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一世盛宠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若雨的下落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若雨的下落

文/零千
一世盛宠 | 本章字数:4249 | | 一世盛宠txt下载 | 一世盛宠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摄魂铃是什么?谁能取得这上古神器?一连串的疑问在人群中炸开了锅,许多江湖中的小角色已经开始想着要如何夺取她身上的那些至宝了,可他们想到了,闻人笑煜与百里寒怎么可能没有想到呢

    “今日除了来送贺礼之外,笑煜还有一句话想说,今日这割月刀若落入夏会长与她的朋友以外的人手中,那就别怪笑煜没有提醒过各位了”闻人笑煜说的轻松,向身边的白衣蒙面女子睇了个眼神

    白衣女子立刻拔出手中的长剑,砍向了人群中的一个男子,男子立刻被拦腰截断,四肢还不停的抽搐着,此男子正是刚刚在台下叫嚣着,要夏之缦滚下擂台的人

    而其他人见此场景也都摸了摸脖子,有些刚刚骂过的人拼命的往人群外跑着,也有些胆小的跟着跑了

    “敢辱骂夏会长,死,便宜你了”说完白衣女子一尘不染的插回了剑,欲走回闻人笑煜身旁

    “扔了”闻人笑煜只两字,白衣女子立刻将剑置于那男子的尸体上

    “夏会长,笑煜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

    “闻人公子请”夏之缦与他对视一眼后,相互点了点头,

    “我家主子也要给在场的所有人带句话,这金蚕丝此生只会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夏会长,若有人想从中投机取巧,那就别怪我们百里钱庄不给你留活路”杜允之摇着扇子,说的轻松自如,在场的其他人却又缩了缩脖子

    杜允之看着地上被砍成两截的男子,本来他打算出手的,却让人抢了个先,可惜了

    “夏会长,礼已送到,允之也先告辞了”

    得到夏之缦的点头后,杜允之才转身看了台阶上坐着的燕岳楼转身离去,这一眼燕岳楼读出了浓浓的恨意。心中瞬间一颤

    大人物离开了,吵杂的场中慢慢的又安静了下来,不知是被吓着了,还是在等着接下来的好戏。反正所有人的眼睛都只盯着一人

    那就是现在身价突飞猛进的夏之缦,再也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了

    “缦儿,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白尘出声询问,冰冷的眼睛扫过众人,所有人便立刻避开了眼

    “回去搬家。住进奇峰谷”夏之缦直勾勾的盯着燕岳楼,她声音不大,却足够燕岳楼听到,看着他的脸由红色变为铁青,最后直接晕了过去,才扯出一抹淡笑

    此时皇室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拥簇着晕倒的皇帝冲了出去,只有燕宇勤还静静的坐在一旁,就连一直如幽灵般坐在那里的尧惊天也突然趁乱消失不见了

    一场以热闹开始的教会比武,最后却以皇上被气晕而结束,可众人的目光都无法从这个缓缓离去的红衣女子身上离开

    “让人好生注意着尧惊天。他绝对不可能乖乖的呆着”夏之缦与白尘几人在众人的注视下坐上了马车

    妖教其他几人早就被豆豆拉去醉香楼庆祝了,此时马车上就她、白尘和云歌三人,而外面则是充当车夫的阎

    “嗯,王妃,那王爷他…”

    “他自有考量”夏之缦打断了白尘的询问,望着云歌怀中的木箱子眼中闪出些许柔光,这几月他过的可好,被尧惊天暗算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又何时才会真正的回来呢?

    不过这样也不错,只要确定他平安无事。还离她不远,她便能真正的安心,安心给有些人一点小教训了

    “派人挑拨燕苍月与燕苍天两人的关系,越恶劣越好。以燕苍天的名义去毁了燕苍月的所有势力,再将此事散播出去,太子燕苍天见大哥得圣宠,心中生妒,欲将其毁之”既然你们想惹,那就别怪本王妃心情不好了

    “燕苍天有冷曦庇护着。肯定没这么容易搬倒”现在王妃身上的东西即便有千军万马来也难伤她分毫,而他家王爷又在暗中相助,谁也别想欺到王妃头上

    “宫君昊在宫里这么多年,有些东西一定很齐全,找他便是”

    夏之缦闭着眼,不知在沉思些什么,只是如今她快要临盆,决不能让任何人钻了这个空子,尧惊天,在不能除掉他之前,他至少应该滚的远远的

    “让脸子放出谣言,尧国三皇子尧惊天此次来欲与俞国联手,企图谋朝串位,改变祖训,自立为王”尧惊天,我不会让你有一刻安生的,这事若传到赤炎耳里你要如何解释呢?还有尧国女皇尧安南与尧宁凤一定不是吃素的主吧?

    “夫人,四公主与五公主还有个太监正在追着我们的马车跑”阎温润却没有丝毫温度的嗓音自外头响起

    “停下吧”

    燕小舞?樱花?她也想会会这两个女子,这个燕小舞给她的感觉有些复杂,那日皇宫大门里那一撇,那种眼神,至今也未让她想的明白

    “莫王妃,请留步”小柚子虽然是太监,可也是半个男子,跑的自然也快当许多,见马车停住,他立刻加快速度冲了上去

    “莫王妃,我家公主有急事相告,请留步”

    急事?她与这两位公主之间能有什么急事?夏之缦将车廉撩开才看到有些气喘吁吁的小舞与樱花跑了过来

    “即是急事,两位公主请上马车再说吧”这两位公主远看倒没什么感觉,近看之下她还觉得挺喜欢

    “我…我…”樱花一听她这般说,原本出汗有些微红的小脸瞬间煞白

    “公主,五公主?”小柚子见她脸色不对,立刻大惊,这是要犯病了,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犯病呢?这一个来回叫御医也不一定能赶得上啊

    见手忙脚乱的小柚子与樱花,夏之缦有些头疼,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邀请她上马车,太过激动晕了?还是看到‘莫亦辰’所以激动的晕了

    “阎,将五公主抱上来,替她看看”

    阎白衫一闪,快的让小柚子还来不及反应,便将人放入了马车,一手自怀里拿出一颗白色药丸。喂她吃下“离心病,这个病能活到现在也当真不易”

    “五妹妹怎么样了”樱花安抚好小柚子后,又让他在马车外候着,才跟着钻进了马车。若真要杀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多废话

    “莫王爷、莫王妃有礼了”虽多年未回皇宫,可该有的礼节她还是没忘

    “四公主不必多礼”夏之缦轻笑,这便是今日与凌表白的女子?果然够大胆,据说还叫自己的亲爹是老头子。她喜欢这样的性子,若不是她们是燕岳楼的女儿,说不定还能成朋友呢

    “咳咳…咳咳…”

    药丸入口即化,一股清香自口中蔓延开来,小舞记得这个味道,曾经她晕倒在大街上,也有一只好看修长的手递给她了一瓶药丸,和这个味道一模一样

    “五妹妹,怎么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老头子居然还没将五妹妹的病给治好。当真昏庸无能

    “没…没事了”真的好丢人啊,这般不争气,就晕了呢,不过这药的效果比以前那一瓶还好很多

    “五公主没事便好”夏之缦对阎微微点头,让他先出去看着,以防有人偷听,或是偷袭

    “对了,莫王妃,我是要找你有很重要的急事的”小舞语无伦次的表达,逗笑的一旁的樱花。就连夏之缦也跟着勾起了唇

    “五公主,你慢慢说便是”

    “若雨姑娘,她病的很重,我治不好。又找不到你…所以…”小舞才说到一半,便被人拉了过去,整个人差点被提了起来

    “小雨怎么了?”一旁云歌本来平静的脸庞上顿时有了希望,也顾不得对方是个姑娘家,还刚生了病

    “我我我…”云歌的红目红发太过醒目,而且此时还散发着幽光。入毒蛇般渗人

    “喂,你松手,你吓到五妹妹了”最先回过神的还是樱花,立刻掰开了云歌的手,将人护在身后

    “对…对不起”他怎么忘了这只是一个很弱小的女子,他真的是太心急了

    看出他的懊恼后,樱花也没有刁难他,躲在后面的小舞也点头表示不会怪他,可都不知道他的眼睛看不见

    “五公主,谢谢你救了若雨,今晚我会叫人来医治她,顺便将人带出来”没想到若雨居然是被五公主给救了,难怪最近一直没有人查到,这五公主太过低调,谁也不会想到她会藏的下人

    “嗯,那我们先回去了”在这里呆太久了她就好紧张,还有那颗药丸是谁喂她的呢?

    “五妹妹?走了”在这里呆太久一定会被那个老家伙发现的,到时候有事一阵盘查,五妹妹这么弱小,肯定几下就被老家伙问出来了

    “莫王妃,刚刚那个药…是谁给我的”小舞鼓起勇气问了她一句,像是用了莫大的勇气般

    夏之缦挑眉,阎的药很好她承认,不过这个胆小的公主居然能这样问她,总觉得有什么异常,可她又猜不出什么

    “是外面那个马夫”

    喷,阎听到后差点一口气没过来,马夫,有他这么风度翩翩的马夫么?他家王妃真的是够了,他只是刚好坐在马后面罢了,对,就是这样

    “哦,谢谢莫王妃,还有莫王爷”说完小舞才笨拙的爬下马车,任由樱花敲了一下她的头

    “每隔半月吃一颗,能保你一年安好”不管她们是不是公主,只要她们救了若雨,那他就不会让若雨的恩人有闪失

    “哟,谢谢了”知道自家妹妹又要呆愣了,樱花生怕他反悔,率先将药瓶接了过来,莫王爷身边可没有庸医,这药怕是千金难买了

    “四公主请留步”

    “莫王妃还有事?”樱花牵着小舞,不解的回头

    “四公主刚回宫身边恐怕也没个人,能否收了这几日照料我的太监小楠子”

    她不在宫里了,那个小楠子怕是会生不如死吧,至少燕岳楼就不会让他好过,虽然渊源不深,可至少小楠子待她真心好

    “好啊,莫王妃,你欠我个人情噢,不过小楠子一定会平平安安”

    挺会要情人的,夏之缦挑眉,看着离去的樱花与小舞,陷入了沉思,马车一动,她手上的手链也跟着想起了清脆的声音,宛如歌声般好听

    “王妃,您得尽快掌握这摄魂铃,它太过强悍,我怕我们也承受不了”

    王爷也真够狠的,连这种东西都找来了,他难道不怕他们几个都丢了魂吗?白尘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

    “好”这摄魂铃若真如传言般厉害,那她必须要掌握,不然以用起来不管敌我都会受到牵连

    “阎,五公主的病可有治?”

    “夫人,离心病乃遗传,要医治是很容易,不过得放在身边,每日观察用药”

    离心病太过熬人,一旦发作必将心痛难耐,呼吸困难,浑身无力,这五公主能活到今天也实属不易了

    “夫人,刚刚画画留话,让我们一起去醉香楼聚一聚”

    聚聚么?豆子回来,画画才算是个活人了吧?事情好像越来越好玩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摄魂铃 返回《一世盛宠》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追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