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父皇母后又翻墙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两百二十八章 进化的人间凶器!

第一卷 第两百二十八章 进化的人间凶器!

文/荼靡泪
推荐阅读:
    柳宜镶一脸僵硬的挪回视线,默默望天自我催眠道:看错了看错了,我刚刚一定是思念过度,出现幻觉,看错了!晴姐姐已经跟着皇表哥回烨国去了,怎么还可能出现在这里?这不科学!

    柳宜镶暗暗摸了把自己的小心脏,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去,在发现几个人还站在台上后,不是她眼花了之后,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在她发现不只是她,连同边上的其他人也开始陆续的发现看台上的人后,更加的不好了!

    在另外一边同官员们虚以为蛇的夏铭轩刚一抬头便看到了台中央某只好似误入歧途,一脸不知所措的小白兔,双眸骤然收紧。

    倏地一下从饭桌之上跳了起来,右手更是不小心碰翻了边上的酒杯,发出一声老大的动静。

    “四殿下!”边上的小宫女惊呼一声,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向夏铭轩,显然便是方才那位大妈所言,想要借着这次的晚宴飞上枝头变凤凰之人。

    能受邀前来此次夜宴的官员都是人精,看着夏铭轩没有似以往在众人面前表现出的那份君子风范,出声宽慰那小宫女几句,反倒脸色微沉,便知他此刻心情是何等的不郁,忙开口呵斥道:“你这丫头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

    那宫女这才发现夏铭轩的异样,脸色微变,慌忙跪倒在地求饶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刚刚那酒杯虽然是夏铭轩碰倒的,但对于她们这些宫人来说主子的话就是圣旨,主子说是她们的过错,她们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想!

    夏铭轩懒得再同这些人纠缠,他此刻的所有注意力已经全被台上那人所吸引,只不耐的对着那宫女回了一句:“滚!”

    宫女讶异的抬起头,尔后如梦初醒,含着满眼的泪水,庆幸且失落的起身离开了。

    边上的那些官员一见那宫女离去不由得微松了口气,又见夏铭轩的目光紧盯着不远处的高台,抬目望去,顷刻间似是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道:“殿下觉得今儿个晚上的这些乐坊女官如何?”

    夏铭轩挑眉睨了那开口的官员一眼,眼底略过一抹冷光,面上却丝毫不显,唇角微勾:“尚可。”

    那官员闻言却是有些激动了起来,知晓自己这下算是找对了门路,要知道因着夏铭轩自己出色的容貌,他看人的眼光也不是一般的高,这会子能得他一句尚可,可见夏铭轩是真的有些动心的。

    搞清楚这点后,那人再接再厉道:“可不是,今儿个这些女官姿容都属上佳,尤其是中间的那个,瞧那小脸标致的……说起来,四殿下这么些年这府中也都还没个体己的人吧?这要真看上眼了,不妨同皇贵妃娘娘提一提,带回府中做个暖房的小妾之类的,相信皇贵妃娘娘一定也不会介意的。”

    夏铭轩没有回应,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口,在那官员期待的注视下,扬唇浅笑道:“黄大人此言有理,本殿会考虑的。”

    不过在此之前,本殿会先收拾了你!夏铭轩抬头看了一眼台上之人,他是想要某人没错,但绝不是想要那人成为自己可有可无的妾室,而是妻,相守一生的妻。他不会放过任何觊觎乃至侮辱过那人的人,任何人都不行!

    那官员听到夏铭轩的答复兀自沾沾自喜,浑然不知就因为这句话,即将为他引来杀身之祸。

    夏铭轩这边的事原只是个小插曲,但知晓内情的夏铭远几人却生生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可以肯定,夏铭轩那家伙已经发现了夏雨晴,而且依照他对夏雨晴的心思,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与夏铭远等人同样发现这一点的还有身居主位边缘的柔嘉皇贵妃,柔嘉皇贵妃自打一落座便一直关注着夏铭轩这边的一举一动,这会子看到夏铭轩有些异样,遂循着他的视线望去,一眼看到了某人,脸色倏地一变。该死的,怎么又是那个小贱人?!

    同样因为夏铭轩这边的异常而发现端倪的还有主位之上不动声色的夏昊天。

    在看清台上那身着女装,与其母如出一辙的少女之后,夏昊天沉寂了多年的心湖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还是夏昊天第一次见夏雨晴穿女装,以往着男装的她已经与其生母有六七分的相似,而如今穿了女装,更可说是一模一样。

    从夏雨晴出生起,为了掩人耳目,除了她还在襁褓之中抱过她几次,偷偷在远处瞧过她几次以外,便是连她出嫁那日,他都不得不按捺住,不去看上这孩子一眼。

    时至今日,看到台上的夏雨晴,他才算是真真切切的发现,他们的孩子是真真切切的长大了。只是,这孩子原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夏昊天若有所觉的低头望去,正对上柔嘉皇贵妃咬牙切齿的怨毒模样,面色微沉,眼底更是划过了一道森冷的寒光。

    “我去,那几个丫头怎么跑上去了?”刚从那些个御林军身上调回视线的邵子唐,一看到不知何时跑到台上去,成为万众瞩目焦点的几人,险些顾不得形象,爆出一句粗口。

    风霆烨听到动静,仆一转头便见夏雨晴站在高台之上,眼神到处乱飘,时不时还朝着自己这边心虚的瞄过来的小模样,终究还是没忍住轻叹了一声,心道:爱妃,你还真是时不时都能给朕带来惊喜啊!虽然这惊明显比喜多得多。

    不过,算了,现在已经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了,为今之计……

    风霆烨与邵子唐对视了一眼,默默抬手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块小物事塞入耳中,微微舒出一口气,还好把这东西带出来了。

    已经发现风霆烨二人踪影,并且看清两人动作,以至于发现自己忘带了装备的柳宜镶与夏铭远:“……”

    浑然不知自己的出现已然搅乱了明面上的一池春水,致使众人各怀鬼胎的夏雨晴,此时正一脸茫然抱着手中有一定分量的古琴发怔。这弹还是不弹,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一边抱着琵琶的晏庭芳看着不远处握着箫,一脸淡定的翠儿,不由得有些赞叹:“没想到,翠儿姑娘不止武功高强,连这宫乐之术也颇有涉猎,真是令人佩服。”

    翠儿抿着唇瞧了晏庭芳一眼,淡然道:“晏姑娘误会了,奴婢压根没学过这类东西。”

    “那你……”怎么能如此镇定?

    翠儿似是看出了晏庭芳的心中所想,好心的回了一句:“晏姑娘不用紧张,只要有娘娘在,我们就是个充数的,没人会察觉到我们的。”

    “……”

    刚刚躲进台下,以防万一的素无端一听翠儿这话,差点当场笑喷。媳妇,你要不要这么真相啊!

    不知夏雨晴魔音威力的晏庭芳却是一怔,只道夏雨晴琴艺卓绝,心中不由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翠儿见她这样,却是有些坏心了起来,莞尔一笑道:“说起来,娘娘自打以前就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能与晏姑娘共谱一曲,没想到今儿个阴差阳错,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实现了。”

    “……”媳妇,你又使坏了!素无端藏在台下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跟着翠儿跑了这么久,妈蛋,这种时不时的自然黑还是让他很措手不及好伐!

    果不其然,晏庭芳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期待了起来:“那我们一起弹点什么好?”

    “额……您就随便弹弹就成。”我要怎么告诉你,你就算弹得再好也是枉然,只要有我们家娘娘在,就算是天籁也能被带沟里,更不要说……唉……

    “随便弹弹?”早听当年教授自己乐器的大师傅说过,一些习乐已臻化境的前辈,就算不用曲谱,尚且能够很好的与合奏之人琴瑟和谐,没想到这位烨国皇后平时做事出人意料,不按常理出牌,声乐方面竟有这般的造诣。果然,能得六王爷与皇储殿下那般维护,并且深受烨王宠爱之人,哪能没点惊才绝艳的本事?

    如果云曦此刻在这,并且知晓晏庭芳心中所想的话,定然会无语望天,长叹一声:“芳姐姐,你真的是想多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美腻的误会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而当夏雨晴抚上琴弦的那一刹那,晏庭芳发现自己意料之内的天籁之音并没有出现,真正出现的是……

    “duang……”一声震天动地的闷响,整个夜宴都在一瞬之间陷入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死寂。

    在场的官员,要不就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魔音给镇傻了,要不就是一口酒刚刚入喉,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变便被呛去了半条命。

    端着餐盘布菜的宫人们一个个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长大了嘴巴,连手中的东西翻倒了尤不自知。

    据当日“幸存”的知情人士透露,他们当时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感觉,只是觉得脑袋还不准备的受了一记闷棍,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之时,世界好像都变成了灰色,嘤嘤嘤,那种感觉简直就是精神上的摧残,人道的毁灭!他们本以为上一次听小公子与三公主的合奏已经够煎熬的了,却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竟然还有此神曲,有此妙人,实在是涨姿势了!

    至于柳宜镶和夏铭远二人更不必说,听到这一声闷响,两人第一样感觉是:啧啧啧,不愧是晴姐姐(小皇妹),几日不见,琴艺竟然又精进了!从穿脑魔音进化成了人间凶器,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第二个感觉是:妈了个蛋,这种时候,他们竟然忘记了装备,怎么可以忘记装备啊啊啊?!要死人了!

    最可怜的莫过于天上恰逢迁徙的飞鸟们,早闻前次侥幸活着回归的前辈们说过,上次就在这么个地方它们一群的前辈们英勇就义了。之后它们便一直绕着这地飞。本想着这次迁徙估摸着短时间也不会回来了,况且在那之后也再不曾听说这个地方出过什么命案。

    遂抱着抄近路侥幸心理,往这边一飞……

    其结果想当然耳,一击命中,晚节不保,尖叫一声,从夜空之上呈直线坠落,噼里啪啦的好不热闹。

    就酱紫,在夏雨晴毫无自觉下,又一个国家的飞禽走兽遭受了一次苦逼的灭顶之灾。

    这一血的教训再一次告知众人,不只是人,动物也是一样,不能随意贪小便宜!得不偿失的!

    至于晏庭芳,早在古琴出声的那一瞬,她便已经不可避免的整个人都石化了。为什么是这种声音?古琴真的是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吗?这种超越了弦乐该有的领域发出来的异响真的科学吗?

    恭喜夏雨晴童鞋再一次用她独一无二的魔音逼疯了一个对音乐怀揣着没有念想的纯情小姑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囧oz……

    伴随着夏雨晴一无所觉的阵阵魔音,在场众人只觉得一万匹的草泥马从心底奔腾而过,然而这次只是开始……

    哐当一声脆响,将众人从地狱深渊堪堪拉了回来,也让高台之上的夏雨晴难得的在没有尽兴之前停下了拨弄了琴弦的手指。

    然而,容不得众人庆幸的松下一口气,便有人发现了那声脆响的真实面目。

    原来是方才被夏雨晴的琴音带沟里的一众只知道疯魔乱舞的舞女们,实在不堪重负,脚下一滑,跌成了一团,很是不幸的把她们想要用来刺杀夏昊天的匕首给掉出来了几把。

    “……”发觉这一点的众官员与那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舞女们大眼瞪小眼,刚要尖叫,又听得不远处忽的发出一阵嘈杂的骚动。

    众人循声望去,但见夜宴边上的树木好似发羊癫疯似的不停抖动着,尔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那茂密的树干之上好似掉果子一样,噗通噗通掉下几道人影来,好似叠罗汉一般在地上叠起一方高塔来。

    最后一个掉下来的那名黑衣人,往自己的杀友们身上重重一跌,一张脸黑了大半,颤巍巍的朝着夏雨晴的方向伸出了手来,哀求的呻吟了一声:“别……别弹了,噗……”

    话音未落,一口血好似雾气一般肆意狂喷了起来,喷完之后往下方之人身上一趟,吐出一缕幽魂来。

    “……”他妈的这样也行!在场众人和他们的小伙伴集体……惊呆了!

    “……”吾家爱妃果然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萌物,防蚊防虫防刺客之必杀器,有她在自己身边,朝中那些大臣真的再也不用担心朕会不小心遇刺了。→此乃没脸没皮,不以某人魔音为耻,反以为傲的烨国皇帝——风霆烨是也。

    “……”为毛那丫头总能在这么出人意料的情况下干出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来,连带着结果也这么出人意料!→此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烨国尚书——邵子唐。

    “……”小皇妹果断是背着什么光环的神的宠儿,为毛在这么苦逼的情况下还能造就这种常人穷其一生都不一定干得出来的奇事!→此乃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的夏国太子殿下——夏铭远。

    “……”为什么莫名的觉得这些刺客有点可怜呢?→此乃石化的围观群众们。

    等等,刺客?!在场的官员们不知是谁率先反映了过来,惊呼一声:“刺刺刺……刺客!来人啊,快抓刺客!”

    一语惊起千堆浪,此话一出,原本寂静无声夜宴一下子炸开了锅。

    柔嘉皇贵妃也回过了神,想起那些刺客的真实身份,脸色刷的一白,双眸怨毒的看向台上也是一脸错愕的夏雨晴。

    尔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倏地起身大喊道:“抓刺客,抓刺客!把那些歌姬舞女全都抓起来!”

    柔嘉皇贵妃此话一出,风霆烨等人便知道了其话中的含义,双眸微凛,一个个都变得防备了起来。

    眼见着那些个御林军朝着夏雨晴步步逼近,风霆烨双眸微凛,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了身份,飞身跃上了高台,挡在夏雨晴的面前,一把抽出腰间的龙渊,环顾四周道:“谁敢碰她,先问过朕手中的剑。”

    夏雨晴等人这次从初时的错愕中回过神来,翠儿与晏庭芳第一时间冲到了夏雨晴的面前,将她往后又拦了拦,一脸防备的看向前方。

    那些个御林军刚从这一系列的变故之中惊醒,便又听得柔嘉皇贵妃高喝一声:“都是死的吗?还不快把这些逆贼给本宫拿下!”

    柔嘉皇贵妃叫喊得太过激动,根本没有发现一旁的夏铭轩正沉着一张脸注视着她,目露寒光。

    夏铭远也被风霆烨这一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禁不住抽了抽嘴角,果然跟小皇妹呆久了,即便是风霆烨这样的禽兽也被同化了。这么挑战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有考虑我们这些旁观人士的感受吗?你们两夫妻也是够了好吗?

    纵然怀揣着一肚子的吐槽没处发,整张脸也满带着苦恼,但一见着夏雨晴身处重围,夏铭远还是认命的站了出来,深吸了口气,低喝道:“慢着!”

    柔嘉皇贵妃循声望去,一眼见到了夏铭远,双眸之中顷刻间染上了几分阴沉:“太子殿下这是作甚?为何阻拦这些御林军捉拿刺客?”

    夏铭远咬了咬牙道:“母妃,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您就这么大动干戈,未免不妥,若是因此冤枉了好人的话,怕是……”

    “还没有查清楚?”柔嘉皇贵妃轻笑一声,转头看向夏铭远咄咄逼人道,“这些人都带着凶器入宫了,还需要查什么?太子殿下这般维护这些个贼子,莫不是与这些刺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牵连。

    ”母妃你……“夏铭远脸色微变,台上的风霆烨也微眯起了双眸,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把他们全都拉下水了。

    夏雨晴听着柔嘉皇贵妃的话也是一脸被惊呆了的表情。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倒打一耙的极品,真是涨姿势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柔嘉皇贵妃一回头便见那些个因着两人的争执而不知所措的御林军,脸色一沉,又是一声高喝。

    ”住手,有本殿在,谁也不准动他们!“

    ”……“

    御林军们面面相觑,根本不知该听谁的。

    柔嘉皇贵妃没想到夏铭远会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叫板,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刚想再说,忽听得一道威严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全都给朕闭嘴,这宫中何时轮到你们两个做主了?朕还没死呢!“

    夏昊天此言一出,柔嘉皇贵妃与夏铭远脸色同时一变,慌忙转身跪倒在地道:”臣妾(儿臣)僭越,请皇上(父皇)恕罪。“

    ”皇上,臣妾也是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这些人与那些个刺客同时出现,怎知他们不是一伙的。况且他们入宫却携带着利器,明显就是图谋不轨,皇上……“柔嘉皇贵妃跪倒在地上情深意切的喊着,岂料话还未说完,便迎面接收到了夏昊天森冷的眼神,后面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面。

    夏昊天没有继续理会柔嘉皇贵妃,反而将目光投向了台上的风霆烨,低声道:”烨王?“

    众人只道夏昊天在确认台上之人的身份,唯有风霆烨知道那人不过是在询问自己如今以什么身份见他。

    风霆烨莞尔一笑,迎视着夏昊天的眼睛道:”岳父大人,好久不见。“

    风霆烨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尽皆一惊,夏昊天膝下女儿仅有三公主一人,可眼前这位根本不是上次接三公主离去之人,皇上合该没有其他女儿才是啊,那因何唤皇上为岳父?等等,这样说来,皇上好似还真有一个小女儿,几年前和亲……皇上方才还唤这位少年……烨王,难不成眼前这人就是……

    ”烨王?那那位姑娘莫不就是烨国如今的皇后,也就是小公主?怪不得……怪不得……“有一名官员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声呢喃自语了起来。

    夏雨晴一怔,好奇道:”怪不得?“

    那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早闻小公主琴艺动天下,举世无人可比,今日一见,果然……咳咳,属实。“

    众人微愣,猛地想起方才那一阵一阵的魔音,脸色瞬间都有点难看。

    ”哪有那么夸张啊?“夏雨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颊,低声呢喃道。

    ”……“

    不多时,距离夏雨晴最近的晏庭芳与翠儿便听得夏雨晴又笑声呢喃了一句:”果然刚刚就不应该弹琴的,这下可好了。“

    ”……“夏姑娘,你这惋惜的语气是想闹哪样?不要说得好像我们是因为你才暴露的好吗?好吧,本质上是这样没错,可是他们刚刚说的一定不是你脑中想的那样啊!

    相较于晏庭芳的无可奈何,翠儿只想说一句:娘娘你真的想多了!

    夏昊天看了夏雨晴一眼,将视线挪到了风霆烨的身上,冷笑道:”烨王远道而来,一见面就送朕这么一样礼物?“

    风霆烨面色不改,微微一笑道:”岳父大人此言差矣,爱妃离开夏国多时,很是想念岳父大人,正巧这几日朕与爱妃路过夏国边境,便想着索性前来看望看望岳父大人,不曾想这刚一入宫便遇上这样的意外。岳父大人慧眼识珠,方才应该看得很清楚,朕与爱妃若真有意伤您,方才怎会费劲心机用那琴音将这些个刺客逼出?爱妃对岳父大人您的一片孝心,岳父大人怎可视而不见?况且爱妃如今身为烨国皇后,孝敬岳父大人还来不及,有什么理由伤您呢?“

    风霆烨此话一出,在场众官员全都是一愣,恍然想起刚才若非夏雨晴那一曲琴音将这些刺客逼出,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心中已然对风霆烨的说辞信了几分。

    翠儿几人则是一脸无语的看着风霆烨自吹自擂,费尽心机将那些刺客逼出,那些刺客会掉出来明明只是一个不可预料的意外而已,皇上您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真的好吗?

    夏昊天环视了众人一眼,知道这是个顺着台阶往下的好机会:”烨王这么说也有道理。来人,将这些刺客带下去,严加审问,势必查出母后主谋之人。

    柔嘉皇贵妃眼见着那些御林军一步步逼近那些个刺客,又听出夏昊天的语气之中尽是对夏雨晴等人的包庇,脸色微变,双手倏地握紧,像是下定了某样决心一般,蓦地一抬头,上前一步道:“这个女人当然有理由谋害皇上!”

    “!”夏雨晴等人一惊,看着柔嘉皇贵妃脸上略显疯狂扭曲的笑容,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果不其然……

    “因为她是前朝余孽,身上流着前朝的血!”

    “!”

    ------题外话------

    感谢shubiyao的全五分评价票

    感谢神羽翼88的全五分评价票和月票

    感谢沐丶子言的1张月票,amy72614的3张月票,七月蝶仙的2张月票

    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两百二十七章 这醉了的RP 返回《父皇母后又翻墙了》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二十九章 你他妈又在逗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