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颖皇纪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卷颖行秘踪 51玄向本尊(1)

第二卷颖行秘踪 51玄向本尊(1)

文/幻小化
颖皇纪 | 本章字数:3652 | | 颖皇纪txt下载 | 颖皇纪手机阅读
    “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跟那两家伙说话又简直对牛弹琴,怎么审?”亚宏跟哥哥亚格一起向禾子渊和禾子杉抱怨。

    “脸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下不了手啊,好像摧残花朵一样不道德。”禾子渊跷起二郎腿,摸摸脸,“得道似的姿态更不得了,碰一下就像亵渎。真想看看现场,神是怎么突变成魔的。”

    “别老在我们面前炫耀你的脸,那两家伙看起来都比你更适合扮颖神,人家有气态。”亚宏恨恨地说道。

    “颖神跟家人在一起时就是我现在这样,放松、随性、快活,尽显真情,总是端着气迟早憋死自己,有起有落才有保生命源,就像呼吸。”禾子渊故作教育范儿,末了,深呼吸一口气,双手配合着上抬、下压。

    亚格和亚宏本来听得暖心,“家人”二字在屋里萦绕出合家欢,听着听着心里堵着气,禾子渊像家长一样向他们说教,可似乎没说错。

    “哥哥比你们更了解颖神,哥哥的言行才叫气态。”禾子杉朝亚格和亚宏哼了一声。

    “我是不知道颖神究竟是什么气态,反正不会是禾子渊现在的状态。”亚格威胁起来,“丑话说在前面,若论战上给颖神丢脸,禾子渊,我会揍得你只剩一张颖神脸。”

    “那就很可怕了,只有一张脸飞进门找你,你说是神还是鬼?”禾子渊用手托着下巴问道。

    “反正不是人。”亚宏笑着接话。

    “我不生气。”禾子渊笑道,笑意不达眼里。

    “笑面虎。”亚格白了禾子渊一眼。

    “错,虎在心,笑面似花。”禾子渊立即纠正。

    “反正心面不一。”亚宏瘪嘴摇头。

    “形不同,神相通,所以有‘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之说。”禾子渊站起来,“我再去看看吧。”

    “哥,面具。”禾子杉指指脸。

    “上次我俩戴面具去审,他们看了一眼就闭眼不睁,我们说的话全被当耳边风。”禾子渊摆摆手。

    “太便宜他们了,成为五洲首个看到颖神第二张脸的人。”禾子杉跟上禾子渊的脚步去大牢。

    所谓大牢就是个笼子,收拾出一间屋子,买来一个铁笼,里面关着两个状似修行有道的年轻俊男,像落入魔爪的半仙,真不知道哪边才是魔。可能笼外才是魔吧,两个面具人和凶模狠样的双胞胎都像地狱的府吏,所以半仙不配合。禾子渊边走边摸脸,不知这张脸会不会改变半仙对地府的看法,明白哪边才是魔。

    卫司用小颖舟把禾子杉等十多人带到合境阁附近的无人处放下后,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偷看合境阁外一摊尸体的不止这两人,只有他俩鬼祟得精,而且在流泪。一支军队渐近,一边跑一边抓查认外有族人看守,禾子杉一行正往合境阁大门,这两人逃跑的方向只有军队来的方向。卫司只好抢人,启动光罩,飞枪把这两人麻醉倒。

    这两人醒来后就在铁笼里,很冷静,看到戴着面具的他和禾子杉后立马闭眼,好像眼里容不得半点丑邪似地。他明言自己是龟爻老祖,可是两人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入定得专心,他和禾子杉接下来说的话就像撞在气罩上被功力弹开一样。这两人确实大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伪装,一副承认自己没被抓错、要杀要剐随你便的大义凛然的样子。他们的主子是谁?似乎是修得大义大道之人。

    打开门,禾子渊走进屋,禾子杉跟进来,顺手关门。禾子渊脑海里浮现出颖神乘在风云之上剑指城门的画面,画面伸展,颖神身姿放大,像铸模一样逐渐填充他的身体躯壳。

    起势差不多了,禾子渊走到铁笼边说道:“我是龟爻老祖水中天,听声音很熟悉吧。”

    笼子里双腿盘坐的两个半仙表情有了变化,禾子渊很满意,接着说道:“男儿流血不流泪。”

    半仙的表情又有了变化,禾子渊继续说道:“道义不在于外显,而在内心。你们练气修心,在内心里看到什么?那个意象之形是谁?神、魔,还是人?人是美神还是心魔?”以龟爻老祖之名跟学父亲的言辞有段日子了,在言语中故弄玄虚的本事学到一二。

    连问之下,两个半仙的眼神惊中带敬、敬中含喜,禾子渊从表情中分辨出来,半仙似乎觉得遇到了同道中人。

    “你欺师灭祖,是恶魔,有什么资格谈道义。”半晌,一个半仙开口,声音没有愤怒,眼神有试探之意。

    “欺师,谁没做过,修学不到位就是欺,欺瞒自己怠惰,或者欺冒天资聪颖。你们像小兔子一样被我轻轻松松地抓住,难道不是欺师?”禾子渊注视着半仙的表情,“你们的师父眼不明啊,若真眼明,不会让你们这种半吊子出来丢人现眼,可是他让你们来了,就是灭祖,灭失祖师的英名,最终师门灭覆。”

    “你算出我们多少事?”一个半仙问道。

    “别被他迷惑。”另一个半仙提醒同伴,同时也算是警戒自己。

    “怕被人迷惑,说明你们心里有相对的双方甚至多方在拼斗,你们心里有蛊,蛊斗厉鬼生。你们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所向何方吗,你们的泪流得有意义吗?生命有来有去,自然定律,哭生命的消亡还是消亡下的体会?”禾子渊开始围着铁笼慢步。

    半仙的目光随之移动,直到人走出他们的视线。他们没有转头转身,回正目光,目光中站着巧笑若盼的女人。像被什么蛰了一下,半仙躲开目光,垂眼看地。

    禾子渊在半仙身后停下脚步,锐利的眼睛抓到两人身体微晃的弧度。这两人不管坐还是站,如雕像一般任凭狂风吹而坚稳,只有心中有坚定信念的人,才能岿然不动。现在,雕像活变树木,枝叶随风摇曳。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禾子渊依然站在半仙身后,禾子杉依然巧笑生辉,两个半仙晃动的弧度变大。心里焦虑无措,影响坐姿,两人又竭力想保持最初的姿态,身心束缚下会累,一直端着的气态像原本鼓足气的气囊,在外气压下开始泄气,泄出的气在体内乱冲,与身心不稳产生的波荡相撞,乱流使得呼吸愈加不稳,怎么可能稳定心态。若这两人跟袭击合境阁的杀手是一伙的,他们绝不是冷血杀手,他们心中竖有一座丰碑。

    “你们心中的丰碑是什么样?”禾子渊开始迈步,慢慢走到前面,盯看片刻两个半仙充满正义状的神态,轻缓声音放慢放低,“你们心中的丰碑真是你们一直想象中的那样吗,你们的双眼真正看清楚了吗?再去看看吧,有多久没去扫墓祭祖了?”一定是,他不会推测错,他们心中的丰碑不会是现在这个主人,就算主人对他们有恩义,还至于成为信念,丰碑是亡故之人的祭坛,心中活的形象,就像颖族心中的颖神、一种精神。

    “闭上双眼,龟爻老祖会让你们看清迷雾中的师门丰碑。若你们真是师门中人,为何迷雾要阻挡你们祭拜真正的祖师?”禾子杉发现两个半仙在听到禾子渊的话后有些脸色僵白,决定加一把火。

    “你们接受的形象真有原象,但原象真在你们的师门中,还是披着那件真实外衣的假象,用你们的双眼在心里看清楚吧。”禾子渊继续劝说。

    两个半仙对视一番,回正头,各自默思了会儿,先后闭上双眼。

    禾子渊开始引导:“思绪跟着我走。黎明时分,恒阳光芒穿射晨雾,树木花草上的露珠丛聚天地之光,精华之气从中悠腾而出,化作你我他,我们都是同师门下的弟子。我走在最前面,踏在花草上,穿过林间小径,弯弯拐拐,走到阻断前路的高墙下。墙体上有一个大木门,木门上盘绕着青青藤蔓,各色小花在绿叶中绽开。我拨开藤蔓,推开木门,满园弥漫着水色清雾,不浓不淡,掩隐其中的影影绰绰看不出形象。我找不到方向,随感觉走啊走啊,突然迈不出脚了,感觉双脚被什么绊住,眼前出现一座丰碑,在清雾中逐渐显形。我心中的丰碑显出真身,我凝神聚目仔细看、慢慢看、用心看,看它的形状、看它的颜色、看它想告诉我什么、我听到了什么、我感觉到了什么。”禾子渊的声音越来越轻,缓慢停下讲述,静静地观察半仙的状态。

    半仙强撑的脸皮开始扭曲,出现惶恐惊惧之色。一个半仙忍不住抱头狂喊:“不是的、不是的……”。一个半仙更加崩溃,头在地上撞个不停。绝不是向心中的丰碑磕头,更不是给他和杉杉磕头,禾子渊深锁眉头,半仙撞了鬼,心中的丰碑是异形。

    两个半仙几乎同时睁开眼睛,几乎同时歪歪斜斜地站起来冲跑,双手紧捏笼柱,双目鼓瞪,眼泛血丝,大吼:“魔鬼,你是个魔鬼!”

    “我不过是让你们看到你们自己心中那座丰碑原本的模样,魔鬼在你们自己心中。”禾子渊淡淡地说道,“可怜啊,外表仙姿傲骨,实则鬼影魔缠。世上称得上信念丰碑的除了颖神和圣颖大帝,就是‘奇迹之子’叶玄生,魔鬼近不了神帝半分,只能引诱叶玄生,确切地说,是假冒叶玄生。”

    半仙的目光瞬间惊闪,随即黯淡,带有信念坍塌似的伤痛,放开笼柱,后退着跌坐在地上,呈现无从依傍无处所向的状态。

    审讯应该暂停了,禾子渊向禾子杉递眼神,开门离开房间。

    颖界里,禾子绪听完审讯汇报,沉思了一会儿,通知卫司带深境语者林生行去奇爻馆,随后告诉儿子等他和固峰来。

    
(快捷键 ←)上一章:50众魂诉夜 返回《颖皇纪》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