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四章 我不是她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四章 我不是她

文/荼靡泪
推荐阅读:
    柔嘉皇贵妃被带下去之后,内殿乱成了一团,众人根本无暇顾及夏铭轩。押着夏铭轩的几个护卫无法之下,只得暂时带着夏铭轩在外面等候着夏铭远等人发落,结果没想到他们在此没能等到夏铭远,却等来了夏雨晴与风霆烨。

    也怪刚刚那会风霆烨的全副身心都系在夏雨晴的身上,竟是没有发现在他们的附近竟然还有其他人,若是平时他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什么叫做你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夏雨晴,什么叫做如果不是你,晴儿早活不到现在?说啊!”夏铭轩激动的嘶吼着,使劲挣扎着想要扑上前去。

    从方才被抓住之后夏铭轩便显得很安静,即使是在柔嘉皇贵妃做出那样惊人的举动之时,他也多保持着冷眼旁观的态度,这会子忽然之间变得这般激动,其冲击力不可谓一般的强。

    夏雨晴被夏铭轩那略显狰狞的模样吓了一跳,有些畏惧的往后退了一步。她早就联想过了夏铭轩知道真相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风霆烨微眯着双眸扫了夏铭轩与使劲按着夏铭轩的两名护卫,看出那两名护卫眼中尽是疑惑,双眸微闪,知道刚刚他们说的话怕是只有内力颇高的夏铭轩听得分明,其余二人估摸着就算听也不过听个声并不知晓内容,遂有些放心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夏雨晴的背,无声的诉说着安慰。

    内殿之中的夏铭远忽的听到夏铭轩的高喊,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慌忙从殿内冲了出去,结果一出门便见夏铭轩激动异常的想要朝夏雨晴扑过去,拧了拧眉,还道夏铭轩对夏雨晴还不死心。

    原本便已经极度郁结的心情越发的不悦了起来:“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人带下去?”

    护卫们一听夏铭远的话如梦初醒,知晓夏昊天逝世后,这皇宫的掌事之人估计便是眼前这位,哪还敢有丝毫的怠慢,当下扯着夏铭轩便往外走。

    夏铭轩这个时候哪还愿意走,使劲挣扎着,浑身都散发着抗议的气息:“我不走,我不走,你们告诉我刚刚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告诉我!”

    可夏铭轩现在到底有伤在身,而且被五花大绑着,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无力的任人宰割,拖离。

    夏雨晴听着他近乎凄厉的叫喊,双手死死的拽着风霆烨的衣襟,没有言语。

    眼见着夏铭轩的身影渐渐远去,夏铭远这才收回目光,有些狐疑道:“你们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说了先皇遗命让太子殿下你马上登基之类的事情。哪知道他忽然之间发什么疯,就这么冲了出来,我们也都吓了一跳。”

    “真是这样?”夏铭远有些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却也没有深究。环顾了四面一周,似是发现了什么,疑惑道:“那位什么……夜……夜公子哪里去了?”

    夏铭远这么一提,两人才发现自打内殿开始乱起来之后,夜殊颜便失去了踪影,这会子根本不知道人去哪了。

    风霆烨与夏铭远对视了一眼,眼中不约而同的掠过了一抹寒光。

    与此同时,皇宫之内的某一处,夜殊颜站在一株色彩妍丽的鸳鸯凤冠面前,小黑就坐在他的脚边,一双异色的眸子紧盯着夜殊颜,发出一声小小的呻吟:“喵……”

    夜殊颜的手中握着一根华丽的凤簪,若是夏雨晴等人在此的话便会发现这根凤簪正是那根刺进夏昊天胸膛的凶器。

    凤簪的尾部还凝结着已经变成黑色的血液,尖锐的簪尖划过面前生机勃勃的珍贵茶花,不过片刻的功夫,那株异常华美的鸳鸯凤冠就于顷刻之间发黄枯萎,再不似初时那般令人惊艳。

    “到底,还是连他也死了。义父,你好像再一次的见死不救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夜殊颜的身后传了过来,蹲在夜殊颜身边的小黑听到声音浑身一抖,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转身看向身后翩翩落下的少年。

    夜殊颜并未回头,只淡淡的回了一句:“这是他的命,命数不可违。”

    在夜殊颜堪堪站稳的颖玥闻言却是笑了:“义父,那个夏国三公主一直说那位夏国皇帝冷心冷清,可他同你一比,这真正冷情之人还真不知道是谁呢。”

    夜殊颜没有答话,颖玥却又兀自笑了笑,又道:“那义父,你有没有告诉那丫头关于她的命数?”

    夜殊颜终于有了些反应,转过身来看向颖玥道:“玥儿,你话太多了。”

    颖玥丝毫未将夜殊颜的警告放在眼里,轻笑一声道:“是是是,我的话是多。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义父一句,这命数不可违可是义父你自己说的,可别到时候忽然心软,苦了您自己。”

    语毕,也不等夜殊颜翻脸,飞身一跃,踩上了边上的繁花,带着他的宠物离开了夜殊颜的视线。

    夜殊颜看着颖玥远去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凤簪往边上一丢,俯身抱起小黑,扫了一眼院子里面蓬勃的花草,暗暗叹了口气。

    小黑似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失落,乖巧的窝在了夜殊颜的怀中,并不吵闹。

    伴随着晨曦的阳光一缕一缕的照亮整片大地,这个注定让所有人难忘的夜晚终于在黎明到来之后,悄然逝去。

    然而,事情却并未就此结束,次日,那些个养精蓄锐准备入宫死谏的老臣们便得到了惊天的噩耗,他们的皇上在昨晚他们全都散去之后,遭逢叛逆的行刺,在天亮之前并已经咽了气,只留下传位的诏书与传国玉玺。

    这一消息一经传出,举国震惊,老臣们虽然心有不甘,但在夏昊天亲笔诏书与传国玉玺面前还是不情不愿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先帝薨逝,举国同哀,接下来的几日,满城戴孝,悼念先帝。

    在先帝灵堂之前,夏暮云至始至终都不曾掉下一滴泪,整个人却有些恹恹的,让人很是担忧。

    夏铭远与冷若枫急在心里,却束手无策,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心病,得要心药医。

    不过好在,后来在夏昊天出殡之时,跟在先帝身边将近一辈子的瑞海对夏暮云说了一句话,成功让夏暮云发泄了出来。

    他对夏暮云说:“三公主,其实皇上那个时候并非执意想让您下嫁太师府的公子。皇上只是担心皇贵妃知道了您未婚有孕,对您不利。太师府的大公子他压根就行不了男女之事,皇上让您嫁给他不过是权宜之计。就算您最后真的嫁给了他,皇上也早拟好了旨意,让您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与太师大公子和离。公主,皇上或许对不起皇后娘娘,但是这些年,他确实在努力的做一位合格的父亲啊!”

    夏暮云在接过当初夏昊天特意留给她的那封懿旨后,积压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倾巢而出,在夏昊天的棺木之前放声的大哭了起来。

    夏铭远等人见她终于哭了出来,这才微松了口气,放下了心。

    得知先帝逝世的次日,柔嘉皇贵妃便在牢房之中自尽了。

    夏雨晴等人知道这事之后都有些讶异,尔后却是唏嘘。柔嘉皇贵妃究竟有没有爱过夏昊天?或者说她是不是真如夏昊天所言的那般最爱自己?如今当事人都已经死了,这些事情,便都已经失去了考证的意义。

    夏昊天死后,遵从夏昊天的遗命,并且国不可一日无君。夏铭远必须尽快继承皇位,是以,在夏铭远的登基礼便定在了出殡之后的第三天。

    那几日,夏国所有人都忙得脚不沾地,为了登基大典做准备,唯有一人心事重重,神智一直有些飘忽。

    “怎么了?”风霆烨自然将夏雨晴的异样看在眼里,有些讶异的问道。

    夏雨晴犹豫了下,还是抿了抿唇道:“我想……去看看四皇兄。”

    风霆烨微怔,知道夏雨晴一直在意着那日的事情,更知道这件事情是夏雨晴的一个心结,若是不亲自去解开的话,只怕夏雨晴这辈子心里都会有个疙瘩。

    “好。”

    风霆烨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令夏雨晴有些讶异的抬起了头,一脸惊喜的看向他。

    风霆烨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朕陪你一起去,不过,你要答应朕,不管待会见到了夏铭轩,他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或者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你都不能太放在心上,见过他之后,以后不能再想着他,你的心里只要想着朕一个就好了。”

    夏雨晴愣了愣,虽然很想说一句,总攻大人你这么霸道真的很幼稚,但为了能去看夏铭轩一眼,夏雨晴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风霆烨与夏铭远通了个气后便带着夏雨晴去了关押夏铭轩的牢房,夏铭远虽然疑惑,但登基的事情实在太多,也就没多在意,随他们去了。

    阴郁的牢房之中,到处滴着不知道从哪里聚集过来的水滴,滴滴答答的很有节奏。

    夏铭轩待的牢房是比较特殊的一间,并没有同其他人混杂在一块,是以夏雨晴二人一路走来,基本都没有看到什么其他的人,耳边也只依稀能够听到那滴滴答答的水声与他们的脚步声。

    阴暗的牢房之中,仅有那一扇小小的窗户能够透射入几分光明。

    夏雨晴二人循着那黑漆漆的牢房望去,一眼便看到了那坐在牢房边上角落的黑影。

    夏雨晴抿了抿唇,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四皇兄?”

    原本缩在角落处的黑影听到夏雨晴的声音,浑身一震,紧闭的双眸倏地一下子睁开,好似黑夜之中狼的眼睛一般。即便是在黑黢黢的牢房之内,也能让人一瞬之间看清其眼中闪烁的亮光。

    夏雨晴被那双眼睛盯得有些背后发凉,却还是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又唤了一声:“四皇兄。”

    “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别这么叫我!”

    夏雨晴话音未落,便听得里间传出了一道低哑的嘶吼,令她到嘴的话语就这么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

    夏铭轩倏地从角落处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他身上的衣裳还是那日在宫里的那件,原本光鲜干净的衣裳这会子不少都染上了污迹,再加上那有些狼狈的发冠,足以看出这几日他在这牢房之中过得并不好。

    即便如此,夏铭轩站在这么一个乱糟糟的地方,还是站出了一副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致,当然,前提是如果可以忽略他眼中的那抹明显的侵略的话……

    相比起那日刚刚听到讯息的激动,今日的夏铭轩明显的镇定了许多,只不过眼中闪烁着的寒光却是有增无减,令夏雨晴还是有些本能的害怕。

    “我可以认为,你们今天来是为了同我解释那天的那些话吗?”夏铭轩即便站在牢房之中,却还是挑着眉头看向风霆烨二人,一点也不似身陷囹囵,随时可能丧命之人该有的模样。

    风霆烨见他这般,眼底却是划过了一丝浅笑:“听四皇子这话,好似什么都清楚了。既如此,爱妃,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回去吧。”

    “你……”风霆烨此话一出,夏铭轩脸上的淡然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轰然坍塌。

    一双眸子紧紧的钳着风霆烨,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风霆烨怕是再被他戳出千百个窟窿了。

    风霆烨这一插嘴,夏雨晴反倒不那么紧张了,轻咳了一声打断两人之间的眼神对峙,还是不敢直视夏铭轩的目光,只低着头回了一句:“对不起。”

    夏铭轩浑身蓦地一僵,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握紧,似在极力抑制着什么:“我不是想听你说这个,我只想知道你们那天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你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夏雨晴,为什么说如果不是你,夏雨晴这个人根本活不到现在,告诉我,把一切都告诉我!”

    夏铭轩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令人崩溃的绝望,夏雨晴踌躇了片刻,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忽的感觉手下一暖,低头望去,这才发现风霆烨不知何时不着痕迹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浮躁的心微微定了下来,夏雨晴深吸了口气,决定从头开始讲,从自己穿越醒来到后来到了夏国与众人之间的纠缠,再到这么久以来的种种。

    空旷安静的牢房之中,只有夏雨晴一个人的声音,夏铭轩从夏雨晴开口的那一刻开始便闭上了嘴,很是认真听着夏雨晴娓娓的叙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看向夏雨晴的目光越来越炽热。

    夏雨晴一口气将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微松了口气,抬头发现夏铭轩紧盯着自己一动不动,这才恍然这件事情对于一个古人来说确实是挺不可思议的,遂轻咳了两声道:“这件事情听上去确实听怪力乱神,天马行空的,但是……是真的确有其事。我不是那个夏雨晴,或者说,我不是那个跟你小时候许过诺言,誓约白头的夏雨晴,所以……四皇兄,对不起,我不能……”

    “对不起?你有什么好对不起我的?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会相信?”夏铭轩扬唇冷笑了一声,紧盯着夏雨晴,眼底划过了一丝的疯狂,“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们都在骗我,骗我!明明是你忘记了我们的誓言,背叛了我!现在竟然还为了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编出这样荒诞离奇故事来敷衍我!”

    “我……”夏雨晴被夏铭轩眼底刻骨的恨意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风霆烨见状忙上前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身,双眸微闪,微眯着眼睛紧盯着夏铭轩道:“你觉得我们在撒谎?”

    夏铭轩双眸凛冽,盯着两人不置一词。

    风霆烨却一点都不吃他这套,嘲讽道:“你别忘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夏国地位尊崇的四皇子殿下了,而是一个在监牢之中等待着发落,随时可能就死的死囚犯。就算你真的想同朕把人抢回去,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拿什么跟朕争?既如此,朕与爱妃有什么必要撒谎骗你?”

    “皇上……”风霆烨的话太过直白,连夏雨晴听着都有些不忍了起来,低唤了一声想要制止。

    但不可否认,这样直白的话无疑也是最有效的,听了风霆烨的话,夏铭轩的眼底出现了几分的动摇,虽不深刻,却已见端倪。

    风霆烨自然将这一点看在了眼里,握紧了夏雨晴的手续道:“若不是爱妃心里过意不去,觉得应该同你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让你死也死个明白,朕才懒得到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跟你说这些。还口口声声说爱妃背叛了你,违背了你们当年的誓言,你真的爱夏雨晴这个人吗?连自己所爱之人与他人都分不清楚,你还有什么脸说你爱她?真正该说对不起的人,分明应该是你。曾经的那个夏雨晴,你口口声声说爱她的那个夏雨晴至始至终都不曾背叛过你,而你却一直污蔑着她!”

    夏雨晴听到这里,不由得无奈的囧了一下,总攻大人你这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是遇强则强,这一会的功夫,竟然话锋一转,就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四皇兄的身上,不过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不道德了。

    照四皇兄的说法,他跟原主应该是在很小的时候私定终身的,那时候小屁孩一个哪里知道长大之后的对方会是什么样子?亏得四皇兄长大之后还一直认着自己,而且死死的认定了原主,可是要让他连一个人的性情所有也全都认出来,这明显就是强人所难嘛!

    夏雨晴本就心怀着几分的愧疚,这会子听着风霆烨这近乎欺负人的话语,恻隐之心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伸手抓了抓风霆烨的衣袖,希望他说话能委婉一点。

    无奈风霆烨似是早就料到了夏雨晴会心软,抓着夏雨晴的手不让她乱动,面色不改的看着牢内之人不为所动。

    夏铭轩听完风霆烨的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垂在身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竟是一拳打在了面前牢房的栅栏之上,发出老大的一阵响声。

    夏雨晴被夏铭轩突如其来的狂暴给吓了一跳,一下子忘记了如何去跟风霆烨理论。嘤嘤嘤,总攻大人,我就说了吧,有些人说话不能太直白的,否则把人惹急了会出大事的。狗急了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夏雨晴僵着身子刚一转头,便见夏铭轩赤红着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活像只迫不及待把小白兔吃进肚子里面的大灰狼。

    夏雨晴心下一颤,战战兢兢道:“四……四……四皇兄……”

    “你刚刚的意思是,你是借尸还魂才进了晴儿的身体的?”夏铭轩上上下下打量着夏雨晴好一会,方才吐出一句话来。

    夏雨晴尴尬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微僵道:“可以这么说吧。”

    得到确认,夏铭轩眼中的寒光一闪而逝,微眯着眼道:“那晴儿的魂魄呢?”

    夏雨晴一怔,自打穿越以来,她一直以为这个身体就是自己的,自己以夏雨晴的身份活在这个世上,那她便是夏雨晴。可现在夏铭轩一问,她才恍然惊醒,自己进入了这个身体,那原来的那个夏雨晴呢?一直以来她理所当然的认为原来的那个夏雨晴已经死了,魂魄也早没了,可事实真的就是这样的吗?

    “应该……应该已经没了吧。”夏雨晴有些心虚的回道。

    夏铭轩微眯着眼看着夏雨晴不甚确定的模样,忽的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般,犹如一头从沉睡之中苏醒的猎豹,快如闪电从栅栏之中向着夏雨晴一脸凶狠的伸出了手。

    夏雨晴正心怀惴惴着,忽的听到动静,一抬头便见夏铭轩的手朝着自己伸了过来,禁不住倒抽了口冷气,身子也在一瞬之间僵住,竟是忘记了躲闪。

    千钧一发之际,另外一只手强势的从边上插了进来,快速且凶猛的掐上了夏铭轩的手腕,制止了夏铭轩的手前进的趋势。

    “放开我,啊……啊……”夏铭轩哄着一双眼睛,紧盯着夏雨晴的方向,固执的想要抓住夏雨晴,不停的嘶吼着,犹若一只不停挣扎的困兽,“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夏雨晴无措的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低声呢喃道:“什……什么?”

    “冒牌货,把她还给我,还给我!”夏铭轩使劲的挣扎着,想要挣脱风霆烨的束缚,嘶哑的嗓音带着令人心碎的绝望,让夏雨晴不由得为之一震。

    冒牌货!夏雨晴听着夏铭远的低叫,双眸骤然收紧,原本僵立的身子也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风霆烨见状也微微有些恼了,奋力一扬手,轻而易举的将夏铭轩伸出栅栏之外的手连同人直接推回了牢房之中。

    照理说风霆烨的手劲和夏铭轩其实应该差不了多少,可惜,夏铭轩本就内伤未愈,而且这些天待在牢房之中,本就受不到什么优待,再加上一直介意着夏雨晴二人那日的谈话,更是寝食难安,身体本就比较虚弱,这会子自然不是风霆烨的对手。

    夏铭轩跌倒在地,双眸却还固执的紧盯着两人:“我说错了吗?她不过是个偷了别人身体的小偷,冒牌货,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夏铭轩不是没有怀疑过夏雨晴,只是……就像夏雨晴所说的那样,他与夏雨晴最后的一次见面,还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之后因为种种的原因,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长年累月的思念,早已让他对夏雨晴的那份在乎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执念。

    所以,在再一次遇见夏雨晴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的激动,那种失而复得喜悦麻痹了他的判断,又或者,他其实是有所觉的,只是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么多年了,每个人都会变,不管她变化什么样,只要她还是她,他就该小心翼翼的试着去适应现在的她。

    然而,就在今天,眼前这两个人却告诉他,他这十数年唯一的坚持早已不在,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怎么能接受?!

    “你闹够了没有?”风霆烨直视着夏铭轩的眼睛,脸上的笑意也彻底的敛去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夏铭轩的眼睛道,“你有什么资格对爱妃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不是爱妃,夏雨晴这个人早就死了。”

    “就算她没死,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也早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有什么意义?她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夏铭轩的话令夏雨晴浑身又是一震,风霆烨却是被夏铭轩的话给气笑了,一双冰冷的眸子紧盯着夏铭轩那要死不活的模样,本不打算说出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爱妃存在的意义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来评判。夏铭轩,好好想想爱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说完,风霆烨也不打算再继续跟夏铭轩继续纠缠下去,拉起夏雨晴便往外走了出去。

    “唔,皇上……”夏雨晴最后看了一眼夏铭轩,垂了垂眼眸,最终还是跟着风霆烨出了门。

    两人一走,牢房之中便重新恢复了宁静,夏铭轩维持着两人离开前的姿势,在地上坐了许久,终于像是入梦初醒般,捂着嘴低低的笑了起来。

    笑声慢慢的从小变大,夏铭轩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了起来,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不住从眼眶之中滚落。

    风霆烨最后的那句话,让他不得不直面一个近乎残忍的事实,依现在这个夏雨晴所言,她是在和亲到夏国之后的那次落水之后借尸还魂,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

    晴儿刚到烨国的那次落水……是母妃所为,也就是说,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亲手害死了他最重要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夏铭轩忽的放声大笑了起来,等到他笑够了,身上的力气好似在一瞬之间被彻底的抽空了一般,再也支撑不住,躺到了地上。

    阴暗的牢房之中,水滴还在滴滴答答的从上方滚落着,在地上聚集了一方水洼。无人知晓,在这间空荡荡的牢房之中,一滴泪水从躺在地上的男人的眼中滚落了出来,滴落在了边上的水洼之中,发出一声脆响,与那些水滴混杂在了一起,化为虚无。

    风霆烨发现自己干了件蠢事,夏雨晴去见过夏铭轩之后非但没有恢复以前的元气,反倒更加的阴郁了起来。为此,风霆烨接下来的几日脸色也不甚好看。

    不过很快的,风霆烨却是没有这个精力去管夏雨晴心情如何了,因为另外一件更大的麻烦事已经在所有人毫无准备之下,悄无声息的到来了。

    三日之后,夏铭远正式登基,这一日,整个夏国举国同庆,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息,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可就在夏铭远登基的最后关头,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

    “吾皇,臣有本奏。不日之前,中秋夜宴之时,先皇曾亲口承认小公主乃前朝公主所出,实属前朝余孽。”就在夏铭远坐上皇位的后一秒,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臣已然健步如飞的冲到了堂前,铿锵有力道,“此事事关夏国未来,还请吾皇慎重处置,现在便当场拿下小公主!”

    “!”

    ------题外话------

    感谢暮雪扬风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15044568600的全五分评价票和月票

    感谢—今生丶这曲忘、茹歌琳、lilyswee的月票

    扑倒么么哒づ ̄3 ̄)づ╭?~

    煽情完毕,再装下逼,我们就回家了es▽╰)╭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三章 再掀风波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五章 想欺负她?找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