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说案谈情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文/蛮杏出墙来
说案谈情 | 本章字数:3618 | | 说案谈情txt下载 | 说案谈情手机阅读
    夏曼在故意找话题,夏庭远不笨,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有干什么,可这是他从小就是这样跟夏曼相处着长大。

    对于夏曼的疑惑,他的身体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等自己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拖着椅子挪到了夏曼的身边,认认真真的盯着她手里的画半晌,皙白细长的手指挑了支蓝色的笔,笔尖在她的原本的画上沙沙落了几笔,低声道:“颜色用错了。”

    夏曼挠了挠头,“青蓝不分。”

    “可能眼睛有点儿毛病,”夏庭远纯真的眸子里有掩饰不住的阴郁,“孙医生说她的好朋友就是看神经科的,前段日子去度蜜月了,要等一段日子。”

    夏曼看了他一眼,拿了根红色的笔在纸上画小花,“不想去医院。”

    夏庭远很执拗:“不愿去也要去。”

    “我从小就不喜欢去医院,”夏曼丢下笔,认真的看着他,“每次都是你陪着我一起去的,孙医生还打趣说你以后的女朋友都要先过我这一关。”

    夏庭远脸色稍显一变,唇角泛起一丝笑来:“孙医生明明说的是你未来的男朋友要过我这一关。”

    夏曼脸一僵,未来的男朋友。

    她现在是一个已婚女子,在不久的将来,还会离第二次婚,如果夏庭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难过。

    所以在结束之前,至少要让夏庭远完全脱离这样的状况,就算以后遇到再艰难的事情,她想自己也是不会怕的。

    她点头,“对。”

    不经意抬起头的时候,夏曼瞧见玻璃窗外站着苏言湛,见她视线望了过来,他朝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来。

    一边的张启阳似乎看起来很紧张的模样,眼睛纠结的看看苏言湛,又看看她,那一副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八卦脸。

    探监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好在夏庭远今天的情绪还算不错,夏曼觉得踏出了一大步,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夏曼朝来人露出一抹大大的笑来。

    苏言湛点点头,示意她跟着自己到一边去,夏曼赶紧跟了上去,并没有注意到一边张启阳闪来闪去的目光。

    常远夹着资料走过来的时候,就瞧见张启阳鬼头鬼脑的模样很是可疑,视线顺着往前一看,拿起手中的资料照着他的脑袋一敲:“是嫌自己的工作太少了,还是觉得自己可以毕业了?”

    张启阳脸色通红的喊了一声副队,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常远轻啐了一声‘冒失’,看了一眼夏曼与苏言湛的背影,往前走的步子微微一顿,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苏言湛将她接到了苏氏律师楼,夏曼本来还想找杜昀若问一下有关于警校入校的卷子问题,这么一耽搁的时间她就已经坐在了苏言湛的副驾上,夏曼赶紧掏出手机给杜昀若发了一条短信。

    杜昀若的短信回复的非常快。

    老常是常远,杜昀若刚调过来的时候需要一位老刑警带着熟悉这一带,这个人就是常远。

    夏曼很快就回复了过去。

    提着的心微显一松,整理了下思绪,认真的答着苏言湛所提出来的任何问题,以及有关夏庭远的过往所发生过的一切事情。

    夏曼毕竟没有时刻陪伴在夏庭远的身边,只能将自己所了解的告知,因为是回忆,所以基本上是想到一处说一处。

    苏言湛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很是认真的听夏曼将夏庭远的事情说完,不时的还提出自己的见解与疑问。

    等苏言湛问完的时候,夏曼觉得自己又重新认识了一遍夏庭远。

    苏广漠合上笔帽,唇角噙着笑:“律师从某一方面来说也是一位合格的心理学家,看待问题习惯性从细微方面入手,而正常人都会将此忽略。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有心理疾病的人在看过心理医生后会得到很好的治疗的原因。”

    夏曼点头,觉得苏言湛没有去考个心理学真是太浪费了。

    不过在听说夏曼最近转去了警校的事情之后,苏言湛的眼底极其隐晦的划过一道光,他手里的钢笔抵着桌子,一只手支着下巴看她:“想要出一份力,不仅仅是刑警这一份职业,是因为夏庭远吗?”

    这样的问题杜昀若也问过她,然而面对苏言湛,她不愿意说那么沉重的话题,想了会儿,她决定套用电视剧里的狗血经典句,表情很是认真:“我想上前线。”

    苏言湛双眼微微睁大,终于是没忍住,捂住嘴唇噗的一声笑出来:“警校录取资格很严的,放出来的资料仅是个参考,专业知识够硬之外,实践也尤为重要,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一说这个夏曼就觉得自己的头非常的痛,苏言湛一说她就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解决的模拟试卷,偏偏她周围的人都帮不上什么忙。

    杜昀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出警或者是在调查案卷,比她忙了不知多少倍,眼见转校考试的日子越来越接近,夏曼的头都大了一圈。

    似乎看出了夏曼的为难,苏言湛沉默了一会儿,嘴角倏地勾起一抹坏笑,似漫不经心道:“不过你运气好,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去问怀瑾,他可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实践对他来说跟玩儿一样。”

    夏曼愣了一下。

    萧怀瑾?

    她的印象当中,这是个极其讲究的男子,从见到他开始,就没见过他没有形象的时候,偶尔的一次,是在要跟自己续契约的时候,眉宇之间藏都藏不住的戾气。

    这样的男人,竟然是出自部队?她忽然又想起,每次萧怀瑾将袖子撸起来时露出的那截精壮的小臂,那个时候她还认为萧怀瑾只是很喜欢运动,没想到竟然出自部队?

    是哪个部队呢?

    苏言湛见她认真的在思考这件事情,压下唇角的弧度,看了一眼腕表,站起身道:“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

    夏曼想了半天,还是没敢去书房打扰萧怀瑾。

    她一边用着电脑度娘搜索着知识,一边揣摩着测试卷里的案情推理,等到她好不容易将卷子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

    夏曼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看了一眼还几道还是空白的题目,登时觉得自己脑子又疼又胀,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都努力了这么久,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题目没有完成!

    夏曼有那么一瞬间想将卷子给揪烂扔掉,拿了起来想想又放下,这个动作来回做了几次之后,她认命的叠好,放到桌子上,打算明天继续做。

    脑力消耗太大,肚子很饿,在爱惜身材和不能亏待自己之间犹豫了一会儿,她便打开门,轻手轻脚的向着楼下的大厅走去。

    客厅里亮着一盏小夜灯,夏曼摸到了冰箱的地方,轻轻打开,里面放满了各类的食材和几瓶不知道牌子的矿泉水,两个苹果和一些鸡蛋,其他的就没有了。

    没道理啊,三婶每次做的菜都不少,看萧怀瑾吃饭的模样也不像会全部吃光,剩下的菜都哪儿去了?

    难不成那个男人都让三婶给倒了?那也太浪费了!三婶的厨艺好着呢,食材又那么贵,这男人是不是没为五斗米折过腰?

    噢,她又忘记了。

    萧先生是萧氏集团的太子爷,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还真没有为那五斗米折过腰。

    夏曼默默的将两个苹果都啃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弄点食材给自己做夜宵,忽然想起来厨房里的器具都不会用。

    东西都太高档,完全不晓得该怎么弄,看来她明天很有必要去跟三婶虚心讨教一下了。

    夏曼很是无语的转身往回走,在经过客厅的时候,猛一挡眼,就瞥见沙发上有一团阴影,吓的她心脏一下子就紧缩起来,差点尖叫出声。

    她忽然又觉得不对,萧怀瑾住的别墅区治安不差,屋子结构看起来也很是安全,如果真的是歹徒或者小偷进来的话,也不可能会窝在沙发上!

    唯一的可能性,坐在沙发上的人,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夏曼松了一口气,出了汗的后背一片冰凉,这个时候,她隐约闻见客厅里似乎有一丝的酒气飘了过来。

    萧怀瑾会喝酒?这可真是个天大的新闻!

    到底是没有忍住好奇心,夏曼缓缓的向着沙发上的人影靠去。

    夜灯的光亮很暗,客厅中央的吊灯阴影罩在半躺在沙发上的人身上,影影绰绰,只瞧得清他的轮廓。

    一看就知道萧怀瑾这个人挺讲究养生的,酒也只是在他的周围见过,宴会之上也没见他将杯子里的酒喝完,能喝晕了躺在这里,实在是匪夷所思。

    夏曼的眉头拧了起来。

    她现在跟萧怀瑾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她的心中其实对他很是尊重,也很感激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刻他能出手相助,虽然都是各带目的。

    虽然开了暖气,他身上又穿了薄的棉睡衣,但现在怎么说也是凛冬,时间长了,有可能会生病。

    默了一会儿,她伸手晃了晃萧怀瑾搭在沙发上的胳膊:“先生,醒醒。”

    萧怀瑾眉头轻蹙,伸手将她的手挥开,沉声道:“去倒杯凉水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返回《说案谈情》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