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一世盛宠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相很残酷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相很残酷

文/零千
一世盛宠 | 本章字数:3799 | | 一世盛宠txt下载 | 一世盛宠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妖邪,你为什么打伤豆子”一边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冉冉终是怒了,她一直在,她最清楚谁对谁错,她很气妖邪为何问也不问

    妖邪抱着刚刚转醒的雨馨,一脸怒气“我只恨没杀了她,被她喜欢就是一种耻辱”

    “你…明明就是雨馨不对在先”冉冉气节,小脸都白了一大半

    此时妖邪怀中的雨馨却动了动,抬头看向冉冉“冉冉,你们别被豆子骗了,她出去学了一些歪门邪道,早就不是当初的豆子了啊”

    “你卑鄙…”冉冉气的跳脚

    只一句你卑鄙,雨馨便落下一滴眼泪,什么也未说埋入妖邪怀中哭了起来

    “姐,你别哭呀,我们先回去吧”多日未见,妖魂真的有很多话想和她说

    “冉冉,你若再骂雨馨,别怪我不客气”妖邪怒了,将雨馨交给妖魂后看向冉冉,吓的冉冉倒退了两步

    “你敢”鬼鬼飘过去伸手挡住了自家姐姐,他永远也想不到会与这个亲如父亲的哥哥对立,鬼鬼不知该如何是好

    “豆子,当初既然你都离开了,为何还要回来?我真希望你永远都没有出现过…”

    “住口”一身巨吼,画画周身素衣翻飞,额间那点朱砂及其妖艳,而他背上的画板已然落地摔成了两段,只有一只笔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中

    “妖邪,我曾说过,你若再伤她,我定不顾兄弟情义”画画愤怒难当

    “那是她犯、贱,就算这世上只有她一个女人,我也不会看她一眼”妖邪手握弯月刀,傲然而立

    “妖邪,你弃如草履的女子,可是我这么些年捧在手心的宝,此生即便是被她恨着,我也定不会让你再活过今日”

    只一瞬间,画笔在空中挥舞,一只无形的大刀便砍向了妖邪

    “画画…”

    他解开了封印,面对重伤的豆子,医医脱不开身,可他更担心的是画画,当初好不容易才封印了这种能力,如今他解开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这种能力,好邪门”一旁看戏的众人惊诧,原来画还能这样用,画出不同的人与招式,快狠准,每一下都能直击人的要害

    “的确很邪门”这种秘术应该就是失传已久的失心吧,难怪当初他总觉得这画画不简单

    “是失心,很难控住心神,使用的越久,越找不到心在哪里,缦儿还要继续放任他们吗?”

    夏之缦心里不是没有担心,相对的,她也非常的担心,可是,摇摇头“我们迟早会离开,妖教如果只靠我们支撑,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那王妃,你说哪边会赢啊?”看着下面飞沙走石的,霄不知何时又回来了,学着她有模有样的靠着凌开吃了起来

    “怎么?还想来下一次注?”白尘也吃着笑着,一群人笑嘻嘻的看戏吃东西,他们都明白,也都知道,成长是每个人必不可少的阶段,在场所有人都经历过

    秘术终究是邪术,奇方式太过诡异,很快妖邪便被打的连连后退,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破魂,去…”随着画画一声怒吼,一道道无形的剑雨毫不停歇的冲向妖邪

    面对这样的攻势妖邪本就有些吃不消,如今这利剑如雨,根本就躲不过

    “画画哥,不要啊”妖魂看着练练挂彩的妖邪急了,想帮忙,却又被雨馨闹闹抓着

    不要?现在晚了,画画一个眼神都没给妖魂,扯出一抹从未有过的妖媚,抬起左手,握拳,十指划过唇间,手指瞬间流出一道鲜血,鲜血似有灵性般冲向了画笔

    “画画,不要…你会入魔的”医医心急,可现在又不能松手,不然豆子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入魔?”夏之缦不是没听到,她想去帮,可是未来那么多天,她都能帮吗?活着她老了,死了…

    “血灵军团,祭了他的亡魂”原本黑色的笔尖变成了血红,一个个身穿盔甲的血灵战士不断从空中落下,片刻未停冲向了妖魂

    “血灵军团,刀枪不入,能不断再生”白尘惊讶的再也吃不下东西了,呆呆的看着那一队人,这种场面他可从没见过

    这血灵军团和摄魂铃可是有的一拼呢,用的一个不好便会被反噬“若画画当真走火入魔,那便只能给血灵军团当祭品了”

    “哥”妖魂看着被一箭穿心的妖邪,眼睛顿时红了,一把挣开雨馨

    “弟弟,别过去,我怕”已经失去妖邪了,她不能连这个都失去,那以后谁还能帮她做事

    “姐姐,你让开,别拉着我”妖魂不断挣脱着“画画,你住手”

    “妖邪,还记得当年你为了雨馨屠了多少人吗?”画画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妖邪“那远远比不上我,而今日谁也救不了你”

    画画抬起画笔,指挥血灵军团给他致命一击

    “画画,住手”

    “豆豆,你…”画画飘在半空中,歪着头看着那本就虚弱的女子,紧紧将妖邪护在身后

    她在颤抖,她在害怕自己?

    “画画,不要这样,冷静一点”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画画,好像要堕入魔道一般,是的,她在害怕,害怕画画就这样消失了,那她可怎么办

    “我说过,没人可以阻止”抬起手,血灵军团立刻冲了过去

    即便你允许自己被辱骂,我也不允许,哪怕代价是永远

    “画画…你若执意这样,那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豆豆”看着那用匕首低着自己脖子的女子,画画总算是慌了

    看,多讽刺,他爱了这么久的女人,一定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呵,既然这是你想要的”

    收回画笔,血灵军团也渐渐消失在了空中,“豆豆,每次你的所作所说,让我好想变成聋子,变成瞎子,这样是不是就可以麻木一点呢”

    “画画,不是这样的”看着从半空中落下的男子,却渐渐转过身背对着自己,豆子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奈何再没力气“画画,你听我解释”

    “或许这样就能好一点了吧”迈步,看着周围逐渐模糊的画画,终是扯出了笑颜

    “我爱你,我爱的是你啊,你个笨蛋”豆子哭喊着,可那个背影再也没有回过身

    豆子,以后再也不用处处担心你,跟着你了,因为我再也听不见,看不见了

    这是她猜不到的结局,半晌,夏之缦才低头问身边的刘子轻“子轻,你觉得娘亲该帮哪边?”

    “子轻觉得帮对的人”刘子轻说的正义凛然,却换来夏之缦一下敲打

    “不对,子轻,学了功夫不等于就能行走于这江湖之中了喔,今日娘亲便教你这第一课”夏之缦回头望了眼莫亦辰,给他递了个安心的眼神,才起身,足足的伸了个懒腰

    阳光就那样明晃晃的照在她耀眼的衣衫上,摄魂铃叮叮作响,幽冥血玉也散发着刺眼的光芒,食指上的金蚕丝也跟着兴奋的翘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值得生死相托的朋友和敌人,但凡有人动了我的人,那他便错了,今日娘亲便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护短”

    话落,不待刘子轻回答,没人看到夏之缦时如何消失在他们身边,只待众人回神看向下面时,夏之缦已经断然屹立在了妖邪和豆子面前

    “豆豆,可知道你已经永远失去他了”

    豆子摇头,眼泪却不断往下掉“不会,不会的,他是画画啊”

    画画怎么会不要她呢,就算她犯了天大的错,他都会温柔的对她“不会的…呜呜呜…夏夏…帮帮我,画画他走了…”

    “你惩罚他十多年,他也没掉一滴泪,你没资格,这个没人能帮你”

    夏之缦没再看地上快要哭晕的豆子,绕过她,一脚踩上了妖邪

    “夏之缦,你这是什么意思…”妖邪虽然很痛却没叫,只是眯起眼看她

    “夏夏…”而妖魂也不解,看着夏之缦急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本会长只想让你们知道,别随便动我妖教的人”丝毫不害怕妖邪那吓人的眼神,夏之缦勾起唇角,直勾勾的看向了妖魂后面的雨馨,这个女人,有病么

    “夏之缦,你敢动雨馨试试”妖邪不顾内伤再次催动了刀气,却挣不开夏之缦的一只脚,越挣脱还被压的越重

    真是个傻子,这妖邪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会被迷惑成这样的男人啊,心中感叹,可她也没闲着,悄然之中也催动了内力,这样的女人,看了就不爽

    “夏夏,别动我姐姐好吗,我代她陪不是了,可豆子真的打伤了我姐姐”他不是真心想和画画打,可他也不想看到姐姐受伤,好不容易回来的亲情,真的不想失去啊

    “姐姐?”夏之缦笑了,攸地飞回莫亦辰身边,任由他将她拉回了怀中

    或许她有更好玩的方法来对付那个丑女人了,夏之缦危险的看着雨馨

    “妖魂,你可知道,从以前到现在最护你的究竟是谁呢?”

    面对妖魂疑惑的眼神,夏之缦不急不慢的继续说

    “你不过是被燕苍天看上的一个棋子罢了,所以他才让雨馨收你当弟弟,喂你吃下了断魂草…雨馨假死却独独留下了你在妖邪身边,你以为是为了什么呢?不过就是让妖邪一辈子都忘不掉她罢了…”

    “你胡说…”

    雨馨和妖魂异口同声的吼着,前者是恼羞成怒,后者却是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的亲情与短短几月的友情,他居然有些相信后者,妖魂气夏之缦,更气自己

    “我胡说么?”夏之缦摊开手中的一颗丹药,这是阎发现的,而且一早便配制了解药

    “吃下它,你就知道到底谁在胡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聚 返回《一世盛宠》目录 下一章:一百二十五章 何去何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