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二章 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二章 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文/荼靡泪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 | 本章字数:10606 |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txt下载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你刚刚说什么?”夏雨晴脸上的表情呆滞了几秒,眼睛瞪得老大,满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夜殊颜,“前朝皇后的义父?”

    如果他的话属实的话,也就是说……自己是前朝公主的‘女’儿→前朝公主是前朝皇后的‘女’儿→前朝皇后是小殊颜的义‘女’。。更多w. 。

    那小殊颜岂不是自己的……外曾祖父?!祖爷爷辈的!卧了个大槽,这个玩笑开大了吧!以小殊颜那张脸做自己的叔叔已经够让人惊悚的了,竟然还爆出外曾祖父这种早该作古的老古董辈分,会被玩坏的!真的会被玩坏的!

    “小殊颜,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夏雨晴干笑了两声,一副“我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的表情。

    夜殊颜似早料到了夏雨晴会是这般反应,莞尔一笑道:“你不信?”

    “……”这么惊悚的东西信了才有鬼好伐!

    “你父皇可以作证的。是不是啊?小天。”夜殊颜笑眯眯的转头看向夏昊天。

    夏昊天脸‘色’一黑,咬牙切齿道:“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朕小天!”

    “乖,小天别傲娇,这可不是晚辈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夜殊颜全然未将夏昊天的火气放在眼中,仍旧故我的优雅浅笑着,只是这说出来的话语实在是令人为他捏一把冷汗。

    “……”小殊颜,你这种也不是长辈对晚辈该有的态度啊!还别傲娇,你当哄孩子呢!

    夏雨晴看了一眼自己便宜老爹一本正经的面瘫脸,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被当成孩子哄神马的,老爹你受累了!

    夏昊天瘫着一张脸,想将夜殊颜无视到底,却还是不甘不愿的开了口道:“朕弱冠之年初次见到他之时,他已是如今这幅模样,数十年过去他依旧容颜未改。”

    夏昊天此言一出,不只是夏雨晴与风霆烨,连同边上的那些个原本只准备抱臂围观,看场好戏的人也一个个全都变了脸‘色’。

    数十年如往昔的容貌,这已经不是驻颜有术能够解释的了,此人……是妖魔,还是鬼怪?!

    夜殊颜见夏雨晴还是一脸呆滞的模样,遂续笑道:“翠儿也能替我作证。”

    刷的一下,因着夜殊颜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好似探照灯般聚集到了翠儿的身上。

    翠儿略显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奴婢是尊主从小养大的。”

    “翠儿是在襁褓里之时便被我捡回来养大的。”夜殊颜淡笑着补充了一句。

    “……”内殿再次死寂了几秒。

    夏雨晴忽的颤颤巍巍的举了举手道:“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嗯?”

    “小殊颜,你今年贵庚?”

    夜殊颜一怔,在夏雨晴期待的注视之下微微一笑道:“你猜。”

    “……”猜猜猜?猜你妹啊猜!我要猜得到还用得着问你吗?

    “小晴儿,问一个老人家年龄可是很不礼貌的哦。”

    “……”所以你就让我自己猜?老人家,求别傲娇!而且不要用你那张萌正太脸老气横秋的说着哄小孩的话,虽然对你来说我可能就是个小孩子……但是看着你那张正太脸,实在很有压力有木有!而且一只原先温文有礼,乖巧可爱的萌正太一朝化身老古董终极*oss,还自带腹黑傲娇属‘性’,一口一个小晴儿的叫着自己,这种冲击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负荷的,她现在还没厥过去已经很了不起了好不好?

    明明不久之前你还恭恭敬敬的喊着人家皇后娘娘的说,一转眼时间怎么就忽然比你矮了那么多……

    夏雨晴一脸哀怨的看向夜殊颜,在心中默默算起了夜殊颜的真实年龄,外增祖父辈的比他父皇要高上两辈,他父皇今年看上去也有五十几了,依照古代的生孩子年龄,最少也得三十打底,多一些就四十了,这么算起来……

    小殊颜岂不是*十岁了?!小尚书酷爱回来,真正的天山童姥在这里!酷爱回来围观!

    相比起夏雨晴的抓狂,另外一边的素无端却是从夜殊颜的话中听出了非同寻常的意味。

    眼前这位不是他家媳‘妇’的表哥,而是将他家媳‘妇’捡回去抚养长大的恩人,近乎生父的角‘色’,也就是自己的未来岳父?!

    素无端双眸微微一亮,蓦地回想起之前自己这位隐岳父大人对自己的态度……额,貌似不怎么好,不行,他必须得抓紧时间好好抱大‘腿’才行!

    打定主意的素无端没有理会边上之人惊呆的模样,飞身往夜殊颜的方向一扑,高喊一声:“岳父大人请受小婿一拜,岳父大人,小婿……哇啊!”

    “……”众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素无端朝着夜殊颜飞扑而去,只可惜还没碰到夜殊颜的一片衣角便被那突如其来从夜殊颜怀中扑出来,迅如闪电的小黑给一把挠上了脸。

    “嗷,老子的俊脸!你这只该死的病猫,竟然敢抓老子的俊脸,看老子不……”被小黑一挠,素无端的脸上顷刻间挂上了彩,气得他张牙舞爪的便想磨刀霍霍向黑猫。

    只可惜刚一逮住猫尾巴,便听得了一声淡然的轻问:“你想做什么?”

    素无端浑身蓦地一僵,刚一抬头便看到了素无端似笑非笑的脸,干笑了两声,紧揪着小黑尾巴的手默默的收了回来:“嘿嘿,没想做什么,只是觉得岳父大人这只猫生得实在风灵韵秀,威武俊朗,令小婿忍不住想要膜拜一番。”

    “……”大师兄,你还能再贱一点吗?夏雨晴等人看着素无端那卑躬屈膝的模样,默默抬头望天,我们不认识他,我们真的不认识他!

    小黑摇了摇自己被压的尾巴,很是不屑睨了素无端一眼,趾高气扬的走回了夜殊颜的脚边,蹭蹭蹭的爬上了夜殊颜的肩膀,在肩膀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极尽蔑视之意。

    素无端气得险些咬碎一口的银牙,偏偏还不能动怒。

    夜殊颜‘摸’了‘摸’小黑的头,淡定的吐出一句:“不合格!”

    “啥?!”素无端蓦地抬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夜殊颜。

    “态度轻浮,口是心非,谄媚有余,真心不足,一看便是‘花’‘花’公子的典范。最重要的是……”夜殊颜双眸微微一眯,“智商太低,连我与翠儿的关系都还不曾搞清楚便轻举妄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会影响以后的孩子!”

    “噗……”夏雨晴与‘花’‘弄’影同时喷笑出声,夏雨晴更是毫不客气道:“这下我算是彻底相信了小殊颜刚刚的话了。如此真知灼见,若非阅历丰富之人怎么可能说得出来?”

    “小师妹你……”

    没给素无端还嘴的机会,‘花’‘弄’影落井下石的‘插’了一句:“大师兄,你这下可是被彻底嫌弃了,啧啧啧,未来无望了!”

    “……”什么叫‘交’友不慎,说的就是这样的!

    素无端捂着‘胸’口看向翠儿,楚楚可怜的唤道:“媳‘妇’……”

    翠儿默默扭头,权当没看见。夏雨晴二人见状越发起劲了。

    “大师兄,你看连师嫂都不理你了。”

    夏雨晴同情的看了素无端,还算有点良心道:“师兄,节哀。”

    “……”

    这一瞬,素无端森森的觉得自己背后已经‘插’满了箭,顷刻间化身为刺猬。

    短暂的沉默过后,素无端忽的爆出一声惊叫,蹲到一边角落画圈圈泪流满面去了。

    “……”

    风霆烨看着瞬间秒杀掉素无端的夜殊颜,眼中防备仍旧没有卸下:“你真是前朝皇后的义父?”

    夜殊颜淡笑着点了点头,不甚在意道:“烨王要如何才愿意相信?”

    风霆烨盯着夜殊颜的眼睛瞧了好一会才道:“朕只是好奇,既然阁下是前朝皇后的义父,当年前朝覆灭,阁下这般厉害,为何不出手相助,帮帮自己的‘女’儿与‘女’婿?”

    不得不说某些人在所以靠谱,就是因为在某种关键时刻可以轻而易举的戳中重点。

    风霆烨此话一出,夜殊颜脸上一贯浅淡的笑容终于出现了几道的裂痕,虽然只是一瞬,却还是被风霆烨捕捉到了。

    “烨王应该知道月氏一族的规矩,不‘插’手各国纷争,否则……”

    夜殊颜还未说完,便被风霆烨快速打断了:“不‘插’手?也就是说您见死不救了?”

    “我……”夜殊颜的脸‘色’又白了一分,没来得及辩解便被风霆烨再一次打断了:“那这么说来的话,爱妃今后若是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您也会见死不救?”

    风霆烨的‘逼’问终于让夜殊颜脸上的笑容彻底的消失了,双眸微凛,紧盯着风霆烨带着几分戏谑的脸,这个男人是有意针对着自己!相比起素无端的被动,这个男人显然更聪明一些,知道主动出击!

    “不,我不会。”

    风霆烨脸上的笑意并没有因为夜殊颜的这一回答而变化,反而越发深刻了几分:“哦,朕倒是好奇了。这是为什么?您对待义‘女’尚且能够狠下心肠,更不要说爱妃这个从小不在您的身边,与您感情也不甚深厚的外曾孙‘女’了,难不成还真是长辈爱护小辈,态度不同?”

    “……”

    风霆烨咄咄‘逼’人的话语成功让内殿之内的气氛陷入了僵持。

    夏铭远看着两人之间的对峙,脸‘色’是空前的凝重。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月氏一族,但他身为夏国皇室的一员,尤其还是极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室一员,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些人的非同一般。

    然而令他最吃惊的是,他的小皇妹的……先祖竟然就是月氏一族之人,那小皇妹的身上岂不是流着月氏一族的血?

    可传说中的月氏一族不是不能搅和进他们这些国家纷争之中的吗?那为什么……

    等不及夏铭远想出个所以然来,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大声的喧哗,依稀还能听到些许的吵闹。

    不多时,一道铿锵有力的低喊声便从外面传了过来:“启禀皇上,皇贵妃娘娘与四殿下已经抓住,现就在殿外,请皇上示下。”

    这一声打破了内殿之中的死寂,不少人的脸上都有些讶异于人这么快就被抓了回来,唯有少数几个略显淡定,只稍稍蹙了蹙眉头。

    风霆烨最后的那一脚并没有留下任何的余地,夏铭轩没有当场吐血已经算好的了。只不过就算没吐血,依他当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再加上邵子唐几个武功本来也不低,抓到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这会子就抓到了人,到底还是比他们预料之中的早了一些。

    夏昊天挑了挑眉,沉声道:“带他们进来。”

    话音一落,紧闭的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邵子唐与云中越走在最前方,后面跟着官兵押着的柔嘉皇贵妃与夏铭轩。

    柔嘉皇贵妃一身的华贵衣裳已经‘乱’成了一团,却还是绷着一张脸尖利的高喊道:“放开本宫,放开本宫,本宫是皇贵妃……皇贵妃!你们这些贱仆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对本宫?!怎么敢!”

    夏雨晴等人听到她的高喊不约而同的囧了囧,不久之前站在四皇兄那边,跟着四皇兄跑了的那个究竟是谁啊?这个时候又来说自己是皇贵妃,这丫的是脑袋被‘门’给挤了吗?果然,这世界上的奇葩就是多啊!

    相比起柔嘉皇贵妃的肆意发疯,夏铭轩倒是冷静不少,至始至终都未置一词,只是从进‘门’之时,目光便不曾离开过夏雨晴。

    那样炽热的目光让夏雨晴想要刻意无视都不行,刚一回头便撞上了夏铭轩的目光,当即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风霆烨上前握住夏雨晴的手,将她的头往自己怀里揽了揽,直接挡住了夏铭轩的目光。

    夏铭轩双眸一凛,那双布满血丝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夏雨晴,几乎滴出血来。

    只可惜,这会子的他在风霆烨眼中不过是只没了牙的老虎,根本不值得他‘花’费太多的心思。

    风霆烨转头看了一眼邵子唐:“功力见长啊,这么快就把人抓了回来。”

    邵子唐白了他一眼,摊了摊手,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不算我们抓的。”

    “嗯?”风霆烨与夏雨晴对视了一眼,疑‘惑’的看向邵子唐。

    夏昊天看了一眼被推倒在地的柔嘉皇贵妃以及另外一边被五‘花’大绑,至始至终都不曾看过自己一眼的夏铭轩,冷声道:“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夏铭轩这才抬眸看了夏昊天一眼,面无表情道:“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

    “好好好……来人啊,把他们全都给朕带下去,关进监牢,连同那些拓跋一族的‘乱’党,三日之后……问斩!”

    夏昊天毫不留情的话语令柔嘉皇贵妃浑身一僵,手下的挣扎与高声的叫嚣戛然而止,瞪大了一双美眸难以置信的望向夏昊天。

    短暂的安静过后,柔嘉皇贵妃似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奋力想要挣开那些制住她的暗卫,最后‘逼’急了甚至用上了牙齿。

    发疯的‘女’人向来很难缠,饶是这些个见过大世面的暗卫们也不敌突然发起疯来的柔嘉皇贵妃,被她咬得撒了手。

    柔嘉皇贵妃趁势一把往前冲去,连滚带爬的冲到夏昊天的脚下,一把抓住夏昊天的衣摆,声嘶力竭道:“皇上,皇上,您不能这么做,臣妾与您夫妻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轩儿更不用说,他是您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自古父子残杀都是违背人伦的啊!轩儿就算有再多的不是,皇上您也不能……”

    柔嘉皇贵妃还未说完,紧抓着的衣摆便被夏昊天‘抽’了回去。

    “你也知道父子残杀是有违人伦的啊,你的儿子可是在不久之前便想着要杀了朕取而代之呢。对于把刀架在朕脖子上的人,朕还要对他网开一面?朕没有那么宽阔的‘胸’襟,也没有那么海纳百川的‘胸’襟。”

    “皇上……”柔嘉皇贵妃哭声一止,眼泪却好似不要钱似的不住的往下掉,刚想继续动之以情,便被夏昊天再一次打断了。

    “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朕的儿子。”

    “!”夏昊天此话一出,内殿众人尽皆一愣,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夏昊天的身上,包括夏铭轩。

    并没有太多的讶异,夏铭轩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知道,你果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儿子,早就知道!”

    柔嘉皇贵妃脸‘色’一白,慌忙的起身道:“不,皇上,你别听他胡说,轩儿他是被人骗了才会这么说。他确实是您的儿子,千真万确!皇上,您不要听信‘奸’人所言,那人是为了离间你们的父子感情啊,皇上……”

    “父子感情?我和他有过这种东西吗?”夏铭轩一脸嘲讽的看向柔嘉皇贵妃,“母妃,此事是真是假,你比儿臣更加清楚,你竟然敢做,如今做什么不敢认?难不成真要这个男人把事情和盘托出,让你颜面尽丧才肯罢休吗?这还真像你的风格。”

    “轩儿,我可是你的母妃,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母妃?”夏铭轩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刚刚背叛我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你自己是我的母妃?怎么不记得我是你儿子?”

    柔嘉皇贵妃脸‘色’铁青,迎视着儿子近乎怨恨的嘲讽目光,咬了咬‘唇’,默默拧紧了手中的锦帕。

    风霆烨等人眼底划过一丝了然,怪不得邵子唐方才说人不是他抓回来的,原来是柔嘉皇贵妃舍不下荣华富贵,窝里反带累了夏铭轩。

    “父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夏铭远几人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得怔了怔,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有些着急的问道。

    其实对于夏铭轩并非夏昊天所出这一点,夏铭远等人早在当初风霆烨提起之时便早有预料,只不过之后夏铭远百般查询仍旧一无所获,而今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最令人吃惊的是夏昊天竟然自己就知道这事,怎么不让他们惊讶并且好奇事情的来龙去脉?

    “呵呵呵……”夏昊天没有回答,反倒是夏铭轩低笑了起来,抬眸看了一眼众人,“你们都想知道?哈哈哈,到了这份上也没什么好瞒的。我,夏铭轩,是这个‘女’人和父皇的亲兄弟英王所生出来的‘私’生子,孽种!”

    “轩儿你……”柔嘉皇贵妃浑身一震,竟是忘记了哭泣,转头讶然的看向夏铭轩。

    夏铭轩轻笑着睨了她一眼:“做什么这么吃惊,这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你……你那时候在外面……”柔嘉皇贵妃脸‘色’一白。

    “若不是刚好在外面,又如何能够听到那般劲爆的事情?”夏铭轩咧开了嘴,‘唇’边挂着浅浅的弧度,可惜笑意却并未达到眼底。

    “你真当那个孩子是本宫乐意生下的啊?若非当时情况特殊,本宫压根不会将他生下来,那孩子就是个没人要的孽种!是个错误,对,跟你一样就是个错误!你知不知道本宫每次一见到那孩子就会忍不住想到我们犯错的那天晚上,只要一想起这个我就觉得特别的恶心,特别的想把他掐死在摇篮里,掐死在‘床’上!”

    无人知晓那个时候他孤单一人,站在那比他还要高的窗户底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有多么的震撼,多么的痛苦!那个对着自己素来和蔼可亲,给了自己所有温暖的母妃,原来时时刻刻都想着要掐死自己。

    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明面上的温柔之下时时刻刻都暗藏着刺骨的杀机,他就觉得莫名的寒冷与恶心。

    为了这事,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他好几天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就怕突然从哪里伸出一只手就这么在睡梦中将他掐死了。好在……好在……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他遇上了她……

    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了,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呵呵,你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吧?你为了让这个秘密永远封尘,不惜买通英王府的下人在英王的饭菜之中下毒,却没想到到头来,谁都没被你的谎言所骗,母妃,你的好谋算啊!”夏铭轩仰天长笑了起来。

    柔嘉皇贵妃脸‘色’惨白,身子亦忍不住往后一瘫,坐在了地上。

    “大皇兄,那个什么英王是什么人啊?”夏雨晴听着几人的话语,有些好奇的问道。

    夏铭远沉默了片刻,抿了抿‘唇’道:“英王是皇太妃的儿子,也是父皇同父异母的皇弟之一,生的倒是不错,就是为人有些懦弱。父皇登基之后,他便出宫建府了,为人低调,与世无争,不曾想人不可貌相,竟然和皇贵妃‘私’下暗通款曲,还……”

    “所以说,父皇这是被人带了绿帽子了?”夏雨晴听完夏铭远的话忽的惊呼一声,那声音大的……直接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夏雨晴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言,捂着嘴巴往后退了退,干笑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夏铭远扶额,心中暗叹了口气,小皇妹,你这不分场合咋咋呼呼的‘性’子真是到哪都改不了啊!

    风霆烨却是双眸微敛,面上亦染上了些许的了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怪不得夏铭轩口口声声说自己与夏雨晴没有实质‘性’的血缘关系,原来是早知道了这事的缘故。

    “皇上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柔嘉皇贵妃微低着头不敢去看夏铭轩的眼睛,低声问道。

    “英王死的时候。”

    夏昊天的回答无异于再次给了柔嘉皇贵妃一记致命的打击,原本垂着的脸一下子抬了起来,直视着夏昊天刚毅的侧脸,像是明白了什么,捂着嘴笑了起来。

    她费尽心机,不惜杀人也想隐藏的秘密,到头来却因为自己的机关算尽而败‘露’,当真可笑。

    笑声由小及大,从一开始的低笑慢慢的变成了放声的大笑:“你竟然那么早就知道了,可是你从来没有提过,从来没有想过为了这事问罪于我们,只是怀揣着真相一味的无视着我们,你压根就不在乎我们,不在乎我!”

    “……”夏雨晴等人看着柔嘉皇贵妃就地撒泼,一脸的呆滞。这年头竟然还有人因为自己没被问罪还指责受害人的,果然这年头的奇葩脑回路都特别的复杂啊!脑残的世界好难懂!

    夏昊天冷眼看着柔嘉皇贵妃发疯,面‘色’不改分毫。

    柔嘉皇贵妃笑够了,眼角还挂着泪水,抬头紧盯着夏昊天轻笑道:“皇上就不好奇臣妾为什么要背叛你吗?”

    夏昊天闭口不言,柔嘉皇贵妃却蓦地‘激’动了起来:“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时候你独宠那个来路不明的贱人,我又怎么会被宫中的那些个贱人嘲笑,心灰意冷之下做下这悔恨了一辈子的事情?”

    听到柔嘉华贵妃提及夏雨晴的生母,边上众人连同夏昊天脸上的表情都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一开始,我只是想着要让你吃醋,让你更在意我一些。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的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个贱人,连正眼都不曾瞧过我一回!后来有了孩子,我本来想打掉他的,可是我没有想到过了没多久那个贱人竟然也有了孩子……”

    “所以,为了同绾绾争宠,你便伙同杨妃,一个跟别人生了个孩子冒充朕的亲生骨‘肉’,另一个更是直接用外面抱来的孩子充数?”

    “……”卧槽,这杨妃又是哪位啊?那个跟别人生孩子的是皇贵妃没错,这个直接抱了别人孩子的又是哪个啊?这个皇宫里面究竟藏着多少秘密啊!

    “怪不得,怪不得!”夏雨晴还没从这一惊天巨雷下回过神来,便听得夏铭远在边上失神的呢喃了起来。

    “大皇兄,怎么了?什么怪不得?”

    “杨妃……是五皇弟的生母。”

    “!”

    夏铭远这句话一出来,众人的脸‘色’都不由得变了一变,也顷刻间明白了夏铭远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怪不得……怪不得夏昊天会毫不留情的买凶杀了五皇子,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儿子,只是一个被抱来充数的可怜虫。

    柔嘉皇贵妃没想到夏昊天连这个都知道,错愕了片刻,再次笑了起来:“没错,就是我,我告诉她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只要比那贱人早生下孩子,而且生下的还是皇子的话,皇上的恩宠一定会从那个贱人的身上转移到我们的身上。她信了,可惜她不中用,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辛辛苦苦生下来却是个死胎,无法之下,竟然胆大包天的被她妹妹的孩子给抱进了宫。可到了最后呢,哈哈哈,我们两个都生了皇子又有什么用?到了最后还不是抵不过那贱人的一个‘女’儿?”

    “……”‘女’人之间的战争真是可怕!这是在场男人有志一同的想法。

    柔嘉皇贵妃说完倏地抬头看向夏昊天,一脸的泪痕,‘激’动的哭喊道:“皇上,臣妾是这么的爱你,为了你臣妾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舍,为什么你就不肯好好的看臣妾一眼,这辈子只看着臣妾一人?!”

    夏雨晴听着柔嘉皇贵妃的呼喊,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夏昊天却是直接了当的冷笑了一声,吐出更为劲爆的话语。

    “英王的死,云儿幼时的多次中毒,身体虚弱而不得不送出宫去,还有三年多前,晴儿刚刚出嫁抵达烨国的那场落水,不久之后,熙儿在郊外的那场失足落马。你爱朕?爱朕爱到恨不得把朕所有的孩子全都杀光,你爱朕,这一辈子都想着利用拓跋一族的权势将朕捏在手掌心里?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原来那场让自己穿越而来的落水以及引发二皇兄穿越的坠马都不是巧合,三皇姐当初也说过自己小时候身子太弱,不得不被送到一个江湖人士身边习武,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

    夏铭远等人也全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些年来柔嘉皇贵妃暗地里竟然做过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他们竟然一无所知,毫无所觉!真不知是该说他们太傻了,还是该说这个‘女’人的心机太深了!

    不只是夏铭远这些人,连与柔嘉皇贵妃最为亲近的夏铭轩也被这一真相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在外人眼中一贯温婉贤淑的母妃,竟然干过这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果然……这个‘女’人就是条外表妍丽的毒蛇,随时可能反咬任何人一口!

    风霆烨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默默的握住了夏雨晴的手,眼底的寒光一闪而逝。

    柔嘉皇贵妃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嘴巴几番开合,最后只能发出一道无意义的询问:“你早就知道?”

    夏昊天面无表情的冷哼了一声:“朕若是连这些都不知道,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问罪于我?这么看着我为了你苦苦挣扎很好玩吗?”

    “……”又来了,这脑残的奇葩脑回路!

    柔嘉皇贵妃的质问只让夏昊天觉得好笑:“你到现在还在说这种话,拓跋桠枫,如果所谓的爱真的让你这么疯狂,那被你爱上的人何其悲哀?”

    “我……不是……”

    “至始至终,你爱的,只有你自己!为了你自己的荣华富贵,名利权势,你不惜杀死英王,谋害朕的子嗣,利用自己的儿子,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不!”

    柔嘉皇贵妃崩溃的抱着自己的头大声呼喊着,夏昊天却再没有欣赏她丑态的兴致,扬了扬手道:“把他们带下去。”

    “不!”柔嘉皇贵妃听到夏昊天毫不留情的话语,再一次扑倒在了夏昊天的脚边,颤抖的呼喊道:“不要,我不要死。皇上,臣妾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不可能对臣妾没有一点感情的。你饶过臣妾这次好不好,臣妾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今天的事情臣妾一点都不知道,全都是轩儿自作主张的,跟臣妾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你要相信臣妾,相信臣妾啊!”

    夏铭轩听着柔嘉皇贵妃的话默默别开了脸,这已经是这个‘女’人第二次为了自己背叛他了。夏昊天说得没错,她最爱的人,是自己!

    “你若是一点都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百般阻挠那些个御林军将那几个刺客带下去查?”

    柔嘉皇贵妃哑口无言,夏昊天最后叹了一句:“桠枫,不要让朕到你死都瞧不起你。”

    柔嘉皇贵妃浑身一震,抱着夏昊天大‘腿’的手微微收紧,闷声道:“皇上当真如此绝情?”

    夏昊天缄口不言,柔嘉皇贵妃却是疯狂的低笑了起来:“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这些人活得多轻松。”

    “什么?”夏昊天还来不及体味柔嘉皇贵妃这话中的含义,便见柔嘉皇贵妃倏地起身,‘抽’下头上的一根凤簪朝着他身边最近的一人扑了过去。

    “娘娘,小心!”

    ------题外话------

    感谢he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guolihielee、1115818453的1张月票,风语非殇和蓝昕柠的2张月票

    扑倒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三十一章 惊大于喜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三章 再掀风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