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海晏河清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回京

章节目录 回京

文/慕忻
海晏河清 | 本章字数:3775 | | 海晏河清txt下载 | 海晏河清手机阅读
    其实江起云曾经想过墓里的人可能是漠北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墓里的人会是刘快嘴,清河的表情同样的震惊,之前一些裹挟在迷雾中不得探其究竟的事也渐渐在清河的脑中清晰,游湖那夜出现在水面之上飞身而去的人、带走江丹的人、挂在树上的浮光锦,这些线索在清河的脑中连成线指向黎王。刘快嘴、秋试、震荡朝廷也是黎王在背后指使,没错,黎王的确是有这样的能力,但是他这样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北漠人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黎王为什么会和北漠人勾结在一起?这些新的疑问又萦绕在清河的脑中久久不散。

    “对了,那院子中查过了吗?”江起云问道。

    “回王爷,查过了,只不过非常干净,一点线索都没留下。而且兄弟们已经将那墓恢复原状了,必定不会打草惊蛇。”

    “嗯,这个倒不打紧,想必黎王最近也会回京。”

    “黎……黎王?你说在墓前祭拜的人是黎王?”少平一脸的不敢相信。

    “怎么?”

    少平摇摇头,“我只是不明白,他一个王爷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清河冷笑一声:“我也想不明白。”

    冬月二十一是太后的寿辰,昌平的信老早就送过来,直催清河和江起云快快回京,太后最近身体欠佳,皇帝有心大办一场,添添喜气。

    清河坐在房中抖着昌平送来的信,冷哼一声:“当真是福寿绵长。”

    玉画站在清河身后听出清河语带不敬,心中一哆嗦,小声提醒:“郡主。”

    清河摆摆手:“算了,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别的房里我也问过了,都收拾妥当了。”

    “嗯,”清河点点头,“那明日便动身吧,现在天气冷,走不得水路,少不得慢一些。”

    第二日一早,众人的行李纷纷装车,清河站在屋里看着面前的箱子,各个都不轻,玉画在一旁收拾清河路上要用的东西,清河透过窗户看见外面隐约站着一个人影,不住的往自己屋这边瞧,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走到玉画身边轻拍肩膀,“玉画,这个我来,你去把那个箱子搬出去。”说着指了指地上的一个小臂见方的木箱子。

    玉画回头瞅了瞅,面露难色:“郡主,那个里面可是金银玉饰,沉得很,我怎么抬得动啊!再说不是雇了人手吗?”

    清河“啧”了一声,眉头微压,道:“让你去,你就快去。走不了几步路的。”

    府里进不来大的马车,所以马车都停在府门外,从这里抬着那么重的东西走到府外,玉画想想就头痛,但哪敢不从,认命的放下手中的东西,搬起箱子往外走。才出来房门玉画只觉两臂发酸,但怀中的物件太过贵重,又不敢乱动,只能咬着牙往前走,突然斜地里出来一个人,直接接过玉画手中的箱子:“我来吧!”说完也不等玉画回答,径直往前走去,玉画站在原地看着少平泛红的耳尖,不自觉笑了起来,又猛地想起清河的那句“走不了几步路的”,偷偷的红了脸。

    想着少平手里抱着的都是郡主的钗饰这些私密之物,放心不下便一同跟着过去,看着少平将那箱子放置妥当,才算放下心。

    少平看着玉画微微甩着小臂,出声问道:“怎么是你出来搬东西?雇得人手还没到吗?”

    玉画哪好意思说清河故意的,只能低声回道:“嗯,这些东西挺贵重的,我不放心别人来。”

    少平听着咧开嘴笑道:“你一个姑娘家,哪干的来这个,我帮你吧!”说着也不容玉画拒绝,抬腿便往后院清河的房间走去。

    清河像是料定少平会过来一样,房门并未关,看见玉画跟在少平后面进来笑着道:“少平怎么在这?”

    少平对着清河拱了拱手:“我担心郡主这边人手不够,过来帮忙。”

    玉画站在身后不由得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清河看着玉画笑得更开心:“那可好,有劳了。”

    “郡主客气了。”

    清河屋里的东西前两天就已经收拾好了,现在的不过是一些衣服,好几个箱子都是半空的,看着大倒是不沉,少平搬起来也不费事,但是扛不住府外后院的来回跑,跑了几趟之后少平也是有些喘,看着玉画跟在少平后面跑来跑去,清河看着高兴也乐得清闲,想了想便去书房找江起云。

    少平搬完最后一个箱子,靠在马车边长舒一口气,玉画看着少平头上的汗一阵心疼,暗道:这郡主也真是的,那么多人手非要用少平一个人。手上不自觉的捏出帕子抬手凑到少平的额前,直到看见少平忍住笑的眸子才回过神,将帕子丢给少平,不去看他磕磕巴巴的说:“你……你自己擦,擦汗。”

    少平笑笑,拿起帕子印在头上擦了擦汗顺手塞进胸前衣襟里。

    玉画看着瞪大眼睛:“你……那是我……”

    少平装作不知:“什么你你我我的,怎么了?”

    玉画不知他是真傻还是装的,半天也说不出话,跺了跺脚甩袖离开,进了前厅还能听见身后少平爽朗的笑声。

    真是讨厌,玉画这样想。

    清河是在书房找到江起云的,找到他时他正在靠在书桌旁,脚下摆了个火盆,手中拿着沓书信,拿起一封扫一眼松开手扔进火盆里,化为灰烬,清河上前接过他手里的信,倚在他身边将手中的信纸一张张的丢进火盆里。

    二人良久不言,偶尔能听见盆里炭爆开的噼啪声。清河看着手上的最后一张纸落进盆里,火苗一下子长起来又沉寂,“这就走了啊!”

    江起云笑笑:“有什么舍不得的吗?”

    清河“唔”了一声,又闷声道:“舍不得暖阁。”

    江起云揽过清河,知道清河并非是舍不得暖阁,而是舍不得暖阁中那段闲适安逸的时光,是舍不得这些人重回京城那个满是算计的地方。

    “有这些人在,重建个暖阁也不是什么难事。”

    清河将头埋进江起云的胸前,摇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太扎眼了。”

    江起云看着清河趴在自己身上难得的撒娇,满眼的疼惜。

    一行人收拾妥当便上路了,清河和江起云一辆马车,听书、丹儿和玉画跟在后面,齐玉只说自己身子一直不好,不愿过了病气给别人,所以自己一辆马车走在最后,少平和少安一辆车,只是他二人要轮值在前面,所以马车上时常只有一个人。

    一行人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七八日才算走到京城脚下,在城外休整一日,派人给府上和昌平都送了信,第二日进城。

    第二日一行人才走到城门口,就看见前面有一处仪仗飘飘,走进了才看见原来是清河出城来接。清河同江起云下了马车走到近前跟昌平说话,竟发现昌平身后站着的随从中竟有一位熟人——祝日生。

    江起云和清河交换了眼神,压下心里翻起的骇浪,扯起嘴角向昌平问好,昌平似乎并未察觉到他二人神色不对,笑着拉过清河的手:“姑姑,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父皇就要生气了。”

    江起云朝上拱了拱手,笑道:“陛下仁慈,那会轻易怪罪?”

    清河朝昌平皱了皱鼻子,亦笑着道:“哪怕我不回来,皇兄也不会怪罪的。好了。这里冷,咱们回去说罢!”

    昌平撒开清河手,撇撇嘴道:“你们先回去安置,我既见了你们便要回宫向父皇回旨,回去晚了,父皇该着急了。”

    “也好,我和王爷安置妥当便进宫向皇兄和太后请安。”说完目送昌平转身离去,江起云和清河的目光也冷了下来。

    “少平。”

    “王爷。”

    “回去之后查查祝日生是怎么到昌平身边去的。”

    “是。”

    江起云同清河回到马车上,眼神阴沉,表情严肃,祝日生,在这里面到底扮演个什么角色?秋试之事似了未了,黎王已经确定牵扯其中,是幕后主使之人,那祝日生呢?祝日生从丹阳到京城,待在昌平身边,能得昌平信任随侍左右,可见也不是个小角色,那他同秋试又有什么关系呢?

    眼下还没进京,便已经开始感受到京中翻涌的压迫感,想着京中的人,皇帝、太后、黎王、昌平,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步路,都要小心再小心,清河深吸一口气,但还是感觉喘不过气来。

    江起云昨日便给福伯送了信,看见福伯在门口等着也不奇怪,但是细看之下总感觉福伯面容间隐约一股怒气,清河和江起云对视一眼,这福伯的脾气是顶好的,不知是什么事能把福伯气成这样。

    福伯走上前给江起云和清河行礼:“王爷,郡主。”

    清河扶起福伯,问道:“福伯,这是谁惹你了?”

    福伯见清河看穿,也不再掩饰,哼了一声道:“柳巍山在正厅坐着呢。”

    清河猛地感觉身边的江起云气息加重,明显的怒意,清河伸出手握住江起云的手,安抚着,继续问福伯:“他来做什么?”

    福伯将脸扭向一旁,气道:“他说,说要来看看外甥媳妇。”

    “荒唐!”江起云眉头下压的厉害,厉声道。

    清河拍了拍他的手,轻声道:“正好,我也想见见这个害死自己妹妹的畜生。”对着福伯道:“你去回他,就说本郡主更衣之后就来,请他,慢等。”

    ------题外话------

    同学劝我吃螺蛳粉,说多吃几次就爱上了,可是我没有吃第二次的勇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黎王?北漠? 返回《海晏河清》目录 下一章:柳巍山登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