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帝王录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61.Chapter 61

章节目录 61.Chapter 61

文/汝暖九霄
帝王录 | 本章字数:3793 | | 帝王录txt下载 | 帝王录手机阅读
    白湛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所以对于楚弦的死他表现的比较淡,只是揍了李怡说想带楚弦回京。

    李怡收到信的时候只回了两个字:“归葬。”

    白湛带着楚弦的遗体一路从河朔飞马进京,并没有同扶棺入京的郑颢一起。路上的时候他恍惚记起当年自己的师祖归葬蓬莱的事情,传说当时圣上传了圣旨,说肃王送幽魂掌门归葬,沿途各州需便宜行事,不得有误。与这次的情形是何其的相似。当年自己的师父为了让师祖活过来动了帝王录,去了隔壁宇宙,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其实他打心底是怪自己的师父的。直到今日,他背着楚弦的骨灰入京的时候才理解了自己师父当时的心情。如果能让楚弦再活一次,他也是愿意的,可是他不能那么做,他不能破了李怡辛辛苦苦经营的一切。

    他一入京便被令狐询带去了皇陵。

    “棺一直给留着,放进去吧!”令狐询让人开了棺说。

    白湛将那坛子骨灰放到了棺中,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就在令狐询下令封棺的时候,白湛突然飞身跳入棺中,然后躺了下去说:“封棺!”

    “你疯了?”令狐询骂一句,然后示意手下将人从棺材里拉出来。

    “朕看谁敢?封棺!”白湛声音凉了八分。

    令狐询见白湛要搬出敬宗皇帝的身份,忙示意手下出去,然后才低声下气的求白湛:“殿下,求您了,别胡闹了,好吗?您这样臣也很难做。”

    “朕心意已决,封棺!”

    “湛儿,那如果朕来留你呢?”伴着一个醇洌的声音,半边明黄的衣角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

    “皇叔不是在暗中清理所有争夺帝王录的人吗?朕也算。”白湛单臂枕在脑后,眼神空洞,李怡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最近又有人提起帝王录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事情,所以朕才——”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皇叔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所以朕只能割那些新草,或许过个几十年,他们就连根儿都烂了。”

    “你那是滥杀无辜。”

    “朕有自己的难处。”

    “你以兵乱借刀杀人,除掉江南各郡帝王录的寻觅者,将天下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也叫有难处?”

    “你先出来,这件事情朕同你慢慢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皇叔,我和楚弦,还有星河、韩致远,我们帮你统一唐土是为了让你这般拿来糟践的吗?这些年你没有上过战场不知道,但是我上过,你知道一仗打下来要死多少人吗?那些因为战争而丧命的士兵,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

    “别忘了,你答应葬身南诏那位的事情。”李怡最后只能拿出杀手锏。

    白湛愣了愣,这才从棺材里爬出来,冷冷的丢了一句:“帝王录的事情我会处理,不劳皇叔费心。”

    “你拿什么资本让我别费心?”

    “资本?先皇这个身份够不够?”白湛说着走向李怡,逼的李怡步步后退。

    “皇叔,你不是向来自认高明吗,那好,咱俩就斗上一斗,看最后到底谁赢?”白湛又说,语气虽然温润,可言辞却如寒刀直插李怡的心口。

    白湛的性子李怡是知道的,说一不二。所以最后有些怅然地问:“我们两个,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是,所以皇叔做好迎战的准备。”

    接下来不到三年的时间,朝中势力迅速分为两派,一派支持郓王李漼,而另一派支持夔王李舒白。

    李怡看着那朝中迅速崛起的势力才明白,不管他是否解散水云间还是手握飞龙卫,终究是小看了幽魂派的势力。一直以来他以为河朔偏安一隅,不足为患,如今看来当年对河朔的容忍才是他最大的错误。

    “雅琴,老四还小,你到底怎么想的?”他决定从吴雅琴身上下手,让李舒白放弃皇位之争。但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很天真的。

    “本宫怎么想重要吗?既然你们叔侄的赌约将我们娘儿俩牵扯进去了,那就别怪本宫无情。”

    “雅琴,你是他的人?”李怡这才恍然大悟。

    雅琴也不否认,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的一根银钗:“没办法,不管是水云间还是飞龙卫,先皇的命令总是优先。”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算朕看错你了。”

    “本宫恶毒吗?啧,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本宫可不能枉费了这名声不是?”雅琴说着一个箭步过去,李怡嘴里已经有一粒药丸下去。

    “咳咳,你给朕吃了什么?”李怡伸指想要掏出来。

    “武宗皇帝怎么死的还记得吗?”雅琴笑一声,然后冷声的问。

    “噗!”李怡踉跄半步,一口血喷了雅琴一脸。

    “原来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那怎么能怪本宫呢?本宫只是比较了解人心罢了。”

    “为什么?朕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是你们李家对不起我。”

    “你到底是谁?”

    “吴雅琴。”

    “你——”

    “陛下,还记得你是怎么来这儿的吗?”

    “你在为她报仇?”

    “咯咯,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来错了地方。她那么善良、那么可爱,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对她?你们合起伙来弄死她还不够,居然还让你这个冒牌货取而代之。”

    “雅琴,历史使然,所以——”

    “别他妈给我说什么历史,也别拿什么帝王录来做挡箭牌。那只不过是你们这帮人因为野心而牺牲他人的借口。”雅琴说着抬起匕首刺穿了李怡的胸口。

    “母妃!”李舒白冲进去的时候李怡已经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父皇,对不起,儿臣没想要杀你,对不起!”

    “小四,别哭,父皇不怪你。接下来父皇说的每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父皇走后赶紧处理现场,要让所有人相信父皇只是服用丹药过量而死亡,明白吗?”

    “儿臣明白。”

    “最后,听父皇一句劝,不要跟你皇兄争了,他比你想象的厉害,他才说最适合皇位的人。也别再听你师父的蛊惑了,他只是为了跟我斗气,并不是真想让你坐上那个位置。”李怡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了眼。

    “母妃!”在李舒白反应过来之前吴雅琴也抬剑自刎。

    李舒白毕竟从小在内苑长大,所以该有的本事他一样不缺。所以他很快冷静下来,然后叫来了韩致远处理了现场。

    “殿下有何打算?”韩致远临走的时候问。

    “父皇和师父彼此包容了那么久,最后还是以决战告终,既然如此,本王何不和皇兄正面交锋,斗一个欢畅?”

    “好,殿下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后悔,臣陪着你。”

    “本王从来都不认识‘后悔’二字。”

    李漼得到消息之后便带着神策营杀入了内宫,双方的人马激战了两天两夜,最后以李舒白被活捉而停手。

    “带下去,严加看管,如果夔王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全员陪葬。”李漼擦了擦满脸的血污,望着横尸遍地的百丈台阶,心如死灰。

    “皇兄,恭喜,父皇说我斗不过你,果然还是他有眼光。”李舒白临走留下了那样一句话。

    这么多年李漼一直想得到自己父皇的肯定,可没想到那句他等了二十多年的话只能通过他人之口听得。原来自己是早已被肯定了吗?李漼想着不觉泪流满面。

    那夜的长安下了很大的雨,那场雨冲干净了皇宫内苑所有的秘密。

    大中十三年八月九日,左军中尉王宗实杀了内苑三名掌权宦官,郓王十三日即帝位,是为懿宗。告示里对公变最终只字未提,而知道那件事情的人也随着夔王李舒白的被杀而绝迹。

    “坐在那个位子上的感觉如何?”这是李漼登位半月后收到来自白湛的信。

    “高处不胜寒,朕似乎明白兄长当年为何要逃离了。”

    “悟性不错,我走了,勿寻,世间再无幽魂派,也再无帝王录,你可高枕无忧。”

    “兄长不喝杯酒吗?”

    “不了!”

    自此,幽魂派就真的从江湖上消失了,传说被灭门了,传说带着帝王录去了异界,再也没有回来。

    那些传言经过民间说书先生的口头加工而变得韵味绵长,听起来动人心魄。

    公元878年,唐土分崩离析,江南大乱,烽烟四起。唯独蓬莱那块仙境避开了乱世的烽火。那片仙境中落叶成堆,似乎很久都没有人住了。但再仔细一观察,还是有人的,只是那位玉面佳公子似乎只是个机器,一动不动的坐在树下,身上的落叶厚厚的堆了一层,要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那儿靠着一个人。那人靠着树很久之后看一眼左手中的那张纸条,又看一眼右手里的那本封皮上写着《帝王录》的书,然后叹息:“‘宁做盛世狗,不为乱世人,执一卷帝王名录,看烽烟四起,山河永寂。’原来这句话说的是我,我看透了天下人的结局,却唯独没有看透自己的结局。皇叔,漼儿扫平了南诏,你开心吗?皇叔,你我辛辛苦苦守护的天下苍生终究变成了刍狗,你难过吗?朕很难过。”

    可是再也没人回应他。那些他在乎的和在乎他的人,都早已化作了一撮黄土,被深深的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埃里。

    ——完——

    
(快捷键 ←)上一章:60.Chapter 60 返回《帝王录》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