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九龙争霸录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冰魄寒潭冷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冰魄寒潭冷

文/丁刀
九龙争霸录 | 本章字数:4736 | | 九龙争霸录txt下载 | 九龙争霸录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沈笑衣见武林人数众多,各派混杂一起,立在这等地势狭小的绝地,进退维谷。锦衣卫只要一个冲锋,不当场死于非命,也会被挤下悬崖沉入这“冰魄寒潭”中淹死。

    当下大声道:“还有力气者每人携带两人尽快过桥……”

    飞泓子道:“这位少年英雄是何派人物?这座孤峰云雾笼罩,不知上面是何情形,你要我等上峰,是何居心?”

    了一和尚此刻却道:“锦衣卫加上神机营的军队,擅长大规模作战。我等武林各派分散各地,并未有正规协同作战的经验,再加上此刻受困于这梅花之毒,只能暂时上峰,再从长计议了……”

    飞泓子冷笑一声,却道:“哼哼,少林派一心想夺九龙剑,处处以武林泰山北斗自居为由。那锦衣卫中便有少林派的了尘和尚在列,是何道理?说不定此次梅岭山庄以什么‘赏剑大会’诱骗武林各派至此,少林派就是内应也说不定……”

    众人正恨极受骗于梅岭山庄,纷纷拔出兵器来。了尘和尚逃离少林,做了锦衣卫的爪牙正是少林之痛,了一和尚大声诵了一声“阿弥陀佛”,一时语塞。

    闲云道长道:“此刻情形危机,这索桥如此狭窄,容不得迟疑。神机营和锦衣卫大炮弓箭射来,我等只怕就要血溅在桥头长廊了。中毒浅者还是携着中毒深者先过桥为妙,我们几个武功精深者留到后面断后。大家武林同宗,要齐心共渡难关才是。”

    他在武林中辈分较高,众人见他这般说话也还是有人听的。静波师太提起两名瘫倒在地的弟子,足尖一顿,飞身在桥上的木板上连点,已先往峰上窜去……

    此刻,只听山下号角连连,自是神机营正在调兵遣将,众人不再迟疑,纷纷准备撤到孤峰上去。

    只听又有几声炮响传来,前面大殿“轰”的一声已然倒塌,尘土飞向半空中……

    那铁索桥上木板原本应是铺满的,不知为何被人从中抽走多块,中毒不深者自是能够跳跃过去,武功不济者只能踩着铁链、平伸双臂,摇摇晃晃踩着走过去。

    几千人要从这狭窄的桥上通过,如此慢慢吞吞的,岂是片刻的事情。几百人堵在桥上,还有几百人在长廊等待。

    忽闻箭声“嗖嗖”射来,有人惨叫一声,已被箭射死。武功低微者从悬在半空的铁链上走过,本就危险万分,此刻抬头一见箭从云雾中射来,有人惊慌失措从桥上掉了下去,惨叫从潭底传来袅袅不绝。

    沈笑衣拔出断剑连挡几箭,大声叫道:“锦衣卫要杀过来了,有力气者拿起兵器,准备抵御……”

    武当闲云野鹤、少林了字三僧、崆峒飞泓子、一剑震乾坤白逸夫、十公主和贝蝶舞等纷纷拿出兵器,守在长廊上,只待锦衣卫追来,拼死抵抗。此刻也顾不得门户之别,命在旦夕之间,同仇敌忾倒是多了几分悲壮的气概。

    贝蝶舞似乎看出了端倪,上下打量着沈笑衣,走过来问道:“这位英雄如何称呼?口音有些耳熟,莫非是似曾相识?”

    沈笑衣心跳加速,故意憋着声音,道:“在下江湖人称断剑李二霸,姑娘一定认错了!”

    贝蝶舞见他拿着半截剑,号称“断剑”倒也切合,又满面胡须,一时想不起江湖是否有李二霸这号人物,虽满腹狐疑,也只得怏怏作罢。

    夕阳渐斜。

    血红的余晖映照在大批锦衣卫金红相间的飞鱼服上,每人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慢慢靠近。

    此刻众武林人物已经撤离前山,神机营的红衣大炮射程已然不够。显然锦衣卫想在天黑前解决这些瓮中之鳖。

    梅三江蓝衫长立,手提两支判官笔,拨开人群走上前来,如若不是背叛武林,沈笑衣对他这般清雅俊秀的气质倒还很有好感。

    只听他轻咳了一声,道:“诸位武林同胞,此刻肯定恨极我梅某人出尔反尔,背叛武林正派。我梅三江实属有难言之隐……”

    一刀刹跳出来,指着两名弟子抬着的玉石,怒道:“亏我万里之遥从云南带着如此玉王来为你作寿,没想到哇,没想到你梅三江原来是狼子野心。真是武林一代不如一代……”

    前殿被炮轰之际,一刀刹原来并没舍得丢弃这块雕着“华山迎客松”的巨玉,竟然还要两名弟子抬到后山来,可见确实珍贵。

    他越说越怒,一挥手,手里多了一柄细长的刀,只听“哐当”一声便将那玉石斩为两节。两节玉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跌下了悬崖,良久才闻下面砸在水里的声响。空留点苍两名弟子一脸愕然,他们可能是无法理解,抬了这块玉石这么远,却落到了沉入水底的结局。

    一刀刹还道:“我点苍一派虽偏居西南一偶,虽和中原武林少有走动,但时时不忘当年朱元璋进攻云南之际,梅傲天老爷子身为戈钰将军五虎卫之一,对我派众多弟子不杀之恩。趁着梅大当家五十大寿,才不远万里特来拜会,只可惜梅老爷子已然作古,不然岂容你与天下武林为敌……”

    只听一人“哈哈”大笑,走了出来,正是那国师。他身躯高大,缓缓放下头上的斗篷,须发斑白却梳得一丝不苟,头上插着一个梅花状的簪子,双目炯炯有神。这个簪子,沈笑衣曾经看见梅四海的发髻上也插有一支。

    他缓缓的问道:“一刀刹,你且看看我是谁?”

    一刀刹大震,连退三步,指着国师道:“你……你……你没死……梅傲天……梅老爷子……”

    众人皆惊,传言梅傲天已死十年,不仅没死,还贵为国师,实在让人诧异。这也难怪梅岭山庄如此富丽堂皇,即便被神机营炮轰,也不见这个投靠朝廷的梅大当家心疼。

    梅傲天挥了挥手,锦衣卫齐刷刷的停下来,并不急于进攻。他昂然挺胸,完全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道:“江湖上的梅傲天十年前就退隐江湖了,人死也不过丢弃一副臭皮囊而已,我丢弃了江湖的这副臭皮囊,才有今日的一国之师……”

    他说这番话的神情就好似此刻他正在朝堂,武林是他的,江山是他的一般。

    陆元浩高声道:“梅傲天,你也曾在江湖,难道还想只手遮天?为荣华富贵甘做朱元璋的鹰犬,不知廉耻,置江湖道义于何处?”

    梅傲天“嘿嘿”冷笑,问道:“江湖?江湖在什么地方?……江湖在于人心,人心才是江湖。你们处处以侠义自居,却为了区区一柄九龙剑争名夺利,荣华富贵之于我眼就如此刻梅岭的这堆瓦砾。今吾皇一统天下,风调雨顺,这才是天之道义……”

    他顿了一顿,又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江湖还能大过天?诸位只要归顺朝廷,何愁荣华富贵,江湖道义不存……”

    沈笑衣忍无可忍,怒道:“梅傲天,你这番话岂不辜负戈钰将军所托?忘记了昔日‘金木水火土’五虎卫共进同退?朱元璋自从做了皇帝,倒行逆施,残害忠良,竟为你说成天之道义。戈钰将军十年前定下合玉为凭之约,没想到此刻尸骨未寒,九泉之下又岂能瞑目,原来十年前你根本就没有归隐江湖,而是以病死为幌子,选择了锦衣玉食,选择了背信弃义。两面三刀,居心叵测。思之,让人无不毛骨悚然,最亲近的人才是最大的威胁……”

    梅傲天目现杀机,突然欺身而上,形如鬼魅,一掌打来。

    沈笑衣见掌风咧咧,暗运无极玄禅功,迎了上去。“砰”的一声巨响,双掌相交,两人都大为吃惊的“咦”了一声。

    梅傲天身躯晃了晃,沈笑衣却连退五步,只觉得梅傲天的掌力竟有阴阳两股内力,忽冷忽热。乾隺真人大震,喝道:“你……你为何会贯阳修阴谱的武功……?”

    沈笑衣只觉气血翻滚,忽而灼热烧心,忽然奇寒透骨,十分不适。

    梅傲天冷笑连连,道:“原本只要你们一心为我所用,便可活命。没想到你也练过《无上册》的武功,那我更是容你不得!”

    黑影一闪,梅傲天一纵而至,拂尘向沈笑衣头顶拂来。乾隺真人白眉一展,眉尖刺向梅傲天双眼。

    梅傲天听闻眉毛拂来竟然有破空之声,颇为吃惊。只得凌空一个倒转,拂尘转而搭向乾隺真人的长眉。口中怪叫一声:“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两人都是以柔软的丝类为兵器,瞬间已交锋了几十招。旁人只见一片白茫茫的丝线夹杂着风声,时而硬如钢针,时而软如银蛇。站得近了,感觉这些丝丝线线随时会扎入眼帘一般,纷纷避让。

    毒龙邪神突然道:“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像我毒龙也是识毒无数,为何中了六扇门‘百日迷魂散’的道儿,四肢瘫软活活被擒。原来这毒就是提取梅岭的梅花所制……”

    他想了一下,又道:“我江湖人称邪神,自然不屑与这些什么武林正派为伍,但梅老儿,你不择手段想独霸武林,这心思竟然用到我邪神的头上来了,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来来来,咱们也亲近亲近……”

    此刻,乾隺真人与梅傲天已经大战到了铁索桥上。乾隺真人双眉一会儿缠在这边的铁链上,一会儿缠在那边的铁链上,如同一只在空中吐丝的蜘蛛,梅傲天则绕着他滴溜溜的飞转。

    两人在桥上飞上窜下,如同两只穿梭的蝙蝠。那铁索桥本就两根碗粗的铁链连着,在风中摇来晃去,直吓得桥上正往孤峰撤退的人魂飞魄散,哇哇乱叫。

    毒龙邪神黑衣飘飘,脚尖在桥上几人的头顶上连点,飞身扑来。白晃晃的骨笛发出古怪的“呜呜”声,直指梅傲天。

    梅傲天一边用拂尘和乾隺真人纠缠,一边向身后追赶的毒龙邪神连连击掌,竟然进退自如,武功着实骇人。

    乾隺真人给了沈笑衣二十年内力,此刻虽还有五十年的修为,但哪怕《无极玄禅功》能起死回生,毕竟他无手无脚,功力大打折扣。幸好毒龙邪神相助,三人才战了个平手。

    梅傲天不知从何得到《贯阳修阴谱》,又做了国师,朱元璋拿着九龙剑自然为他练功提供了阴阳平衡的便利。此刻,他已然可以将‘贯阳’和‘修阴’两法运用自如。毒龙邪神虽然武功怪异,但梅傲天的内力忽阴忽阳,让人防不胜防,也只能见缝插针的袭击。

    三人招式愈来愈快,直打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绕着桥不停旋转,只可见三团黑影。桥上的人进退不得,胆小者只能死死抱住铁链,生怕坠入深潭。

    梅三江和姜环耳语几句,姜环一挥手,锦衣卫呐喊着从长廊冲来。众人抽出兵器只得回身抵挡,此刻四面围困,毫无退路,唯有一拼或许还可活命。

    了尘和尚挥舞戒刀连砍两人,却见三名和尚自桥上窜来,正是了一、了忘、了凡三僧。

    了一和尚大声呵斥道:“了尘,你习练邪功、背叛少林、投靠官府,还不束手就擒!”

    了尘和尚毕竟心虚,颇为忌惮,一言不发想转身就走。

    少林派曾多次遣人下山想缉拿了尘和尚回寺,碍于官府都没能成功,还时常被武林笑话而愧天祚人。了一和尚虽为九龙剑动了邪念,但面对这种自家门户大是大非的事情还是分辨得清楚。他勃然大怒,禅杖搂头就打。

    四人本为“一望凡尘”的了字同辈,此刻却不得不兵刃相见。了尘和尚一柄戒刀舞得乌影重重,碰到三僧的禅杖、齐眉棍和月牙铲三件长重兵器,发出密集沉闷的声响。

    了尘和尚习得“金刚烈焰掌”,武功尤在了一和尚之上,但加上了忘、了凡就在伯仲之间,四人直打得不分上下。

    斗到酣处,了尘大吼一声,一掌打出,掌心血红,正是“金刚烈焰掌”。他知道今日给少林三僧遇见,旦旦是不会放过他的,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了一和尚大叫一声:“万佛朝宗!”

    了忘、了凡飞身闪到了一和尚身后,单掌抵住前人的后背排成一列。了一和尚禅杖杵地,一掌迎出。这一掌合三人之力,掌力雄劲,了一和尚的胡须眉毛竟无风自竖。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了尘连退几步,身后的一根廊柱也为掌力击倒。排在最后的了凡和尚武功最低,“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八章 摧心断魂曲 返回《九龙争霸录》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