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裂痕】

第四十九章:【裂痕】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647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大哥,大嫂。”牵着手回到曹家,等候的一干人等站起身注视着两人欲言又止。两人好好在眼前自是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冀望又怕失望,真是紧张得开不了口。

    脩和殇对视一眼,脩拿出解锁器在众人眼前晃了晃。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眼前一亮,四虎猛地一跳欢呼:“ye!”

    “大哥,大嫂,你们真的把解锁器拿回来了!”

    “我就说嘛,大哥大嫂出马,没问题的!”

    “太好了!太好了!这下云的功力就可以恢复了!我们五虎将,又可以一起打遍天下!”

    眼看这房顶要被掀了的架势,作为屋主的曹操赶紧出面:“好了好了。大家别激动了,我们先帮赵云恢复武功吧。”

    “好!”

    “好!”

    连声应好,拿过解锁器连接电脑再和赵云连接,连接成功就要解锁却出现了“请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什么密码?怎么会有密码?”关羽、张飞、马超、黄忠环顾一圈,看看脩和殇自然也没有答案,曹操也皱着眉没有头绪。

    “想出密码,云就可以恢复了。大家加油!不要放弃啊!”

    “加油!”

    众志成城、集思广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呃,过了。总之经过数次尝试,想到“锁玛丽亚”是因爱生恨的锁,要解开自然要用纯粹的爱。在“可爱”、“够爱”、“爱玛丽亚”兼无厘头穿插皆错误后,终于用“约翰爱玛丽亚”解开了锁。真是不知道该说这密码是约翰一片痴心感人,还是情深不寿令人唏嘘。话说玛丽亚到底还活着没活着?不知道把解锁器送给她她得不得得出这个答案?

    好了!往事他人事不提,赵云的武功恢复可喜可贺,半夜三更曹家大院没被兴奋的五虎将闹塌也算可喜可贺。早早离开不跟他们闹的脩和殇在脩房间的阳台研究着今晚的收获。

    “《黯黑真经》?在董卓书房的保险柜里?”殇眉心深锁,问道,“你的精神受到创伤就是因为《黯黑真经》?”

    “嗯。”虽然只是一瞥,但那木盒中红绸布托着的精装书封面上的四个字就像烙铁一样印在了脑海,脩想起那些亲切感和喜悦,像是撒娇一样的抱怨和愧疚,声音低沉,“这部《黯黑真经》和‘审判’渊源不浅,可惜当时我的状态大乱没能继续看下去。现在只能找时间再潜进去一次。”

    “虽然你用‘构虚掩实’造‘实假像’掩饰了解锁器被盗,但赵云的武功恢复,董卓也会联想。就算不会肯定却一定会加倍小心。”殇喃喃说着停停顿顿有些乱。

    “殇……”脩微微蹙眉,心中升起一个怀疑却并非不靠谱,问道,“殇,冷家的传承里,有《黯黑真经》?”

    “唔。”殇气一堵,撇撇嘴,斜睨脩一眼,“能不能别那么敏锐?”

    脩笑笑,这敏锐帮了他很多,但如果是对殇或许可以减轻一点。“能给我看看吗?”

    “你说呢?我还想瞒呢。会借?”殇一挑眉笑着,带着赌气的成分。

    “只要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你会借。因为《黯黑真经》与审判有关,而现在审判与我自身息息相关。”脩轻轻转过殇握着她的手,注视她的眼眸认真说道,“虽然懒着赖着,问题当头却不会逃。才是那个任性却不让人讨厌的殇。”

    轻轻淡淡的,又浓浓重重的,对视时似乎有什么在眼眸化开。殇倾身低头靠在脩的颈边,额抵着他的动脉,呼吸打在心口,不自禁地闭上眼沉溺。

    你说我不会逃,能肯定吗?脩,无法否认,我在怕。为责任而生,为责任而死。就算不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你也不惜一切地在走。似乎想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那样纯粹。脩,这是我的安心。所以我怕,我怕继续发展下去你会失去那份纯粹。通过吕布的气息从传承里找出《黯黑真经》之后,隐瞒了,动摇了,就算知道迟早有一天我还是这样做了。真奇怪。明明不喜欢这样,也从来不去干涉别人。与自己息息相关又无关……拖延着,也是逃避。我没有权利为你下断语,那么更不该对不起你的信任吧。

    “后天吧。让你的精神恢复一下。”

    “好。”

    做出了决定,感觉到的却不是轻松。殇睁开眼睛离开脩的怀抱,微微笑着:“那我就先回房了,大半夜了。你早点休息。”

    “你也是。”理了理殇的发,脩起身送殇出了房间。当房门紧闭,松了不知何时紧握的拳头,莫名的烦躁。明明是同样的关心,却似乎没有之前那般的温暖。

    门外,殇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后就这样靠着,闭上了眼。

    脩,我曾经问过你没有了责任你何去何从?但是如果不是没有了那么简单呢?如果,这份信仰背弃了你,你还会是现在在我身边的你吗?或许是,或许不是。如果脩不再是现在的脩,如果在他身边不再安心……该怎么办?抽身离开?还是杀戮?

    倚着房门滑坐在地,殇蜷起身体,一只手臂抱着双腿另一只手却敲在心口。

    “……不要闹了,不要再闹了!”不知在骂着什么,殇咬着下唇几乎出血。这样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这样的情绪是她放任,却没想到是这么厉害。

    脩,你说的真的很准。我不会逃,是因为我讨厌欺骗自己。因为我心知肚明,骗不了。即使没有答案。为什么?为什么,舍不得?

    第二天,赵云安然无恙地去上课把董卓气了个半死,回去看看保险柜,一通击打下才打破脩的异能术明白解锁器已被偷走。联想到昨夜那令他心惊的人,想问问五虎等人却碍于那相当不打自招自投落网而按捺下,盯着一干人等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不过东汉书院的大权还握在董卓手中,虽然大动作不好连续,但平时的小动作却是不断。最为难以忍受的就是东汉书院这段时间以来堪称天方夜谭的一系列物价和消费。

    不止物价以乘n在翻,就连上个厕所洗个手都要付费而且也同样翻个几番。

    “他明明是个大人,为什么做事都这么小人啊!”

    “这种窝囊的日子,真的快过不下去了!”

    这两天董卓的剥削真的是越来越严重,聚在餐厅里吃午饭却吃得一肚子火的五虎将忍不住抱怨破口停不下来。

    “这就是董卓报复我们的手法之一。”迟一步来到餐厅的曹操听到这走过来说道,“不过还请大家稍安勿躁。我已经在想办法收集更多关于董卓的情报了。”

    “到底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啊?”张飞摇晃着只觉得头晕脑胀,这日子真的不是学生该过的好不好嘛!

    “再忍耐一下吧。我保证,很快就可以有下手的机会。完整的资讯配合再配合最佳的时机,才能够一举成功。”曹操微昂首自信地说道。五虎将虽然热血却不是莽夫,也明白其中道理,点点头不再反驳。

    “对了。”环顾一下,曹操一早就觉得不对想问,“怎么不见刘兄和殇?”

    “大哥和大嫂翘课去约会了啦——丢下我们几个在学校,真是太没有义气了!”张飞“义愤填膺”。

    “这……”总觉得有蹊跷,曹操看向关羽。

    关羽无奈地笑,说:“会长不用听三弟乱说。是大嫂有些头晕,所以大哥就先陪大嫂回去了。”

    这样才正常。刘备做什么事都有因有果,虽然总是远离却从来没有破坏规则的时候。只是这样,又是因为什么呢?刘备啊刘备,你实在太让人好奇了。但愿,我们是友非敌。

    经过“锁玛丽亚”这回事让曹操对脩更添了几分好奇和疑虑,心中思量,耳边张飞的胡搅蛮缠还在继续:“二哥,我才没乱说!我跟你保证,大哥大嫂现在肯定在外面甜甜蜜蜜……”

    此时张飞口中“偷跑约会”的两人可并不甜蜜。说好的是今天借《黯黑真经》给脩看一看究竟,所以脩和殇才借口请假远离了银时空的人们,来到东城卫暂时租借的一栋山郊别馆。

    戒、冥、镫三人外出继续调查脩布置的事情,此时别馆是空空荡荡。外面有戒三人一早布下的结界,时间上认识的银时空人都还在东汉书院不会出现,无论从哪方面都没有再合适的情形。但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的脩和殇却沉默着。殇偏着头不说话,不动作,脩也就这么看着她,没开口,等待着。

    已经做下了决定,不会逃避,现在又何必踌躇?

    就算那真是宿命,那我,也只需要贯彻自己的做法到最后就好。

    殇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单手抬起,掌心朝上一个光团在掌中扩大,逐渐稳定后殇将手伸入,闭上眼看似停止了一阵。睁开眼,手缓缓抽出,原本张开着现在似乎扣着什么。那是一本书,一本泛着魔气和熟悉感的书。

    “呼。”轻吐口气,在书拿出后便让光团消失,殇瞄一眼脩将书放在中间的茶几,“喏。看了有什么后果我可不管。”

    “后果自负,理所当然。”看着这不容错认的书,脩伸出手就要碰到封面却突然停顿,抬起头对殇说道,“殇,你要不要先离开?”

    “你要不要我离开?”殇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回避,但如果你是想瞒我那还是别多此一举了。我不听,也没用。”

    脩无言,原本只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失控伤到她,但现在他也不会解释,只有作罢,翻开了《黯黑真经》。

    隐隐的鼓动,心脏的跳动那么明晰,虽然没有之前那样的异象却同样让脩心惊。

    翻看着,属于魔化的功法却没有让脩体内的白道异能反击。

    “五鬼搬运诀”、“八魔出山诀”、“十恶不赦决”、“百孔千疮诀”、“千刀万剐诀”、“万箭穿心诀”、“群魔乱舞诀”、“肆行无忌诀”、“唯我独尊诀”。《黯黑真经》一共九种与魔界打交道的方式。为什么是打交道的方式而不是实力阶层?这与其说是一种功法倒不如说是……

    “‘契约’……”不知何时脩的双眸失去神采,明明是与平时一般无二的声音却觉得不协,说着,“奉献自我的灵魂予魔界,换取魔灵为之助力,乱人世,坠炼狱,欲之一字,永世不得超生。”

    喉间的冰凉,原本颔首看着书页的脩稍稍抬头循迹看去。指着自己咽喉的是一柄冰形成的长剑,剑锋透着无尽寒冽,剑柄自然握在这空间内仅有的另一人手中。

    “还回来。”殇的眼神冰冷,瞳孔中绕着一道银芒,手中的冰剑不带丝毫松懈。

    “真好……”轻轻合上书,手指摩挲了一下书角,“脩”缓缓闭上了眼睛,似乎有什么与之相随消散无影。

    手中的冰剑在瞬间粉碎,殇放下手装作无事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脩。

    那双眼再度睁开,平静中暗藏波澜,安宁间蕴含狂暴,反之亦然,这才是属于风,属于脩的眼睛。

    心中如释重负,即使清楚事情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候殇也无法忽视此刻的欣喜,放在双腿两侧的手握了握拳后松开。

    “殇……”神智有一些恍惚,但脩清楚感受得到空气中还未散去的寒气。刚刚,有什么事发生。

    “创造《黯黑真经》的……”有一瞬想移开视线却放弃,殇深吸一口气,直视脩说道,“是‘审判’。”

    这一点在翻开《黯黑真经》的瞬间就确定了,又是那莫名的笃定,有那样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将自己推向前方,而自己的预感却告诉自己那里是炼狱,很可能将自己一切坚持化为乌有的炼狱。

    “审判”,只有远离,只有在局外才能做出最理智的判决。但又不可能置身事外。只要在这里就会被牵动,感情这种东西太捉摸不透,就算是规则也未必不会被感情撼动。做出决定,伤害和毁灭只能取其中轻,所以才是……“无归”。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锁和钥匙】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章:【天意条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