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亲疏】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亲疏】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616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坐上张飞叫来的专车一趟直通天荡山,虽然司机听说了他们要找名医后毛遂自荐,但看他那怎么也不靠谱的样子脩也没有把他和那个尝百草的李时珍混淆,几句后听了他是修理时钟的更是无语。

    还算平静地来到了天荡山门外,看着那“病患非请勿入,切勿唉爸叫母,重症等不及者,不要死在此处”的木牌真是得叫人喊一句不通情理。随后便是自称名医首席徒弟的守路“刁难”。

    轻松答完的脩想的只有:银时空常识匮乏的程度真的不一般。

    好不容易或者说很容易上了山,赵云不知从哪整了一根羊大骨回来总算遵守了名医“医头带头,医脚带脚”的规矩。但就在名医准备帮关羽治疗的时候听到了马超的名字,顿时发疯一般喊着“不医”将所有人赶了出去。

    真是一波三折。脩心里有些烦躁。“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原谅自己和原谅他人。别说自己,在场除了马超和名医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解这个心结,只有等待。如果实在解不了这个心结……脩的视线移向某处。既然是首席徒弟,多少比其他地方一口说没救的医生有把握。

    在名医那碰了壁,同样因为自己师傅突然大发雷霆摸不着头脑团团转的首席徒弟突然觉得脊背发寒,一层层鸡皮疙瘩涌了上来。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名医留下一张字条消失无踪。纸条上说她原谅了马超,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这下也没办法了,只好寄望于名医的这个首席徒弟。不过在听到他的名字是华佗之后,脩也放下了心。

    华佗为关羽刮骨疗伤,“帐上帐下见着皆掩面失色,公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实在是太有名了!

    十天后,关羽的手伤终于痊愈,众人为了答谢也答应了帮华佗做人体实验,为他提供了不少的资料。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脩还是偷偷用了幻术掩盖了真实。银时空人善武却对内息甚少了解,不需多少异能便达到了最好的效果。

    当所有人都在实验室内的时候,脩确认幻术没问题便离开众人到山路走走。在银时空这些天,没有工作没有关注的中心需要他用心,脩倒是有点无所适从。想起在黑暗中的困惑,如果没有了责任自己该何去何从?脩看着自己的手缓缓紧握。“八门金锁阵”里的经历,倘若自己来到银时空也是预言者的注定,那在这里,会找到答案吗?

    天荡山一行来回花费了半个月,终于回到东汉,小乔和貂蝉为了庆祝关羽痊愈一行人约了晚上到一家餐厅聚餐。

    在门口看着其他人抓着关羽和貂蝉两人一阵调侃,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脩在踏入餐厅听清乐声的瞬间勾了勾嘴角。实在是太熟悉。从自己十二岁到现在将近七年,别说是音乐,只要是东城卫惯用的乐器的声音他都能瞬间分辨。另外还有……

    脩看看舞台上的人,脑海中传音:“你们怎么会在这?”

    “盟主要我们来支援你。”

    想起上次和灸舞的通话,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端倪有东城卫在也能深查下去,脩微微颔首,传音:“后门见。”

    “好。”

    东城卫三人在舞台上一曲结束,脩也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座位,四个人在餐厅后门外的一个隐蔽角落碰了面。

    “盟主有什么指示?”

    “盟主并没有什么具体指示,只说让我们来支援,顺便让你多注意自己。”戒、冥、镫三人还穿着刚才在道。

    “我知道。”脩点点头,分寸他自会把握,“正好。有三件事你们帮我调查一下。一是黄巾高校的校长张角。有传说他不需要进食就能维持生命,如果这是真的这件事非同小可。二是河东高校。我怀疑他们可能与魔界有关。银时空的魔气虽然还不明显但却混杂,在这个乱世选定一个势力深入发展是不错的选择。三,调查一下银时空是否还有异能家族的后人留存。就算银时空白道势力脆弱也不至于全无。”

    “好。”戒、冥、镫三人点点头,“我们会尽快调查清楚。”

    “脩,你自己多小心。”戒拍拍脩的肩膀,眼带担忧地看着他。自己弟弟什么脾气戒清楚。论身手论心智就算是在异时空他也不会多么担心,真正要担心的却是感情方面。身在于此却不能融入,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却不代表就能放弃。就像明明一次又一次失望他还是在期待,期待着父亲的关爱。自己这个弟弟看似冷情,实际却是一旦在乎就不会放开,所以才不敢靠近。

    知道戒在想些什么,脩拍拍戒的手背是安抚也顺便示意他放下,想起什么,说:“比起我,现在要小心的是你们。”

    ???戒冥镫三人偏偏头,脑袋上全是问号。

    “首席战斗团被人从铁时空跟到银时空,传出去铁克禁卫军的军威可是荡然无存了。”想到那人,脩微扬着嘴角向三人背后唤道,“殇,还想躲多久?”

    “你还是一如既往,感觉敏锐。”亘古不变的一身黑衣的殇走到脩的身旁,耸耸肩说道,“我也不是故意跟踪。只是我不知道时空之门和穿越的方法,那就只好跟着人依样画葫芦。”

    “脩,她是……”戒看着殇略有纠结。从来没见过脩会跟哪个女生开玩笑,就是连这样轻松的微笑也是少之又少,难道……

    脩想了想,发现自家哥哥的纠结,故意冷声就说了三个字:“你弟媳。”

    咔!咔咔!很好,完美一尊石像附带两座。戒这个亲哥哥都没见过脩和哪个女生亲近,冥和镫更是没见过自家的冰山团长靠近哪个女生了。虽然现在靠近的这个似乎也没多暖。

    “你怎么突然想到来银时空?”暂时忽略三尊石像,脩对殇问道。不得不承认在感觉到三个熟悉的气息后面那冰凉气息时涌起的喜悦。也说不清来银时空半个多月到今天才感觉到的安定,到底是来源东城卫较多,还是她?

    殇笑了笑,没有反驳脩的“介绍”只是牵住了他的手,说:“可不是突然。”

    相视而笑,牵紧了对方的手。都是一样的,即使说不清楚也牵挂着。我,想你了。

    看着两人这安安静静的样子却分外让人安心,东城卫三人解除石化后也是相视一笑。说实话他们还真想象不出来脩和其他青少男女一般腻腻歪歪谈恋爱的样子,现在这情形反而更让他们觉得这两个人能够好好地走下去。

    “……关羽!救我!……”

    突然的求救声让角落的五个人迅速隐蔽,但看清那被两个人架走的少女,一齐看向脩。

    脩竖起一只手指挡在唇前,摇了摇头,传音:“你们先闪,再联络。”

    戒、冥、镫三人点头,闪身离开。

    脩看向身边的殇,女孩笑笑,偏着头问:“东城卫的团长大人准备怎么处理我这个偷渡者呢?”

    “我若说要你回去,你会回去吗?”脩伸手刮了刮殇的鼻梁,说,“留下吧。顺便帮我个忙。”

    “您确定是顺便?”瞥了眼貂蝉被绑离的方向,殇故作戏谑地说道。

    “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无厘头的联想简直让脩哭笑不得。

    “我去。”殇吐吐舌头,这段时间似乎越来越调皮了,正经问道,“不过要怎么做?”

    “记下所在和大致情况就好。等我的通知你再到曹家找我。”脩想了想,问,“你在银时空应该找到住的地方了吧?”

    “嗯。跟你哥哥他们偷学了不少。穿越时空的方法、召唤和隐藏时空之门的方法、时空交易所的所在和交易方式等等。”殇扳着指头跟脩算着。

    脩无语,要不是知道殇的实力他绝对让东城卫立刻回铁时空进行三次以上第五号试炼。可既然是殇,她的“冰转术”在传讯方面虽然比不上自己的“风讯术”,但那小小的冰镜也已经是够难察觉了。

    “大哥!大哥!……”突然,几个焦急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大概是从貂蝉失踪的冲击回过神来发现“刘备”也不见了出来寻找。

    “我先回去。毕竟是在异时空,你多小心。”听声音越来越近,脩摸摸殇的头再一次嘱咐。

    “放心。”殇点点头,当即闪身消失,通过残存的气息跟上那绑架的两人。而脩也用最简单的“出来透透气”瞒过了五虎等人,再度了解情况后和他们一起漫无方向地寻找起来。

    一天后,接到想救貂蝉就要用王允校长的辞职,东汉书院的解散,还有全校盟盟主退位由黄巾高校接收作为交换,否则就等着三天后等着帮貂蝉风光大葬的通知。简直就只能说是“狮子大开口”。

    曹操等人劝住了一心用生命保护貂蝉一切在所不惜的王允,并保证一定在三天内救回貂蝉。

    再次回到餐厅寻找线索的关羽和赵云捉住了戏法师,发现竟然是前些天来到东汉书院挑衅的河东高校的李儒!虽然他说自己已经离开河东转投黄巾,但是真是假又有谁知?

    重重威胁后从李儒口中得知貂蝉被他们绑到了定军山农改场,但是用尽一切办法都查不到定军山这个地方,而李儒又在众人疏忽下逃之夭夭,线索再次断绝。

    心急如焚的关羽屡屡失态,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但还是毫无办法。

    费尽脑细胞总算劝得关羽去洗漱睡觉,只剩下脩和张飞两人的客厅里,张飞看着倚在窗边照旧一言不发的脩。在一群焦急的人当中他还是那么平静而淡然。

    “大哥,老实说,你知不知道定军山在哪里?”张飞有些忐忑却还是问道。

    “不知道。”看了看张飞,脩说完继续把玩着手中的一个匹克,仍然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但你可以去查啊。”张飞有些激动地上前一步。虽然并不清楚,或许还是受到脩那种镇定的影响,张飞就是觉得这个大哥本事不小,这是和面对真刘备时完全不同的信服。

    “我不能干涉你们的事。破坏秩序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脩再度抬了抬眼,却只是维持说话看人这最基本的礼貌。

    这个时候,张飞才幡然醒悟当初在定军山码头他感觉到的不自然感是什么?是疏远,是刻意制造的隔阂。从始至终的冷淡,向来不和他们玩闹,几乎没有主动挑起过话题,只有他们问才会回答而且极尽简单。

    “大哥!我知道你不想来,但是不管怎么阴差阳错,无论如何你已经是我们的大哥啦!”张飞猛地上前扳过脩的肩膀,对上他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睛有些受不住地低下头,却还是坚持说着,“从小我在家里面就是个独生子,一直多么希望有一个哥哥能够陪我一起玩。你一天是我的大哥,就永远是我的大哥。我一定会完完全全地支持你的!”说着,那份感情占了上风让张飞再度盯住脩的双眼,这一次没有再偏移,继续说道,“大哥,我不想勉强你,但我也不想看二哥这样啊!兄弟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的嘛!如果真的有什么后果,我也会和你一起承担的!”

    双眼的对视没有丝毫偏离,脩一只手放进兜中,另一只手轻描淡写地拉开张飞的手:“刘备应该庆幸有你这样的兄弟,可我不是刘备。”说完,离开了客厅,对身后一声声“大哥”的呼喊充耳不闻。

    不紧不慢地回到自己在曹家暂住的房间,关上房门后,脩才将放在兜中握拳的手移到面前缓缓张开。带着一丝血迹的匹克从掌中掉落,宛如铅锤拉扯着心脏,点点的鲜红在地面砸得触目惊心。

    不是你能承担,也不是我能承担。毁灭的后果谁敢去尝试?况且,你们的“大哥”这两个字对我毫无意义。足以让张飞用怒火在两人之间划出无可恢复伤痕的话语,脩终究没有说出口。或许是不想打破那一份天真单纯,或许是这份感情,真的太烫太烫。

    “殇,明天到曹家来吧。”

    “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八门金锁】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端倪】(快捷键 →)