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有趣芜回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回:逃婚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回:逃婚

文/囡得糊涂
有趣芜回 | 本章字数:10220 | | 有趣芜回txt下载 | 有趣芜回手机阅读
    鸳鸯芜回念叨着,他们当时在我魔界算是老实的,床上的人突然开口,尼玛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啊,吓死我了!柲筝惊着了,往她肚子上拍了一下,你还记得他们?芜回看着有趣:那具体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有趣懒懒的说:内时候儿吧好像四我创立魔界之初它们就修成了魔,炎后四由我滴左护法招进魔界滴,招进来以后尼住在白禺湖一带,不常出现,也不参与任何战事,总之挺隐秘。这么说他们跟水婆一样,也都是因为你的倒台受到牵连才进的塔,并不是因为罪孽深重而被天界收伏,芜回点点头,啊,有趣不悦的应了一句,不跟你们叨叨了,柲筝起身往外走:你个创立过魔界的魔王都搞不清楚这对鸳鸯的来历,我还是自己去查吧,门一开,柲筝便愣了一下,鉴真背对着月光站在院中,似乎在等她。怎么,鍭小姐睡啦?柲筝冷冷的来了一句,然后绕过他走了,鍭小姐喜欢我我也很苦恼,鉴真淡淡道:可贫僧一心为佛,这些凡尘俗事,贫僧一律不理,听到他的话她的心沉了一下,默默的转身看着他:小和尚,如果你不是出家人,你会喜欢我吗?

    第二天天气稍热,芜回换了件单衣出了门,他打算去见一下鍭员外的女婿,他想验证一下他到底是何方妖怪,可刚一出院子便听见不远处有吵架声,他赶紧走了过去,远远看见润斜和父亲在一棵大树下吵得正酣,爹,你很缺钱吗?一块玉就把你收买了吗?润斜略带哭腔:什么帅牧绳,我根本不认识!

    你不嫁就离开这个家!鍭员外也怒了,自己每天一摊子事,,润家里还有这么个不懂事的丫头斜被这一声吼得不知所

    措,并不是因为他有玉,鍭员外平静下来:父亲年纪大了,想给你找一个真的喜欢你,懂事听话的人,这个牧绳我算看着他长大的,而且我也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你,上次就是他把你从妖怪手里夺回来。

    芜回听见了这一番话,微微皱眉,昨晚有趣睡了后他去找过鉴真,鉴真说,那个帅牧绳是个妖,一个能把人从绿血手里抢回来的妖,肯定法力很高,看来,自己得去会会这个帅牧绳。

    上午时分,芜回坐在屋顶,看到府里的女仆们正在挂灯笼,一个年轻人在院子里帮着扫地,他想必就是帅牧绳了,他想,牧绳正在扫地,突然脚下的树叶被风卷起,他面不改色的侧身一躲,芜回的剑便与他擦身而过。芜回偷袭失败,落在他面前,牧绳看着眼前人,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也确实是凡体,但五官长得太好看,倒不像是凡人能生得出来的,芜回也打量着牧绳,眉目间儒雅淡然,自己刚才的偷袭并没使得他乱了心智,此刻依然扫把在手。高手过招,往往只是因为这短暂的气场,芜回收起剑,化为一把扇子别于腰间:“果然厉害,”牧绳看着他,自己听鍭员外说起过,府上昨晚掉下来一个看管屏风的神仙,难道他就是?可根本不是啊,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个凡人啊,但他腰里那把扇子是个宝贝,所以他只得断言:“你是个修仙的?”“确切的说是收妖的,”芜回笑着:“帅牧绳是吧?看你气质不凡想必也不会骗我,我问你,你是鸳鸯吗?”牧绳勾了勾唇:“你猜咯,”说完突然用扫把扫起一阵狂风,芜回用袖子一挡,再一看,人已经不见了。芜回点头,自己一定会查清楚的,润斜坐在院中沉思,自己虽然不讨厌牧绳,但就是喜欢不起来,自己喜欢的是鉴真那种看似禁欲又神秘的男子,而不是牧绳这种平平凡凡的人,可鉴真是个不肯还俗的和尚,他为什么要是和尚啊!这时有杯茶落在面前的石桌上,润斜一抬头看到了牧绳,郁闷的问道:“你高兴了?我爹为了你跟我大吵一架!”

    “喝点茶吧,宽宽心,”他说,她微微抬头,细碎的刘海盖住了眉角,她觉得,这句话分外熟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牧绳说:“但我向你保证,我会永远陪着你,永远不会背叛你,等到你愿意喜欢我的那一天,”润斜有些惭愧:“可我喜欢的是鉴真大师啊,”他看着她:“他不适合你,他是佛门中人,而且你无法让他还俗。”“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啊?”润斜皱眉看他:“我们貌似不熟啊,”“你不认识我,情理之中,”他微笑道:“但我,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你了,我喜欢看你走过人间的石板路,打着深绿色油纸伞跟我要糖葫芦,还有,你曾趴在石桥上指着水里的鸳鸯说,我们要是像它们一样该多好,寄情人间的山水中,不管其它。”“哈?”润斜表示自己听不懂:“我有跟你做过这些事吗?我们……貌似一个月前才认识啊,”“你记住,我必须要陪在你身边保护你,”他收起笑容:“因为……我的身份快藏不住了,你的也是。”“什么身份?”“你不要管,你只要记着,那个叫鉴真的和尚以及他身边的其他人都不要相信,”他说:“还有,以后要是有个叫绿血的来找你,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润斜觉得气氛紧张于是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啊!”“你别问了,问多了,我当初所做的就白费了,”他看着她,暖暖的笑了,润斜不明白,可就是这抹笑,让她莫名的安心,牧绳心想,你以前就羡慕凡人,而我在塔里也答应过你,等以后三界太平了,咱们就想办法在凡间过平凡的日子,不问世事,所以润斜,你再等一下,我们很快,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三天后,鍭家到处喜气洋洋,大红灯笼高挂,喜字贴满院,宾客络绎不绝,婚礼眼见就要开始了,有趣的眼睛还是没好,她躺在床上,芜回端来盘她最爱的肘子皮:“吃饭啦,”故作轻松的语调让她也勾起了嘴角:“柲筝内丫头不都去婚礼上大吃大喝了吗,你也去玩吧。”

    芜回把肉放大她手边:“好,那你记得吃啊,”他知道她不想让自己总这么难过下去,所以总是想让自己换换心情,芜回没有走,他只是走到门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看着她,思索着该用什么什么办法治好她的眼睛,这时鉴真从外面进来:“茅有趣你找我?”一转身却看到了坐在门边的芜回,芜回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鉴真又看向床的那一边,有趣伸出手招了招,他只好走了过去。

    “什么事?”鉴真走到她床边,“我这眼睛,好不了了吧?”有趣偏过头,语气带了丝无奈,鉴真无法回答,握紧了佛杖,“你不用骗我,”有趣笑了笑:“我都直道,”“那你想怎么办?”“我不是个矫情的人,我不可能样乃们照顾我一辈子,”有趣说:“我这眼睛四绿血弄瞎的,老子得找他拼命。”

    门边的芜回吓得站了起来,鉴真皱了下眉,转头看着芜回,意思是这件事你知道吗?芜回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然后打着手语要他阻止她,“你还是先好好治疗,”鉴真道:“我们的任务是收妖,等一切结束了你再去解决你们的恩怨。”

    “到内时候儿我还不直道能不能活着,”有趣自嘲的笑了一下:“嫩不用管我,我现在想跟你好好托付托付,我去找绿血,你俩继续保着芜回收妖,保他最后当上神仙,我以后若能回来就回来,若回不来……乃们也不要去找我。”

    芜回立刻着急的往前走,鉴真摆摆手示意他别过来,然后对有趣说:“我不管,那是你男人,”“哈哈哈哈我去,”有趣大笑了几声:“你现在咋越来越像柲筝内丫头了,”鉴真被她这句话堵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行了,别跟我犟了,”有趣起身:“扶我到窗边,”鉴真叹了口气,只好照做,他扶着她走到窗边,“记住啊,他们问起来,就嗦”“你回西海了,”鉴真接话:“你每次要走,都是这个破理由,”“啧,你看看,到底四高僧啊,”有趣开着玩笑:“我可走了啊,以后可不许想我,”“不行!”芜回再也忍不住流着泪冲了过来:“你不能走,我都说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芜回?有趣的脑袋歪了一下:你怎么鉴真看了一眼芜回:既然放不下,那就陪着她吧,你至少比我幸运,你可以拥抱你所爱,话音落甩出佛杖,将芜回化作一缕佛光,然后又用佛杖把这缕佛光甩到了有趣身上,让她整个人罩在佛光里,有趣皱眉:什么玩意儿?佛光,他说:多少能保护你一点。有趣点点头:那就多谢了,说完化作魔蛟飞出了窗外。

    婚礼上,宾客满座,觥筹交错,润斜盖着红色盖头被喜婆掺着走,耳边宾客的叫好声络绎不绝,她垂眸,心里却愈发明亮起来,那日自己从床上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鉴真。虽剃了光头,但眉目间儒雅俊郎的气质还是将自己折服,自己喜欢他,即使他是出家人自己也喜欢!爹,鉴真大师没来吗?润斜走到鍭员外身边撩开盖头问,你赶紧放下,鍭员外无奈道:人家是出家人怎么会来参加婚礼。吉时到礼官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接着润斜便感到喜婆塞给了自己一段绸子,绸子的另一边被另一个人握住,那个人慢慢的牵着自己走,柲筝站在人群中紧紧盯着牧绳,男子一袭红衣,风度翩翩。牧绳嘴角带着笑,柲筝能看出来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可她不明白,他身为一个妖为何要娶凡人女子?他到底是不是鸳鸯?如果是,那另一只在哪?如果不是为何不早点撇清,这样自己也好赶紧去找鸳鸯。二人在礼官面前站定,一拜天地,就着喜庆的气氛,礼官长声喊到,二位新人一齐低头,哗啦突然红色盖头从润斜的头上掉落,宾客一惊,牧绳不急的俯身捡起,站起身对着润斜笑了一下就要给她盖上。他的胳膊被她的手背挡住,好看的眸子里溢出泪水,她说:盖头是我故意掉的,对不起,我还是放不下他,我要去找他,宾客们瞬间炸了锅:谁啊?这鍭员外家的小姐喜欢上别人了?鍭员外从位置上站起:你胡闹什么!我没胡闹!润斜流着泪看着牧绳:对不起我还是无法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他,即使他是和尚,我也喜欢他!牧绳一惊,手里的酒杯落地破碎,润斜转身绕开他快步往外跑去,柲筝从人群里走出来挡住了她,润斜慌张地看着她,他不会接受你的,柲筝冷冷的开口:他谁都不会接受。我不信,润斜抽泣着:你们都在阻止我,可你们怎么知道,这份感情就一定没有结果呢!他是有信仰的,他未来是要成佛的,柲筝忍住泪:你若真喜欢他,就请放过他,我不要!润斜吼道:我一定有办法让他还俗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远了,柲筝望着她的背影流下了泪,那夜,她站在他的身后,问出了那个问题。如果不是出家人,你会喜欢我吗?监真背对着她,缓缓开了口:不会,佛杖上的铁环随风晃动,她静静地站着,面前这个人是个僧人,是个内心坚定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的僧人,他的信仰,他的佛法,都是这世上唯一能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其它的,就都是浮云,包括自己,她不再像以前一样问为什么,自己当初明知道这个结果还愿意跟着他,不就已经注定会是个悲剧。鉴真,她说:我愿成就你,他顿了顿:谢谢。

    另一边,魔蛟变回人形在荒山里和绿血打斗着,两股力量交锋,不断有火光从山中冒出,可是绿血一直觉得自己处于下风,不管怎么发力都无法打到有趣,于是他静下心来定睛一看,原来她身上罩了一层佛光,有趣能明显感到这佛光力量很强,自己几乎不用还手,因为绿血的招数到自己面前就会自动化开。

    润斜跑到后院去找鉴真,却在院中遇到他,鉴真刚刚诵完经,修为又涨了一分,鉴真大师,她走到他面前:你带我走吧,带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我也会伴你身边,一直照顾你他打断她:鍭施主,我们不可能,为什么!润斜愣了一下,随即大哭着咆哮:我就那么不堪吗!问题不在你,在贫僧,贫僧是佛门中人,自懂事起就在京城的佛寺中上课修行,每天受佛法洗礼,所以你就是杀了贫僧,贫僧也绝不会背叛佛门,鉴真双手合十:贫僧对所有人都一样,润斜含着泪摇头:不是的,明明你就在我梦里出现过这时牧绳也从前院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拉起她的手腕往回走。你放开我!润斜甩开他: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牧绳看着她:我得保护你,润斜摇摇头:我不用你保护,鉴真盯着他们,然后慢慢走近牧绳,这时柲筝也从前院跑了过来,鉴真看了她一眼,柲筝立刻想起了有趣离开前说的话,那时有趣刚刚来到鍭员外府,她听了鉴真对牧绳的形容后说:哎嘛,害有叫牧绳儿的,咋的他家祖上养马的呀?你这会儿就别开玩笑了,芜回说了她一句。那个上官牧绳绝不是善类,不管他四不四鸳鸯,我们都要抓住他。有趣正色道,可鉴真大师不是说他很难控制吗,芜回有点担心道:现在不在的神器对他也不管用了,你的眼睛也看不见了所以得取巧,有趣轻轻的笑了:想抓我当年魔界里的元老,一般人可绝对不行。

    回忆戛然而止,柲筝看着鉴真对自己的示意点了一下头,牧绳瞟了他们一眼,瞬间明白了他们什么意思,本来愤怒的心瞬间被理智压了下去,他压低声音看着润斜:快走!我不走,润斜看着他,快走,他们是收妖团的!牧绳着急的喊,我知道,柲筝都告诉我了,她说你是妖,润斜全盘托出。

    牧绳呆立当场,所以你也认为我是妖?所以你一直都在怕我?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你的原因,你是妖我是人,而且不管你是不是坏的妖怪,我都没办法接受你润斜小声道,却不敢再看他,我不是妖牧绳想辩解,却更加的苍白无力,是不是马上就揭晓了,鉴真说完甩出佛珠。

    快跑!牧绳朝润斜大吼了一声便转身开跑,润斜有点奇怪,自己又不是妖,他为何总说让自己跑呢?佛珠困住牧绳的手腕,鉴真坐下念佛经,另一边,有趣还在跟绿血僵持不下,两个人愈打愈煭,可是有趣自己能感受到身上的佛光越来越弱,也是,鉴真只不过随手甩出的佛光,怎能敌过绿血的攻击。

    一切还是意料之中,终于绿血一掌拍过去佛光尽碎,芜回从佛光里掉出来掉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谁?是你吗?有趣摸索着,她听到了芜回的声音,是我,有我在,你别怕,芜回赶紧起身拉住有趣得手,你有病啊,你跟着我干嘛啊,我都打不过他你一个凡银怎么可能!有趣急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以前不是还灭了他的魔界吗,芜回痴痴的笑了,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至于到处漂泊,绿血歪着头:那好啊,你来试试啊。

    此时鍭员外家,几人还在院子里僵持着,鉴真看准了那一丝呼吸的空隙,用佛杖甩出一道佛光罩住帅牧绳,帅牧绳冷笑了一下,一掌将佛光拍碎。

    “不行,他的修为不亚于茅有趣,实在是……太难了,”鉴真皱眉。柲筝不信,飞过去和他打,长绫穿梭,却让帅牧绳躲过,然后看准时机一掌将她拍开。润斜吓了一跳,远远的躲开,帅牧绳赶紧道:“我……我不是坏人……”

    芜回看着他,左手掏出扇子对着绿血,嘴角的血滴在扇子上,男人冷笑了一下,走过来一把拍掉他手里的神器,俯身捏住他的脸:又要叫龙魂啊?知道上次是怎么灭了我的魔界的吗?天时地利都得齐了,上次啊,一来我们气数尽了,二来那时我杀了茅有趣你愤怒值达到最高点,你那个扇子是宝物,通人性,何况它里面住的是真龙,你俩一块愤怒,所以最后它出来了,你俩合一起灭了我魔界。芜回含着血笑了:既然你知道,那你就不怕我这次也能杀了你么!绿血顿时笑了:就凭现在的你么?你看看你俩这样子,就这样还想杀我?万万一呢好啊,绿血嘴角上扬:宋芜回,你今天只要能伤到我,我就放过你们,有趣在一旁握紧拳,要是按自己的脾气早就跟他打了,自己也没想到,曾经什么都不怕的自己,连佛祖都不怕的自己,会被绿血害得双目失明,会连杀他的勇气都没了。芜回看着绿血:你说话算话?咱不能答应他,有趣一把拉住他:我不会样你跟他打的,不四怕他,而四我太了解他了,跟他做这种交易不会有结果的,芜回拍拍有趣的手背,似乎是在安抚,可眼睛还是紧紧盯着绿血:我再问一遍,是真的吗?你不听话了四不四!有趣着急的拽着他的衣服:你不能跟他打,你一个凡银,他四妖魔啊!是真的,但你不能帮忙,绿血看着有趣:我要他一个凡夫俗子来打我,芜回恨恨的瞪着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但我说一句,你要失败了,从此以后你就别修仙了,绿血轻蔑地看着芜回:就你这样的还修什么啊,好,你等着,芜回转身脱下外衣给有趣披上: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等我回来。有趣知道再也阻止不了他了,狠了狠心,拉住他的手:我相信你,芜回缓缓的笑了:恩,你的心意我都明白,真的?真的,你一切都是为了我好芜回摸了摸她的头:我未来是要位列仙班的,我不能永远受你的庇护,不能永远以为有鉴真大师和柲筝他们帮我,我要自己成长,哪怕有一天你们都离我而去,我也可以自己独当一面,有趣,现在就是我历练的时候,也是师父该看我表现的时候。

    佛珠困住了牧绳,柲筝甩出石绫与他对打,牧绳这次也不管她是不是神仙出手了。

    “鉴真大师,你没事吧?”润斜见他们在打,立刻跑到鉴真身边询问,鉴真行了个僧礼表示没事,柲筝却在这时被牧绳拍开,远远的摔倒地上,“柲筝!”鉴真立刻向她跑去,润斜愣在那个地方,看着他转身时眸中的那份紧张。

    鉴真跑到柲筝身边将她扶起查看,牧绳趁此机会跑到润斜身边拉住她胳膊,低沉了一声跟我走,润斜茫然的回过神,牧绳不等她回答便带着她消失了,“我没事…不能让他跑了,”柲筝被鉴真扶起来,语气虚弱。

    “他已经跑了,”鉴真往四周一看,无奈的说,天上的天河里,一条灰色竹排徐徐前进,润斜坐在最边上,望着四周一闪一闪的星点,如果是往常她一定开心的要命,自己竟然在天上,自己竟然这么近距离接触到了星星!

    牧绳走到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把头埋进膝盖里,泪水浸湿了衣角,牧绳对自己有些懊恼,曾经的她并不是这么爱哭,也不是这么的多愁善感,那时的她眼里只有自己,那时的她虽然任性了一些,可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帅牧绳,”她突然闷声问道:“你是真的喜欢我么?”夜风轻轻卷起银河里的浮云,星点之下,宇宙泛起一层薄雾,牧绳有些激动:“是,”她吸了吸鼻子:“那以后我就跟你好好在一起,”她的回答令牧绳很开心,牧绳激动地拉住她的手却不知该说什么,他不知他是怎么想通的,她偏过头看着朦胧的凡间,鉴真看到柲筝倒地那一刻的眼神,那份焦急,那是本能。鉴真对自己说,我是出家人,我不可能爱上任何人,那日自己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一身袈裟,阳光落在他光滑的头上,纤细的手指上握着一串佛珠,好看的眉眼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自己,那是一抹谁也替代不了的身影,他就是鉴真,是自己一生的执念,他不喜欢自己,却对另一个人那般紧张。突然间又想起了那天早上自己跑去找他,却看到他和柲筝坐在院中的桌前看佛经,柲筝伸出手指指着某一页:“小和尚,这是什么啊?”“这是梵语,”鉴真翻译道:“十方如来。执此咒心。降伏诸魔。制诸外道。”自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她忽然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不适合鉴真,因为自己无法安静的和他一起看经书,自己只想逼他还俗,可真正的爱情,不就是成全他,陪伴他么。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容不得自己了。空中的荒山中,有趣什么也看不见的呆在山洞里,她只能听见芜回和绿血走了出去,不久,外面就响起打斗声,她默念着,希望他一切平安,山外,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绿血一掌飞云掣电,芜回赶紧用扇子挡住,他只是个修仙的凡人,此刻绿血一连串的攻击让他根本无法还手。

    他也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没有鉴真他们的帮忙真的不行,绿血又挥出一记光圈,芜回被打的吐了血,他慢慢爬到不远处盘腿而坐默念天书给自己疗伤,可他不知是怎么了,无论怎么念着天书都无法出现在脑子里,绿血走到他面前冷笑:“你们这些修仙人都这幅德行,像什么太上老君啊,都喜欢念口诀,宋芜回,你将来可别变成那么庸俗的人啊,不过你也变不成,我不会让你活到位列仙班的时候的。”芜回睁开眼,擦了下嘴角的血,一抬手扇子变成了剑,起身念着天书口诀跟他打,绿血没想到他会突然反击,于是玩味的给了他一掌,果然芜回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剑脱手,整个人从空中掉下去,芜回往下掉着,不住的大叫,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明明有天书口诀,明明有剑,为什么还是打不过他?就在这时龙魂从变成扇子的剑中飞了出来,猛地飞了下去圈住芜回,芜回松了口气,还好,有师父在,可眼前突然闪过一片灰色的光,接着整个人便进了一片灰色的屏障里,他茫然的四处看着,突然绿萍出现在面前,虽然几乎透明,但还是能辨认出那张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脸,芜回赶紧跪下叩拜:“师父!徒儿该死,惊扰了师父。”绿萍不说话,“师父,我为何打不过他,”芜回抬头望着她的魂魄:“我明明用了天书,”“你真的理解过天书吗?”绿萍幽幽的看着他,她只是一缕魂,却用尽气数把魂魄打在灰色屏障的每个角落,发出类似说话声音的东西:“当年我把天书传给你,为此受了那么多惩罚,几近死亡,所以这么重要的天书在你眼里,就只是个对付妖魔的工具是吗?”“师父我……”芜回想辩解,可又不知从何辩解,自己貌似真的把当初背下的天书当成了武器,却没有理解其中意思,没有理解为何师父要一辈子守着那座山守着天书不敢离开,没有理解为何天书被凡人看见就不行,没有理解师父身为一条真龙为何甘愿与自由和爱人分离一生,也要守住那些石壁上的天书。这就是凡人和仙人的区别,凡人只知道活着,为了那些繁华的吃喝玩乐宁愿什么都不顾,而仙人之所以能得道,就是因为他们有信仰,知道自己肩上的重担,知道为了保护世间繁华要放弃什么,就像师父,为了守护天界绝不外传的天书甘愿放弃一切自由,一生都守在山上。“天书是我们道家的瑰宝,是至高无上的,”绿萍看着他:“你只是背会了它,却没有熟练掌握它,把它融进你体内,芜回,你是除我以外唯一一个看过天书的人了,芜回,你有慧根,所以你必须明白,我当初为何担着被天界处死的惩罚也要把它传给你。”“师父,我明白了,”芜回叩拜,“芜回,你这一路上有太多依靠,所以从没想过去理解天书,”绿萍的声音渐弱:“可如果有一天,他们都不在你身边了,你又该如何独自面对这纷乱的世间。”

    牧绳带着润斜慢慢落到家里的院子,润斜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前院跑过去,鍭家果然乱了套,鍭员外此时正一边安抚七嘴八舌嚷嚷着要回家的宾客们,一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今天是活到现在最丢人的一天,自己的女儿竟然逃婚了,还是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扔下盖头就走,太不合规矩了,太丢鍭家的脸了!

    “爹,我回来了,”这时润斜怯怯的踏进了屋子,屋子里顿时安静了,宾客们齐刷刷地看着她,等着看她有什么话要说,“你给我出来!”鍭员外不想再丢人了,拽着她的胳膊就到了院子里,“爹,我知道错了,”润斜低着头,“知道错了就完了吗?你知不知道你把你爹我推到了个什么地位?”鍭员外怒起横冲,这个女儿,自己从她出生就当做掌心里的宝,这平生还是第一次如此严厉的批评她。

    “爹我真的知道错了!”润斜哭了,鍭员外刚要再骂她两句牧绳便从前院跑了进来,“员外,是我不好,她已经知道错了,”他站到父女俩之间,“爹,您就别骂我了,我都答应嫁人了你还要怎样!”润斜擦着泪,“跟我进屋,当着所有人的面赔礼道歉!”鍭员外说完拽着她又往屋里走,牧绳想跟着却被鍭员外挡在外面,门一关,隔绝了二人。

    润斜被父亲拎到宾客面前,要她立刻道歉,润斜顿时觉得委屈,默默的流下泪,院子里的牧绳叹了口气,润斜,这就是你说的凡间的美好吗?你曾经心心念念想要当一个凡人,你说魔有很多痛苦,有很多烦恼,那凡人就没有吗?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佛杖上的铁环晃动的声音,牧绳立刻闪身躲到一旁。

    鉴真和柲筝从不远处走进了院子里,牧绳眯了下眼,二人刚站定,忽然听到原来作为新人拜堂的屋子里传来大家的唏嘘声,二人一愣,难道是润斜回来了?润斜站在众人面前哭着,可就是说不出一句软话。

    自己是被惯大的,哪受得了这个罪,她也知道父亲是气疯了,此时也管不得其它,只想在这些个有钱人面前挽回点面子,门就在这时突然被推开,鉴真踉跄着跑进来,刚站定便迎来众人奇怪和惊讶的目光。

    “大师你……你怎么进来了?”鍭员外感到意外,他是和尚,这里是拜堂的地方,他不该出现,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就是女儿逃婚的原因,“贫……贫僧,”鉴真有点不知该说什么,这么多异样的目光,这么多自己从没想过的事情。

    “贫僧吴闯了,这就告辞,”鉴真转身欲走,可在转身的那一刻,润斜泪眼婆娑的样子被他看在眼里,“鍭施主,请您放过她,”鉴真叹了口气,面相鍭员外站定,一屋子人顿时乱了。

    牧绳站在暗处看着站在院子里的柲筝,就在前一秒,是她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悠悠道:“你进去劝一下吧,鍭小姐再怎么不听话也毕竟是个女孩,员外当着这么多人说她她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别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我一出家人不该管人家的家事,”鉴真看着她:“而且你不是怕她对我”

    “我是很怕,”柲筝长叹了一口气:“但如果你真的对她动心了就代表你佛心未坚,一个对自己信仰都不坚定的人,我还喜欢他干什么呢,小和尚,我喜欢的,是你那份坚持。”夜风擦过她的眉角,鉴真犹豫了一下,柲筝叹了口气,便突然伸出手猛地推了他一把,接着便有了刚才鉴真还没准备好便踉跄着闯进门的一幕。

    院子里的柲筝慢慢转过身,望着四周,“出来吧,”她说,“你还真是伟大啊,”帅牧绳走了出来。

    “你到底是不是鸳鸯?”柲筝看着他,“这位姐姐,你们就不能有别的问题吗?”帅牧绳无奈道。

    “我们这次来只是抓那对鸳鸯的,如果你不是我们可以放你一马,如果是,我们定不姑息,”柲筝认真的说,“姐姐,你现在的语气真像那个和尚,”帅牧绳突然就笑了。柲筝静静地站着,似乎真的是这样,自己越来越像鉴真了,这一路上,自己跟他学到了很多,信仰,执念,以及对世间无私的大爱,是他助自己成了仙,使自己明白了何为责任,他果然是当之无愧的高僧,鉴真,成就你,到底会不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屋里鸦雀无声,大家诧异的看着鉴真,鍭润斜含泪的望着他,自己已经决定不再喜欢了,他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回:鍭员外 返回《有趣芜回》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