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一世盛宠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还能回去吗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还能回去吗

文/零千
一世盛宠 | 本章字数:5843 | | 一世盛宠txt下载 | 一世盛宠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小琪?”小琪?夏之缦微楞,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立刻一暗,果然…

    “小琪,你怎么了,你看看妈妈”

    她回到现代了,那身体,夏之缦攸的弹坐起来,本想找镜子,却发现这里是医院,她忙扯掉了手臂上的针头,慌乱之中差点跌到了床下

    “小琪你要什么,你告诉妈妈啊”刘婉萍着急的看着女儿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镜子,给我镜子”

    当夏之缦握着镜子看着里面的脸时,才不敢相信的摇着头,她回到原来的身体了,怎么办,她回到二十一世纪了,只是这么久了,为什么这副身体还在

    “小琪,你怎么了?”看着默默掉泪的女儿,刘婉萍面露担忧,刚进门的爸爸杨辉看见昏睡一年多的女儿醒了,眼里全是喜悦,手中的饭差点都没提稳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夏之缦低吼,差点崩溃,她后悔,好后悔去奇峰谷,好后悔去碰那池水,她走了,辰该怎么办?她的孩子该怎么办?

    “为什么,为什么”

    “小琪,别这样,你那天从楼梯上摔下来就成了植物人,这一睡就是一年多,都怪爸爸”

    一年多?昏睡?难道说这一切只是她做了一场梦吗?夏之缦半晌无声?她又要当回那个杨琪了么?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

    安静了一会后夏之缦提出想回家,或许现在应该叫做杨琪(-0-不过我还是会叫她夏之缦,大家别不习惯噢)

    她想回家没有人反对,所以她很快便顺利的被杨辉送回了家,一路上谁都没说话,可当夏之缦打开自己家门的那一刹那却又有一个更大的‘惊喜’在等她

    陈苗,她以前的男友,正穿着一身居家服,帅气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还记得自己曾经最哈的就是他这一副动作。看起来优雅极了

    现在看来依然优雅,不知何时这一年里他脸上挂了一副眼镜,优雅之中带了些许成熟,若换做以前的自己。肯定会很喜欢他这幅样子吧?

    打开门后,夏之缦没有抬脚进去,偏着头望着陈苗,只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爸妈是不是不知道她和陈苗已经分手了,所以才会让他住进了自己家呢?

    “回来了?我早就给你炖好了鸡汤。先坐会儿,我去热一下”

    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回来一般,陈苗笑的眉眼都亮了,他放下报纸,转身进了厨房

    “不用了,我想休息”自出院到回家,夏之缦说的唯一一句话,口气坚决,不容置疑

    “小琪,自从你受伤以来陈苗每个星期都来照顾你。又替你打扫房间,你怎么可以这样?还有妈妈这几天会留下来照顾你的”刘婉萍说的苦口婆心,一旁的杨辉也连连点头,而夏之缦却只想笑

    “都走吧,别假惺惺了,我醒了没有人来追究你们的任何责任,明天我会让律师去警局销案”

    富贵人家里往往有很多明争暗斗,她这茂阳国际前任总裁最疼爱的孙女失足摔成了植物人,想来有很多人会来追究一下吧,也难怪这些人吃不消。生怕自己一命呜呼了

    ‘啪’ 夏之缦重重的挨了一耳光,毫无疑问,是杨辉打的,陈苗见状立刻搂过夏之缦心疼的替她查看着脸上的伤势。

    刘婉萍也吓了一跳,生怕这一巴掌又把人给拍晕了,连忙推了杨辉一把“你干什么,这好不容易醒了,你又打,这回要是再晕了。你就自己去医院守上几年吧”

    猛的一下,刘婉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忙捂着嘴,偷偷看了眼夏之缦

    而被打了一耳光的夏之缦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般,挣脱了陈苗的怀抱,也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刘婉萍说的话,径直走向松软的沙发靠了过去

    “大家既然都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家庭、爱情、事业,又何必再硬生生的牵扯到一起呢?”

    夏之缦觉得火气旺盛,这话她说的缓慢,口气轻松,好像这都不是在说自己一般

    从前被打被骂,她都觉得无所谓,被抛弃就抛弃吧,被打就打吧,那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莫亦辰宠坏了,她开始觉得自己不是任何人能碰的,谁打了都要十倍奉还

    “我们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的吗?你这是什么口气?”杨辉打完,说完后,才缓缓消气,也在心里掂量着自己刚刚会不会一下又将她打晕了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夏之缦坐到沙发上,抬手就指向杨辉“你,为了那个女人打过我多少次了?需要我数出来吗?你爱不爱你这个女儿,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吧,别忘了,很多事我只是懒得做,却不代表我做不了”

    此话一出,杨辉一长脸憋的通红,可就是没再敢说什么,只是他不懂为何昏迷一年的女儿能有这般吓人的气势

    “还有你”望着刘婉萍,夏之缦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还记不记得我是哪天生的呢?都说女儿是娘身上割下的一块肉,你割肉的时候没算日子吧?你那个新老公想强暴我的时候,你把我赶出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仁慈了?”

    “小琪,我…”刘婉萍想反驳,可是却无话可说,这她都知道,可是她爱这个老公啊

    最后夏之缦望向陈苗,手都懒得抬一下了“哦对了,还有你,陈苗,领导的女儿睡起来是不是特别舒服呢?那天晚上,你们在屋里,我可是在屋外呢”

    一段话后,换来三人的无言,沉默过后,夏之缦苦笑了出来

    “丫头,对不起,我爱你,可…”

    “可你更爱事业”夏之缦很庆幸自己没有和他结婚,也跟庆幸自己没有告诉陈苗,自己其实有着十辈子也挥霍不完的钱

    “麻烦你们,出去的时候带上门,否则我只能报警了”

    三人默默的出了房门。只是一瞬间,房门紧扣,小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就只剩下夏之缦一人了。空荡荡的,说句话都会有回声

    摸摸被打的有些红肿的脸颊,夏之缦有些心酸,有他在时,就算掉了一根头发丝都有人心疼。如今让他视若珍宝的人轻易被打,自己真没什么用

    她不信那只是梦,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真实,她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记得他每一个表情

    不行,一定要回去,夏之缦猛然站起身,把陈苗炖好的汤喝了一大碗,又吃了些米饭,然后才靠坐到沙发上

    上一次是因为跌下楼梯而去到了那个时空。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再次尝试的办法,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的没有摔死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导致自己去到那个时空,又回到了21世纪呢,夏之缦找不到两者之间有何共同点,可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有哪里没有想到,却又一点头绪也没有

    这一夜夏之缦疯了一样,在网上翻遍了一切和穿越有关的东西,包括电视、书籍和一无所获,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哄了起来

    晃晃悠悠的,夏之缦飘到门口随手拉开了防盗门,迎面就有人将她抱进了怀里

    “嗨,琪琪。你醒了”

    “moni?”瞬间夏之缦清醒了,看着面前的金发美女开心不已

    moni是地地道道的法国人,是个浪漫的女孩,也是她为数不多的闺蜜,和她在一起,夏之缦才敢交心。真正的交心

    接下来,moni用了一天的时间来和夏之缦交心,她开始和夏之缦说这一年里她交了个中国男友,高大威猛的那种

    而夏之缦也告诉她自己这一年的经历,oni那个高大威猛的中国男友才打了电话说要来接她

    “琪琪,你还要去那里找他,对吗?”

    临走前oni了然的为她加油,然后离开了

    这一天,夏之缦本以为结束了,可谁想刚关上不久的门又被敲响了,无奈,夏之缦再度打开门

    “是你?”眯眼看着门外的女人,夏之缦却出奇的平静,刘岚,那个以前自己恨的牙痒痒的女人,也是她老爸的新老婆

    “听说你醒了,过来看看”刘岚也不管她是不是欢迎自己,径直绕过她走进去坐下,又自觉的倒了杯水喝

    “死不了”望着刘岚,那个曾经害自己挨了无数耳光的女人,夏之缦突然觉得不恨了,真正爱她的人就算有千般理由都不会打她,相反就算没有刘岚,还有其他女人

    夏之缦面无表情坐在她对面,也倒了杯水,这让刘岚多少有些惊讶,这丫头今天怎么没有将她赶出去了

    “找我什么事,说吧”喝了口水,夏之缦慢悠悠的望向她

    “传闻茂阳国际两年前有百分之十的股份被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收走了”刘岚看了她一眼,依然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不禁佩服这丫头忍耐力还不错了“这两年我明察暗访才知道,那股份在你手上吧”

    听完,夏之缦终于有了笑意,望向她“那又如何?”

    “你我五五分,否则我就告诉你父亲”刘岚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她想要的从来就是钱,不然以她的美貌,如何会跟那样一个糟老头在一起呢

    “这么多年我没有反抗,你真以为我怕了他?”夏之缦扯出一丝邪魅,凑近刘岚,轻声道“整个茂阳国际谁不知道,我杨琪只要动动手指,杨辉这个总裁就没的当了”

    “你…”刘岚被她的眼神彻底吓到了,柔软,妖媚,却凌厉刺骨

    “出去把门带上”

    没再理会沙发上呆呆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的刘岚,夏之缦转身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遇到辰以前,我随你们高兴,可遇到辰以后,没人能再动我,父母也不行

    屋外刘岚老实的出门,并关上了门,屋里夏之缦却再度打开了电脑寻找着回去的方法

    隔天早上。夏之缦起床,快速的洗漱好后,才发现冰箱里什么干粮都没有了,这种时候绝不能让自己被饿死

    想了想。决定带了钱包和银行卡,奔向了一家高级餐厅,夏之缦坐下就点了好几道菜,也没去问价钱,服务员也很热情的招待着她

    “好的。小姐,马上为您上菜,很荣幸的通知您,今日饭店里有对新人即将举行婚礼,所以今日所有来吃饭的客人都不用付费哦”服务员笑眯眯的为她解释着这布置浪漫的餐厅,夏之缦也跟着点头

    婚礼一点点的举行着,新郎并不帅气,反而有些沧桑,新娘很美,不止夏之缦这认为

    婚礼啊。真幸福呢,夏之缦转头继续吃着桌上的大餐,眼角却猛然瞄到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子,猛的好像想到什么一样,夏之缦起身如十万火急般冲出了餐厅

    她记得,她在摔下楼梯的时候有个黑衣女子,对她笑的甚是好看,而她在被拉入池底时,也看到那张脸了,所以只要找到那个女人…

    嘭嘭嘭…门被急促的敲打着。杨辉不耐烦的打开门,却意外的看见了杨琪

    “我有事要问你”开门见山,夏之缦知道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客套,那样太假了

    “什么事”杨辉的刘岚这时也走到门口。花枝招展的贴着杨辉,眼神中明显很不满杨琪的到来

    “那日你们婚礼上,站在大堂门口台阶上的女人是谁?穿着黑色礼服,头上还戴着一朵黑色的花”

    没有理会杨琪那女人的挑衅,夏之缦只是急切的想知道那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在哪里

    “不知道”杨辉半晌才道了一句,什么黑色女人。他那天哪有心情去看别的女人

    不知道?夏之缦有些头晕,杨辉没有说谎,那眼中一点说谎的痕迹也没有,他真的不知道,那她从何查起呢

    “你找那个疯女人做什么”刘岚这时却不削的开口了,只这一句,夏之缦便能确定她认识那个黑色礼服的女人

    “她在哪里?”

    “我凭什么告诉你”任然、嚣张和不削,这便是得了理的刘岚

    “我用你昨晚想要的东西换那个女人的消息”爷爷去世前悄悄给她留下了一笔十辈子也用不完的钱,她只是拿了一小点买了股份,打算好好戏耍戏耍杨辉,可如今都不重要了,她不在意了

    刚想离开的女人一听这话,立刻回身“我要全部”

    看着刘岚胜利的眼神,杨辉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可杨琪却立刻答应了下来

    “好,你先告诉我她住在哪里,我一会就打电话给律师”

    刘岚皱眉想了一下,觉得她不会这么无聊来骗自己玩,才笑道“她是我远房堂姐,在h市大南街开了家古玩店,你自己去找她吧,记得我的东西”

    夏之缦点头,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出门便拨通了律师的电话,说明愿意将手上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刘岚

    她没有余力去关心刘岚和杨辉接下来的斗争,拿这么点钱去换回去的路,值,非常的值,缓缓的,她眼中才闪现出了些许笑意,可以回去什么都值

    h市,一样的繁华,一样的车水马龙,夏之缦坐在出租车上半梦半醒的打着瞌睡,直到司机将她叫醒时,才匆匆付了钱,下了车

    当她进入古玩店事,果然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穿着一身好看的素雅旗袍,正坐在那里弹着古筝,抬头看见夏之缦时,明显一愣,随即笑了

    “你去过奇峰谷?”

    是她,她果真知道,夏之缦继紧张,又激动,胡乱的点了点头

    “那池子里留着我毕生的功力和怨念,你也敢碰”女人悠悠起身,浑身散发着古风气息

    “就当真不怕再也回不去了吗?”

    “怕,所以我来找你了”夏之缦急促的回答她,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前所未有的慌乱

    “可还有任何留恋?”女人又问

    “没有,只有一事未了”顿了顿,才又道“爷爷生前留给我很多东西,我想将它们捐给灾区”

    “用那些东西加上你这副躯体,换你回去的路”一张两张白纸落下,一张遗体捐献、一张财产转让

    夏之缦毫不犹豫的签了自己的名字,又将所有证件、银行密码放到了桌上“还有很多在家里,这是钥匙”

    “你的那副身体在池底,需要完全接收我所有功力才能出的了那池子,如果接收不了,你只能灰飞烟灭,准备好了吗?”

    只待夏之缦一点头,毫无准备,便觉得神经全身麻木,疼痛难忍,瞬间便晕厥了过去

    “幸好有这么多东西来为你做善事”女人收拾着她留下的东西,不紧不慢,最后才给某医院打了电话,说明有人捐献遗体

    只一个小时,全国新闻上便开始报道茂阳国际总裁的女儿杨琪离开人世,还签下了遗体捐献书,更甚者还将所有财产全都转让给了一个无名的神秘女子

    杨辉听到消息差点气炸,刘婉萍也没好到哪里去,连连晕了好几次,毕竟是女儿这回可是真的死了,只有moni双手抱拳,对她道了句幸运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消失 返回《一世盛宠》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取名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