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消失】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消失】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702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两天后的下午,凭空出现的石门,无人的山区没有目击者。骷髅镇守的门打开,白光之后步出黑衣的少女。将门关上令其消失,殇伸了个懒腰呼吸银时空的空气,或许是因为解开了不少的结心中轻松,带着笑意瞬间移动离开。

    回到曹家大院,看到有些恹恹的五虎,听完前因后果明白曹操的权力欲望被发泄出来让五虎一时间接受不能。殇没兴趣说什么,和脩离开,光明正大地“谈情说爱”去也。

    “这是夏宇给你的回信。你想的不差,叶赫那啦家的确有一支流到了银时空,还是被前掌门叶赫那啦雄霸亲自流放的小儿子。”来到脩房间殇就把有关叶赫那啦家的报告交给了脩。

    一个可笑的双胞胎诅咒,恐怖战胜了亲情,反而作弄地应验。

    “有些相似,结果也会应验吗?”殇单手撑着下颚问道。因恐惧切断的亲情,真是叫人唏嘘。

    “选择权在于个人。”大致了解了情况,脩并未正面回答殇的问题,“其他的呢?”

    殇撇撇嘴,没有拿出那些耗了不少异能才刻录完成的资料,走近双臂环抱住脩靠着他站着。

    “殇?”脩对殇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不解。虽然以往殇在自己面前的确有些“皮肤饥渴症”严重,但从没有在该说正事的时候用这种方式推搪。

    “收报酬。让我靠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殇理直气壮说道。到现在她也无法肯定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但没有退路她也不想退。执迷不悟。脩……不,我从来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居然在你这样的人身边找到安全感……是因为我们截然相反却又相似吗?真不可思议……

    殇侧身靠在脩的肩上,抬手一展那“空凝”的玻璃圆球静置掌心,说道:“千年前的历史,‘审判’和‘守护者’的真相。我现在交给你,是我的决定。”

    视线所及似乎是再平凡不过的玻璃制品,脩握入手中。那是几乎感觉不到的轻,但其中所蕴含的却那般的重。不仅仅是那过去沉埋的历史,更是……

    脩看向殇,手迟疑地拦住她的肩膀,却坚定地将她拉开。

    “殇,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拒绝的话语却没有回避,脩和殇的视线都没有偏移。

    殇微微地笑,点头:“嗯。”说着便后退一步,突然一顿,踮起脚尖用自己的唇碰了一下脩的唇。一触即离,殇对着脩的眼睛,唇齿微动,几个字哽在喉头终究没有说出口,倒退几步,转身离开了房间。

    虽然看出了殇欲言又止却猜不出她究竟想说什么,脩坐在沙发上打量了片刻掌中的玻璃球,缓缓攥紧了它,闭上了眼睛将精神力探入。

    “‘审判’,你断言过自己的结局吗?”

    “嗯。”

    “是什么?”

    “‘不复’。”

    ……

    那一天的晚上过得非常平静,平静到第二天一早见到脩殇差点觉得自己中幻术。

    在餐厅和大家一起吃早餐,一起去找会长问为什么要代替校长开校庆,一起听马超那无语的定律,一起到学校后发生全校师生接二连三的消失很快让东汉书院一空到只剩下几人……明明身处的环境已经大乱,在未空前还时不时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小鬼带着一个洞窜出窜进,但待在脩旁边的殇真是全然不觉得之前有发生什么?

    直到曹操、小乔、马超、貂蝉、赵云、黄忠一个两个消失,黄巾高校的布条上出现的字句预言下一个消失的是“刘备”。

    精神界面清楚的感觉到五只小鬼从背后袭来,殇不动声色,脩却在此时放开了殇的手。

    脩……殇微蹙眉,没说什么,配合着五鬼将脩带入小虫洞的时机瞬间移动消失。

    “大哥!大嫂!”

    “可恶!”

    并不是进入虫洞而是瞬间移动到附近隐匿的殇还能听到张飞和关羽的怒吼,最后只剩下孙尚香和他们总共三人。以外家功夫为主流的银时空人很难感觉到魔的气息,虽然以五虎将的等级“五鬼搬运诀”契约的魑魅他们只要静下心要感知不难,但如果要破解……最后视线落在孙尚香身上,殇再一次瞬间移动消失无踪。不过她并不是去魔界,脩既然是故意被抓自然有他的考量。不是不担心而是不必。虽然在脩身边但她不是依附脩的存在,有些人,她也想去见一见。

    进入虫洞后并没有遇见其他人,架着自己的五只小鬼直线向下,在脩的双脚触及地面站稳后才放开绕着脩团团转。

    伸手点了一下其中一只小鬼的骷髅脑袋,脩浅浅笑着看着乱窜的小鬼眼中带上一丝宠溺。

    “没想到还能看到这么熟悉的神态。”黑暗中有人缓步走来,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真是好久不见了,审判。”

    脩看向来人,魔界的昏暗并没有影响他的视力,笑变得明显许多:“好久不见,狄。”

    在不远处站定的是一个看似十八九岁的少年,银紫色的头发长到了膝弯,一双凤眼映着水光,白皙的皮肤在魔界这种缺少阳光的地方也是少见。身上外面披着天鹅绒的黑色长袍,里面可见少扣了几个扣子的衬衫和有些皱巴巴的休闲裤。少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一眼脩的样子抬手招了招:“哈—好——还是比较习惯你长发的样子,剪短了好怪。”

    脩笑而不语,问:“不介意带我走走吧?”

    “好哇。去我们的老地方走走。”少年上前将手臂甩上脩的肩膀,抱了一下便心中有数地放开,领着脩走在魔界的大地上。

    另一方面,殇独自离开后也没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找了一处山崖把冰镜一放接下来等着就好。

    不过片刻功夫,一道金光自天际而来,落在身后显出一个穿着白色功夫袍,看起来约是“知天命之年”的男人。这里的“知天命之年”对一般人来说就是五十岁,简单明了,但对这位来说却是切切实实的知、天、命!

    “我是应该称您为‘左慈大师’还是‘预言者’?”殇转过身问道。

    左慈笑咪咪地说:“那就要看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而来?‘观察者’,抑或关心他的人。”

    “这重要吗?”殇神色不动,继续问道。

    “重要或不重要并不在于我……”左慈依然是笑眯眯的,只是那眼中却含这一道精光,“而是在于你。”

    殇沉默片刻,说道:“你的回答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知道你所看到的。”

    “知不知道又如何?大道终归,一切皆是必然,这一点你比我还要清楚。”左慈说着看向远方的天空,悠远的目光飘出去好远。

    “‘观察者’的确清楚。反反复复地看着因果轮回,所有的记忆代代传承到让人难以接受。”殇嗤笑,昂首不弱自己的骄傲,“但我是殇,冷家的‘殇’。日复一日的看着什么也不做,我不讨厌,但对于脩,我做不到。”殇,代表了死亡的字眼。这个名字当然不是来源于父母,而是主上。所以最初和“冰殇”那个称号一样,充其量就只是好叫。直到接触外界没多久之后,哥哥突如其来的改口,直到脱离了“狱”,站在脩的身边,自己才不仅是“冰殇”那个杀手,而是“殇”,属于自己所有。但是“冷”这个姓氏,“观察者”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冷家的殇”,你想要结束吗?即使用死亡结束。你真的能改变“观察者”的宿命吗?

    左慈是“预言者”的分身之一,“预言未来”这种事太过麻烦,一分为十二也是为了保全,职责是说出部分修正轨道,禁忌自然是不能去改变。

    “‘审判’的意志已经降临,存在是必须,回归也是必然,他必须做出选择,顺应时空大道的轨迹的选择。”左慈看向殇,缓缓地说道。

    殇皱了皱眉,追问:“那个选择是什么?”

    “那,就只有‘审判’……”左慈笑眯眯地指指头顶,“和天知道了。”

    老狐狸!知道松了一次的口不可能再松第二次,殇也没有再问下去。

    看着银时空的山恋叠峰,保持了大量原生态的银时空的景色的确让身体比较虚弱的殇感觉舒适。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没有脩,自己大概会去旅行吧。没有需要留下的,那就去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看看,能碰到许多新奇的,能看到更多,或许有一天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但是遇到了脩,并不晓得是不是注定,但却是自己想把握的。

    殇微扬起嘴角笑着,肩膀带动双臂向后伸了伸,忽视左慈的存在,径自离开。

    悠闲地走在山林之间,顺手揪过一片叶子在手中把玩,殇想着脩估计会消失到这次事件结束便凝出一块冰镜观看关羽,张飞和孙尚香的动静。

    看到孙尚香提出“兵气”的说法并试用自己的“大兵气凝”看清了再一次来袭的五鬼模样。

    认出是虫洞中小鬼的孙尚香上网到“危机百科”查到了《黯黑真经》,在此同时董卓也不再故弄玄虚凭空出声。

    要救人就用全校盟盟主玉玺交换。这就是董卓提出的条件。

    没有玉玺就算有也不能乱给,关羽和张飞是束手无策,孙尚香却在此时说出他们家世交——庞家正是《黯黑真经》的世代保护者。为了找到破解“五鬼搬运诀”的方法,孙尚香用特殊的“飞鸡传书”的方式约到了庞家现在的第七十二代传人——庞统,也是她的儿时玩伴的凤雏出来见面。

    等待的时间将冰镜收起,殇比起看三人走路更有兴趣处理一下刚才得到的一堆信息。

    孙尚香的身份已经可说确定,那孙氏一家的情况也不言而喻。

    只是当初叶赫那啦雄霸流放小儿子的时候还附送了自己的心腹老臣。生存没有问题,只要不想招来毁灭之灾那就应该尽可能避免与银时空人接触。也就是即使老臣出了事,也不可能没有传信给叶赫那啦本家的机会,那个小少爷不可能没人接手反而要托付给银时空人。

    江东孙家历史悠久不像是外来人几十年的杰作,孙氏一门绝对是切实的银时空存在。

    这么说来最大的可能就是顶替,时空分身的顶替。只是是被动还是主动……

    殇笑得有些玩味,只是勾了勾嘴角的短暂便收敛。

    江东必然是要探一探,只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

    与保护《黯黑真经》的庞家是世交并且保有随时联络的特殊方式,相信真正的江东孙家也不简单。记得脩之前交给东城卫的三件事中就有“寻找银时空异能家族后人”这一件,平常他们隐世手段抓不到正主,孙尚香给了个机会,当然要抓住咯。不过……

    “在别馆的几率偏低,气息又记不太清了,怎么联络啊?”拄着下巴偏偏脑袋,殇嘀咕几句也只好先去之前脩带她去过的别馆看看。毕竟那里还布置着结界,仔细感应总留着点气息吧。

    幸运的是当殇来到别馆的结界外之时正巧碰上了归来的戒,将事情告诉他后片刻,结界开了一道容一人通行的门,冥从中走了出来。

    将追查下去的事暂时交给了冥,戒看向殇,问:“可以聊一聊吗?”

    殇看去的眼神中透露出疑惑,短暂一顿后想起眼前的人是脩的哥哥,心中大概有数便点了点头。

    走进别馆里坐下,戒先开口:“叫你‘殇’可以吧。我想我准备跟你聊什么你应该猜得到。脩虽然是我们东城卫的团长,但对我而言他更是我的弟弟。比起荣耀名誉,我更希望他能平安,能够得到幸福。”

    殇了解,同样有一个哥哥,想起夜殇完全能理解这样的心情。“然后?”说完一句后戒半晌没有说话,殇只有问道。

    “我想确定你对脩的感觉,还有你的想法。”戒坚决地说道,接着眼神却黯淡了些,“过去的事我不知道脩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一直都不是个称职的哥哥,但我不想脩受伤,这份心情从来都不会改变。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任何一点的可能性我都会去杜绝!”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选择】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四章:【交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