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一世盛宠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危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危险

文/零千
一世盛宠 | 本章字数:5544 | | 一世盛宠txt下载 | 一世盛宠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小舞,拿个瓶子给我…”阎说着话,伸手好半天也没有任何东西递过来,纳闷的回头回头却不见小舞的影子

    讪讪摸了摸鼻头自己去拿了,这几日他炼药,小舞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偶尔还会冒出些怪问题,让原本安安静静的药方添了许多的活力

    这一回不在了,还真有点不习惯了,阎原本清淡的脸上染了一抹笑意,拿着刚练好的药丸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轻舞殿,才发现没人

    “阎公子,您要去哪里啊,五公主呢?”在外面忙碌打扫的小柚子看到阎,满是尊敬

    “小舞没出来?”

    两人异口同声的问,让他们同时愣住了,里里外外将轻舞殿找了个遍后,小柚子才提议去樱花那里看看

    结果仍然是没有丝毫头绪的,阎知道光凭他们四人之力是不可能翻遍整个皇宫找人的,届时当他迈入皇帝寝宫时,百里寒正端着酒拉着莫亦辰,赤耀倒是滴酒未沾,躺在龙床上跟念思玩的不亦乐乎

    唐梦枫也霸占着想离,准备收他为徒,白尘和霄两人则感觉像是饿极了一般,不断捡着菜吃,反倒是夏之缦觉得自己是个闲人了,正打算出去走走,谁想却遇上了阎

    每个人都诧异急冲冲闯进来的阎是怎么回事,在他看来就算是天塌了也不过一秒的事,这种急切的表情从未有过

    “小舞不见了,宫君昊在哪里”他要翻了这皇宫,一定要

    众人一愣,看他火气不小,夏之缦立刻吩咐白尘去找宫君昊,又让在场其他人立刻去找

    “是怎么不见的?”莫亦辰未动,百里寒未动,两人继续喝着酒

    “我炼药的时候就不见了”阎老实回答,语气中尽是懊悔

    “我觉得拆了轻舞殿,一定能找到人”百里寒喝了口酒,笑道

    莫亦辰和夏之缦也点头,几人这才施展轻功,一口气飞回了轻舞殿,推开门时,却是小柚子躺在那里,阎闭了闭眼,怒火一发冲天

    小柚子死了,小舞会怎么样,他不敢想,这就好比和他一起相伴的同伴去世一样的让人痛侧心扉吧

    “在底下”

    夏之缦和莫亦辰异口同声,默契甚高

    隔物听物,她也会了噢,夏之缦挑眉看向莫亦辰!

    “三哥、四哥、六哥、大姐,你们快点放了我吧,我好怕”她从来就与这些兄弟姐妹没什么来往,也只是认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抓了自己

    “放了你?”燕雪沁嗤笑“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帮着百里寒夺了皇位,又治好了顽疾,这下就可以高享荣华富贵了吧”

    本来大哥和爹爹谁当皇帝他们都不在乎,反正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变,但是如今被百里寒夺取了皇位,以后还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

    “我没…”‘啪’….刚想说话的小舞却被燕雪沁狠狠的打了一耳光

    “贱人…想说你没有?你要是没有百里寒会独独留了你和樱花两人在宫里,而将我们都赶出去?”燕雪沁怒极反笑,“三哥、四弟、六弟,今日可让你们享福了”

    燕雪沁扭着水蛇腰,望着面前那几个长相并不算丑的人,心中却不断闪过尧惊天那绝色容貌

    “大姐今天可真是美啊”六皇子燕仓连率先粗暴的亲上了燕雪沁的红唇

    这…这是,小舞看着面前那缠绵的两人,还有那粗暴的吻,不由的想起今日阎温柔无奈的问她的话,两行清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如果那时她不懂的话,此时她懂了,除了他,她不喜欢其他任何人的亲吻,好恶心,真的让她觉得恶心极了

    “咳..咳咳…你给我喝了什么”原本被亲的动情的燕雪沁淬不及防的喝下了燕仓连入嘴里的水,咳了好半天才能开口

    “没什么,就是…一点点能让大姐你更美的药”此时四皇子燕苍民也从地窖暗处端了碗水,毫不怜惜的捏起燕小舞的脸蛋

    “四哥,不要”燕小舞想摇头,可却被燕苍民固定着,求饶的眼神看起来及其可怜,这让燕苍民看的更加欲火焚身

    “要、怎么不要呢,我的好妹妹,我早就想这样做了”强迫她喝下药后,燕苍民才亲了亲她细皮嫩肉的小脸蛋“这可是还没被老东西开过苞的呢,我们谁先来呢”

    待燕苍民转过身看其他两人时,眼中闪过一丝皎洁,显然燕仓连已经和燕雪沁玩上了,这药效发作的快,也很猛,看来他的亲亲六弟是暂时脱不了身了

    再看看燕苍林也一样,正被他的王妃缠的紧呢,哼,赤离儿,原以为有多清高呢,也不过是个贱、货而已,被送来之时早已不是完璧的身子,赤国公主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三哥,你说她像不像一条狗”

    燕苍林没有答话,嘴角轻笑,享受着赤离儿的伺候,燕苍民这才转过肥胖的身子,望着脸色绯红的燕小舞

    “五妹,有感觉了?别急,四哥马上来”

    “你走开,你…好恶心”燕小舞想挣开绑着手的绳子,她觉得身体里好像有活在烧一样,热热的,滚烫

    “别急,一会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舒服”燕苍民将她放在地上,自己也欺身压了上去,先亲了她因药力所致的红扑扑的小脸

    “你走开,阎…阎救我…呜呜…”又气又急,却又不能动,燕苍民没有继续亲她,而是开始脱她的衣服,亲上了她的脖子

    砰…此时一旁暗处,石壁被猛然打碎,待几人反应过来之时,燕苍民已摔向另一边的石桌上,浑身上下好像被煮开了一样,血肉渐渐腐烂,沸腾,却不流下

    烛光就这样照着阎那漆黑的脸庞,一瞬间所有人都如被鞭打一样的在地上打着滚,就连赤离儿和燕雪沁也一样打着滚,浑身奇痒、加上无边的疼痛,一时间她们也分不清到底是舒服还是难受了

    惨叫声铺天盖地而来,不过燕苍民却要惨的多,那被煮的冒泡的肌肤让人就算多看一眼也觉得非常恶心

    “乖乖,别怕…”媚、药,抱起她的那一刻,阎便感觉的了,只是她身子才刚好,若强行解了媚药,那离心病反而会加重

    “阎…我好难受…呜呜…”燕小舞直哭,还不断的紧攀着他,好像那样就会舒服一些

    “带去找唐梦枫”等夏之缦、莫亦辰、百里寒和樱花进来之时,场面依然不太好,阎点头就将人带走了

    “哟,几位皇子、公主,好雅兴啊”百里寒笑的开怀,走向石桌上白骨渐露的燕苍民,往他身上投了几块水果,几下就被煮没了

    众人见状不寒而栗,这样的毒,谁能救,看来阎果真是火大了

    燕苍林和燕仓连想忍着疼痛穿好衣裳,可实在难忍,只好不理会百里寒和其他人,爬着便想离开

    “别急着走啊,多玩会儿”樱花身形一闪将两人挡住,一边一脚,便踹回了石桌旁

    “四妹,五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燕仓连率先开口,转头就看到已经一动不动的燕苍民,想着这回该如何逃脱

    那煮人肉的滋味他可不想尝,不跑可等什么呢

    “哟,还五哥呢”不知从哪里取出了鞭子,樱花示意莫亦辰和夏之缦站的远些,一鞭子就抽了过去

    “叫皇上”

    “参见皇上”燕苍林一脚踢开缠上来的赤离儿,立刻跪下磕头

    方才没注意,这回夏之缦这回才看清楚那披头散发的女人竟是赤离儿,来俞国这么久,她也好奇过为什么没有见赤离儿出来过,原来是被燕苍民玩成这样了

    赤离儿浑身炙热,难耐那药、性的侵蚀,却又被燕苍林一次次踢开,无奈她只好冲向那离的稍近些的百里寒

    看着那抱着自己全身赤、裸、的赤离儿,百里寒没有踢开,也没有理会,而是扭头看向了莫亦辰夫妇

    “走吧,缦儿,家务事我们管不了”

    莫亦辰率先反应过来,牵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待她点头,两人才转身离开了

    “五哥哥,你要怎么处置他们?”看着那一红一白的身影渐渐步入黑暗,樱花收起鞭子,踌躇不安的不知是去还是留

    虽是兄妹,可除了燕宇勤,百里寒和任何人都没有过交集,这其括燕小舞

    “你也先出去吧”

    樱花闻言未动,望着那坚定伟岸的背影,她突然觉得很心酸,忐忑了半天才道“五哥哥,我陪你吧”

    这话被恰巧进来的杜允之听到后,却也在心中酸了一把,难道非得要坐上这高高的皇位,才能感受到亲情吗?

    “那丫头怎么样了?”百里寒没再理会樱花,转而看向了杜允之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爷,这几个人怎么处置?”杜允之及答即问,没有称他为皇上,因为他知道他不喜欢这个称呼

    “杀了,将轻舞殿夷为平地”这几个人死性难改,来日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人,放虎归山的事他不会做

    燕苍林和燕仓连听闻大惊,忍着剧痛忙磕头“皇上,饶命啊,我下次不敢了,皇上饶命”

    在一阵阵求饶声中百里寒转身走人了黑暗,樱花愣了一下也跟上了,走了几步后原本的求饶声却变成了谩骂和打斗声

    “留他一个人在那里能行吗?”出了地下室,樱花没有离去,还是亦步亦趋的跟着百里寒走着

    她觉得,五哥哥好像不想让她看到那兄弟相残的一刻,才带着她出来了,一定是这样没错,因为那一刻她已经读到了噢

    “可以”没有相处过,百里寒不知道该如何和她们说话,刚刚本来打算亲手解决了那几个脏东西,又想到樱花在看了估计会害怕,才作罢留给了允之

    就这样,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寝宫后,才有阵阵嬉笑吵闹声从里面传出,百里寒一改寒容,翘着唇步履轻快的走了进去

    后面樱花看的心中一阵凄凉,明明是她们的哥哥,却在看到那群人时才会展露出放松和信任的气息,想着她也跟了进去,不期然却看到了想念已久的凌,霎时间,她像被雷劈傻了般

    原来凌和夏王妃他们是一起的?难怪那日比武会让妖教赢了,原以为又要很久才能看到他,没想到这么快又见着了

    凌当然也没错过樱花愣愣的表情,在一旁妹妹暧昧的眼神下,淡淡的向樱花点头一下后继续扭头喝起了酒

    “没事了?”没有察觉到樱花的异样,百里寒对众人点头后又走到正被阎喂着食物的小舞面前,尽量的柔声询问了起来

    “五哥哥,我没事了”小舞点头,面色红润,整个人看起来好极了

    “只是小柚子他…”想着想着,小舞眼圈又红了起来

    “嗯,我已经安排人将小柚子厚葬了,他若知道你平安无事,一定也能安心的去了”没事就好,百里寒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又看向夏之缦“要走了?”

    夏之缦把玩着莫亦辰的酒杯,点头“该走了”

    “那你什么时候吩咐你这些个属下该撤的撤啊”少了这些人,一定会少了很多欢笑吧

    夏之缦挑眉,慵懒的倒回莫亦辰身边“撤了做什么,我的人,比那些酒囊饭袋忠心的多”

    “你这意思是说朕手中无人了?”假装板起脸,百里寒一拍桌子,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只剩下想离和念思两个小东西还在咿咿呀呀的叫腾着

    “有没有人关我什么事?”依然是轻笑

    莫亦辰则端起被她玩了半天的酒轻啜了一口“我已经吩咐过了,以后宫君昊和凌会全力辅佐你的,朝堂朝下那些该削去的势力一样也不能少”

    “臣,宫君昊…”

    “凌…”

    “日后必定全力辅佐皇上”

    异口同声,宫君昊和凌俯身未起,只是心中也隐隐舍不得就要离去的一群人

    瞬间,百里寒就像一下软了一般,靠回了椅子上“不必多礼,以后宫君昊便担任我百里国丞相一职,至于凌…照旧吧,私下不用再对我行君臣之礼”

    宫君昊与凌闻此一言均是一愣,不行君臣之礼,这是多至高无上的荣耀呢,就好比他们可以将这俞国只手遮天了?

    莫亦辰,你到底爱她有多深?

    爱她所爱?想她所想?做她所做?

    为了她,你当真连我这个情敌也如此宽厚仁慈吗?

    或许我错了,不是我愿不愿意和你争,而是我没资格和你争,就算我当了皇帝,就算我有多厉害,也没资格和你争

    “留了这么多人给你,我们总的带一样走才划算”夏之缦笑的一脸算计,让其他人默默退了一步,却让百里眯起了眼

    “什么?”百里寒问

    “五公主啊,让她给我们家阎当媳妇儿”阎闻言一顿,感激的看了眼夏之缦,可小舞就吓的不轻了,一粒米呛在喉咙,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好不难受

    “想要人?”百里寒又问

    夏之缦点头,众人点头

    “那就入赘当驸马吧”百里寒说的轻巧,终于看到夏之缦那笑意盈盈的脸上呆住了

    “好”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阎波澜不惊的松开一样被吓的不轻的小舞

    原本百里寒也是随口一说,想气气夏之缦那小人得志的表情,可谁想到阎居然就真的跪到了两人面前,连莫亦辰都眯起了眼

    “王爷、王妃,小舞身子极寒,去了赤国恐怕受不了那里的天气,我想将她调理好了再带她回来”

    夏之缦没有开口,她没有阻止任何人追求幸福的权利,而这一切是阎应得的

    “好,你留在这边和凌一起办事吧”莫亦辰开口即道,答应的也很干脆

    “谢王爷、王妃”

    “行了行了,你们可以走了,该吃的也吃过了,一会就快天黑了,莫非还想赖在这里不成?”沉默半晌。没人再开口说话,百里寒只好赶人

    “百里寒,这皇宫太大了不适合你们住”临走时,夏之缦回望这诺达的宫殿

    “有空回来玩,这里永远为你们敞开”临走时,百里寒望着她

    “有空来赤国,我陪你喝酒”最终莫亦辰也开口,无关任何,只是这个人是个不错的酒友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逼宫 返回《一世盛宠》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