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海晏河清最新章节列表 » 西北变故

西北变故

文/慕忻
海晏河清 | 本章字数:2690 | | 海晏河清txt下载 | 海晏河清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郑海怒斥之后便将那几个人打了五十军棍,而后又在校场之上规定了将士们狩猎不得超过军营驻扎方圆十里,违令者军法不饶。方圆十里皆是草场但是现在天气渐冷,能猎到的猎物越来越少,董岩看着校场上气极的郑海,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扶着那几个挨了军棍的兄弟回了营,董岩以为这事已经告了一段落,但是没想到不过半月,那几个挨了军棍的兄弟都误踩了捕兽的夹子,因难以医治而亡。到现在为止,董岩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心中便更加的不安。现在的军营就是一座由郑海掌控的孤岛,生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转眼天就开始降了雪,将士们身上还是着的夏装,难免议论纷纷,郑海似乎也觉察到军心不稳,将麾下的将军招至帐中谈了许久,第二日便将冬装发了下来,大家看着也很高兴,但大家穿在身上的时候才发现这看着厚实的冬装面对西北的严寒根本无济于事。除去冬装变了味的还有将士们的口粮,入了冬难以打猎,将士们只能以军中的伙食果腹,可那锅中煮的根本不是粥饭,而是清水掺着零星的米粒。

    董岩看着碗中的米汤,心里暗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决定去找郑海问个清楚。可还没等他找郑海,郑海便宣布朝廷有令,命庆平营全体开拔西北二十里,开凿一处铁矿,用于大秦铸兵器之用。

    可等董岩到了那里才知道,郑海说要开凿铁矿是假,想把庆平营一网打尽才是真,董岩去了不过三天,便已经看见七八个弟兄因为调试火药开山而被炸死或者炸伤,董岩同几个夫长去找郑海,结果在郑海的帐内听见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郑将军,这件事你办得好。”

    然后董岩就听见郑海恭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让站在帐外的董岩遍体生寒,郑海说:“他们身上已经榨不出油水来了,那还不如全都埋在这。”他们说的是自己,是外面那些开山开矿的兄弟,郑海想将庆平营全数葬在这,董岩来不及思考郑海这么做的目的,他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找人来。

    董岩强压下心中的惊恐,和身旁的几个兄弟合计了一下,决定当天夜里就跑,求援救人。为了不走漏风声,他们几个谁也没有说,当天夜里分开循着不同的路朝着都城的方向跑。

    董岩一路上不敢说话,也不敢走城镇,饿了就吃树皮草根,渴了就塞口雪在嘴里,董岩也不敢歇息,生怕被人抓回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他看见了京城的城墙,可偌大的京城董岩根本就不知道该去找谁,他实在太冷了,他回家了,可是他看着自己眼前破败的院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邻居的口中得知董岩年迈的母亲因为一直没有收到董岩的俸银,孤苦无依已经去了。

    董岩按着自己的记忆又找了几个京城兄弟的家,发现情况都是一样,都是好几个月没有俸银回来。

    董岩看着飘雪的大街,每一步都迈的如此沉重,不知不觉晕倒在路边,直到被顾玄救下带回客栈。

    “砰”江起云手握成拳重重的打在床柱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岂有此理,郑海委实可恶。”

    江起云实在是难以冷静,自己手下的兵在西北被奸人所害半年之久,而自己这段时间却在京城升官受爵,想想自己自从回京以来所做的事情,江起云只觉自己实在无颜见庆平营的将士。猛地睁开眼,江起云回头道:“我要去西北。”

    清河原本听完董岩的叙述也觉得愤怒郁结在胸难以纾解,但是听到江起云要去西北,清河急忙站起身急道:“你不能去。”

    清河缓了缓,放缓声音讲明利弊:“你现在去西北又能做什么呢?不但会引起皇帝的疑心还会打草惊蛇,董岩等人的逃脱郑海肯定有了防备,你现在过去定是危险重重。”

    江起云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待在京城,等着皇帝命他同杨子宁一起去西北才是最好的做法,但是他实在做不到听之任之,任由事情发展还在顾虑什么是最好的做法。他知道自己晚一刻不作为庆平营的人就会死伤更多。

    清河能够明白江起云的心情,当初裘荣在战场上对待漠北军的时候,自己就是这样的心情,所以不愿江起云也感受这样的无助,但是清河实在想不出一个两全的办法,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人能代替江起云去西北处理这件事。

    正当两人满面愁容之时,身后传来一阵“叩叩”声,清河顺声看过去,就看见顾玄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空握成拳轻敲桌面,见他们三个的目光都看了过来,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嘴角微勾慵懒道:“江兄莫不是忘了我?”

    见对面三人的神情皆有些疑惑,顾玄脸上带着些得意的笑:“本少爷有人又有钱,出入京城又方便,最重要的是本少爷还有脑子,怎么样,替你西北走一遭行吗?”

    江起云的眼神一亮看向顾玄,想了片刻觉得可行于是也不犹豫,说道:“可以,什么时候动身?”

    顾玄也收起玩笑的神情,严肃起来,“随时。”

    江起云点点头也不和他客气,“有劳,费心。”

    顾玄看着江起云随后起身走了出去。

    董岩见顾玄出去也想跟上去,但是看着江起云又停下脚步,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清河看着他道:“你和我们回王府吧!”

    江起云也看着董岩,说道:“走吧,我还有些事要问你。”

    清河和江起云回到府上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福伯见江起云回来连忙披着衣服起来,口中不住的说:“王爷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可是冻着了?”

    江起云摇摇头,将董岩推到福伯面前,“福伯,把他安排住下。”

    福伯看了看董岩,是个生面孔,但是也没多问说了句跟我来吧,便领着董岩往厢房走去。

    清河同江起云往后院走,刚进后院就碰见在院中的听书,清河看着听书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听书笑着说:“晚上吃的有点多,出来走走,对了你交代我办的事,已经办妥了。”

    清河点点头,江起云闻言出声问道:“什么事?”

    听书见这件事江起云并不知情,也知道自己该不该说,撅了噘嘴往自己的房间踱步回去。

    “哦,年后不是要去西北嘛。苌寒她们住在郡主府也不是很方便,我就将一些铺子和良田过给她们,也好有个营生……”清河越说声音越小,仿佛想到了什么,抬头道:“你说皇帝为什么会让你同杨子宁一起去西北呢?”

    听见清河的话,江起云隐约想到其中关窍,“你是说,皇帝派我去西北就是为了这件事?他早就知情?”

    清河想了想:“董岩说过他们是几个人分开跑回京,既然董岩回京那有别人回京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如果皇帝知晓这件事,那他调兵西北的目的应该是——”

    “铁矿。”

    
(快捷键 ←)上一章:庆平营 返回《海晏河清》目录 下一章:查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