对头,可在他绝对的强势面前,还是产生了几分的胆怯。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说的人还没来之前,他们可以嘴上没个把风的胡吹海吹,随意的对其各种诋毁,可正主一来,这些个叽叽喳喳犹如麻雀一般的长舌男反倒一下子全都噤了声。

    非但噤了声,还在风霆烨强大的压迫力之下胆怯略显怯懦的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一条道来让两人通行无阻的走到夏铭远的面前。

    紧随其后的柳宜镶见此实在忍不住默默捂脸,几年时间,皇表哥果然是越发的霸道狂霸拽了,瞧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架势,简直要逆天了有木有!

    “你们来了。”夏铭远虽然不太赞同风霆烨在这个时候将夏雨晴带出来,但不可否认,在这个时候见到风霆烨,还是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风霆烨揽着夏雨晴一步步走到了夏铭远的面前,听到他的话,微微一笑:“朕若还不来,朕的皇后还不知道要被诋毁成什么样子呢。”

    风霆烨的话中带着几分明显的寒意,令那些个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彻底愣住的大臣们猝然惊醒,在看清风霆烨怀中的夏雨晴后,果断将炮火直接对向了夏雨晴与风霆烨。

    “烨王自重,此事乃夏国国事,烨王虽与吾皇同为连襟,但到底并非夏国之人,还请烨王不要插手。以免让烨夏两国面上都不好看。”一位老臣率先站了出来,抖着两把白胡子,盯着风霆烨义正言辞的说道。

    话音未落,其嘴边的那两撇飘逸的白胡子就这么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掉了下来。

    “哎呀,老夫的胡子,老夫的胡子!”那个老臣一脸惊吓的捧着自己的白胡子,悲痛欲绝的低喊道。

    “呵呵,夏国和烨国面上不好看,你们当众诋毁朕的皇后,可曾想过烨国与朕的面上好不好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嘴巴都给朕放干净一点,否则下一瞬掉下来可就不只是胡子那么简单了。”

    风霆烨双眸凛冽的扫了下方众人一眼,令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的觉得背后一凉,原本准备好的台词也在一瞬之间卡在了喉咙里,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男人不是在开玩笑,绝不是在开玩笑!刚刚那一瞬,所有人根本就不曾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这个男人若是真想要他们的命,谁也没法子抵挡,而他也一点都不会忌讳!

    不得不说,人大多怕死,不管一开始再怎么强硬,只要一涉及向性命问题,原本的坚持很容易变得不再坚持。

    听了风霆烨这话,那些原本还叽叽喳喳,闲言碎语的臣子们一下子收了声,唯有……

    “你,你怎么敢?”那个被风霆烨削去了花白胡子的老臣捧着胡子,涨红了一张脸,恶狠狠的盯着风霆烨。吹胡子瞪眼啥的,他已经没有胡子了,就只能使劲瞪眼了。

    这些被人敬仰惯了的老臣子,平日里意气风发,自命清高,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就算风霆烨以性命相要挟,他也是忍不下这口气的。

    风霆烨睨了那老臣愤然的模样一眼,却是笑了:“怎么敢?呵呵,你该问的是朕怎么不敢!莫怪朕没有提醒你们,几日之前夏国的中秋夜宴四皇子叛乱之时,是谁力挽狂澜,保住了你夏国江山,还有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一条狗命?爱妃若真想复辟前朝那个时候大可作壁上观,让你们鹬蚌相争一阵再出现做收渔翁之利,何必趟上这趟浑水,如今还被你们这些人恩将仇报,肆意诋毁?”

    风霆烨此话一出,底下不少人的脸色都是一白,连那名被当成儆猴之鸡的老臣面上虽然还带着几分不悦,却也默默的噤了声。

    “还说什么朕不是夏国之人,无权对夏国国事有所置喙。”风霆烨冷笑一声,眉宇之间尽是冷嘲,“若是旁的,朕才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管你们夏国的这点破事。只可惜,你们口口声声声讨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朕的皇后。当着朕的面还想欺负朕的人,你们都当朕是死了的吗?”

    风霆烨说着,没有抱着夏雨晴的那只手狠狠往下一挥,下面的人只听得咔嚓一声,金銮殿上的一根梁柱竟然哗的一下,自中央出现了几道明显的裂痕,掉下一片片令人心惊的碎屑。

    下方众人倒抽了口冷气,心惊胆颤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不得不说,对付这种没事只知道动动嘴皮子攻击别人,损人也不利己,只为了刷刷存在感的酸腐之士心,绝对的武力无疑是最有效的。

    这么一闹,原本张牙舞爪恨不得把夏雨晴生吞了的那些人顷刻间安分了不少,当然,也有一些脑袋发热不管不顾之人……

    “皇上,烨王公然在我夏国朝堂之上大动干戈,丝毫未将皇上与满朝大臣放在眼中。皇上,您便对此放任自流吗?”又是一位老臣排众而出,抑扬顿挫的质问道。

    有了人打头阵,原先那些个死寂下去的顽固分子当即便又一次的死灰复燃了。

    “阁老说的没错,而今烨王脚下踩的可还是我夏国的土地,尚且敢如此放肆,来日若小公主真的同他回了国,后患更是无穷啊!”

    “对对对,皇上,烨王非但让人将老将军的兵符偷出,还将非我夏国的军队引入国境,显然是另有图谋,居心叵测啊!”

    “皇上……”

    夏雨晴目瞪口呆的看着下方如狼似虎的大臣们,实在难以想象,这些当日在夜宴之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老臣,这会子竟然这么的生猛,而且说出来的话还能直指那天救了他们一命的救命恩人!果然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带着这么一群的奇葩,她家便宜老爹究竟是怎么把夏国带得蒸蒸日上,而不是悲惨灭国的啊?!

    身处在这么一个奇葩云集的地方,怨不得会出现柔嘉皇贵妃那样的女人,真是哪一天被人反咬一口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眼见着下面的人再次乱成了一团,风霆烨还未开口,已经有人先一步跳出来凑热闹了。

    “哈哈哈,这些老古董真有意思,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这么会蹦跶,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们是早该进坟墓的人耶!”轻佻的声音带着几分顽皮的戏谑,异常熟悉。

    “不是有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既然是祸害,自然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比一般人活得久,怎么可能这么早死?”微微上扬的尾音彰显着主人张扬而自恋的个性,也是异常熟悉的特质。

    “可不是,听他们刚刚那口气,似乎是觉得弄死了我们小师妹还觉不够,还想顺便把我们小师妹的姘头也给弄死了。”

    “大师兄,你这么公然的用姘头二字形容我们的师妹夫,难不成就不怕他到时候再伙同小师妹给你穿小鞋?据师弟所知,近来嫂子好像不怎么搭理大师兄你,恨不得将大师兄你扫地出门呢!啧啧啧,本就受了冷遇的大师兄,这要是小师妹再一不高兴,在嫂子面前给你说上几句坏话……”

    “云中越,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

    众人一脸讶异的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在他们头顶之上的横梁之上,不知何时竟一站一坐一倚着三位相貌不凡的翩翩少年。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你们怎么都来了?”

    站在最左边的素无端将口中叼着的狗尾巴草吐出,纵身从上面跃了下来,双手叉腰道:“听说有人胆敢欺负我们小师妹,我们三立马就赶了过来。怎么样,小师妹,我们够讲义气吧?”

    夏雨晴盯着素无端瞧了好一会,没有素无端意料之中的感激涕零,热泪盈眶,激动不已的扑进自己怀里以身相许喂,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反而无比镇定的唤了一句:“大师兄……”

    “嗯?是不是很感动?不用说了,你的心情我都明白了。你要真觉得感动,其实也不用说什么,只要小师妹你……”

    素无端还未说完,便被夏雨晴残忍的打断了:“我是不会在翠儿面前为大师兄你说好话的,大师兄你死心吧!”

    “咔擦”一声,素无端脸上得意的笑容顷刻间出现了几道裂痕。

    “为……为什么?”

    夏雨晴绷着小脸,无比认真道:“因为大师兄你实在是没什么能让我说好话的呀!既然如此,我要还是在翠儿面前说你的好话,岂不是对着翠儿撒谎吗?大师兄,你小师妹我可是个诚实的孩子,不会撒谎,还是说你想逼着我对翠儿撒谎?”

    素无端看着夏雨晴那无辜的样子,彻底的内伤了。

    倚靠在柱子边缘的云中越看完热闹也从梁上跃了下来,这下子梁上就只剩下了……

    夏雨晴抬头看着头顶之上巍然不动的花弄影,疑惑道:“三师兄,你不下来?”

    花弄影姿态优美的坐在梁上,不动声色道:“不了,本座觉着这样挺好的。只有这金光闪闪的背景才能衬出本座今日这身墨袍的端庄华贵,才能更好的表现出本座绝世无双的美貌。

    “……”这场景,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悉?

    夏雨晴脸上的表情呆滞了几秒,默默斜眼,这朵该死的水仙花!

    云中越看着花弄影那死妖孽样,嘴角也是一抽,轻咳一声,转头扫了一眼下方目瞪口呆的众人,拉回正题嬉笑道:“方才那位大人好似说了,本王带的那些军队图谋不轨,居心叵测?”

    云中越此话一出,方才说话之人却是一愣,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云中越好一会,可算是认出云中越便是那日领着军队入宫之人,心下一颤,却还是嘴硬道:“没……没错,那日你们未经传召便带兵入宫,明明不是夏国的军队,却堂而皇之的踏入我夏国国境,其心可见!”

    “哈哈哈……”那人刚一说完,云中越便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了起来,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传召?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的脑袋是被门给挤了吧?那天要不是我们那么快的冲进去后宫,你们这些人还能活到现在对着我们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指手画脚吗?现在知道追究了,早干什么去了?有本事你们那时候别接受我们的恩惠,让我们别帮你们,你们自己有本事忠心护主,名留青史,犯不着我们这些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你!”那老臣被云中越那不屑一顾的轻蔑模样给气了个半死,涨红着一张脸指着云中越刚想大骂,便被云中越再一次的打断了。

    “你什么你,本王说错了吗?老人家口齿不清就少到处乱嚼舌根,保不定哪日就下了地狱,到时候叫人拔了舌头可就不好了。呵呵,马后炮谁不会说啊?这会子精神了,那时候巴不得灰溜溜夹着尾巴逃走的人是谁啊?还说什么并非夏国的军队,擅自踏进夏国疆域,我呵呵你一脸!你以为我们乐意踩你们这地界呢?要不是小师妹顾念着她的父皇皇兄,我们还不愿意跑到你们这鸟不生蛋的不毛之地呢!别忘了,那天晚上,是谁挡住了那些攻城的叛逆,又是谁在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拉了你们一把?”

    听着云中越这么嚣张的话语,不只是那些老臣,那些个不知内情的官员们也愤慨了起来:“阁下这话是说,夏国之所以能有今天,靠的还是各位不成?”

    “哈哈哈,你还真别说……”云中越扬唇冷笑,指了指下面的那些老臣,“不靠我们,难不成还靠这些老弱病残?”

    云中越毫不客气的话语令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五彩缤纷了起来,不可谓不精彩。

    “得了,跟这些老不死的啰嗦什么?他们既然说你们未经允许擅入夏国国境是居心叵测,你们平白担了个罪名,多冤啊!”素无端好不容易从方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沉着一张脸阴阳怪气道。

    云中越挑了挑眉,轻笑道:“听师兄你的语气,好像有什么好主意。”

    素无端吊了吊眼,带着满满的不屑扫了众人一眼,不怀好意道:“让冤枉变成不冤枉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冤枉你们的事情变成确有其事。二师弟,他们既然不愿接受你们对他们的恩惠,你又何必委屈自己,这么贱得慌做什么?把那些恩惠收回来不就是了?”

    “……”大皇兄,你果然不是一般的贱。夏雨晴一脸无语的看着素无端与云中越狼狈为奸的模样,忽然之间却觉得压在心里的郁结奇妙的消散了一点点。

    素无端此话一出,下方众人的脸色俱是一变,蓦地想起风霆烨至今好似还未将虎符还回来,而且据他们所知,云中越几人当初带来的那些援军至今也仍还留在京城之中,并未离去。素无端这话的意思,难不成是想……

    云中越听完素无端的建议,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沉吟道:“嗯,果然是个好主意!”

    随后转头看了一眼下方脸色丕变的众人,冷笑道:“真是不好意思,你们欺负人也不好好打听清楚,本王是蜀王最为器重的六王爷,也是小师妹的二师兄,与小师妹同出一门。而本王的小侄女,也就是蜀国的储君更是与小师妹情同姐妹,皇兄皇嫂更是对小师妹赞赏有加。你们这么欺负我们小师妹,可问过我们的意思?呵呵,本王警告你们,再敢诋毁我家小师妹一句,不等小师妹复国,蜀国的铁蹄便会先一步踏入你夏国边陲,为小师妹讨回这一口气!”

    那些个老顽固闻言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短暂的错愕过后却还死鸭子嘴硬道:“区区蜀国,以为我泱泱夏国会怕你们……”

    “若蜀国不够,再加一个雪国如何?”

    那人话音未落,众人便又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道不甚耐烦的声音。

    夏雨晴诧异的循声望去,正见一人抬头挺胸从外面走了出来,面上满是不耐。

    “你又是何人?”

    邵子唐冷哼一声,连眼神都懒得多给一枚:“我乃烨国兵部尚书,同时也是雪国皇帝的大舅子。”

    说到后面的那个身份,夏雨晴清晰的看到邵子唐的脸上划过了一丝厌烦,显然极度不情愿承认这个身份,咳咳……

    “小尚书,你怎么也来了?”夏雨晴在这个时候见到邵子唐也很是惊讶,低呼一声问道。

    邵子唐默默的对天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听说某人被围攻了,我才懒得在这个屁大点的地方到处跑呢!丫头,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是我们烨国的皇后娘娘,在外头被人欺负成这样,传扬出去,我们整个烨国的人都没脸见人了好不好?”

    邵子唐的语气之中虽然带着满满的嫌弃,夏雨晴却从他那傲娇的话语之中听出了几分别扭的关心,脸上的笑意禁不住又加深了不少。

    邵子唐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向那些个老古董道:“呵,我的身份倒是没有六王爷那么吓人,只不过,很不凑巧的,雪王现如今最为宠爱的雪后正好是我的表妹,而且表妹与雪王的亲事也正好就是那丫头给撮合的。”

    邵子唐说到这里,颇有些咬牙切齿,吓得夏雨晴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嘤嘤嘤,小尚书果然还记挂着这件事情!

    “为此雪王对我们皇后娘娘一直心存感激,不然也不会因为娘娘一句有难便慷慨借出雪国的这些精兵,要是让他知晓你们这些人如此恩将仇报的话,相信不用我开口,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以夏国现在的国力,一个蜀国已是够呛,再加上一个雪国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吧?”

    “……”这是威胁,这绝壁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啧啧啧……风头可不能都让你们两个抢了,既然要闹,不妨再加上本座一个好了。”

    “!”那些个官员早被云中越二人的宣战给吓傻了,这会子听到花弄影的话,不由得又是一呆,惊恐的看向花弄影,眼底尽是惶然,这又是个什么鬼啊!小公主打哪找来的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人物啊!

    “本座那现任西羌王唯一的皇弟,西羌王至今无所出,本座便是西羌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相信以本座与皇兄的交情,让他出手帮个小忙,替本座的小师妹造造势什么的,该是不难的。”

    “!”花弄影此话一出,不只是那些个官员,连夏雨晴等人也吃了一惊。

    “卧槽,什么情况?三师兄什么时候成了西羌王的兄弟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大师兄,你上次不是说三师兄他是……难不成是结拜金兰的兄弟?”

    素无端哭笑不得的看向夏雨晴,无奈道:“小师妹,你听说过结拜兄弟还有继承权一说吗?”

    “可你上次不是说三师兄的爹爹只是西羌一个很有威望的人吗?”

    “上一任的西羌王还不算很有威望吗?”素无端无辜道。

    “……”你他妈是在逗我!

    素无端看着夏雨晴那副鄙视的模样,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道:“西羌王,也就说起来好听,蛮夷之地哪来的那么多规矩,有能者居之,就跟……以前的大地主差不多。”

    夏雨晴惶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花弄影惊呼道:“三师兄,原来你不只是个混血儿,还是个暴发户土财主富二代啊!”

    “……”

    花弄影眉峰不受控制的一颤,暴发户?土财主?富二代?这些称呼他一个也听不懂,虽然听不懂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称呼,尤其是那个……土财主!本座天生丽质,冰清玉洁,哪里土了?!

    素无端的及时插话,有效的将花弄影的爆发扼杀在了摇篮里:“你们两个都这么努力了,身为大师兄的我要还是袖手旁观的话,未免太丢人了。”

    被这庞大的信息量给轰炸得有些麻痹的众人听到素无端的话双眸骤然瞪大,这个男人还想干什么?!

    “唉,我可不像他们这些个人脚跺一跺就能让整个天下抖三抖,三师弟呢有个了不起的爹,而我就刚好有个了不起的娘而已。我娘是苗疆一族的圣女,在苗疆的地位,唔,就跟你们这的皇帝差不多。你们也知道这自古天下剧毒出唐门,唐门剧毒又出苗疆,可以说这苗疆那就是毒的祖宗。我娘呢,很喜欢小师妹。一来因为她是我小师妹的师娘,二来也是因为我娘看中的儿媳妇就是小师妹的丫头。你说你们欺负谁不好,欺负我小师妹?啧啧啧……”

    素无端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我娘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她一生气起来虽然没有牛逼到能把你们整个夏国的人都毒死,但毒死你们这些还是很容易的。”

    素无端这话一说完,所有人的脸色彻底的青了,只要是稍微混过江湖的人,就知道宁惹小人,莫惹唐门。而眼前这个可是唐门的祖宗,诚如素无端所言,他娘要整死他们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下方的众官员看着那些站在夏雨晴前方,将她护在身后,一眼一行无不昭示着“你们想欺负她?纯属自己找死”的众人,还来不及感叹夏雨晴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凶残,便又听得一声鞭子破空的声响。

    “哪个混蛋敢动我小皇妹一下,不想活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抹惹眼的红色已经从殿外快速的飘了进来,手中的鞭子啪嗒一声往地上狠狠一抽,硬生生的让殿内众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噗……”夏雨晴看着夏暮云那霸气侧漏的模样,果然恢复了体力的三皇姐,那就是个极品女王的存在啊!

    “是你们欺负本公主的小皇妹?”夏暮云凌厉的双眸往众人身上一扫,配合着其手中的鞭子,怎么看怎么恐怖。

    众人有志一同的摇了摇头,夏暮云也没想着他们会真的告诉自己,冷哼一声,抬步便朝着夏雨晴的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去之时依稀还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声低呼:“怎么连三公主也……夏国亡矣,亡矣。”

    夏暮云没有回头,只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夏国要真那么容易灭亡也是因为你们这些老臣拖后腿的缘故。

    “没事吧?”夏暮云上上下下瞧了夏雨晴好一会,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三皇姐,你怎么也来了?”

    “刚好过去皇嫂那边找你,没想到你们都不在,一问才知道……立马就赶过来了。”

    “哦。”夏雨晴没有再多说,只是扬着唇微微的笑了起来。

    “爱妃很开心?”风霆烨看着夏雨晴脸上的笑容,低声问道。

    自打夏昊天死后,夏雨晴的心情便一直不太稳定,这还是这几天以来他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轻松。

    “嗯。”夏雨晴点了点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风霆烨紧盯着夏雨晴,双眸微闪,来不及细问,便听得邵子唐嗤笑了一声道:“皇上,我们这些人都表态了,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风霆烨回头看了他一眼,唇角勾画出一道恶意的弧度:“表示?朕向来喜欢用行动表示。”

    “行动?”众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

    刚要询问,忽听得外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同时还伴随着一阵令人惊骇的地动山摇。

    “!”

    ------题外话------

    感谢he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颜若纯和275486694的月票

    么么哒づ ̄3 ̄)づ╭?~亲们六一节快乐!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四章 我不是她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六章 你就是朕的意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