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章 想动她,问过朕了吗?

第一卷 第两百三十章 想动她,问过朕了吗?

文/荼靡泪
推荐阅读:
    夏雨晴一脸菜色的盯着风霆烨,在确定某人并不是在开玩笑后,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总攻大人,乃肿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嘤嘤嘤!夏雨晴看着那些个如狼似虎的包抄过来的护卫,已然泪流满面。

    就在夏雨晴心怀惴惴,感觉对整个世界都木有爱了之时,被夏昊天握着的那只手忽的一紧。

    夏雨晴压抑的抬头望去,正对上夏昊天淡定自若的面容,以及那双略带了几分安抚的眼睛。

    “你……”

    夏雨晴还没来得及说话,夏昊天已经收回了视线,脸上那一瞬的柔和也在顷刻间收敛了起来,没有握着夏雨晴的那只手朝着某一方向一扬。

    啪嗒……啪嗒……夏雨晴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群好似乌鸦的黑衣护卫从头顶之上掉了下来,在夏铭轩的人碰到他们之前,将他们团团护住,包围在了其中。

    “这些人是……”夏雨晴一脸讶异的看向这些个凭空冒出来的高手护卫,低声问道。

    风霆烨轻笑一声,眼底划过一丝兴味:“除了蜀国那个二溜子皇帝,哪一国皇帝的身边不安插些暗卫以防万一啊?”

    “……”总攻大人,你这是在明目张胆的嫌弃云曦她爹吗?趁着云曦不在就嫌弃她爹神马的,你要不要这么缺德啊?嗯?不对……

    “皇上,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暗卫,我们的人?”

    “你父皇的人。”

    “……”

    夏昊天横了风霆烨一眼,眼中寒意稍露,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被这小子给算计进去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夏昊天越过那些暗卫,直视着夏铭轩轻笑道:“轩儿,你既然说了你是朕一手教养出来的,那今天朕便再教你一样。”

    夏铭轩双眸一眯,面色不改:“儿臣洗耳恭听。”

    “狡兔三窟,尤其是身居高位之人,决不能将砝码放在同一边。你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拓跋一族和你手中握着的那些重兵身上,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是他们都出了岔子,你又该如何?”

    夏铭轩凌厉的双眸准确的掠过了众人,轻笑道:“只要你们不继续拖延时间,他们就不会出任何岔子。”

    夏昊天脸色微沉,夏铭轩便知道自己料对了,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刻了起来:“父皇,你真以为仅凭这么几个暗卫便能拦住儿臣的这些精兵?动手。”

    夏铭轩轻飘飘的一句话,那些原先停下了脚步的护卫们便再一次朝着夏雨晴等人冲了过去。

    一瞬之间,刀剑撞击的声响不绝于耳,翠儿与素无端护着夏雨晴等人缓缓后退,邵子唐却跟着那些个暗卫冲进了战斗圈。

    晏庭芳一回头便见邵子唐失去了踪影,连忙抬目望去,待看清杀阵之中的某人后,想也不想便丢了了一句道:“我去帮他。”

    “哎,晏姑娘……”夏雨晴本想告诉晏庭芳,小尚书武功牛逼得很,用不着担心他,没成想话还没说完晏庭芳已经跑得没影了。

    邵子唐一脚踹翻朝着自己奔来的护卫,忽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转头望去却是一愣。

    “你怎么也跑来了?快回去!”邵子唐脸色微沉,低声喝道。

    晏庭芳浑身一震,挥剑砍杀最前方的一名护卫,咬了咬唇,略带了几分倔强道:“不回去。”

    “不回去?你连自己都护不住,留在这做什么?拖我的后腿吗?”

    邵子唐看着晏庭芳倔强的侧脸,不知怎的心头一阵无名火起,大脑未经思索,伤人之语便已然脱口而出。

    “……”小尚书,你这么说你未来媳妇真的大丈夫吗?小心小曦知道了,伙同绿蕊她们跟当初对待美人太傅那样给你穿小鞋啊!

    不远处的夏雨晴听着邵子唐的低吼,默默地囧了:“你们说小尚书的情商是不是跟美人太傅差不多啊?就算晏姑娘武艺真的不咋地,他这么直接说出来也太招仇恨了吧?”

    “……”娘娘,为何奴婢从您的话语之中听到了那么一点点的幸灾乐祸,您究竟还想不想上晏姑娘和尚书大人和睦相处了?

    邵子唐话一说完,便发现自己失言了。但从出生到现在就不曾哄过人,更别说是哄女人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自己方才的失言。

    邵子唐手足无措,晏庭芳咬唇不语,两人就这么陷入了一片僵持的尴尬,耳边依稀能听到官员们惊惶的叫喊以及凄厉的尖叫。

    须臾,晏庭芳脸色有些苍白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语毕,转身就走。

    邵子唐脸色微变,想要出声阻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挽留。

    就在他分外为难之际,忽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喝:“小心。”

    邵子唐浑身一震,刚一转头便见一道亮晃晃的匕首直逼着晏庭芳的方向而去。

    邵子唐脸色微变,顾不得其他,扬手挥开缠过来的那些个护卫,直接将晏庭芳拉了回来,右手一扬,想要将那匕首打落,却终究还是偏离了少许。

    锋利的匕首就这么硬生生的从邵子唐的手臂处划了过去,鲜红的血液一下子便染红了衣袖。

    “噗……”原本还准备找个地方慢慢围观二人发展的夏雨晴看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喷了出来。

    我勒个去,这种一秒从虐恋情深转变成英雄救美的狗血言情剧走向是肿么回事?毫无防备的被刷了一脸血有木有?!

    邵子唐抿了抿唇,并没有在意手臂上的伤口,反而抬头看向了方才匕首飞过来的那个方向,一眼便看到了夏铭轩镇定自若的脸以及那只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

    双眸微凛,片刻之后,邵子唐方才收回视线,低声问道:“喂,你没事吧?”

    晏庭芳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反应过来之后一眼看到了邵子唐手臂上的伤口,惊呼一声道:“你的手!”

    “没事。”邵子唐眼明手快的撕开手臂上划开的衣袖,快速包扎了下。

    再转头一看,却见晏庭芳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邵子唐双眉微拧,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人越来越多,乱跑的话只会更危险,遂道:“就跟在我身边,别乱跑。”

    晏庭芳怔了怔,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轻应了一声:“嗯。”

    “皇上,小尚书受伤了,真的不要紧吗?”夏雨晴远远的看到邵子唐与晏庭芳相互依靠着与那些个护卫们缠斗,双眉微蹙,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再撑一会就好了。”

    再撑一会就好了?难不成再过一会事情就会发生转机,可是丫的这货刚刚不是说援兵根本还没到吗?

    夏雨晴疑惑的看向风霆烨,这才发现风霆烨脸上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敛去,一张俊脸微微扬起,那双凌厉的双眸紧盯着漆黑的夜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夏铭轩人多势众,夏昊天身边的暗卫与邵子唐等人再厉害到底双拳难敌四手。初时还算势均力敌,慢慢的却一点一点的偏向了夏铭轩一边。

    就在两方人马打得如火如荼之际,众人忽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尔后不知是在哪里忽然喷射出了一道绚烂的烟花,在空中开出了一朵绚烂的火花,霓虹光彩映照着众人的脸庞,也让打斗中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好漂亮的烟花啊,这个时候什么地方在放烟花?那个方向好像是……”夏雨晴望着天际盛开的烟火,低声呢喃道。

    “那一边是……东城门。”

    “没有错,就是东城门。”夏昊天还没有说完,便被夏铭轩抢白了过去,“这烟花很漂亮吧,可惜你们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哈哈哈哈,父皇,你刚刚不是说让儿臣别孤注一掷吗?那您知道这些烟花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它们是用来报信的,这个时候燃起烟花,就意味着东城门已经落入了拓跋一族和儿臣军队的手中……”

    夏昊天等人闻言脸色俱是一白,还来不及说什么,又一道烟花从另外一个方向射向了天空,绽放出了美丽的花朵,尔后是又一道,又一道……

    无数绚烂璀璨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却无人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欣赏。

    “东,西,南,北。”夏铭轩指着那从不同的方向迅速升起的焰火,脸上尽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胸有成竹,“父皇,且不论城门现在如何,至少这皇宫现如今已经彻底的落在了儿臣的手中,儿臣劝您还是识趣一些,尽早放手,也好少吃一些苦头。”

    夏雨晴等人的脸色却因为夏铭轩的话语而越发的凝重了起来,唯有一人原本紧抿的双唇却在这一刻慢慢的舒展开来。

    “那可不一定。”

    “什么?”夏铭轩脸上的笑意一僵,跟着夏雨晴等人全都看向了那出声之人。

    风霆烨但笑不语,伸手朝着烟花绽放的夜空指了指,脸上亦浮上了几分淡淡的得意,令夏铭轩本能的感到了一丝的不妙。

    果不其然,漆黑的夜空之上,伴随着绚烂的烟花落幕,与之前的烟花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焰火从方才烟花四起的那些个方向猝然升起,犹如一条蜿蜒盘旋的水蛇直冲云霄,耀武扬威的俯瞰着大地,发出阵阵凄厉的响声。

    “这些是……”这下,换成夏铭轩的脸色变了。

    风霆烨戏谑一笑道:“四皇子刚刚不是说整个皇宫的大门如今都已经落入了你的手中,既如此,四皇子殿下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个东西?”

    夏铭轩的脸色刷的一白,当即明白自己可能又被风霆烨给摆了一道。

    “你究竟在什么主意?”夏昊天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之上的还在不停升起的信号弹,微眯着双眸低声问道。

    “岳父大人都问了,小婿哪有不答之理?”风霆烨笑得那叫一个欠扁,“如今在我们头上的这些,是蜀国与雪国的援兵降服了那些在宫门口谋反的叛逆后所发出的讯息。”

    “雪国和蜀国?”这下子饶是夏昊天也吓了一跳,他本以为来的人是烨国之人,却没想到……

    似是看出了夏昊天心中所想,风霆烨微微莞尔道:“烨国的军队距离夏国王都太远了,无法之下,朕只好退而求其次,先跟两国借点兵过来救救场了。”

    “……”烨国的皇帝随随便便就能借到雪国与蜀国的军队?这个世界果然是玄幻了吗?!这个烨王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们活了这大把岁数可都不曾听说烨国什么时候和雪蜀两国关系这么好了!

    “皇上,你不是说……援兵没这么快到吗?”夏雨晴一脸呆样的看向风霆烨显然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风霆烨似乎早料到了夏雨晴会问这个,一脸无辜的笑了笑道:“爱妃刚刚问的好像是我们的援兵吧?我们烨国的援兵这会子确实还在路上,来的是蜀国和雪国的援兵。”

    “……”

    夏雨晴怔了好一会才算是反应了过来,风霆烨那句话的意思原来是酱紫的!这丫的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害得自己担惊受怕了这么久,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四皇兄抓过去当小白鼠酱紫酱紫酿紫酿紫了!结果……根本就是杞人忧天,不行,这货必须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

    夏雨晴正满腔愤然无处发泄之时,忽听得边上传来一声不甚高兴的抱怨:“来得可真慢,哼,要是再晚来一刻钟,我说不定就被大卸八块的。那个该死的笑面虎原来打着这么个主意。哼,等我回了烨国立马带兵杀到雪国把恩清和我家外甥接回娘家。”

    “……”小尚书,乃要不要这么凶残啊?!不过是迟了那么一会会,竟然就想拐了人家老婆孩子离家出走!乃这样真的不是恩将仇报吗?

    夏雨晴一脸囧然的看着趁着众人不注意拉着晏庭芳回到他们身边,这会子一脸义愤填膺的邵子唐。

    不过仔细一想,要是邵子唐跟尹相杠上还真指不定吃亏的是谁呢!

    夏铭轩听着风霆烨等人旁若无人的议论声,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刚想一声令下,让那些个护卫与风霆烨来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忽听得风霆烨看着某处轻笑一声道:“人都来了,还这么躲躲藏藏的做什么?”

    风霆烨此话一出,不管是夏铭轩还是夏雨晴等人尽皆一惊,讶异不已的循着风霆烨目之所及看去,入目却是宫殿边缘一排异常茂密的大树。

    伴随着风霆烨的话语,原本只在风中微微摇曳的树影忽的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令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一紧,生怕忽然之间从树上窜出什么魑魅魍魉之类的妖魔鬼怪来。

    哗啦一声……瘦长的枝干被硬生生的压弯,尔后一个反弹,几道黑影嗖嗖的从树影婆娑间掠了出来,衣袂飘飘的落在了宫殿上方的屋脊房檐之上。

    炫酷的黑衣映照着自夜空之上撒下的皎洁月光,怎么看怎么的动人心魄,令人心折。原本嘈杂的宴会现场因着这些人的出现而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夏雨晴瞪大了双眸,一脸讶异的看向那个站在众黑衣少年面前,长身玉立之人,低声呢喃了一句:“三师兄。”

    夏昊天站在一边,听到夏雨晴的呢喃又是一愣,双眸一眯,看着那站在屋顶上,气度非凡的少年,有些讶异于夏雨晴竟然认识这么多奇人异士。

    花弄影听到夏雨晴的叫唤,莞尔一笑,很是臭美的从房顶之上翩翩飞落。

    夏雨晴大喜过望,一把挣脱了夏昊天握着自己的手,朝着花弄影奔了过去,岂料还没冲到花弄影的跟前,便听得他低喝了一声:“站住!”

    “!”夏雨晴一惊,狂奔的身形硬生生的顿在了半道上,一脸愕然的看向花弄影,“怎么了?”

    花弄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夏雨晴好一会,很是嫌弃的往鼻尖处挥了挥手:“小师妹,你离我远点,身上血腥气太重了,真让人不舒服。”

    “……”三师兄,你的属狗的吗?鼻子这么灵!丫的我一个良好青年,顶多在包围圈中多呆了几分钟,连血都没溅到几滴,你竟然说我血腥气太重!该死的处女座洁癖男!

    花弄影见夏雨晴没有继续扑过来,如释重负,微舒了口气,顷刻之间便又恢复了花孔雀样,微仰着头不可一世道:“小师妹,刚刚可有被为兄的天人般的出场方式给迷倒。”

    “……”原来三师兄你方才搞了半天,就为了有个惊艳世人的出场的方式啊?妈了个蛋,不知道我们现在还处在危险期吗?你这么任性妄为真的不怕被群殴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江湖第一杀手楼的楼主之位上活到现在的,你的那些属下的眼睛都瞎了吗?

    夏雨晴头上的青筋不可避免的跳动了起来,强忍着一拳轰到某人那张自鸣得意的俊脸上的冲动。

    “花公子,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朕找你过来,可不是让你躲在一边看戏的。”就在夏雨晴的怒火值即将爆表之时,忽听得不远处传来风霆烨略带了几分恼怒的质问。

    花弄影却一点也没有被风霆烨话语之中的淡淡杀意给吓到,很是无奈的摊手责备道:“烨王陛下,若非你出卖本座,本座现今可还在好好的待在树上静观其变呢。”

    “静观其变?呵呵,莫非花公子还准备带着这几位一顶一的高手看戏看到最后,捡现成的?”风霆烨冷笑着横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不料,花弄影竟一脸理所当然道:“当然了,烨王也不看看这下面血流成河的凶残场景,本座要是出面了,岂不是也要与这些个虾兵蟹将纠缠一番?本座倒不是怕他们,只是群众斗殴这种事情,动不动就能贱人一身的血,本座这般冰清玉洁之人,哪受得了这个?”

    花弄影睨了风霆烨一眼,一副“本座这等高风亮节,汝等凡夫俗子如何能懂”的表情,令众人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酱紫:“……”

    “……”怕被溅也一身血?我才要被三师兄你刷了一脸血好不好?就为了这么龟毛的理由,三师兄你竟然就对着我们见死不救!该死的水仙花洁癖男!还怕被溅到血,你究竟是怎么当上杀手楼楼主的啊摔!好累,赶脚不会再爱了!

    果然她家的几个师兄真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相比起他们来,她家师父还算是正常的了,至少他不会对自己见死不救啊!所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师父,您受累了!

    与夏雨晴深有同感的还有风霆烨,看着花弄影那理直气壮的模样,风霆烨脸色一黑,森森的觉得自己今生最大的两大败笔便是这两师兄弟,当初在蜀国他就不该相信素无端那孽畜,而如今他竟然还天真的去相信与素无端同出一门的这货!

    夏雨晴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把某人暴打一顿的冲动,低问道:“三师兄,你不是跟着二师兄他们到大皇兄他们府里去接两个孩子了吗?怎么跑这来了?孩子怎么样了?”

    “哦,那两孩子啊,已经被三公主带走了,现在很安全,你们不用担心。”

    花弄影此话一出,夏铭远与柳宜镶都不由得微松了口气。自打知道夏铭轩的真正目的后,他们便从夏铭轩开宴之前的那些话联想到了他可能会对两个孩子动手,两人心急如焚,却脱不开身,无可奈何,没想到风霆烨他们倒是先他们一步将孩子带了出来。

    相较于两人的庆幸,夏铭轩更多的却是狂躁的愠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筹谋多时的计划竟然会被这些人一一识破,并且化解。果然,这些人就一个都不该留!

    “我们刚一逃脱那些个追兵的追杀,把三公主和几个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二师兄那个粗人就领着蜀国的那些军队赶到了宫门口大杀四方去了,至于冷若枫那冷冰冰的男人则领着雪国的那些人在城门口和某些人杠上了。”

    夏雨晴恍然大悟,原来的这些人早就计划好了,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你们不需要这么虚张声势,蜀国与雪国的军队怎么可能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我夏国国境,而且……还深入夏国京城,真当我夏国人都是死的吗?”夏铭轩一声低喝,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风霆烨仿佛料定了他垂死挣扎一番,轻笑一声道:“是啊,一般来说是这样没错,可要是有兵符呢?”

    “兵符?”风霆烨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惊,连夏昊天都不由得有些诧异的看了过去:“夏国的兵符怎么会在你们手里?”

    风霆烨莞尔一笑:“岳父大人应该知道原来的兵符在谁的手上吧?”

    “在骠骑大将军那,可是骠骑大将军现如今应该还在距离此处有一定路程的樊城,就算日夜兼程,也需三天才能到。”

    “岳父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好路过了樊城,然后又很凑巧的遇上了大将军……”

    夏昊天双眸微凛:“大将军会这么轻易将兵符交给你们?”

    “呵呵,显然不可能,不过很凑巧的,爱妃的二师兄,江湖人送千手神偷,这世上只有他不想要的东西,没有他拿不到的东西。”

    夏雨晴愣了愣,看着风霆烨脸上浅浅的笑意,忽然有种错觉,某人的背后黑烟滚滚,两只黑色的小翅膀正一动一动的抖着。嘤嘤嘤,果然,这世上最难缠的还是她家总攻大人,简直就是bo啊!

    夏昊天愣住,尔后垂头呢喃了一句:“后生可畏啊!”

    至于那些个夏国大臣早被风霆烨的话语给雷得外焦里嫩了,魂淡,能不能不要把偷他国兵符这种惊悚到了极点的事情说得好像今儿个早上我吃了几碗小米粥一样稀松平常好伐,你这是在瞧不起我们夏国吗?是吧是吧!

    风霆烨没有理会那些官员们略显惊悚的注视,幽幽一笑,看向夏铭轩,扬了扬手道:“四皇子若还不相信,尽可看看后面来的这些人是你的人还是朕的人。”

    风霆烨话音刚落,众人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屏息以待,不多时,便见一伙人从不远处来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二师兄!”夏雨晴见到领兵之人,惊喜的高喊了一声。

    “呦,小师妹你们竟然撑到了现在,真不容易啊!”云中越看了一眼完好无缺的夏雨晴,一脸赞叹道。

    “……没受伤还真是遗憾呢!”二师兄,你这是恨不得我被人砍个十刀八刀的吗?果然都是一群拖后腿的,拖后腿的!

    风霆烨听到云中越的声音,唇角微勾,与夏铭轩对视了一眼,干净利落的扬了扬手,直接让那些人加入了战局。

    形势在一瞬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风水轮流转,原先被压着打的暗卫们因着援兵的到达瞬间掌握了主权。

    柔嘉皇贵妃早被这突入其来的转变吓傻了,回过神后,看着那些个步步逼近的援兵,脸色刷白的抓着夏铭轩的手臂,满脸惊惶道:“轩儿,我们现在怎么办?”

    夏铭轩双眸阴郁的扫了众人一眼,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一旁站着,很是激动的夏雨晴身上,眼底划过了一丝迫人的坚定。

    “娘娘,小心!”就在此时,翠儿的一声惊呼将一边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拉了下来。

    夏昊天脸色微变,反应过来之后想要冲过去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夏雨晴听到翠儿惊呼,反射性的转头望去,一眼便见到了直接往自己这边扑的夏铭轩,禁不住倒抽了口气。想要逃跑,身体却像被什么缠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就在夏雨晴以为自己难逃一劫之际,两道亮光倏地从夏雨晴的面前掠了过去,分别刺向夏铭轩的面门以及他那只想要抓住夏雨晴的手。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之间,众人再看之时,夏铭轩已经捂着流血不止的手一脸阴沉的站在了对面,夏雨晴的身后一位黑衣少年,微眯着双眸轻抚着怀中的黑猫,而夏雨晴的面前另外一个男人执剑而立,一脸的煞气。

    夏昊天看到夏雨晴身后之人微微一怔,待看到夏雨晴完好无缺之后,又是满满的庆幸。

    “你终于愿意出现了。”

    夏雨晴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夏昊天这话是在对着自己身后的夜殊颜所说。

    “!”小殊颜会武功?而且听她家便宜老爹所言,小殊颜与他好似老早便认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挡在夏雨晴面前的风霆烨却是没有理会这边的暗涌,抬目看向对面之人,淡定而又强势的吐出一句话来:“想动她,问过朕了吗?”

    ------题外话------

    感谢雪夜葬心魂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1115818453的2张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蓝丑丑不哭、弥、?奇。的1张月票、522979679的2张月票

    抱住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九章 你他妈又在逗我!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三十一章 惊大于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